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嗎?」

「不太嚴重,但是這幾天得住院。」

「那你這幾天都要去醫院?」

「不用,保姆照顧著呢,我去了也沒什麼用。」

喬聿北對沈月歌的母親,僅有兩面之緣,印象不深,唯一記得的就是他當初犯渾,在沈戰輝生日時候送棺材,沈戰輝打翻了杯子,燙到了沈月歌,霍心慧卻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尤其後來從沈月歌嘴裡知道,她扣著那套老房子,逼沈月歌回國結婚後,對這個未來丈母娘更沒什麼好感,可她一病,沈月歌去的那麼快,她當時緊張的表情,他到現在還記得。

「待會兒回去,我教你肌腱炎康復的練習動作,你下次去可以交給她。」

月歌意外,「你還會這個?」

「以前在訓練場,不少人都容易落下這毛病,我們當時的教練,他就是,自已研究了一套按摩手法跟康復動作,還挺管用。」

「好啊,那我學學,沒事給自己也按按。」

給自己按?下班就累得腦袋都要掉了,洗個澡都能泡睡著,還自己按,心裡就是擔心她!

喬聿北沒戳穿她,開著車直奔超市。 一周后,聖元娛樂的集訓正式開始。

集訓地點在聖元娛樂自己的攝影基地,離市區還是挺遠的,而且要求演員如無必要,最好是住在那裡,因為安排的課程比較多,可能會很晚,也是為演員的安全著想。

《軍師聯盟》這次啟用的新人還是比較多的,這次集訓針對的也是這批新人。

因為當天去的人比較多,沈月歌就沒有親自送喬聿北過去,前一晚讓這小王八蛋為所欲為後,才勉強彌補起他的失落。

沈月歌本來想讓小志也跟著喬聿北去,小志這人辦事妥帖,喬聿北脾氣毛躁,畢竟去的地方是自己手伸不到的地方,她多多少少還是擔心喬聿北的脾氣會得罪人。

但是訓練營有規定,每位藝人只能帶一位生活助理,就只能讓陳靚跟著了。

去的時候,就是陳靚開車帶他去的,攝影基地離市區挺遠,光開車就快兩個小時才到。

到的時候攝影大廳已經聚集了七八個人了,總共也不過十幾個人,他們算是來得比較晚的。

說是新人,其實多多少少都還有點名氣,至少除了喬聿北,這裡面最少的也參演過三四部影視劇的製作,雖然不是什麼讓人記得住的角色。

同齡人在一塊兒,總是特別能聊得開,到了沒多大會兒,大家就打成一片,喬聿北雖然是一副生人勿進的表情,但是人長得好看,不少年輕女演員就大著膽子過來搭訕。

年輕的小姑娘們將自己的零食拿出來跟大家分享,挨到喬聿北的時候,還專門都給了他一些。

喬聿北記得沈月歌交代的話,即便是心裡不耐煩,面上也忍著沒發作。

姑娘們覺得這人這不是那麼難相處,話就多了起來。

「你之前是不是演過什麼劇啊,我覺得你看著好眼熟啊。」

「我也覺得他看著眼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前段時間微博上很火的那個視頻,就是《桃花仙》劇組路拍的那個視頻,他是不是裡面那個紅衣魔尊?」

「好像是。」

「難怪看著這麼眼熟,帥哥你叫什麼啊,哪個學校的?」

耳邊嘰嘰喳喳,煩的喬聿北眉頭直皺,陳靚在旁邊看得心驚膽戰,生怕喬聿北一個不耐煩,將這幫女演員一手一個丟出去。

突然耳邊的聲音弱了下來,喬聿北終於覺得耳根子清凈了些,他以為是指導老師來了,結果一抬頭,就看見一道瘦削的身影,拎著背著一個雙肩包,從外面進來,後面跟著一個助理,手裡抱著保溫壺,遮陽傘,亂七八糟的一些東西。

他下巴微仰,走路的姿勢很好看,應該是專門練過,臉上掛著墨鏡,將他的表情遮擋的嚴嚴實實,誰也不知道他此刻在看誰。

直到他停下來,摘了墨鏡,喬聿北才皺起眉。

是曹旭。

他之前出場的時候,眼妝總是特別濃,今天倒是跟以往不太一樣,妝也沒怎麼化,一張臉還是聽嫩的,畢竟只比喬聿北大兩歲,之前也是風頭正盛,如果不是那件事,他應該是現在圈內最有前途的年輕男藝人。

