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白了他一眼,反正不用他冒險,他怎麼說都無所謂的,師父看到我的眼神,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站起來拍了我的後腦勺一下,抱怨了起來:“你小子還不高興我了?”

“我在鎮壓魔界好好的,因爲你,突然跑出來一個神無雙,莫名其妙揍老子一頓,還給我身上套了個詛咒,我招誰惹誰了啊,我還納悶呢。”

我一聽,趕忙說:“師父,你趕緊休息,羅方,我倆走,回陽間。”

我倆回到陽間的時候,依然是在這片大沙漠之中,我倆二人加青鸞火鳳,開着車,往烏魯木齊趕去。

一路上,雖然我知道了我和羅方即便是聯手也很難對付神無雙,可心情比來的時候,反倒是要好上不少,知道了神無雙的來歷,大概也知道了他想幹什麼。

之前疑惑的事情,終於有了答案,即便是這個答案很匪夷所思,很離奇,但總歸比之前沒有答案,一點線索也沒有要好上無數倍。

我跟羅方來到烏魯木齊後,羅方便開口說:“我和你一起去蓬萊吧?”

“你跟我去?”我看着羅方問。

羅方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那十方仙人爲何不願意出蓬萊,但我跟着去,也能幫忙出出主意,對吧?”

這倒也是,我倆訂了前往日本的機票,隨後直接從烏魯木齊坐飛機前往北京,然後又從北京轉機到日本。

和羅方一起出來簡直太無聊了,跟他小子說話,他說話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當然,他小子也並不是有意這樣,而是他性格如此,說話做事的風格,總是會給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甚至在烏魯木齊前往北京的飛機上的路上,還有一個空姐,主動的來問羅方的電話,這種事情,要換成孫小鵬,估計都快樂開花了。

估摸着孫小鵬屁顛屁顛就給了電話,但是羅方卻絲毫不搭理那個空姐,搞得那個空姐反倒是很尷尬。

不過說實在話,換成孫小鵬的話,也除非這個空姐眼瞎了,纔會上來問電話。

羅方特麼長得跟電影明星,被要個電話,倒也很正常。

我倆一口氣直接坐着飛機來到了日本,到日本後,我找了一個導遊,然後讓他直接帶我去了南邊的那個叫標津町的碼頭。

到達標津町後,我也懶得僱船,雖然是碼頭,但還是很繁華,我倆找到一個咖啡廳,坐下喝了一會咖啡,等到快要傍晚的時候,我讓青鸞火鳳找到一個沒人的地方,然後我踩着風火輪,帶着羅方,往着海外飛去。

說實話,踩着風火輪在海面上飛的感覺,挺舒服的,此時太陽的餘光灑落在海面上,陽光倒映出來的景色,一般人還真的欣賞不到。

不過唯一的隱患就是被當做不明飛行物品,被日本的空軍之類的擊落。

這個可真不是我開玩笑,不管是哪一個國家,對於天空飛行的管制肯定都是很嚴格的。

到時候就因爲飛得高,被當做不明飛行物品,讓日本一炮給打下來,那才叫冤枉。

風火輪的速度可比漁船遊艇之類的快多了,不到半個小時,我就帶着羅方,看到了一片雲彩,而那片雲彩中,還掛着一個彩虹。

我指着那堆雲彩,說:“到了,這裏就是十方顯然所在的地方。”

羅方好奇的看着那片雲問:“這就是蓬萊仙島?”

