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處實際上已經在這麼的做了。就算沒有皮埃爾的這個絕密消息,他們也會緊緊地盯着這批貨物的。

這可是兩萬槍炮啊。

“邁索爾的海德爾·阿里汗是真真鐵了心的要跟英國幹一仗了。從去年開始,邁索爾連續從我們這邊買走了上萬槍支大炮,大大擴充了邁索爾的軍事實力,而現在他又贏得了諸多印度本土王公和法國人的支持。法軍的海軍預計到明年時候就會開到印度洋,屆時在海上英國人也會遇到強大的對手。“

“如果荷蘭人也伺機的站到法國人這一邊,英國人在印度的利益將會接受重大的考驗。“

陳亮說話中眼睛都放着精光,如果英國人在印度遭受到慘重的失敗,那麼中國進入印度的道路也就被鋪平了。

法國人即使重新在印度站穩腳跟,也根本不能同英國人相比啊。

陳鳴目光冷靜的眼陳亮,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印度最終成爲了英國王冠上的一顆最明亮的寶石的。也就是說,歷史上佔據着很大優勢的法國人並沒有能翻盤,可想而知邁索爾的結局也一定很悽慘。

對比把計劃建立在英國人失敗的前提下勾勒,陳鳴更覺得應該建立在英國人獲勝的大前提上。或者說這一次英法會不分勝負,因爲這當中還多出了陳漢這個攪局者。

“陛下,邁索爾有十萬大軍。海德爾·阿里汗至少有四萬人的火槍部隊,其中一部分人還得到過法國人的訓練。邁索爾的騎兵是印度最好的輕騎兵,數量不低於一萬人。他們還有一座專門的制炮廠,在法國人的指導下曾生產出18磅火炮,有着相當一批法國炮手和軍官在他們的炮兵部隊中服役。而且邁索爾還有一支專門的火箭部隊和一支海軍部隊。“雖然邁索爾的火箭跟中國的火箭部隊是完全的兩碼事。

可是邁索爾的實力真的不可小覷。

如果法國人的這批軍火真的成功運到了邁索爾,後者的6軍部隊將有可能全部裝備上火槍。而英國人在印度的殖民部隊和正牌的紅蝦兵加在一起,總兵力也還不到三萬人。

陳鳴沒有說話,在場的陳二寶就先搖頭道:“打仗不能多就以爲誰能硬。邁索爾的軍隊雖然衆多,可絕大部分都是烏合之衆。海德爾的火器部隊只有不多的一部分人經受了西式訓練,大部分的軍隊還只是會站定射擊的靶子。“

“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土兵部隊一直是邁索爾馬拉塔等印度王國訓練新軍時參照的樣板,這些按照歐洲標準訓練的步兵在印度王公之間爭戰時面對舊式的軍隊是具有壓倒性優勢的,但在對付真正的歐式軍隊時卻顯得不太有效。“大都督府這幾年同樣收集了不少周邊國家的情報,印度是重中之重。

“要建立一支真正意義上的新軍,紀律組織武器配備等方面都需要耗費大量的金錢和時間,邁索爾能投入到戰場的大部分軍隊仍然是舊式的軍隊,即使他們裝備了火槍也不堪一擊。再則在邁索爾的新軍當中,歐洲軍官所佔的比例是比較少的,而英國在孟加拉的殖民軍隊卻有着很高比例的職業軍官,因爲軍官在印度的收入遠遠高過本土,雖然有危險,可還是有大批的英**官來主動爲東印度公司效力。總的來說,在具體的軍事指揮方面,英印殖民軍要比本土的印度土著更專業更有才能。就算邁索爾的軍隊數量遠出孟加拉的英印軍隊,也不見得就能贏得勝利。

