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滿下巴的鬍渣,嘴裏叼着一根香菸,眼睛裏滿是血絲,看上去就給人一種很不可靠的頹廢感。

“這什麼糟糕比喻……而且老師你什麼時候去過女廁所嗎?”張瑤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吐槽起來。

她接着又道:“老師你行不行啊,萬一你到時打不過怎麼辦?要不然你先把我們兩個放下去吧,免得到時候給你收屍的人都沒有啊。”

“……閉嘴,逆徒!”

中年男人腦門上青筋直跳,隨手打了一個響指。

頓時張瑤整個人都被大量黑色橡膠狀的不明物體給捆在了後車座上,嘴巴也封了起來,正掙扎着發出“唔唔”的聲音。

“終於清靜了。”中年男人長舒一口氣。

不過他還是打起了精神,畢竟那個魔物剛剛完成兇級進階,雖然時間尚短還沒完全適應力量,但終究不是強級魔物能夠相比的了,確實需要認真去對待。

汽車向李悼他們所在的方向迅速駛去。

……

“呱——呱——”

烏鴉大叫了兩聲,飛到了那隻手的主人肩頭,血紅色的眼珠子一直盯着他們沒有移開。

直到這時,夏顏他們才陸續反應了過來,望向了烏鴉所在的方向,看到了突然冒出來的那個身影。

“他是誰?”郝伯愕然地望着那邊。

他記得剛剛那個方向明明一個人都沒有。

而此時,一個臉色蒼白,披着黑袍的黑髮青年正站在那裏,平靜地看着他們這邊方向。

或者說,看着李悼。

“所有人,都回去。”李悼說話的時候一直死死盯着那個青年,同時緩緩摘下臉上的劣質面具。

他從那個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威脅,和如同實質般的強烈惡意。

這是一個遠比鋼拳可怕,需要他全力以赴的恐怖對手。

所以他摘下了面具,面具阻礙部分視線,戴着面具他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

從那個青年詭異的出現方式和李悼的這種反應中,其餘人也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沒有人敢多說一句廢話,都立刻向後退去。

而就在這時。

“想走?”那個青年面無表情地看了他們一眼,“我同意了麼。”

話音剛落,他腳下一點就消失在原地,在夏顏等人的視線中,那個青年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唯有李悼猛地擡頭向上望去,清楚看到青年是躍上了上方。

只不過速度太快,在普通人眼中就是一道模糊的殘影,再加上夜色的掩護,所以纔看不到對方的動作。

而下一刻,還在夏顏等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就呈拋物線劃過半空,重重落在了地下通道的上方!

然後他捏起拳頭,對着下方就開始重重砸去!

轟!轟!轟!!

隨着一聲聲巨響,大量的水泥石塊坍塌陷落,將地下通道埋了起來,直接堵死。

巨響聲中,還隱隱響起幾聲慘叫,那是下面守着通道的主辦方成員被壓死發出的慘叫聲。

“這這…這TM是什麼怪物?!!”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臉色蒼白,腦海中同時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郝伯更是睜大眼睛死死瞪着那個青年,嘴脣直打哆嗦。

這麼多年的職業生涯中他曾經不止一次見過稱號強者出手,那些稱號強者的破壞力已經是堪稱變態級別了,但和眼前這個莫名冒出來的青年根本沒法比,這個青年根本就是一個怪物吧!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剛剛幾拳就直接轟塌了地下通道入口,這種級別的破壞力簡直堪比迫擊炮了,這還是人類能做到的地步嗎??

李悼同樣十分凝重,對方展現出來的實力簡直可怕的驚人。

輕鬆一躍就是十幾米的距離,光是這一點就不是他能輕易做到的。

陰物?還是魔物?

李悼自身就達到了人體極限,知道人類再強都做不到這種程度,對方顯然是陰物或者魔物。

“就是你殺了蛛女吧?”那個青年目光冰冷,鎖定在李悼身上,“我從你身上嗅到了她的血的味道。”

原來從那個墓裏出來的傢伙麼。

李悼立刻明白了對方的身份,這種熟悉的感覺,顯然是那個療養院下方墓裏池子中的那個怪物。

“你想給她報仇?”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擂臺上那種對戰鬥的渴望再次悄然升起,渾身都隱隱開始燥熱了起來。

“終於找到你了!”青年眼中泛起了嗜血的紅光,殺意凜冽。

“敢殺我炙羅的女兒,我要把你和你身邊所有人都殺得乾乾淨淨,全部送下去給她陪葬!!”

伴隨着充滿殺意的話語,炙羅身形一動,就如閃電般衝向了李悼!

超高的移速讓他整個人都化作了一道模糊的殘影,劇烈的氣流呼嘯中,他豎掌成刀向李悼狠狠劈去!

