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雪在前面忍不住說道。

「楊警官這麼年輕有為,還差人追嗎?」

葉風笑了笑,說道:「追你的人估計都能從石頭村排到縣城了。」

「就是,楊姐姐你這麼漂亮,還是個警察,太優秀了。」

陳蘭也忍不住羨慕的說道。

「優秀什麼啊,都奔三的人了,還是單身狗,不比你們這些小年輕啊!」

楊雪嘆了口氣。

這看似是調侃的語氣,但葉風也聽出了這話語里的一道無奈和心酸,似乎,楊雪也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光鮮亮麗,也許,她也有一些屬於自己的難處吧!

路上閑聊了幾句,一個多小時之後,楊雪把車子停在了大隊部門口,從葉風被抓走,到現在回來,前前後後也就只用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這裡是村大隊部嗎?」

楊雪看著這一棟建築,便問道。

「對,這裡就是了!」

葉風點點頭。

「走,進去看看!」

楊雪當先一步走了進去,推開大隊部的大門。

「來,喝酒!」

「村長,我敬你一杯,以前多有得罪,還請您老大人有大量。」

「還有我,以前不識抬舉,現在我準備棄暗投明,永遠的支持您!」

……

等楊雪和葉風等人剛推開門走進去,就聽見了一陣吃吃喝喝的聲音,裡面似乎在舉辦酒席。

「誰是趙東來?」

可楊雪沒客氣,推開大廳的門,環視了一圈,直接問道。

嗯?

警察來了?

坐在上首位置上的趙東來喝酒喝的滿面通紅,但意識還是很清醒的,看到楊雪,當即就站了起來,說道:「我……我就是趙東來!」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趙村長可真是厲害啊,在大隊部里吃吃喝喝,擺酒席,這是把大隊部當成自個家了啊!」

葉風一個閃身,葉柔出現在門口,冷笑著說道,眼睛也看了一圈,能坐在這裡的,都是趙東來的走狗啊,十幾個,想不到石頭村裡的垃圾還真多,找時間,他要全都清理乾淨了。

這幫禍害!

葉風?

他怎麼在這裡!

不是被警察抓走了嗎?

這才幾點啊,怎麼又出來了。 第56章

「葉風?你小子怎麼出來的!」

趙東來瞪大著眼睛,難以置信的問道,他明明和霍無道已經商量好了,明天晚上才放他出來,可這還沒到兩個小時呢,就已經出來了,也太快了吧。

「我行的正,走的直,沒做過虧心事,法律不會冤枉每一個人!」

葉風冷冷的說道:「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這話一出,屋子裡的氣氛都冷了下來。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這個話,似乎是說給趙東來聽的,暗示的,似乎也是他。

在座的人文化水平都不高,葉風說的這句話也給了他們很大的警示,會遲到,但不會缺席。

用通俗點的話來說,不就是遲早要遭報應嘛!

這下都把眼神看向了趙東來,葉風這麼的說話,也是在打臉他啊。

「呵呵!」

趙東來呵呵笑了兩聲,看著葉風,卻沒有說話,但熟悉趙東來的人都知道,越是安靜的趙東來,就越是可怕!

「趙村長,麻煩你出來一下!」

這時,楊雪開口喊了一聲。

「這位警官,還不知道怎麼稱呼您呢?」

趙東來笑呵呵的說道,葉風他可以無視,楊雪畢竟還是警察,他得要注意一點。

「我是代表縣公安局李局長來的!」

楊雪開口說道:「我叫楊雪,是縣公安局大隊長,葉風先生作為一個公民,之前在歹徒搶劫銀行時立下了功勞,現在特向他授予錦旗和人民幣一萬元獎勵!」

說完,楊雪便從拎著的包裹里取出來兩面錦旗,還有一萬塊的獎勵!

「趙村長,這一面錦旗是授予石頭村集體的,李局長特彆強調,能培養出葉風先生這樣的村莊,一定有一個值得尊敬的村長領導!」

楊雪簡單的傳達了一下李長風局長的話。

額……

這話說出來,趙東來的臉都紅了,當然了,即便真的紅了,誰也看不出來,因為這個時候,趙東來的臉上因為喝了不少的酒,早就已經紅了。

楊雪說完,便將這面表彰錦旗授予了趙東來。

「謝謝,謝謝!」

趙東來接過來,開始道謝了起來。

「真是可喜可賀啊,我也是在趙村長的教育之下長大成人的,我也要好好的謝謝趙村長呢!」

葉風面帶譏諷的看著趙東來,無比諷刺的說道。

一個差點親手把自己送進監牢里的村長,現在卻接受了一面因為自己而表彰的錦旗!

可真是無比的諷刺啊!

「這都是全村人的功勞,我不敢居功啊!」

趙東來不停的笑著,一點都沒有察覺有半點的不好意思,相反還十分的得意。

不過楊雪可懶得理他,從看見他帶著一幫子人在村大隊部里大魚大肉的吃著,本能的就覺得,這不是個好人。

難怪葉風說話會那麼的怪,肯定是死對頭啊。

「葉風,這是表彰你見義勇為的錦旗,還有這一萬塊錢的獎勵,不多,但這是我們警局的一點心意!」

楊雪無比真誠的說道。

這倒是實話,光憑葉風在銀行里的那個表現,別說一萬塊,就是給二十萬,楊雪都覺得特別值!

因為劫匪手裡是有真槍的,萬一劫持了人質,那就不是幾萬塊能解決的事了。

「這是應該的,既然讓我遇到了那個事情,我肯定也不能見死不救!」

葉風接過來,隨即說道。

「你能做到見義勇為已經是很不錯了,希望你能一直保持這份初心。」

楊雪真誠的說道。

「我會的!」

葉風點點頭,「我媽從小就教導我,生而為人,請務必善良!」

生而為人,務必善良!