“到了你就明白了。”我說完,就帶着他飛進了雲中。

穿過一層層的雲,終於看到了隱匿在雲中的那座蓬萊仙島。

蓬萊仙島依然是跟以前一樣,周圍仙霧環繞,看起來就跟人間仙境一般。

即便羅方當初身爲魔君,第一眼看到蓬萊的時候,也是忍不住開口稱讚道:“這個地方真乃人間勝地。”

我贊同的點頭:“沒錯,並且傳說居住在這上面的人,全部都能長生不老。”

當初我在蓬萊中看到的那些人,不論是穿着打扮,還是房屋,都是秦朝時候的風格。

估摸着,那些人都是秦朝時候,來到這蓬萊仙島之上居住,一直活到了現在。

我並沒有帶着羅方直接飛過去,而是在邊緣的地方就降落。

無論是誰,也不會喜歡有人從自己家頭頂飛來飛去,更何況這次我倆還是來求十方仙人幫忙的,自然得更加低調一些。

【ps:今天也只有一更,已經二十四小時沒睡了,太困了,這幾天忙的要死。】 遠在美國內華達州51區,在一處防衛森嚴的軍事基地內,一位白眉老者看到了手機上的信息后,有些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白雲飛的行動失敗了,聽說現在的江陵市已經布滿了許家的勢力。」

老者身後,一位穿著軍裝的中年人附身問道:「早就說過,白雲飛那小子涉世未深,如此艱巨的任務交給他,實在是過於沉重。接下來請家主派我出場吧。」

「混賬東西!自己死了不說,還白白送給了華夏醫療協會十多份資料!真的是廢物,愚蠢至極!」

白眉老者有些慍怒的伸手一拍桌面,瞬間就將木桌拍了個粉碎。

「大人請息怒。給我一次機會,我必定將許家的人全部拿下!」中年男子再次申請出戰,而老者卻揮了揮手讓他退下。

老者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另有要事,讓你去處理。許家的事情,只好託付給白雲風了,之前派他去中東地區歷練,近日成功完成任務平安回來。想必應該積累了不少的經驗。」

此言,中年人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欣喜之色:「白雲風?他比白雲飛確實要靠譜很多,此次白雲風前往中東戰場,不僅出色的完成了任務,還被人安了一個絕毒之王的稱號。只是他還是比較喜歡自己毒公子的外號。沒想到他居然回來了。」

老者動了動手機,不多時一位白頭髮的年輕人搖著摺扇面帶微笑的走了進來,他低身向老者鞠躬道:「白雲風參加家主。」

「白雲風,想必你應該知道我們家與許家的關係吧?」

白雲風點頭說道:「十分清楚,家族此次喚我而來,就是因為許家一事?」

「沒錯,你的堂哥白雲飛在這次任務中失敗了,並且被許家的後輩誆騙了我們白家幾十分資料后,被敵人殘忍殺害。」

聽到自己的堂哥被殺害,白雲風絲毫沒有一絲的憐憫,反倒是露出了一副譏諷之色:「技不如人,被殺很正常。我們白家從來就不需要廢物,這次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必定不負白家毒公子之名!」

老者看到他那自信的神情,十分滿意的問道:「那你說說看,你想用什麼方法來對付他?」

毒公子白雲風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殘酷的笑意:「首先讓他感受到絕望,然後再讓他身敗名裂!我要從內心擊垮他,再將其置於死地!」

此刻許曜還不清楚,自己正即將要面對一個非常棘手的敵人。

而他在接到電話后,第一時間就是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卻只聽陸漸那邊一陣喧嘩吵鬧,似乎陸漸所在的地方人非常的多,十分的嘈雜。

過了一會,陸漸的電話斷掉了,而後不久許曜就接到了陸漸的一條簡訊:醫院遇到了大麻煩,一時半會解釋不清,看到消息速回醫院。

「大麻煩?」到底是什麼事情能夠麻煩到讓陸漸親自打電話來催促自己回去?

