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明白我的同伴對你能有什麼用?”林珂緩緩的說道。

“呵呵……上命所差,身不由己,還請你不要怪我。”

林珂聞言伸手摟緊了韓宇,搖頭拒絕道:“抱歉,我不會把他交給別人的。”

“哪怕是這是機械皇帝的命令嗎?”身後的快遞員沉聲說道。

聽到機械皇帝四個字,林珂的心裏一緊,隨即低聲說道:“什麼機械皇帝?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唉~公主殿下,我既然說出了機械皇帝這四個字,那就說明我是知道你的身份的。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裝糊塗。實不相瞞,我這次是奉命來這裏除掉那個韓宇的。”

“……給我一個理由。尋找九龍玉佩需要韓宇這個人,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恕我不能允許你加害他。”

“理由是嗎?抹消韓宇這個人類是皇帝陛下親口下的命令。不知道這個理由能不能夠說服公主殿下?”

“我不信!”林珂聞言說道。

快遞員很顯然並不想跟林珂繼續僵持下去,見林珂有胡攪蠻纏的打算,冷笑着說道:“公主殿下,不要指望寧平那些人可以出現幫你,我在他們的晚飯裏下了足量的瀉藥,到明早之前,他們是沒有工夫去做別的事情的。”說着快遞員貼近了林珂,伸手去抓被林珂抱着的韓宇。林珂見狀一咬牙,身體猛地向後一撞。快遞員沒想到林珂會突然不要性命似的往後撞,下意識的縮手想要躲開林珂的撞擊。林珂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當即止住身形,抱着韓宇跳上了竹排,用力一蹬岸邊,竹排載着林珂跟韓宇飄到了湖中。

“……公主殿下,你這又是何必?林默寒已經因爲愛上人類而受到了嚴懲,難道你也想要跟林默寒一樣接受皇帝陛下的懲罰嗎?”快遞員看着站在竹排上的林珂搖頭說道。

林珂聞言皺了皺眉,問道:“你剛纔說什麼?林默寒受到了嚴懲?他受了什麼懲罰?”

“……在皇帝陛下的面前,林默寒被控制着親手刺死了身懷有孕的妻子。”快遞員沉默了一會,緩緩的說道。說完又對林珂說道:“公主殿下,回頭是岸吧。否則即便你是皇帝陛下的公主,是機械帝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也絕對逃避不了皇帝陛下的懲罰的。”

快遞員苦口婆心,但林珂的回答卻是固執的搖了搖頭。見林珂不聽自己的勸告,快遞員無奈的嘆了口氣,對林珂說道:“那就請公主殿下恕罪了。”說着快遞員就準備對湖中的林珂跟韓宇發動攻擊。可還沒等快遞員動手,身背後突然風聲大起,快遞員彷彿背後長了一雙眼睛似的,動作敏捷的往旁邊一閃身,躲過了英招的偷襲。

“是你!看來我失算了。”快遞員看清偷襲自己的傢伙後,有些自嘲的說道。英招沒有理會快遞員的自言自語,只是一擺手中的長槍,淡淡的說道:“我不喜歡欠別人人情,寧平那幾個傢伙幫助過我,我一直想要找機會還上這份人情。那個韓宇對寧平他們還重要,相信阻止你這件事應該足以讓我還上這份人情。”

“就憑你這個已經過了氣的畜生?”快遞員輕蔑的說道。

“哼!”英招冷哼一聲,背後雙翅一展,速度飛快的直奔快遞員衝了過來。可英招的速度快,快遞員的速度更快,只是那麼一眨眼的工夫,快遞員消失在了英招的面前,出現在了英招的背後,揮動手中的尖刀就要砍掉英招的雙翅。可就在這時,快遞員的心中警兆突起,下意識的一側身,一道亮光從快遞員的身側閃過。

