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不靠譜,我暗自嘟囔了一下。

擡頭卻看見秦桑已經火急火燎的從樓上走了下來,身後還踉踉蹌蹌的跟着一個曼妙的身影,再仔細看的時候,才發現這不是lisa嗎?

шшш☢ ттκan☢ ¢ O

這兩人果然認識。

“莫瑤,實在不好意思啊,讓你跑一趟,我們去那邊坐一下?”

秦桑指了指前面,我順着他的指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個咖啡廳想必是有事情要給我們說,又覺得賓館裏面不太方便,所以就選了一個位置比較近的咖啡廳。

我點了點頭。

這時,lisa也跟了過來站在秦桑的身後,向我擠出了一個笑容,只是那笑容讓人看着實在是難受。

雬月則站在了我的身邊,伸出手來攬住我的肩膀。

雬月就是這樣,他從來不管周圍有沒有人或是什麼人,總是習慣性的攬着我。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秦桑,不過他倒像是沒有任何差距似的,只是臉上看着非常的着急。

咖啡廳就在賓館斜對面的左手邊,我們走了兩步就到了。

進去之後,秦桑隨便點了一些東西就帶我們去了一個最角落裏麪包間。

咖啡廳裏面很安靜,這個點也不怎麼有人。

“什麼事情這麼着急啊?還有你跟lisa怎麼認識的啊。”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一直以來自己只知道lisa的英文名字,連她的真名都不知道呢,先前的時候秦桑確實說過自己有一個相好的是一個明星之類的。這倒是讓我小小的吃了一驚,看起來這兩人可真的不像是一路人呢,而且lisa已經結婚了,秦桑也算得上已經結過婚的人,雖然是因爲受了對方的矇蔽。

“就是lisa家裏面鬧鬼的事情,莫瑤你一定要救救她,不然lisa會被那惡鬼給殺死的。”

秦桑一臉着急的說道,看臉上那真切的表情,我有種感覺若是這個時候讓秦桑去替lisa送死,多半也是願意的。

而lisa則在一邊緊緊的抓住秦桑的胳膊,多少有點小情侶的樣子。 秦桑跟我說有惡鬼要索lisa的命,讓我一定要救救lisa。

先安慰了一下秦桑並向她保證一定盡我所能,然後轉頭向lisa。我覺得這件事情是lisa自己身上發生的,只有讓lisa才能說得更清楚一下。

lisa一開始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這種情緒很快被內心的恐懼所代替了,她大睜着雙眼。

“我看到她了。”

誰?lisa上來說了一句讓人有點摸不着頭腦。

她嚥了一口唾沫接着說道,

“我看到那個女人了,她半夜過來找我,讓我償命。”

lisa提及償命。讓我想起王希跟我說的關於lisa的傳聞。說她曾經應爲拍電視的緣故害死過一個女大學生。

難道從一開始我們的方向就是錯的?也就是說給lisa造成影響的並不是那個古曼童。而是另有其鬼?我沒有吱聲讓lisa繼續說下去。

lisa可能是因爲害怕在加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感覺有些呆呆木木的,說話也不是那麼的條理清楚。

契約男友要翻身 “一天夜裏的時候。我正失眠不管怎麼睡都睡不着,索性起身去了客廳。在客廳我看到了那個女人穿着一身大紅色的衣服懸在半空死死的盯着我讓我給她償命。還上來掐我的脖子。”

她說到這裏摘下脖子上面的絲巾就給我看。我看了一眼果然是有一道黑色的印跡,仔細看是一個完整的手印,烏黑的手印在lisa的脖子上面觸目驚心,看來這lisa說的多半是真的了。

不過這個時候讓我起疑心的事情並不是lisa脖子上的手印而是那個女人爲什麼要穿一身紅色的衣服。

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人死了之後是一定不能碰到紅色的,否則容易變成怨魂,可是這女人偏偏就穿了一身紅色的衣服。

這倒像是有人在動手腳一般,想到這裏,我全身冷了半截。

“lisa,你確定你那天見到的女鬼是穿着一身紅色的衣服。”

