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平修習的古武技很雜,基本上能夠接觸到的古武技寧平都有涉獵,說寧平是十八般武藝件件都懂來形容也不爲過。韓宇曾經勸過寧平單修一樣,但寧平卻說他這叫觸類旁通,通過不同的古武技來領悟主修習的劍術。對於寧平的堅持,韓宇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對一件事的看法,韓宇可以從旁建議,但卻不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別人,迫使別人照着自己說的來做。

鐵皮回到了勇氣號,喬嫣兒聽明白鐵皮的打算之後立刻去幫鐵皮把放在自己房間裏的金屬頭部給拿出來交給了鐵皮。鐵皮道了一聲謝,在喬嫣兒的幫助下,將新的頭部安裝完畢。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鐵皮衝喬嫣兒點了點頭,邁步走出了勇氣號。這時龍勝與寧平的戰鬥勝負已分,寧平稍遜一籌,落敗。新月劍承受不住龍勝兩把名刀的連續斬擊,被折斷了。看着手裏只剩下半截的新月劍,寧平很難過。新月劍跟着自己的時間也不短了,卻沒想到會在今天被折斷。抽出了青雲劍,寧平想要報仇。

龍勝見狀輕蔑的一笑,右手食指衝寧平勾了勾,示意寧平只管放馬過來。只是還沒等寧平衝過去,就聽鐵皮出聲喊道:“寧平,可以把它交給我嗎?”

“你以爲你換了個腦袋就可以打贏我了嗎?”龍勝聞言不屑的說道。

鐵皮沒有理會龍勝的話,走到寧平的身邊說道:“寧平,拜託了,我想要對付它。”

面對鐵皮的請求,一旁的韓宇默不作聲,靜靜的看着寧平,半晌過後,寧平緩緩點頭說道:“好,交給你。”

“……謝謝。”鐵皮道了一聲謝,扭頭盯着龍勝對身後的韓宇說道:“韓宇,你們先離開這裏,接下來的戰鬥被波及的範圍會很大,我不想分心。”

“……好。”韓宇聞言答應了鐵皮的要求。

勇氣號離開了沙漠盆地,停在了邊緣地帶,韓宇跟寧平站在勇氣號的頂層,沉默的看着位於沙漠盆地中的鐵皮跟龍勝,以及那艘巨大的星船。

“把那些人類趕走,是擔心會牽連到他們嗎?你放心,在毀滅你之後,我會把那些人類一併消滅,也讓你在路上走得不那麼孤單。”龍勝盯着鐵皮說道。

而鐵皮卻沒有回答,身體微微下蹲,如同一隻獵豹一般轉眼就竄到了龍勝的面前,在龍勝反應過來之前,一拳轟在了龍勝的胸口。龍勝被鐵皮的突然襲擊給打了個踉蹌,隨即勃然大怒,舉起雙刀就砍。可讓龍勝沒想到的是,能夠斬斷寧平手裏新月劍的兩把名刀竟然砍不斷鐵皮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件,除了激起一陣陣火花外加一點斬痕之外,鐵皮竟然如此禁砍。

“好硬的烏龜殼!”龍勝後退了兩步,看着鐵皮說道。對於龍勝的嘲諷,鐵皮並沒有放在心上。誰也沒有告訴!鐵皮自從接受了那個地下人的請神儀式之後,自己的這幅身體就開始逐漸出現變化。雖然外表還是那樣,但內在卻是一天一個樣。時間越久,鐵皮就感到自己的實力越強。之前被龍勝突然翻臉給傷到,完全就是鐵皮沒有想到龍勝會真的動手。可現在,心態變了,鐵皮又怎麼可能再被輕易傷到。

“鐺~”鐵皮瞅準機會,擋住龍勝右手刀的左手猛地一上揚,趁着龍勝中門大開的時機,擡腿一腳踹了過去,正中龍勝的胸口,報了之前在星船內被龍勝一腳踢到的仇。龍勝仰面倒在了地上,隨即一骨碌爬起來,低頭一看,自己胸口被踹的地方淺淺的凹進去一小塊,心裏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時腦海中響起了一個聲音,“怎麼樣?我沒說錯吧,現在的你不是它的對手。”