快遞員順着攻擊過來的方向看去,就見菲爾德正全副武裝的用槍瞄準着自己。在距離菲爾德不足百步的地方,石八方面沉似水的封住了通往城堡外的通道,而寧平也從對面緩緩的走出了陰影。空中閃過一陣亮光,韓夢馨背後長出一對光翼,身上穿着古代女武神穿戴的甲冑,左手盾右手劍的封住了快遞員的天空。

“嘿~原來你們沒有中暗算。”快遞員苦笑一聲說道。以目前的陣容,即便是自己,能夠全身而退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原本英招跟我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我們還有點將信將疑,卻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打算對我們不利。爲什麼?我們自問對你沒有失禮的地方,爲什麼要暗算我們?”寧平盯着快遞員,緩緩的問道。看樣子之前快遞員跟林珂的談話他們這些人並沒有聽到,這也讓林珂的心裏微微一鬆。

快遞員聽到寧平的質問,咧嘴一笑,慢悠悠的說道:“不是有句老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嗎?我爲什麼要暗算你們?你們別想從我這裏知道答案,有本事就自己去查好了。”

寧平聞言大怒,青雲劍指着快遞員說道:“好,既然你這麼說,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等生擒了你我們再慢慢問。”

“想要抓住我,就憑你們嗎?”快遞員輕蔑的一笑。

話說到這份上已經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了。寧平冷哼一聲,揉身撲了過來,快遞員微微一笑,揮動手中尖刀迎上了寧平。

一刀一劍你來我往的展開了對攻,還別說,這個快遞員的刀法還真是不賴。潑風刀法,與之前曾經遭遇的那個機械將軍龍勝所用的刀法一樣,而且快遞員對於刀法的運用,比起龍勝來說更加的嫺熟。

在城堡的庭院中,寧平與快遞員大戰不休,一時半會想要拿下快遞員似乎不是一件可以輕易辦到的事情。 花都開好了 不過有英招、石八方、菲爾德還有韓夢馨守在四周,快遞員想要逃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凡世斷緣 可意外之所以說是意外,就是因爲它的發生毫無預兆。

. ttκá n. c o

因爲擔心招魂儀式,剛剛纔痛痛快快拉了一場的巫女大人一手扶着牆,在喬嫣兒的攙扶下一步一步挪到了庭院內。結果厄運纏身的巫女大人便成了快遞員手裏的人質,不僅如此,還連累的喬嫣兒也變成了俘虜。

寧平等人可以不去管巫女大人的死活,卻不能無視喬嫣兒的安危。寧平收起了青雲劍,盯着快遞員說道:“放開她們,我們放你離開。”

“呵呵呵……你的話跟你的表情可不一致。”快遞員不相信的答道。

“我寧平說話一向算數,放開她們,我們就讓你自由離開。否則你別想看到明天的太陽!”寧平一字一句的衝快遞員說道。

快遞員聞言沉默不語,看樣子心裏也在做着激烈的交戰。就在這時,巫女大人帶着哭腔的說道:“那啥,你能不能快點做出決定?我快要忍不住了。”

忍不住啥?當然是腹中那蕩氣迴腸的玩意。快遞員一臉厭惡的鬆開了巫女大人,任由巫女大人一路飛奔的直奔她自己的房間。隨後拖着喬嫣兒一步步挪到城堡的大門外,用力將喬嫣兒往跟過來的寧平等人身上一推,快遞員幾個後跳,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雖然火麒麟一再宣稱自己是在訓練韓宇,目的就是爲了讓韓宇可以早日打敗自己。可韓宇卻始終認爲,這火麒麟訓練自己只是因爲閒得蛋疼,在睡不着的情況下拿自己打發時間。不過不管韓宇如何認爲,對於火麒麟的訓練,韓宇都是要保證完成的。因爲火麒麟的訓練不是別的,就是兩個字,實戰。說白了就是有事沒事就揍韓宇一頓。