“就憑你?!”李悼暴喝一聲。

他不閃不避,五指緊捏,悍然一拳直接轟向了炙羅!

幾乎同一時刻,李悼一拳重重轟在了炙羅的肩頭,而他也被炙羅的手刀劈在了胸口!

嘭!!

巨大的爆響聲中,地面猛地下陷一大片,兩道身影都倒飛而出。

李悼重重的撞在幾米外的牆上,將整個牆體都撞得震動了一下,他按着胸口看着對面的炙羅,眼中一片陰沉。

被對方的手刀劈中的那一瞬間,他只感覺自己就像被人用拆牆的那種大錘在胸前狠狠來了一下,竟隱隱有一種要吐血的感覺。

如果不是他力量和體質都達到了人體極限,身體強度堪稱無人能及,又有大成的鷹爪鐵布衫護體,加上及時後退卸力,剛剛那一下他已經被直接打死了。

而且對方應該沒有用全力,不然以對方几拳砸塌地下通道的表現來看,他這種狀態還承受不住。

不過硬生生受了他一拳,對方也好受不到哪裏去。

便看到李悼這樣想着的時候,就看到對面的炙羅隨意活動了一下肩膀,隨着一陣“咔嚓”聲響,被他打斷的肩膀就恢復了原樣。 “這是……超高速再生!”

李悼臉上徹底陰沉了下來,他竟然錯把魔物的超強自愈能力給忽略了過去,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失誤。

不能和對方無腦硬拼,不然怎麼都是他吃虧,必須想點其他辦法。

他腦海中頓時閃過這個念頭。

“不錯,竟然沒死。”炙羅臉上閃過一抹意外,“有意思,就讓我看看你能撐多久。”

他腳下猛地發力,直接踩爆水泥地面,碎石飛濺,形成一個直徑三十多公分的陷坑。

整個人如同炮彈般衝向了李悼!

“大言不慚!你以爲你是誰!”

李悼眼中閃過兇戾,對着衝來的炙羅就是一掌拍出,轟爆周身氣流發出恐怖的爆響!

下一刻,兩者就狠狠對撞在一起,展開異常激烈的交手。

嘭!嘭!嘭!!……

密集的轟撞聲驟然響成一片,無數拳影掌影在半空中瘋狂對撞在一起,兩者周身的氣流被不斷撕裂或轟爆,形成大量的亂流向四面八方吹去!

周圍的煙塵碎石都被吹飛衝散,兩人邊打邊走速度極快,所到之處飛沙走石!

旁邊的夏顏等人躲在一輛車後面,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場中兩人誇張的戰鬥畫面。

突然冒出來一個厲害到不像話的怪物也就算了,李悼竟然也展現出了堪稱與那個怪物分庭抗禮的恐怖戰力….

“居然能和那種怪物打得有來有回,所以其實那個李悼也根本就是一個怪物吧!”郝伯看得頭皮發麻,心中狂吼。

“好強!!”

吳慶之震撼地看着那邊戰場,以他的眼力完全看不清場中兩人交手的過程,只看到無數殘影在半空中瘋狂對轟,帶起一片悶雷般的密集空爆聲。

“不行,我們這邊完全幫不上忙啊!”

夏顏死死攥着拳頭,緊張萬分地看着那邊。

雖然她更加看不清兩人的交手過程,但可以清楚看到兩者對轟的過程中,李悼不斷在連連後退,一直被壓着打,明顯處於下風。

事實上李悼確實處於劣勢,不過沒有夏顏想象中劣勢那麼大,之所以一直後退並不是因爲被壓着打,只是他卸力的一種方式。

對方的力量實在太過恐怖,不採用這種方式他也承受不住。

但不可否認的一點是,這種狀態下他能正面硬扛下來,也和對方沒有使出全力,用那種貓戲老鼠一般的心態和他戰鬥有很大關係。

而對方這種遊戲心態,正是他可以把握的機會。

“機會!”

李悼臉上閃過狠厲之色,硬拼着受了炙羅一掌,悍然一拳重重轟在了對方胸膛中央!

他早就注意到炙羅一直都有意讓那裏避開攻擊,顯然那裏非常重要。

嘭!!

兩人分開,李行連退數步,臉上一陣病態的潮紅。

炙羅猛地吐出一大口血,整個人都倒飛而出,像炮彈一樣重重砸在後面一堆磚石上,磚塊堆被直接轟塌,大量的煙塵升騰四起。

“李悼居然贏了?”

郝伯看到這一幕纔剛剛冒出這個念頭,結果就看到了堪稱噩夢般的一幕。

怪,怪物啊!!

