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正放下被敲歪掉的鋼製椅子,鬆了一口氣,還好只是一隻狗。

「雷正,你沒事吧!你的手臂在流血,需要趕緊治療,而且那些變異的狗可能會帶有病毒。」

王叔擔心的聲音在雷正身後響起,被壓斷腿的他,什麼忙也幫不上。

「這點小傷,沒關係的。」雷正笑著轉過身,他體內的仙靈之氣會自然而然治療傷勢,根本不需要雷正擔心,「而且,現在看來,繼續在外面真的太危險,我們還是趕緊去佳樂地下超市避避吧!」

「好吧!」王叔見拗不過雷正勉強答應。

幾分鐘后,兩人來到佳樂超市地面入口。

「王叔,我們到了。」

雷正推了推門繼續說道:「怎麼回事?門從裡面鎖起來。」

「可能有人比我們先發現這裡。」王叔猜測道。

「哦!王叔,我先把你放下來可以嗎?」

「可以,放我下來吧,謝謝你雷正。」

既然有人,敲門應該有人會回應吧!這樣想著,雷正一邊敲門一邊大聲呼喊。

「有人嗎?是不是有人在裡面?」

這時,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從通道摸出來。

「誰在外面?」聲音帶有許些顫抖,應該在之前被嚇壞了。

「我這裡有傷者,希望能進去避難,小兄弟可以開一下門嗎?」天色已暗,雖然外面的燈光未熄滅,但門裡面的通道漆黑一片,人未靠近,雷正看不清來者模樣,不過,聽聲音應該是一名年少男性。

估計聽到有人受傷,通道里的人終於露面。

雷正看著眼前這張十幾歲的稚嫩臉龐,親切的笑了笑,「你好,我叫雷正,是這一片地區的快遞員,這邊的是王叔,他雙腿受傷很嚴重,急需治療,你可以讓我們進去嗎?」

「雷正?」少年呢喃幾下,后驚喜道:「雷正,我認識你,之前還在新聞上看見過你。」

雷正笑著點頭回應,因為見義勇為的事情,他的確是上過新聞。只是,雷正比較意外,原來連十幾歲的少年都會認識自己的事。

「你等下,我這就開門。」

少年說著便把門打開。

門打開后,雷正背起王叔便走進去,而少年則在前面帶路。一路上激動的少年一直跟雷正講雷正自己的故事,連王叔都開口調侃雷正,說少年是雷正的小崇拜者。由此,雷正也認識這個少年的名字,葛三天。

佳樂超市是一所地下超市,只有一個入口和一個出口,而且出入口皆為同一個位置,上方雖然是一座商城,但是沒有通向上的路。以前有過傳聞,說是因為超市老闆跟商城老闆鬧掰所以從商城到地下的入口才會被封起來。而超市老闆又不甘心超市就此停止運行,因此自行挖出一條通道,自給自足。正因為這件事,超市老闆勇敢抵抗的精神,佳樂超市才被人們悉之。

到超市裡面,雷正發現,這裡除了葛三天以外還有四名女生在,年紀與葛三天相仿,估計是他的同學吧!

「三天,她們是你的同學嗎?」雷正問葛三天。

「是的,當時我們在放學路上,恰好在一起。」葛三天扭扭捏捏回答。

「你們好!」雷正朝四名女生打招呼。

不過,女生們怕生,沒有與雷正搭話。而且雷正此時也顧不上她們,打完招呼后便給王叔找藥物處理傷口。雖然這種沒經過超市主人同意便自取的行為很不好,但,緊急狀況雷正管不了那麼多,最多等災難過後,雷正再去道歉賠償便是。

一會過後,雷正已經給王叔做好包紮,同時找來一把輪椅給王叔坐上。

「王叔,我要出去看看,你和三天在這裡等救援,外面的情況我實在放心不下。」雷正對王叔以及短短時間內混熟的葛三天說道。

王叔理解雷正的想法,事實便如此,他們幾人在這裡乾等是不行的,他們中誰也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什麼事,救援什麼時候來。

