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

感應到刀芒的臨近,以柳宗神之能,此時都是全身汗毛矗立了起來,連調息的時間都沒有,體內那殘餘不多的能量,全部暴涌而出,在身子之後,化成一道堅不可摧的能量屏障。

“砰。”

刀芒之下,那方強悍的能量屏障,爲之重重的一顫,旋即,在狂風般的衝擊中,一道細微的裂縫,自屏障上快的蔓延了開來。

咔嚓。

輕微聲音響徹,那強大能量屏障,以肉眼可見的度,飛快的碎裂了開來,而那刀芒,也是隨即的消散不見。

不管柳宗神是如何的力竭,也不管辰夜現在修爲暴增了多少,這一刀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已是殊爲不易。

雖然僅僅是破開了屏障,可那股衝擊力量,柳宗神已經沒有辦法全數化解,當能量屏障碎裂開來之後,一大口的鮮血,也是隨即噴涌了出來。

那張臉龐,立即煞白了下來,柳宗神旋即也是非常清楚,自己俯在柳寒雙體內的力量,雖然還有,可剩下來的這一點力量,已不足以做他想做的事情了。

那天罰雷劫,籠罩着整方天地,悍然之勢,已是令的另外一處戰場,以及柳之一族的幾個皇玄高手,全都是壓制住了自身的氣息,生怕被那天罰雷劫感應到。

大佬穿成了小炮灰 而此刻,當他們瞧見,那在他們眼中,強大無比的身影,居然是如此的狼狽,固然,這是天罰雷劫之故,卻依然是叫衆réndà爲的震驚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儘管是藉助着天罰雷劫之威可在場的柳之一族衆高手包括那武無凌在內都自認若是換成了他們絕對無法算計的如此精準

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什麼人居然是可以將天罰雷劫用來作爲攻擊手段的

這個年輕人能夠做到這該是怎樣的可怕

一向謹慎的武無凌忍不住的心中涌現出害怕的情緒來這一次所招惹到的敵人或許在未來將成爲柳之一族的頭號大敵

因爲現在即便是柳宗神的力量俯身都已經無法將這個年輕人斬殺後者所展現出來的手段已經叫人無比膽寒在此之前誰會想到最終的結果會是這樣的

紫萱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旋即美眸中的目光變得無比森寒了下來殺柳寒雙恐怖是無法做到了可在場的其他人尤其易重老魔

感受到投射過來的目光易重老魔心中生寒忍不住的後退了幾步可旋即就看見那道俏麗的身影竟然如影隨形而至

“你想幹什麼”

到此時已容不得易重老魔不害怕一旦柳之一族的人退走那麼易重老魔可不會認爲在這種局面下柳寒雙的老爺子會想着帶他一起離開

天際上龐大的雲層之中黑色雷電還在繼續的匯聚着

“小子”

柳宗神強壓下即將噴出的鮮血凜然道:“老夫記住你了要不了多久老夫會親自來找你希望到時候你還會有今天的好運”

聞言辰夜笑道:“不愧是柳之一族的高手居然捨得丟下臉面灰溜溜的滾回去既然要走就別放這些狠話了本少爺可不是被嚇大的還有你要再不走的話柳寒雙或許就會把屍體留在這裏”

即使有天罰雷劫的幫忙辰夜心中明白如果柳宗神下定決心要走也留不下柳寒雙今天這樣已經足夠了

再次相見

辰夜凜然的一笑柳宗神儘管強大無比卻也並不是沒有辦法來應對的別說時間足夠只要今天本命魂魄成功的踏入登堂之境不但是本命魂魄就是他辰夜自身都會有着他人所無法預料的變化

這個變化足以讓辰夜很自傲

“好很好”

柳宗神怒極大笑:“老夫一定會讓你知道得罪了我柳之一族會有怎樣的後果走”