“住嘴!你也不是個好東西。” 文娛從旅行開始 龍勝聞言喝道。出聲的是被龍勝從鐵皮那裏拿走的殺戮者的核心。

“且~你就是喊得再大聲,差距就是差距,以你現在的水平,就是鬥不過那個鐵皮。你沒注意到嗎?每當你的刀砍到那個鐵皮身上的時候,被砍的地方都會在刀碰到那裏之前閃現出一絲金光,那絲金光就是鐵皮可以擋住你刀砍的祕密。”

“……能夠破解嗎?”龍勝聽後沉默了一會才問道。

彷彿早就料到龍勝會開口問自己似的,殺戮者嘿嘿一笑,繼續說道:“辦法當然有。你知道那絲金光的來歷嗎?你不說我也知道你不知道。你聽好了,那些金光是散佈在周圍環境中的神力。我不知道那些地下人是通過什麼手段將那些微小的神力匯聚在一起的,但當時我跟這個鐵皮正好在打鬥,很湊巧的掉進了那個匯聚了大量神力的地方。結果那些神力便流到了我跟那個鐵皮的體內。”

“這麼說你也有神力?”

“當然。”

“……那你的打算是什麼?”

“嘿嘿……咱們倆也算是志同道合,有着同樣的目標,如果你願意的話,咱們匯合吧。讓我們的核心合二爲一,那樣你不僅擁有解決那個鐵皮的能力,更有實現你自己打算的可能……”

“那你能得到什麼?”龍勝打斷殺戮者的話道。這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殺戮者既然能提出這種建議,那就說明這傢伙一定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呵呵……我不是說了嗎?我們擁有同樣的目標,都是將人類從這個世界上抹消。既然你我的目標一致,那我就把我的力量交給你,讓你可以完成我們倆同樣的目標。”

“……融合之後,誰爲主?誰爲輔?”龍勝考慮了片刻,緩緩的問道。

“自然是以你爲主,我現在就只剩下一個核心了,你的身體我也不瞭解啊。”殺戮者聽到這話就知道事情已經快成了,連忙答道。

“……怎麼融合?”龍勝又問道。

“將我們兩個的核心放在一起即可。”

“……希望你不要騙我。”龍勝緩緩的說道。

“我不是那樣的人。”殺戮者立刻答道。

……

“停手!”龍勝突然衝鐵皮大喊一聲,剛準備要進攻的鐵皮聞言不由一愣,看着龍勝問道:“你願意重新考慮了?”

“哼!癡心妄想!”龍勝冷哼一聲,動作迅速的拿出殺戮者的核心晶體,塞進了剛剛打開的放置自己核心的空間。

看着龍勝將殺戮者的核心塞進體內,鐵皮立刻就感到了不好,只是想要阻止卻也晚了,只能趁着龍勝跟殺戮者融合的這段時間對龍勝發起猛攻,希望可以制服龍勝。可龍勝很顯然也想到了鐵皮在這個時候會幹什麼,鐵皮剛剛邁步,龍勝立刻後退。與龍勝的速度相比,鐵皮的速度還是有點慢。不管鐵皮怎麼追趕,卻始終不能拉近自己跟龍勝的距離,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龍勝的身體開始逐漸出現變化。直到以龍勝爲中心的一道金屬風暴發出,鐵皮纔不得不停止了追擊。

而就在鐵皮抓緊準備,打算等金屬風暴停下就展開攻擊的時候,龍勝所持有的兩把名刀中的一把自金屬風暴中激射而出,鐵皮連忙一側身,那把名刀擦着鐵皮的身子飛了過去,留下了一道很深的劃痕。鐵皮見狀微微一驚,還沒等它回過神來,龍勝自還沒有停息的金屬風暴中衝了出來,雙手高舉剩下的那把名刀,衝到鐵皮的面前就是一記跳斬。鐵皮見狀連忙雙手交叉想要架住劈下來的名刀。

刀光一閃,鐵皮的兩隻機械手臂被同時砍斷。萬幸鐵皮在抵擋的時候後退了一步,要不然估計被劈斷的就不止鐵皮的兩隻機械手臂了。鐵皮大吃一驚,當即毫不猶豫的開始後退。龍勝同樣很驚訝,他沒有想到自己跟殺戮者融合之後所帶來的神力是那樣的好用。之前那樣刀砍無傷的困難,現在卻如同砍瓜切菜一樣簡單。這讓龍勝頓時信心暴漲,獰笑着看着面對自己後退的鐵皮,一步一步走近。

