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笑道:“您是權哥的妻子劉紅霞吧?”

婦女一愣,然後反應過來,這權哥,說的應該是自己剛去世沒幾個月的老公王權。

“啊,是,您是?”

陳浩佯裝不知的說道:“嫂子好,我是權哥的朋友,之前權哥說,自己存了一筆錢,要參與我的一門生意,不過這都幾個月了,權哥也沒回應我,我就來問問?權哥人呢?”

說起丈夫,婦女的眼中浮現一抹黯然:“王權,他出了車禍,沒撐過來。”

“啊?怎麼會這樣?”陳浩裝作大驚失色的樣子,隨後連忙道:“不好意思嫂子,我不知道,這……”

婦女勉強露出一個笑容道:“沒事,已經有幾個月了,嗯,你說王權存了錢要和你做生意?我怎麼不知道?”

看着婦女疑惑的眼神,陳浩故作考慮了一下,這纔開口道:“權哥之前和我挺聊得來,而且他挺有生意頭腦的,說是嫂子管的太嚴,掌控不了財政大權,所以很多想法都不能實現,這才決定私下藏錢,準備做個賺錢的買賣,給嫂子一個驚喜,沒想到這生意還沒做,權哥人就去了,嫂子節哀。”

婦女愣住,久久無法回神,眼睛都變得通紅。

她對丈夫的嚴厲,附近人都知道,暗中叫王權氣管炎,她也清楚,只是她總以爲男子主外,女子主內,這纔是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所以一直都是無視的。

如今想想,自己真的虧欠丈夫太多。

“對了嫂子,既然權哥過世了,這生意自然就算了,不過權哥跟我說過,他藏的錢放在雜貨儲物櫃下面的暗格裏,如果嫂子有需要的話,就取出來用了吧,畢竟,這也是權哥給您留的最後一份錢。”陳浩這才慢慢的說出了自己最想說出來的話。

巷子內,四個十歲左右大小的小學生正在對峙。

不,應該說是三個小學生,威逼一個戴眼鏡,怯怯不安,卻又倔強無比的小學生。

霸道總裁的野蠻丫頭 “小四眼,知道我叫你出來幹什麼吧?”一個胖乎乎的小學生,冷笑說道。

眼鏡小學生氣怒的道:“你親菲菲本來就是耍流氓,我告訴老師沒錯。”

“錯你媽逼,你還不是一樣喜歡菲菲,以爲自己成績好了不起啊,就能喜歡菲菲了,告訴你,有錢纔是大爺,今天我非要教訓教訓你不可。”胖學生囂張的威脅。

四眼學生縮了縮脖子,倔強道:“你,你敢打我,我一定會告訴老師。”

“最討厭你們這些學習好的,就知道叫老師,不過你告訴又如何,我爸有錢,給我打。”胖學生不屑的一揮手,兩個早就摩拳擦掌的學生,就一擁而上,拳打腳踢。

四眼學生哪敢反抗,只是抱頭蜷縮下來,承受打擊。

就在他們打得過癮的時候,突然一道黑影衝了上來,只聽啪的一聲,一個小學生就哎呀慘叫一聲,捂着臉,蹲了下去。 什麼鬼東西!

看着蹲下去痛苦的同學,胖子和另外一個學生嚇了一跳,然後仔細一看,都是目瞪口呆。

這黑影,居然是一隻貓。

不對,這貓頭上戴的什麼玩意?誰家貓會戴這個?你是長得醜還是咋地?

正傻眼呢,黑貓卻是沒有停留,唰唰的兩個飛撲,兩個欺負人的小學生都捂着被貓尾巴抽打的臉蹲了下來,痛的齜牙咧嘴,眼淚流出來。

黑貓不屑的瞥了一眼三個小學生,正打算離開,就聽到胖子突然掏出一部蘋果普拉斯,邊哭邊怒道:“死貓,你敢打我,我要告訴我爸,把你打死。”

聽到話語,黑貓動作一頓,然後唰的又衝了回來,一下子就把胖子衝倒在地。

隨後黑貓站在胖子的胸口上,俯視胖子,那眼神,嚇得小胖子瑟瑟發抖。

啪啪!

黑貓一扭屁股,尾巴靈活的又在小胖子臉上留下了兩道紅痕。

受到打擊,小胖子哇的大哭起來。

哇嗚!

