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我殺不了你,你活不了太長時間。”紳士瞪着他雙眼充血,他真的恨不得將眼前這個怪物生吞活剝。

“哪怕是我明天就完蛋,你也看不到了,我要讓你爲我現在的樣子付出代價。”馬丁突然開始狂笑,那笑聲讓人膽寒。

突然房間裏的燈都滅了,馬丁愣了一下立即叫馬克問一下是怎麼回事?

很快下面的人就傳來消息發電室設備超載電機燒燬,備用電源超負荷線路起火現在正在搶修,目前可使用電力不足,20%,只能維持通訊系統監控系統的使用,其他設備全部停用,已經查明應該是人爲破壞的結果,似乎是有人進入發電室

馬丁幾乎是在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真是低估了你們,我的人已經拆掉啦,你們裝在發電機上的炸藥,可還是出了這種事情,佩服佩服,不用猜也該知道這是幽靈乾的吧?只有他有這樣的本事。”

“我們放的炸藥還多着呢。”紳士冷笑着說,“因爲你把我們困住就贏了,這盤棋纔剛剛開始,你還是做好心理準備,受死吧!這次我們是抱着必死之心來的,不惜一切代價幹掉去,不過我失算了,如果知道你是這個德性我纔不回來,等幾天等你自生自滅,也省得我們冒險,真是失算了,居然忽略了這個細節而錯信了人。”

馬丁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你所有意思……”

“你以爲你做誘餌能把我們騙來嗎?你以爲用苦肉計我們就會上當嗎?”紳士冷笑着說,“就算把我們兩個困不你能困住其他人嗎?”

“你們知道了?”馬丁表示懷疑,紳士的話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他們要幹什麼。

“我們知道一些,第一湯米沒必要非的找我們,他的理由太過牽強,第二個最致命的問題就是他根本沒必要進來,他進來可能只有兩個目的,一個是抱着必死的決心進來和你拼命,另一個是爲了監視我們,第一種可能性不大,如果他有必死的決心,就沒必要借力我們來找你,既然他能出賣你這種都這麼多年的朋友,同樣也可以出賣我們這些剛認識的,所以必要的警惕我們還是有的,也相應的準備,也是因爲這個我們才特意分頭行動,雖然增加危險,但減少一次性被消滅的可能。”紳士慢慢的敘述,“湯米的傷並沒有多嚴重,但是他總是一副快死的樣子,開始我也以爲她是年紀大了,體質衰弱的原因,可是它在經過長途跋涉之後,依然還是那個德行,再加上他居然能自己爬過懸崖那一段距離,雖然距離不遠,但終歸對體力是一種挑戰,按照他這個年紀應該算是勉爲其難了,但他居然都堅持過來了,這更引起了我的警覺,雖然沒能識破他的真面目,但總體上我還是做了一些準備的,幽靈和重拳就是我留的後手,雖然不知道你的這個陰謀,但也算的上以防萬一了,就算我們落在你手裏,你們也不可能抓到他們,這是兩個人有多厲害,你比我更清楚。”

“嗯,是個問題。”馬丁輕輕地點了點頭,“這兩個人確實不好對付,但我不相信如果你們兩個快死了,他們會視而不見,他們兩個都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他們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着我弄死你們。”

這個問題也是紳士最擔心的,幽靈和重拳最大的優點對於自己的兄弟不離不棄,但最大的缺點也是這個,他們見不得自己人被敵人折磨,所以這纔是目前他們最大的變數,他們肯定會來救援,但這裏馬丁應該早已佈置了陷阱纔對。

“所以你們必須配合一下。”馬丁用那隻獨眼看着他,“我會把你們被折磨的實況轉撥給他們,現在他們已經入侵了我們的內部監控系統,相信他能清晰的看到你們。”說着他指指裏面的一個攝像頭,“原來是我做誘餌,現在是你們,真是世事難料。”

“真卑鄙。”紳士猛地一拳砸在玻璃上,他突然查詢自己的手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使不上,雙腿也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很快就滑倒在地上居然站都站不住。

“我說過我做過必要的準備,爲了讓你們享受足夠的折磨,我是不會讓你自殺的,所以我用了一些麻醉氣體。”馬丁看着紳士慢慢地滑倒在地上,“但也只限於讓你渾身無力,但不會剝奪你的感覺,你會感受到各種各樣的痛苦。”

“你是個王八蛋。”紳士躺在地上咒罵人,他現在連手指頭都動不了一下,一邊的獅鷲也正慢慢的從桌子上滑下去,他剛纔正準備把那個攝像頭砸爛,可是沒來得及動手,整個人就軟成一灘泥,如同麪條一樣從桌子上滑下去頭重重的磕在一把椅子上,又把一個小桌子撞翻把他的頭扣在下面,砸的他滿臉是血。

“相信你們也看到。”馬丁接過手下人的來的對講機,他正在通過通訊系統聯絡幽靈和重拳,他很清楚這兩個人肯定會入侵他們的通信系統和監控系統。

“你們的同伴正在我這裏做客,現在我誠意的邀請你們兩個也一起來,給你們十分鐘時間,如果十分鐘之後你們不出現的話我將請他們喝點兒烈性的東西,那個時候噴淋系統會將大約一噸的強酸噴進這個封閉的房間,如果你們準時出現我會告訴你們該如何阻止這一災難的發生,哦,忘了說了,這個密封空間關閉了就再也沒發打開,除非你用足夠的炸藥把這夷爲平地。”