遠處觀戰的韓宇等人見鐵皮陷入了危機,當即便不顧鐵皮事先的叮囑,準備衝過去救援。可還沒等他們行動,一個不速之客出現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們哪裏也別想去!”迦太基衝到韓宇等人的面前叫道。

看着陰魂不散的迦太基,寧平看了身邊的韓宇一眼,而韓宇心裏也是惱火異常。之前他還跟寧平信誓旦旦的說這個迦太基短時間內不會再出現,卻沒想到現在就跑出來了,這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

“你到底想怎麼樣?”韓宇臉色難看的瞪着迦太基問道。

還沒有感覺到韓宇憤怒的迦太基聞言立刻答道:“只要公主殿下答應跟我回伊甸園,我可以跟你們既往不咎。否則,看看那邊!那是我帶來了怪獸大軍,你們就是再厲害,也不會是那些怪獸的對手。”

順着迦太基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大羣怪獸正在朝着自己這邊瘋跑。韓宇仔細的數了數,一共有三十六隻。自己要是跟寧平平分的話,需要一人對付十八隻。就算自己跟寧平神勇,可以依靠遊鬥將那些怪獸全部幹掉,但在自己跟那些怪獸戰鬥的時候,這個迦太基絕對不會老實的待在一邊,菲爾德跟石八方估計擋不住這個鳥人。

“韓宇,這個鳥人交給我,那些怪獸……”

“交給我。”韓宇接口說道。

“還有勇氣號。韓宇,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你還擁有我們這些夥伴。”寧平輕嘆一聲,提醒韓宇道。

大婚晚辰 韓宇聞言一驚,隨即呵呵一笑。的確就像寧平所說的那樣,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還有勇氣號上的衆人可以作爲自己的後援。想到這裏,韓宇又仔細看了看那些衝過來的怪獸,自信的對寧平說道:“放心吧寧平,那些怪獸對我們構不成威脅。”

“你是昏頭了嗎?竟然說出這種大話。”迦太基不相信的大叫道,嘲笑韓宇的胡言亂語。韓宇聞言白了迦太基一眼,緩緩的說道:“你找來的那些怪獸都是陸地動物,只要勇氣號升空,那些怪獸如果不跑,那就只有挨宰的命!”說着韓宇用通訊器對控制室內的林珂叫道:“林珂,勇氣號升空;菲爾德,準備打靶。”

“你,你怎麼不安套路出牌?”迦太基氣急敗壞的衝韓宇叫道。只是韓宇沒有搭理迦太基,寧平倒是搭理迦太基,不過是用手裏的青雲劍招呼。面對一心要取它性命的寧平,迦太基也是不敢大意的。它知道韓夢馨是寧平的未婚妻,而自己的目的則是將韓夢馨從寧平的身邊奪走。這殺父之仇,奪妻之恨,可都是屬於不可化解的仇恨。

勇氣號緩緩升空,韓宇看了一眼被寧平追殺的迦太基,又看了一眼直奔自己這邊疾奔的那三十六隻怪獸,心裏不由感到有點擔心。誰知道這三十六隻怪獸裏會不會有那麼幾隻擁有防空能力?不過韓宇的擔心似乎有點多餘,在迦太基被寧平追着砍得往沙漠盆地裏跑得時候,那些原本氣勢洶洶直奔勇氣號而來的三十六隻怪獸竟然一同改變了方向,韓宇定睛一瞧,那些怪獸都奔迦太基所在的方位跑過去了。

“難道那些怪獸不是迦太基的幫手,而是被迦太基引到這裏來的?”韓宇見到這種情況心中暗道。雖然是猜測,但卻意外的猜了個八九不離十。這三十六隻怪獸個個都是小心眼,在被迦太基爲了將它們引到這裏而攻擊了它們以後,它們現在的眼裏就只有迦太基這一個仇人,至於其他的,一概視而不見。 看清楚三十六隻怪獸的目標只是迦太基以後,韓宇立刻直奔跟着迦太基而去的寧平飛了過去。邊飛邊衝寧平喊道:“寧平,不要主動攻擊那些怪獸。那些怪獸的目標不是咱們。”