又一場訓練結束了,火麒麟神清氣爽的溜達着去散步了,只留下趴在地上被揍得奄奄一息的韓宇。不過在這種地方,奄奄一息的狀態只是暫時的,沒有一會的工夫,韓宇又龍精虎猛的從地上趴了起來。揉着身上被揍得發疼的地方,心裏咒罵着火麒麟的變態心理。四周圍充足的火能量爲韓宇提供了一個強大的自療環境,也正因爲這個自療環境,火麒麟下手纔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只要能給韓宇留下一口氣在,用不了多久韓宇就能恢復過來。不過恢復的只是身體,那受傷造成的疼痛卻會在韓宇的體內留下一段時間。

“嘶~”韓宇不小心碰到了傷口,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一邊輕輕揉着疼痛的地方,韓宇一邊回想着先前的那一場戰鬥。實戰雖說讓韓宇吃盡了苦頭,但帶來的好處也是很明顯的。當然這不是指自身的抗揍能力不斷增長,而是對於火焰能力的運用,韓宇感覺比起以往要更加的合理。

如果不是擔心林珂等人,韓宇現在倒是有心跟在火麒麟的後面多學一陣子。韓宇不是一個不能吃苦的人,從年幼的時候被師父扔進叢林求生還能活下來就可以看出,他所吃的苦,數都數不過來。可韓宇從來沒有抱怨過,韓宇始終堅信,這個世界是平衡的,有付出纔能有收穫。天上掉餡餅還正好掉到你手上的事情,最好不要相信。因爲就在你擡頭看天感激上天的饋贈的時候,腳下往往就有一個深坑正等着你一步掉進去。這世上哪有那麼好的事就偏偏發生在你身上了?你是老天爺的私生子?不可能呀。做人,還是腳踏實地的努力比較實際一點。

由於有這個認知,韓宇並沒有過多的牴觸火麒麟的訓練。一是想抵抗也沒有抵抗的實力,二是這樣的訓練的確讓自己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有了極大的提高。不過這種提高的速度還是不能讓韓宇感到滿意。因爲用火麒麟的話說,以韓宇現在的實力增長速度來看,想要打贏火麒麟起碼需要一百年。韓宇雖然安慰自己火麒麟這話有誇大的嫌疑,但百年沒有,一年兩年也是讓人不能接受的結果呀。爲了早日離開這個地方,韓宇只能不斷的想要尋找到那個火麒麟的弱點,順便嘗試着偷襲一下火麒麟,說不準哪天就讓自己得手了。不過從目前來看,想要偷襲擺平火麒麟這件事,還是一件很難辦到的事情。

擁有讀心術的火麒麟實在是太狡猾了,韓宇的一舉一動幾乎都在火麒麟的監控之中,想要打贏火麒麟,首先就要封住火麒麟讀心術的運用,否則不管韓宇如何努力,就算是能夠給火麒麟造成傷害的攻擊,也會被利用讀心術提前知道的火麒麟躲開。

想要抵抗火麒麟的讀心術,韓宇能想到的辦法就是一心兩用,在與火麒麟交手的時候分心他用,可一旦不能集中精神對敵,韓宇的最終結果就是捱上一頓胖揍。但要是集中了精神,自己心中所想又會被運用讀心術的火麒麟給知道。這似乎變成了一個死結,韓宇暫時還沒有想到一個好的解決方法。

“喲~傷勢恢復的挺快,比上回又快了幾秒。怎麼樣?想出對付我的辦法了嗎?”溜達着散完步的火麒麟很準時的再次回到了韓宇的身邊。

韓宇連說話的興趣都沒有,衝着火麒麟擺出了一副進攻的架勢,心裏卻淡淡的想道:“少廢話,來吧。”