不過半年,已經今時不同往日,「性侵門」之後,曹旭的名氣一落千丈,加上他依靠顏值出道,沒有特別能拿得出手的作品,很快就從雲端跌落。

「性侵門」的事情,雖然又警方介入,最後卻因為證據不足,不了了之,但是曹旭卻已然被掛為污點藝人。

將近半年時間,各大當紅綜藝,熱門影視劇,沒有他半點蹤跡,哪怕是之前已經拍好的東西,也被剪得一點不剩,流量藝人沒有曝光度,無異於封殺。

曹旭的微博已經半年未更,甚至圈內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動向,誰會想到,他居然會來參加《軍師聯盟》的集訓?

在這之前,沒有任何消息說他要加入《軍師聯盟》。

場上氣氛有些微妙,有些心思玲瓏的,上前客套的跟曹旭打招呼,嘴上還喊著「師哥」「前輩」,另一些就是點點頭,既不疏遠,也不親近。

曹旭身上雖然熱度未消,但是只要被拍到,絕對會被媒體添油加醋一番,風口浪尖上,誰也不願意惹一身騷。

「這不是喬二少嗎?」

曹旭咧著嘴,笑容有幾分陰沉,「巧啊,你這是打算進軍娛樂圈啦?」

喬聿北沒看他,手指飛快的在手機上給沈月歌回復,【已經到了。】

被赤裸裸的無視,讓曹旭臉色瞬間難看了幾分,但是瞬間不知道又想到什麼,露出一個詭異至極的笑,拎著行李,找位子坐了。

旁邊小姑娘好奇的不行,曹旭一走,就低聲問,「你跟曹旭認識啊。」

另一個小姑娘拍了她一巴掌,「你傻不傻,之前曹旭就是因為《桃花仙》劇組的事……他當然敵視這個劇組的演員啦。」

「這樣嗎,我就覺得曹旭看他的眼神怪嚇人的,殺父仇人一樣。」

「小說看多了把你?」

旁邊聲音弱了下來,陳靚左右看了看,才壓低聲音,「小北哥,曹旭在,這事兒要不要跟沈經理說?」

「不用,」看到沈月歌回復的笑臉之後,喬聿北才收起手機,「他不敢怎麼樣。」

曹旭也確實如喬聿北說得,安分的令人意外。

喬聿北的宿舍跟曹旭挨得很近,從喬聿北房間出來,走兩三米,對面就是曹旭住的地方。

劇組的集訓課程安排的特別滿,幾乎每天都是晚上十點后才結束,課程結束,喬聿北就在房間里做俯卧撐,攝影基地提供的住宿條件還是挺好的,但是飲食就一言難盡了。

這時候陳靚才發覺為什麼劇組只讓演員們帶一個生活助理了,完全就是怕他們吃不慣這邊的盒飯,跑腿兒給演員們送吃的的。

每次助理們成群結隊出去採購的時候,陳靚就孤零零的站在一邊閑著,因為喬聿北對吃的是一點都不挑。

哪怕師傅把盒飯里所有的菜做成一個味,他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不是吃兩三口,是吃到飽,她自己都吃不下去,也不知道喬聿北這種養尊處優的少爺,是怎麼吃下去的。

