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你們幾個趕緊救助證法師!」羅佐急忙轉身,想要去幫助陣法時恢復正常,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轉身的那一瞬間。身後忽然傳來一股強大的引力,將他整個人朝著身後快速而去。

「你、你究竟想要對我做什麼?」羅佐心裏面閃過一陣驚慌,他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夏族人究竟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元氣,可是他知道自己一定不能死在這裡!

「你放開我!我可是羅家的侍衛統領,你要是敢對我做什麼的話,我那麼多弟兄一個都不會放過你的!」

這一直都是他羅佐最引以為傲的地方,畢竟當時我也沒什麼好處,唯一的好處也就是能夠在這個地方找的到自己志同道合的幾個朋友而已。

而他的那幾個朋友可都是知心知己的,一旦知道他出現了什麼意外,肯定會不顧一切的為自己報仇。

「你的兄弟們?」秦毅好笑著加大了自己手中的力度。

下一刻,羅佐的屍體就在空氣中緩緩墜落下去。

而羅佐口中的那些兄弟,此刻見到這樣的場景時,紛紛邁出一步朝著羅佐的方向大喊一聲:「大哥!」

可是回應他們的卻只有重重的墜落在地上的屍體聲音。

眾人心疼的朝著羅佐所在的方向跑了過來,並同時運氣自己身上強大的元氣,朝著秦毅攻擊而去。

但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所有的攻擊才剛打出手,就已經被秦毅輕而易舉的給化解掉了。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緊接著,羅佐那些弟兄們紛紛落在秦毅的手中。

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竟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在秦毅的手中,他們一個個如同廢品一般被不斷地各種處理。

一陣陣哀嚎聲,落在在場每個人的耳中,卻在他們的心上都激起了一層懼怕的漣漪。

可是夏族人不一樣,他們見到如此的場景,反而是高興的。

終於,夏族終於出了一個實力強大的人了。

「臭小子,我們談個條件吧!過往的事情就這麼一筆勾銷了,從此以後在我彭家的所有夏族人都歸你所有。」

從此以後,我們見到你們夏族之人,不會再隨意的進行欺負了,你看著怎麼樣吧?

一個老頭走上前來,手中雖然拿著武器可是卻沒有對秦毅直接發起進攻。

「我秦毅,從來不會將自己的敵人留下!」可是老頭卻怎麼也沒有想到,秦毅會給他一個這樣的答覆。 「臭小子機會我們給過你很多次了,既然是你要一次次地放棄。那麼就別怪我們對你也不客氣了,好歹我們羅家和王家可都是這勤雙城內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對付你這麼個臭小子還不算什麼太大的問題!」

老頭的脾氣明顯很不好,在一次性的勸說無果之下,他竟然就選擇對秦毅進行口頭上的宣戰。

「要打就趕緊點兒的,哪來那麼多廢話?」秦毅明顯有些不耐煩了,一個白眼扔給了那老頭,隨後自己就轉身利用青光將身後的夏族人都給保護了起來。

「找死!」老頭一聲怒吼之後,立刻在身體的周圍雲起強大的元氣,同時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撲了過去。

可是秦逸身影如同鬼魅,在老頭快要臨近它的那一刻,他快速消失在空氣之中。

老頭急忙停下自己的動作,同時釋放出自己的元氣,查看周圍的情況。

可是令他驚訝的是,這周圍壓根兒就沒有那個臭小子一絲一毫的痕迹。

「羅兄,這小子古怪得很,我來幫助你!」這時候一直站在旁邊的王家,王旋急忙跑過來,聲音中帶著一陣義憤填膺。

就如同他做的是多麼正能量的事情一般。

「就你們兩個人了嗎?」秦毅看向了他們身後的眾人。

這兩個人是剛到的,只是這裡還有什麼地方是他沒有檢測到,而且又可以通過勤雙城內的王家和羅家來到這裡的呢?

「小兄弟,他們兩可是王家和羅家哦家主,實力都非常的強大,你快點兒退回來,我們回去吧!」

直到此刻,那些跟在秦毅身後的人就算是再蠢,也都已經聽出了秦毅的目的來。

沒想到竟然會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為了他們夏族人討一個公道,想要給他們一個充滿光亮的明天。

但是他們卻清楚的知道,想要做到這一切究竟有多難。畢竟這算往年來的欺辱,他們都不曾擺脫過。更何況還是美好的明天呢?

而如今王家和羅家也已經承諾不再欺負他們了,這樣也就已經足夠了!