就如韓宇所想的那樣,懂得讀心術的火麒麟低吼一聲,撲向了韓宇。

……

一陣喧囂過後,韓宇再次趴在了地上,而火麒麟又溜溜達達的去散步了。渾身無力的趴在地上,韓宇的腦子裏轉的飛快,不斷的回想着之前的那場戰鬥。跟往常一樣,前半段自己跟火麒麟勢均力敵,但到了後半段,那就跟前些次一樣,被火麒麟抓住了一個破綻,一敗塗地。該死的讀心術,要是有辦法可以讓火麒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就好了。

“想要讓那個火麒麟不知道咱們在想什麼並不是很困難。”一個聲音在韓宇的腦海中迴響。韓宇一聽那個聲音,心裏不由一愣,隨即驚喜的問道:“韓墨,你在哪?”

“我當然是與你同在嘍。韓宇,我能夠再次甦醒過來是很偶然的,時間不多,你好好聽我說。”

“你說。”

“你跟那個火麒麟的事情我已經知道,我給你的建議就是三心兩意。”

“三心兩意?喂,你的意思是叫我跟火麒麟戰鬥的時候想別的事情嗎?這招是試過,可並不管用。……喂!韓墨,你還在能聽到我的話嗎?”韓宇等了一會,卻再也沒有聽到韓墨的聲音。韓墨的提醒就像是曇花一現,出現的極爲短暫。

在連續呼喚韓墨數聲之後,韓宇放棄了繼續呼喚。可能就如韓墨所說的那樣,他的甦醒只是很偶然的一次現象。不過他的建議,三分兩意……三心兩意好辦,只要不讓注意力集中也就是了。可要在注意力不集中的時候戰勝火麒麟,這就不是用有點難度就可以說得過去的了。

如何在不被火麒麟讀心的時候集中注意力跟火麒麟戰鬥,這看似矛盾的難題成了眼下最困擾韓宇的事情。

……

沒等韓宇把這個問題想出解決的辦法,火麒麟再次溜溜達達的出現了。這回不等火麒麟動手,韓宇往地上一趟,耍無賴的說道:“來吧。”

見韓宇不還手,擺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火麒麟反而沒有着急動手了。這動手揍一個不還手的沙包遠沒有揍一個反抗的人類要來得有成就感。

“你不想要離開這裏了?”火麒麟緩緩的問道。

韓宇聞言很光棍的答道:“想呀,不過我還沒有想好對付你的辦法。反正我就算是反抗也不是你的對手,你趕緊動手,打完了趕緊走,我還要繼續想事情呢。”

“那你倒是起來反抗啊。”

“不願白費那個工夫。”

面對不打算動手的韓宇,火麒麟有點不知所措了。在韓宇的催促下,火麒麟隨便應付了兩下就意興闌珊的走了,臨走之前還提醒韓宇下回注意,不要這麼沒精打采的,這讓火麒麟感到很不盡興。對於火麒麟想要盡興的言論,韓宇還一鄙視的白眼與中指,順帶還有滿腹的叫罵。韓宇知道自己現在想的火麒麟知道,但要是不罵上幾句,韓宇的心裏還是很不痛快的。出乎韓宇預料的,火麒麟並沒有計較韓宇心裏的叫罵,只是慢悠悠的又走了。

等火麒麟走後,韓宇再次冷靜了下來,愁眉苦臉的繼續開始想起了對策,想着想着,韓宇睡着了。在睡夢中,韓宇似乎來到了一個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這個地方與現在韓宇所處的地方相比,簡直就是人間仙境。順着石子小路緩步前行,來到一座小花園的門口時,韓宇看到花園中的涼亭裏,坐着兩個白鬍子的老者正在對弈。帶着一絲好奇,韓宇緩緩走到兩個白鬍子老者的旁邊。

等走近了才發現,兩個白鬍子老者不光鬍子白了,頭皮、眉毛竟然也都白了。兩個老者對弈的時候很投入,似乎壓根就沒有察覺到他們的旁邊這時多了一個觀看棋局的人。韓宇默默的瞧了一會棋局,忍不住心中暗樂。原本韓宇一直認爲自己是這世上最爛的臭棋籠子,但要跟眼前這兩個對弈的老者相比,韓宇突然一瞬間找回了自信,原來自己的棋藝還是挺不錯的嘛。

