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一個黑影撲到了兩一個黑影身上,但顯然不是故事中的主角。

空氣中瞬間僵硬到了極點,軒轅淵跟鳳知雅目目對視,這根本就不是他倆中任何一個說的。

兩大高手居然絲毫沒有發現周圍有人,風無盡的吹拂過,站在樹後的鳳知雅跟軒轅淵一動不動,徹底風力凌亂。

眼前不遠處的草叢裏卻盪漾起激烈的場景,曖昧的呻吟聲此起彼伏響起,凌亂的衣衫遍佈了一地,也不知道何時開始了這一場戲碼。

“你,小心一點啦——”

“寶貝,我想死你了——”

軒轅淵額上溢出幾根黑線,嘴角微微成抽搐的狀態,石化的面孔展現出臉色的更黑。這不是純粹的考驗他的毅力嗎?他暗罵了一句:“大膽,皇宮內居然有人敢幹這種事情?”

鳳知雅瞧見這一幕好笑的朝着軒轅淵做了個鬼臉,大有一副那你衝上去呀,衝上去的表情!反正他現在衝上去除了會暴露身份,別的,還能有什麼?

卻不想軒轅淵嘴角勾起一個狐狸的笑容,壓低了聲音悄然朝着鳳知雅走來,變聲的嗓子嘶啞帶着別具一番的韻味。“既然連宮女都敢亂來,那本王亂來總沒事吧?”

矯健的腳步朝着鳳知雅悄然邁開,那熟悉的動作卻讓鳳知雅不由想起某個新婚之夜,某男裸露的臀股。鳳知雅微紅的臉色躲藏在黑暗中。

“你別亂來——”鳳知雅忍不住開口,但是很輕的聲音顯然暴露了底氣不足。

軒轅淵一步一步的邁進,他忽然間大手一揮將鳳知雅嬌小的身軀摟在了懷裏。就算他真的很想將這個小丫頭吃了,也得注意地點。

鳳知雅甚至還沒反應過來,軒轅淵已經腳尖一點地,彪悍的離王殿下第一次使用輕功只是爲了躲避所謂的春宮。

風吹過耳邊,軒轅淵迅猛的速度如同一陣風吹過,絲毫沒有驚動還在樹林之下熱烈運動的人。目光迴旋過鳳知雅微紅的耳垂,炙熱的雙眸微微揚起。

這個丫頭居然還會臉紅。軒轅淵低下頭,黝黑的面孔遮掩住那狐狸天生妖媚的笑容。“真想的話,我們回去做。”

熱乎乎的氣息飄蕩在耳邊,鳳知雅第一次臉紅的快要滴血,低頭毫無留情的朝着軒轅淵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

微微吃痛的皺了皺眉,伴着一聲輕笑聲從軒轅淵的嘴脣中發出:“好了,帶你去個地方。”他抱緊了鳳知雅加快了腳上的勁道。

這纔是今天的重點。

身影滑過幾個宮殿,軒轅淵穩穩的落在了屋檐之上,鳳知雅單手遮住自己紅潤的臉蛋,冷冷的聲音難得帶着幾分嬌柔。“你帶我來這裏幹嘛?”

軒轅淵手指朝着屋檐之下一指,鳳知雅懶懶的掃向了下面,庭院中一樹,周圍七八盆花,邊有一水缸。

原本慵懶的神情恍然一怔,鳳知雅漆黑的眼眸頓亮,這不是浮塵給自己查出來的資料嗎,說爹爹就在宮裏這樣的庭院裏。只因爲她不熟悉宮裏的路線,所以想等着位置詳細點再出發。

可是軒轅淵是怎麼知道的呢?

軒轅淵對上鳳知雅的眼神,解釋道。“你知道的,我都知道!”