黑貓猛地大叫了一聲,齜牙咧嘴,一股兇悍氣息爆發。

小胖子哭腔頓止,神情驚恐。

黑貓瞪視片刻,這才滿意的轉身,跳下去,然後優哉遊哉的走出巷子。

好一會兒後,小胖子急忙爬起來,拿起已經摔破了屏幕的手機,顫抖着撥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兩聲就接通。

“爸,我被欺負了,你快來幫我啊。”

“什麼?誰敢欺負我寶貝兒子,你在哪裏,別讓欺負你的人跑了。”

“我在二小旁邊的巷子,欺負我的是一隻貓。”

“……”

“對了,那隻貓還帶了一個頭套,嗚嗚嗚,你快來啊,我臉好疼啊。”

“……”

從文具店出來,陳浩就發現黑貓從街對面走過來。

等黑貓到了跟前,陳浩看了看空無一人的街對面,好奇的問道:“小黑,你幹嘛去了?”

黑貓仰起頭,喵嗚了一聲,大眼睛眨巴眨巴,一臉萌萌噠。

陳浩:“……”

“別給我亂跑,小心找不到了,你就等着變ChéngRén人嫌棄的野貓吧。”

陳浩沒好氣的說了一聲,就打開車門,把黑貓抱了進去,然後,離開。

完成了一個任務,第二個任務,就要去青州下面的小鎮了。

一路疾馳,在定位導航下,不到一個小時,陳浩就來到了小鎮,打聽了一下地址,陳浩就來到了一個破舊的兩層小樓外。

這會兒正好小樓門口有幾個婦女坐着聊天。

陳浩下車走了過去,開口笑問道:“幾位大姐,問一下,郭靖的家人在家嗎?”

“你是?”一個微胖婦女開口詢問。

陳浩笑道:“我叫陳浩,是一個網劇改編公司的,是過來和郭靖的家人談一下郭靖創作的小說。”

“啊,你等一下,我去幫你叫。”微胖婦女連忙起身,跑進了樓房內。

少時,她就帶着一個看起來略顯蒼老,身材很瘦弱,頭髮都白了幾縷的婦女和一個十多歲的少年走了出來。

“您就是劉彩香吧,阿姨您好,我叫陳浩,是一個網劇公司的員工。”陳浩連忙上前,微笑着自我介紹。

瘦弱婦女露出一個笑容,道:“你好,你來我家有什麼事嗎?”

陳浩笑道:“是這樣的,郭老師在XX中文網創作的小說,寫的非常精彩,具有一定的改編價值,我們公司一直在關注。但是郭老師不幸猝死,我們公司表示很遺憾。不過郭老師的小說寫的真心好,我們經過研究之後,決定購買後續創作版權,完成作品,再改編成網劇。按照法律規定,這種二次創作,我們需要付給原創者一定的補償,我們公司決定,如果您答應授權給我們,那麼我們公司將會付出十一萬元的補償金,您覺得如何?”

啊!

妖女亂國 聽到陳浩的話,別說郭靖的母親,幾個圍觀的婦女都瞪大了眼睛。

居然人都死了,還能有錢拿,這網絡小說這麼賺錢嗎?她們以前還鄙視過那個只知道宅在家裏的郭靖呢,甚至郭靖的父母都不支持,逼得郭靖離家租房碼字,這才突然猝死無人挽救。

“這,這真的可以嗎?畢竟我兒子他已經,已經……”瘦弱婦女有些激動,也有些感傷。

陳浩笑道:“當然可以,對於郭老師,我們很遺憾,這是一個有才華的作者,可惜英年早逝,但是他的作品的確有價值。”

“好,如果能夠完成作品,我兒子想必也不會有遺憾的,只是這錢,是不是太多了?”瘦弱婦女有些不安的問道。

陳浩微笑解釋道:“這不算多,畢竟好的作品,不能用價格來衡量,雖然郭老師的還未完成,卻也有一定的潛力。當然,這也是我們公司的一個買斷政策,這錢給您之後,書後續創造的利益,就和你們沒有關係了,畢竟書才寫了一小半,後續還需要我們公司來完成,這裏面還需要付出更多。”

“你們買書,是連着筆名一起的嗎?”突然,少年開口問道。

陳浩一愣:“這個倒沒有,我們只要書,筆名沒有規定。”

少年當即決定道:“那我們賣了,筆名我保留。”

陳浩好奇的問道:“郭老師已經離世,這筆名貌似也沒有什麼用了,你要來幹什麼?”

