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弟聞言,連忙轉身挨個去找自家的兄弟們,查詢有沒有找到寶物。

看到刀疤臉坐著休息了,狄騰也懶得繼續動彈,席地而坐,同樣揮揮手:「大傢伙都勤快點,儘快找到寶物,儘快撤離這死人堆!」

「盟主!」

聞言這時,荊州王聯盟的一個小弟走到了狄騰身邊

「怎麼了?」

狄騰見狀,隨口問道,

「咱們的兄弟都把這裡翻遍了,啥玩意都沒找到!」

那人低聲說道。

「你確定翻遍了?」

狄騰皺眉

「只有野狼幫那邊,我們沒搜過,我們這邊已經全部搜過了,啥也沒有!」

那人一邊說,一邊看了眼刀疤臉那邊

兩邊的玩家對恃而立,一家一半營地,自家這裡沒搜到,很有可能就在對方手裡了!

「不要急,先看看,等他們搜出來,我們再動手也不遲!」

狄騰看了眼刀疤臉著急的表情,似乎也不像是得到寶物的樣子,再回想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些腐爛已久的屍體,或許,寶物已經被人拿走了~

而離這裡最近的……

最有可能的……

不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賀翎么?

眼下若是刀疤臉也沒搜到,那就一定是賀翎早就把拿走了,果然吧,我說他怎麼這麼好心?

還能把寶物拱手相讓?

不過真就是賀翎拿走的話,自己等人也只能幹著急,看看人家那石牆,再看看人家高級兵,現在的玩家哪有什麼攻城能力?

算了吧-_-||

狄騰正想一走了之時,卻見野狼幫的那個幫刀疤臉詢問的小弟又走了回來,當下也想看看這刀疤臉有沒有搜到寶物~

另一邊,

刀疤臉著急的問:

「怎麼樣,找到沒!?」

「沒有!兄弟們都翻遍了,根本沒有那寶物的影子~」

那人垂頭喪氣的說道,語氣中頗有不滿

「你過來!」

想起之前自己的吩咐,刀疤臉將那小弟拽到自己身邊,背對著狄騰那邊,悄聲說:「告訴我,是不是有人找到了!?」

「真沒有,大哥!」

小弟無語的說道。

「哎,沒事,現在不用管我之前吩咐的那個,找到了就說找到了!」

刀疤臉眉頭一皺,著急

「大哥,我知道,可現在我們的兄弟是真沒找到那寶物,連個影子都沒看見,是不是消息出了錯!?」

「什麼!」

刀疤臉怒目圓瞪,難道那賣消息的人騙了自己?

先是說只賣給自己一家,後來賣的全荊州都知道了,這都不說了,現在居然連寶物也是假的消息!?

正在刀疤臉憤怒被騙時,狄騰裝模作樣的安慰:

「狼兄不必太過悲傷,看來我們都被人騙了,或許是被賀翎早就拿走了寶物,又或者是那消息根本就是假的!我們荊州王聯盟先撤了!」

說罷,一揮手,召集自家玩家,浩浩蕩蕩的撤離了

「哼!我們也撤!」

刀疤臉氣紅了臉,一揮手,帶著自家兄弟趕緊離開,這死人堆,一秒也不想多待了~

……

「喲,薛萬堯?久等了啊!」

系統第二寵妃 狄騰剛帶人出了營地,發現萬妖宗的人就在這裡候著,看來是想準備螳螂撲蟬,黃雀在後啊~

看來沒找到寶物,倒還真是一件好事,說不定就被這平時看著大大咧咧的薛萬堯給偷襲了呢!

「狄騰兄弟~哈哈~出來了啊!」

薛萬堯被發現了,只能尷尬的打著招呼,自己原本想要等這兩家找到寶物,廝殺一番,再動手搶劫,卻沒想到這兩家都沒找到寶物~

既然如此,自己也該走了~

兩家很自覺的隔開一段距離,依次離開樹林~

此時,樹林外~

三千兵馬陳列包圍著樹林,賀翎親自坐鎮後方,身邊是二十三名執銳披堅的紫金騎

「哈~!」

陽光充足,曬得賀翎渾身暖暖的,一暖和就容易瞌睡,伸伸懶腰打了個哈欠,一臉睡意:

「這三個聯盟,幹嘛在這死人堆逗留這麼久,還不出來~不會死在裡面了吧?」

「不會的,屍瘟不會這麼快就發作的,而且目前就算髮作也不會直接致死!」

正站在賀翎不遠處的華佗,聽到賀翎這麼說,本著專業的精神,連忙解釋道。

「額~」

賀翎點點頭,每每看著華佗一本正經的時候,總能想起第一天他訛詐自己那筆錢時候的表情,為老不尊,倚老賣老……

真讓人傷心的回憶啊~

第一印象真可怕~

……

由於這三家都出動了,也震驚了不少的玩家,此刻有大批玩家就在樹林外的不遠處圍觀,與賀翎的部隊保持了很長一段距離

大部分都是散人玩家,有跟著野狼幫來的,也有跟著萬妖宗來的,還有跟著荊州王來的~

他們只是普通的散人玩家,沒有加入聯盟或者公會,只是被這麼大的動靜給吸引過來的

當然,其中也有來路不明的勢力探子和那些愛報道遊戲事件的貼吧樓主~

「看看,這麼大的動靜,大唐鎮都幾乎是傾巢而出了,這次絕對是爆料!」

「那就麻煩你這位史官朋友了!」

之前在荊州王聯盟出發時,就感覺到會有爆料產生的三名路人,此刻拉著一個史官朋友來觀戰

史官是天征遊戲新興的貼吧職業,是個記錄遊戲里大小事件,戰事然後發帖到遊戲貼吧的職業玩家

也可以說是記者

「嗯~這本就是我們史官應該做的,倒是謝謝你們了,我看了下周圍,就我一個史官,這次爆料絕對算是獨家了!」

那被稱為史官的玩家,也是十分興奮的看著戰場,說話間,拿出了藏在袖口裡面的竹筒,這是自己在遊戲里專門買的記事的紙張~雖然東漢的紙,質量堪憂,用來寫字裝逼倒也是可以的!

果然,紙張一拿出來,筆墨在手~整個人逼格瞬間提升了很多

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下,執筆開寫:

「天征初年,正值華夏區:十常侍亂政,黃巾起義即將爆發之時,荊州玩家的內亂卻是拉開了帷幕,做為全服勢力第一的玩家賀翎,陳兵大唐鎮外,似是要一舉拿下堪稱荊州的五大玩家聯盟勢力之其三,同是玩家,賀翎卻仗勢欺人,殘殺同胞……」 第二天,大王子便開始召集軍隊,準備攻打白象城。

基諾原本是不想勸阻的,可是,這事情實在太重大,一旦大王子失敗,他自己的命運也就完蛋了。

「王子殿下,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能?基諾,你以為我也是像你這樣的貪生怕死之輩,只知道躲在城市的防禦光幕後面整天提心弔膽過日子嗎?」

「王子殿下,我們的軍力原本就沒有海木的人多,如果離開我們的城市去進攻,對方有防禦光幕,還有防禦劍陣,我們獲勝的希望很小啊,王子殿下三思!」

前夫,纏綿不休 「基諾,我已經決定了,別多說了,執行吧,從飛馬城調五千人過來,卡拉奇城出動五千人,一共一萬精銳,三十艘戰艦,明天我們舉行一個站前動員大會,後天出兵白象城。」

「王子殿下,您真的一意孤行?如果防守,我們至少可以和海木打成平手,但是進攻的話,我們立馬就處於劣勢啊!」

「無需多言,否則,我治你違抗命令的罪行,現在就殺了你。」

基諾身體一顫,低頭道:

「是!」

第二天,一萬精銳戰士在卡拉奇城外的平原地帶舉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演習動員大會,大王子的到來,多少給了大家一些鼓舞,加上前段時間偷襲白象城成功,大家士氣高漲。

……

白象城,有密探緊急彙報信息給海木城主。

「城主大人,不好了,大龍帝國的大王子龍傲天正在聚集兵力,打算全力攻打白象城呢。」

「龍傲天打算攻打我們白象城?他不會是瘋了吧?就他那點兵力,能夠攻下我們白象城嗎?」

「今天他在卡拉奇城外已經舉行了動員大會,聚集了大約一萬精銳,準備明天就進攻我們白象城,請大人早做準備。」

「這個瘋子!」

海木罵道。

罵歸罵,但是他卻不得不準備迎戰的事情,龍傲天可不是一個膿包王子,他決定出兵攻打白象城,一定有他的底牌。

「趕緊去請雪豹城的阿骨打大人過來。」

「不用了,還是我親自去一趟雪豹城好了。」

王妃難纏:王爺我看穿你啦 雪豹城現在名義上已經是海木控制的城市,阿骨打只不過幫助管理罷了。

海木趕到了雪豹城,跟阿骨打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最後說道:

「阿骨打兄弟,機會來了,既然這個大王子一心想打個勝仗露臉,向他們帝國報喜,那我們就成全他,

你連夜調派五千精銳侍衛趕到白象城附近埋伏起來,等明天龍傲天的軍隊圍攻白象城的時候,你的軍隊從森林中衝出來,而我也會帶領白象城的侍衛衝出城,我們來個裡應外合,一起消滅掉龍傲天這個公子哥,如何?」

狼情脈脈 阿骨打狂笑一聲,說道:

「既然龍傲天前來送死,我們自然要笑納的,我現在就集合隊伍,連夜運送到白象城,爭取明天吃掉龍傲天的隊伍,既然他出動了一萬人,我這兒再出八千,加上白象城的一萬多人,我們以兩倍的兵力完全可以碾壓龍傲天。」

「好,殺死龍傲天之後,我們立即出兵橫掃卡拉奇城。」

「哈哈…」

第二天一早,龍傲天帶著一萬精銳,乘坐幾十艘飛船出發,飛向白象城。

「大王子殿下,我們現在放棄還來得及,白象城肯定早有防備,我們去攻打白象城,正中對方下懷啊。」

飛船上,基諾仍然在勸說龍傲天,希望他可以放棄這次愚蠢的行動。

龍傲天看了基諾一眼,詭異地笑道:

「基諾,你真把我當做愚昧無知的人?」

基諾一愣,望著龍傲天,不知奧他這話是何意思。

龍傲天也不解釋,伸手從飛船上拿下一個麥克風,大聲說道:

「所有飛船注意了,所有飛船注意了,我是大龍帝國的大王子龍傲天,我全權負責此次性行動,現在我命令你們,所有飛船改變方向,飛向雪豹城,飛向雪豹城,

所有人無條件執行命令,本次攻打的對象臨時更改成為雪豹城,聽到請回答。」

基諾一驚,獃獃地看著龍傲天,

「王子殿下,去攻打雪豹城?」

「當然,你真的認為我那麼愚蠢,出兵攻打白象城?」

「我?」

「呵呵,我知道海木和阿骨打此刻調集重兵埋伏在白象城,等著我進入他們的埋伏然後痛打我,

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會突然攻打雪豹城,此時的雪豹城肯定是兵力空虛,我一萬精銳戰士突然降臨雪豹城,絕對可以攻破他們的城市防禦系統,對他們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大王子說完,再次拿起麥克風,大聲說道:

「所有將士注意了,本次攻打雪豹城的目標是攻破對方的城市防禦系統,所有人集中力量攻打防禦光幕,等攻破防禦光幕之後,沖入城市內,將城市防禦系統徹底摧毀,

本次要求速戰速決,不能超過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候之後,所有人緊急撤離雪豹城,返回到卡拉奇城。」

基諾有些懵逼的看著龍傲天,感覺龍傲天果然是個心機深沉的人,多所有的戰略戰術早就想好了,為了保密,幾乎騙過了所有人。

龍傲天的軍事計劃只有他身邊的那個白須老人祁老知道。

「基諾,我的這個聲東擊西的計謀,還行吧?」

名門婚寵 基諾趕緊抱拳低頭道:

「大王子英明!」

「呵呵,那些智障的野人部落還真的以為沒有了他們的支持,老子就會被海木和阿骨打吃掉?

等我收拾了海木和阿骨打,下一步就去收拾那些野人,紫源星,早就應該有大的動作了。」

……

一個小時之後,大王子的上百艘飛船抵達了雪豹城,一萬精銳戰士直接從飛船上跳出來,鋪天蓋地沖向雪豹城。

三十艘戰艦搶先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雪豹城現在只留下了三千軍隊防守,看到突然從天而降的敵人,頓時傻眼了。

「卧槽,不是說去攻打白象城的嗎?怎麼變成了我們雪豹城?」

「這什麼節奏啊?」

「所有人全力防守。」

「能防得住嗎?」

「防不住也要防啊,趕緊通知阿骨打首領,他此刻還在白象城呢。」

「啟動攻擊劍陣啊,快!」

…..

雪豹城的人亂成了一團,儘管啟動了攻擊劍陣,可是,龍傲天帶領的一萬精銳鋪天蓋地對著城市的防禦光幕發起了攻擊,攻擊能量異常強大。

數分鐘之後,籠罩雪豹城的防禦光幕發出了巨大嗡鳴聲,劇烈地顫抖著。

「轟!」

一聲巨響,整個防禦光幕被擊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