「可是這並不是我最終想要的!」秦毅沒有理會眾人的勸阻,仍然運起手中強大的力量,不由分說的朝著王家家主和羅家家主身邊而去。

「小子,這是你要自己斷了你自己的後路的,可別怪我們!」

兩個人都非常不屑的看著秦毅,然後運轉力量,對秦毅形成強大的攻擊的同時,也對自己進行著防禦。

雖然在秦毅的這青光之中,他們是沒法感受到攻擊力。可是看著周圍已經被秦毅弄得死傷一片了的手下,兩個人都不敢掉以輕心。

可是,當他們真正接觸到秦毅的那一瞬間時,他們卻是連後悔都來不及了。

這哪兒是什麼沒有攻擊力的力量?

這力量看起來確實是普普通通的,可是打出來的這傷害,卻是他們無法抗拒的。

兩個人都在這樣的攻擊之下紛紛倒地不起,口中不斷的吐著鮮血。

周圍的人見到曾經自己最擁護的家主竟然被別人一招打成這樣,而且對方還是個夏族人。更重要的是,還是兩個實力差不多一樣強大的家主對別人進行的攻擊。

一個個都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可是卻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我說話過,我從來不會放過我的任何一個敵人!」秦毅的手中再次運起強大的元氣朝著眾人攻擊而去。

剛剛倒在地上的兩個人相視一眼之後,都無奈的笑出了聲音開。

「沒想到你我二人鬥了這麼久,終究是沒有分出個勝負開啊!」

「只是這麼多的弟子,還有這傳承了上萬年的家族,就這樣毀在了我們的手中了。」

兩人都略帶感慨的看著前方,眼睛之中透露著絕望。雖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這種卑劣的夏族人給翻盤了,可是在這種位置久了,他們也是清楚的知道,這樣的日子遲早有一天會來。

卻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切竟然會來的這麼快。這麼突然,這麼的令人無從還手。

站在秦毅身後的夏族眾人心中一陣驚訝,可是臉上卻漸漸的浮現出興奮來。他們驚訝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夏族人,沒想到他們有生之年竟然還能見到這樣的場景。

本以為這次已經是死定了,卻沒有想到的是,不僅沒有死,竟然還能在這裡見到這麼厲害的人。

「啊……」而羅家和王家的人這時候都臉色痛苦,滿嘴疼痛的哭喊著。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天色已經漸漸的暗了下來。而王家自己羅家的人此刻都在一陣痛苦的喊叫聲中,漸漸的被秦毅的力量給生生的折磨死了。

夏族眾人見到這麼個情況時,心裏面震驚不已。

臉上的喜悅是無法掩飾的,雖然是無法掩飾的高興。可是他們也同樣覺得非常的驚訝和令人覺得害怕。

畢竟,這樣的殺人手段。是非常狠厲的!在場的每一個人死得都是非常痛苦的,只怕這個夏族人惹上了,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我們回去吧!」秦毅帶著眾人朝著夏族所在的方向而去,只留下身後一片血紅,在這漸漸暗沉下來的夜色中是那樣的刺眼。

夏族人至今都還沒有弄明白酒精是怎麼回事,只能靜靜地跟在秦毅的身後,和他一起朝著前方走去。

沒過多久,一群人就已經來到了夏族。

這時候,夏族的重任已經等待了許久。就是在等著大家回來,只是等待的時間長了之後,他們都不免有些擔憂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了。

這時候終於看到走回來的人,心裏面的一塊大石也終於落了下來。

「大哥哥!」阿星見到浩浩湯湯的一群人走來的時候,眼睛中閃過一道光亮,瞬間就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飛奔而去。

跟在秦毅身後的夏族人各自在心中畫下了一個問號,他們夏族何時有了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物了?

「讓你們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得怎麼樣了?」看著人都整整齊齊的等在這裡時,秦毅心中感覺到暖暖的。

「你放心吧,都解決好了。」彭妍玉微笑著來到秦毅的身邊,急忙拿出一袋袋的丹藥給秦毅身後的夏族人。

「你們放心吧,從此以後你們的生活將不會再跟以前一樣窮困潦倒了。」

彭妍玉的笑容是那種自帶溫度的,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她的笑容給感染了。

就連秦毅,也都有那麼一瞬間的呆愣。

「謝謝彭大小姐!」眾人一邊接過彭妍玉手中的東西,一邊滿嘴的感謝。

可是,這時候的彭妍玉卻忽然被秦毅拉開了。剛剛還一言不發的秦毅這時候忽然開口說話:「你和他們都很熟?」

彭妍玉被秦毅這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嚇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的盯著秦毅看了會兒。