這句話說出來,楊雪一陣震驚!

當即便說道:「葉風,能介紹下阿姨給我認識認識嗎,這話說的太好了,阿姨一定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估計不行了。」

葉風眼神一暗,搖了搖頭。

「為什麼啊,我真的很喜歡這句話。」

楊雪不解的問著,這句話說的實在是太好了,讓她有種迫切想要見見葉風的母親。

「因為已經不在了,我現在是孤兒。」

葉風語氣很是蕭索和無奈。

孤兒!

楊雪之前並不知情,陡然知道這個信息,頓時有點愧疚。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這個……」

楊雪連忙十分歉意的說道。

「沒事,都很多年了,我一個人也習慣了。」

葉風搖搖頭,表示沒關係。

幾人沒有在大隊部里停留,剛走出來,葉風忽然說道:「楊警官,你能不能幫我一件事啊?」

「什麼事情?只要我能幫忙的,我都幫!」

楊雪現在對葉風很是欣賞和同情,自然是有求必應。

「能用你的警車送我回家嗎?」

葉風笑了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嗯?

這是什麼要求?

葉風也看到了楊雪臉上的不解,便說道:「之前鄉親們都知道我被抓了,但現在我希望能有個儀式,表明我沒有犯事,警察還主動把我送回來了。」

「這當然沒問題了!」

楊雪一陣恍然大悟,當即答應了下來。

「好嘞,那就麻煩了楊警官了。」

葉風一陣高興,雖然這麼做也有點裝逼的意思,但葉風就是想做。

而更深一層的意思,就是在告訴整個石頭村的村民,我葉風可不怕趙東來,即便警察抓了我,也要乖乖的送我回來。

葉風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瓦解趙東來在村子里權威的事情!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總有一天,葉風會把趙東來這十幾年在村子里建立的威嚴,給徹底的掃蕩掉。

一輛警車開始在村子里緩慢的行駛著,路過的村民都看到了車子里坐著的葉風,每碰到一個村民,葉風都會打一下招呼,楊雪也會很配合的停一下,讓葉風說幾句話。

幾乎不用多久,全村的人都知道葉風兩個小時就回來了,還是警察親自開車送回來的。

誰聽到這樣的話,不會豎起大拇指說一句:葉風牛逼!

「嘭……」

葉風剛走不久,趙東來氣的將酒桌上的酒瓶給狠狠的摔在地上。

今天這頓飯,本來就是要好好慶祝一下葉風被抓起來的大喜事,可現在倒好,葉風不僅被放了,還故意發個錦旗給他趙東來,這就是在羞辱他啊!

「趙村長,不好了,葉風那小子又在用挖掘機挖水田了!」

這時,一個村民快速的跑了過來,大聲的說道。 第57章

「嘭……」

趙東來一腳狠狠的將桌子踹翻在地,酒精一陣上涌,大聲的說道:「都抄傢伙,跟我走!」

本來趙東來就是個特別容易衝動的人,現在喝了酒,就更加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了。

「走,抄傢伙!」

「乾死他丫的。」

「媽賣批,敢和村長對著干,簡直找死,干他丫的!」

……

坐在這裡的人,那都是跟著趙東來混過的人,這些年在村子里作威作福的,也習慣了,現在葉風忽然威脅到了趙東來的地位,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一旦趙東來沒了村長的位子,在石頭村倒台的話,那他們的日子也會跟著難過起來。

這是一個連環效應。

所以即便是為了他們自己,也要跟葉風拚命,一旦葉風這樣的人得了勢,他們這些人以後絕對要倒大霉,起碼不能再這麼為所欲為下去了。

一伙人手裡有拿著鋤頭的,也有那鐮刀的,更有甚者,衝進廚房拿了一把菜刀就往葉家水田的地方衝過去,一副要搏命的樣子。

「壞了,趙東來這是要拚命了。」

「這是要你死我活的節奏啊。」

「快,快去喊人來,這要是真打起來,會出人命的!」

……

不少村民看見了,一拍大腿,不少人都慌了神,畢竟看趙東來的架勢實在是太嚇人了。

這要是真的鬧出了人命,那也是村子的損失!

一時之間,整個村子里的人都出動了,基本上在家的人都往葉風家水田的地方趕過來。

這麼的轟動,估計整個石頭村,得有好多年都沒有出現過了吧!

葉風和陳蘭等人正站在自家的水田邊上,雷叔則是駕駛著挖掘機不停的將水田挖出一個大坑,然後又開始填了起來,整個水田茂盛的水稻在挖掘機之前無情的被碾壓掉了。

「可惜了,這也是糧食啊!」

楊雪站在旁邊,搖搖頭說道。

「我也是沒辦法,讓趙東來那傢伙三天里把水稻給收掉,他就是不聽,還想著讓警察來把我抓走,讓我屈服於他,這不是扯淡嗎?」

葉風笑了笑,不屑的說道。

「你接下來怎麼辦?」

楊雪開口問道,從直覺上她知道葉風不是那種能善罷甘休的人。

「慢慢來吧,這石頭村沉寂了這麼多年,也該掀起一輪改造的熱潮了。」

葉風淡淡的說道,雙眼之間則是閃爍著精光。

從葉風記事起,一直到現在,十幾年了,石頭村都沒有大的變化,一直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規律,現在自己來了,還有一身的本事,他覺得自己有能力讓石頭村的人民過上更好的日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