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熟悉卻又陌生的信息在林牧耳邊響起,他心中思念急轉。

牛,不愧是曹操這樣的大咖拿出來的壓箱底的底牌。

在這一刻,林牧肯定了,曹操的這卷屠龍術,肯定不是前世的那捲。

這些詭異的紫氣,林牧能這麼坦然接受,是因為它有很兇殘的增益狀態,在前世就已經知道。然而,令他驚訝的是,在所有增益狀態中,所謂的屠龍之力、毀滅之力等,卻沒有聽說過。

前世用來擊殺小應龍的屠龍術,彷彿是複製品,效果哪裡有曹操的這個好!

他前世就只有一個【噬龍】的特殊增益狀態而已和部分削減龍領域的威力而已。

林牧心中想著各種狀況的時候,曹操手中的捲軸在冒出大量詭異紫氣后,緩緩化作一道粗大的紫氣光柱,轟然灌入曹操體內,至此,曹操使用捲軸完畢。

曹操此時,全身瀰漫著紫氣,如同一個燃燒紫氣的太陽,引人注目而又神異無比。

曹操一雙虎目,冒出實質般的紫光,手中不知道何時出現的神槊,也瀰漫著陣陣紫霞。

並且氣勢上,在典韋等超級人物眼中,已經能與之比肩了。

曹操,儼然成為了最兇殘的大boss!

在曹操使用屠龍術之時,不知道為什麼,九幽青玄蛟只是瞪著銅鈴般的龍目看著,如同看奇幻又帶著點點恐怖電影的孩子一般,有期待、有好奇,還有一點點驚恐。

然而,它就在那裡盯著,不知為何。

準備好一切的曹操,提著神槊,猛然一蹬,化作一道兇悍無匹的紫電,霎那間,就與九幽青玄蛟碰撞上了。

「轟!」一聲巨響響徹開來。

那頃刻間爆發的氣勢,澎湃洶湧,狂暴無匹。

之前的戰鬥,無論是典韋風仲等人,還是九幽青玄蛟,都是凝聚力量而戰,綻散開來的內力勁氣頗少,故而就沒有怎麼對恢宏的大殿造成破壞。

然而,此時氣勢暴漲的曹操,卻沒有那般,他的力量彷彿使之不盡,用之不竭一般。

狂暴的勁力,如同炸彈般爆裂蔓延開來,連相距甚遠的林牧等人,都感覺到臉龐生疼,耳朵轟鳴。

眾位諸侯,看到神威澎湃的曹操,有喜也有悲,能戰勝九幽青玄蛟是喜,而後面要對上如此狀態的曹操,是他們的悲! 在曹操化作大boss與九幽搏鬥的時候,場外的眾人,猶如心有靈犀般,竟然都行動起來。

首先是曹操的部下,曹仁、曹洪、曹純,他們三人,各自迅速從空間器物中拿出一張流轉綠光的符篆。

此符篆一出,周遭的空氣彷彿陡然清新起來,陣陣青草般芬芳味道蔓延而出,神異漣漣。

三曹沒有絲毫猶豫,馬上使用符篆,一道鬱郁莽莽的綠光馬上從符篆中鑽出來,繼而籠罩著三人。

他們身上的傷勢,在綠光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極速恢復起來,牛掰無比。

數息后,綠光消逝,三曹竟然能活潑亂跳,並且氣勢實力等,也恢復了巔峰。

恢復好狀態的三曹,相互對視一眼,彷彿事先演練過一樣,在沉默中,他們提著武器,繞過曹操與青玄蛟龍的戰鬥,趕奔許詔那裡,他們,準備干大事了!

而其他諸侯、猛將,也拿出了極品恢復道具,恢復或者加持自身,隨後也奔向許詔。

最後的戰果,是時候品嘗了!

其實,最先反應過來的,不是三曹,而是林牧!

在感受一番曹操的友軍加持狀態后,林牧依據第二條加持屬性,對與龍相關生靈、物品有奇效,猛然想到了許詔前面的『烏龜殼』!

許詔目前所依靠的,不就是這道光幕嘛,倘若沒有它,林牧是不是可以擊殺文士職業的許詔?!!

