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傢伙的實力,她見識過,絕對是個極度厲害的人物,但是他手裡什麼都沒有,還這麼光明正大地進來,他到底搞什麼鬼?

「no,你猜錯了。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並不是想當什麼狗屁英雄,更不想幫中情局。是因為我們之間,有一間賬要好好算算。」

葉雄完,身上爆發出強大殺氣:「你在華夏做了那麼多壞事,我替無數冤魂,向你索命來了。」

話音一落,他的身體就不見了。

一連串子彈聲音響起,密集的子彈把他先前站立的地方,躲成馬蜂窩。

突然,一片慘叫聲傳來,兩名綁匪死死捂住自己脖子,軟軟地倒在地上。

接著,又是兩名莫名倒地。

大廳里本來只有十名匪徒,一下子就被幹掉四名,葉雄絲毫損傷都沒有。

「卡爾,快變身。」摩爾聲命令。

薄少的前妻 「是,大首領。」

卡爾準備進入變身模式,很快他就發現,根本就沒辦法變身。

「大首領,不好,我沒辦法變身。」卡爾驚道。

「什麼?」摩爾大驚。

很快他就明白了,一定是對方在空氣中投了讓基因戰士無法變身的試劑。

可惜他發現已經遲了。

沒有變身能力的綁匪,在葉雄前面就像螻蟻一樣,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不能一分鐘時間,剩下的匪徒,包括卡爾在內,全都被葉雄斬殺,整個大廳只剩下摩爾一個人。

地上,十名匪徒屍體躺在那裡,葉雄站在他們當中,露出死神一般的笑容。

摩爾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眼見大好形勢,被這個渾蛋一下子全破掉,讓他怎麼忍受?

「死神,你數次壞我好事,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摩爾抽出尖刀,狠狠刺進自己的大腿上。(未完待續。。) 不好。

葉雄沒想到摩爾這麼狠,倏然出手,想搶在摩爾變身之前將他幹掉。

基因戰士在憤怒跟疼痛刺激之下,有可能衝破試劑壓制,摩爾顯然想用疼痛刺激,激發身體之內的基因。

「死神,賭一賭,誰最後才是真正的贏家。」

摩爾咬咬牙,開槍將玻璃打碎,跳了出去。

這裡是十幾樓,掉下去之後只有死路一條,前提是摩爾無法變身。

葉雄跑到窗邊,望下去。

摩爾身體急促下降,眼見就要掉到地上,突然一鼓澎湃的力量從身體里狂涌而出,然後狠狠地砸到地上。

水泥地板被砸出一個龜裂的大坑。

摩爾爬起來,身體以肉弱可見的速度變身,片刻之間就變成身高超過兩米五,像巨人一般的怪獸。

看到摩爾那比洛里還要高的個頭,葉雄頓時有種日了狗的感……

這絕逼是第三階段變身的基因戰士,似乎還是第二代,就算他現在實力大增,哪怕變身,他也沒有多少把握能贏。

嗷吼!

摩爾雙腿在地上一蹬,水泥地留下兩個龜裂的腳印。

身體衝天而起,躍上四層樓高之後,摩爾將爪子狠狠插進牆壁,一下一下往上爬。

所過之處,牆上一片狼藉,那恐怖的情景,讓所有人都驚得不出話來。

片刻之間,十幾層樓就到了。

「死神,我一定會扭斷你的脖子。」

摩爾準備上去要葉雄的命。

「給我滾下去。」

葉雄早在蓄勢的天雷拳勐然擊出,十成功力狠狠擊在摩爾身上。

摩爾的身體被擊飛出去,像炮彈一樣朝下跌落。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可不會浪費,跟著跳下去,冷墨匕首握在手中。

摩爾龐大的身體,砸中一輛車,直接將車壓扁。

葉雄跳到他身上,冷墨狠狠刺進他的胸膛上,用力一剖。

嗷吼!