一語已然將所有的點破,她乾的任何事情他都知道,恐怕現在他突然間出現在冒牌丞相身邊,也是因爲早就想安排人手,而因爲自己的事情軒轅淵才親自出馬的。

這個魯莽的男人,還不是擔心她又冒險了!鳳知雅眼眸不爭氣的微微溼潤,她轉頭就衝着那張漆黑的面孔狠狠的咬了一口。

軒轅淵不躲不避,反而湊上了面孔。

霸道的動作伴隨着呸的一聲,鳳知雅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也不知道這狐狸往臉上塗了什麼,好惡心的味道。

軒轅淵伸手一把抹去了鳳知雅嘴巴上漆黑的顏色,沒有任何表情的黑臉上嘴角不經意的勾起。

“娘子,天黑適合調情,也適合偷竊——”

鳳知雅乾咳了幾聲,揚手間遮掩住自己臉上的尷尬,反手扣住軒轅淵的手腕:“走——”爹爹的事情不能夠耽誤。

漆黑的夜裏兩道身影朝着屋頂下飛猛的射去,腳步堪堪落下地面上,卻感覺無形中一股氣流將他們緊緊的包裹起來。! 057 八卦圖,無聊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只感覺耳膜邊的風聲迅猛加速,眼前的風景迅速的轉變,只見眼前忽然出現了一片花海,花香瀰漫在空氣之中,勾魄人心的香味四溢。舒硎尜殘

微風所到之處,晶瑩的露水落下……

不!是幻象!無形的景色充斥着大腦。鳳知雅下意識閉上了眼睛,腦海中不斷的迴旋出各種的陣法。

這個果然沒有想象中的簡單!

就在這時忽然間一道勁風迎面而來,鳳知雅下意識猛的睜開雙眸,一串水珠已經朝着她襲來。

躲已經全然來不及,鳳知雅身體一動,避開了要害的一瞬間,軒轅淵猛的朝着鳳知雅撲了過來,兩個人朝着地面上一個翻過,堪堪躲過了攻擊。

身影剛離開的那一瞬間,忽然一聲劇烈的碰撞聲猛的響起。

“砰——”重重的撞擊聲音劃破天際,是撞牆的聲音!鳳知雅漆黑的眸子猛的一亮,八卦陣!她反手扣住了軒轅淵的手。

“小敏你沒事吧——”軒轅淵擔憂的問道。

“我沒事。”鳳知雅加重了手腕相扣的力道,“狐狸跟上我的腳步。”

對!這是八卦陣,乾爲天,坤爲地,震爲雷,巽爲風,艮爲山,兌爲澤,坎爲水,離爲火。

腦海中迅速的迴旋,鳳知雅拉着軒轅淵的手加快了腳步,果然每走幾步周圍的景色迅速變化,火,水,雷,山。確實,又有誰會想到像是無意擺放的盆栽其中竟然會隱藏着一個驚人的陣法。

軒轅淵下意識跟着鳳知雅走,知雅精通陣法他向來都知道,甚至沒有絲毫的猶豫。

鳳知雅腳步如風,越走越快。她忽然間大吼一聲:“起——”就在那一瞬間,軒轅淵跟着鳳知雅腳尖猛然一用力,朝着地面迅猛的跳起。

所有的景物在腦海中同一時間劃過,鳳知雅只感覺到自己整個腦袋混亂起來,她手腕猛的一用力,反手間銀絲猛的射出,砸在了移動的水缸上。

陣破!

就在這同一時間,水花頓時四濺開來,如同瀑布般墜落在兩個人身上。軒轅淵條件反射的擋在了鳳知雅的身上,皮膚上突然間涌起的熾熱感他的眉頭微皺。

“你沒事吧?”鳳知雅察覺到了軒轅淵肌肉的收縮,伸手去摸軒轅淵的後背,卻發現一片光潔毫無傷口。

“我沒事。”軒轅淵也只是感覺熾熱感一閃而過,鳳知雅臉上的疑惑微減輕,她蹲下腰拿出一塊衣襟朝着地面的水跡擦了幾下,放在了袖間,回去研究一下有沒有問題。

鳳知雅目光掃過破裂的缸,真沒想到居然會有人用景來作爲陣法,轉頭問軒轅淵。“軒轅淵,能在短時間之內讓人把缸給換上嗎?”