穹頂之上 少年認真的道:“我也很喜歡看小說,以後我也要寫小說,就用我哥的筆名,一定會讓這個筆名成爲大神號的。”

陳浩:“……”

很快,陳浩就假模假樣的溝通了幾個問題,而後當着衆人的面,給劉彩香轉賬了十一萬。

看着真金白銀到手,圍觀的婦女們一個個都是眼中露出羨慕的表情,暗暗琢磨,回家一定要問問自家的子女,誰有這天賦,一定要他們也寫幾個試試。

完成交易,陳浩又寒暄了幾句,就駕車離去。留下激動開心的郭家人和幾個婦女議論紛紛。

晚上,陳浩正在整理給小奶娃購買的各種教學書本和用具,突然兩道聲音響起。

“叮咚:撞死鬼王權,四個月冤魂,死願完成,獎勵一個月道行發放。”

“叮咚:猝死鬼郭靖,兩個月陰魂,死願完成,獎勵復生術發放。”

……

兩章連更,我不說,你們懂得。 任務完成了?

陳浩整理書本的手一頓,臉上露出一抹喜色,隨後感受腦海中涌現的信息。

片刻後,笑容逐漸消失。

媽了個蛋,說好的復活呢?怎麼這復生術不是這樣子的?

復生術,恢復生機,斷肢重生之法。

此術和生機術是配套的法術,以生機術百日凝聚的生機靈露爲本,可促使生靈患處加快恢復,肌膚再造,若能得靈露精華,更能夠促使斷肢重生。

聽起來厲害吧,牛吧!

實際上,效果的確好,前景可期,但是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大。

一般的皮膚傷患,需要的生機靈露就不少,更別提斷肢重生了,那玩意需要的靈露更是天文數字。

當然,復生術也不僅僅和生機術配套,也有其他的配套法術,效果更好,可惜陳浩不會,而且傳承提示其他法術的消耗,也是讓陳浩心涼涼。

想來想去,陳浩也不知道現在給自己這玩意,到底有啥用?

十一萬大洋買的啊,也不知道是賺了還是虧了。

陳浩心中嘆息。

嗯,說到錢,貌似用的也超快,照這樣的情況,指不定啥時候就不夠用了,看來是時候再弄些垃圾法器去忽悠那些土豪們了。

帶着雜亂心思,陳浩把書本文具搬到了車後箱,隨後駕車離去。

再次來到地龍宮,陳浩受到了李山的熱情招待……好吧,也就是客氣的寒暄,畢竟名字起的挺好,實際上就是一個地下洞穴,又陰又冷,要啥沒啥,幸好李山和小奶娃是鬼物,也不用吃喝,否則屍骨都化了。

已經恢復了不少,能夠自由行走的小奶娃好奇的看着陳浩帶來的書本文具,還用小肉手摸了摸,感覺很是新奇,完全沒預感到自己未來的苦逼生活。

“李大爺,現在外界的教育與時俱進,和古時候不同了,我也不知道該給你弄些什麼,就把小學和初中的課本購買了一些,另外就是三字經,千字文,唐詩宋詞等古文也弄了一些,你看着用就行。”陳浩笑着說道。

李山感激道:“讓大師破費了,其實我也就是一個粗人,只在跟着老爺後才斷斷續續的認識了一些字,能教的不多,不過我請了一個先生,應該沒問題的。”

“請了先生?”

陳浩先是一愣,隨後目光古怪的看着一個陰魂從不遠處走過來。

這個陰魂,居然是小兔子乖乖的二貨弟弟!

光顧着寒暄了,沒注意,這貨居然也在這裏,他難道不知道這是地煞靈穴,進入這裏,就會變成煞鬼嘛?

“薛友壯,見過大師。”二貨,也就是薛友壯,很是態度端正的給陳浩行了一個稽首禮。

陳浩愕然。

這才一日不見,感覺變化很大啊!