這番話說完之後,紳士終於明白了馬丁要幹什麼,這個瘋子已經開始用他和獅鷲來要挾幽靈和重拳。

“你們還有十分鐘。”馬丁丟下對講機,“我會在這兒看着你們化成一灘膿水,屍骨無存,絕對讓你們比我還難看。”然後他就開始神經質的大笑狂笑,像一個瘋子一樣,還一邊笑一邊不停地吐出血水,根本不理會馬克的警告,他已經完全陷入了一種癲狂狀態。

“你會得到報應的。”紳士躺在地上說。

“報應?你們還有人嗎?你們的隊長已經不知去向,他已經是個半殘了,就算是不死也沒什麼力量能和我鬥,現在你們四個是‘黑血’所有作戰力量,只要幹掉你們其他人都不足爲慮我就再也沒有後患了。”馬丁的一洋洋的說,“別以爲你看我現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我可以通過無數次的手術恢復本來面目,皮膚培植計劃已經開始,最多兩年時間我將恢復80%那個時候你們早以連渣都不剩。”

“奶奶的,就你這德性了還以爲能恢復?別白日做夢了,自己騙自己真的那麼好玩嗎?你比誰都清楚自己的傷勢有多重,別以爲找幾個專家開導一下你就以爲你還有再生的希望,算了吧,就算活,下半輩子你也只是個廢人。”紳士已經知道自己的結局,但是他還是不想輸在嘴上,十分鐘,他的生命或許只剩下這十分鐘,但是他依然沒有放棄對於馬丁的冷嘲熱諷,他不是心態好,而是不甘心,這次真是一時大意害了自己也害了獅鷲,雖然還不知道結局終將怎樣,但是不管怎樣的結局,他都看不到了,依目前的情況來看,除非出現奇蹟否則他和獅鷲恐怕真的在無活下去的可能。

馬丁不在說話,一邊調派的人手在這周圍佈下天羅地網一邊盯着他們,他希望從紳士的臉上看到恐懼,但他只看到了憤怒與憎恨。

“還沒找到嗎?”馬丁通過對講系統問道,他不相信幽靈和重拳沒收到消息,這兩個傢伙肯定是在耍花樣,這兩個傢伙絕對會來救人的,這一點他深信不疑。

下面人回報的結果是這兩個人根本就全無蹤跡。

“不可能,他們肯定藏在某個地方,而且就在附近,收縮防線小心被他們鑽空子。”此時馬丁已經在這附近不下來天羅地網。

很快十分鐘就到了,但是依然沒有任何消息。

“哼……不出來就算了,你們要記住,是他們兩個害死了你。”馬丁對紳士說完就下命令,“手動開啓噴淋系統,提前送他們上路……”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悶響,似乎是什麼爆炸了,而且威力不小,緊跟着這裏的地面跟着晃了一下,然後又是一聲更加劇烈的爆炸,這次幾乎整個洞穴都開始跟着顫抖……

“哈哈……你的報應來了,他們要和你同歸於盡。”紳士躺在地上狂笑…… 爆炸連續而且激烈,地面和整個洞穴都跟着晃了起來,一時間到處都是塵土飛揚,很多掛在牆上的東西和一些醫療用品都掉在了地上,搞的如同地震一般,一下子屋裏的人開始抱頭鼠竄,雖然看不見馬丁的臉,單身是能感覺到他的臉色肯定很難看,但是讓他意外的是,馬丁居然站了起來,原本紳士他們以爲這傢伙已經殘了,也看到了他做輪椅,可現在看來他好像只是體力較差不方便行動而已,這傢伙似乎還不至於癱軟的爬不起來。

“……有人攻進來了,外圍防線全部被突破,重複,我們遭遇敵人大規模進攻,有人攻進來了,外圍防線……”有人在對講機裏瘋狂地喊着。

“不可能。”馬丁站在那裏猶如一個剛從墓穴裏爬出來的木乃伊,這突然出現的變故確實有些讓他難以接受,他根本就不相信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突然冒出來。

“沒什麼不可能的,你以爲我們真的會傻到會獨闖龍潭嗎?雖然我們抱着必死的決心來,絕對不會魯莽的用雞蛋碰石頭。”紳士躺在地上得意地說,“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我們潛入之後有更多的人進來,而你的人注意力恐怕只在我們幾個人的身上,後續的人進來你們可能沒注意到,還有你們派遣到外面去襲擊我們留守人員的那批肯定失敗了,他們可能連人都找不到,再說了我們外圍也不止那點兒人,你以爲就只有八個?你太天真了”說到這兒他得意地看着另一邊目瞪口呆的湯米,“你以爲你耍了我們嗎?你以爲你勝券在握了嗎?哪有那麼多好事兒?雖然我沒能完全識破你的真面目,但是也對你並不是完全相信,該讓你知道的你都知道,不該讓你知道的你現在才知道,但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現在你明白了吧,雖然我們都抱着必死的決心來這裏,但是也做了充分的準備,就算我們全掛了,你們也好不了。”

“快走吧,這個地方不宜久留。”馬克在一邊兒說,“如果他們真的攻進來,我們就走不了了。”