雖然簡訊里沒有明說,但許曜也不敢怠慢。他剛準備走出辦公室,就看到梁霜和黃詩秋正各自拿著各自的食物前來探病。

一看到許曜居然活蹦亂跳的走在了醫院走廊,兩女立刻就愣住了。梁霜則是直接走了上去,用著極其不友好的語氣問道:「許曜,你這是怎麼回事啊?說好的傷筋動骨一百天,你這怎麼才兩三天就下床了?」

「這個傢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然後讓我們特意的來看你?這種套路我知道,以前我在大學時,班上有不少男生就是故意裝病裝可憐來博取女生的同情。」

說道這裡時,兩女的目光早就已經冒出了熊熊的火焰。許曜看到她們一副即將要火山爆發的樣子,連忙好聲好氣的跟他們解釋了,自己是因為體制特殊才能提前出院。

原本她們還不信,直到秦雪突然出現為許曜解釋了一番,幫他解了圍,兩女才肯放過他。

梁霜看他行色匆匆便問了一句:「所以說接下來你要去哪呢?」

「我接下來要去醫院一趟。剛剛我接到了通知,醫院那邊似乎出了點急事。」許曜如實回答。

「那好,我正好有電單車,我送你去第一醫院吧。」秦雪一聽到許曜要趕路,立刻自告奮勇的提出要送其前往。

而黃詩秋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好意思,今天我有開家裡的法拉利過來。我可以開車送你過去,比電單車要快得多。」

說著黃詩秋拉起了許曜的手,主動的想要把他拉走。

而這時梁霜卻擋在了他們的面前,對其他兩女說道:「就算是豪車,也要過馬路吧?萬一遇到紅綠燈和堵車呢?」

邪皇毒妻:腹黑皇后驚天下 隨後梁霜打了一個電話:「喂?阿寬么?派一輛軍用直升機來康復醫院,十分鐘內,我要看到你的身影。」

說完也不聽阿寬抱怨的聲音,梁霜直接掛了電話,對許曜說道:「這裡是郊區,正好離我們家的軍事基地十分的近。從這裡去第一醫院,開車的話大概需要三十分鐘,坐飛機十分鐘就到了。」

隨後她主動的從秦雪的手中,搶過了許曜的手,拉著許曜朝著醫院頂樓的方向走去:「我們快走吧,十分鐘后,阿寬就會開著直升機來接我們。」

黃詩秋一看自己的風頭全被梁霜給搶光了,當然一臉不服氣的也跟著走了上去。

一邊走,還不斷的嘟囔著:「家裡有飛機了不起啊,我家裡也有直升飛機啊!只不過不方便開出來而已……」

秦雪思索了一陣后,也緊隨其後。

當直升飛機落下來的時候,許曜跟著梁霜一起上去,而黃詩秋和秦雪也趁機登上了飛機。

梁霜看到了身後的兩人,有些不耐煩的問道:「你們兩個跟上來做什麼?」

「我……反正我家也在市中心,你就順路搭我回去吧。」黃詩秋有些心虛的說道。

「好,那麼到了醫院,你就乖乖的回家吧。那你呢?」梁霜看向了秦雪。

「我……我是許醫生的助手!他的醫院出事,就是我的醫院出事,我當然要一起回去!」

「……阿寬,加快速度。」看到她們一個個的都有借口,梁霜也懶得跟她們廢話,叫了一聲后,直升飛機直衝沖的朝著江陵市第一醫院飛去。

【PS:多謝大家的支持!這幾天說好的爆更就爆更!希望大家都能喜歡!!!你們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你們能喜歡我的神醫,我就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接下來的章節,更加精彩!】 我輕車熟路的帶着羅方來到了蓬萊仙島的這個村子入口。

羅方看到這麼多的人生活在這裏,臉上也是露出驚訝的神色,不過他也沒有再開口說什麼,畢竟他的性格如此。

“走,去請十方仙人吧。”我帶着他來到了村子正中心那座城堡門口。

剛到城堡門口,就看到了那個穿着一身白衣儒袍的人。

這個人站在城堡門口,看我和羅方要進去,就擡手攔住看了我倆:“兩位請留步。”

這個穿着白衣儒袍的人,便是我第一次來找十方仙人時,站在十方仙人後面的人。

我拱手,恭敬的對他說:“請問先生名諱?”