「一定要小心,注意自身安全。」王叔囑咐道。

「雷正哥我想跟你一起去。」葛三天自告奮勇。

雷正搖搖頭,指了指王叔和四位女生笑道:「三天,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來做。你看,這裡有王叔,還有幾位女生都需要你留下來保護。」 雷正離開佳樂超市后往南方向行走。雷正心想,先去德人醫院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治療藥物以及用得上的儀器,畢竟超市裡只有止血或外傷用的藥物。

一公里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著急趕路的話不用十分鐘便可以抵達。

德人醫院大門前橫躺一輛側翻的急救車,雷正進醫院前看了一眼,沒發現有人停留在車上的蹤跡。

醫院整棟樓的燈是關著的,雷正不明所以嘀咕道:「難道他們離開前還沒忘記關燈嗎?」

進入醫院后正好看到地面有個摔壞的手機,雷正撿起,發現還可以用,於是打開電筒功能用來照明。

夜裡的醫院,說真的讓人感覺到恐怖,即便是雷正這種仙人子弟也會感到心虛。為什麼會那樣呢!醫院的藥品味道重,很冰冷,一層樓里到處都是房間,總會讓人疑神疑鬼,裡面會不會藏有什麼東西。無論是門或者牆壁,玻璃鏡子特別多,房間裡面還掛著許多的白衣,無論你走到哪裡都會看到許許多多的影子,有些是你自己的,有些是大白衣。

一樓走過,沒發現有人在,雷正順著樓梯上二樓。

二樓樓梯口右邊是走廊,左邊是一壁畫,而且還是一幅老虎前身壁畫,一個虎頭差不多有半個走廊寬大小。雷正很是奇怪,醫院怎麼會有老虎壁畫。他伸手摸了摸,又抓了抓,手感非常真實。