我個人認爲,這一戰英國人獲勝的希望更大。“

在大都督府裏,陳鳴不止一次的給所有人強調,中國的對手只有一個,那就是英國。

別有那麼多的強國,但是能給越過非洲,對中國的基本盤造成威脅的國家那就只有兩個–英國人和法國人。

這裏頭法國人的政治環境太糟糕了,陳鳴做過斷言,法國的財政危機如果不能儘快的扭轉,早晚會給法國招來大禍。可是對於英國,陳鳴卻誇讚這個國家擁有無限的可能。

所以陳二寶別有什麼接觸的戰略眼光,卻非常國,如此的一番分析也不無道理。

陳漢本身就是一個‘精銳勝烏合’最現實的例子麼。

以東西方現在’年’做單位的消息傳播度,一切都要等到明年才能水落石出。明年都是西曆的178o年了。

陳亮陳二寶兩人告退下後,陳鳴身邊就只剩下陳聰和劉武柳德昭汪輝祖龐振坤熊炳章幾人還在。

這接下來接着商議的就還是官員調整的大事,明年就是第二任內閣了,現任內閣中有人外出爲官的,有幾個蔡新那樣的太上皇遺老,該退休的人,整個朝局都是要有變動的。

本來麼,這些大臣的任命都操在陳鳴的手中,完全是憑他一人斷絕。

但陳鳴不願意等到自己任命的大臣犯了錯之後再去當馬後炮的彌補,他希望自己任命的大臣都是最佳的選擇。陳鳴都恨不能能有一個系統,把所有的大臣的能力都數據化,包括忠誠度,然後據就可以輕鬆排位置了。可惜他的bug不是系統,很多東西都需要從老大老大一摞資料中總結出來,這樣一來需要的工作量就巨大了,他一個人根本顧不過來。

陳鳴眼前的這些人就算是他直接領導的一個審計小組。

一個個驗功過,然後向陳鳴陳情。這權力真的是大到難以想象了。當然,這也辛苦的很。

“龐振坤,這吳學禮的評估是怎麼回事?你可不能因爲他是你至交好友,就舉賢避親啊?“

每個位置上都有三五個候選者,陳聰柳德昭他們個位置後就憑着自己的審面打上評分,先是職位的符合度,再是個人能力,然後是略詳細的評語。最終的人選由陳鳴審決定。

吳學禮的下一任是薪疆和中原,龐振坤遞上來了摺子上,吳學禮與薪疆巡撫的職位符合度只有少少的倆圈,而總分是五個圈的。

“回陛下,臣覺得吳學禮不適合在在薪疆擔任巡撫。薪疆乃邊地也,民族林立,移民新入,瑣事衝突頗巨。吳學禮雖然靖恭正直,實心任事,務得大體,可其人小心謹慎,一守文法,不擅機變急智。“對比薪疆,中原巡撫的位置更適合吳學禮,可龐振坤又知道,吳學禮能要坐上中原巡撫的可能幾乎爲零。

……

朝鮮,漢城,太平館。

這就是陳鍾盛抵到朝鮮之後正經的住處了。前明時候來朝的使臣都是住在這裏的,滿清的使臣到大部分住在南別宮。

孫旭本以爲陳鍾盛留下他是要商議漢城最近局勢變幻的事情,雖然孫旭更多的時間是在朝鮮南北跑老跑去,但他對漢城的局勢也不是全然不知情的。特別是這次纔剛剛回到漢城,他就能感受得到一股別樣的氣息。

山雨欲來風滿樓,黑雲壓城城欲摧。

只是孫旭萬萬沒有想到陳鍾盛這一張口就道出了一個讓他身心震撼的消息:“據內線傳來消息,李裀的一名庶妃可能已經有了身孕。最近這李裀的態度……,很不一樣啊。“也就是說李裀的態度在最近時候有了反覆。