說話間外面突然又是一聲悶響,這次爆炸比之前更近了,連頭頂的燈罩都被震掉了,馬克直接被震翻在地上,頭撞到了桌角,頭破血流,馬丁卻被震得一屁股坐回了輪椅上。

“不知道這四周到底是什麼時候被佈置了爆炸物,雖然還只是在外圍,但是威力巨大,我們這裏也受到了波及,這四周似乎是有人在活動,而且數量不少,他們正在襲擊我們的防線,爆炸正在向裏面滿意,好像不只有炸藥那麼簡單……”對講機不斷裏有人報告着外面的情況,看來比馬丁預想的要糟糕的多,似乎正如紳士所說有大批的人攻了進來,正在向這邊圍攻,目的直指馬丁。

“親愛的馬丁先生,你完了,王八蛋,你的報應來了,你的計劃全都失敗了,等死吧,哈哈哈哈……”紳士繼續狂笑,臉上全都是得意的表情,彷彿馬丁已經在劫難逃,死期已經到了一樣。

“到底是他孃的怎麼回事兒?”馬丁怒罵着,看得出他非常的生氣,自己的百十號手下怎麼突然變得一無是處?究竟是手下太無能還是敵人他強了?

“他們攻過來了,不知道用了什麼武器,到處都在爆炸。”有人在對講機裏喊,“現在外面的幾條通道全都着了,到處都是火。”

一聽到‘火’馬丁就開始不由自主的開始渾身發抖,他現在一身的上傷痛都是火,那可是刻骨銘心的痛苦,讓他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自從上次的遭遇之後他甚至連打火機的火焰都見不得,沒人敢在他面前使用明火,因爲他一見到任何和苗不管大小都會馬上抓狂,火焰在他心裏已經成了心理障礙。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怎麼突然會出現這麼多人?就算他們的人趕過來也沒有這麼多,外面只有八個,他們的支援隊伍,最快到這裏要幾個小時,最多也就十幾個人,怎麼可能造成這樣的聲勢?肯定是障眼法,他們在虛張聲勢,不要被他們的嚇倒。”湯米瘋狂的吼叫,他完全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紳士的實力他和馬丁早已經瞭解的非常透徹,怎麼可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戰鬥力?難道是自己忽略了什麼?但是他想破頭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這爆炸的規模絕對不是一兩個人能製造出來的,紳士究竟隱藏了什麼?

“你們這些王八蛋就等死吧,這就是我們送給你的一份大禮,馬丁,受着吧,你的這輩子早就該結束了,上次你受傷只是個報應,讓你嚐盡人間痛苦,這次是報應的繼續,我建議你自殺,否則落在幽靈手裏你知道該是個什麼下場。”

“哼……至少你們看不到了。”馬丁晃悠悠地向後退了兩步,“我們走。”

“你走得了嗎?你以爲幽靈是誰?你記憶中有誰逃過他的追蹤?你已經輸了,從我們進來開始你就已經輸了,雖然你掌握了一些主動權,比如困住了我們,但是你能逃的掉嗎?哼哼,我不相信。”紳士開始對馬丁冷嘲熱諷,他已經豁出去了,馬丁不會放過他和獅鷲,就算幽靈和重拳馬上趕來,這傢伙也會在這之前把他們兩個殺了。

“至少你看不到。”馬丁冷笑着又擰了一下控制區,然後將屏幕對準了紳士那邊,屏幕上已經開始五分鐘的倒計時,不知道是自毀程序還是這裏的噴淋系統倒計時,做完這些馬丁幾下砸爛了控制器,“他們會眼睜睜的看着你們死掉,給他們點時間來送死,哈哈……”然後馬丁看了他們一眼就在手下人攙扶之下離開了這個房間,後面是馬克和已經有些渾渾噩噩的湯米。

一下子房間裏安靜了下來,紳士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只聽見外面隆隆的爆炸聲依然在持續,整個房間劇烈的晃動,紳士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計時器,馬丁設置的倒計時還有四分半鐘,他環顧了一下這個空間,也就三十平方米左右並不大,他能看到頭頂的噴淋系統,但是他現在渾身無力,手都沒法動一下,別說跑了,就連站起來都不可能。

“獅鷲……獅鷲你怎麼樣了?”紳士是努力地想動動頭看看獅鷲的狀態,可脖子基本上就不聽使喚。

“還好……”獅鷲有氣無力地在一邊回答,“還沒到嗎?”

“還有點兒時間。”紳士知道他問的是什麼,因爲角度的原因獅鷲不知道馬丁重設了倒計時。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這輩子唯一犯的一次錯誤,卻是最致命。”獅鷲苦笑,“抱歉,連累你了。”

紳士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衝進來是自己同意的,別說誰連累誰,他罵了一句:“放屁,那樣的情況下,換成誰也不可能繼續冷靜下去,有什麼好抱歉的,聽天由命吧!還有點時間,如果重拳他們來的及時,我們或許還有命在。”

“別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馬丁是那樣的人嗎?他會那麼輕易的放過我們?”獅鷲倒是沒有他那麼樂觀。

“你別把他想得太神了,他總歸還是個人,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能樂觀點兒?”紳士倒是什麼都想的開,到了這種時候,他居然還能開導別人。