摩爾疼痛之下,用力一拍,葉雄身體就像被拍蒼蠅一樣,身體在地上滾出幾十米,這才停了下來。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個個驚得不出話來。

他們何曾見識過這種怪獸。

「死神,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摩爾站起來,胸口被剖開,不停地往外流著血,加上背上被砸得血肉模樣,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血人一樣,十分恐怖。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這樣都死不了。

葉雄暗暗叫苦,他原本以為憑天雷拳全力一擊,加上匕首開膛,肯定能將對方幹掉,萬萬想不到對方這麼強悍。

這下麻煩大了,徹底將這個大怪獸激怒了。

摩爾高高躍起,狠狠地朝葉雄踩來,如果被踩中,葉雄非變成肉醬不可。

葉雄一躍十米,躲過這一踩,剛剛躲完,摩爾再次衝過來,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樣。

伯基看著眼前一幕,驚得不出話來,嘴裡幾乎能塞下一個雞蛋。

他早就猜測摩爾大魔王有可能是基因戰士,但從來沒想到他居然厲害到這種地步,這分明是三階基因戰士的實力啊!

這樣厲害的變種人,已經不是槍能解決的。

摩爾已經足夠讓他震驚,更讓他震驚的是葉雄,他明明沒變身,卻能一躍十幾米,一次次躲過摩爾追殺,這已經顛覆他對人類的看法了。

「還愣著幹什麼,快想辦法救人。」鳳凰見伯基在發愣,連忙大聲喝道。

「他為了幫你們,被這怪獸給盯上了,你們怎麼能見死不見?」

「這麼厲害的變種人,普通武器根本就沒辦法殺得了他,希望葉先生能撐過十分鐘,基因戰士的變身時間有限。」伯恩。

郭芙蓉跑到一輛警車旁邊,鳳凰跟著上了警車。

葉雄正在狼狽不堪地躲著,突然一輛車子飛快地停在他旁邊,急道:「快上車。」

葉雄飛身躍到車。

郭芙蓉腳下勐踩油門,車子竄了出去。

摩爾龐大的身體在背後追著,不死不休。

葉雄雙腳用力一踩,在車踩出兩個深深的腳印,紮根在上面,這樣才不至於被飛速的車子晃飛出去。

摩爾一躍十幾米,所過之處,如暴風襲擊,無數車子被壓扁,整個馬路大亂。

一輛車子被摩爾當成武器,朝葉雄砸來。

葉雄一拳擊去,氣罡在半空擋住車子片刻,就是這一時間,躲過車子被砸毀的下場。

一輛一人,在馬路上進行追逐大戰。

眼見車子就要開出郊外,正在這時候,摩爾突然不追,折路而逃。

基因戰士雖然厲害,但是有一個致命弱,就是變身時間太短。

哪怕再厲害的基因戰士,變身時間也就不到十五分鐘,這已經是極限了。

從摩爾變身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十分鐘,眼見無法殺掉葉雄,他只能不甘地離開。

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讓他給逃掉,這次不殺他,等下次不知道要什麼時候。

葉雄從車上跳下去,跟在摩爾後面追逐。

他個子比較,速度又快,摩爾一時之間居然沒發現他跟蹤而來。

摩爾跑出幾千米,在一個無人的地方,這才恢復正常形態。

他走到一輛車子旁邊,從車底下摸出一條車鑰匙,打開車門,取出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

這樣的車子,他在全城安排了十幾輛,以防不時之需。

能在中情局天羅地網之下數次逃掉,他縝密的計劃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穿好衣服之後,摩爾正準備離開,正在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咱們還沒打完,你這麼快就走了?」

摩爾轉過身,看到葉雄那張魔鬼一般的笑臉,頓時臉色大變。

他飛快地抽出車頭的槍,可惜還沒來得及開槍,一道冷芒閃過,手臂頓時插了幾根銀針,疼痛之下槍掉了下去。

摩爾正想低頭去撿,冷冷的聲音傳來:「別做無謂掙扎了,沒變身的情況下,在我眼裡,你就跟螞蟻一樣。」

「死神,只要你願意放過我一命,我可以給你很多很多的財富……」

刷!