我打斷lisa的話問道。

lisa點點頭。臉上還帶着驚懼的神情。好像還沒有從當日的情形中走出來一般。

“肯定就是紅色,因爲我對大紅色的東西非常敏感。”

我的腦海裏面只想着這女鬼穿的是大紅色,並沒有多問這lisa爲何會對紅色如此敏感。

接下來lisa說的話,我聽得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腦子裏面反反覆覆想着這件事情有點不同尋常。

難道有人專門的針對lisa,還是說……

有人想要對付我和雬月。

總覺得這裏面有點詭異。

lisa只是說了關於房間裏面有鬼的事情,但是昨天在她的房間裏面到底都發生了什麼,爲什麼大家都說是發生了命案,但是警察到哪裏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向lisa問這些問題的時候,lisa一直低着頭似乎有些不敢看我。

“我不知道,跟你打完電話,我就從家裏面出來了,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了。”

邪尊誓寵:凰妃請入帳 她的目光閃爍,一看就知道她根本就沒有說實話,就連之前我問過她有沒有用小鬼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她也一直說沒有。

“lisa,你這樣欺瞞的話,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往下進展,而且如果情況很嚴重的話,很有可能會把我們大家都害死的。”

我生氣說道,心裏面想着如果這個lisa再不說實話的話,那我也就沒有辦法幫她了。

“不是啊,莫小姐。”

lisa見我真的生氣了,她慌忙擡起頭來。

“咚咚咚”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我們幾個人都噤了聲,一時之間有點發愣,尤其是lisa看起來臉色非常的蒼白。

“應該是我們點的東西。”

秦桑小聲的說道。

是了,進了房間之後我們幾個人都一直在討論這個事情,忘記了在進門之前秦桑還點了東西,經過秦桑的提醒我們幾個都鬆了一口氣。

這個咖啡廳前面是一個大廳整齊的擺着桌凳跟尋常的咖啡廳一樣,氛圍非常的好,而後邊則是一個個封閉式的包間,看起來比較的安全。

秦桑上前開了門,果然是一個工作服打扮的小夥子,把東西給我放到桌子上就出去了。

經過這一折騰,我也冷靜了一些,不像剛纔那般生氣了。

但是,問的問題還在等着lisa的回答。

lisa看了我一眼,又地下頭去悄悄的說了一聲,“她說不讓說,如果說了我們都會死。”

說完這句話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秦桑把她抱在懷裏面。

我們都會死?

誰們?這lisa自從經過事情以後就一直感覺有點神智不清的樣子連話都說不清楚。

秦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我明白他的意思無非就是不讓我再繼續逼問lisa了,而看lisa現在的狀態,估計再問也問不出來什麼。

嘆了一口氣,這麼大的事情偏偏lisa就是不配合。我現在隱隱的已經不僅僅是在擔心lisa了。

沒有再多說,我藉口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準備,讓他們在晚上的時候,等我的消息,之後就跟秦桑和lisa道別了。

“雬月,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出了咖啡廳的門口之後,我迫不及待的問雬月道。

雬月這個時候從懷裏面逃出來一件東西,我見那東西被一個布包包着,從雬月的手裏面結果之後,就一層層的打開來看,裏面竟然是一片紅色的衣角。

一時之間,不知道雬月把這個東西拿給我看做什麼。

“這是在我們的莊園的門口發現的。”

門口發現的?

什麼意思?有人在監視我們。

“有人在監視我們?”

我瞪大了眼睛,輕掩着嘴問道。

雬月點點頭接着說道,

“我懷疑監視我們的人跟lisa家裏面出的這些事情有着很大的聯繫,恐怕我們已經開始深陷進去了。”

他的臉上有一絲陰鬱。

“你和豔姬出去就是去追查這個人了?”