「是的大哥哥!玉兒姐姐和我們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很熟,她總是會對我們之中的每一個人都給出幫助的!」

阿星跑上前來笑看著彭妍玉和秦毅。

「我問大家一個事情,對於勤雙城的彭家,你們是怎樣的態度?」既然大家對於彭妍玉都是熟悉的,那麼他詢問這個情況,應該正好合適了。

眾人被秦毅這突如其來的問題給問住了,獃獃的朝著秦毅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態度是什麼意思?」

「對呀,我們對於彭家能有什麼態度啊?」

「可能這唯一的情緒就是彭家的大小姐對我們都挺好的。」

對於秦毅突然提出來的這個問題,眾人都有些答非所問。畢竟他們並不知道秦毅問這個問題的目的在哪?

可是彭妍玉卻是知道的,她有些緊張的看著眾人。

她知道自己家族裡面的人曾經做的事情也很過分,這是無論她自己對夏族的人做多少都是彌補不上來的。

「唉!」彭妍玉重重的嘆了聲氣之後,他緩緩低下頭去,或許她壓根兒就沒有資格去祈求夏族人能夠原諒自己的家族。畢竟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她自己也不可能做到心無芥蒂的去原諒自己的仇人吧!

「在這勤雙城內,那些曾經欺負過我夏族子民的人,應該是以五大家族為首吧?如今,其他四家已經被我完全解決掉了,就只剩下一個彭家了。可是彭家大小姐對你們曾經有恩,所以我不確定要不要直接對彭家出手。」

「什麼?其他的四大家族都已經被他給解決掉了?」

「這……這怎麼可能呢?」

「就是了!這勤雙城內的幾個家族可全都是大勢力啊,怎麼可能會秦毅的就被誰給解決掉?他不會是吹牛逼的吧?」

雖然剛剛親眼見證過秦毅對付那群人實力,可是眾人任然無法相信,勤雙城的四大家族都被滅了。

「什麼叫吹啊?剛剛他不是就當著我們的面,滅了兩個了嗎?」可是,卻也有人對於秦毅的實力表示認同,也對於秦毅說的話選擇了相信。

低調少奶奶 「你懂什麼?」勤雙城的家族裡面,陳家可是有一個陳萬的,那是我們夏族人都不可望其項背的存在。這傢伙能打得過嗎? 「大哥哥確實做到了啊,他已經將整個陳家都給滅了。而且,陳萬就是死在了大哥哥的手中的!」阿星忽然上前一步,緊緊的抓著秦毅的手臂。

他人雖然還小,可是聲音卻是非常的響亮的,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夠聽得清楚。

「我們彭家對於你們曾經造成的傷害,我在這裡向大家道歉。希望你們能夠原諒我的族人們!」一直站在旁邊,將已經的頭壓得很低的彭妍玉這時候忽然發出了聲音來。

與此同時,她還拿出一個信號傳遞器。當信號響起的那一瞬間,她的眼中剩下的就只有真誠了。

「你這是要做什麼?」許多夏族人在大家族中做事,自然是見過這東西的。

這是要召集所有附近的人來的信號!