「奉津,馬上參與圍攻九幽青玄蛟,最後一戰,我感覺曹操會加快速度搞定的,注意安全!記住我們的目標,是領地神石,在城市之心碎裂后,就會爆出來,這座高大的城市之心,除了領地神石外,可能還會爆出其他領地之石,到時候,你需要注意。」反應過來的林牧,馬上轉身囑咐風仲道,顯得有些急切。

而風仲,聽到林牧的話語,點點頭,化作一道旋風,提著武器重新回到變得更兇險的戰場中。

深深看了一眼風仲的身影,林牧眼中閃過一抹擔憂,希望九幽青玄蛟在拚命的時候不要針對風仲,不然……

稍稍收斂心神,林牧馬上對臧霸說道:「宣高,你的實力恢復了,馬上隨我去砍破那道光幕!擊殺許詔!」

林牧說話的速度比平時快了很多。

都市修仙大劫主 「好!」臧霸點點頭

「幼平、公奕、曼成,你們在旁邊掠陣,若是面對友軍的衝擊,你們出手沒問題吧!」林牧有對其他三位虎將道。

「沒問題!」三人隨之應道。

「如此甚好!」林牧輕輕一指此時顯得有些錯愕、狂喜的史阿道。

史阿在紫光灌注入他的身體時,就停下了攻擊光幕的行動,略顯驚悸地稍稍躲了下紫氣。

面對未知之物,總是會有些擔憂的。

但隨著紫氣的作用顯現出來,史阿一陣狂喜,他恢復修為了!並且,他感受到,身上多一樣強悍的狀態,特別是對眼前的烏龜殼!

史阿稍稍怔然後,馬上揮舞著長劍,準備砍向光幕。然而

他的劍竟然被一柄大刀阻擋了。

何人膽敢阻我?史阿心中怒吼。

一看,竟然是林牧身邊的一個陌生武將,稍稍一感應,天階初段修為,垃圾!

史阿心中狂怒升騰而起,喝道:「宵小之輩,竟然敢阻我取賊首之首級,狂妄!」

史阿一抽回長劍,猛然一刺,然而卻被對面的武將躲開了。

和史阿對戰的,是周泰!

林牧看到周泰牽制史阿后,馬上帶著臧霸蔣欽李典三人,跑到光幕前,全身龍元力噴涌而出,瀰漫在龍神槍上,龍神槍化作一道匹練的青色中暗暗攜帶著詭異紫氣的電芒,狠狠擊在光幕上。

咔擦!一聲刺耳的聲音響起,龍神槍的槍頭,竟然稍稍擊破了光幕。

那白色光幕,在槍頭點上,寸寸出現了道道如蜘蛛網般的裂縫,隨後蔓延開來。

咔擦的聲音漸漸多了起來。一擊就見成效。果然,這道光幕,是許詔手中的玉璽製造出來的,肯定與龍有關,加持的狀態對破壞它有奇效!

光幕內的許詔和張紘,見到兇惡的林牧擊破了光幕後,絕望之色更甚!

「主公,快走吧,此局,我們已經無力回天了!」張紘看到大發神威的林牧,緊握著許詔的手,甚為悲涼道。

「唉,是我辜負了大家!是我!」許詔臉上閃過絲絲愧疚之色,悲哀道。

「子綱,在我走後,你投降吧,以你之才能,他們應該不會殺你的!」許詔囑咐道。

「唉……看具體情況吧,這些如狼似虎的諸侯……主公,你還是快點傳送走吧!」張紘本想多說一些話語的,可他視線餘光,卻看到了林牧臧霸兩人已經把光幕打破了一個大洞,已經準備鑽進來了!

而其他位置,曹仁、曹洪、曹純、王朗、孫堅等諸侯虎將,竟然都奔赴他們這邊,如同餓狼撲羊一般,惡狠狠地,血淋淋地!

許詔豁然轉身,也看到了外面的緊急狀況,不再多說什麼,頃刻從懷中小心翼翼拿出了一張符篆,這是一張空間傳送符!

許詔輕輕閉上雙眼,手指狠狠一捏符篆,旋即,符篆冒出白色光芒,把許詔包裹起來,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詭異紫氣陡然從許詔上方的空間閃現出來,狠狠衝擊在那些白光上!

旋即兩色氣體能量交織,糾纏一起。

咔咔咔……一陣刺耳的碰撞聲轟然傳到許詔耳中。

「啊……」許詔痛苦咆哮著。驟變之下,許詔的咆哮之中,夾帶著痛苦無助、絕望惶恐、甚至懊悔!

他懊悔怎麼不早點傳送走,懊悔為什麼還執著翻盤,懊悔……

「主公!主公……」看到突變,張紘臉上的絕望之色更甚,口中怒吼,想要幫助許詔,然而卻無從下手,急的他不斷在交織著紫光和白光的許詔身前亂轉。

紫光如虎,白光如羊,很快就被吞噬一空了!

許詔的傳送狀態,被破壞了!

這個時候,從光幕之洞鑽進來的林牧,看到突變后,提起的心終於落下來了!

