賈永壽嘿嘿笑了笑,說道:“你不是十分聰明,不是十分的厲害嗎?怎麼,這就上了我們的當了啊!”

“說啊!”林天一副就要崩潰的樣子。

“好,我說,我說,你不要着急!”賈永壽把玩着手裏的魔晶,然後看着林天道:“其實,我們就沒有抓到葉婉清。”

林天沉默。

果然,葉婉清是魔體期的高手,要抓到她哪裏是那麼容易的事。

“可我們實在是太需要你手裏的魔晶了,所以就有了這麼一齣戲……不過,可以明確告訴你的是,葉婉清來過這裏,要不是她來過這裏,我們也無法設下這一個局了!”

原來,之前葉婉清來這裏救人,成功將人給救走,不過卻也是受傷離開,衣服被割下來了一小塊,這一小塊就是鬼蛇之前扔給林天的那一塊。

鬼蛇用了那一塊就葉婉清給騙過來。

至於說,爲什麼他們能夠確定葉婉清不會提前聯繫林天,是因爲葉婉清來這裏,林天不知道,這說明,葉婉清爲了不讓林天擔心,自然也就不會告訴林天她來過玄蛇門還受傷的事了。

林天看向賈永壽道:“你可真的是狡猾的很啊!”

“呵呵……謝謝你的魔晶了,不過,我還要向你要一樣東西!”賈永壽依舊是嘿嘿一笑,笑的十分討人厭。

“什麼?”林天問道。

“葉婉清拿走了我們玄蛇門的《幻魔訣》,這麼貴重的東西,她一直都沒有換回來,這一次救走了她七殺門的人,還殺了我不少弟子……所以呢,很簡單,請你老老實實在這裏住一陣子,等她過來了,我就可以放了你!”賈永壽依舊是笑了笑。

至此,林天算是完全明白過來了,他們從一開始,就設下來了一個連環計!

利用假的葉婉清被抓的消息將林天給騙了過來,然後騙走了魔晶,這會兒,不讓林天離開,要用林天來騙葉婉清過來,來奪取葉婉清身上的東西!

“不愧是玄蛇門的門主!”林天道。

“謝謝誇獎,請吧。”賈永壽示意林天往那一個鐵籠子裏面進去。

但是,林天沒有動!

賈永壽微微眯起眼睛,他看着林天的神情,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勁。

“怎麼了?你緊張了?”林天這會兒笑了起來。

賈永壽立即去看手裏的魔晶,剛剛他雖然一直在把玩手裏的魔晶,可是沒有認真去看過,只是看到那個魔晶和之前林天拿在手裏的魔晶一一模一樣。

而這會兒,那四個老頭子又都站的比較遠,這裏是後院,燈光的亮度沒有大廳裏面好,想要看清楚,很難。

賈永壽感知了一下魔晶的力量,很小,而且很弱。

他立即將魔晶扔給了其中一個老頭子,那老頭子接住,很快就搖頭,跟着其他三個人也一起檢查了一下,然後也是搖了搖頭。

“林天!”賈永壽感覺受到欺騙,十分震怒。

“這種被騙的感覺是不是很不好?”林天微微一笑。

剛剛,他就已經有些猜到了這個葉婉清是假的葉婉清,否則,他,怎麼可能會拿一個假的來冒險呢!

當然了,他在冒險的同時也做了另外一手準備,要是他們識破了,將葉婉清給推下去,他會第一時間打開玄鷹翼,往火坑裏面跳下去。

這會兒,五階魔晶還在手上,這一切還沒有很糟糕。

即便眼下很是被動,可至少,不會被賈永壽給牽着鼻子走了。

“給我殺了他!”賈永壽怒不可遏,聲音落下,他身後的四個老頭子一起朝林天飛射地衝了過去。

好快! 賈永壽明顯是暴躁起來了,所以這纔會下令要殺了林天。

他已經改變了主意,準備要殺了林天。

他可從來沒有被一個少年給戲耍過,這一份恥辱,他無法忍受。

而且,殺了林天,一點不妨礙他誘騙葉婉清過來。

幾乎在眨眼之間,四個老頭已經來到了林天身旁。

如果只是一個老頭,林天或許還有可能打的過,四個人聯手,林天毫無勝算。

只能是逃。

而四面受敵,想要逃,只剩下那一個燃燒的巨大火坑了。

林天毫不猶豫衝了過去,直接跳了進去。

這是自殺了?