渾如晴天霹靂打到了孫旭的頭上,讓他眼冒金花。

這可是涉及到朝鮮內附的大事,之前還露出要內附態度的李裀,近來一改往日的親華言談,並且很明顯的冷落了陳鍾盛。是真正的冷落,而不是表面上做出的虛假。

後者被陳鳴派去探王室,留在朝鮮已經很長時間了,就像一尊不能招惹的大神壓在所有人的頭上。

因爲有他的在明處吸引,情報部門在朝鮮的行動可便利了不少。而陳鍾盛雖然自身處在朝鮮人的萬衆矚目之下,可他在這裏也享受到了自己在南京根本無法想象的尊崇。

可是這個消息來得如此突然,究竟是真是假,那竟是一點都無法查證。情報部門在朝鮮內部埋下的暗線能夠將這一消息傳出來已經難能可貴了。

突然間得到這一消息的孫旭嚇的都要尿出來了,前不久他們纔對南京送上了好消息,這消息要是也送去南京,那就等於是送掉了他和陳鍾盛的前程啦。

孫旭的大腦立刻開始換擋,迅的將之前對閔家–金家–王室的考慮拋到腦後,轉而思考起這一變故的影響來。那越想越是直冒冷汗。

“不對,不對。陳大人,這事兒有不對。“孫旭的臉上掛着陰冷,“咱們都知道,朝鮮大君身體安康,可多年來一直都無有喜訊傳出。朝鮮內部是各種小道消息紛傳。可現在朝鮮大君剛有意內附於天朝,而恰恰就在這個時候他後宮傳來了喜訊,這是不是太過於湊巧了一點?“

雖然李裀女人懷孕的消息還是個祕密,雖然李裀向南京遞內附表奏也是個祕密,但這些都不是真正的祕密。

陳鍾盛的臉上佈滿了冷霜,孫旭的話也並不能讓他有半點開顏。本來他以爲朝鮮已經是熟透的果子了,現在突然叉出了這麼一槓子事,太壞心情了。

“朝鮮人把消息封鎖的十分縝密,內線那裏短時間根本沒辦法探明真假,連具體的是哪一個安東金家的女兒懷了身子都不知道。“只知道是安東金氏的人。

“咱們可要好好地想一想,怎麼挽回朝鮮的局面?“

陳鍾盛自己都不懷疑嗎?但這有個鳥用,李裀的態度有了反覆,對於陳漢來說就是最大的不利。

陳鳴要的是什麼啊?是朝鮮瓜熟蒂落自己落進中國的口袋裏,現在多出了這檔子事,讓陳鍾盛有種煮熟的鴨子要飛走的趕腳。

“大人。此事之關鍵不在於我們的猜測如何,而在於我們能不能把事情給坐實了。“

“那李裀既然不識好歹,就直接結果了他。“

“至於眼下,那就趁着消息還在保密,咱們先散出消息去。就說安東金氏混亂王室血脈,要弒殺朝鮮大君。“正好給背黑鍋。

一羣多年沒有一丁點懷孕跡象的女人中突然冒出了一個懷孕的,緊接着女人的老公就死了,還留下了那麼大的家業,而這個懷孕的女人又是老公最大的合夥人安東金氏家的女兒,呵呵,怎麼想都透着詭異不是嗎?

孫旭臉上露着狠厲。

這個時候根本就不用考慮李裀是不是真的有孩子了,而是要是不是有’二心’了。

他一項主張要李裀的小命,省的他搗騰出幺蛾子來,現在這個時候就更堅定自己的態度了。

“大人,咱們必須要這局面挽回來。不然咱們如何向陛下交代啊?“當初冷眼相個人現在已經是一條線上拴着的螞蚱了。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佳州東南角的索爾頓盆地是一個環境惡劣的地方,這裏乾旱少雨,這裏嚴重缺水。』..

三百年前索爾頓盆地洪水肆虐,在盆地的最低處曾經匯聚起了一個面積過兩萬平方公里的巨大湖泊,但是糟糕的自然環境讓生命之源總是無法長久的存留在這裏。

現在,這裏是西班牙人的游擊區,陳漢遠征軍控制了距離索爾頓盆地不遠的聖迭戈,這是北美西海岸線上一座很重要的港口,二百多年前就已經被歐洲人開利用。可是受困於兵力的原因,遠征軍能確切控制的只有聖迭戈周邊的二三十里地區,再遙遠的地方就只能選險要處佈置兵站兵營,然後派出成建制部隊時不時的打兵站兵營出掃蕩,以維持控制了。

