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這個孩子穿的兔毛大衣怎麼賣?”劉雨指着成衣店裏的一件兒童式毛絨衣服問道。?

“額,這位客人,這不是兔毛的,是仿的……”掌櫃的很老實的回答。“這幾年來,附近的動物越來越少了,完好的皮毛更是稀缺貨……”?

“仿的?”劉雨默默的看了一會。“包起來吧。”有衣服穿就不錯了,再矯情,直接拎着它裸着遊街……?

可一掏兜,不禁越發默然了。?

她來這裏之前,一直用的都是獵人世界的通用貨幣戒尼,可到了這裏,戒尼這東西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要吧??

正猶豫着,身旁有人慢條斯理說道:“這是這件皮衣的錢,她的賬,小生付了。”?

老闆哪裏去管是誰給的錢,有人付賬就可以了,笑容滿面的接了過去。?

劉雨表情木然的接過老闆包好的小包裹,轉身就走。後面傳來的“咦”的聲音,她根本就不去理會。?

幾乎是用上了殺手執行任務時的身法,很快,她就回到了住處。可一推門,就感覺房間裏氣息不對。果然,一翻牀底下,那隻肥兔子已經不見了,現場似乎還有過掙扎的痕跡……?

“似乎……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緊跟着出現在門外的妖冶男子,手指尖上託着一隻漂亮的彩色天平,天平在他的指尖上滴溜溜的轉了個圈,一邊已經傾斜了下去,指着的,是大門外面。“這裏似乎有過怨氣呢。”?

“你能看到怨氣?”轉過身,本來是一對黑眸的劉雨,此時兩隻眼睛閃着金色的光芒,顯然已經釋放了死神之眼,因爲她的念力並不足以支撐太久,只是看到有黑氣在房間裏瀰漫,她就將其收了起來。?

“是感覺到的,用它,天平。”賣藥郎背對着她,手指上的天平滴溜溜一轉,漫不經心的解釋了一句,隨後轉身向外走去。走出大門了,腳步停頓了一下:“雖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事情,不過,如果願意跟上來,小生是不會介意的……”?

……?

“這是什麼地方?”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林間,腐爛的氣息,讓劉雨的一張小臉越發的木然了。?

“吶~,請放心跟在小生後面吧!”頭也不回一直向前走的那一位,慢條斯理的說道。?

盯着對方的後背有一會,劉雨表情木然的跟了上去。雖然對方看起來似乎很不靠譜,不過,貌似自己來的話會更不靠譜。?

空氣中的腐爛氣息,越來越濃,偏偏周圍的花草生的極爲豔麗,兩個人向着林子深處走去。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周圍漸漸起了霧,幾乎幾米之外就再也看不清景物了。?

賣藥郎停了下來,回頭看她。?

劉雨面癱的看過去:“怎麼不走了?”?

“小生只是覺得,這樣做,就不會走丟了。”說着,伸出一隻修長的手。?

劉雨默默看了看,隨後握住了對方。入手的冰涼滑膩,讓她再次皺了下眉,想鬆開,沒想到對方看起來稀鬆平常,力氣倒是很大,掙了一下竟然沒有掙開,果然一開始沒有翻臉是她做對了,這傢伙很不簡單。?

“吶~,請姑娘不用擔心,小生並無唐突之意,只是不想和姑娘走失而已。”對方狹長的眼眸掃過來,似笑非笑的說道。?

隨後,踩着他那雙高高的木屐,向着前面走去。?

其實劉雨一直都很想知道,他是怎麼以着一種腳踏木屐的姿態,毫不費力的走在泥濘的林間路上的??

走出大概半小時左右,前面的雜草被賣藥郎用手扒拉開,現出了一片空地,這片空地似乎是被人特意開闢出來的一樣,在荒蕪的樹林裏,顯得極爲的違和。?

“啊! 凌天戰尊 有人來了!終於有人來了!”有幾個衣着不俗的男女正坐在空地上,這時候見有人突然出現了,他們臉上的表情可以算是狂喜,有兩個人甚至直接跪爬起來,跑了過來。?

“我說,你們兩個是怎麼進來的?”一個身材肥胖的男人大喊着過來,想扯住賣藥郎的袖子,卻被賣藥郎輕鬆的躲了過去。?

“吶~,當然是走進來的,你們走不出去麼?”將身後一直揹着的大藥箱放在地上,賣藥郎把玩着手裏的短小寶劍,看着眼前的這些人。“困了幾天了?”?