“可以。”軒轅淵點頭,雖然他不知道小敏要做什麼,但是肯定對他們有利。手掌輕拍了幾下,幾個隱衛就出現在了面前。軒轅淵吩咐好了事情,轉身跟着鳳知雅走了進去。

陰暗的房間裏,陳舊的措施,擺放着數個破舊的桌椅。鳳知雅不由眯緊雙眼,朝着那個方向走去,漆黑的空氣中飄蕩着陳腐的氣息,甚至看不到任何一個人影。鳳知雅心中莫名一怔,爹爹真的會在這種地方嗎。

“別擔心。”軒轅淵伸手將鳳知雅摟在了懷裏,這裏太兇險,隨時都會有危險。

寒澀的空氣中飄蕩着冰冷,鳳知雅淡淡的靠在了軒轅淵的懷裏,忽然間空氣中傳來了咳嗽聲,斷斷續續的聲音顯得格外的刺耳。

鳳知雅跟軒轅淵對視一看,放棄了別的地方,轉身加快了腳步朝着那個方向走去,轉過不少的彎道,只見眼前出現了一塊牆壁,已經無道路。

鳳知雅上前手指輕拍着牆面,雖然她不懂什麼機關,看着她可以肯定這裏肯定有路。

“我來。”軒轅淵走到鳳知雅的身邊,推開了她的手,手掌熟練的朝着牆壁上面摸去,鳳知雅看着軒轅淵手勢嫺熟,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目光掃過周圍,將所有的路線映入腦海。

忽然間,“咔嚓”的聲音響起,原本閉合的牆壁上頓時露出了一口空擋,空擋裏擺放着一個不大的磨盤,只見由數十個機關構成。

鳳知雅眉頭微皺,她根本就沒見過這種東西,在現代全是電腦製作,哪裏會用的着這種東西。

軒轅淵的臉色卻越發的難看,這種上等的機關雖然對於他而言不難破解,但是最重要的是需要浪費極大的時間。

看來裏面的人身份一定不簡單。

“很麻煩?”鳳知雅看到了軒轅淵的表情,忍不住問道。軒轅淵熟悉機關學,她清楚,可是這麼嚴峻的表情卻是第一次在他的臉上看到。

“需要時間。”軒轅淵開口道,手指朝着幾個按鈕上熟練的按了下去。

“我給你時間。”鳳知雅拋下一句話,轉身飛快的朝着門外趕去,剛纔觸碰了機關,肯定會有人闖進來,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弄好新的防備。

她伸手朝着自己的臉上抹了一把灰,將身上的衣服反穿起來。做好了一切的準備,鳳知雅走出門果然看到了外面擺放好的水缸,軒轅淵手下的動作很快。鳳知雅轉身就將各類的物品重新擺放起來。

設置一個陣法對她沒什麼,但是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弄好就有點難度。鳳知雅手心中溢出少許的汗水,動作卻越來越快。

鳳知雅剛將陣法擺放好,忽然間屋內傳來一聲清脆的咔嚓聲,嘴角勾起的笑容,軒轅淵大概將陣法弄好了。

鳳知雅朝着屋內走進去的那一瞬間,忽然間幾道黑影朝着這個一個方向迅猛的飛了過來。

速度果然快,這麼快就發現有人闖入,鳳知雅身影朝着屋內一晃。他們既然趕來,那也要有本事走。

------題外話------

再借我個地方哭一會兒,~(_ 058 驚魂一刻(1)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身影如劍般朝着屋內射去,剛消失在門口的那一瞬間,幾道身影已經飛落在地面上,黑影腳尖堪堪落下地面上的那一瞬間,頓時風雲大作。舒硎尜殘

“有陣法!怎麼會這樣!”

“有危險!這根本就不是我們設置的陣法!”