“薛友壯,你的身體還存在呢,不想魂歸本體了?”陳浩開口問道。

薛友壯苦澀一笑:“大師不用安慰我了,早在進入地靈宮之後,我就感覺到,自己和死人沒什麼區別了,基本失去了重新做人的機會。說來這是我自作自受,怪不得誰。不過我也機緣巧合得知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有機會化解我姐姐和堂哥的孽緣,所以我也不難過,這一次我求助李管家,只要助我凝煞,讓我有能力給姐姐託夢,告訴她真相,我就願意留下來,幫助李管家教育童童。”

陳浩無言以對。

這小子說聰明吧,人傻乎乎的專幹危險的事,把自己給玩死了。

說傻吧,還有一股聰明勁,知道凝煞託夢,化解家裏的不倫結合。

不過他家的事,和自己已經無關,是好是壞,無需關注了。

“你決定就好,留在地靈宮,對你來說,是機緣也是考驗,我希望你能夠輔佐李大爺,教育好童童。”陳浩意味深長的說道。

薛友壯倒是神色淡定:“大師請放心,我只負責教童童學習的內容,如何做人,那是李管家的事。”

陳浩頓時不再多言。

修行一道,各有各的道路。

與地靈宮有緣相識,但終究只是自己修行路上的一條並行線,有緣也無關。

修道者,最主要還是追求自身的道。

寒暄不多,陳浩就選擇了告退。

回到租院,陳浩感覺渾身輕鬆不少。

這一波青州之行,收穫不少,也感觸良多,沒有白費自己跑一趟。

現在除了毛權和熊麗麗的任務外,也無其他事了。

熊麗麗且不說,她的任務需要隨身攜帶,毛權的任務需要離開青州。

看來,自己也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可惜這一個月的昂貴租金了,一場地靈宮之戰,打亂了自己預定的所有安排。

果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一夜平靜,第二天陳浩就收拾了行李,然後帶着休息了兩夜一天後,又變的生龍活虎的公雞,和最近正抱着蒙面超人漫畫看的不亦樂乎的黑貓,去醫院接了毛權,義無反顧的,離開了青州。

雖然房租一個月只住了幾天,不過陳浩還是留下了一千塊的窗簾損壞錢。

沒法,房子在這裏,自己不住,沒臉要退錢,但是損壞了東西,那是必須賠償的。

出了青州,陳浩直入高速,然後疾馳而去。

毛權母親的家鄉在另一個省,距離幾百公里遠,據說還是一個偏遠的山村,至今都沒能富裕起來。

陳浩原本以爲,再偏僻,路總是有的吧。

可是當天下午來到毛權母親的家鄉小縣城之後,陳浩這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想的太美好了。

這何止是不富裕,簡直就是拖大華夏發展計劃的後腿啊。

順着坑坑窪窪,一副幾十年無人修理的土路,陳浩幾乎是鏗鏗鏘鏘,比人走還慢的速度前行。

可就算是這樣,來到道路盡頭的村落後一問,陳浩才知道,毛權母親的故鄉,還在山裏面,那地方,別說汽車了,自行車都要自己背。

聽到這話,陳浩真是欲哭無淚。

爲了一年道行啊,看這折騰的,別說我這個人了,公雞和黑貓都變得焉了吧唧的,完全沒了精神。

毛權的母親也是,大城市容易出事,這山裏沒好的教育啊,難道就不指望小兒子出人頭地了?只怕連媳婦都不好找啊。

沒法,陳浩只好選擇把車留在村裏,然後帶着行李,孤身上路。

…… 山路崎嶇,九轉十八彎,陳浩一路爬山,下山,爬山,下山,終於在明月高懸中天時,看到了一個幾點光芒點綴的小村落。

看到村落,陳浩差點沒淚流滿面。

個雞兒的,以後再遇到這種要跨省的任務,一定要再三斟酌,簡直太磨人了。

“就是這裏,我感覺到了媽媽的氣息,還有弟弟的,我找到她們了。”夜晚,已經能夠顯化身影的毛權激動的大呼小叫。

陳浩沒好氣的道:“你高興個什麼勁,我就納悶了,就算不住在大城市,在小縣城也沒差啊,爲什麼非要跑到這山溝溝裏來,你就不怕你弟弟以後找不到媳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