“已經一天一夜了!該死的,這個鬼地方,就是走不出去啊!你們能進來就好了!說不定現在已經能出去了!反正我是一刻都不想呆在這裏了!”一個身材瘦高的男人猛地站起身,毫不猶豫的向着雜草叢走去。?

劉雨站在賣藥郎的身旁,忍不住擡頭去看賣藥郎的表情,發現他一直表情漠然的看着對方走過去,並沒有阻止的意思。?

可是……那個人走過去的方向,明明黑氣越來越濃了……?

“啊——”淒厲的慘叫聲,在男人走出空地後,沒過多久就傳了過來,然後,再沒有什麼動靜了。?

“嗚……果然還是不行,果然還是走不出去麼?”那幾個人聽到聲音後,頹然的坐在地上,唯一的那個女性,甚至還哭了起來。?

他們的穿着都很不俗,看起來不像是窮苦人,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劉雨默默看着他們,沒打算開口說話。?

不過,她不理會,不代表別人也不理會。?

就見賣藥郎旁若無人的將自己之前裝進藥箱的天平再次拿出來,然後,託在手中,向着高空猛地一拋。?

一隻天平在空中翻滾落下之後,就幻化出無數排密密麻麻的天平,整個圍成了一圈,將空地上的衆人都圍了起來。?

看到這樣詭異的場面,有人忍不住問道:“喂!這是幹什麼?”?

賣藥郎連看都沒看他一眼,繼續取出厚厚的一疊紙符,手法極爲嫺熟的向着四面八方甩去,一張張的紙符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啪啪啪的貼到了周圍的樹木上,直到所有事情都做好後,他才輕嘆了口氣,漠然的轉過身,看向那幾個人。?

“困住這裏的,是鬼怪的怨氣,誰能告訴我,到底爲什麼你們會被困在這裏?”將手裏的小寶劍一舉。“我手中的退魔劍可斬一切妖魔鬼怪,但是,需要滿足形、真、理三要素才能將它拔出來,如果你們不說實話,恕我無能爲力。”?

“喂!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剛纔那個身材肥胖的男人很不客氣的上下打量着他。“一個穿的稀奇古怪的男人,帶着一個一看就不正經的小姑娘,你能有什麼本事?想套出我的話來騙我的錢麼?我看上去就這麼傻麼?”?

“就是!有本事你幫我們走出去,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其他人也紛紛附和道。?

賣藥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們,絲毫不惱,當最後一個人也發完了牢騷,他才拉着一旁的劉雨,同樣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那副悠閒的,彷彿旁若無人的姿態,讓這羣人看了真是窩火。?

“喂!你們……”見這兩個外來的絲毫不理會自己,剛纔叫囂過的人都有些氣憤。“算了,就是不用他那把破寶劍,我們也會出去的,不過是起了霧而已,真以爲我們會相信什麼鬼怪之說麼?笑話!”?

那幾個人嘴上是這麼說,可底氣卻不怎麼足。?

又過了一會,空地外面,開始傳來怪異的風聲,聽着,就彷彿是有無數個人在哭泣着似的。那個穿得華麗和服的女性,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她小心翼翼的縮到旁邊那個男人的懷裏,似乎這樣就能讓自己感到安全一般。?

周圍樹上貼着的紙符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發生了變化,一張張純白色的紙符,驟然變爲紅色!紙符中間酷似人眼的位置,更是紅的嚇人!?

還不等看到的人驚呼出來,就見地上擺着的一圈天平,如同有人撥動着一般,向着裏面的那一頭,一隻只的傾斜下來,不斷的發出悅耳的聲音……?

“這、這是怎麼回事!”活見鬼一般的情景,讓在場的人都目瞪口呆。?

當然,這其中不包括那邊悠然看戲的賣藥郎和劉雨。?

“啊——”又是一聲慘叫,就見剛纔還依偎在男人懷裏的和服美人,這時候竟然身體懸在半空,表情痛苦之極的掙扎着,眼見着不知名的大嘴,一口口的將她吞嚥了下去。而一直以着保護者姿態摟着她的男人,這時候早嚇的跪爬到遠處,口裏不住的唸叨着:“不要怪我,不要怪我……”原來,發現有一張大嘴撲過來的同時,他的下意識反應,就是將懷裏的女人給猛推了出去自己逃命。?

劉雨沉默的看着這一幕,但是,已經站起來,隨時準備幻化出死神的鐮刀來應敵,侑子曾提過,對付妖怪,死神的鐮刀也有效果。至於爲什麼見死不救,不好意思,事情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連她身旁這個貌似是捉妖除魔人士的傢伙都一臉淡漠的看着這一幕,她沒有什麼出手的理由。?