寧平聞言回頭一看,頓時就被跟在身後的那些怪獸給嚇了一跳。之前離得遠還沒有什麼太強的壓力,但這臨近一瞧,還真是亞歷山大。寧平雖然自負本事高強,但面對這三十六隻怪獸的圍毆,估計也是沒有活命的機會的。就在這時,韓宇趕了過來,伸手一把抓住寧平的右手,將寧平給拖到了高空,遠離了那幫怪獸的視線。

只是還沒等二人喘口氣,那個跟狗皮膏藥似的迦太基竟然又湊了過來,它這一過來,那些怪獸自然也就跟了過來。

“滾遠點!別往我們這邊跑!”韓宇一邊拉着寧平躲避怪獸的注意一邊衝一個勁往跟前湊的迦太基罵道。只是迦太基這時還真是厚臉皮,對於韓宇的喝罵充耳不聞,就是緊緊的跟在韓宇跟寧平的後面,一副禍水東引的架勢。

韓宇見狀無法,只能帶着寧平往巨大星船那裏飛去,總不能把那些怪獸往勇氣號那裏引呀。雖說以勇氣號的能力,解決這些飛不上天的怪獸沒問題,但韓宇不想幫着迦太基對付這些怪獸。

正在往鐵皮靠近的龍勝聽到了星船附近傳來的響動,扭頭一看,就見一大羣怪獸直奔自己的巨大星船而來。由於之前星船受到了攻擊,提供動力的引擎受損嚴重,現在只能讓星船懸浮在空中,而且懸浮的高度還不高。雖然可以確保人類爬不上來,但卻擋不住那些身形高大的怪獸。

“幹!”龍勝暗罵一聲,當即捨棄了鐵皮去對付要入侵星船的怪獸了。鐵皮看着龍勝揚長而去,心裏不由一陣苦笑。

龍勝直接從星船頂上跳了下去,落在了正帶着怪獸往星船這邊跑的韓宇面前。一見韓宇,龍勝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恨恨的罵道:“又是你這個混蛋!”說着龍勝二話不說,舉刀就砍,卻被寧平出手接住了。

“怎麼?連這把劍也不想要了嗎?”龍勝一見寧平,頓時不屑的問道。

寧平勃然大怒,當即也不言語,揮舞青雲劍跟龍勝戰在了一處。龍勝想要像剛纔對付鐵皮那樣將寧平連人帶劍一起砍成兩段,但讓龍勝意外的是,自己手裏貫注了神力的名刀竟然完全傷到青雲劍分毫。

“這把劍看來不錯。”龍勝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貪婪。寧平見狀冷笑一聲說道:“還有心思想着搶我的劍?你怎麼不看看你的星船了?”

聽到寧平的提醒,龍勝連忙回頭看去,就見那些怪獸已經衝到了星船的下方,只要再過一會,就可以衝進星船肆虐。其實那些怪獸的目標是那個天使,只要將那個天使趕到別處,那星船就不會有事。可惜龍勝不知道這一點。在看到怪獸們直撲自己的星船之後,立刻就急了。當即也顧不上多想,捨棄了寧平就奔怪獸衝了過去。

舉起鋒利的名刀,一劍砍下了離自己最近的一隻怪獸的腦袋。失去腦袋的腔子頓時噴出大量的鮮血,就如同下了一場血雨一樣,淋在了附近的怪獸身上。被熱血淋到的怪獸紛紛恢復了正常,不再像剛纔那樣眼裏只有迦太基。只是還沒等這些怪獸完全恢復神智,就被擔心星船會被這些怪獸破壞而大開殺戒的龍勝給激怒了。

就見龍勝手起刀落,砍死一隻又一隻野獸,瞬間就將仇恨值給拉到了極限。就像是對付迦太基那時一樣,被攻擊的怪獸們這次將目標對準了龍勝。龍勝是很厲害,但俗話說得好,好漢難敵四手,猛虎架不住羣狼。面對二十多隻野獸的圍毆,龍勝也只是堅持了一小會就不得不轉身逃命,而那些怪獸則是在後面緊緊追趕。

看着龍勝跑路,韓宇跟寧平立刻就對迦太基展開了攻擊。迦太基一邊抵抗一邊叫道:“爲什麼又打我?”