“哼!小夥子,觀棋不語真君子,你在旁邊嘀嘀咕咕什麼?”一名老者不滿的輕聲哼道。韓宇聞言一愣,不過隨即輕聲說道:“老人家,我可一直沒有說話的。”

“哼,不要狡辯,你剛纔不是在心裏說我們是臭棋簍子,連你都不如嗎?”老者輕哼一聲說道。這時坐在老者對面的另一位老者也開腔了,衝韓宇說道:“小夥子,知難行易,你要是真那麼厲害,來來來,陪我老頭子下上兩盤,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那你們這局要怎麼算?”韓宇倒不是很擔心陪兩個老者下棋,既來之,則安之。反正自己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出去,倒不如就趁這個機會好好的放鬆一下。一直被火麒麟進行抗擊打訓練,韓宇感覺自己的這幅身體有點疲勞過度。

“等下,那這一局怎麼辦?”準備給韓宇讓位的老者突然停住身形問對面的老者道。

“……算和棋好了。”

“和棋?憑什麼呀?我明明只要再走兩步就可以下贏你的,憑什麼要算和棋?”老者不樂意的問道。可坐在對面的老者一聽這話也不高興了,不滿的瞪了提出異議的老者道:“什麼叫再走兩步就贏了?明明是我快要贏了好不好?現在我願意以和棋的結果來結束這盤棋,已經算是給你很大面子了,你這老不死怎麼還能得寸進尺呢?”

“嗨嗨~你把話說清楚,什麼叫我得寸進尺?明明是你在得寸進尺……”

眼見兩個老頭越說越僵,已經快有動手上演全武行的架勢。韓宇不動聲色的往旁邊閃了閃,以免一會被殃及池魚。見韓宇往旁邊閃了閃,兩個老頭不滿的衝韓宇抱怨道:“你這人怎麼這樣呢?看到這種情況都不知道開口勸勸?”

“……沒錢,勸不起。”韓宇陪着笑答道,心中卻腹誹道:“萬一你們這兩個老傢伙吵架是假,訛我是真怎麼辦?我可沒有律師朋友,要是再遇上個二百五法官,判我負責賠償,那我上哪說理去?”

“哼!臭小子,你以爲我們是誰?是人世間還些缺德的老不死嗎?”一名老者不滿的瞪着韓宇喝問道。不過韓宇卻沒有回答,而是驚訝的看着喝問自己的老者問道:“你懂讀心術?”

“略懂而已。”很享受韓宇驚訝的目光,老者一臉得意的拂鬚謙虛道。可讓老者沒想到的是,韓宇在知道老者會讀心術以後,眼睛裏不僅沒有一絲敬畏的神色,反而頗爲急切的問道:“那你知道如何防止被讀心術讀心嗎?”

“……你覺得我會平白告訴你嗎?”老者眯着眼睛看着韓宇問道。

韓宇一聽立刻回過味來,“也就是說你是知道如何防止被人讀心。老人家,請告訴我如何才能讓你告訴我防止被人讀心的方法。”

“呵呵呵……”看到韓宇畢恭畢敬的樣子,老者笑了笑,伸手一指棋盤說道:“來一盤,只要你能勝過我一次,我就告訴你有關如何防止讀心術的事。”

爲了知道防止讀心術的方法,韓宇坐在了老者的對面。原本對弈的兩個老者這回坐在了一起,韓宇這才發現,這兩個老頭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這個老傢伙是我的孿生兄弟,我們是一起長大的。”老者指着坐在身邊的老者向韓宇介紹道。韓宇不敢怠慢,連忙施禮問好,隨後好奇的問道:“那你們二位誰是兄長?誰是弟弟?”