一萬多戰鬥部隊兵強馬壯,但是除了進攻用的戰略支隊,再扣除一部分配合着水師艦隊行動的部隊,餘下的部隊就只剩下三千人了,分配在廣袤的佳州地區,那就像是黎明後天上掛着的殘星,寥寥無幾。

但是如此一支兵力用以防備西班牙人已經是足夠了。因爲後者在這塊地區上的力量更加薄弱。

雖然有消息顯示,西班牙人正在集結大批的兵力匯聚在墨西哥城。其中不少部隊都是從西印度羣島調來的。那裏的風向羣島是左右整個北美佔據的關鍵重心,在風帆爲船舶航行主動力的時代,左右戰略形勢的一個要點就是信風,以及隨之產生的潮流。面對風向水流的障礙,到上風的航行即便單艦也是一次時間長難以完成的任務,對於較大的艦羣來說,困難就更大了。因此,信風的情況使向風羣島或東邊的島嶼成爲歐美之間固有的交通線上的要點,同時也成爲北美海戰的重要戰場,把彼此的大艦隊都束縛在那裏。在這兩個戰場之間,在北美大6和小安的列斯羣島之間有一個寬廣的重要海域,在這個重要海域內,除非某一個交戰國的海軍佔有極大的優勢,或在某一側翼已經取得了一種決定性有利條件,否則,就不能夠有把握地進行較大規模的作戰活動。1762年,當英國以無可爭辯的海上優勢全部佔領了向風羣島時,它成功地攻擊並征服了哈瓦那,並且迫使法國承認自己在美洲戰場的失敗。但是現在,西班牙和法國盟軍在美洲的海上力量和對向風羣島的佔有情況差不多與英國成均勢,那裏是北美戰爭焦點中的焦點,英國人法國人和西班牙人都在那裏集結了重兵,瘋狂絞殺。

西班牙人都從那裏抽調兵力了,可想而知他們對於接下來的戰鬥的重視。

遠征軍真正的考驗還沒有到來。

而作爲一個新崛起的‘殖民者’,陳鳴的目的並不是直接摧毀西班牙人在美洲的統治——摧毀墨西哥城,那樣的話得到好處更多地只會是法國和英國。中國遠征軍的兵力還是太少,打一個不恰當的比方,中國就好比北宋末年的女真,可以橫行整個中國,卻沒辦法控制中國。

中國遠征軍現在直接搗毀墨西哥城,就好比女真攻陷東京,只會讓中國陷入到與西班牙的不死不休之中。後者在美洲還有着很雄厚的勢力,這無形中可就爲英國人分擔了壓力!

陳鳴還是很期望老美誕生的。因爲老美的獨立標誌着英國人遭受了重大挫折,中國這纔好向北美的東海岸繼續擴張。而且法蘭西不跟英國人狠狠地幹上幾年仗,打的國庫空蕩蕩,債臺高築,大革命還如何爆?

密西西比河流域的法屬路易斯安那,就是中國向東擴展,邁不過去的一道坎。

雖然從長遠目標上國威脅真的很大很大。那以後就會不會給老美展壯大的機會了。

索爾頓盆地邊緣有一個遠征軍不大的兵站,兵站的建設已經持續了一個月,也到了快完工的結尾程度,雖然這裏的面積和設施規格根本就無法同別處的兵站兵營媲美,屯駐兵力只有一個加強了火力的排,可以說是聖迭戈周邊數處兵站兵營中最小最簡陋的一個。但是沒辦法,你要考慮到這裏的生存環境。

遠征軍也想在這裏佈置一個隊,但是生活用水呢?

兵站不遠處有一條小溪水,那可憐的流量也只能夠一個排的人馬生活了。別處就有一個幾畝地大的湖泊,可那裏的水都是鹹水。

但這裏是遠征軍踏上索爾頓盆地的初始,是遠征軍開拓索爾頓盆地的第一步。

一支遠征軍武裝正在原野上行進着,有百十名士兵,外加一批民夫趕着的幾輛馬車。這些隨軍民夫的報酬比第一批北美移民的報酬還要高出許多,他們是人均五十畝地,但他們所要承擔的危險也比移民們高的多得多。至少現在他們就需要趕着馬車跟隨着巡邏部隊一塊巡邏,甚至他們每個人手裏都有一杆火槍。

自從遠征軍進入索爾頓盆地以來,中西兩邊做過幾次接觸後,就形成了一個僵持。

遠征軍的主力部隊就停留在天使之城,現在這裏已經被命名爲東京了。等待着與西班牙人的戰略對決,打贏了西班牙人之後,兩邊就可以通過法國人達成一個停火協議了。而至於打輸了的可能,遠征軍上上下下根本就沒有想過。

所有人都堅信勝利一定屬於自己!