“我不是盲目樂觀。”獅鷲半個臉都被那張桌子壓着,臉上全都是血,那狀態糟糕極了,可是他卻偏偏沒有力氣把那桌子掀開,只能任由那桌子壓在他的臉上。

“如果死在這兒確實有點不甘心,畢竟沒看到馬丁的王八蛋死在我們前面。”紳士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體,試圖能移動一下,哪怕一根手指也好,在不斷嘗試之後他還真取得了不小的成效,手居然能動了,這真是讓他大喜過望,但是看着那不斷減少的時間,他的心一下子又沉到了底,以他現在的狀態想要恢復對身體的控制,沒有足夠的時間是不可能做到的,可他們現在最缺的恰恰就是時間,還有四分鐘不到了,這段時間他們還能做什麼?人生最後的道別?換作誰也不會甘心,現在就絕望等死?那又不是他們的性格,不管他們如何看輕生死,這種糾結和折磨卻是無法避免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馬丁算是達到了他想要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對一個人的心靈進行折磨,遠比折磨他的肉體更加有效,比如現在,獅鷲就無法控制自己去想念自己的父母、蘇珊和小瑩瑩,那種把抓柔腸肝腸寸斷的感覺確實難以忍受,畢竟他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着眷戀,人很多時候並不是爲了自己活着,畢竟人是有感情的,懂得什麼是牽掛,知道什麼是想念,明白什麼是痛苦,絕大多數人還是有親情和人性的,想要做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談何容易,能真正的超脫一切了無牽掛的人又有多少?恐怕全世界也沒幾個。

畢竟還沒到最後時刻,他們這種人永遠都不會在沒死之前就絕望,兩個人都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體,他們知道這種藥物的作用原理,他們也接受過抗藥物訓練,所以種藥物對他們的影響時間很短,同時努力多做活動有助於儘早減弱藥物的影響,他們開始嘗試活動手指,總之不管需要多長時間,那對他們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用好眼前的這點兒時間,多年來磨練出來的強大的求生慾望和生存的本能讓他們絕對不會輕易的放棄任何哪怕一點的機會或者說希望。

“我現在一隻手可以動了,馬上聯繫他們。”獅鷲甚至顧不上去掀開壓在臉上的那張桌子,其實他也沒有那個力氣,這隻手只能勉爲其難的去摸索單兵電臺的開關,能按下去都已經很勉爲其難了。

“馬丁已經開始逃跑,控制住他,他已經不在我們現在的位置,具體他逃往哪個方向還不知道,注意搜索,別放過他,另外,我和紳士被困在這兒,需要支援,我們還有……”

“3分15秒……”紳士立即將時間報了過去。

獅鷲把時間一通過單兵電臺告訴了,能聽到他的話的人,不管是幽靈還是重拳,能收到他的消息就好。

這就是獅鷲,儘管他現在心有不甘,無數眷戀,但永遠是最冷靜的一個,通話開始的說的第一件事並不是求救,而是通報馬丁的去向,然後纔是尋求幫助。

其實,重拳和幽靈有何嘗不想來幫忙呢?他們的確像馬丁說的那樣入侵了監控和通信系統,也接到了馬丁的警告和挑釁,但是這附近的敵人實在是太多了,一時間他們根本就過不來,雖然心裏急得火燒火燎,但情況卻完全不受他們的控制,剛纔那些爆炸的確是他們製造的,但也是爲了虛張聲勢,讓馬丁和他的人摸不到頭腦,感到恐慌而已,試圖以此來驅散敵人,但是這些敵人雖然慌亂,卻一點兒撤離的意思都沒有,反而更加嚴密地展開了防守,同時開始縮小防禦的範圍,不斷地向裏靠攏,整道防線反而更加緊密了。

其實他們開始已經商量好了,就是重拳先一步進去假裝投降以拖延時間,但是他還沒來得及動,馬丁就已經跑了。

此時外圍的人已經開始全面攻擊,其實這批人是幽靈隱藏的一股力量,完全是他找來的人,出於謹慎這件事他只在私下裏告訴了紳士,也應幸虧他沒告訴所有人,否則湯米知道了肯定是個麻煩,當然現在幽靈還不知道湯米已經背叛了他們。

這次跟着幽靈來的有四十多人,全都是他這一段時間培養出來的一批專用手下,雖然戰鬥力還沒法和他們“黑血”相比,但基本上可以算是信得過的一股力量了,誰也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找了這麼多人來,不過這些人的潛入能力非常的強,其實在紳士他們進來之後沒多久,這批人就已經開始行動了,首先他們幹掉了那些暗哨,然後大部分人都從外面潛入,包括娜塔莎和她的人,所以馬丁派出去殲滅娜塔莎的那批人根本就撲了個空,現在還在外面瞎轉……

其實紳士他們進洞之後就已經被馬丁的人發現了,馬丁一監視着他們,但並沒有對他們下手,可他卻不知道幽靈已經先一步進來了,所以馬丁的手下也只是注意到了紳士他們經過地方留下的那些炸藥和進行的破壞,以至於在各個關鍵點上紳士和重拳佈置的炸藥都被拆除了,包括髮電室和軍火庫、燃料庫,以及士兵們的休息地,只是沒想到的是幽靈帶來那批人進來之後,重新搜索了這些地方,也重新做了破壞,這才造成了整個基地的大停電以及四處不斷的爆炸,所以並不是說馬丁或者幽靈更高明,而是他們都做了更多的工作,做了更充分的準備,只是馬丁沒想到幽靈跟他又玩了這招黃雀在後,算是比他棋高一籌。