正當雷正感慨之際,老虎張開血盆大口,一聲虎嘯震耳欲聾。雷正被嚇得手機脫手掉落地板,此時手機的電筒燈光恰好照亮整隻老虎的身體,將兩米高五米長的大貓一覽無遺。

雷正內心一蹬,強顏歡笑,「虎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還邊說話,邊後退。

大貓低咆,一巴掌拍過去,幸好雷正早有防備,后蹲躲開,翻身便跑。到嘴的食物大貓怎可輕易放棄,以一躍十步的速度追上去。

「啊!虎兄!虎兄!我只是路過的!你大虎有大量當沒見過我啊!」

雷正一邊跑一邊嚷嚷。

幸好有個拐角,要被大貓撲倒之際,雷正錯步拐彎雙腳劃開,大貓一頭撞在牆壁上,而雷正連滾帶爬繼續向前逃跑。

剛跑出幾米,一隻手伸出將雷正拉進一個房間,受到驚嚇的雷正情急反應之下一掌推去。

「哎呦!」一道女人呻疼聲響起。

雷正一愣,心暗想,糟糕!打到人了。

「你這人怎麼這樣,我救你你還推我。」

視線在黑暗裡慢慢恢復,雷正模模糊糊看到一位女性身姿,此時女人正捂著胸口皺眉斥責雷正。

「對不起!對不起!剛剛太緊張了!要不你打我一拳算是抵過。」雷正連忙道歉。

「好啊!」女人回應,一拳打中雷正眼睛。

「哎呦!」雷正吃疼蹲下,「你打就打啊!幹嘛打眼睛啊!(心裡則想,還好我修鍊仙術,不然要變成熊貓眼,話說這女人勁真大。)」

女人假裝不知情吹吹氣,頭扭一邊,「這裡太暗,看不清楚,隨便打的,再說,是你自己叫我打的!」

兩人爭吵發出的聲音讓大貓發現他們,一爪子拍碎房門,兩人一驚,連忙躲避。

「都怪你在這裡大喊大叫,害我被這隻大貓發現了!」女人還不忘抱怨雷正。

「怪我嗎?首先喊的人是你哎!」雷正不甘心反駁,一般情況下他不會反駁別人的,誰叫那女人打了他眼睛。

「你不推我我怎麼會打你,再說是你自己要求我打的!」

「我!我!(雷正沒有反駁的理由了)……都怪我!都怪我!」

大貓彷彿見兩人吵吵鬧鬧沒把他放眼裡,又一聲虎嘯。

「我靠!耳朵都要聾了!」女人罵道,「你有沒有辦法解決他啊!」

「有啊!」

「什麼辦法?」

「那就是跑啊!不跑還等他解決我們嗎!」趁有縫隙,雷正撒腿便從另一個門跑出房間。

「混蛋!」女人罵一聲跟上。

大貓生氣追上,他可不想玩什麼貓捉老鼠的遊戲,他只想吃掉兩隻老鼠填飽肚子。

雷正跑著跑著,發現根本跑不過大貓,只好鑽進一個房間,女人見雷正跑進去也跟著進去,隨後大貓也撞進去。雷正和女人兩人各走一邊鬼鬼祟祟蹲下來藏身一些桌子後面。

雷正目視前方,雙腳輕輕往後挪動,想把自己藏深一點,誰知後背碰到從相反方向退來的女人。

「啊!」女人被嚇一跳喊出來。 「噓!是我啊!你叫什麼!」

雷正連忙對女人打噓。

可惜,因為女人的喊叫,他們已經被大貓發現,大貓轟一下跳上桌面,雙目兇狠狠盯著桌子後面。

雷正連忙竄入桌底從大貓屁股后爬出,想想女人還在裡面,於是拎起一張椅子砸中大貓。

「小貓子,我在這裡,快來追我啊!」雷正邊喊還不忘向大貓招手。

大貓轉過身子,它已經成功被雷正激怒,咆哮一聲,一人一虎一逃一追跑出房間,女人見此爬起身趕緊跟上去。

雷正跑到一個三岔口,左看看,右瞧瞧,但都不知通哪,於是隨便選一個方向跑,大貓可不管那麼多,他只需要追上雷正便可以飽食一餐。

隨後女人也跑到三岔口,左右望一望,選擇了與雷正相反的岔口,因為這裡的通道她熟悉,跟這邊走能追上雷正。

果不其然,又到一個岔口,后出發的女人卻追趕上雷正。不過由於沒剎住腳跟,兩人撞到一塊。

「哎呦!你走路不帶眼睛的啊!」女人撫頭罵罵咧咧。

「這應該是我的台詞才對。」雷正想不通,明明自己先跑的這女人怎麼又出現在這裡,難道自己跑著跑著又跑回去了?

這時大貓從後面撲上來。

「小心!」雷正喊一聲,一把撲倒女人,躲過一劫。

「你這人就不能溫柔點嗎?」女人抱怨道。

「連命都快沒了,誰還顧的到你要的溫柔,快跑!」

說著話,雷正拉起女人往回跑。

「這裡有個急救室,我們進去。」女人停下來對雷正道。

「讓大老虎瓮中捉鱉嗎?」雷正諷刺。

「不是啊!急救室的門很鐵的!他應該撞不開,再說,我們這麼跑下去也沒用!遲早會累死!」女人著急解釋,怕雷正不去。

「好吧!信你一次!」

眼見大貓又追上來,不得已之下,雷正只好相信女人,跑進急救室關上鐵門。

女人沒說錯,急救室的門的確很鐵,但是,大貓的爪子更鐵,那一抓拍在厚厚的鋼板門上讓雷正看得心驚膽戰。

「喂!快想想辦法啊!你的鐵門馬上要不鐵了!」

「我這不是在想嗎!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婆婆媽媽的!」女人在急救室里著急的翻來翻去,似乎在找東西。