所以現在的遠征軍,更多地活動是在海上,遠征軍水師艦隊完全封鎖北美海岸線,並且出售武器給墨西哥祕魯智利等地的反西人士,當然也少不了隨軍攜帶的中國貨物。

布匹絲綢瓷器紙張金屬器,等等。

遠征軍雖然不間斷的派出小股部隊巡哨,但實際上已經暫停了6路上的攻勢。東京和漢津【舊金山】兩地已經在進行着移民到來前的準備工作了,過不了多久第一批移民就會來到,而且人數將會多達數萬人。

……

無邊無際的土黃色讓人盡胃口,兼做嚮導角色的隊副何洋扶了扶自己有些歪斜的軍帽,又在偵察尖兵手繪的地圖上反覆的對比起來。他是一個謹慎的人,同時也很好面子,他可不想整支部隊因爲自己的失誤而在廣闊的索爾頓盆地中偏離了線路。

他是何二虎的兒子。

當初陳鳴帶着復漢軍攻打湖南的時候,道州何二虎胡漫天朱宏飛三人先後率衆起義,輕鬆的就拿下了道州城,讓剛剛衝到永州府城的復漢軍迎頭就撞到了一個大紅包。

何二虎還直接率部千餘人投靠了永州的復漢軍,成了湖南6軍第二旅的旅帥,坐鎮常德。爲陳漢也是立下過功勞的。哪怕後來退出了現役,那也給何家掙了一定伯爵的帽子。

何洋並沒有因爲自己是勳貴之後就覺得可以高人一等,而是認爲自己既然是勳貴之後,那就更不能丟了自己老爹的臉。

當初坐鎮常德的何二虎也一度被滿清稱呼爲巨寇賊的。

隊官脾氣有些煩躁,天天爾頓盆地這種土黃色的世界,再溫和的人也受不了。何況隊官他本身就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現在已經有點像炮仗了,那脾氣一點就着。

“現在到什麼位置了?”隊官扯開了軍服上的風紀扣,略有些煩躁地問道。

何洋認真的手裏的手繪地圖,“目前我們應該是在距離科羅拉多河二十里左右的丘陵地帶,咱們該向西北方向行軍,離開科羅拉多河河牀峽谷地帶,然後再走三十里左右就可以抵到目的地了。”也就是所他們這支部隊的現在位置可能距離這趟巡邏的目的地已不過一天路程了。

隊官也伸頭眼地圖,手指頭在地圖上比劃了比劃,“那差不多還要走四五十里?”

“應該是四十里。”

“還要走這麼遠,今天咱們是到不了地方了。”官自顧自沉吟了一會,然後下令:“全軍休息一小時,休息完了咱們再走。娘希匹的。”口中冒出老家的一句口頭禪。

這索爾頓盆地的景色幾乎能夠跟他進新疆時候場景差不多,他真不喜歡這個地方。

隊官下令一排長注意警戒,其他兩個排和隨軍民夫休息。

戰士們行軍了倆三個小時,此時也都有些累了。隨軍民夫從馬車上拿出了醃魚幹鹹菜炒黃豆炒麪壓縮乾糧,就着水壺裏的涼白開,一邊吃喝一邊閒聊。十多個平民這個時候忙着給馬匹喂料喂水,一些士兵還在一旁幫忙搭了一把手。

休息了二三十分鐘。突然聽得耳邊傳來一陣悶雷聲,隊官詫異的擡頭望天,天空晴朗,可以說是萬里無雲。正疑惑間,腦中陡然閃過一道念想,我擦,這哪裏是雷聲,這是爆炸聲啊?四下轉頭望去,卻見何洋也正一臉驚疑地。

兩人還沒有站起身,就見一排長已經像兔子一樣腳不沾地兒的跑過來。

“頭,頭,碰到紅毛了,碰到紅毛了。”紅毛是遠征軍給西班牙人起的綽號。排長的臉上完全沒有一點驚慌,有的只是興奮。

“有多少人?剛纔是你們扔的手榴彈?”