其身一動猶如閃電般掠上天際頓時天空被撕裂開來柳寒雙的身體沒入撕裂空間中轉瞬消失不見

見狀武無凌也沒有了再戰之心縱身一掠也是快的進入到了那道空間裂縫中至於其他的人

“柳大人武大人救我救我”

“護主不利死有餘辜”

一道冷漠聲音自那裂縫中清晰的傳了過來旋即聲音消失那裂縫也是一同的消失不見

冰冷的聲音讓得易重以及柳之一族的幾個皇玄高手無不是墮入了冰窖之中竟然就這樣的被拋棄了

“紫萱廢了易重老魔”

“不不要”

聽到這句話易重老魔連忙大叫:“公子姑娘不要殺我我是葬天谷谷主雖然這個身份不怎麼樣可葬天谷好歹也是一方不錯的勢力相信您二位以後一定有用得着的地方”

辰夜淡淡道:“做狗就得有做狗的覺悟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像狗一樣的活着究竟是怎樣一幅狀態”

“別殺我”易重老魔大叫:“公子您二位一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在下保證從此爲你們做牛做馬求你們別殺我”

“易重你認識瘋魔夫婦嗎”

“瘋魔”

易重老魔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了看向辰夜和紫萱那求饒的眼神不由得變成極度的猙獰他已然很清楚對方是不可能放過他的

“jiànrén即便死老夫都要拉着你一起下黃泉”

辰夜冷然笑了聲沒有了武無凌易重老魔在紫萱這裏將不在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旋即收回了目光轉而看向柳之一族的那幾位皇玄高手

還不待辰夜說什麼便是有其中一人怒聲喝道:“要殺就殺想要把我們像對待易重老魔一樣的對待休想”

辰夜眼中頓時有着一抹異樣目光閃掠出來倒是沒有想到這些人還有幾分骨氣看來正經的柳之一族下屬與半路投靠而來的始終是有一些區別的

“我要殺你們輕而易舉只是你們甘心就這樣死嗎”看着那幾人辰夜淡然問道

那幾人頓時沉默了下來

辰夜遙看了天際一眼隨即說道:“給你們時間好好的考慮一下等這裏平靜之後如果你們還沒想明白我也只能成全了你們”

幾個皇玄境界的高手對現在的辰夜來講已沒有太大的用處但他們的身份對辰夜卻有一定的用處

與柳之一族不說不死不休起碼也結下了一定的仇怨可對於這個勢力說實話知道的太少辰夜需要他們來告訴他柳之一族的所有

或許他們知道的也不會太多但一定可以讓辰夜對柳之一族有一個大概的瞭解

“轟轟”

龐大的黑色雷電一道接着一道猶若是雨點般鋪天蓋地的落下這方區域之中再無其他的氣息出現因此所有雷電力量全都是轟向了本命魂魄

有着雷丹襄助即便是沒有了柳宗神本命魂魄應付起來也不會太過的艱難

當然辰夜明白一味的靠雷丹來化解天罰雷劫是不可取的在這個時候辰夜只想要雷丹吸收到足夠的雷霆力量從而轉嫁給自身

辰夜要藉助着這些雷霆之力徹底讓他肉身與玉龍骨架融合

到那個時候他的百戰決纔算是真正的完美真龍化身所產生出來的威力也可以讓他嘯傲皇玄境界之中

最爲主要的是當百戰決完美之後他纔可以從瘋魔手中得到青帝所留的肉身xiūliàngōngfǎ三足火龍說過放眼天地之間唯有青帝的肉身xiūliàngōngfǎ纔是最爲頂尖的

這一點辰夜自聽說過後就一直很期待着

“砰砰砰”

一道道黑色雷電貫穿天地最後狠狠的轟擊在本命魂魄周身外那漆黑的光芒之上由於雷丹的存在每一道神雷的落下雖然將那黑色光芒擊潰卻是在雷丹面前強大的雷霆之力只是便似遭遇到強大的吸引力以極快的度被雷丹吸收而走只餘其中的很小一部分轟在了本命魂魄身上