「你,你……」雷正真不知道怎麼說才好,明明不是他的問題。

「找到了!找到了!」女人興奮的喊道。

「找到什麼?」雷正疑惑,難道這醫院還有武器不成。

「起搏器啊!」女人雙手各抓起一個熨斗模樣的東西。

「呵呵!起搏器有什麼用?難道我們死了后拿他來複活嗎?」雷正諷刺女人。

「你…..井底之蛙!」女人不屑道:「這可不是普通的起搏器,把功率開到最大,能直接把人電死,那,給你,你去解決他。」

「是嗎?」雷正半信半疑接過起搏器。

「不然你以為像大象啊!鯨魚啊!需要急救的時候用什麼樣的起搏器啊!」 我的無敵仙女老婆 女人睜眼說瞎話。

「我靠,我都不知道現在的醫療技術這麼先進,連鯨魚都能急救。」雷正還真信了。

「再不救鯨魚就要滅絕了!」

此時正好急救室的鋼門被大貓抓破。

「嘿嘿!小貓子!現在我有神器在手,可不怕你。」

大貓非常厭煩眼前的這隻蹦來跳去的蒼蠅,一巴掌拍去。雷正可不是吃素長大的,常人眼裡訊敏的動作,在他的眼裡看來普普通通,輕鬆躲開大貓的利爪,同時竄到大貓跟前。

「看我雷電!」

兩隻熨斗貼在大貓臉上,高壓電擊嚇得大貓跳起又砸下,臉毛還有點燒焦味。

「我靠!真的有用!」 冷魅惡少纏寵無良前妻 這下可把雷正高興壞了。

反觀大貓被電擊一次后,雖然沒有真正傷到,但讓大貓畏縮不前,眼睛直溜溜盯著那兩隻燙斗。

雷正得勢不饒貓,再次貼臉電擊,大貓顫抖著低吼後退。

「哈哈!」雷正得意忘形大笑,大貓後退他便上前繼續貼臉電擊,「知道怕了吧!叫你追我!叫你還追我!我電!我電!我電電電!」

大貓都已經退出急救室,就要逃跑,雷正還不願擺手。

「最後一擊!」

雷正大喊高高抬起熨斗,而他不知道的是,他這一抬一拉將電源的插頭扯了下來,電源斷開。

熨斗貼臉落下,大貓似乎露出認命的表情,誰知,沒電!是的,大貓眼珠一轉奇怪了,為什麼不疼呢!

雷正比大貓還奇怪,為什麼這隻大老虎不跳了呢!為次他還故做重複。

「最後一擊!」

熨斗再次貼臉。

「唉!怎麼回事?小貓子你怎麼不跳了?」

這下大貓確定這東西對自己無效,風一樣的利爪拍下,嗙嗙聲響,兩隻燙斗砸落地上。

雷正望望手裡只剩下兩根線頭的起搏器,勉強擠出笑容,「虎哥,不好意思啊!剛剛跟你開玩笑呢!你不要當真!」

換來的是大貓一聲貼臉呼嘯。

「笨蛋!你把電源扯掉了。」女人在後面氣得開口大罵。

「我暈!」

雷正拋開兩根沒用的線頭趕緊跑回急救室。但是,被這麼折磨的大貓會放過他嗎?答案是否定的。

一時間急救室里雞飛狗跳。

「都怪你這個笨蛋!我,我……」女人已經無法形容雷正的蠢。

雷正苦笑,誰叫自己要浪呢!如果不浪就不會被翻盤。

「你先偷偷溜出去,我來吸引大老虎的注意。」雷正對女人道。

現在是繼續逃命要緊,最好可以找到另外的急救室重新開始。

「哼!」

女人哼聲算是答應。

不過在女人快要溜走之時,一不小心被鋼門碎片絆倒。

「哎呦!」

女人的呻吟聲引起大貓注意,大貓不再追雷正,轉過身盯著摔倒在門口的女人,口水嘩啦啦的流下來,似乎在想,終於,終於要吃上大餐了,飛身撲去。 「啊!」女人尖叫閉上眼睛。

這回雷正急了!再不出手,恐怕女人要死於大貓爪下。

「定仙術!」雙手虛空快速比劃,光芒閃過,血盤大口距離女人僅剩半尺之距的大貓突然像電影暫停畫面般定格,一動不動。

定仙術,雷正學會的兩種仙法中的第二種,可以使物體在一定的時間內停止運動。雷正所選學的仙人法術都是不具備攻擊性的,以前老劍仙還曾問雷正,有那麼多厲害的仙人法術不學為什麼偏偏要選這兩個。雷正當時便回答,我學仙法是為了救人,這兩個正好合適。

雷正翻滾過去接回起搏器的電源,抓起起搏器的線頭,從大貓身後一戳。

「喵!」

大貓被電的身體抖出一個冷顫,連發聲都變了,全身毛髮豎直。好可怕!人類好可怕!我要回家!我想媽媽!大貓身體恢復自由自由后趕緊撒開腳丫跑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