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她要知道!

她一定要知道!

車禍現場那麼狼狽,他的情況說不定很糟糕……不不不,他會吉人天相的!

但是,這些都只是猜測,她要知道確切的!一定要知道!

目光忽然變得堅定起來,慢慢地,鬆開了小小的胳膊。

雲小小預感到不妙,“海芋……你想做什麼……”

“我要回國!”擲地有聲的四個字。

雲小小倒抽一口氣,“你瘋啦?!你剛剛生完孩子!”

“對!已經生完了!”夏海芋執着得可怕。

雲小小有點被她嚇到,顫着聲音拉她坐下,“海芋……我去問問醫生再說……”

夏海芋點了點頭,但是她已經決定了,她又不是剖腹產,要等刀口癒合,她是正常生的,雖然一般情況下,也要好幾天纔可以自由行動,但是她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

只要一想到唐旭堯生死未卜,她就覺得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迅速地整理好了隨身物品,雲小小也正好回來。

“海芋……醫生說6小時後你可以少量的走動,但是你要回國簡直太沖動了! 魅寵妖孽特工 海芋,再等等,再有幾個小時以後,邵衡就肯定會知道情況了,到時候問他不就行了嗎?!”

“不,我一分鐘都等不了了!”

夏海芋咬了下脣,“小小,你幫我去訂機票,越快越好!求你了!”

“哎呀,我怎麼可能放心讓你一個人回去!”

“小小……”

雲小小苦惱着,一跺腳,狠了心點頭,“好!我跟你一起回國!”

夏海芋連忙搖頭,“不!小小,你要留下來幫我照顧寶寶!”

“……”對哦,還有寶寶!

雲小小一下子傻眼了,可是讓海芋一個人回國?!開什麼玩笑?!

“海芋,不行!”

“行的!!!”爲了愛,她一定行! 如此煎熬

如此煎熬(2021字)

夏海芋用力地點頭,一方面安慰着雲小小,一方面更是給自己堅定信念,她可以的!

又重複了一遍,“我要回國!”

她要確定他好不好,她要親眼去看他,她要親口告訴他,她給他生了個女兒!

雲小小被打動了,眼睛裏閃爍着淚花,“海芋,你去吧,我幫你照顧寶寶,雖然我什麼也不懂,自己還跟個孩子似的,但是我會努力的,我會像你一樣勇敢的!”

“小小,謝謝你!”夏海芋伸手抱了抱她,感恩地說着。

雲小小強忍着眼淚,仔細叮嚀,“海芋,你先休息,我幫你去訂機票,還有你的護照和身份證都在家裏,我幫你回去拿!”

“嗯!謝謝!”再一次道謝,夏海芋的心裏一片潮溼。

雲小小轉身出了病房,夏海芋則如釋重負一般地跌靠在牀頭,都準備好了,剩下的路,就要由她自己去走!艱辛而又漫長的一條路!任憑走過千山萬水、走過白天黑夜,依然是永遠走不出心中的那片原野。

腦海裏不停地閃過電視新聞裏的畫面,他的車子被狠狠地夾在幾輛車子之間,心,又開始焦躁起來,恨不得自己可以插上一雙翅膀,那樣就可以馬上啓程,快點到達他身邊了!

扭頭望了望遠處的天空,目光如炬,低聲呢喃:唐旭堯,求求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去找你了!

她躺回牀上,閉上眼,爲自己儲存所剩無幾的體力,雖然感到自己身體很虛弱,可是她的內心卻充滿了力量,前所未有的力量!

一個半小時後,雲小小返了回來,“海芋,機票已經訂好了,飛機四個小時後起飛,這是今天最後一班飛中國的班次了!”

夏海芋吶吶地點了點頭,這一次,沒有再說謝謝了,因爲這已經不是一句謝謝可以表達的了。

雲小小也只是笑了下,“對了,你的護照、身份證、還有錢、還有一些隨身的物品,都拿來了!”

說着,她將一個小揹包交給夏海芋,“海芋,你堅持一下,看看還缺什麼東西,我馬上去買!”

夏海芋低頭檢查了一番,搖頭,“不缺什麼了……就是……”

“什麼?!”雲小小很着急地問着。

夏海芋微微有些臉紅,“那個……我還有一點點流血……你幫我去藥局再買一些醫用的衛生棉吧……”

雲小小恍然大悟,對哦,她差點忘記這個!那麼長途的飛機上,估計要用很多呢!

“海芋,放心吧,我去買一大包來!”說完,雲小小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病房裏的時鐘滴滴答答地走着,每一分每一秒都伴着她呼吸的韻律,那樣急促!

還有四個小時飛機起飛,四個小時,兩百四十分鐘,一萬四千四百秒!

等待,如此煎熬!

醫生辦公室。

“這個藥方你拿去,按照上面的去開,都是一些營養類的沖劑,不會對身體產生副作用的,放心服用!”