而這一部分的攻擊絲毫損耗不掉本命魂魄的狀態

“本尊差不多了”

本命魂魄的聲音突然響在了辰夜腦海中

辰夜深深的吸了口混亂的空氣得到魂變的時候也就是他剛剛離開大華di在北望山腳下不遠的鷹見愁峽谷中距離至今十年時間

區區十年時間從魂變的剛開始到今天的即將進入登堂之境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在常人看來這條路辰夜走的極爲輕鬆事實也是即便是當年的古帝達到這個地步所花費的時間也在辰夜的好幾倍以上

在這條道路中相比起玄氣的xiūliàn和肉身gōngfǎ的xiūliàn辰夜的確是輕鬆了許多一個又一個的際遇中才鑄就了辰夜今天的輝煌

“登堂之境”

辰夜突然大喝了一聲那枚雷丹便是如電一般自辰夜眉心之中掠回頓時一道道電弧便是在身體當中猶如銀蛇一般的竄動

但面對這些辰夜視而不見他現在最想要的是魂變的晉階

天際之上黑色的雲層在瘋狂的收縮着卻沒有絲毫轟鳴聲傳出可就是那種壓抑反而讓得這天地間的空氣都凝固了起來有着極爲可怕的波動緩緩的涌蕩着

任誰都能夠感覺到在看似的寧靜之後所蘊涵着的風暴一旦爆出來將會是何等的可怕

下方半空中本命魂魄揚身站立深邃到了極致的黑色光芒猶若波紋一般一層一層的盪漾出來方圓百米之地轉瞬過後便是被這黑色光芒所充斥入眼處伸手不見五指

壓抑的氣氛籠罩着整個天地那原本將這天空全都覆蓋下來的黑色雲層此刻看去赫然猶若人的一隻巴掌般大小由小望上看比一顆星辰大不了多少

“嗡嗡”

某一刻巴掌般大小的雷雲突然閃電般的旋轉着肉眼可見在那小小的雷雲正中心似有着一生物悄悄的探出腦袋

便在這一剎那天地轟然的響徹出驚天聲音其周圍空間一寸寸的飛快凹陷下來那探出頭來的生物緩慢的遊離出來

片刻左右出現在天際之中那小小生物宛如一條迷你版的小雷龍渾身閃爍着黝黑光芒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但正是這一條小小的雷龍卻是在現出的剎那整個天地都爲之劇烈的晃動起來可怕的威壓瀰漫了這方虛空

“轟”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轟。”

小小的雷龍之中,卻是爆出了,極其可怕的威力,那閃爍着的光芒,猶如是一道貫穿了天地的吞噬光芒,毀滅的力量瀰漫而出,那黑色光芒過處,天空中的一切物質,都是被全數的消融掉。

這僅僅是雷龍散出來的光芒,威力便已經是如此的恐怖,它的本體,又該怎樣的可怕啊。

在這一刻,即便是辰夜對本命魂魄有着無窮的信心,也是不免擔憂了起來,實在是這一條小雷龍,太過的強大。

整個天地都是寂然無聲,唯有雷龍在掠過之時,那等咆哮之聲,直接震得下方山峯,都是硬生生的震裂而去。

“喝。”

本命魂魄眼瞳中,閃爍着實質性的光芒,並且也如辰夜一般,那目光中,閃動着極爲瘋狂的意味,方圓百米的黑暗,被他飛快的凝聚而來,化成一柄鋒利的黑色長槍。

手握着黑色長槍,本命魂魄一步跨出,旋即如閃電一般,暴刺而出。

前方的空間,在這一槍的刺出之時,盡數的碎裂開來,便在下一剎那,黑色長槍,以無堅不摧之勢,與那小雷龍,轟然的撞擊在了一起。

“咚。”