夏族人紛紛看了看彼此,雖然對於彭妍玉他們是心存感激的。可是,他們才剛剛從王家和羅家出來。

如今是完全不想要再回到那個鎖人的窩裡面去了。

所以他們非常懼怕彭妍玉的這個信號,是想要讓他們彭家的人來將大家都給抓回去,繼續過之前那樣的日子。

「我只是想要真誠的表示一下我們的歉意,你們放心,這絕對不會有什麼不良後果的。」彭妍玉深深的對著夏族眾人一鞠躬之後,語氣非常真誠的說道。

夏族人身份一直都是低賤的存在,雖然在大戶人家做奴隸。可是主人家卻認為,他們非常低賤,不值得住在家裡面。

所以,每個夏族人當天去做工如果還能活著回來的話,就會回到這個非常偏僻落魄的地方。

周圍只有一間茅草屋,這是他們用來安置老人和孩子的,其他人都是露天而居的。

但是此刻周圍卻都圍繞著不少的人,一個個都驚恐的看著所發生的一切。

見到這樣的場景,圍觀的重任不免開始了他們的議論。

「這群夏族人是想要造反嗎?你說會不會是活的不耐煩了,想要集體自殺啊?」

「我看他們是一夜之間全都瘋了吧,你沒聽見剛剛那個為首的人說嗎?他們滅了勤雙城內的四大家族了,這不是在痴人說夢是什麼?」

「唉!像我們一樣,任勞任怨多好,非得找點兒不痛快的事情來做!」

一群人滿臉鄙夷的看著夏族人,如果不是這地方有熱鬧可以看,他們才不屑於靠近夏族人半步呢。

「可是你們也看到了,那個人好像真的是彭家的大小姐唉!她竟然對夏族人鞠躬了!」人群中有人的眼睛還是見亮的,很快就認出了彭妍玉來。

「你是不知道彭家大小姐向來都是非常善良的嗎?她對於夏族人從來都是同情的,現在鞠躬又有什麼好好奇的呢?」一群人紛紛搖頭,就如同看白痴一樣的看著剛剛說話的那個人。

……

忽然,一陣噠噠的馬蹄聲響起。便有一群人沖著這地方而來,此時秦毅挑了挑眉看向來的那群人。

「玉兒!」為首的人下馬來,看著彭妍玉正在對夏族人鞠躬,而且還沒有要起來的趨勢。

伸手想要去扶起彭妍玉,卻在手剛剛伸出之後想到了什麼一樣,一回頭靜靜的看著秦毅等人,隨後也都跟著轉身向周圍的人深深的一個鞠躬。

「什麼?」

「那可是彭家的家主,彭峰啊!」

「是啊!他怎麼可以的對這些卑賤的夏族人低頭呢?」

人群中有人一眼就認出了彭峰來,看到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他們都非常的驚訝。

沒想到彭家的眾人都這麼做,這夏族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你們說最近的傳聞是不是真的啊?」

「什麼傳聞啊?」

「你不知道嗎?」

「我們勤雙城中的大家族都被夏族的一個莫名其妙的人給殺了!整個家族都給滅了!」

「什麼……」

人群中議論紛紛,可是彭家的家主卻是任然在進行著自己的動作。

「我們彭家過去曾經對夏族人造成過不少的傷害,我不奢求你們能對我們既往不咎。可是,卻希望你們能夠放過我的族人,所有的過錯都由我這個族長來自己承擔!」

「你們想要怎麼懲罰我都行!」停頓了一下之後,彭峰繼續請求原諒。

「難道剛剛他說的都是真的?」

如今這樣的場面,夏族人立刻就不淡定了。

他們本以為日子會繼續在這樣的痛苦中煎熬著,卻沒想到上天對於他們確實是公平的。竟然能夠讓他們在這個時候遇上一個能夠給他們帶來希望的人!

「大家說說對於彭家的看法吧,如果你們選擇原諒的話,那麼我自然也就放過他們了。」秦毅自動忽略了那幾個議論他的人,看向彭家的家主。

「大哥哥,其實彭家對於我們的欺負不多。每次受到欺負的時候,彭家的人看到了甚至於還有幫助我們的。就只是一些在彭家做事的人,總是會欺負我們而已!」阿星看著一直彎著腰的彭妍玉,有些心疼的抓著秦毅的袖子,將事情解釋了一下。

聽到這解釋的眾人也都反應過來了,此刻正有兩個人在等待著他們的回答。

「彭家雖然對於我們也有所欺負,但是也有幫助的人。我們夏族人不願意因為自己的仇恨,就害了自己的恩人。」阿星爺爺這時候也跟著站了出來。

「對!我們夏族人絕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有了第一個人的發言,其他人也就紛紛跟著說出了自己的意見來。

彭妍玉和彭峰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夏族的眾人。眼底都閃過一絲感動,此刻他們正滿眼淚花的看著夏族人。

尤其是彭妍玉,她雖然給夏族人許多幫助過。但是她也能夠深有體會,如果是經歷了那麼久的壓迫的話,怎麼可能會輕易的放過任何一個曾經欺負過自己的人呢?

再一次的,彭峰和彭妍玉深深的對著夏族人一陣鞠躬。

「謝謝大家對於我彭家的寬容,從此以後彭家對夏族人馬首是瞻!」彭峰在感動之餘,也立刻做出了決定。

他知道這種原諒的來之不易,所以他害怕夏族人反悔。或許,這樣才是真正保全他們彭家的唯一辦法吧!

一瞬間,彭峰的一雙眼睛裡面包含著感激的看向了彭妍玉。

沒想到彭妍玉的善良,竟然真的能有所作用,到最後竟然還幫助了整個族人逃過一劫了。

「什麼?我沒有聽錯吧!彭家竟然能做出這樣的決定來?」

圍觀的人群在聽見了這句話之後,都紛紛懷疑起自己的耳朵來。他們要如何才能夠相信,這曾經是勤雙城中一方霸主的彭家,竟然會卑躬屈膝的對著曾經作為奴隸,任人宰割的夏族人俯首稱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