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況十分焦灼!

哪怕一時間無法擺脫靈網束縛,金翅鳥依舊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而一旦讓它成功脫困,且不說會不會迎來慘烈的報復,起碼那兩隻雛鳥不用想了。

沒人願意放棄,是以這個時候都在相互鼓勁。

雖然兩隻雛鳥最終肯定輪不到一般人,但沒人三株萬年靈藥也是一筆不小的收穫了。

最重要的一點,照這個局勢發展下去,勝利是早晚之事,不大可能出現意外。

可是林昊來了! 「還挺熱鬧。」

「請問,需要幫忙嗎?」

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飄了進來。

林昊!

血麒麟!

側目一眼,彩蝶仙子當即滿臉戒備道:「林紫霄,你想幹什麼?

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亂來,若你膽敢壞我們好事,當心吃不了兜著走。」

果真是越來越沒新意了。

邪王寵妻無限:逆天三小姐 這威脅的力度,似乎也越來越小。

聞聲,人群亦紛紛動容。

「你就是林紫霄?」

「林紫霄,原來是你,膽子不小,我們還沒去找你的麻煩,你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

「有本事別走,待此間事了,屠戮我重玄門同門的賬,我們好好算一算!」

「林紫霄,休得猖狂,我無極宗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殺我無極宗同門,搶奪原本屬於我無極宗的三萬年靈藥,這筆賬我無極宗一樣要同你算清楚。」

「……」

一石激起千層浪。

原本有些人只聞其名,不知其人,而今全都將名字跟人畫上等號了。

全都有仇。

跟重玄門的仇是進來之前就有的,跟無極宗的仇,則是發生在幾天前。

再者,原本無極宗便與重玄門交好,便使得這種仇恨越發的難解難分。

林昊沒解釋,也沒生氣,只指著那金翅鳥道:「罵歸罵,別忘了正事。

你們要再這樣分心下去,它可能就要掙脫了。」

「你……」

真嘔死人。

說了半天,對方沒氣到,反而把自己氣得半死。

這時那主攻的重玄門男弟子冷聲道:「勿要分心,齊心協力,最後的勝利必定屬於我們。」

主攻的無極宗女弟子亦淡然道:「無需擔憂,有我煉霓裳和葉鼎師兄在,晾他也沒膽子放肆。」

葉鼎,亦即此刻催動法寶浮峰主攻的重玄門男弟子,天驕榜排名第四,戰績彪炳。

其在重玄門元嬰弟子中的地位,僅次於排名第一的玄劍公子肖玄。

煉霓裳也十分不凡,原本天驕榜排名第五,而今已經被妙音擠到第六。

除此以外,青鸞榜上她排名第五,算得上是前五之中唯一一個以元嬰期修為上榜之人,人稱霓裳仙子。

儘管沒有如同彩蝶仙子吳凱等人那樣惡言相向,但看得出來,二人對林昊的成見一樣不小。

尤其煉霓裳,可能是因為被妙音從天驕榜第五擠到第六的緣故,看上去十分不待見。

拋開這些隱藏的情緒不言,事實是,現在二人皆十萬分有信心,堅信林昊不敢妄動。

也是這些話,彩蝶仙子吳凱等人心態放平,齊心合力將有些失控的局面穩住。

可即便如此,彩蝶仙子還是忍不住怨毒道了一句:「林紫霄,你最好別走。

所有的賬,今日我楊小蝶要一併與你清算。」

所有的賬,意思是不止一筆賬。

林昊也不知她到底要算什麼賬,但聽得出來,這「所有」二字包含甚多。

當然,這種廢話聽聽就好,不用當真,也不用往心裡去。

來自未來的神探 林昊果真就沒有走。

也不插手,他往旁邊一坐,拿了一壇酒,邊喝邊看戲。

見一旁血麒麟蹲坐著眼巴巴的看,想想,又拿了一壇出來。

時間就這麼悄悄流逝著。

對於場中正在戰鬥的一群人來說,這無疑是最樂於見到的局面。

一則很快能收穫兩隻金翅鳥雛鳥,那成年金翅鳥屍體也渾身是寶。

二則那林紫霄不知死活,果真就沒有走,如此一來,能一雪前恥不說,十有八九還能繳獲一筆橫財。

只是所有人都沒料到,眼看著勝利的曙光就要降臨了,眼看著金翅鳥已經渾身是血,反抗越來越弱了,忽然林昊站起身來。

「差不多可以了吧?」

「這麼多人欺負人家孤兒寡母,不覺得羞愧么?」

大義凜然。

這個時候的林昊很有點一身浩然正氣專管世間不平的意思。

似乎知道有架打了,血麒麟也放下酒罈,四足血焰熊熊,目光躍躍欲試。

也是這話,原本漸漸輕鬆興奮喜悅的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彩蝶仙子目光陰冷道:「林紫霄,再說一遍,你最好不要亂來,否則今日你必死無葬身之地。」

關鍵時刻,葉鼎也不敢放鬆警惕,冷聲道:「林紫霄,別怪我沒提醒,你現在走還來得及,晚了就真晚了。」

萬古狂尊 煉霓裳冷哼,淡漠道:「你若覺得自己有這個本事,不妨動手試試。」

言語間靈決越打越快,催動劍陣攻擊越發犀利起來。

林昊輕笑,也沒當回事。

「本帝輕易不管閑事。」

「本帝眼裡,人,妖獸,妖族,或者其它,向來沒有本質區別,殺起來從不手軟。」

「唯有一點,從不欺負孤兒寡母。」

「所以,不妨給本帝個面子,此事到此為止如何?」

很平靜的說著,絲毫不見動怒。

偏偏有人怒了。

「你說到此為止就到此為止,你以為你是誰?」

「給你面子,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讓我們給你面子?」

「恬不知恥!