撞擊之聲,響徹天地,龐大的風暴,在倆者交觸之時,瘋狂的席捲了開來,這一方天地,頓時變成了混沌地帶,可怕的毀滅力量,就此飛快的衝擊出去。

“蓬蓬。”

但凡被這力量所覆蓋,無論虛空中的物質,還是那高聳的山脈,均是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毀,那種可怕程度,絕不亞於倆到聖玄高手交戰時的全力一擊。

在這驚天的撞擊之中,只見,那柄鋒利的黑色長槍,被雷龍生生的撕碎,旋即,龐大雷霆力量,盡數的傾瀉在本命魂魄身上。

淒厲聲中,本命魂魄如遭雷擊,連那身影,在一瞬之中,都是變得極其虛幻了下來,旋即猶若斷了翅膀的鳥兒,急墜而下,最後狠狠的射進大地之中。

一道道巨大的裂縫,隨之蔓延開來,同一時間,辰夜也是赫然的看到,那條小雷龍,並未就此的消失不見,而是在本命魂魄,那始終不曾散去的黑色光芒包裹中,竟然,被硬生生的扯進了本命魂魄的虛幻身體中。

“這。”

辰夜都爲之一楞。

按照往常的經驗,最後一道雷霆之力轟下之後,不管本命魂魄接不接得住,雷霆力量都會馬上的散去。

若是本命魂魄接住了,那麼這一次度劫就會成功,反之,本命魂魄消亡,辰夜也會因此而失去魂魄,變成一個植物人。

如今,都還不知道本命魂魄能否在如此的力量之下,是否可以捱的過來,他居然還將那來不及消散的雷龍,給拉進了身體中。

而辰夜也是感應到,那一道黑色光芒中,包含着一股熟悉的氣息,那是曾經,無緣無故出現在辰夜身體當中的神祕氣息。

正是這道神祕氣息,在辰夜化解零兒先天之毒時候,辰夜以爲最終要以魂變的狀態消亡爲代價,才能做到時,卻突然的沒事了,現在想來,是神祕氣息的緣故。

一直以來,辰夜以爲,這道氣息在哪一次過後,就已經徹底消散不見了,不曾想到,竟然是隱藏在魂魄中。

“難道。”

辰夜突然有所領悟,會否是這道神祕氣息的存在,自己的魂變狀態xiūliàn,纔會是如此的順利,當初將鬼屍的輪迴波動吸收過來,也是沒有廢上太大的力氣,莫非,也是它的緣故。

如果是,這道神祕氣息,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是如此的強大,而且,又爲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身體當中。

這一切,都還是個迷。

辰夜也沒有時間去專注這個,不管怎麼說,如今的本命魂魄,在雷龍的一擊之下,受創不小,這是肯定的,吸收了這雷龍之後,要如何的應付。

未等辰夜過多的考慮,煙塵散去,本命魂魄極其虛幻的飄起,看了辰夜一眼,便是迅的沒入到了辰夜身體內。

意識空間中,本命魂魄盤腿坐在半空中,此時此刻,就連辰夜,也是無法判斷,究竟本命魂魄是否成功了。

“本尊,助我一臂之力。”

保住家產後我踹了聯姻大佬 辰夜立即盤腿坐下,大寂滅心術快運行起,方圓數十丈的距離中,此刻,在那天罰雷劫的轟擊中,早已變得混亂不堪,卻在大寂滅心術之下,無數的天地靈氣,被強行的吸納而來。