許詔這傢伙,果然有傳送符篆,肯定會跑的,只是諸侯的驕傲,讓他在最後時刻才跑,這樣反而給了大家擊殺他的機會!

不管三七二十一,林牧猛然奔向許詔,手中的龍神槍,在奔跑的慣性下,也狠狠刺向許詔的胸膛。

極品全能學霸 砰!

然而,這致命一擊的效果令林牧失望了。許詔並沒有在這一擊下喪命,那些紫光此時,竟然保護著他。

魔改大唐 林牧驚怒不已,曹操,肯定是曹操做的!

林牧沒有轉身看曹操,而是不斷與臧霸攻擊著許詔前面的紫氣。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孫堅、曹仁、王朗等人,竟然也突破了光幕,趕到許詔這裡。

史阿與周泰,也不糾纏了,各自返回陣營中。

眾人看到鬱悶的林牧后,都開顏一笑,旋即怒吼:「許詔叛賊,給我拿命了!」

他們之前也看到了林牧的領先,心有阻礙之意,可卻暫無奈何之計,想不到最後那道紫氣,竟然阻擋了領先的林牧,讓眾人有機會擊殺許詔。

眾位諸侯、虎將,都以拿許詔的人頭為目標!

混戰可能要開始了!

林牧真是鬱悶到家了,他本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距離許詔也近,故而成為第一個破掉光幕的人,然而,這些只是無用功,到最後,還是需要和友軍袍澤搶!

在某種程度上,林牧真的不想局勢太僵化,能一擊了事是最好的!

林牧稍稍瞥了眼其他人,心中思忖著辦法。

孫堅帶著程普、黃蓋、韓當祖茂四位虎將,王朗帶著徐晃和史阿,曹仁帶著曹純、曹洪,程遠志帶著周倉,而他自己帶著周泰李典蔣欽臧霸四位虎將,加上還在搏鬥傀儡人的于禁,全員集結攻向許詔!

十七個超級猛將,輝煌陣容!

身為目標的許詔,看到氣勢洶洶的眾人,絕望之笑連連,今天,他肯定是必死無疑了!

一切手段,在冥冥之中,都失去了,如同被蒼天遺棄了一般!

此刻,許詔又閉上了雙眼,神色恢復如常,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許詔身前流轉的紫氣,在眾人圍上來的時候,竟然就消失不見了!

這又讓林牧心中鬱氣增了一分!

曹操,肯定是曹操做手腳的!

眾人圍上來后,就停下腳步,沒有衝動,都靜待著,相互對視,相互牽制著,眾人都緊繃著神經。

眾人都想要拿許詔的人頭,至於有幾個人知道擊殺許詔可以掠奪他身上的氣運,就另說了。

「諸位,許詔此人已是窮途末路之徒,砧板上的魚肉,可宰矣!」王朗在徐晃與史阿的簇擁下,朗聲道。

「不過,許詔的首級,只有一個,能取其者,定是絕世猛將也!不如我們……」王朗繼續說道,如同演講一樣。

不過,在林牧眼中,卻顯得滑稽不已,絕世猛將?哼,若不是曹操做手腳,老子早就殺了許詔,霍奪他身上的龍運了,還等你在這吱吱歪歪!

旁邊絕望的張紘,看到眾人如同分豬肉一樣討論主公許詔,全身力氣一泄,癱軟在地上,雙目黯淡無光頂著高聳空蕩的殿頂!

而許詔本人,卻顯得安靜,穿著不凡的他,詭異地平靜起來!

看著王朗在慷慨談言,林牧也沒有出生阻止,因為他也在等時間,等恢復實力的于禁拿下那傀儡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人群中,兩道身影不顧王朗的話語,沖了出來,想要擊殺末路的許詔。

是孫堅麾下的程普、三曹中的曹洪。對於他們來說,王朗的狗屁話語,完全無用,正面懟才是王道!

意外狀況出現后,眾人緊繃的神經猛然都斷開,都一哄而上! 圍攻許詔的眾人,心神都灌注在許詔身上,曹操這邊的戰場都沒有留意。

九幽青玄蛟VS曹操、典韋、風仲!

典韋和風仲,都擁有神力,沒有受到【玄龍靈域】的影響,戰力一直都存在著。

加持了曹操的噬龍狀態后,兩人的狀態就更好了!