林紫霄,今天有種你就動手試試,看看我們會不會怕了你!」

「……」

一個比一個來勁。

連葉鼎都忍不了了,冷笑道:「給你面子?

給你面子就要放棄唾手可得的機緣,林紫霄,你未免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煉霓裳則冷哼道:「今日我煉霓裳就不給你這個面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如何!」

看來是沒得談了。

林昊點頭:「也好,既然你們不肯給面子,那這個面子也只能本帝親自動手取了。」

說完便要動手,忽然血麒麟吼了兩聲。

「你確定你要上?」林昊問道。

血麒麟煞有介事點頭,還抬起爪子拍了拍胸口的毛,一副「交給我沒問題」的架勢。

林昊也沒阻止,點頭道:「那行,交給你了。」

話音剛落,「吼」,小小的身軀突然爆發出極強的能量,那一嗓子吼出來,恐怖的音波直接化作實質的血色焰紋朝著前方戰場層層疊疊鋪開。

被那音波一衝,瞬間不少人眼冒金星,腦子一片空白。

即便強如葉鼎煉霓裳,這一刻亦不免亂了手腳,攻勢頓緩。

也就這個時候,抓住難得的契機,金翅鳥周身金光大盛,一舉掙脫靈網束縛,困龍升天…… 「林紫霄!」

「林紫霄!!」

「噗——」

「……」

金翅鳥脫困了。

這麼久的努力付諸東流,彩蝶仙子等人咬牙切齒,呲牙欲裂。

甚至於因為怒極攻心,有些人當場吐血,面如金紙,神色萎靡。

林昊一臉無辜:「別喊,我在。」

「你……」

「噗——」

更生氣了。

吐血的也更多了。

林昊搖了搖頭,道:「不能怪我啊,原本就不是我出的手。

再者,我已經一再提醒了,是你們自己冥頑不寧,不願放手。」

「我去你娘的冥頑不寧,若換了是你,你會願意放手嗎?」再忍不住,葉鼎破口大罵。

手底下也不慢,那重達十萬斤卻只有巴掌大小的浮峰劃過一道殘影硬生生砸了過來。

力道是跟受力面積相關的,這要是砸中,絕大部分化神修士都會被砸成肉醬。

林昊卻看都不看,就屈指一彈,只聽「叮」的一聲,浮峰就被彈飛了。

飛走的速度比來的時候還要快!

葉鼎根本控制不住,那浮峰便撞在不遠處一座山上,肉眼可見的,那山被撞成糜粉,直接消失了。

葉鼎本人卻因為這一彈,「哇」的一聲吐出血來。

林昊搖了搖頭,「動不動就吐血,真是不好的習慣。」

又道:「別問本帝會不會放手,因為本帝根本不會做出此等欺凌之事。」

只是不欺孤兒寡母而已,其它時候卻是沒什麼講究的。

就像現在,欺負葉鼎煉霓裳等人毫無壓力。

原本也是怒急打算出手的,一看葉鼎的下場,煉霓裳也有些吃驚,一時間不敢貿然出手。

對於林昊,她心裡那點不屑與偏見也終於消失,此刻不得不正視。

見這些人只憤恨,翻來覆去就是那些沒新意的威脅謾罵,林昊也懶得搭理。

見金翅鳥還在上空盤旋,一聲金色羽毛子在陽光下金光閃閃,仿如黃金鑄成,且無比犀利,根根如劍,他道:「這位道友,本帝與你打個商量如何?」

直接道友相稱,這種尊重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享受的。

那金翅鳥仙獸之資,靈智十足,與人族修士無異。

原本它盤旋就是在猶豫到底是帶著雛鳥先行離去,還是就此前的遭遇先發泄怒火,滅殺這些人族修士。

一聽林昊對它說話,目光頓時就看了過來。

「多謝道友仗義相助,我母子感激不盡,未知道友有何見教?」

聲音清澈曼妙,直接隔空傳下,給人的感覺彷彿來自於一絕世佳人。

聞聲,葉鼎等人止住怒氣,紛紛抬頭看。

林昊也沒客氣什麼,淡然道:「你帶著你的孩子跟隨本帝,本帝帶你們出去。」

好大的口氣!

好如意的算盤!

原本還以為他單純就是為了搗亂,不曾想他的胃口竟如此之大,竟想一家三口連鍋端掉。

頓時葉鼎等人瘋笑。

「林紫霄,這就是你所謂的不欺凌孤兒寡母?簡直可笑!」

「大小都要,林紫霄,你還能更加無恥嗎?」

「林紫霄,你憑什麼,你憑什麼提出這等要求?」

「不可能了,絕對不可能了,我等合力努力如此之久,尚且功虧一簣,林紫霄你憑什麼帶走這一家三口?」

「林紫霄你別做夢了,就算是死,我楊小蝶也不可能讓你如願。」

「……」

內心充滿憤怒。

這個時候一群人瘋狂嘲笑,瘋狂質問。

金翅鳥也有些惱了,只是念及自己脫困的原因,還是沉著冷靜道:「道友因何有此一言?」

若是沒有一個合理的理由,縱有救命之恩,也只能陌路,只能為敵。

林昊也不生氣的,淡然道:「莫非你想你的後代跟你一樣,永遠困在這籠中?」

一句話,金翅鳥沉默了。

林昊又道:「此間規則封閉殘缺,永遠不會有天劫降臨,縱然有逆天之資,也只能止步渡劫期。

終生努力都不可能超過渡劫,你真的甘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