“到現在還不肯悔悟麼?”賣藥郎手持着短小寶劍,已是站起身來,表情平靜的看着鬼哭狼嚎的幾人。?

“求求你!求求你快拔出寶劍,殺死妖怪吧!要多少錢我都給你!我很有錢的!”那個肥胖的男人這時候也不嘴硬了,跑到賣藥郎的身邊,大聲懇求道。?

其他人見了,也紛紛連滾帶爬的過來,似乎挨着賣藥郎就能安全一些似的。?

“拔出此劍需要滿足形、真、理三要素。人類的緣,構成了妖怪的形態,事實便是事情的真相,理由便是內心的想法。需要滿足這三點,退魔之劍方能拔出。”?

說着,賣藥郎的目光,緊緊鎖住正在搖擺不定的天平。?

“它們都已經來了……”自言自語了這麼一句,就見空地之上,一陣狂風大起,霧氣更是在頃刻之間包裹住了所有人,隨後,周圍的景象驟然而變。如果說,剛纔這裏還只是有些陰森的話,那麼,現在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景象,就絕對算的上是恐怖了。?

荒蕪的大片草地上,到處都是動物的屍體,各式各樣,有狗,有貓,有狼,有狐狸,有刺蝟,有兔子,甚至還有幾隻老虎的殘骸混在其中,幾乎無邊無沿,死狀都極慘,幾乎都是被剝去了皮毛,挖去了雙眼,有的還被開了膛……而在它們的上空,大團的黑氣已是凝聚成形,逐漸幻化成一隻巨大的兔子。?

這隻兔子已經不是平常看到的那副可愛溫順模樣了,猙獰的表情,比夜叉惡鬼還要可怕。?

“這就是你的形態麼?”賣藥郎話音剛落,橫在身前的那把寶劍,劍頭的獸頭髮出咔的一聲。果然,就是它了。?

這隻巨大的兔子,彷彿對那幾個人有着極大的敵意,呼嘯着,就朝着賣藥郎身邊的幾人撲了過去。?

“還不說實話麼?”賣藥郎閃到一旁,冷漠的問道。“爲什麼它會找上你們?世間不會有無緣之恨,到底有什麼真相,你們還不肯說麼?”?

頃刻之間,又有兩個人被巨兔撕扯着吞掉了,賣藥郎身邊就只有那個肥胖的男人還在,他哭嚎着:“我真的沒做什麼啊!你快消滅它啊!你是除妖師不是麼?保護人類不是你的職責麼?你快殺了它啊!”?

嘴上這麼說着,可卻在那隻巨兔再次撲過來的時候,臉色猙獰的一下將賣藥郎推了過去。“既然不管,那你就先去死吧!”?

劉雨腳一提,想要幫忙,卻見賣藥郎極爲靈活的於空中一躍,跳到了她的身邊,然後,眼望着場中被巨兔吞噬掉的男人,淡淡的說了一句:“真是死不悔改。”?

隨後,手橫寶劍,對着空氣說道:“請現出真相,讓我來幫你超度吧!”?

周圍再次狂風大起,一幕幕的畫面,十分突然的出現在周圍,彷彿是旋轉的電影畫布一樣,快速的一張張閃過……?

……?

“小窮鬼,這麼小就知道偷東西,長大了肯定是個賊!”?

“就是,還是快點去死吧!活着也是浪費糧食!”?

“聽說他能看見那些可怕的東西,這樣的孩子真是嚇人啊,他的父母怎麼還不把他扔了?”?

“就是,就是!換作是我,我可不敢要這麼可怕的孩子……”?

紛亂的聲音不斷的傳進劉雨的耳朵,她皺着眉看着自己突然出現的地方,奇怪,她剛纔不是正在林子裏麼,怎麼突然出現在一片平民區了?順着聲音看過去,劉雨越發皺眉的看着自己面前如同電影院大屏幕所播放的情景,只不過,這個屏幕將她直接圍在了最中間的位置,彷彿身臨其境般的清晰。?

那個被大人們惡意嘲諷,被同齡孩子肆意欺負的小男孩,有着一副非常乖巧的模樣,五官非常精緻漂亮,但是,被那些比他年長的孩子強按在地上,惡意的塗了一臉的油彩,看起來狼狽不堪。小男孩沉默着,走到一個水井旁,費力的打了半桶水,清洗了臉上的油漬,這才向回走去……?

“爸爸,媽媽,我好怕……你們是不要我了麼?”?

“怎麼會,我們只是送你去親戚家住幾天而已,等你想回家了,媽媽就接你回來,好不好?”?