“是我們扔的,紅毛就十幾個騎馬的。”被一排啪啪的打了一排槍,又投了幾顆手榴彈,倒了三匹,其餘的撤走了。

隊官臉色慎重,西班牙人的騷擾部隊就算普遍有馬,那也不可能只來了十幾個人,立刻下令全隊轉移到左手的高地,主意警備。而他自己再度跟着一排長到達衝突處,三匹馬兩個西班牙民兵倒在地上,倆民兵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三匹馬中倒是有一匹在哀鳴,一陣微風吹過,帶來了風中瀰漫的硝煙味和血腥味。

“砰砰砰……”

“轟轟轟……”

紅毛的報復來的很快,紅毛的兵力也比較的多。很多人騎着馬,有二三百人,但他們沒有炮。

從西班牙人的聚集地跑到索爾頓盆地,那可是很長的一段路程。在科羅拉多河流域穿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條河流乾支流多峽谷,河牀比降大能,放到後世這屬於水力資源豐富,方便電,可在眼下的時代,那就代表着難以通行。囫圇的把這二三百人送到眼前這個地方已經很不容易了,再拖着大炮和彈藥,難度會增加不止一個檔次的。

蜜制新妻 兩邊的戰鬥並沒持續多久,訓練有素的精兵和一羣拿着火槍的烏合之衆的戰鬥不是兩三倍的兵力就可以消除的。但是紅毛並沒有立刻撤退,而是始終有騎兵徘徊在高地周邊。

所有人都明白,黑夜纔是雙方真正戰鬥的開始。

漆黑的夜幕是西班牙人最好的掩護,沒有了視線,訓練有素的精兵就等於廢掉了自己最大最強的武器——齊射。

白天最後的時刻流去,夜晚降臨,夜幕到來。

反腹黑攻略 熊熊的火焰在高地半腰處燃燒,山上生長的草木直接變成了火堆的燃料。遠征軍用這種法子杜絕了西班牙人的暗中接近,如此點燃了火堆,西班牙人就算是偷襲也頂多悄悄地靠近到火堆前。想要無聲無息的直接摸到高地頂上,那是癡心妄想。

“瞄準了,瞄準了再打——”

這個時候哪邊也不會再追求齊射排射。多少年的事實證明,燧槍在山地攻防戰中,尤其是在黑夜的山地攻防戰中,那不比一根長矛好用多少。除非敵人是傻逼的站直身體,用胸膛直面你的槍口。

西班牙士兵的身影已經過了半山腰的火堆了,一個個手榴彈也將熊熊燃燒成的火堆炸成了零零星星的火光,對於山頭守衛的遠征軍來說,敵人已經很靠近,重重黑影他們很清楚。

一些沉穩有經驗的老兵,舉槍瞄準射擊,效果好不好就是另一說了。可是一支部隊又哪裏會有太多沉穩有經驗的老兵呢?就算是禁衛軍,跟四五年前相比也有一定的差距。當年一場場戰爭後剩餘的老兵匯聚起來的禁衛軍團,現在也有着不少新兵。

他們的體能或許會強過自己的前輩,他們在訓練場上的表現或許會強過自己的前輩,可放到真正的戰場上,很難相信他們會表現的比當年的禁衛軍更強大。

下面進攻的西班牙人也有相當多被頭頂’咻咻’飛過的子彈嚇得腿腳軟。

但總的來說,靠着人數上的優勢,和黑夜裏的掩護,他們還是衝過了火堆,重重黑影撲上了山頭。

“殺啊……”何洋挺着上好了刺刀的火槍,帶着部隊頂了上去。

隊官揮舞着一把軍刀,彷彿一個殺神一樣對其他的士兵吼道:“都跟我上,都跟我上。快,快——”