“打的就是你!”韓宇大聲答道。

不一會的工夫,迦太基又跑了,這回跑得比剛纔逃命的時候跑得更快。打跑了迦太基,韓宇讓寧平用踏空步返回勇氣號,自己則去尋找鐵皮。直到這時鐵皮還沒有現身,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寧平的踏空步可以在空中行走,但速度卻沒有韓宇快,就是因爲這個原因,剛纔韓宇纔會拉着寧平跑路。不過現在危險暫時解除,自然也就不需要韓宇繼續拉着了。寧平完全可以憑着自己的能力返回勇氣號。更何況勇氣號也在往這邊靠近,對寧平來說距離並不是很遠。

韓宇飛到了巨大星船的頂層,剛一露面就看到了正往自己這邊來的鐵皮。一見鐵皮的雙臂沒有了,韓宇連忙安慰道:“不要緊,回頭讓嫣兒給你做新的。”

“謝謝你的安慰,不過不用了,麻煩你幫我把被砍斷的手臂拿過來。”鐵皮微微搖頭對韓宇說道。韓宇不知道鐵皮打算做什麼,不過這個要求又不過分,韓宇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幫鐵皮將被砍斷的雙手拿回來以後,就聽鐵皮說道:“幫我把手跟被砍斷的地方合在一起。”

“你能自己治療?”韓宇皺眉問道。

“……試試看吧。”

見鐵皮堅持,韓宇也不再多說什麼,按照鐵皮的要求,將鐵皮被砍斷的右手跟右手臂被砍斷的地方合在了一起。就見鐵皮猛地暴喝一聲,爭執右手臂發出一層金黃色的光芒,瞬間就將韓宇雙手託着的那隻斷手跟斷開的地方融爲了一體。當黃光散去的時候,已經看不出先前是隻斷手了,連點傷疤都沒有。

“哇塞,都趕上夢馨的治療術了。”韓宇驚歎的叫道。

鐵皮聞言微微一笑,伸手拿起另一隻斷手,如法炮製,將另一隻斷手也跟恢復了原樣。面對韓宇疑惑好奇的目光,鐵皮淡淡的說道:“那些曾經讓我得以進化的神力似乎並沒有從我體內完全消失。”

“神力?就是你跟殺戮者一起闖進地下人佈置的那個法陣?”

“對,就是那個。對了韓宇,我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

“什麼壞消息?”

九日焚天 “……那個殺戮者已經跟龍勝合爲一體了,它現在很強大,光憑我一個,恐怕不是它的對手。”鐵皮緩緩的說道。

聽完鐵皮的話,韓宇點了點頭,說道:“明白了,之後的戰鬥就讓我們合力對付那個傢伙吧。”

“……對不起。”

“道歉做什麼?這又不是你的錯。誰能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再說了,這世上可沒有賣後悔藥的。你要是後悔了,等我們解決了龍勝以後再找個沒人的地方去後悔吧。”

話已經說到這份上,鐵皮反而不好繼續說些認錯的話了,嘆了口氣,振作起精神對韓宇說道:“韓宇你說吧,現在我們要怎麼辦?”

“唔……首先要做的,就是毀掉這艘星船,我總感覺這艘星船對那個龍勝有着什麼特殊的意義,要不然龍勝不會爲了保護星船而放過你跟那些怪獸展開大戰。你別看它現在落荒而逃,我估計是爲了不讓這艘星船受到什麼損失。”

“那你準備怎麼毀掉這艘星船?”鐵皮出聲問道。

韓宇頓時犯了難,這艘星船的個頭也太大了,想要毀掉殊爲不易。即便是用勇氣號的主炮進行轟擊,那也是不會一擊必殺的。最好還是從內部進行破壞。想到這裏,韓宇心裏有了主意,看着問鐵皮道:“鐵皮,你之前掃描了這艘星船的資料庫,知道這艘星船哪裏是動力爐嗎?”