典韋因為重傷,身上神力恢復與運轉出現了大問題,不過在這最後一戰中,典韋也頂著重傷使出自己的部分力量。

從北面攻擊蛟龍腹部的典韋,一雙長戟,大開大合,蛟龍的神力護罩在他的攻擊下,漸漸開始出現了大量裂痕。

而從南面攻擊的風仲,卻比典韋建功少,那頗為雄厚的神力護罩,也就出現了數道小裂縫。

兩人的高低,可見一斑。

至於曹操,裹挾著翻騰的詭異紫氣,提著神異的神槊,直接正面硬剛。

雙眼的紫氣,滔滔不絕,彷彿也迸射出如同實質般的殺氣,陰森森的盯著蛟龍。

紫氣包裹的神槊,轟擊在神力護罩上,成果甚猛,陣陣轟鳴的爆炸聲不絕於耳。

甚至有的攻擊,直接擊碎護罩,劈向蛟龍的碩大頭顱上,幸好它的閃避速度不弱,並沒有讓那重擊轟擊在它的要害上。

紫氣蔓延的神槊,在曹操的揮舞下,如同一道紫色神龍一般,兇殘狂暴。

而九幽青玄蛟,也不甘示弱,不斷使用自己的攻擊手段,迎擊著三人的圍攻。

他們這邊突然爆發的戰鬥,僅僅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就應該鬥了十來個回合了。非常快,遠處的普通士兵,武將,看到場中的戰鬥,就看到一閃而逝的數道光影而已,完全看不清楚具體的狀況!

不少軍陣中的士兵,都吞咽著唾沫,驚異無比看著。

……

圍剿許詔的戰場。

就在眾人一哄而上之時,緊閉雙眼的許詔,卻猛然張開雙眼,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一絲不甘,隨後大喝一聲:「這是【王國之章】、這是【王者之劍】,這是【南昭御璽】,都給你們吧,哈哈……搶吧,搶吧!」

隨著許詔的話語落下,他手中的玉璽一陣白光閃耀,那道光幕猛然收回來,然後如同小型炸彈一樣,爆裂開來。

三道流光猛然從其中爆射出去,繼而奔向三方!

三道流光,快如閃電,方向各不相同,奔向西邊的流光,模糊之中,看的出來是一本書冊;奔向東邊的是一柄劍;而奔向北邊的,是許詔右手的那個玉璽。

三個方向,沒有一個物品奔向南邊,因為在南邊的,是林牧的隊伍!許詔憎恨林牧!

從這一個表現來看,就知道許詔有多厭惡林牧了!對於許詔來說,林牧就是螻蟻,可這渺小的螻蟻卻慢慢發展起來,慢慢地啃食了他的堤壩,讓洪水傾斜而出,淹沒了他!

將死之人,其言行必善,但在許詔身上,卻不顯靈了。許詔對林牧,還耿耿於懷!

然而,林牧卻沒有沮喪,亦或是沒有時間沮喪,他腳掌青芒急速閃現,猛然狠狠一跺,落腳處,青石地板徹底崩裂,隨著青芒閃掠,旋即化作一道無匹的青影,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提著龍神槍,直衝沖奔向許詔,林牧此時的第一目標,就是擊殺許詔,掠奪他身上的龍運!

而其他人,就不是如此了。

王朗大喝一聲:「公明,你去取書冊,史阿,你去搶玉璽!」

旋即,徐晃和史阿,就沒有再撂擔子,猛然沖向各自的目標。

典韋部的程遠志和周倉,兩人也有預定的唯一目標,直奔南昭國玉璽去了!

三曹亦分兵了,曹仁殺向許詔,曹純直接奔向離得最近的南昭國玉璽,曹洪奔向書冊,至於那柄劍,就王朗、祖茂與臧霸奔去搶奪了!

孫堅這邊,眾位虎將的情況有些不同。孫堅也殺向許詔,程普奔向玉璽,黃蓋奔向書冊,最後一名虎將韓當,竟然奔向癱軟的張紘。

與韓當同目標的,是李典。林牧這方,李典帶著緬懷之色,奔向張紘,準備俘虜保全他,想必,李典應該是認識張紘的。

至於其他人,周泰奔向書冊流光的方向,蔣欽奔向玉璽。

林牧,和孫堅曹仁的目標一樣,以擊殺許詔為第一要務!

在林牧瞬間消失在原地之時,孫堅、曹仁也是若如鬼魅一般閃掠而上。

顯而易見,孫堅和曹操、林牧,都知道,擊殺許詔可以獲得龍運了!

林牧凝神靜氣,全神貫注,沒有管其他事情,就盯著許詔。

呼呼呼……三位虎將沖向許詔的氣勢絲毫不減。

眾人離著許詔,是有一段距離的,七丈左右。想要瞬間趕過去是不可能的。

林牧從南面沖向許詔,而孫堅和曹仁,卻是從北面一起衝過來的,導致,孫堅竟然和曹仁對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