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兄弟是自己配製魚餌,還是現在買?」

中年漢子拿出各種各樣的魚餌,擺在李長青面前問道。

餌有素餌、葷餌兩種,葷餌主要用各種小生物以及家畜的內臟。

素餌以稻、麥為主,配製過程相對複雜一些,對水情、水勢要求更高。

「自己種的!」,李長青道。

「看來是高手啊,兄弟的素餌是什麼樣的?」

釣魚比賽只有老手才會用素餌,中年漢子驚訝道。

「黃瓜!」,李長青道。

「額,祝你好運吧!」,中年漢子尷尬地道。

「軍哥,總有些門外漢沖著五千的獎金來參加比賽!每年多舉辦幾次釣魚大賽,咱們可有得掙!」

等李長青、劉旭陽走後,中年漢子身邊的一位小年輕道。

「有老杜、老黃在,其他人想要拿獎比中彩票還難!」,中年漢子頗為認同地道。

「哈哈,杜哥二十分鐘好像已經釣上三十多斤吧,其中有條七斤多的呢!」 帝少凌天穹 ,小年輕道。

「老黃也還不錯,有二十多斤!」,中年漢子道。

「杜哥、黃哥也不敢用黃瓜在水庫里釣魚,剛才那人完全是來送錢的!」

小年輕說道杜哥、黃哥是滿臉崇拜,但講到李長青則帶著輕視。

「嘶……,你有沒有覺得剛才的那個人很眼熟?」,中年男子摸著下巴思考道。

「軍哥你這麼一說,好像是有點!」,小年輕摸著腦門一時想不起來。

李長青報好名后,領到一個編碼,就走向水庫相應的釣位。

「啪」的一聲,李長青把黃瓜拍碎。

「青子,真要用黃瓜參加釣魚比賽?」,劉旭陽道。

「嗯!」,李長青道。

「就算用黃瓜釣魚,也用不著這麼大一塊黃瓜吧!」

劉旭陽見李長青把把拇指粗長的黃瓜肉掛在勾上,捂著額頭道。

「大塊黃瓜釣大魚!」,李長青道。

「青子,本來吃黃瓜的魚就極少,而且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你掛這麼大一塊黃瓜,估計什麼魚都釣不上來!」

劉旭陽雖說是抱著娛樂的心態,但還是想爭取一下獎金的。 Ps:上一章,老杜、老黃二十分鐘釣魚的數據覺得有點誇張,改成了老杜三十斤,老黃二十斤!空軍,即空手而歸。

李長青卻瀟洒一笑,將釣鉤甩到水裡。

「咚!」

水面傳出一聲巨響,波紋一圈圈地散開。

「年青人,釣魚不是這樣的!」

「你下鉤跟丟石頭似的,就算有魚也都跑了!」

「下鉤前先用魚食撒窩子,把魚群吸引過來,你要是沒帶魚食的話,我這有!」

杜啟明見慣不懂釣魚,沖著獎金來的人,好意提醒道。

「謝謝,但不用啦!」,李長青道。

「青年人,你鉤子上掛的是黃瓜?」,杜啟明回想道。

「嗯!」,李長青點頭道。

「你不撒窩子,又用那麼大一塊黃瓜做魚餌,怎麼能釣得上魚?」

杜啟明見李長青拒絕他的魚食,應該不是沖著獎金來的。

「蒼崖雖有跡,大釣本無鉤。何況大塊黃瓜,未必釣不上大魚!」

李長青平靜地望著水面,非常洒脫地說道。

釣魚不在於魚獲,而是釣魚時坐在釣位上享受回歸大自然的美好。

心靈如嬰兒般純凈無邪,心無魚獲、遠離名利、鍛煉為本,盡情享受自然,臻至一種物我兩忘的境界。

「大釣本無鉤?」

杜啟明如遭雷擊,輕聲重複道。

回想自己幾十年來一直在以魚獲為目的進行垂釣,釣魚中產生許多憂慮,總擔心今天會不會空軍,如果空軍人們又會怎樣評價自己?

不想空軍該怎樣去創造優勢,使用絕招?並為此,去挖空心思處心積慮。

當突破空軍的後防線后,又會產生新的憂慮,憂慮自己能不能奪冠軍?能不能進入前三?

憑自己在釣魚愛好者里的名氣、實力,落在後面又有何顏面再出來參加各種比賽?

釣魚的憂慮要多過樂趣,不僅沒有起到修身養性的作用,反而頭髮都白了!

而身邊的年青人,用大塊黃瓜做魚餌幾乎接近無鉤的境界!