呼喚聲不斷朝着裏面傳了出去,帶隊來的正是冒牌的丞相,此刻正被陣法緊緊的困住。

而就在這時,鳳知雅朝着軒轅淵的方向狂奔過去。

鳳知雅胸脯因爲狂奔不斷的起伏,腦海中的線路展開,她腳尖如劍朝着軒轅淵飛去。

“快!”軒轅淵看到鳳知雅狂奔過來的身影,手猛的拽住了她的胳膊,兩道身影同時飛入屋中的那一瞬間,牆壁緩緩的合攏。

鳳知雅被軒轅淵緊緊的摟在懷裏,兩個人貼身朝着裏面走去,只見忽然間眼前一亮,黑暗的環境中恍然出現了暗淡的光芒。

朦朧中看到一張牀,紅色帳子背後似乎躺着一個人。鳳知雅跟軒轅淵默契十足的朝着那個方向走去,但是越走越近,鳳知雅心底的不安無聲中溢出,害怕恐懼,不知道爲何,莫名的感覺迸發出來。對於她天生殺手的敏銳感,她甚至覺得那裏一定有古怪。

此刻已經離那牀很近了,軒轅淵伸手去拉開那帳子的那一瞬間,鳳知雅伸手攔住了軒轅淵的手。

迅猛的速度猛的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鳳知雅的指尖還是不小心觸碰到了帳子。

手指輕碰到的那一瞬間,忽然很輕的聲音劃破天際。

“嘶——”

鳳知雅眉頭微皺,軒轅淵條件反射的鬆開了鳳知雅的身體,“保護好自己!”

在黑暗中兩個人在一起的危險遠遠比分開的危險大。軒轅淵跟鳳知雅背靠背站立着。

忽然間就在這時,很輕的風聲瞬間響起,黑暗的環境中頓時光芒四射,鳳知雅單手遮住眼前,順着指尖望去。

只見數百個木頭人整齊的排列在身邊,一樣的裝飾,手中高舉着佩劍。鳳知雅眼角微抽,不會是?木頭陣?腦海中劃過一個念頭。

“嘶嘶——”隨着兩聲接連的聲音響起,像是一道索命的魔咒一般,鳳知雅雙眸微皺的瞬間,一道有力的勁風迎面而來。

數百個木頭人同時動了,朝着兩個人迎面而來,軒轅淵大吼一聲:“小心!”

“你也一樣。”兩個人背對着,分明感覺到各自的呼吸聲急促的響起。鳳知雅清冷的目光掃過周圍,忽然間停在了一個地方,這羣木頭人的身後有一塊牆壁的顏色暗淡,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那裏應該就是出路。

兩人對視一眼,軒轅淵微微點頭,顯然是知道了鳳知雅的意思,兩個人默契十足的衝上前去。

鳳知雅揚手間十道銀絲朝着手腕猛的飛射出去。藍色的光芒四濺開來,如同勁風迎面襲來。

這裏的範圍太小,不適合用隱族的能量。

軒轅淵腳步一閃,手掌已經握緊了身上的佩劍,劍拔出狠狠的砸在了木頭人的身上,巨大的撞擊響起,軒轅淵眉頭一震的瞬間,鳳知雅迅速身體一低,攻擊木頭的下方,藍色光芒溢出,隨着銀絲閃過,木頭瞬間四分五裂。

天衣無縫的配合,兩個人朝着那個方向不斷的加快腳步,招式迅猛的變化,但是還是難以抵擋成羣的攻擊。身上的傷口越多,兩個人的動作卻越加的猛烈,快!更快!

軒轅淵腳步如風,眼看着朝着那個方向越近,他忽然間整個人騰空而起,重重的一腳踢在了那個木頭人身上,手上的劍朝着那個方向重重的劈下,只聽着咔嚓一聲輕微的聲音響起,整面牆露出一個洞。