他笑了一下說:“我叫白鳴鳳,你稱呼我爲白先生即可。”

我道:“白先生,我倆找十方仙人有一些事,想請他幫忙,還請通報一下。”

白鳴鳳微微搖頭了一下:“十方仙人不想參與世間的恩怨,你們剛來到蓬萊,他就猜到了你們兩人的來意,所以讓我在此告訴兩位,還請回去,他不會出手。”

羅方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沒有說話。

我心裏卻也沒有什麼失望,因爲來之前,我就猜到應該十方顯然應該會是這個態度,我道:“還希望白先生幫幫忙。”

白鳴鳳聽了我的話,臉色微微動了一下,好像稍微思索了一下,才說:“其實這一任十方仙人也不是什麼閒得住的人,不過礙於一些規矩,他是不能輕易離開蓬萊的。”

“我記得十方仙人的師父這個時候,應該在後面的樹林裏面練劍,你可以去看望一下他老人家。”白鳴鳳說完,轉身便走。

我心裏一喜,急忙道謝。

雖然白鳴鳳沒有明確的告訴我該怎麼去做,可已經暗示得如此明顯了,讓我去找這十方仙人的師父,既然白鳴鳳這樣說了,那麼肯定就還是有辦法的。

我急忙拉着羅方往後面的樹林走去。

很快看到一片紅色樹葉的楓樹林,我倆往。面走了五六分鐘,終於我看到了一個看起來三四十歲的男人。

他雙腿已經沒了,坐在一個輪椅上,手拿着一柄長劍,正在揮舞。

“好厲害的劍法。”羅方開口讚歎了一聲。

劍法槍法這些東西,雖然我會極其厲害的疾風槍法,但也看不出別人的好壞,但羅方不同,既然他這樣稱讚,那麼這人的劍法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棄女驚華 我倆走過去的時候,坐在輪椅上的人回過頭,看着我倆,臉上掛着笑容問:“咦,你們兩人有些臉生,剛到蓬萊?”

“前輩。”我拱手說:“我叫張秀,他是羅方,這次來蓬萊是想請十方仙人幫我們一個忙,不過他好像不太願意出手幫助。”

“是嗎,那你們直接去見他就是,來找我做什麼。”他開口問。

“敢問前輩名諱?”羅方忍不住開口詢問:“前輩劍法如此厲害,不過我爲什麼沒有影響。”

“我叫李緣風。”他說:“你沒聽說過我也很正常。”

李緣風?

我仔細思索了一會,好像沒有聽說過有叫這個名字的高手。

李緣風笑呵呵的推着輪椅問:“你們來找小風有什麼事?”

這個相公有點壞 他口中的小風,應該就是十方仙人張靈風了。

我說:“我遇到一個很強的對手,想要請他出手相助,如果沒有他的話,我肯定贏不了他。”

李緣風眉頭微微皺起,想了一下問:“多強?”

“沒有敵手。”我說。

這樣形容神無雙,基本上也算不上誇張,這也是實在話,現在的神無雙,對於我們來說,真的是不可戰勝。

李緣風的眼神中點頭:“這件事我管不了,也沒興趣,你們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見一下小風,你們大老遠來一趟,他不見你們一面,也說不過去。”

說完,他推着自己的輪椅在前,我和羅方慢慢的跟在後面。

進入城堡中後,很快,李緣風便帶着我倆來到了一個書房門口,他推開門開口說:“小風。”

裏面傳來張靈風的聲音:“師父,你過來了?咦,還有人和你一起,讓他倆都一起進來吧。”

我和羅方走進去。

這個書房挺大的,擺放着很多書籍,此時,張靈風手中拿着一本泛黃的書籍正在翻閱呢,他看到我倆,笑了起來,道:“你倆讓我師父帶你們來的?”