“謝謝醫生。”白浩然接過單子,很感激地說着。

醫生笑而不語,眼睛裏卻充滿了好奇,他是小寶寶的爸爸嗎?!

白浩然怔了怔,面色上露出一抹尷尬,卻什麼也沒說,道謝後就離開了。

海芋要回國,路上要飛很久,他怕她體力不支,所以要醫生開些營養補藥給她,以備不時只需。

雖然他很想陪她一起去,但是她肯定不會同意,他也就只能默默做這些事了。

出了醫生辦公室,轉身走向藥局的方向,跟雲小小碰個正着。

“咦,白浩然,你不是在育嬰室外面看小寶寶嗎,怎麼來這兒了?!”

“幫海芋拿點藥。”他將方子遞給她看,然後自己站在窗口前排隊。

雲小小笑得有些僵硬,不得不承認,白浩然對海芋真是太好了,這種感情深得難以用言語形容了!

試問,這個世界上有幾個男人能容忍自己喜歡的女人爲別人生孩子,而且他還身前腳後地照顧着,更重要的是,他無怨無悔!

咬了咬脣瓣,雲小小很有感慨似的,輕道,“白浩然,你真是個好人!如果我不是已經有了邵衡,我肯定倒追你!”

他忍俊不禁,“謝謝你的厚愛!不過……感情不能勉強的,不是嗎?!”

雲小小緩緩笑開,也是啊!這個世界上,感情是最難以捉摸也最難以控制的事情了,一切,只因爲四個字:情不自禁!

就像是亦舒說的那樣,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愛。只求在最美的年華里,遇到你。

這樣,就足夠了!

隊伍前面的人都取完藥了,輪到了白浩然,他將單子遞進去,然後扭頭看向雲小小,“一會兒你幫我把藥拿進病房吧,我不進去了。”

“也好。”

“對了,我打電話問了國內的朋友了,各大醫院都查不到唐旭堯入住的記錄,但是他們說唐家也沒有什麼大的反應,所以我想唐旭堯應該沒事,也許只是怕走漏消息影響唐盛的股價吧!”

“嗯,我會把消息轉達給海芋的。”

取完藥,白浩然將東西交給雲小小,轉身又走向了育嬰室的方向。

“再見。”

“再見。”

雲小小雙手捧着東西,目光白浩然離開,眼睛裏流露出了敬佩之色,雖然他還如此年輕,但是他的胸襟真的可以稱得上海納百川,這樣一個出色的男人,上天應該厚愛他的,早晚會賜予他一段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吧! 豪門甜心:總裁,手放開 總裁上司強制愛失之交臂

出發去機場之前,夏海芋到了育嬰室門外,隔着玻璃窗,看着12號牀位上的小寶寶。

小傢伙正睡得很熟,小臉比剛剛出生的時候舒展了一些,沒有那麼皺了,還泛着淺淺的粉紅,肉肉的,像個可愛的蘋果。

好想抱抱她啊!

可是……時間快到了……

寶寶,媽媽要走了哦,要去找爸爸!

你要乖乖的,不要想媽媽,媽媽很快就回來,帶爸爸一起回來!

寶寶……你還沒有取名字呢……等爸爸回來給你取……

夏海芋的手觸摸上玻璃,雖然隔着障礙,但她似乎還是可以感覺到她的寶寶身上那暖暖的溫度,母女連心,好像連呼吸也都可以感覺得到!

寶寶……再見……媽媽愛你……

身旁,雲小小拉了拉她的衣袖,“海芋,時間差不多了,你該去機場了。”

“好。”夏海芋戀戀不捨地又看了一眼小寶寶。

轉身,從雲小小手裏接過揹包,微笑,“小小,我走了,寶寶就暫時拜託你了!”

“嗯!一路順風!”

夏海芋抱了抱雲小小的肩膀,然後咬牙走向了電梯,帶着留戀,帶着不捨,更帶着期待!

“叮”的一聲,電梯門向兩側劃開,她毅然決然地邁步走進去,按下一樓的數字鍵,門合上後,電梯一路向下,而她的心,則正好相反,好像快要提到了嗓子眼兒,緊張,真的很緊張!

出發了……終於出發了……

每走一步,她的心跳就更快一拍,她很快就可以踏上那片有他的土地了!

唐旭堯……等我……

出了醫院,她坐上計程車,順利抵達機場,然後兌換登機牌。全本書庫

“各位旅客,飛往中國t市的ca70次班機現在開始檢票,請搭乘本次航班的旅客們做好登機準備……”機場的廣播裏響起播音員溫柔又甜美的聲音。

夏海芋握了握手心裏的登機牌,將口袋裏的手機掏了出來,最後一次試着撥唐旭堯的電話,可是依然是關機的狀態。

深呼吸了口氣,她知道,再也沒有別的出路了,唯一的路,在前方!

看了看手機的壁紙,是小寶寶睡着的樣子,她閉上眼睛,輕輕地吻了一下,然後咬着牙將手機關掉,重新放回口袋。全本書庫

挺直背脊,堅定地朝着檢票口走去!