“小敏!”軒轅淵大吼一聲,鳳知雅銀絲猛的劈在了一個木頭人上,整個人懸空而起,身後的木頭人眼看着一招就要劈在她的身上。

就在這時,軒轅淵手腕如閃電般扣住了鳳知雅,朝着她用力的一拉。鳳知雅過度緊繃的身體朝着他撲了上去。兩個朝着角落上一個翻滾,恰好躲開了所有木頭人攻擊的範圍。

軒轅淵伸手緊緊抱着鳳知雅,任憑着自己的下身緊緊的摩擦着地面,火辣辣的疼痛甚至想要撕破整個身體。

他不由加重抱住鳳知雅的力道,兩個人的身體同時重重的墜落到了地上。

耳邊還隱約傳來木頭劇烈的碰撞聲,軒轅淵跟鳳知雅同時鬆了一口氣,好險,要是還在哪裏,就算強悍如他們也撐不住。

鳳知雅靠在軒轅淵的身上,根本沒發現他受傷了。疲憊的眼眸微微一眨,忽然間一聲低微的喘息聲響起,在詭異的環境中顯得格外的響亮。

咳嗽的聲音從身後響起,鳳知雅跟軒轅淵不約而同的朝着身後望去,只見一個男子頭髮披散整個人躺在地面上,手腕被鐵鏈狠狠的捆綁住,他正低低的喘息着,身上到處都是傷口,唯獨露出半個蒼白的面孔沒有一絲的血色。

鳳知雅看到那張面孔,整個人如同觸電般猛的一怔,她忍不住驚呼起來:“爹,你怎麼在這裏?”轉身毫不猶豫朝着身後加快了腳步狂奔而去。! 059 驚魂一刻(2)求收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就憑藉身上這股氣息,她就斷定絕不會是認錯人的,一定是爹爹。舒硎尜殘

整個人半跪倒在地面,鳳知雅身上推了推他,鳳皓這才喘息的睜開了雙眸,聲音額外的虛弱。“小雅,你怎麼在這裏?咳咳。”

至尊抽獎系統 軒轅淵也詫異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緊緊跟上了鳳知雅。果然丞相在這裏,可怎麼傷的這麼重呢?“丞相,你……”

軒轅淵的話還沒落下,忽然間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看來是外面的人破陣衝了進來,眼眸之下散發出着急。軒轅淵二話不說揚起刀就要朝着這個鐵鏈劈下去。重重的撞擊聲響起,軒轅淵後退了幾步,卻發現鏈條絲毫未破。

“不用!”鳳皓低低的喘息了幾聲,蒼白的臉上毫無血絲。“劈不開的,這是玄鐵所做,我還中了劇毒!你們快走!”鳳皓伸手使勁去推鳳知雅。

“不,爹,我一定要救你出去!”鳳知雅眼睛紅潤,這麼冷的地方,這麼差的環境,爹到底受了多少的苦。

“閉嘴!”鳳皓狠狠的迸出了一句,身體卻已經劇痛而咳嗽起來。“我死了沒關係,但是這份東西你一定要給我送了出去。”鳳皓忽然一把奪過軒轅淵手中的劍,劃破了自己的腿,裂口處他伸手拖出來了一根布條。

“一定要帶出去!” 東京上空的烏鴉 鳳皓緊緊的塞在了鳳知雅的手裏。鳳知雅手上拿着血淋淋的東西,眼睛不自覺的溼潤了起來。“不!我一定要救你出去!我不管!”

伸手重重的砸在了鐵鏈上,鳳知雅手腕上因爲支撐不住重量落在了地上。卻一次又一次的舉起。

就在這時緊閉的密室門砰的一聲響起,大批的腳步聲傳來進來。

“快走!”軒轅淵單手扣住了鳳知雅的手臂,將她奮力的往外脫去,千年玄鐵用刀根本就劈不開來,他們留在這裏也沒用。

“快走,朝着左邊一直走到底就是出路。”鳳皓大聲呼了起來,眼中滿是着急,他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自從被皇上抓進去宮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沒打算活着出去。只要那份資料能夠帶出去就好了,就好!