穿着平民衣服的夫婦滿臉堆笑的衝着來接男孩的幾個人點頭哈腰,隨後,目送着男孩一步一回頭的被人帶走。?

等到了地方,男孩才知道,爸爸媽媽只是爲了一點點錢,就把自己賣給了別人。而這羣人,是專門販賣人體器官給有錢人家有缺陷的人來用的,男孩的心臟,之後被人活生生的挖出來,很快就被移植到了有錢人家孩子的身體裏。而他的屍體,也被隨意丟棄在了林子裏,被動物們撕扯着吃掉了,只剩下一堆散亂的骸骨,和動物的殘骸混在一起。?

“你的心願我已收到,不想再當人麼?”隨後,情景又一變,滿地的荒草之中,有一個長髮女子站在那裏,輕聲的說着。“那就做一隻白兔吧。”說着,手一指,一旁正好有一隻剛剛死去的白兔,小旋風一轉,沒入了進去。隨後,那隻小白兔跳了起來,舉起爪子瞅了瞅,三瓣嘴隨即張開,一下撲過來,抱住女子的大腿。“老大,我都跟了你三年了,你就收下我做小弟吧!過去的事情我都忘記了,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現在我就是一隻妖,你是大妖,就收下我吧……”?

女子無奈的將它提起來,用手點了點它的腦袋。“小東西,連名字也忘記了麼?”?

小白兔見有機會,忙不迭的點頭:“老大,求您賜名啊!小爺,不,小的我一定把您給我的名字發揚光大!”?

“讓我好好想想。”女子貌似認真的想着,然後,一下子恍然。“有了!”?

“老大,快說!”兔子星星眼的等着。?

長髮女子笑眯眯的看着它:“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正在喝酒對吧?貌似兔子肉也是下酒好菜,就叫你小酒好了!”?

QAQ……“咦?”?

“啊!”……=皿=!?

終於聽明白了的肥兔子愣了片刻後,立刻趴在地上,滿地打滾起來:“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女子撫額。“那叫小九?”眼睛一掃,正好看到旁邊種着一棵名叫麻生的植物,於是,隨意的說道:“你就叫麻生九好了。”?

“咦?麻生九?”兔子不滾了,啪的跳起來,笑眼彎彎的蹦到女子的懷裏,用着臉蹭了蹭。“那我以後就叫麻生九好了。”隨後,因爲好色被女人一下扔了出去,兔子在半空中嗷嗷嗷嗷叫着:“老大,小的錯了……”?

又是一個情景。?

女子似乎是要走了,兔子也彷彿個頭更大了一些,整個人都肥肥的,女子提起它,嘆了口氣:“小九,你又胖了,該減肥了。”?

“纔不要,吃的多,才能長的快,我想快點長大啦!”?

沉默了一會,女子說道:“小九,我該走了。”?

兔子貌似無所謂的撓了撓臉。“啊,走就走吧。”?

“可能以後都不會再回來了哦。”?

“……反正我只是個累贅而已,連吃胡蘿蔔都吃不好,你不要我也很對嘛……”兔子別過頭說道。?

“呵呵,真是個傻孩子,臨走之前,我送你一樣東西吧。”女子說着,手裏託着一顆小小的珠子。“其實,忘記了過去,未嘗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吃下它,以後,你會快樂一些,就彷彿,我一直都在你身邊。”?

“才、纔不要。”?

“……”?

“嗷嗷嗷嗷!壞女人!不要揪我的毛!髮型都亂了啊!啊嗚……”?

“吶,這才乖嘛。”趁着兔子嗷嗷嗷的時候,將珠子扔了進去,女子將它扔在地上,拍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樣。?

“……老大,你真的以後不會再回來了麼?”?

“也許吧。”?

“反正,我會一直等着老大回來的!”?

……?

隨後,兔子從一隻小肥兔,慢慢的長成大兔子,開始有了強大的妖力,但是,貴族們的狩獵,不斷的讓動物們稀少起來,當初吃過它的動物,都和它有着力量上的牽絆,而這些動物被拋到林子裏後,也開始和其他動物的殘骸混合在一起,一股強大的怨氣,逐漸的形成……?

死去的那幾人,有兩人是當初殺死小男孩的醫生,另外的一人,則是包下整座山讓人狩獵享樂的地主,而其他人,則有做着皮毛加工生意的大老闆……?

……?

當屏幕消失之後,劉雨再一次回到了剛纔的地方,賣藥郎手中橫着的寶劍,再次發出咔的一聲。“原來,這就是事情的真相麼?那麼,還需要滿足一個條件……”?

