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之妹!”

“尚香?”孫策驚訝了一番,頓時問道:“公瑾。你想幹什麼?”

“我早讓人打聽過了,劉備有一正妻甘氏,但卻一直沒有產下子嗣,也就是說,目前劉備膝下沒有子女。主公之妹正是二八佳人,不若將她嫁給劉備,如此一來。劉備就成了主公的妹夫,自然而然的就應該聽從主公的調遣了。”周瑜道。

孫策聽後,眉頭皺了起來,雙眸閃爍着異樣的光芒,問道:“公瑾,劉備今年多大了?”

周瑜答道:“今年剛好年滿四十歲!”

“四十歲?”孫策聽後。頓時驚訝不已,立刻叫囂道,“劉備比我還大,都已經是一個糟老頭子了,尚香才十六歲。正值青春年華之際,你讓我把尚香嫁給劉備這個糟老頭子?這種計策你也想的出來?”

周瑜被孫策劈頭蓋天的訓斥了一頓。張嘴解釋道:“主公,你聽我說……”

“你什麼都不要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和劉備結盟可以,但是要將尚香嫁給劉備這個糟老頭子,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孫策斬釘截鐵的說道。

周瑜見狀,知道和孫策是怎麼也說不通了,當即不再說話了,就此作罷,然後對孫策道:“既然主公同意和劉備結盟,那麼我就去着手處理和劉備結盟的事情去了。”

孫策擺擺手,示意周瑜離開,同時也同意了和劉備結盟,但是卻對周瑜想出來的這個餿主意很是不滿,雖然內心充滿了憤怒,卻不能對周瑜發出來。

等到周瑜離開之後,孫策這才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吶喊,把心中的怒氣全部發泄了出來。

時值正午,孫策讓士兵全部解散,下午再進行訓練,自己則騎着馬漫無目的,走在城裏。他心煩意亂,沒有讓人跟隨,獨自一人,單人單騎,很快便騎出了南昌城。

孫策向前騎行了四五里路,這才意識到自己距離南昌城有些距離了,於是調轉馬頭往回走。

突然,四五支凌厲的箭矢從四面八方同時射了出來,朝着馬背上的孫策迅疾的飛了過去。

孫策意識到危險,立刻來了一個鐙裏藏身,幾支箭矢從頭頂上“嗖嗖”的快速飛過。

就在此時,道路邊上的草叢裏,再次射出了一支箭矢,不偏不倚的朝孫策飛了過去,等到孫策想要躲避時,已經爲時已晚,他只覺得大腿上一陣涼意傳來,鋒利的箭矢直接射入了肉裏,大腿上登時鮮血直流。

孫策雖然中箭,但卻沒有喊出一聲,他強忍着腿上的疼痛,重新翻身騎在馬背上,同時注意到,二三十個黑衣蒙面的殺手,從四面八方衝了出來,紛紛持着弓箭,朝着他便是一陣亂射。

孫策見勢不妙,而且也沒有隨身攜帶兵器,只能將身體緊緊的貼在馬背上,大喝一聲,便催促着座下戰馬向前一陣狂奔,一溜煙的功夫,便將這二三十名黑衣蒙面的殺手給甩的遠遠的。

孫策絕塵而去,那些黑衣人都是徒步前行,想要去追逐,卻聽一個人喝道:“不必追了!”

衆人止住腳步,全部聚集在一個身材魁梧健碩的黑衣人身邊,紛紛解開蒙在臉上的面紗,這才露出了真實的面目。

爲首那人,一臉的剛毅,目光兇厲,不是別人,正是大漢橫江將軍周泰。

周泰看了一眼絕塵而去的孫策,嘴角上便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滿足的對部下下令道:“撤退!”