今天發生的事情變數太大,不管是馬丁還是幽靈都覺得事情的發展完全不受控制,看似一切在意料之中,又完全超出控制之外,所有人都很惱火,因爲所有人的計劃都不算成功,幽靈沒能按照計劃解決到馬丁反而讓紳士和獅鷲身陷重圍,而馬丁雖然困住了兩個人,但卻沒有達到全面剿滅“黑血”的最終目的,到頭來自己居然混的還是個跑路,這讓他更加的惱火。

“你們他~媽~的快點兒。”幽靈現在急需人手破開前面敵人的封鎖去救人,而娜塔莎和另外一批人所在的地方離嗎這還有相當遠的距離,一時半會還真的沒法兒趕到,他們這些人戰鬥力其實不比馬丁的手下強多少,但他幽靈早已經給他們指定了一個簡單有效的進攻機會,就是大量攜帶槍榴彈和爆炸物,不和敵人拼戰術,而是利用榴彈和爆炸物開路,在這種攻擊之下就算的大羅神仙也不可能和他們硬抗,馬丁的人一見這真實就全跑了,他們這才得以迅速推進,但也並不是一路順暢,馬丁的手下還是有能人的,他們還是遇到了很多有效抵抗。

眼看着紳士和獅鷲就在眼前卻無法救援,重拳和幽靈兩個人真是心急如焚。

“趕緊想個辦法。”重拳一邊向另一邊兒通道的敵人發射槍榴彈一邊兒對幽靈喊道。

“我要是有辦法就不會在這和他們耗着了。”幽靈一邊開槍一邊不停咒罵,很顯然他也無計可施。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人接到了獅鷲傳出來的求救消息,一個是馬丁跑了另一個是他們被困住了,其實這兩個消息他們早已經知道了,只是現在得到了證實,因爲他們剛纔看到了,有人護衛着那個渾身纏着繃帶馬丁離開,雖然他們進行了攻擊,但卻沒能奏效,其實紳士在身體完全失去控制之前是一直按着通話鍵的,也就是說他和馬丁之間的對話,全都被紳士傳了出來,幽靈和重拳自然聽得清楚,否則他們也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在這附近佈置了那麼多的炸藥,做了那麼充分的準備,儘管到現在爲止還無法把裏面的人救出來,但至少震懾了敵人,嚇跑了馬丁,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只是這並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我們一定把你們救出來。”重拳不顧一切的對着單兵電臺狂吼,此時的他已經血貫瞳仁,腦門兒青筋暴起,幾欲抓狂了。

“援兵不可能到了,現在只能靠我們兩個了。”幽靈解下身上的炸藥開始往上裝遙控引信。

“殺進去,殺出一條血路來。”重拳重新裝填彈藥,到現在他什麼都顧不上,只要能衝進去把人救出來,其他什麼都不重要,馬丁跑就跑吧,紳士和獅鷲的命比馬丁的重要萬倍,馬丁可以再找,兄弟的命只有一次,這兩個人絕對不能死。

相比之下幽靈還是想的比較周到的,在準備的過程中命令他帶來的那些人去追殺馬丁,總不能就這麼白白的放棄,就算是他們兩個不去,也要讓別人去追,總不能眼睜睜地放任馬丁再次逃走。

“準備好了嗎?”幽靈拿的那些炸藥站了起來。

“好了就快,時間不多了。”重拳說完提着槍就要往外衝,幽靈一把抓住他,晃了晃手裏的炸藥,“我來開路。”

幽靈一邊跑一邊將手裏的炸藥當手榴彈一樣丟出去然後用遙控器引爆,這下子可是熱鬧了,到處都是劇烈的爆炸和橫飛的建築碎片,第一次爆炸兩個人就被狂涌的氣浪掀起倒飛了回來……

“哇靠,你用了多少?”重拳的鼻子嘴裏全都是血。

“他們不可能比我們更好受。”幽靈從地上爬起來晃了兩下又差點摔倒,臉上也全都是血,“儘快通過這個地方,裏面還有很多敵人。”

重拳耳朵裏全都是嗡嗡的轟鳴聲,幽靈說什麼的根本就聽不見,只能從他的手勢大概明白是要自己快點跟上,到了這個時候,他什麼都顧不上,腦子裏只有救人這個念頭,兩個人再一次發狂的向裏衝去,這是第一道外圍防線,裏面還有一道,估計是馬丁爲了對付設置的雙保險,就是爲了給他爭取足夠的時間逃走,現在馬丁能不能抓住已經不重要,只要紳士和獅鷲的性命。

在幽靈的幾次亡命攻擊之後敵人的火力果然減弱了不少,沒人願意和他們着拼,等他們衝過去的時候才發現到處都是被炸碎的屍體和建築碎片兒,空氣中飄散着濃重的硝煙和血腥味兒,還沒斷氣的的人在不停地哀嚎,較遠一些的敵人正在逃離,還有子彈不停的掃過來,這裏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砰砰砰……”重拳身上連着捱了數槍,整個人被那巨大的衝擊力直接撞飛了出去,重重地拍的一面牆上發出一聲悶響,雖然有重型防彈衣保護,子彈沒能穿體而過,但那衝擊力也足夠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

“我日~你奶奶。”幽靈狂衝去一腳將那打冷槍的敵人踹倒,連續向他身上掃射,把他打成了篩子。

“他孃的……”重拳吐了一口鮮血出來打算從地上爬起來,可是中彈的位置一陣劇痛,剛剛撞在牆上的後背也是疼痛難忍,如同寸寸斷開了一樣,那滋味兒,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疼得他連呼吸都不敢,掙扎兩下連站都站不起來,剛一動就又狂吐了一口鮮血,他知道自己的內傷不輕,之所以穿上重型防彈裝備就是爲了衝鋒陷陣,可沒想到剛到這兒就中招兒了,還受了這麼重的內傷,原來的計劃根本無法去實現,一時半刻是站不起來了!