“呵呵呵……我覺得你這問得有點多餘,不管是從哪方面看,我都要顯得成熟穩重一些。我是兄長。”正在準備跟韓宇對弈的老者笑呵呵的答道。只是話音未落,立刻就遭到了身邊老者的反對,“什麼叫你是兄長?我纔是兄長好不好?”

“胡說,我是兄長!”

“我纔是兄長!”

“當年是我第一個從孃胎裏爬出來的。”

“瞎說,你忘了你在出來之前的那一秒被我一腳給踹到一邊,然後我才鑽出孃胎的了。”

“哼,你那是纔多大?怎麼可能會記得這種事情?”

“你有病啊?你跟我是孿生兄弟,你多大我也就只比你大小那麼幾分鐘。”

“呸!你有藥啊?就算是孿生兄弟,那也是要分出個長幼的。”

“哼,你能有多少藥?”

“你又能吃多少?”

“有多少吃多少!”

“吃多少有多少!”

……

看着對面兩個老頭由言語延伸到武力衝突,韓宇明智的坐在對面一動不動,任由兩個老頭掐在一起。打架這種事是要講究環境跟氣氛的。你想呀,你滿心憤怒的跟你看不順眼的傢伙拼命,但在旁邊卻坐着一個看熱鬧看的津津有味的主,這架還打得下去嗎?答案是肯定的。

“你就這麼幹看着呀?也不知道張嘴勸上兩句?”其中一名老者不滿的瞪着韓宇說道。而韓宇聞言則是敷衍的答道:“好,好,那我勸你們各退一步。反正也都沒幾天活頭了,又何必爭這種虛名呢?”

“……你還是閉嘴當觀衆吧。”兩個老者異口同聲的對韓宇說道。

這個建議倒是正合韓宇的心意,當即點了點頭,保護好棋盤,以免被兩個老者的殺氣給破壞了啥的。不過韓宇的舉動很顯然是件讓人喪失鬥志的行爲。兩個老者再也打不下去了,可就這樣收手,又找不到一個節骨眼。只能各自瞪着韓宇,指望韓宇出面替他們找個臺階。可韓宇就跟患了老年癡呆似的,任憑兩個老者如何瞪自己,他就是故作不知,坐在那裏穩如泰山,一言不發。

“……你還想不想知道如何防止被讀心了?”在雙方僵持了幾分鐘之後,其中一名老者忍不住問韓宇道。

韓宇聽到這話,知道不能再繼續沉默下去了,只能無奈的充當起了和稀泥的角色。在韓宇的勸說下,兩名老者借坡下驢,鬆開了對方。

就如韓宇之前所想的那樣,兩個老者的確是比自己更加臭得臭棋籠子。在和兩個老者的下棋過程中,一種智慧上的優越感自韓宇的心中油然而生。而坐在對面的兩個老者則因爲意見不合而又要動起手來。

“都怪你!我說不要走那一步吧,你偏要走,現在好了,輸了吧。”老者衝另一個老者吼道。

被數落的老者當即不甘示弱的反駁道:“這怎麼能全怪我?那你上上步就是好招了嗎?要不是你那一招,我剛纔那一步絕對可以起到反敗爲勝的效果。”

“你說的是哪一步?”老者當即問道。

“就是上上步。”

“上上步是哪一步?你指給我看!”

“就是那一步嘛!”