周泰是受了陳登的派遣,帶着幾十個善於射箭的人來暗殺孫策的,他們潛伏在這一帶已經許久了,也摸清了孫策的行動軌跡,以往的時候,孫策都會來這裏遛馬,但是每次都帶着一批隨行人員,讓周泰等人無法下手,害怕自己還沒有殺死孫策,就被孫策給殺死了。

可是今天也許是上天在暗中幫助他似得,孫策來了,而且還是單人單騎,沒有帶一個隨從。

周泰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興奮,直接下令射殺孫策。

不過,孫策也很厲害,面對突如其來的刺殺,竟然只是中了一箭,確實了不得。

但是,孫策卻不知道,周泰爲了能夠做到一擊必殺,特意在箭矢上淬了劇毒,只要沾染上一丁點,就會很快中毒而死。

所以,周泰根本不擔心孫策跑了,因爲他親眼看到孫策中了一箭,這一箭足以要了孫策的性命。

周泰等人盡數撤離此地,以最快的速度撤退,而此時此刻,騎在馬背上的孫策已經漸漸的感覺到有些不適應了,他的眼睛有些花了,看不清楚東西,四肢更是沒有一點力氣,他強打着精神,一路騎到了南昌城的城門口,再也堅持不住了,只感覺身子輕飄飄的,直接從馬背上摔了下來。

“主公!”

守衛在城門口的士兵見了,紛紛一擁而上,將孫策給擡了起來,然後急忙送往府衙。

周瑜正在府衙裏埋頭寫信給劉備,忽然聽到外面一陣嘈雜,便急忙出來看個究竟,誰知道剛好遇到衆人將孫策給擡了回來,他注意到,孫策的大腿外側中了一箭,腿部那裏已經被鮮血染紅,傷口處還在汩汩的向外冒着血。

周瑜心中一怔,見孫策昏迷不醒,急忙開始着手安排,讓人將孫策擡入了房間,然後吩咐道:“快去找醫生!”

片刻之後,醫生慌里慌張的過來了,看到孫策的受傷不醒,再仔細一看孫策大腿外側的傷口處,這才發現,傷口那裏流出來的血液竟然是黑色的。

“有毒!”醫生當機立斷,立刻展開施救,命人先剪斷箭矢的一部分,只留着一個箭頭,醫生讓人用布包着,將箭頭給拔下來後,便灑上了金創藥,暫時止住了傷口上流出的鮮血。

隨後,醫生爲孫策進行號脈,周瑜等人則焦急的等待在邊上。

“醫生,主公到底怎麼樣了?身上中的又是什麼毒?”周瑜焦急的問道。

醫生號完脈後,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又搖了搖頭,這才說道:“老夫行醫一輩子了,從來沒有預見到這樣的事情,箭上有毒,而且還是劇毒,主公中毒之後,又做了劇烈的運動,所以導致毒氣攻心,如今毒素已經蔓延到主公全身,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未必能夠救得了他!你們還是提前準備後事吧!”

周瑜等人聽完醫生的這番話,急忙問道:“醫生,主公真的沒有救了?”

“反正我是沒有辦法救他了,他所中的毒,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即便是要配置解藥,也需要十天半個月。可是,主公剩下的時間不多,大約只有兩天時間。”

周瑜神情失落,送走醫生後,便立刻吩咐將士們出城搜尋,勒令一定要抓到刺客。

之後,周瑜在孫策的房間裏踱着步子,始終注意着孫策的一舉一動。片刻之後,周瑜便命人去南城請孫策的胞弟孫權過來見孫策的最後一面。

這之後,周瑜一直守在孫策的房間裏,面對這突然發生的狀況,周瑜也是頭疼之極,如果他有一個環節沒有把事情處理好,整個江東都會陷入混亂之中。

所以,周瑜徹底封鎖了消息,只是說孫策並無大礙,只是受了點皮外傷而已。() 縱橫三國的鐵血騎兵 387 孫權歸來

南城縣,縣衙大廳裏,孫權穿着一身官袍,正靜靜的坐在那裏翻看着公文,時不時提起筆,在公文上圈圈點點。

孫權,字仲謀,孫堅的第二個兒子,孫策的二弟。

孫權生下來就是紫髯碧眼,目有精光,方頤大口,形貌奇偉異於常人。自幼文武雙全,早年隨父兄征戰天下,非常善於騎、射,常常乘馬狩獵射虎,膽略超羣。

孫堅死後,孫策身爲長兄,一直在竭盡全力的呵護全家老小,孫策一共有四個弟弟,一個妹妹,除了妹妹孫尚香和幼弟孫郎是姨母所生之外,二弟孫權、三弟孫翊、四弟孫匡都是他一奶同胞的兄弟。