“啪!”一槍打倒一名衝到跟前的西班牙士兵,隊官丟下了打空的手槍,揮起軍刀砍下了又一名的西班牙人的頭顱。

一個西班牙人倒下了,兩個三個……十個西班牙人衝上來了。遠征軍也半點不見怯意,挺着刺刀,高吼着拼殺。高地上人頭攢動,黑影重重。

西班牙人衝了一次,衝了兩次,他們卻沒勇氣再衝第三次……

而這場衝突也只是北美西海岸戰場上諸多的小場面衝突之一。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驟然間,雨點鋪天蓋地,如是有人一大盆一大盆地往下潑着一般,傾瀉而下。

密集的雨點兒在屋頂窗戶上,出“噼噼啪啪”的響聲。大地享受了一陣清涼。

雨後的空氣格外清新,房子道路都被沖洗得乾乾淨淨,樹木顯得更青翠欲滴。

擡頭望着燦爛的日出,陳鍾盛眨着酸澀的雙眼,人明明睏倦得很,卻偏偏半點也睡不着。

這短時間裏他與孫旭都是輾轉反側夜不能寐,躺在牀上就像烙山東煎餅一樣,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陳鍾盛很清楚是什麼原因。

他和孫旭進來謀劃的事兒太大了。這事兒如果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可是他也不能眼睜睜的鮮的局勢不斷地敗壞下去啊。陳鍾盛沒有出將入相的偉大志向,他就是想在內務處的位置上一直到老,但是朝鮮的事情要是砸了,陳鍾盛還能在內務處牢牢地把持着一把手的寶座嗎?

他不久前才向皇帝轉交了李裀的內附表奏,結果沒有幾天李裀就翻臉不認人了,這不是在涮皇帝玩嗎?

而國曆史上,但凡拿‘真皇帝’開涮的傢伙,有哪一個能落得了個好的?

不想因之而沉淪的陳鍾盛沒猶豫多長時間,就下定了決心,幹一件大事,把朝鮮的局面挽回來。一條條消息被他散播到了漢城,就在李裀被毒前夕,安東金氏混亂王室血脈的消息已經快傳遍整個朝鮮了。

這個對於他來說並不難。

重生之不跟總裁老公離婚 不過李裀本人的運氣的確很高,陳鍾盛指示內線瞅準機會下手,卻依舊沒能將他毒死。甚至差點將內線的身份暴漏,只是李裀雖然躲過了一截,健康卻也受到了摧殘,更受到了大大的驚嚇。整個人都病倒了。

如果沒有中國在一邊搗鬼,就朝鮮現在的局勢,王室註定成爲了擺設,但安東金氏清風金氏豐壤趙氏潘南樸氏青松沈氏南陽洪氏牛峯李氏等等大族彼此存下默契,保不準魏晉時代的門閥時代真就在朝鮮復生了呢。而且以朝鮮的情勢,王室的影響力在民間已經弱到了極點,時間拖得稍長,局面就會穩定下來。

人都是很容易動搖的,當原先的效忠對象變得不堪之後,人是很容易另投他人的,而且這些勢道家族本身在朝鮮就有着很強的影響力和名望,很受普通百姓階級的尊重,你切別管這些勢道門閥能否爲普通的朝鮮民衆帶來好處,可這份尊重就很容易變成習慣性的遵從。

也就是現在,漢城裏還有陳鍾盛這尊大神鎮場,而且這尊大神對於安東金氏爲代表的大家族始終交情淺淺,又有那麼多的小道流言遏制不盡,蠱惑人心,故而人心雖然動盪卻根本沒有倒向勢道門閥。

陳鍾盛仰頭惴惴難安。

畢竟是最後的幾天了,大事已至,心神不定也是在所難免。豐壤趙氏,清風金氏,驪興閔氏,海外藩國……

自己連框帶忽悠,糾集起來的這支‘大軍’能否成事真的很讓人擔心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