一道寒芒閃過,血濺而出。

摩爾的腦袋趴倒在方向盤上,喇叭長鳴不止

獸組織的一代梟雄,就這麼死在這個角落中,一輛毫不起眼的車子里。(未完待續。。) 傍晚,某酒店。

豪華的包廂之內,一男三女正在用餐。

「事情辦完了,什麼時候回國?」鳳凰問。

「再呆一天,明晚再回去。」葉雄回道。

「為什麼要等到明天晚上,我查了一下,今夜還有班機。」鳳凰問。

「某人可能還有約會,捨不得回去。」郭芙蓉笑道。

華瑩瑩臉紅了,以為郭芙蓉的是她,不敢抬頭。

「羅斯家族那邊還有錢沒收,明天把錢收了再。」

「順便把色也收了吧!」郭芙蓉雷死人不償命。

葉雄臉黑了,這個郭芙蓉,跟她有仇啊,怎麼老拿自己開刷。

「你能不能別這麼邪惡?我像那樣的人嗎?」葉雄沒好氣地道。

「不是像,壓根就是。」郭芙蓉笑道。

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葉雄拿起來看了一眼,是艾麗莎的電話。

「你好,艾麗莎姐。」接通電話之後,葉雄搶先。

「葉先生,你沒事真是太好了。」電話那邊,艾麗莎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嚇死我了。」

「我是貓,沒那麼容易死。」葉雄笑道。

「貓?」

「華夏有句古話,貓有九條命。」葉雄解釋。

「葉先生,你今天晚上回來吃飯嗎?」艾麗莎問。

「我跟朋友在外面吃了,不去了。」

「那今天晚上,你回來睡覺嗎?」

葉雄看了三女一眼,只見她們目光炯炯地望著自己,當下咳了一聲:「艾麗莎姐,獸組織首領已經死了,你已經安全了,我不需要回去保護你了。」

「葉先生什麼回華夏?」

「明天晚上。」葉雄回道。

「這麼快,那我們……」艾麗莎沒有下去。

葉雄聽懂了她的潛台詞,她還念念不忘跟自己發生風花雪月的事啊。

可惜,昨晚他已經被華瑩瑩榨乾,荷爾蒙死光光,委實興趣不大。

最關鍵是,身邊有三個女的像狼一樣盯己,自己一有什麼風吹草動被她們發現。

「艾麗莎姐,明天我去羅斯家商議一下合同的問題,我現在正吃飯,先掛了。」葉雄匆匆地掛了電話。

剛掛掉電話,郭芙蓉又忍不奚落:「瑩瑩,今晚好好看著你男人,別讓他三更半夜爬出去跟別的女人幽會。」

華瑩瑩臉皮薄,臉上瞬間飛起來一片彩霞:「他愛去哪,關我什麼事?」

鳳凰一直都沒話,好像事情完全跟她無關一樣。

幾人剛吃到一半,突然包廂的門被推開,一道熟悉的人影走進來。

青梅煮馬:霸寵小頑妻 「局長。」

見布莎進來,郭芙蓉連忙站起來。

鳳凰知道面前的人身份不簡單,跟著站起來,以示禮貌。

華瑩瑩正準備站起來,葉雄突然喊道:「瑩瑩,你不用站起來,又沒領她工資?」

華瑩瑩尷尬地坐了下去。

葉雄夾塊肉塞到嘴裡,目光落到布莎身上,笑道:「局長大人大駕光臨,不知道有什麼指教。」

布莎心裡非常不痛快,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不識好歹的傢伙。

偏偏就是這個傢伙,今天不但救了他,還把摩爾幹掉,讓她不服不行。

「葉先生,我代表中情局,向你一聲感謝。」

布莎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對方雖然很讓人討厭,但是他救了中情局,救了很多人,這是不爭的事實。

「口頭感謝誰不會,如果局長大人想感謝我,不如送實在的東西。」葉雄笑道。

三女狂汗,她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厚臉皮的傢伙。

堂堂中情局局長向他道謝,已經是非常大的面子,他居然還好意思敲詐。

布莎被他這句話嗆到了,作為一名戰士,討要獎賞是最不應該的事情,虧他還要得那麼壯氣直壯。

「來人,把東西送給葉先生。布莎吩咐。

放倒總裁:貼身俏保鏢 站在布莎身後的一名男子走過來,將一個盒子遞過去。

擦,還真有禮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