四個老頭當即一臉懵逼地站住了,他們想過了林天種種出招的可能,可唯獨就是沒沒想到林天竟然會自殺。

四個老頭一起回頭看向賈永壽。

賈永壽也被林天的不按套路出牌給唬住了。

而跳入火炕之中的林天,已經用上隱身符,打開了玄鷹翼。

不得不說的是,火坑裏異常滾燙,這一個巨大的火坑下面燃燒的火焰距離上方還有二三十米高,可彷彿瞬間要將人給烤熟。

但,林天飛離火坑不到二十米的距離,突然間感覺到身後一股強大的邪氣衝殺而來!

林天只能是立即往下低飛,幾乎就要貼着地面。

可還沒飛出幾米,賈永壽閃身擋在了前方。

“雕蟲小技,就想要從我眼前逃走嗎!”賈永壽聲音落下,手掌翻起,只見他的腳下立即有邪氣涌出,而後這些邪氣突然間形成了一條蛇,以極快的速度咬向林天。

賈永壽可是有着魔體期第三層的實力。

林天感覺到了那衝過來邪氣的迅猛,當即往後飛出一大段距離,拔出清泉劍。

“清泉劍!”其中一個老頭子喊了起來。

“什麼?這小子和清泉居士是什麼關係?”另一個老頭也驚疑了一聲。

“清風劍法第六式,風捲殘雲!”

這一招爲攻擊的招式,以攻擊來抵擋攻擊。

一道劍氣旋風猛地旋轉而出,衝向那邪氣形成的黑蛇。

“砰”一聲響,黑蛇竟然穿透了旋風劍氣。

“不自量力。”賈永壽嘿嘿一笑,朝林天疾行而去。

就在那一頭黑色要完全將旋風劍氣給衝散的時候,林天嘴角揚起。

旋風裏可是還有很小的劍氣的,彷彿一把把劍在打着旋兒。

而林天手裏的清泉劍,可以控制那些劍氣!

; 很多武器砍出去劍氣之後無法再控制,或者即便要控制也要耗掉大量的內力。

但清泉劍不用!

從清泉劍打出去的劍氣和清泉劍本身有着極強的感應!

林天手腕翻轉,清泉劍挽出來了三個漂亮的劍花。

隨着劍花抖動,只見那就要被黑蛇給衝破的旋風之中立即有好多個小旋風旋轉起來,這些小旋風全都是劍氣形成!

瞬間,不斷切割黑蛇,將形成黑蛇的邪氣撕開,最後“砰”的一聲,邪氣黑蛇完全消散。

“真是一把好劍啊!”先前認出林天手裏是清泉劍的長老感嘆了起來。

旁邊另一人則是有些擔心地喊道:“門主,他可能是清泉居士的人,清泉居士他……”

“清泉居士又如何!是他的人更好,我正愁找不到他報仇,先拿他的弟子出出氣也不錯!”賈永壽怒極。

他和清泉居士有過節,當年,他是清泉居士的手下敗將,而且爲了活命,下跪認錯。

這是賈永壽這一輩子最大的恥辱!

後來,他也曾找過清泉居士,可久久沒能夠發現他的蹤跡。

如今,林天拿着清泉劍,明顯和清泉居士的關係非同尋常,對於賈永壽來說,拿來出氣,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這一次,他突然躍起,雙掌同時翻飛起來。

在他的身體落到林天身前時,雙掌兩股邪氣左右包抄向林天,等邪氣落地,“轟隆”一聲,形成了一個彷彿巨大金鐘一般,將林天籠罩住了。

濃厚的邪氣捲起地上的沙石,而後,便開始不斷地向林天縮進。

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彷彿要將林天完全吞噬。

“你能夠在旋風裏藏劍,我也能!”賈永壽冷笑一聲。

“玄鍾陣,旋劍!”賈永壽喊出這話,十指一轉。

隨即,只見那籠罩住林天的黑色邪氣之中旋轉飛出來了成千上萬把的的邪氣小劍。

這些由邪氣組成的小劍極其鋒利,彷彿將空氣都給割裂開來。

“開!”林天早已經用掉了九張金剛符!

但是,九張金剛符,在魔體期的強大實力前面,根本無法起到抵擋的效果。

“砰”六層的金剛符直接被衝破。

眼看就剩最後三層,林天只能是以龍獅之力灌注到清泉劍之中,用出了“清風劍法第一式,春風化雨”來防禦。

總算是在所有的金剛符被打破的時候,趕上了。

但,林天不能停下來舞動清泉劍,春風化雨的防雨罩不能消失,因爲那些旋風劍從四面八方旋轉着飛射而來。

這對於林天的靈氣損耗來說,十分迅速。

且,這會兒,“玄鍾陣”在縮進,

原本籠罩住林天有大概有四個平方米的距離,這會兒就剩下一個平方,很快就會剩下五十!

一旦被玄鍾陣壓迫住,將會無法使用靈氣,有天大的能耐也直接會變成一個廢人。

到時候只能是任由那些旋劍刺入身體。

那可真的就是萬箭穿身了!