就兩天時間,已經把陳靚折磨壞了,第三天,大中午,陳靚忍不住跟其他小助理出來,打算一塊兒買點吃的,零食都行,那飯菜她真是咽不下去了。

剛從攝影基地出來,就看到一輛白色的奧迪停在路邊,她正覺得車子眼熟,就見車窗降了下來。

她一愣,驚訝道,「沈經理。」 月歌朝她笑了笑,問,「大中午,你們不吃飯出來幹嘛?」

陳靚跟其他小助理道了別,走過來道,「劇組的盒飯不太好吃,我想給小北哥買點吃的。」

月歌笑,「我記得他不挑食啊。」

陳靚不自在道,「……每天都是一個味,不挑食也吃夠了,我就想跟他換換口味。」

「那我今天可是趕巧了。」

月歌拎著食盒從車上下來,「他們平常在哪兒用餐?」

陳靚一愣,「您是……來給小北哥送飯?」

「不是,啊,算是,我今天去了老宅,家裡帶的,往哪邊走?」

陳靚慢了半拍,才追上去,「沈經理,這便是不許外人進來的,我幫你拿給小北哥吧。」

沈月歌腳步一頓,「不讓進?」

「是的,說是怕演員們分心,不讓跟外界接觸,講課的時候,手機都讓關機了。」

「這樣啊,」月歌蹙著眉,她來之前沒跟喬聿北說,想著到了給這傢伙一個驚喜,沒想到居然不能進,沉默片刻,沈月歌將保溫盒遞給她,「那你幫忙拿進去吧,張嬸盛得不少,夠你們倆吃了。」

陳靚抱緊保溫盒,「您有什麼話要我轉告小北哥嗎?」

「讓他趁熱吃。」月歌看了眼時間,「那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打我電話。」

「好。」

直到沈月歌的車子消失,陳靚才鬆了口氣,她剛剛也不知道怎麼樣,腦子一抽,跟沈月歌撒了謊。

其實根本沒有要求說不讓外人進,只是要求藝人盡量不要外出,可能是沈月歌那句「她好像不挑食」讓她有種被戳穿的窘迫,怕被喬聿北知道吧。

總之,很懊惱。

她在外面呆了一會兒,才抱著保溫盒回了喬聿北的宿舍。

盒飯剛送進來,喬聿北正在洗手間洗臉,陳靚將快餐推到一邊,把保溫盒拆開,一道一道將飯菜擺出來,香味很快在空氣中蔓延開。

喬聿北聞到味道愣了一下,出來瞧見桌上的飯菜蹙起眉,「哪兒弄的?」

「我……沈經理送的。」

喬聿北眼神一下子灼熱起來,「是張嬸的手藝,她去老宅了?她現在人呢?」

「沈經理把這個給我就走了,說是還有事。」

陳靚被喬聿北的表情嚇了一跳,心裡有點后怕,剛剛她差點脫口而出是她買的,這會兒想起,喬家保姆做的飯菜,喬聿北怎麼可能嘗不出來!

喬聿北表情頓時失落起來,那一桌子美味佳肴,這會兒也看著索然無味起來。

「小北哥,吃飯吧,沈經理說讓您趁熱吃。」

「知道了,你出去吧。」

陳靚一走,喬聿北就立馬給沈月歌打了電話,沈月歌正在開車,這會兒自然是沒人接聽。

他又發了條簡訊,「你怎麼來了。」

等了一會兒,沒人回,就把手機丟一邊了。

張嬸做的,都是他喜歡吃的菜,這會兒還熱乎著,他把湯碗拿出來,打開就看見一盒藍紫色的小果子,一個個洗的水靈靈的,沈月歌最愛的水果——藍莓。

「都說了我又不喜歡!」

他嘴上嘟噥著,身體卻誠實的拿了一顆放在嘴裡,笑得像個傻子。

陳靚出來后,左思右想,擔心著萬一喬聿北跟沈月歌問起來,她的謊言被戳破怎麼辦?

腦子裡想著這件事,出來沒走多遠,就被人撞了一下,杯子掉在了地上,她還沒來得及發火,對方就把杯子撿起來,一個勁兒給她道歉。

「你是曹先生的助理?」

陳靚很快就認出了對方,然後也看到了對方臉上的傷,「你臉怎麼了?」

對方捂著臉,小聲道,「沒事。」

陳靚朝曹旭房間看了一眼,頓時就明白過來,低聲罵道,「不就是個過氣明星,太不把人當人看了,你幹嘛還跟著他干啊。」

那人左右看了看,見沒人,才道,「公司安排的,旭哥以前的經紀人去帶張瑩瑩去了,一時還沒分配經紀人,就讓我先跟著他。」

「就他現在名聲臭成這樣,還好意思跟助理髮火,還當自己是當紅的時候呢?」

喬聿北雖然不是什麼當紅明星,但是他脾氣大,發火是常事,得罪完人,他拍拍屁股走了,她在現場給人裝孫子,這段時間早就憋了不少氣,這會兒見這人,就有點同病相憐之感,義憤填膺。