但是,在諸多弟妹當中,孫策最器重的就是二弟孫權,和孫權的關係也最爲要好。

孫策平定江東之後,爲了歷練孫權,便早早的任命孫權當了南城縣的縣令。

當時,南城縣山賊縱橫,山越猖獗,孫權只帶了一百親隨前來上任。當時南城縣的山賊、山越都覺得孫權太過年輕,沒有什麼能耐,表現的十分活躍,藉此機會來恐嚇孫權。

孫權打破一貫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作風,三個月之內,沒有發出一項政令,南城縣的山賊們都認爲孫權是怕了他們,更加肆無忌憚的作案起來,更曾三次率軍抵達縣城城下,向孫權示威,想讓孫權感受到懼意,自己離開。

就在孫權到任一百天後,孫權突然披掛上馬,帶領着一批不知道哪裏來的軍隊,突然襲擊了山賊的腹地,山賊們疏於防範,被打的措手不及,大小頭目都在此戰中北孫權俘虜並且斬首示衆。

此種雷霆之擊的舉措。震懾到了南城縣大大小小的山賊,就連一貫民風彪悍的山越也對孫權有所忌憚。

原來,孫權到任之後。表面上看着是什麼也沒做,其實卻暗中招募了八百名勇士。祕密加以訓練,這纔有了能夠作戰的軍隊。

但是,孫權兵力較少,不能與山賊展開大規模的戰鬥,只能依靠突然襲擊。孫權派人混入山賊的隊伍當中,摸清了山賊首領的所在位置,於是裏應外合。一夜之間便將南城縣裏勢力最大的一股山賊給清掃完畢。

接着,孫權以同樣的手段,三日內殺賊五千人,威震南城。山賊都因爲畏懼孫權,而離開南城縣,其中部分山賊被孫權改編,整頓成軍隊,作爲保境安民的一股力量。

在對待山越的問題上。孫權的做法與其兄長孫策略有不同,他主張以撫爲主,反對征伐山越,建議徵募山越百姓入伍,成爲正式的軍人。爲孫氏而戰,漢民和山越要屏棄前嫌,保持友好關係,只有這樣,纔有利於地區的穩定。

這之後,孫策便接受了孫權的意見,正式與山越停戰,並約定互不侵犯,待遇平等。

正因爲如此,江東孫氏才能從跟山越作戰的泥潭當中走出來。

之後,張彥對江東實行了經濟制裁,一度給江東造成了極大的恐慌,孫權得知後,便上奏孫策,建議組成商隊,前往荊州、交州進行貿易,扭轉經濟制裁給江東造成的損失,並主張越海東渡到遼東,與公孫氏進行祕密貿易,從遼東購進馬匹。

孫策將孫權的建議轉交給周瑜,詢問周瑜的意見,周瑜覺得孫權的意見與他所想的一致,並大肆誇讚孫權的智謀,孫策這才下令組建商隊,對外進行貿易,漸漸扭轉了張彥實行經濟制裁給江東帶來的損失。

雖然孫權表現的極爲活躍,但是孫策卻從未嘉賞過孫權,也從未提拔過孫權,在南城縣令的位置上,一坐便是三年。

三年來,孫權也從一個懵懂、稚嫩的少年成長爲一個文韜武略的有爲青年,將南城縣治理的井井有條,百姓安居樂業。三年的時間裏,孫權在南城縣主持修建的水渠無數,縱橫在整個縣裏,灌溉了全縣的農田,使得縣裏的糧食產量節節高升。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如今才十九歲而已,坐在大廳裏認認真真的批覆着縣中的公文。

這時,一個身材魁梧,體格健壯的漢子從外面大踏步的走進了大廳裏,一進入大廳,便立刻抱拳獻上了一封書信,道:“大人,南昌急報!”

孫權聽後,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急忙對站在他面前的朱桓說道:“拿來我看!”

這人名叫朱桓,吳郡吳縣人,字休穆,現爲孫權身邊的縣尉,負責統領全縣兵馬,也是孫策安排給孫權保護他的一員能征慣戰的將才。

朱桓驍勇善戰,常常身先士卒,斬將殺敵,是孫權身邊的第一勇士,也是孫權的親信。

朱桓將書信遞到孫權的身邊,孫權接過書信,打開匆匆看了一番後,面無表情的臉上登時顯得極爲悲傷,雙手冷汗直冒。

“大人,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朱桓見狀,急忙問道。

孫權忙道:“快去備馬,我要去南昌!”