就在被數落的老者的手快要碰到棋盤的時候,韓宇伸手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冷笑着說道:“棋藝差一點沒關係,但這棋品還是要有點講究的。”

被拆穿的兩個老者對望一眼,倒也光棍的很,痛快的認了輸,將自己所知道的有關防止被讀心的祕訣傳授給了韓宇。 韓宇也不知道自己夢裏學的那個什麼口訣到底有沒有用。但面對火麒麟那囂張的態度,先姑且試試吧。反正對自己來說又不會有什麼損失。

“唔?”見韓宇準備攻擊,火麒麟又習慣性的準備讀取韓宇的內心想法,不過這回百試百靈的讀心術卻失效了,韓宇的內心灰濛濛一片,不管火麒麟如何窺探,都無法讀出韓宇的想法。而這個時候,韓宇的拳頭也到了。

火麒麟慘叫一聲,捂着被韓宇一拳差點打爆的右眼珠,瞪着左眼問道:“你,你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會讀不了你的內心。”

“真有效?!”韓宇聞言心中一喜,再次看上火麒麟的時候,目光中已經帶上了猙獰,慢慢的走向火麒麟。

……

韓宇把事情想得簡單了……

就算是火麒麟無法讀取韓宇的內心想法,但光以實力論,韓宇還是差了一些。韓宇再次被火麒麟給放倒在地。而且這次火麒麟很顯然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是不會放過趴在地上裝死狗的韓宇的。

“說,爲什麼?你要是不說,我就一屁股坐死你!”火麒麟惡狠狠的威脅韓宇道。

韓宇知道在這個世界,自己那就是不死的,可要是被火麒麟那肥大厚實的屁股坐上一坐,那其中的苦楚也是很難消受的。但韓宇又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在火麒麟的威脅下,韓宇反而被激起了火氣,閉着眼趴在地上叫道:“你坐吧,坐死我你也別想知道原因。”

“嘿~小子還挺嘴硬啊。你說不說?我實話告訴你,就算你不說,我也是知道原因的。只是我想要給你一個機會,你說跟我說,這性質是不一樣的。”

“……你以前是不是幹過警察?那套唬弄嫌疑人的鬼話也想拿來騙我?”韓宇目光糾結的看着火麒麟問道。

被拆穿的火麒麟惱羞成怒,當真一屁股坐在了韓宇的背上,用力的蠕動它那大屁股,韓宇就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移位,當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越是這樣,韓宇反而越是嘴硬。

火麒麟發泄了一通,見韓宇就是暈過去也咬定牙關不鬆口,不由有些氣急敗壞。想要動手幹掉韓宇,可一想到自己的使命,那致命的一擊卻是無論如何也發不出來。最後只能無奈的長嘯一聲,轉身向着四周圍的環境發泄起了心中的不甘。

……

再一次的來到了夢境當中,還是那條石子路,還是那兩個白鬍子老者。一見韓宇走了過來,其中一個老者取笑韓宇道:“吃苦頭了吧?叫你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了吧?”

獵愛重生:錯惹冷魅撒旦 “好啦,你少說兩句風涼話。”另一個老者制止了對面老者的幸災樂禍,看着韓宇問道:“你想不想要收拾那個火麒麟?”

“當然想嘍。誰也不喜歡成爲一個玩具。”韓宇沉聲答道。

“呵呵呵……看來你還真是挺仇恨那傢伙的。不過你仇恨錯了對象,它只是按照自己的使命行事,沒有要你的命,已經算是很剋制了。”

韓宇聞言不解的問道:“老人家,說實話自打我發現身處這個地方以後就對什麼都一無所知。您要是知道些什麼,還望您能不吝賜教。”說着韓宇對老者深施了一個大禮。兩個老者見狀對望一眼,同時笑了起來。其中一名老者上前伸手扶去韓宇,微笑着說道:“難得啊難得,你這小子竟然也有求人的時候。”

“嘿嘿……”韓宇被說得有點不好意思,尷尬的摸了摸頭。不過隨即回過神來,不解的看着老者問道:“老人家,聽您話裏的意思,你好像對我很瞭解的。”

“呵呵呵……當然瞭解,從你出生開始,我們老哥倆可就一直跟你形影不離。”老者微笑着答道。

“啊?”韓宇聞言一愣,不解的看着老者。老者也沒有立刻解釋,笑着對韓宇說道:“你不要着急,事情總是要對你說清楚的,來來來,我們先坐下來,然後再好好談。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

“那就先謝謝您二老了。”韓宇連忙道謝道。

雙方再次對面而坐,面對正襟危坐的韓宇,兩個老人相視一笑,其中一人開口問韓宇道:“韓宇吶,你聽說過守護靈嗎?”