「助理本來就是受氣的活,不過撈錢也快,不然我早就辭職了。」

陳靚好奇道,「他一個月工資給你開很高嗎?」

她是半道出家,對這個行業目前也是一知半解,她男朋友小志說沈月歌給她開的工資不低,有些藝人對助理工資壓制的特別厲害,所以她一直以為自己待遇,算是這個行業里比較好了。

「工資不高,一個月才大幾千,不過,你想,我們成天跟在這些藝人身後,對他們的行蹤了如指掌,你隨便拍點他的什麼照片,只要是一手消息,在媒體那邊都能賣個好價錢。」

陳靚心頭一動,低聲問,「還有人收那種照片?」

「那當然,粉絲好奇明星的私生活,而媒體靠這個吃飯,這是一個產業鏈,不然光靠著那點死工資,我們這幫人,在雲城早餓死了。」

「那……不會被發現嗎?」

「小心點就是,」對方壓低聲音,「我跟你說,曹旭他之前的一些**,就是他前任助理爆的,我聽說就那個料,他賣了上百萬,拿著錢就跟了下個東家,現在在圈裡混得風生水起。」

陳靚被說得蠢蠢欲動,半天才問道,「那你們都是怎麼把照片賣出去的?」

「這可不能說,我也是朋友引薦的,怎麼你想做嗎?」

「沒,沒有,」陳靚慌張道,「我就是問問。」

「這樣,我加你微信,你要是想做,到時候可以聯繫我,我幫你找買家,要是不做,我們交個朋友,以後有資源也可以分享。」

「好。」

加完微信,陳靚說,「我去外面拿點東西,你要去嗎?你的傷口得處理一下。」

「不用,他看見我的傷,才解氣,不掛點彩,他生氣了又要拿我出氣,我去洗手間洗把臉就行,待會兒還要去給他買咖啡。」

「好吧,那我先走了。」

眼看著陳靚進了電梯,剛剛還一臉微笑的助理,收起表情,就回了曹旭的寢室,「旭哥,辦好了。」 月歌回到公司后,就開會去了,開完會給喬聿北打電話,那邊沒人接,大概是還在上課,月歌就沒再打。

新仙出爐 等到了晚上,把帶回家的資料處理完,洗了個澡,在床上敷面膜的時候,喬聿北的電話才打過來。

都市牛郎 他開的視頻通話,剛接通,沈月歌的臉譜面膜就冒了出來,差點嚇到喬聿北。

「你幹嘛呢?」

「敷面膜,」月歌將手機放在床頭,將手洗的乳液揉搓開,塗抹到小腿上,一邊按捏,一邊問,「才結束啊。」

「嗯。」

「看著情緒不高啊,怎麼,課程很枯燥?」

「沒,」喬聿北像一條病狗,蔫不拉幾道,「就是想你了。」

月歌笑起來,小聲道,「粘人。」

「你今天去老宅了?」

「沒有,張嬸不是擔心你嘛,以為你在傅景安那兒,就來問我,我說你挺好,張嬸放心不下,就做了好多菜,特意來找我,讓我給你送去。」

「那你都來送飯了,怎麼不進來?」

「不是說不讓外人進嗎?」

「什麼不讓外人進?」喬聿北蹙眉,「誰不讓你進?」

月歌擰起眉,過了半天才道,「沒事,是我以為你們是封閉式集訓,不讓進,早知道我就進去了,聽說你們那兒飯菜不好吃?」

「還行吧,就是不頂餓,中午吃完,下午課沒結束就餓了。」

素食多,喬聿北這種消耗量大的,當然餓的快。

「那你讓陳靚去外面給你買點肉類什麼的。」

「麻煩,」喬聿北將放藍莓的盒子拿過來放在鏡頭前,「這個不是張嬸送的吧?」

「這個是快遞員的愛心,」月歌笑著問,「喜歡嗎?」

「我比較喜歡快遞員,」喬聿北伸出食指,摸著屏幕,就像是在摸她的臉,低沉的嗓音透過無線電,傳入沈月歌耳中,「下次把自己打包送過來吧。」

「想得美!」月歌拿起手機,仰面躺在床上,突然來了句,「你開瘦臉功能了嗎?」

「什麼?」

喬聿北從來不玩那些軟體,月歌抿起唇,她覺得喬聿北看上去瘦了。

屏幕里的他看上去五官更加的深刻,褪了些少年感,有點成熟。

「怎麼不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