“是我自己帶他們進來的,算了,年紀大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自己和他們慢慢聊。”李緣風說完,便推着輪椅,轉身離開。

我開口說:“多謝前輩。”

等李緣風走後,張靈風擺擺手:“既然已經來了,進來坐吧。”

說着,指着書房中的沙發。

我跟羅方坐下後,他給我倆倒了兩杯茶,問:“咦,你是叫羅方吧?我們以前見過嗎?”

“應該沒見過。”羅方搖頭起來。

張靈風笑得有些奇怪,點了點頭:“恩,沒見過,應該是我認錯了吧。”

“你們來找我還是因爲想讓我出手?”張靈風開門見山的說。

我點頭起來。

張靈風摸了摸後腦勺:“真不是我不願意幫你們,只是這蓬萊仙島,想出去,也沒你們想的那麼容易,雖然我當上了十方仙人,但也並不是想離開就能隨意離開的。”

“有什麼辦法讓你出去嗎?”我問。

張靈風點頭:“有倒是有,算了,你們先說說你們要對付的人吧。”

我就跟和朋友聊天一樣,把神無雙跟自己的事情,一點點的全部說了出來,期間羅方就一直坐在我旁邊,也不開口說話。

張靈風聽完後,好奇的說:“這樣說起來,神無雙就是你自己咯?還有這樣神奇的事情?”

“沒錯。”我點頭。

“說真的哈,這件事情,還真的挺扎手的,你們要是能把神無雙給騙到蓬萊來,我收拾他應該能辦到,不過他既然是你身體分割出去的,那麼自然清楚我在蓬萊,估計不可能被騙到蓬萊。”

張靈風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隨後說:“幫你們太多我辦不到,不過倒是能幫一個小忙。”

【ps:提醒大家一下,老讀者應該清楚,如果是沒看過我前面幾本書的讀者,應該不知道,蓬萊仙島上很多人物,都是我上一本書的角色,張靈風更是上本書的主角,大家要是有興趣,可以去看看陰陽先生》這本書。】 飛機緩緩地駛過了醫院的上方,只見在醫院的樓下居然已經排滿了一整隊人,他們都堵在醫院的門口,似乎在為什麼目的而來。

走近醫院,從遠處就能聽到一陣陣廣播聲:「垃圾醫生,欺騙患者,騙我我們錢財!黑心醫院!」

「垃圾醫院,垃圾醫生!退錢!強烈要求退錢!」

「傻逼醫生,假醫生,欺騙我們弱勢群體!今天你們要是不給個說法,不把人給交出來,我們就把你的醫院給拆了!」

「卧槽,聚眾醫鬧啊!我離開醫院的這幾天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能鬧得那麼厲害啊?」

許曜懵了,他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等到他趕到自己的辦公室時,發現自己的辦公室居然已經堵滿了人,而且自己的辦公桌以及辦公室內的一切東西,已經被砸得粉碎。

此時醫院的保安已經攔不住這群暴徒,已經有人開始選擇報警,而市中心的路段十分堵塞,更何況還有一大部分讓還攔在醫院的外圍。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許曜僅是從遠處看過去,就覺得一陣心驚肉跳,這群鬧事的病患來到了他的辦公室內,手中拿著各種各樣的物品,在他的辦公室里砸鬧。

他們將許曜之前所獲得的錦旗給扯了下來,掛上了一個黑心醫生的標籤。許曜剛想上去阻止他們,一隻手卻突然拉住了他。

「許曜!你終於回來了。」陸漸拉著許曜對他說道:「你不能再過去了,這些人就是奔著你來的,你要是再往前,會被他們給打傷的!」

這下許曜懵了,自己這是怎麼了?勤勤懇懇的加班工作,就幾個星期沒有回到醫院,莫名其妙就變成了黑心醫生?

「有位患者說在你這裡買了葯之後回去給自己的父親,結果出了人命。然後就四處宣揚,說你是假醫生,在醫院裡賣假藥。」

「這絕對不可能!」許曜自己開的葯自己怎麼會不清楚,這幾天里,他所接待的病人沒有一個是病重的,所以他開的葯也不可能是猛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