“你怎麼樣?”幽靈跑過來。

“給我幾秒鐘緩一下。”重拳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一個小盒子放在幽靈手中:“用在關鍵時刻,不要浪費。”

幽靈愣了一下,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打開盒子一看,裏面是兩顆溫壓彈,槍榴彈就可以使用的那種。

重拳的意思很明確,讓他用來清理困住紳士和獅鷲地點外圍的敵人,給他們的營救爭取足夠的時間,否則就算是他們能強攻進時間也絕對不夠,用這東西可以瞬間幹掉那空間四周的所有敵人,但願馬丁沒有騙他紳士和獅鷲真的被困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否則這溫壓彈一旦打出去,他們兩個也難以倖免,原本他就顧及到這些沒敢輕易使用,總希望能在時間到達之前可以攻進去手動停止那個計時器把人救出來,可是到了現在他們也知道時間不夠了,只能賭一賭了,希望能一次性把外圍的敵人全都幹掉,這樣還能有一點時間救人,雖然同樣能威脅到紳士他們的性命,也總不能眼睜睜地看着裏面的兩個人被強酸活活融化……

幽靈也知道重拳恐怕要緩一緩才能爬起來,現在這個時候不能等,每一秒鐘都異常珍貴,於是他就不再猶豫,拿着那兩顆溫壓彈轉身就走……

還有不到兩分鐘……

幽靈乾的更徹底,一邊向前狂奔,一邊甩C4,一邊引爆……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當接近了敵人最後一道防線之後他毫不猶豫地向兩個方向打出了那兩枚溫壓彈,然後轉身衝進了一個洞口反手關上了門,幾乎就在同時外面傳來了兩聲不大的悶響,化學反應之下空氣開始劇烈的膨脹,他剛剛關上了房門,直接被頂飛從他上頭頂劃過重重地撞在了對面的牆上徹底扭曲變形,他就感覺整個人如同被一個巨大的重物死死的壓在了地上,似乎是要把他肺裏所有空氣都擠出來……他掙扎着把呼吸管塞進嘴裏然後把頭盔扣死,現在才終於明白了紳士提供的裝備的爲什麼要帶這能維持一個人五分鐘潛水的微型氧氣瓶了。

緊跟着空氣開始收縮,他再次經歷了一次身體如同被壓榨乾被偷空的感覺,那簡直生不如死。

幸虧離爆炸地點較遠,否則他真的會被活活弄死,儘管如此他還是能感覺到身體很多地方開始滲血,他知道是體內外壓力失衡的表現,有些血管無法承受已經爆開了,但現在他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敲了敲頭盔爬起來就往外走。

外面清理的果然非常乾淨,到處都猙獰恐怖的屍體,全都大張的嘴雙眼突出,完全是在高壓之下活活被憋死的,他現在最關心的是紳士他們怎麼樣了,是不是也被這溫壓彈波及到…… 幽靈幾乎是直接把門撞開衝進去的,門都被他撞掉了,裏面沒有人,隔着玻璃他能看見紳士和獅鷲躺在地上,狀態好像不太好,多上的計時器,還有不到三十秒的倒計時。

“關了它。”紳士有氣無力地說。

幽靈看才發現計時器的控制盤已經被砸碎,想要在這兒關閉恐怕是不太可能,立即想起他辦法,可時間卻在一點一點的流逝,他真的有種無計可施的感覺,就算他想入侵系統時間都來不及,時間太短了。

“不管來不來得及不要放過馬丁。”紳士躺在地上,他的手已經可以慢慢的活動,他正試圖拔出手槍,他已經做好了發生任何事情的準備,只是槍套上的那個鈕釦怎麼也打不開,上面如同壓了一個半斤重的大石頭,而他的手根本用不上一點力氣,他這是想做兩手準備,萬一時間到了這個房間打不開,那他就給自己腦袋來一槍,就算是自殺也不願意被強酸融化,只是現在他的手根本就不聽使喚,他不由得在心裏一陣嘆息,現在已經到了那種想死都不能自己選的地步了。

“告訴蘇珊孩子的名字她來取吧!小瑩瑩和我的父母都拜託給她了。”獅鷲這次離開的時候蘇珊已經懷孕有一段時間了,上週通話的時候孩子已經出生,蘇珊要他給孩子起個名字,他說考慮一下,現在他擔心自己沒機會看到出生之後的孩子,他已經後悔那時候因爲急於出發而太倉促的只是進行了短暫的電話溝通,並沒有進行視頻聊天,似乎他錯過的唯一一次和未蒙面的兒子見面的機會。

“你給我閉嘴。”幽靈一邊試圖重新入新系統調整或者關閉計時器一邊怒罵道,他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實時,他在努力改變眼前的現狀,絕對不會輕易的放棄,只要事情還沒發生他就不會放棄努力。