朱桓還是頭一次見孫權如此緊張,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喏”了一聲後,便立刻轉身而出。

孫權緊握着雙拳,將那封書信緊緊的拽在手裏,急匆匆的朝大廳外面走出,顯得尤爲慌張。

到了馬廄,朱桓已經將馬匹備好,孫權三步並作兩步走到馬匹邊上,縱身一跳,便躍上了馬背,什麼話也沒有說,“駕”的一聲大喝,便立刻策馬而出。

朱桓見孫權如此匆忙,以他對孫權的瞭解,知道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信是從南昌來的,而此時孫策正在南昌練兵,難不成是孫策出了什麼事情?

朱桓不敢再多想,呸呸呸的好幾下,並且甩手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子,暗罵自己這張臭嘴不該亂說。

朱桓放心不下孫權,也從馬廄裏牽來了一匹戰馬,躍上戰馬,便策馬而出,出了縣衙大門時,告知部下,讓縣吏朱然統管縣中諸事。

安排完畢,朱桓馬不停蹄的追逐孫權而去,連續趕了一個時辰,這才趕上孫權。

孫權見朱桓跟來,沒有說什麼,一腔悲憤的他,眼中早已經浸滿了淚水,與朱桓一前一後,不眠不休,快速前往南昌。

南城縣與南昌只隔着一個縣,相距差不多二百里路程,孫權滿心悲傷的與朱桓一起趕路,黃昏時分離開的南城縣,到了第二天辰時才趕到南昌城。

一到南昌城裏,孫權便迫不及待的去見孫策,到了府衙門口,卻被周瑜安排的人給攔了下來。孫權大打出手,打傷了幾個看門的人,叫囂着闖進了府衙。

周瑜在孫策的房中,聽到外面傳來一片嘈雜的聲音,便立刻出來看個究竟,見孫權到來,便屏退左右,讓孫權跟他一起進入房間裏,其餘人則都全部留守在別院外面,沒有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入。

孫權一進入孫策的房間,便聞到了一股子濃郁的草藥味,撲面而來,嗆的人難受至極。

他強忍住這種刺鼻的藥味,快步走到了牀邊,見孫策仍在昏迷不醒,滿臉呈現出青黑色,蓋在大腿上的被子也被鮮血染透,他掀開被子一角偷偷看去,但見孫策的大腿上的肉已經腐爛,並且散發着一種劇烈的惡臭氣。

看到這裏時,孫權再也忍俊不住了,滾燙的熱淚奪眶而出,順着臉頰不斷的流淌了下來,吧嗒吧嗒的滴到地上。

周瑜見孫權哭的泣不成聲,急忙走了過來,對孫權說道:“仲謀……”

“我兄長一直這樣昏迷着嗎?”孫權直接打斷了周瑜的話,問道。

周瑜點了點頭。

“刺客抓到了嗎?是誰派來的?”孫權又問道。

周瑜沉默不語,只是搖了搖頭。

孫權恨得咬牙切齒的說道:“讓我知道是誰這樣加害我大哥,我一定要讓他不得好死,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

周瑜見狀,也是一陣傷身。他與孫策自從相識之後,便一直情同手足,孫策受到行刺,中毒變成了這樣,他的心裏也不好受。而且,他還要在悲傷中來主持大局,封鎖消息,不能讓外人知道孫策的情況,否則的話,只怕江東會引起恐慌。

刺客沒有被抓到,周瑜也不知道是誰要如此加害孫策,畢竟孫策打下江東時,殺了不少人,其中有一部分是無辜而死,只因爲不肯聽從孫策的驅使……

孫策的手上沾滿了鮮血,在鐵腕治理的江東之下,隱藏着許許多多復仇的種子,這些不安的因素實在太多了。

當然,也有可能刺客是從外面來的,如果是外來的刺客,那麼一定跟張彥脫不了干係,孫策是張彥的眼中釘,肉中刺,既然無法正面除掉孫策,就派人來刺殺,這個手段實在太陰險了。

當此之時,周瑜已經沒有心情去想兇手是誰了,不管幕後的兇手是誰,孫策都將因此而喪命。可憐孫策正值英年,卻不想遭遇如此不測……

周瑜不再矯情了,開門見山的對孫權說道:“仲謀,主公已經剩下不了多少時間了,江東不可一日無主,你是主公的胞弟,也是主公生前最爲器重的一個,我希望你能夠化悲痛爲力量,接替主公,撐起江東的一片天空!”() 388接掌江東