“厄……沒有聽說過,還請不吝賜教。”

“所謂的守護靈,其實就是背後靈中的善靈,作用就是跟隨在生者的背後保護生者不受妖邪的傷害,還有規勸生者不作惡事。從你一出生,我們老哥倆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後。”

“……這麼說,我從小到大的事情你們都看到了?”韓宇有些不信的問道。

“是啊,包括你跟那個名叫林珂的小丫頭親熱……”老者話沒說完,就被坐在旁邊的另一位老者伸手捂住了嘴,小聲提醒道:“老傢伙,不要什麼都說。”不過這時候阻攔,很顯然已經晚了,韓宇的臉色瞬間就變黑了,看向兩位老者的眼神開始變得不善。

其中一名老者見狀連忙提醒道:“韓宇吶,你知道我們生前的身份嗎?”

“……不知道。”韓宇搖頭答道。

“我們生前都信韓,是韓氏家族的創始人,人稱韓氏雙龍。守護靈就是這樣,多是家族中的長者在死後變成守護靈守護家族中的成員。”

“這麼說?你們是我的祖宗?”韓宇的聲音變得有點怪腔怪調。聽到韓宇的問話,老者也知道韓宇爲什麼會這麼問,輕輕嘆了口氣,歉意的對韓宇說道:“孩子,關於你幼年時和你妹妹的遭遇,我們感到很抱歉。我們也沒想到韓氏家族會墮落成那樣。只是我們也有我們的苦衷,守護靈存在的意義是守護人類,是沒有能力去傷害人類的。能夠傷害人類的只有那些惡靈,而那些惡靈,纔是我們守護靈可以對付的。”

“……事情已經過去了,那些人也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我不想再提那件事。還是先說說眼前吧,你們能告訴我如何離開這個鬼地方嗎?”

“之前你的分身所提出的意見是正確的,這個世界是你暴走之後的力量具現。換句話說,這個世界是由你創造的。但創造這個世界的力量大大超出了你現在控制力量的能力,這也是爲什麼你會被困在這裏的原因。現在這個世界只是暫時被火麒麟給控制,這點上你要感謝那個火麒麟,如果沒有那個火麒麟,你創造的這個世界就會分崩離析,而你也將失去成爲超能力者的一次機會。”

“超能力者?我現在不就是超能力者嗎?”韓宇不解的問道。

“現在的你只能算是普通的一名能力者。真正的超能力者,那都是有一個標準的,而那個標準,就是擁有各自的領域。”

“就比如我現在身處的這個世界?”韓宇低聲問道。

“沒錯。超能力者,顧名思義就是超越一般能力者的存在。說超能力者是神也不爲過。每逢戰鬥的時候,能力者在擁有領域的超能力者面前,是幾乎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也正因爲超能力者的強大,超能力者的數量是極爲稀少的。就算是我們兩個,當年也沒有成爲超能力者。只是作爲大能力者創建了韓氏家族。”

“……不管我會不會,能不能成爲超能力者,我對你們創建的那個什麼韓氏家族,沒有半點認同感。”韓宇沉默了一會,事先提醒道。

“呵呵呵……你放心,我們沒打算讓你回那個只剩下勾心鬥角的地方。不管你承不承認,你都姓韓。只要你不改姓,我們隨你走日後想要走的路。”

“那就好。”韓宇心裏鬆了口氣,繼續問道:“那我應該怎麼打贏那個火麒麟呢?韓墨在跟我融合以前說只有打贏那個火麒麟才能控制這個世界,這是不是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