總裁愛我多一點 我問雬月道。

雬月點點頭,“但是,並沒有什麼收穫。”

照雬月這麼說來,那lisa家裏面發生的這些事情其實根本的就不是針對lisa,而是針對的我們。

紅色的衣角,lisa剛纔說的時候,也提到了那個鬼魂穿的是紅色的衣服。 按照雬月的說法,那夥人針對的並不是lisa,而是我們。我撫了撫肚子裏面的小狐狸。心裏面甚爲擔憂。

而lisa所說的那人要讓lisa償命那就說明那人極有可能是被lisa害死的那個女大學生,但是。區區一個女大學生怎麼會對我們產生什麼不利呢。

回頭我們邊去lisa的家中把那女鬼收了不就成了嗎?我並不覺的收服一個女鬼有多麼的困難,即便是我收服不了不還有雬月嗎。

所有的疑點就歸結到了女鬼的身上,而剛纔lisa的情況不好,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繼續追問她關於那些女鬼的消息。

“那我們不去趟這趟渾水不就好了嗎?”

我着急的仰起頭看着雬月的臉色說道。

雬月咧起嘴角無聲的笑了一下,“即便我們不去牽涉lisa家裏面的事情。他們既然要對付我們。自然也會採取其他的辦法。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緊盯着lisa家裏面的事情,把背後的人揪出來。”

聽到雬月這麼說。我心裏面雖然擔心,但是總覺得只要有雬月在身邊一切都好辦。

現在是正午。離午夜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並沒有回去莊園而是在盛業別墅區的外面找了一個餐館,其實就是上一次跟王希見面的那個餐館,安靜的坐在一個角落裏面觀察這盛業別墅區的事情,在進去之前怕自己無聊就從門口的報亭子裏面買了一張最近的報紙。

現在是我們在明。敵人在暗,所以我們每一步都必須要非常的小心才行,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落到敵人的陷阱裏面。

我們快餐館後面的玻璃幕牆看過去能夠隱隱約約的看到在lisa的家門口還停着幾輛警車,還沒有結案,但是這個案子估計是要在警察局裏面成一個不解之案了,他們要查的是人而辦案子的是陰魂。他們怎麼可能能夠查得到呢。

大半天過去了。並沒有發生什麼讓我們覺得異常的事情,從手裏面隨手翻開了報紙有一搭沒一搭的看着。

看報紙的日期是昨天的報紙,在娛樂新聞的版上果然看到了頭條就是關於lisa家裏面發生的事情。

報紙上說的很隱晦,無非就是說得罪了什麼人才導致了這樣的事情發生,還有說是lisa的精神不太正常。

想起之前看到的關於娛樂圈的一些明星說是什麼精神不正常,要麼就是得罪了幫會人物之類的說法,想來這是他們對一些非常規事情常用的伎倆。

再往下看,又看到一條是關於我的新聞,記者的地方果然署名是王希。上面還有一張我和王希合影的照片,照片上王希小的很自然,我則是一派緊張兮兮的模樣,自然地,對王希選的這個照片不太滿意。