就在這時候,劉雨的目光忽然死死的鎖住了一個方向,在那個方向,有着淡淡的霧氣,從霧氣之中,這時候緩緩走出一個少年來,看起來有着十四五歲的模樣,容貌非常漂亮。?

他的目光有些呆滯,卻在看到劉雨的一瞬間,恢復了清靈。?

“老大……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我就知道,你不會拋棄我的……”他走到劉雨面面,站住不動,哭的一塌糊塗。?

劉雨微微抿着脣,右手忍不住握了握,難道是因爲這根金線的緣故,才讓眼前的妖怪認錯了人麼?這個時候她已經猜到了,原來那隻兔子就是麻生九,當初它欺騙自己,是因爲把自己當成了侑子??

“老大,我等了你好久,真的以爲你不會回來了……是不是我太胖了,所以你都認不出我了……我暗示了那麼多次,你都沒有認出來,嗚嗚……”?

“……”眼淚汪汪的控訴,她最沒辦法了。?

“對不起,我不是你一直要等的那個人。”雖然欺騙下去,得到東西會更容易,可劉雨沉默了一下,還是坦白了。“我之所以來找你,是因爲想得到你的那顆心臟,所以,真的很抱歉。”?

“不會的,你就是老大,我認得你靈魂的味道,不會錯的……老大!爲什麼你要裝做不認識我!難道連你也不要我了麼!”少年驚惶的看向她,叫道。?

“也許是因爲這個吧。”劉雨沉默了一下,舉起右手的金線。“她沒有拋棄你,不能回來,是因爲她已經轉世輪迴了。真的很抱歉,我不是她。”即便是那個存在着的侑子,也不是你要等的那個人了,真是抱歉。?

“她不在了麼?”少年愣了一下,隨即,垂下頭。“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連她也不要我了呢,如果是這樣,那我就沒有怨恨了。謝謝你,沒有欺騙我。”?

隨後,少年的身影緩緩的散去。?

而賣藥郎手中的寶劍,再次發出了咔的一聲。?

形,真,理。至此齊備。?

隨着一陣巨大的旋風颳起,賣藥郎的身上,隨即閃現耀眼之極的金光,隨後,一個身穿着金色衣服,容貌更爲清冷,卻和賣藥郎有着幾分相似的人出現,替換了賣藥郎剛纔所在的位置,手中的寶劍一下出鞘,隨後,天地爲之變色。?

巨大的光芒,將少年所在的位置團團圍住,連同着那些動物殘骸一起席捲起來,在一陣劇烈的光芒迸現後,消失不見。隱隱之中,劉雨聽到一個少年的聲音在說:“雖然你說不是老大,但是,在你身上,我卻感覺到了和她一樣的味道,所以,把它送給你,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再見。不,再也不見。謝謝。”?

……?

手裏溫熱的,是一顆尚在跳動的心臟,隨後化做一顆珠子,被她託在手心裏,默默的看着。?

將珠子隨後收起來,劉雨轉身離開。?

賣藥郎也背起藥箱,跟在她的身旁。?

二人出了林子,走到外面時,天已經矇矇亮了。?

在一座小橋上,二人告別。?

“其實,以前小生曾認識一個人。”賣藥郎突然開口,目光落在劉雨的臉上。“那是一個女人,一個有着很強力的女人,她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小生到現在還記得。她說,記憶有時候是會騙人的,但是,心不會。所以……”?

賣藥郎的臉上又浮現出他的標誌性笑容。“祝你好運。”?

看着對方揹着藥箱,形單影隻的走過小橋,向着更遠的旅程而去,彷彿沒有盡頭般,劉雨沉默下來。?

彷彿,當這個世界完全封閉之後,她會失去很多很重要的東西……?

但是,前方的路,還在,所以,一直向前走就對了。?

轉過身,她向着另一個方向走去。隨即,身影消失不見。 墓穴探寶

英國,倫敦。?

十一月的天氣,像是美麗女人的臉,盼望遠征丈夫不果後,露出清冷迷茫的氣息。?

在這名看起來溫文爾雅,嘴角永遠掛着一抹微笑的亞洲男子身邊,跟着一個身材嬌小卻極爲火辣的旗袍少女。?

地上隨風颳起的落葉,似乎絲毫沒有帶走這二人身上的祥和氣息。?

雖然只是安靜的一前一後走着,二人卻顯得十分的默契。?

“呀,到了呢。”?

望着已經近在眼前的葬儀社,男子一直微閉着的眼眸,猛地睜開,隨後,又笑眯眯的彎起來。?

“哥哥?”少女大大的眼睛望過去,似乎在奇怪男子爲何要突然停下來。? 返回2006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