“我不走!”鳳知雅轉頭反視着軒轅淵,眼中溢出滿滿的反抗。

“我不認爲你是這麼不理智的人,小敏,出去了纔有機會再回來救丞相!” 火爆祕書壞總裁 軒轅淵忽然間轉身朝着鳳知雅吼道,雙眸中滿滿的認真甚至讓人堅定。

軒轅淵朝着鳳皓重重的跪倒在地。“請丞相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小敏,丞相一定要等我們回來。”

身後的腳步聲越加的猛烈,大批的人馬朝着這個方向越走越近。鳳皓漆黑的雙眸是視死如歸的堅定。“快走!”如果說他沒有猜錯的話,這個人必定是離王,那他就沒有必要擔心了。

鳳知雅眼中陡然一紅,沒有來由的,就紅了。她知道這一別或許就是永別了。“爹——”撕心裂肺的一聲大吼。

軒轅淵忽然間一把摟住了鳳知雅的腰,兩個人朝着遠處迅猛的狂奔出去。

夜色如織,風聲飛舞,血色瀰漫。鳳皓轉過身去,視死如歸的面對着身後衝上來的人,那張一模一樣的面孔。他的弟弟。是,親弟弟。他忽然想到了幾十年前,家族最危難的時候,爹卻選擇了他而放棄了這個弟弟。

現在他已經將資料送出去了,就算讓他不得不償還這個弟弟,他也覺得值得。

“看來你是不想活了,但是我不會成全你的!”衝上來的冒牌丞相鄙視的掃過鳳皓,“給我搜!查到任何人殺無赦!”

卻不想鳳皓忽然間掌風一揮,銳利的掌風朝着這羣人迅猛的劈了過來。衝上來的人不由後退了幾步。哪裏想得到臨死的人還會有這麼大的威力。

“抱歉……”鳳皓忽然間發出了很輕的一句聲音,傳到了丞相身邊,那身軀顯然一怔。

鳳皓忽然雙眸緊閉,手心猛的一用力,朝着自己的要害一掌揮了過去,最後的一掌迸發出臨死時的威力。

他蒼白的面孔中視死如歸的堅定!落在了冒牌丞相的眼中,他的眼眸不由睜大,手掌不受自己控制的顫抖着。

鳳皓的掌風還未落下的那一瞬間,忽然間一抹藍影滑過,藍色的長髮如同精靈般誘惑。詭異的剪刀一揚,頓時將玄鐵劈成兩半,單手打暈了鳳皓。他的身影一揮,再次消失在了別人的視線中。

“丞相有人從上面劫走要犯了!”聲音陸陸續續的傳開。

“貌似沒有別的人了!怎麼辦呀丞相!”一個接着一個的聲音傳來。

冒牌的丞相雙眸緊緊的瞪着上面,他重重的咬碎的牙齒。“還等着什麼,快點給我出去追!”不,鳳皓絕不能就這麼走了,他還要親手討回公道!

一行侍衛迅速朝着入口處狂奔出去,追趕着逃跑的人。

軒轅淵緊緊抱着鳳知雅朝着外面狂奔過去,急促的腳步聲,呼嘯的聲音從耳邊傳過。

鳳知雅雙眸緊閉,睫毛微微的閃動,看不出她的神情,她忽然伸手拉住了軒轅淵的衣襟。“我要回去。”

毫無神情的眼眸中是無比堅定的光芒,鳳知雅認真的看着軒轅淵一字一句的說。就算弄不開玄鐵,就算救不出爹,他們不回去的話,爹只有一死。

軒轅淵不由停下了腳步,低頭看着那張清冷的面孔中此刻是滿滿的認真,那種無法忽視的懇求,沒有了最初的傷痕累累,卻滲透出堅定的意志。

軒轅淵條件反射重重點了點頭,既然是她最終的決定,那他永遠都會支持。

“一起。”! 060 深夜黑客,求收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生死與共!不問任何的原因。舒硎尜殘

十指緊扣,緊緊握住再也不分開。鳳知雅跟軒轅淵朝着鳳皓跑了過去,鳳刮過耳邊,繚亂她的頭髮,舞動她的衣衫。

快!更快!一個轉彎過後,鳳知雅飛快的朝着那個方向望去,只見原本懸掛在牆上的玄鐵已經斷裂成兩段,早已沒有人的蹤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