不良校草,別惹我 ……

李悼瞳孔猛縮,死死盯着對面。

“小子,你真的把我惹火了。”炙羅的聲音開始變得嘶啞古怪了起來。

便在說話的過程中,他的身體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只見如同針刺一般的黑色毛髮從他體表大量涌現出來,身體瘋狂生長,不斷扭曲變形。

短短片刻就變成了一個高達兩米,體長達到三米,看上去有坦克大小的恐怖巨型蜘蛛!

八隻成人拳頭大的眼睛散發着嗜血的紅光,全都死死鎖定在李悼身上。

原本他只是抱着貓戲老鼠的心態,就想讓李悼以爲自己還有勝利的希望,然後在戰鬥中被慢慢磨滅,最終讓其陷入徹底的絕望那種過程。

但沒想到一個大意,被李悼趁機打中了還未穩定的心核。

雖然唯一的後果就是力量在體內暴走,不可控地脫離了人身形態,但被自以爲戲耍的對象給打臉,卻還是讓他惱羞成怒了。

竟然給區區一個凡人給傷到了……這是莫大的恥辱!!

“這個無聊的遊戲還是結束算了,我要把你撕成一百份,一點一點吃下肚子!”

隨着話語落下,炙羅彎下八根漆黑節肢,接着猛地發力!

“轟”的一聲巨響,一大片地面猛地塌陷下去,無數煙塵中,他整個龐大的身軀沖天而起!

“死吧!!”

咆哮聲中,炙羅從天而降,帶着令人窒息的恐怖氣勢,以泰山壓頂之勢向着李悼重重轟去!

而在其他人的視線中,李悼就像嚇壞了一樣傻站在原地,擡頭就這麼看着從天而降的巨大蜘蛛。

“李悼!!!”

夏顏失聲大叫,就要從汽車後面衝出來。

但還未等她衝出來,便看到了令所有人都爲之震驚的一幕。

……

強大的氣壓帶起一道狂風,李悼黑髮瘋狂亂舞,他擡着頭,死死地盯着炙羅那從天而降的恐怖身軀。

那種幾乎令他窒息的恐怖氣勢告訴他,對方再沒有留手,徹底使出了真正的全力。

看來再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強行嘗試那一招了。

李悼氣沉丹田,五指緊捏,雙手猛然握拳,驟然發力!

混元·一氣!!

轟!

他全身氣血瞬間爆發,震盪出一道無形氣浪,向着周邊擴散而去!

大量的青筋浮現而出爬滿體表,成片的骨節爆響聲中,肉身迅速拉開膨脹,肌肉瘋狂暴漲,體表一片赤紅,就像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皮膚表層。

噼裏啪啦的骨節爆響聲中,他的身體就像充氣一樣迅速膨脹變大,轉眼間就從一米八七暴漲成了一個兩米五六高的小巨人!

渾身赤紅一片,肌肉爆炸,無數粗大的青筋就像鋼筋一樣爬滿了體表,就連兩眼都因爲極度充血而猩紅,顯得格外猙獰可怖!

李悼猛然一拳轟向重重壓下來的炙羅!

轟!!!

巨大的力量轟然爆發,無數的氣流被這一拳瞬間打爆,就像一個炸彈原地炸開,強大的衝擊氣浪向四面八方瘋狂涌去。

劇烈的爆炸聲中,李悼的拳頭帶着無與倫比的恐怖衝擊力重重轟在了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炙羅身上!

嘭!!

炙羅只覺得自己就像被一個炮彈正面轟中,被轟中的部位直接爆開一個大洞,大量鮮血和花花綠綠的內臟從裏面灑落半空。

而他整個龐大的身軀更是倒飛而出,重重砸在了十幾米外的汽車上,直接將那輛汽車砸扁壓廢。

“……這是?!!”

夏顏看着李悼此刻的恐怖形態,心頭一片巨震。

“果然沒錯!”郝伯瞪大了眼睛,心中狂吼道:“那傢伙果然也是一個怪物啊!!”

……

【破限狀態(時長2:55):力量4.2,體質4.4,敏捷2.5,智力2.2】

將炙羅一拳轟出去後,李悼就一刻不停歇地向炙羅衝了過去。

他現在只覺得全身都在劇痛,感覺身體隨時都要爆炸一樣,耳邊已經聽不到其他聲音,只聽到自己心臟的劇烈跳動聲,宛如戰鼓聲在耳邊迴盪。

此刻在他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層濃重的血色,不管什麼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

並且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

沒有祕藥打破人體極限,強行使出混元一氣的他,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向叫做死亡的終點狂奔。

只有三分鐘時間,三分鐘內必須殺死炙羅!

“……怎麼回事?”炙羅搖晃着從被砸廢的汽車上爬了起來,身體上的那個大洞飛速癒合。

他只覺得腦袋中一片昏沉,一切變化太快,他甚至都沒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