“知道,你打算引爆動力爐?”鐵皮聞言問道。

“說對了一半,不過不光是引爆動力爐,我還打算引爆一些別的地方。走,先帶我去動力爐,我們先讓這艘星船徹底癱瘓了再說別的。”

鐵皮雖然不知道韓宇此時具體的打算,不過見韓宇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便也沒多問,帶着韓宇走進星船,前往星船的動力爐。

正在跟怪獸戰鬥的龍勝心裏突然涌現出一絲不好的預兆,連忙扭頭向巨大星船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飛到星船上空的勇氣號。一見勇氣號,龍勝心裏頓時咯噔一下,對於韓宇那些人的認識,龍勝要比地下人要透徹的多,別看沒有地下人跟韓宇等人待的時間長,但龍勝很清楚,勇氣號上的那些人沒有一個是善茬,不惹還沒事,一旦招惹,那就是麻煩。

只是龍勝就算是想要現在回去阻止勇氣號裏的人登陸自己的星船,那也是不太可能的。龍勝被還剩餘的十幾只怪獸給團團圍住。瀰漫在空氣中的血腥味已經讓這些怪獸失去了理智,只是悍不畏死的攻擊着龍勝,不死不休。

面對這種局面,龍勝不得不選擇了自己一直不想使用的能力。就見龍勝張嘴長嘯一聲,整個人渾身上下開始閃現出一道道藍色的光線,佈滿全身。怪獸看到龍勝的異狀,不由紛紛愣住了,暫時停止了攻擊,愣愣的看着龍勝想要看看這傢伙還有什麼變化。

與此同時,伴隨着龍勝的一聲長嘯,巨大星船就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在經過一陣晃動之後,開始向着龍勝所在的方位靠近。不過由於引擎受損,移動的速度有點緩慢。

正在準備進入星船幫韓宇跟鐵皮忙的菲爾德等人連忙返回了勇氣號,升空的同時通知還在巨大星船內的韓宇跟鐵皮,讓他們趕緊出來,不要耽擱。而正在星船動力爐內安裝定時炸彈的韓宇一得到消息,當即就跟鐵皮往外跑去。可還沒等他們離開動力室,動力室的大門突然閉合了,將它們二人給鎖在了裏面。韓宇見狀連忙用火焰硬生生融化了動力室的鐵門。可讓韓宇皺眉的時候,動力室外的通道沒有了,變成了一堵厚實的鋼板牆。

“等下,這裏有點古怪,反正我們也不是現在就引爆這裏,不如先靜觀其變,你看怎麼樣?”鐵皮攔住還要動手的韓宇說道。

韓宇一想也對,便停了手,用通訊器通知了勇氣號的衆人,告知自己跟鐵皮沒事,因爲發現了一些異常的情況,準備看看情況再出去。可從寧平的口中,韓宇卻得知自己所在的這艘巨大星船正在逐漸的發生變化。

“韓宇,星船正在逐漸的變化成人形,你跟鐵皮所在的動力爐現在就在這個巨大化機器人的屁股位置。”

聽着通訊器內寧平的描述,韓宇沒好氣的說道:“你就不能換個文雅點的詞嗎?還是二皇子呢,說話怎麼這麼粗俗?”

“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你這傢伙相處久了,我就算是想文雅也文雅不起來呀。”寧平嘆了口氣答道。

韓宇聞言笑罵道:“行,你有種,等咱們見面了再好好說說這個問題。”

“嘿嘿……哎呀韓宇,那個龍勝開始變化了,我靠,這傢伙竟然變化成了一個機器人腦袋……”

就在這時,韓宇感到所在的動力室出現了一陣劇烈的震動。韓宇連忙穩住身形,問寧平道:“寧平,那個龍勝是不是跟這艘星船合體了?”

“沒錯。好傢伙,這傢伙的塊頭還真是大呀。那十幾只怪獸跟它比起來真是不夠看。哎呀,那個龍勝的報復心還真是強啊,竟然去踩那十幾只怪獸。”

“別光着看了,趕緊讓林珂控制勇氣號離開這裏。”韓宇通過通訊器衝寧平叫道。

寧平聞言問道:“那你們怎麼辦?”

“不用擔心我們,我們現在是在這個機器人的體內,他要對付我們就只能自己進來,你們就不一樣了,趕緊先走。到了安全地點以後等我聯絡。”

“……那你自己小心點。”說完這話,通訊器中斷了,韓宇關上了通訊器,扭頭看了鐵皮一眼後問道:“鐵皮,你事先是不是已經知道這個巨大星船可以變化成那個龍勝的身體了?”

“只是有這種可能,但卻不能肯定,所以我就沒說。”鐵皮聞言解釋道。韓宇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轉而問道:“這艘星船的弱點你知道嗎?”