不追逐名利,不在乎魚獲,就不會患得患失,就會寵辱不驚,開開心心地釣魚。

「年青人,我應該謝謝你!我釣了幾十年的魚,直到今天遇到你才明白釣魚的真正樂趣,大釣本無鉤!」

水面中的魚漂在上下浮動,明顯是有魚上鉤的徵兆,杜啟明卻把魚竿插在架子上,起身恭恭敬敬地向李長青行一禮。

「閑看庭前花開落,坐觀天上雲卷舒,老哥,咱們還是看雲吧!」

李長青悠閑地仰靠著,望著天空中的白雲對杜啟明道。

「哈哈,很好,咱們兩個數數天空中有幾朵雲!」

杜啟明聽懂李長青話里的意思,會心一笑道。

「老杜、老杜!你魚上鉤了都不管,對著個毛都沒長齊的年青人瞎拜啥呀?你當他是神仙啊,你要是這樣等下去被我給追上來,五千塊錢的獎金可就沒啦!」

黃美貴隔四五米遠都看見杜啟明的魚漂在上下浮動,扭頭又正好看見杜啟明在向李長青致謝,朝杜啟明高聲喊道。

「沒了就沒了吧,釣魚嘛,管那麼其他的事情做什麼!」

杜啟明學著李長青懶散地靠在椅子上,毫不在乎地回答道。

「這老杜,今天出門是不是吃錯藥啦?」

黃美貴跟杜啟明是多年的釣友,對彼此的性格都很了解。

杜啟明以前是一個非常爭強好勝的人,今天怎麼突然轉性了?

「旭陽帶來的生手,把魚鉤甩到水庫里弄出那麼大的響聲,老杜居然沒生氣,還起身向他道謝?」

報名處的中年漢子一直在觀察李長青,見到杜啟明的反應后震驚地道。

「是啊,杜哥今天不正常啊,他可是咱們谷陽縣釣魚愛好者里的一哥,居然會向一個用黃瓜當魚餌的新人彎腰致謝!」

中年漢子身邊的年輕人目瞪口呆,如同石化一般。

堤壩上的圍觀者、參賽者基本都認識杜啟明,一個個都非常費解!

「青子,不管怎麼樣,你都已經贏了!」

劉旭陽對李長青是徹底服了,一句話就贏得谷陽縣釣魚愛好者一哥的謝禮!

「旭陽,你有多久沒有過躺在堤壩上釣魚,放空自己什麼都不想?」

李長青坐在堤壩上,跟閑躺在鍾南山下的小木屋一樣,散漫地問道。

「額,好像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

劉旭陽突然很嚮往李長青說的,躺在堤壩上看著藍天、白雲,隨性釣魚!

李長青不再說話,靜靜地享受著清水灣的自然風光。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李長青就像是睡著一般!

「軍哥,馬上快一個小時了,你看旭陽帶來的那個人還一條魚都沒釣上來!」

報名處的年輕人笑嘻嘻地指著李長青,對中年漢子道。

「他用黃瓜當做魚餌,要是釣上魚來才奇怪呢!關鍵是老杜今天不知道怎麼著,明明一開始就領先老黃十幾斤,現在反而落下老黃十幾斤,坐在那裡跟曬太陽似的!」

中年漢子很不理解,心裡覺得非常怪異。

堤壩上一些成績不理想的參賽者,想到李長青到現在還一條魚都沒想釣上來,有人墊底心裡寬慰很多。

圍觀群眾也在討論著,有人說李長青的魚餌不行,有人說李長青的技術不行,也有人說李長青根本不是來參加釣魚比賽的!

劉旭陽聽著很氣憤,李長青卻無動於衷!

距離釣魚比賽只剩最後十分鐘,李長青的魚漂猛烈地下沉。

「青子,你的魚漂直接沉下去了,應該是條大魚!」

劉旭陽拍著李長青的肩膀,激動地說道。

只是一眨眼,李長青的魚竿都在往前竄!

「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看這陣勢,起碼是一條七八斤的大魚!」

「要把七八斤的大魚拉起來可不容易,是一件很需要技術的活!

「沒錯,但他應該是個新手,沒人幫忙的話,好一點的是魚竿、魚線直接拉斷,壞的結果可能整個人都被大魚給拉到水裡去!」

一些參賽者看到非常眼紅,酸酸地說道。

「小夥子,你要是再不抓住魚竿,等下魚竿都被拖下水了!」

「積點德吧,人家就是個新手,別慫恿他,萬一被拉到水裡可能會出人命的!」

堤壩上的圍觀者都擠到李長青身後看熱鬧,各種言論都有。 魚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前躥著,即將被拖下水面。