“我兄長還沒有死,只是昏迷而已,你怎麼能夠說這種話?”孫權衝着周瑜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吼聲。

“仲謀!你清醒一點!主公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清醒過來,而且身中劇毒,活不過今晚!江東是主公一刀一槍打下來的基業,必須要有人來繼承!在主公的諸位弟弟當中,你是最合適的人選,你不來繼承你兄長未竟的大業,還讓誰來繼承?”周瑜一把抓住了孫權的衣襟,衝孫權大聲的吼道。

周瑜與孫策年紀一樣大,孫權是孫策的弟弟,他也就把孫權當成了弟弟,孫策要是死了,他比誰都傷心。可是現在這個時候,不是他流眼淚的時候,如果他走錯了一步,江東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到時候再想力挽狂瀾,簡直比登天還難。

“你們……不要吵了……”就在這時,躺在病榻上的孫策突然睜開了眼睛,用極爲虛弱的聲音蠕動了幾下嘴脣,有氣無力的說道。

周瑜、孫權聽到了孫策的聲音,同時向病榻上望了過去,他們一致看到孫策睜開了眼睛,但是雙眸卻是灰色的,一點精神都沒有。

兩人都欣喜若狂,一起跪在了病榻邊上,一起抓住了孫策的手,齊聲叫道:“主公(兄長)……”

“咳咳咳……”

孫策忽然咳嗽了幾聲,蠕動了一下胳膊,想要坐起來,可惜四肢麻痹,卻怎麼也動彈不得。

周瑜、孫權見狀,急忙攙扶着孫策。讓孫策坐了起來。

孫策忍着腿上傳來的巨痛。使出全身力氣。將左手伸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周瑜的手,有氣無力的說道:“公瑾……”

“主公,你身體虛弱,還是少說些話吧,快躺下休息吧!”周瑜道。

孫策搖了搖頭,說道:“我現在不說,只怕就沒有機會說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個清楚,我已經被毒素攻心,只怕活不了多久了。江東是你、我二人聯手打下來的,如果沒有你,我絕對不會這麼快就打下江東。佔據江東的這些時間裏,你我共同渡過了很多困難,眼看江東就要步入正軌,蒸蒸日上之時,不想我卻受人行刺……”

孫權抑制不住內心的悲傷。再次落淚,哭泣着說道:“兄長。你放心,仲謀這就去派人找天下最好的醫生,來醫治兄長,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仲謀也一定要將兄長治好……”

孫策微微一笑,道:“二弟,不必了,兄長的大限將至,況且中毒已深,即便是神仙下凡,也未必能夠救得了兄長。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態,兄長並不懼怕死亡,所以你也不要太過悲傷,只是,兄長死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江東。江東是兄長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兄長不願意看到江東就此覆滅。正如公瑾說的那樣,我死之後,由你來代替我執掌江東,替兄長撐起江東的這片天空……”

孫權道:“可是兄長,我什麼都不懂,而且沒有兄長的武勇,恐怕難以服衆……”

孫策道:“二弟,論武勇,你確實不如我,論帶兵打仗,上陣殺敵,你也不如我。但是,若論奇謀百出,智計過人,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且舉賢任能,使其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卻不如二弟。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公瑾會全權輔佐於你,我的舊部,都會聽從公瑾的調遣,只要公瑾一聲令下,那些將士無不願意爲你上陣殺敵,你只需坐鎮指揮即可。除此之外,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親和弟弟妹妹們,父親去世的較早,整個家一直由我來照顧,我去世之後,希望你能代我照顧家裏人,讓他們快快樂樂,安安穩穩的過完這一生!”

孫權聽到孫策如此誠懇的交待,哭的泣不成聲,緊緊抱着孫策,不願意鬆開。

周瑜見狀,也是撕心裂肺,自從孫策昏迷之後,他第一次流下了熱淚。

孫策見周瑜落淚,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對周瑜說道:“公瑾,你十分精通音律,我臨死前,很想再聽聽你彈一曲,不知道你可否……”

周瑜點了點頭,急忙說道:“主公稍等,我這就去取琴來!”