“……抱歉,暫時還沒有發現。不過不管是如何強大的機器,都是需要有能源才能驅動的。這艘星船如此巨大,所需要的能源想必也是非常巨大的。”鐵皮沉默了一會,對韓宇說道。

韓宇聽後點頭答道:“唔……你說的有道理,能源問題的確是個大問題,如果沒有了能源,這艘星船就是塊頭再大,也只是一個無法移動的要塞。”

“那個韓宇,我差點忘了提醒你一件事。之前你跟龍勝起衝突毀掉控制室一個控制檯的時候,那個被毀掉的控制檯是控制這艘星船火力的。”

“是嗎?哈哈,那還這是天意啊。我說那個龍勝怎麼不用這艘星船進行攻擊呢,原來是沒法使用。我說鐵皮,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韓宇笑着對鐵皮說道。

就在韓宇跟鐵皮在龍勝的肚子裏商量對付龍勝的方法時,龍勝正在享受報復的快感。之前是十幾只怪獸仗着塊頭大欺負它,現在則輪到它仗着巨大無比的塊頭欺負那些怪獸了。面對超大機器人,十幾只怪獸四肢發軟的癱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敢挪動半步,只是不斷的哀鳴希望求得這個巨大怪獸的寬恕。只是十幾只怪獸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隻超巨大怪獸的控制者就是之前被它們一起圍毆的那個鐵疙瘩。

寬恕註定得不到!

“噗~”一隻怪獸被龍勝控制者超大機器人踩成了一灘肉泥,血肉橫飛,但剩餘的怪獸卻連動一下的念頭也沒有。就跟認命的似的,跪在地上等待自己死亡的那一刻。

看着原先那些囂張跋扈的怪獸現如今跪在自己的面前瑟瑟發抖,龍勝突然有一種異常滿足的感覺。不過滿足歸滿足,踩死這些怪獸還是要做的事。龍勝邁步走到另一隻怪獸的面前,擡腿就要往下踩。只是剛剛擡起右腿,異變突起。位於超大機器人後部的動力室突然發生了爆炸。伴隨着濃煙,一人一機從動力室被炸開的牆洞裏飛了出去。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的龍勝頓時大吃一驚,有心想要去找韓宇跟鐵皮的麻煩,卻無奈的發現,維持超大身體的能源正在迅速減少,爲了不受到影響,龍勝只能選擇了與身體分離。失去了龍勝的控制,超大身體頓時往前栽去,將還沒被踩死的幾隻怪獸給盡數壓成了肉餅。

龍勝看着超大身體撲倒在地,屁股位置,也就是動力室還在冒着滾滾濃煙,尼瑪看上去就跟被人爆了菊似的。囧!

“韓宇,鐵皮,老子一定要宰了你們!”龍勝咬牙切齒的賭咒發誓道。現如今可以變化成超大身體的星船對龍勝來說已經沒有了多少用處。就算是星船上有備用的動力爐,可龍勝作爲戰鬥型的機械將軍,它也不會裝啊。 無論是誰,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弄壞了,心裏都會感到彆扭。龍勝此刻的心情就很糟糕,賭咒發誓一定要把破壞了自己星船的韓宇給抓住。碎屍萬段雖然不至於,但扒皮抽筋還是有可能的。

只是這時的沙漠盆地中,除了龍勝外,韓宇一行人早就跑沒影了。缺少追蹤手段的龍勝除了站在原地罵街外,還真是沒有別的轍。可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就在龍勝鬱悶至極的時候,一直想把韓夢馨帶回伊甸園的迦太基主動找上了門。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就認準了韓夢馨就是他們天使裏的公主,難道是韓夢馨身上擁有的光明力量?

龍勝沒興趣去管迦太基爲什麼要得到那個韓夢馨,只關心迦太基能不能帶他找到韓宇那些人。

“咱們倆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韓宇那幫人,所以咱們可以聯手……”迦太基的話還沒說完,龍勝右手的名刀已經搭在了它的肩上。龍勝冷冷的說道:“廢話太多,你只要告訴我,你能不能找到韓宇那些人就可以了。”

“不能。”

“不能?”龍勝眼睛一眯,右手就要揮動,迦太基急忙叫道:“但我可以找到能找到韓宇的人。”

“……誰?”