時間滴滴答答的過,幽靈的腦門上全都是冷汗,紳士還在摳他的槍套,獅鷲正試圖推掉臉上的桌子,但他也和紳士一樣雖然可以移動手臂,但還是沒辦法用上力氣。

其實幽靈很清楚的知道這套控制系統並不難對付,最多三五分鐘他就能搞定,那現在的問題是他連一分鐘的時間都沒有,不管用什麼辦法都是需要時間的,可是現在他們缺的就是時間……

其實誰都清楚時間不夠了,紳士搖搖頭:“給我記住了,馬丁必須死,我沒能做到,你必須做到,下面我交代一些事情。”

“可以,我可以。”幽靈根本就不理會紳士的話,而是繼續發了瘋一樣在一邊兒忙不停,但時間依然在不停,彷彿無視他的絕望與不甘,看來一些已經無從改變,註定的事情在所難免……

當屏幕上的數字都歸零的時候,所有人都僵在那一動不動,幽靈死死地盯着裏面的那個噴淋頭,眼睛幾乎都快瞪裂了,但他讓他意外的是什麼也沒流出來……

“靠,原來是嚇唬人的。”紳士那腦門兒上的冷汗都下來了,這種情況下就算他再冷靜也不可能不害怕,那上面可是強酸,可現在他卻想不通馬丁到底要幹什麼,就是爲了簡答的嚇唬一下自己?不可能,馬丁不是那麼無聊的人,也絕不可能放過他們。

“這個東西的開關在哪?”幽靈擦擦冷汗,也長出了一口氣,至少這個該死的噴淋系統沒起作用,或者說根本就沒什麼所謂的噴淋系統,沒準兒馬丁就是在嚇唬他們,他現在也反應了過來,自己真白癡,剛纔爲什麼不是先找開關把這個該死的東西打開,只顧着去關閉這該死的倒計時,看來自己真是太沒腦子了。

“我也不知道,從沒見他們操作過,恐怕得找一下。”紳士看着上面的那些噴淋系統,總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兒,他似乎還記得馬丁說過這個鳥地方非常堅固,而且很難打開,難不成現在的一切也是他陰謀的一部分?

“這裏根本就沒有。”幽靈罵道,那一瞬間,他真的覺得是被該死的馬丁耍了。

“這個地方有點怪。”紳士似乎看到了,一個噴淋口裏似乎有東西,好像是水,他無法確定是不是馬丁說的強酸滲出來了,難道是這噴淋系統已經禁不住強酸的腐蝕了?

其實幽靈何嘗不想打開這個封閉的房價按呢?他是被弄得無計可施了,轉了一圈他沒找到控制器,似乎那個被砸碎的控制器能開啓和關閉這個空間,又能控制噴淋系統,不過現在他也沒法判斷,畢竟時間太短他根本就沒時間做驗證,於是他只能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最後他擦着冷汗:“我再想想辦法。”

就在的時候紳士輕哼了一聲,原來是一滴水落在了他的臉上,劇烈的灼燒感痛的他無法忍受,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水,而是一滴強酸,至此他終於明白,事情並沒有想像的那樣過去,而是剛剛開始,這裏真的佈置了強酸,只是時間似乎多少慢了點兒……

“我說嘛,馬丁怎麼可能放過我們?”紳士嘆了口氣,他知道該來的已經來了,最後的時刻快到了。

幽靈沒有感覺到裏面有什麼變化,他還在忙着,想辦法打開面前這個該死的東西。

紳士臉上的劇痛繼續說道:“我們說說話吧!”

“有話你說。”幽靈繼續忙碌着,絲毫沒察覺到紳士的話已經開始不對勁兒了。

“怎……怎麼,麼樣了?”這時候重拳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外面衝了進來,一進門就一下爬在了地上,看得出他是硬撐着趕來的,嘴巴和鼻子的還在往外流血,胸前有大片的血跡,看得出他又吐了不止一次血,內傷不是一般的重。

“來得好,過來我們聊聊。”紳士看着重拳,“後面的事情可能做得交給你們了。”

“怎麼還沒打開?”重拳抓狂的問幽靈,同時他已經注意到紳士臉上的那塊上灼傷,他擡起頭看到,那些噴淋口正有“水”滴下來,裏面的一些東西已經開始冒起了白色的煙霧,紳士的手還在顫抖着,努力地去打開自己的槍套……一切彷彿慢動作一樣。

“打不開,我打不開,我打不開……”幽靈楞了一下,這纔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也意識到情況已經越來越糟了,開始絕望地狂吼。

“好了,別費力氣了,我們聊聊吧。”紳士用平靜的聲音說,“下面我說一下,我們目前的情況,我們的資金情況可以用資金數量,賬戶密碼,目前的幾個關係,還能利用的幾個場地,以及一些賬務問題還沒解決的……”

紳士似乎已經開始交代後事了,聲音平緩有力,聽起來和平時開會沒什麼區別,幽靈已經徹底癲狂了,系統並非無法進入,而是需要時間重寫,但重寫至少要十到十五分鐘時間,可按照現在的狀況看他們五分鐘都沒有,他擦着臉上的汗和淚水,把系統設置爲重寫狀態,然後轉身撲向那塊玻璃瘋狂的用腳踹用拳頭錘了,身邊的東西往玻璃上砸,用槍掃射……淚水狂奔而出,但是那塊玻璃卻紋絲不動。

“炸藥……炸藥……把它給我炸開”重拳撲上去揪住幽靈,“動作快點兒,還來得及。”