很快,飛機準點起飛,機身滑向過後騰空而起的一剎那,很多人都覺得心跳加速,而夏海芋卻忽然覺得內心一片平靜了。

唐旭堯……我來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

t市某醫院。

一樓的大廳裏聚集了衆多媒體記者,熙熙攘攘成一片。

而頂樓的vip病房裏,男人正暴躁地咆哮。

“醫生,我要出院!我已經醒了好幾個小時了,沒什麼嚴重的傷,不就是肋骨骨折了嗎,我的手和腳都能行動自如,腦袋也沒受傷,我要出院!立刻、馬上、現在!”

“呃……肋骨骨折是很危險的,如果又動來動去,骨頭很容易斷裂,嚴重的話會刺入內臟,很有可能會引起可怕的內出血,所以要很小心……而且,你有腦震盪的現象,不宜這樣大喊大叫,不然會引起頭暈,要小心啊!”

“少廢話!我要出院!我要馬上去機場!”

“坐飛機?!更不可以!”醫生幾乎怪叫起來。

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了,邵衡的出現,讓唐旭堯面露驚喜,也讓醫生鬆了一口氣。

“邵先生,你快勸勸唐總裁吧,他完全不配合我的工作!”

邵衡擺了擺手,“你先出去吧,這裏交給我!”

“好好好,我二十分鐘後再過來做檢查!”

醫生離開後,邵衡從口袋裏掏出了機票和護照等證件,遞過去,“全都辦好了,樓下的接應也全都搞定了,我安排了人帶你避開記者,從後門走,車子已經準備好了,直接去機場!”

“好!那這裏全都交給你了!”唐旭堯幾乎是用搶的,奪過證件後連病服都來不及換,直接套了褲子和外套就衝了出去。

“一路平安……”話未說完,唐旭堯已經沒了蹤影。

豪門壞老公:貪玩小妻送上門 邵衡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跑得還挺快,這說明他真的沒什麼問題吧!

兩個小時前,他走進病房的時候,預想了很多種情況,他覺得他可能昏迷不醒,可能全身包得像是木乃伊,可能傷到脊椎神經,可能會變成植物人……太多太多可能……可是,居然沒有,居然什麼都沒有!

他進門的時候,唐旭堯正在像是剛剛那樣大吼大叫,雖然底氣還沒這麼足,可那一瞬,他就放心了。

做兄弟做了這麼多年,他知道他最需要什麼,所以他沒問病情,沒問公司,沒問一切不相關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他只問了他可以爲他做什麼,然後他就開始跟跑業務一樣爲他籌備出國的一切。

唐旭堯捂着肋骨骨折的地方,一路奔了出去,坐上提前準備好的車子,迫不及待地吩咐着司機,“快點去機場!”

舊金山。

雲小小正守在醫院,忽然口袋裏的手機振動響起。

邵衡!

天啊,他終於來電話了!

“喂……”

“小小,唐旭堯沒事兒,你告訴海芋放心吧,他去舊金山了!”

“你說什麼?!”雲小小音調拔高,若不是顧及着場合,她也想尖叫了。

“我說唐旭堯沒事兒!”邵衡還以爲她是問這個。

雲小小苦苦搖頭,“你說唐旭堯來舊金山了是嗎……可是海芋回國了……”

看完記得: 總裁上司強制愛有緣無分

有緣無分(2032字)?

“你說什麼?!”邵衡也忍不住怪叫起來,“海芋回國了?!她現在怎麼可能回國?!”?

“是真的!她聽說唐旭堯出車禍了,就立即飛過去了!”雲小小的心揪成一團,把前因後果交代了一遍,聽得邵衡幾近崩潰。?

“邵衡,你還能聯繫上唐旭堯嗎?!他真的已經上飛機了?!”?

邵衡看了看手錶,無奈地嘆息,“飛機已經起飛二十分鐘了!”?

從T市飛往舊金山的飛機上。?

唐旭堯坐在頭等艙裏,考慮到他的身體關係,邵衡特意包下了一塊獨立的區域,周圍很安靜,很容易激發起睡眠的慾望,可是他卻睡意全無。?

不可否認,肋骨骨折的地方真的很疼,他明明已經吃過止疼藥了,可還是覺得很疼。?

但這種疼跟海芋的疼比較起來,是微不足道!?

他問過的,女人生孩子的時候,所承受的疼痛相當於身體上的16根骨頭一起斷裂,那是男人永遠也不可能體會到的痛點!?

海芋爲了等他,寧願去承受那種痛,他這一點點傷又算得了什麼呢?!?

心裏,最柔軟的那個角落,開始泛起潮溼。?

望着窗戶外,雲層厚厚的,白茫茫一片。?

他的心情是急切的,恨不得可以一下子飛到目的地,經歷了一場車禍,他在那短短的一秒間,腦子裏一片空白,失去意識的剎那,眼前只閃過一張笑臉。?

海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