迦太基連忙答道:“地下世界的人類。那些人對這顆星球十分了解,只要韓宇那些人還在這顆星球上,那就肯定可以找到韓宇他們。”

龍勝沉默了一會,搭在迦太基肩上的名刀緩緩收回,看着迦太基說道:“你最好不要騙我,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仲夏夜的祕密 “哪能呀,我還指望你能拖住韓宇那些人,然後我去帶走韓夢馨呢。”迦太基聞言打了個哈哈說道。

“頭前帶路。”龍勝很顯然沒有跟迦太基聊天的慾望,不耐煩的擺手說道。

等迦太基帶着龍勝離開沙漠盆地沒多久,天空中出現了一艘星船,緩緩降落到了沙漠盆地中。自星船中走出一人,來人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沙漠中的那艘還在保持人形的巨大星船。

“奇怪?超大機器人的頭部哪去了?”聽這人說話的口氣,對於這種超大機器人並不陌生。話音剛落,星船中又走出一人,正好聽到了先下星船的同伴的話,接口說道:“管他呢,我們跟那些老古董本來就不是一路的。我說林默寒,嫂子快要生了吧?”

“……黃隆,下回說話過點腦子行嗎,這纔剛剛懷上一個多月,哪有那麼快的?”林默寒的額頭冒出三根黑線,沒好氣的對黃隆說道。

黃隆聞言聳了聳肩,笑嘻嘻的說道:“哎呀~我這不是激動嘛……”話未說完,星船裏又走出了一人,開口納悶的問道:“林默寒的妻子懷孕了,你激動個什麼勁?”

林默寒、黃隆:“……”

“莫言,你還是像你的名字一樣,別說話了。”黃隆一臉無奈的對最後一個下星船的人說道。

“……我又說錯話了?”莫言有些不解的問道。

“廢話!”黃隆沒好氣的答了一聲。

“行了你們兩個,都少說一句,開始幹活了。”林默寒臉色難看的對黃隆跟莫言說道。黃隆跟莫言答應一聲,隨着林默寒鑽進了巨大星船的體內。由於變形狀態還沒有接觸,林默寒三人只能摸索的往前走,時不時還要破壞一點攔路的障礙,直到找到了變形之後被移動到了中央位置的星船控制室。

讓超大機器人變回星船形態以後,林默寒三人這才按照星船全圖的指示來到了自己三人這次來這裏的目的地。

地主家也是沒有餘糧的。爲了保證越來越多甦醒過來的人的物資需求,林默寒跟已經甦醒過來的人按照所掌握的情報,分組前往以前組織強盛時期藏在宇宙各處的物資儲備點,想要回收那些物資。只是時間過去的或許真的太久遠了,許多的物資儲備點早已經荒廢,物是人非。林默寒三人負責的這一片區域,一共有三個物資儲備點,而這裏是最後一個,也不知道會不會跟前兩個一樣,最後一無所獲。不過看這艘星船的狀態,應該不會讓林默寒三人失望。

堅固的鐵門對林默寒來說形同虛設,當鐵門被毀之後,進入林默寒三人視線的就是滿滿當當的一倉庫各種物資。

“不要發傻,趕緊幹活。”林默寒提醒了黃隆跟莫言一聲,當先走進了倉庫。物資倉庫裏儲存的食物跟藥品可以直接無視,林默寒三人的重點是看那些機械零件是否還有可以使用的可能。篩檢出那些可以繼續使用的運回基地,這就是林默寒三人這一行的目的。

運氣還不錯,經過一陣子的忙碌,整個倉庫中的機械零件大約還有四分之一可以繼續使用,這個結果和之前發現的那些物資倉庫相比已經算是極好了。林默寒三人都感到很滿意。

“都不要愣着了,趕緊動手搬,搬完了這裏以後,我們就可以返回基地了。”林默寒跟黃隆還有莫言招呼了一聲,動手開始搬運物資倉庫內已經被挑選出來的東西。

黃隆一邊幫着一起搬一邊問林默寒道:“林默寒,你這麼急着回基地,是不是想嫂子了?”

“……少廢話!”林默寒聞言臉色微微一紅,沒好氣的喝道。黃隆見狀嘿嘿一笑,不再言語,幫着莫言一起搬着一個大件往星船外走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