“用一少了不起作用,用多了他們會一起被炸死,就算炸不死衝擊波也會要了他們的命。”幽靈絕望的說道,“這是特殊加工的防彈玻璃,槍榴彈都奈何不了,除非用火箭筒,如果用炸藥的話,至少用一公斤,但是這個建築根本承受不了這麼多的炸藥,就算能承受他們兩個也的活活被震碎內臟,你懂嗎?”。

“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重拳記得一口血噴在了防彈玻璃上。

“我再試試。”幽靈又撲向了那個控制器。

“這種玻璃肯定有一個承受的極限,你可以做小規模的爆破,一次次把它震碎。”重拳說,“還有沒有什麼可用的燃料,什麼都行,只要能點着就行,淋着玻璃上點着燒熱,然後潑冷水把它炸開……”

這倒是個辦法,可以一試,看着紳士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強酸燒的冒起了煙,兩個人幾乎瘋了,幽靈趕緊翻出身上所攜帶的燃料罐……

就在這個時候裏面的那些從上面的一下的強酸已經密集了很多,紳士的褲管兒已經被燒穿了,獅鷲的戰術手套、衣服上全都是點點的酸液在腐蝕着,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白色的煙霧,兩個人的身體都在不停的顫抖,在這巨大的痛苦折磨之下他們沒人哪怕哼一聲,紳士還用那平穩的聲音繼續說着:“……布魯斯這邊的關係重拳應該可以搞定……現在中情局的威脅絲毫不亞於馬丁……小心他們突然反咬一口,虎魚……虎魚……也是我們的另一個威脅,不要與之硬抗……”

“我的唯一牽掛,你們都知道,我不說什麼了……”獅鷲問題交代的非常簡單,只說了這麼一句就再也沒動靜了,重拳能看到壓在他臉上的桌子在不停的顫抖,很顯然他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都他孃的給我閉嘴,有話等出來再說。”重拳一邊跟幽靈一起忙碌一邊罵道,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請聽我說完……”紳士的聲音就開始顫抖,裏面的強酸雨越來越大,他很多地方的皮膚已經被燒穿,正在腐蝕他的肌肉,他正在忍受巨大的痛苦,爲了能繼續說話,更把還能動的那隻手蓋着了嘴巴和臉上,但是手背已經被腐蝕……

淋在防彈玻璃上的燃料開始劇烈的燃燒,幽靈仍然繼續在不停地往上潑各種各樣的可燃物質,重拳已經開始隨便找了個容器接水,準備隨時往那燃燒的玻璃上潑……

防彈玻璃裏面已經煙霧瀰漫,那是被強酸腐蝕後產生的,再加上玻璃廠的火勢,他們已經看不清裏面的情況,但是他們很清楚裏面的人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很快玻璃就已經開始嘎嘎作響,兩個人不失時機地開始往上潑水,冷熱交替之下,玻璃開始發出一陣咔咔的開裂聲,兩人狂喜立即繼續淋水,讓他們失望的是防彈玻璃上開裂了無數的白色裂痕,但最終還是沒有徹底碎裂……

“炸藥,現在用炸藥,定向爆破……”重拳一邊往另一邊兒還在燃燒的玻璃上潑水,一邊對幽靈喊,冷熱交替之下,玻璃的性格已經發生變化,現在用小規模的爆破,應該可以破開。

其實幽靈也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此時正把手裏的軟體C4迅速分割成小塊兒裝上遙控裝置,一塊一塊的貼在那些玻璃上,他清楚要破開這些已經出現裂紋的玻璃,並不是那麼容易,藥量小的是絕對辦不到的,但要是中多了裏面的紳士和獅鷲也就完蛋了,雖然用冷熱交替的辦法處理了一下,這塊玻璃的承受爆破的能力已經大大降低,但比畢竟是特殊材質的防彈玻璃,他不瞭解裏面都添加了那些特殊成分,更不清楚這東西到底有多大的承受力,所以現在用炸藥仍然相當的冒險。

現在他們已經完全顧不上裏面的情況,只想儘快弄開這個該死的東西,裏面紳士的聲音還在繼續,已經開始變得時斷時續了……

幽靈迅速的,在玻璃上佈置炸藥,重拳也不知道從哪兒翻了一根管子出來接在了水龍頭上隨時準備對裏面的兩個人進行沖洗,降低強酸對身體的腐蝕。

“後退……”幽靈拖着重拳躲到了門外,然後按下手裏的遙控器……

“嘭嘭嘭……”一連串有規律的爆炸聲從裏邊兒傳來,聽到這聲音他們的心裏就是一沉,似乎是沒啓什麼作用,兩個人又再次衝了進去,發現玻璃上只出現了一個也就足球大小的口子。位置很高,勉強摸得到,白色刺鼻的酸霧正從裏面冒出來,帶了一股奇怪的血腥味……

“你繼續……”重拳叫幽靈再來第二次爆破,而他卻拖着那根管子,準備從那個口子塞進去往裏噴水,希望能稀釋一下兩個人身上的酸液,可是很快他就發現,手裏的這根膠皮管子根本就不夠長……無奈之下,他只能將水放進,然後從那個洞潑進去,此時裏面全都是白色的酸霧,根本就看不見人,也聽不到聲音,他只能按照記憶像大概的位置猛潑水……

兩個人瘋狂的幹着各自的事情,如同機械一般,發瘋的攻擊那塊頑強挺立在那裏的防彈玻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