李長青才伸出手,抓住魚竿。

水中的傢伙力道極大,李長青頓覺手中一沉,魚竿彎曲成弓形。

但李長青經過儒氣灌體,而且每天喝靈水,又在文武堂里練習射箭。

手臂力量比普通人強大許多,否則剛才根本抓不住魚竿。

「小兄弟,你這樣可不行的!得帶著魚走,慢慢地消耗它的體力!」

杜啟明以多年的經驗來看,可以肯定是一條不低於六十斤的大魚。

「年輕人真走運,要是能釣上來應該破老杜的記錄了吧,但估計很懸!」

黃美貴有些羨慕,到目前為止他最重只釣起過三十五斤的魚。

而杜啟明曾今釣起一條五十多斤的大青魚,創造谷陽縣的最高紀錄。

「喲呵,翻起來的這浪花,不止七八斤啊!」

「當年杜啟明釣起五十多斤大青魚的時候我就在場,浪花都沒這麼大!」

「照你這麼說,這條魚不止五十斤?」

圍觀群眾有些是資深釣魚愛好者,經常去觀看釣魚比賽。

「記得杜啟明好像用兩個小時,才勉強把魚給釣起來吧!」

「杜啟明釣幾十年的魚,遛魚的技術好,一般人不說兩個小時,就是十個小時都不一定能釣上來!」

「等等,黃美貴一個小時好像是釣上四十多斤,這麼說只要小夥子把魚拉上來,豈不就是釣魚大賽的冠軍?」

一些參賽者們議論紛紛,想到一個很可很怕的現實。

「不可能的,杜啟明都沒把握說一定能拉上來!他年紀輕輕的,又用黃瓜釣魚,即使把命搭進去都不一定能拉起來!一條命可不止五千塊錢,估計他應該會放棄,咱們還是專心釣魚吧!」

報名處的中年男子跑到垂釣位湊熱鬧,聽到參賽者的交談后道。

參賽者們也很認同中年男子的想法,都點點頭。

「青子,小心一點,要不就算啦!」

劉旭陽想到魚很大,但是沒想到魚這麼大,很擔心地道。

「小兄弟,千萬不要逞強,你剛才說的大釣本無鉤,名次什麼的不重要!但如果你很想把魚拉起來的話,我可以幫你!」

杜啟明見李長青跟大魚僵持著,勸解道。

「釣魚隨心,如果實在釣不起來,我會放棄的!」

李長青用黃瓜釣魚本來就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自然不會執著。

但既然遇到這種難得的機會,李長青也想嘗試一下。

「小兄弟,我幾年前釣起過一條五十多斤的大青魚,有些心得!你聽我指揮,還是有可能拉起來的,到時候你就是咱們谷陽縣的新紀錄!」

杜啟明對李長青頗有好感,很熱心地道。

「其實大釣本無鉤還有一個意思,就是大道至簡!」

李長青順著大魚的方向,把魚線拉直對杜啟明道。

「大道至簡?」,杜啟明有些疑惑。

「一力降十會,一巧破千斤,有時候重視技巧,反而忘記最簡單的方法!」

大魚在李長青的牽引下漸漸浮出水面,李長青右手連續按著袖裡箭。

一道鋒利的箭矢從李長青的衣袖裡飛射而出,精準的射在大魚的身上。

大魚的頭部、身體,都有中箭,折騰幾聲冒出殷紅的鮮血,染紅水面。

李長青感覺手裡的魚竿一輕,繼續用力把大魚拉到岸邊。

「大魚身上怎麼會突然大出血,有人看清楚剛才發生什麼事了嗎?」

「好像是當大魚浮到水面上的時候,他袖子里發射出兩隻箭矢!」

「釣魚比賽看過不少,第一次見到有這種操作,真是大開眼見!」

黃美貴、報名處的中年男子、其他參賽者、圍觀群眾都凌亂在風中,怔怔地睜著眼望著李長青將滿身是血的大魚拉到岸邊,心裡浮現出各種想法。

「青子,好樣的,不過你處理事情的方法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劉旭陽回過神來,興沖沖地跑到岸邊幫助李長青一起把大草魚拖上岸。

「小兄弟,你真是個奇特的人,居然能想到這種招數,但不管怎麼說,真給你釣起來了!」

杜啟明才明白李長青說的大道至簡是什麼意思,悵然地讚歎道。

「突然之間的想法,我自己都有些意外!」

李長青射出的不僅是箭矢,也打破自己獲得諸子百家遊戲后的思維束縛。

當年希臘的流傳著誰能解開九曲連環的繩結誰就能成為亞洲王的傳說,亞歷山大大帝一劍劈開繩結,打破傳統思維,終成王朝霸業!

一直以來,李長青在深山裡誦讀儒家經典,在學識長進的同時,思維也漸漸被同化,猶如一位來自古代的儒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