非但如此,大地深處,一道道精純的靈氣,也是快的被掠奪了過來,一道接着一道,快若閃電般的衝進了辰夜體內。

本命魂魄那虛幻的身子中,雷龍以極致的度竄動着,看它那模樣,似要破體離開,可在黑芒的包裹下,無論雷龍如何的舉動,始終是無法破開。

辰夜心神微微一凝,很顯然,本命魂魄,或者說,是那道神祕氣息,想要將這最爲強大的雷霆力量給留在這裏。

既然是這樣,那便盡力的一博吧。

妻逢對手:老公,請接招 當進入到xiūliàn中的時候,雷丹之中,亦是有着大量的雷霆力量迸射出來,而後在gōngfǎ的牽引之下,朝着辰夜肉身融入。

與此同時,意識空間中的本命魂魄也是在xiūliàn,那一條,到如今,仍然是霸道強大的雷龍,即便是有着神祕氣息的束縛,本命魂魄也在強行的想要將它帶進xiūliàn的軌跡上,奈何這傢伙實在恐怖,雖然無法逃的出去,可是,神祕氣息,以及本命魂魄,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這般的對峙中,雷龍那強大的雷霆力量,儘管是無法破的開去,可是,散出來的力量,卻是本命魂魄全盤接收了。

一陣陣的劇烈疼痛,自那魂魄中直接的傳出,那種劇痛,即便是辰夜這些年來,曾經忍受過無數各種各樣的肉身之痛,在這個時候,他都是承受不住,xiūliàn的狀態,也是被硬生生的給震退了出來。

“本尊,要將那雷霆力量控制住,然後按照我的xiūliàn軌跡運行,不然,我們都得要死。”

“不是還有雷丹嗎。”辰夜一楞,趕緊問道。

“雷丹不管用,這道雷霆力量,也是精純的雷霆本源,比起雷丹來,它要強大許多。”

辰夜頓時赫然,即使有着神祕氣息的束縛,可是本命魂魄承受不住它的攻擊後,同樣也是會崩裂開來,到時候,神祕氣息就再也無法束縛住雷龍,而那時,辰夜身體儘管強悍無比,恐怕,也擋不住雷龍的衝擊。

“本命魂魄,將雷龍放出來,由我來煉化。”

默然片刻,辰夜狠狠的說道,不管怎麼樣,身體的狀態,要比本命魂魄好上許多,而同時,還有雷丹襄助,儘管後者作用,現在聽來,也不是很大了。

“謝謝本尊。”

本命魂魄一動,在神祕氣息的包裹之下,那道雷龍,快若閃電般的出現在了辰夜的肉身中。

我要謀國 這一聲謝謝,不是謝辰夜的幫忙,畢竟,本命魂魄也是辰夜的,他們生死相同,誰都不能出事,一句謝謝,指的是辰夜並沒有問,本命魂魄爲什麼要這樣做。

辰夜並非是不問,而是他心中很清楚,既然本命魂魄這樣做,那就一定有着很肯定的道理,不管怎麼說,本命魂魄是不會害自己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還有一點,對於這條雷龍,辰夜心中,也是有着很大的渴望。

這傢伙顯然不同凡響,若是能夠將它給煉化,從而吸收歸爲己有,那等好處,將會是無法形容的。

所以,除卻開始的震驚後,辰夜便不在有任何的廢話,唯有瘋狂,纔會換來他人所無法構到的際遇。

“啊。”

雷擊的感覺,頓時出現在身體之中,紅潤的臉龐,在這一刻,驟然變得慘白了起來,那種劇痛,不言而喻。

養個萌娃來坑爹 強忍着體內傳出來的陣陣灼灼之痛,辰夜眼眸再度閉上,心神快的沉進體內。

“給我煉了。”

雖然很痛很痛,可辰夜倒不至於因爲這痛而喪失了意識,這一句狠話中,雷丹率先而現,固然,無法與以前那樣,輕鬆的吸收着雷霆力量,可對雷龍來說,會是一個小小的威脅。

果然,在見到了雷丹,那雷龍彷彿震怒了起來,身形一動,暴射了過來。

便在這個時候,丹田中,磅礴的玄氣能量暴涌而出,將那雷龍給包裹了起來,旋即,大寂滅心術再一次運行,牽引着雷龍,沿着gōngfǎ的軌跡開始運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