щщщ ▪тт kan ▪¢ Ο

林天能夠感覺到邪氣的強大,強大的壓迫力也讓林天很難受。

春風化雨的招式,籠罩出來的防禦層越來越弱。

在玄鍾陣和防禦相撞的一剎那,“砰”的一聲,春風化雨直接被碾壓,消融。

當即,有幾把邪氣小劍飛射進入,林天的手臂被劃出了兩道傷口。

如果無法突破出去,只會交代在這裏!

瞬息之間,林天用掉過來路上所製作的聚靈符,全部用在清泉劍上,而後,一招“一帆風順”,身體隨着清泉劍刺出。

靈氣暴漲的清泉劍硬是將玄鍾陣破出一個口子。

一旁的賈永壽眉頭皺了皺,眼睛眯了起來道:“哼,你是屬蟑螂的嗎,這麼頑強啊!行,我看你能有多頑強!”

“合!”賈永壽體內邪氣暴涌而出,將被林天的清泉劍破開的裂縫合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林天意識到這是他逃生的最後機會,便不顧一切,用掉體內所有的靈氣。

“轟隆!”握着長劍的林天身體直接衝破而出!

但同時,林天的後背沒有防禦,被邪氣小劍飛射中。

身中中了有七劍。

“砰”林天摔在了地上,渾身是傷,鮮血淋漓。

四個老頭子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的眼裏對於林天,先是略帶敬意,可很快搖了搖頭,其中一人笑了起來,道:“要是清泉居士知道他的弟子這麼廢物,怕是得氣死吧?”

“哈哈哈……只怕清泉居士早就已經死了!”

林天轉頭掃視了他們四個老頭子一眼,握緊了手裏的清泉劍。

“跪下,把劍給我,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賈永壽朝林天慢慢走了過去。

林天站都有些站不穩了,但,屬於他的驕傲,永遠站立着!

“你知道嗎?上一次,一個要我跪人,已經死了!”林天說着,嘴角慢慢上揚。

這話,讓原本笑着的賈永壽瞬間變臉。

他眼看就要爆衝向林天。

“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出來動手嗎?”林天厲喝一聲。

這一聲喝,讓玄蛇門的四個人直接愣了一下。他們先前沒有去留心周圍的情況,這會兒本能地去感知。

而後,突然之間,賈永壽臉上露出了有些驚懼的神色,同時,轉頭看向了一旁的牆上,一掌直接轟了過去。 牆頭上的人是魏一恆。

在十多分鐘之前,林天進入玄蛇門時,便感知到了似乎有人在跟蹤。

他只是應約感覺的到,爲了確認,他暗中使用了一張順耳符,聽到了那個跟蹤者的鼻息,這才完全確認下來。

跟蹤者的鼻息明顯是實力極強的高手,林天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卻也是留了一個心眼。

在發現被關在籠子裏的人不是葉婉清時,林天甚至猜測那個跟蹤的人是不是葉婉清。

葉婉清擔心他的危險,在暗中觀察。

可一直到林天陷入危險的境地,那個人都沒有出手,這說明那人顯然不適葉婉清了。

既然不是葉婉清,自然不會是什麼好鳥。

畢竟,在林天認識的人之中,願意跟他站在一塊的高手,幾乎沒有。

吼出這一聲,爲的是轉移賈永壽的注意力。

身爲玄蛇門的門主,且有四個長老級別的人物都在的情況之下,竟然沒能夠發覺有人藏在暗處。

這不是玄蛇門的人所能夠容忍的!

林天時刻注意着賈永壽,看到他轉身的瞬間,立即用掉了一張隱身符,而後,第一時間,衝到了巨大的火坑旁邊,然後趴了下來。

火炕旁邊,熱氣騰騰,嫋嫋搖動,躲在這種地方,可以不用擔心因爲身體移動而被看穿。

之所以厲害的高手能夠看破隱身符,便是因爲他們的實力超強,能夠通過隱身符使用者在移動的時候,周圍空氣的變動,來判斷出來位置。

躲在熱氣旁,可以擾亂視線。

賈永壽轟出那一拳後也感覺到林天似乎溜走了,他立即回頭看了過去。

結果,看到了一片空氣。

林天就這麼從他的眼前消失了!

打向牆頭的那一拳也直接是打空了。

“你們去把牆頭上的人給我揪下來!”賈永壽憤怒地吼道。

四個老頭已經飛身而出。

賈永壽則是四周掃視了起來。

林天身上受了重傷,不可能輕易逃的了!賈永壽推斷林天一定還在現場。

可他眼神四處掃視,卻是沒能夠看出林天在哪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