話音一落,周瑜轉身便出了房間,孫策見周瑜走了,便對孫權小聲說道:“仲謀,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有些不中聽的話想跟你說……”

“兄長你說,仲謀洗耳恭聽!”孫權急忙說道。

孫策道:“你出生時就異於常人,道士爲你看相,說你是大富大貴之命,此時看來,那道士所言不虛。你文韜武略,樣樣精通,雖然武略稍微不及爲兄,但總體能力卻強過爲兄,希望江東在你的手上能夠日益富強。”

“兄長,仲謀一定謹記兄長所說,一定要讓江東日益富強的!”孫權道。

孫策接着說道:“另外,爲兄有句話想囑咐你,希望一定要聽從。”

“兄長且說!”

孫策道:“我與公瑾,一見如故,並結爲異姓兄弟,情同手足,而且公瑾此人才華出衆,謀略高深,是能夠獨當一面的人。江東之所以能夠有今天,公瑾的功勞最大。我死之後,公瑾必定會全心全意的輔助於你,你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儘管找公瑾商議,他會給出你想要的答案。另外,公瑾在軍中威望極高,你接掌江東之後,將士們必然不會對你服氣,但請你放心,只要有公瑾在,那些將士都會聽從你的調遣的。即便是有朝一日,公瑾功高震主,他也會秉承爲兄的意志繼續輔佐你成就王霸之業,斷然不會做出悖逆的事情來。爲兄只希望你好好的善待公瑾,千萬不要聽信任何人的讒言,自斷你的一條臂膀。如果你以後羽翼已豐,不想用公瑾了,也千萬不要殺了他,請看在爲兄傳位給你的份上,放公瑾一條生路!”

孫權愣了一下,孫策好端端的怎麼會提及此事?難不成,兄長認爲自己以後會殺了公瑾?

“兄長,請你儘管放心,我斷然不會做出自斷臂膀的事情來!”孫權一本正經的道。

“你發誓!”孫策用凌厲的眼神望着孫權,突然伸出手緊緊的抓住了孫權的手腕,冷冰冰的說道。

孫權怔住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孫策用這種眼神望着自己,讓他內心裏不禁升起了一絲寒意。片刻之後,孫權舉起了手,開始對天盟誓。

誓言鑿鑿,孫策見孫權發完誓,這才安心,緩緩的鬆開了孫權的手腕,只是說了一聲“我累了”,便躺在了牀榻上,輕輕的閉上了雙眼,一言不發。

孫權以爲孫策真的是累了,便跪在牀榻邊上,緊皺着眉頭,一直在回味着孫策臨終前交待給自己的遺言。

可是,孫權卻怎麼也想不通,孫策爲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周瑜的才華,他是知道的,能夠得到周瑜的輔佐,他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想要殺了周瑜呢?

“主公,琴我拿來了,你想聽什麼曲子?”這時,周瑜從外面走了進來,徑直來到牀榻邊上,對孫策說道。

良久,孫策沒有回聲,周瑜見孫策雙眼緊閉,面容安詳,急忙伸手在孫策的鼻子下面探了一下。

這一探不要緊,竟然沒有探出孫策的呼吸,他心中一驚,急忙叫道:“主公!”

再一摸孫策的身體,身上的溫度已經漸漸散去了,略感冰涼。

“伯符兄!”周瑜這才意識到,沒了呼吸的孫策走了,就這樣安詳的走了。

孫權這才發現兄長孫策已經死去多時,疾呼道:“兄長——”

一代梟雄孫策,就此英年早逝,死於武德元年(公元201年),正月二十三……

孫策死了,但是周瑜、孫權沒有爲其發喪,而是立刻召集江東羣臣,齊聚南昌,在周瑜的擁護下,孫權繼任了孫策的位置,成爲了新的江東之主。

但是,在孫策舊部的眼中,孫權根本比不上孫策,他們嘴上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內心裏卻認爲江東之主的位置,應該是周瑜的,只有周瑜才能帶領他們走向輝煌。

可是,周瑜沒有選擇自己當江東之主,卻轉而去擁護孫策的弟弟孫權。

孫權?

這個名字真心沒有聽過,即便是有聽過的,也是因爲孫權是孫策的弟弟,江東的地面上,到處都流傳着孫策、周瑜的傳說,孫權確實沒有什麼名聲。

不過,周瑜既然擁護了孫權,那他們這些將士,也就沒什麼話說了,雖然內心不喜歡,但周瑜都擁護了,他們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