就在我以爲沒有什麼特別的人會進入盛業別墅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個人。

這人我並不認識,但是見過一面,就是王希坐的那輛車的司機,那個開着黑色賓利的男人。

他這次沒有開車,臉上仍然帶着黑色的墨鏡,其實若不是他仍舊帶着墨鏡,這猛地一看,我怕是還認不出來。

偏偏地,他臉上帶着的那副蛤蟆鏡分外的惹眼。

悄聲的跟雬月解釋了一下,我們兩人便跟着這人進了盛業別墅的小區。有雬月在我們跟蹤人就方便多了。

雬月直接在我們的周圍打了一個結界,讓別人根本就看不到我們。

但是,即便是這樣,我們仍舊注意隱藏。

那男的一路往前走,一直走到了lisa的門口前。

看樣子,他是要去lisa家裏面的樣子,但是,現在警察都在外面他怎麼進去呢。

之間他四下裏面看了一眼,我也順着他的眼光四下看了看,原來這會兒是一兩點鐘的時間,正是大家吃飯的時候,那些警察大概是覺得這裏也沒有什麼事兒就都去吃飯了。

現在,雖然門前聽着警車,而裏面卻是沒有人的。

隨着他我們也進入了lisa的家中。大概是爲了保留現場,lisa的家裏面跟先前我看到的場景是一樣,屋子裏面一片狼藉,只是地上的血已經乾涸了。

墨鏡男一進入房間就朝着二樓跑去,看起來對lisa的家裏面的佈局非常的熟悉,他的動作看起來非常的着急,像是火燒屁股一般,多半是因爲這裏面有警察盯着。

我和雬月已經隨着他到了二樓,雖然我來過lisa家裏面幾次,但是,他們家的二樓我這還是第一次上來。

一上來之後,就有一陣子牆壁的味道,我也說不上來是什麼,總之就是怪怪的。

墨鏡男已經摸進了一個房間,我們也隨着進去了。

進入房間之後,我大吃了已經,這裏面竟然有一個人的屍體。這一驚之下,我張嘴就想喊,但是隨即想到自己的處境便硬生生的給憋了回去。

我之所以說這是一個人的屍體,而不是有人在睡覺或是幹嘛是因爲這整個人房間就是一個靈堂。

房間裏面放着一個黑金漆的棺材,在屋子的周圍還點着蠟燭,牆角的位置放着一些花圈,花圈上沒有寫字,棺材裏面則躺着一個人。

剛纔看那墨鏡男的動作非常匆忙,我也催着雬月趕緊走,所以隨着墨鏡男的動作停下里,我也停了下里的時候,入眼的第一件東西就是躺在棺材裏面的人。

這人臉有些浮腫,臉色蒼白,嘴脣呈黑紫色,緊閉着眼睛,周圍好像是撒了一層的白色的粉狀的物質。

粉狀物質散發出一股子怪怪的味道,遮蓋了原有的屍臭味,但是仍舊非常的難聞。

強忍着想吐的衝動,我繼續看眼鏡男到底在做什麼。

墨鏡男進屋之後先是看了一眼屍體,然後又唸了幾句咒語,就在他念咒語的時候,那屍體突然睜開了眼睛,我因爲害怕緊緊的抓住旁邊的雬月。

墨鏡男似乎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他自己也嚇了一跳,但是隨即又開始默唸了起來。

那屍體沒有再接着有什麼動作,但是,我總覺得隨着墨鏡男不停的念着咒語,棺材中的屍體已經漸漸的發生了變化,那種感覺怪怪的,我也說不上到底是什麼變化。 由於是在墨鏡男的後邊,所以我跟雬月之間都沒有進行交流只是靜靜的看着他的動作。

墨鏡男在房間裏面唸完咒之後,緊接着就去了另外一個房間。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房間裏面竟然也是一樣的情形。同樣的棺材,同樣的格局,同樣的是一個人的屍體,墨鏡男同樣是在念咒語。

隨即我就明白了,這就是在lisa的家中雖然發生了命案。但是卻沒有人能夠找到屍體的原因。而如果我沒想錯的話。那說明眼前所看到的這些肯定也已經矇蔽了正常人的眼睛,估計正常是看不到這些的。

這男子念得咒語我能聽懂。但是,卻並不知道是哪門哪派的咒語。讓我十分的好奇。

墨鏡男很快就處理完了這裏面的事情。然後又趁着警察還沒有回來就鬼鬼祟祟的跑走了。

“他們這是要做什麼?”

墨鏡男走了之後,我問雬月道。

“屍煞”

他簡單的說了一句,語氣冷冷的。

“屍煞是什麼東西?”

我一時不明白接着問道。

“屍煞是因爲被已經成爲鬼煞的鬼魂給弄死了之後,就會變成屍煞。屍煞擁有不死身軀。如果有心人拿屍煞害人的話,恐怕是非常危險的。”

雬月解釋道。

我心頭吃了一驚,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出現,難道在lisa家裏面的鬼魂是一個鬼煞?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緊張的問雬月道,手也不由得抓緊了他的胳膊。這下可就不是收拾小鬼這麼簡單了,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鬼煞。也不知道這鬼煞究竟會怎麼做。但是看雬月的樣子,我知道這鬼煞肯定是非常的不簡單。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我問雬月道。

“等!”

雬月的眸子裏面現出一片紫光,渾身的戾氣也暴漲,身上穿着的月牙白的袍子竟然無風自擺,原本鬆鬆垮垮的罩在身上的袍子現在一下被氣給鼓脹了起來。

我嚇得猛地鬆開了雬月的胳膊,隨即又抓了上去。

“雬月,你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