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雲祁與她的感受就截然不同了,在明擺着妹控的姬四哥陰森的眼神注視下,他乖乖跟着對方去了原本屬於姬家父母的院子。

在那裏,還有姬三哥等着他的到來。

這兄弟倆在晚宴時就發現,雲祁原本含而不露的愛意如今竟然大喇喇不加掩飾的展露人前。

兄弟倆吃驚之餘,立刻就定下了連夜對這小子進行“拷問”的計議。

沒人知道這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第二天大家再次聚到一起時,姬狄看向雲祁的眼神明顯帶着幾分隱晦的幸災樂禍。

雲祁卻罕見地再度放棄了與姬狄針鋒相對,顯然,他昨晚雖然經受了不爲人知的“酷刑”,但最終的結果卻是讓他萬分滿意的。

驚鴻並沒有注意到這兩人的眉眼官司,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家哥哥曾經將雲祁叫走過。

她正忙着細細觀察拓跋雪玉的神色她想看看拓跋雪玉是不是真如雲祁說的那樣,已經在慢慢打動姬狄的心。

許少寵妻入骨 拓跋雪玉被她看得十分不好意思。

就在昨晚,姬狄他倆已經議定,爲了避免讓渡劫在即的驚鴻分心,他們倆的事情要拖到驚鴻閉關結束之後再解決。

一方面他們正好可以趁着這段時間培養一下感情,另一方面他們也都希望驚鴻能出席他們的婚禮。

“姐,你放心,我沒事的。”拓跋雪玉悄悄握住驚鴻的手,微紅着臉傳音給她,“等你渡劫成功,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

驚鴻欣慰一笑,“那些已經過去的事你告不告訴我都不要緊,我只要看到你過得開心就夠了。”

拓跋雪玉微紅了眼圈兒。

她這個姐姐一直以來對她都是好的,無論是小時候悉心教導她,還是長大之後默默關心她,她總是給她最恰當的關懷。

如果不是她愛上了姬狄,並因此一直死守着自己的祕密不敢跟驚鴻交心,她們之間的關係怕是還能更好一點兒。

想到這裏拓跋雪玉不由又想起自己的弟弟拓跋明宵,他跟驚鴻的關係明顯就要比拓跋雪玉跟驚鴻的關係好。

還有端木子陵也是,在他心裏,驚鴻一直都是他最重要的人之一。

只有她自己,因爲一段說不出口的感情有意無意的疏遠了自己的姐姐。

她心中有些慚愧又有些慶幸,好在,她還有機會彌補自己年少任性時做下的錯事。

姬三哥和姬四哥一連前後奔忙了四五天,這才總算是爲驚鴻爭取到了在狐族的渡劫之地渡劫的機會。

驚鴻心中對他們大爲感激,就連雲祁也跟着暗暗鬆了一大口氣。

這些年在奧嘉大陸,驚鴻一直沒有放下修煉的進度,可在凡界的位面壓制下,她一直都沒能經受雷劫。

那些歷經千年積累下來的法力全都濃縮起來存到了她的身體裏,所以雲祁很擔心驚鴻這一次的雷劫會比他之前證道成神時經歷的雷劫更難對付。

在來到狐族領地的第七天,驚鴻就在姬四哥的帶領下去拜見了狐族現任族長的七世孫。

狐族的現任族長如今正在閉死關,族中的事務則被他分給了自己幾個有出息的後嗣打理,而這位狐族現任族長的七世孫則正是負責管理狐族渡劫之地的人。

在帶驚鴻過來之前,姬四哥就已經跟他說過了驚鴻的來歷,所以那人對她倒也還算客氣。

三個人稍微寒暄了幾句之後,那人就讓姬四哥陪她一起去了狐族的渡劫之地。

給他們帶路的是個還未完全化形的小狐狸,一蹦一跳的走在他們身邊,十分可愛。

驚鴻看着它就想起了自己小時候那些無憂無慮的日子,心下不由大爲懷念,原本因爲即將渡劫而生出的幾分緊張心理也在這樣的懷念裏漸漸淡了下去。 驚鴻離開狐族的渡劫之地時已經是十年後,姬三哥帶着雲祁、羽靈、姬狄、拓跋雪玉、蓮華、蓮仲、陶章、梅無雙親自將她接回了他們一家的地盤。

在她證道成神之後用來鞏固修爲的十年間,姬狄、拓跋雪玉和陶章全都決定了要暫且託庇於狐族,而蓮華、蓮仲和梅無雙則決定跟着羽靈到羽族的領地去。

做出這樣的決定倒不是因爲他們對狐族有什麼不好的想法,這仨人只是單純覺得純淨善良、與世無爭、一心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卻又因爲天賦異稟沒人敢小覷的羽族更適合他們。

作爲植物精怪,他們更喜歡跟這樣的一羣人生活在一起。

姬三哥和姬四哥也沒有勉強,兩人雖然性格不同,但在“大氣”這一點卻沒什麼分別。

畢竟,他們也不可能把這世所有能人收入麾下不是。

再說了,不是還有那麼一句話麼?

買賣不成仁義在。

雖然不是屬下,但朋友也很好啊。

兄弟倆沒心沒肺的這麼想着。

驚鴻出關之後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姬狄和拓跋雪玉的婚事,雖然姬狄只是半妖出身、如今的修爲在大羅天也並不如何高深,拓跋雪玉更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類,但有姬三哥和姬四哥一家的幫襯,他們的婚禮依然盛大而隆重。

驚鴻作爲女方的姐姐、男方的師傅,順理成章的被奉爲賓,不過雲祁就沒那麼好待遇了,姬狄出於一種極爲微妙的心理,毫不客氣的將他使喚了個夠。

雲祁也罕見地沒有跟他打擂臺,他在羽靈、陶章、蓮華、蓮仲、梅無雙的陪同下,和以姬三哥、姬四哥爲首的姬家的一羣大小狐狸一起,爲姬狄和拓跋雪玉的婚禮忙了接近兩個月。

自然,勞力之外,他也貢獻了豐厚的物資出來。

驚鴻送了一枚墨玉指環給姬狄和拓跋雪玉,那指環色澤烏黑髮亮、其沒有雕刻任何紋路,冷不丁一眼看去,模樣頗有些平淡無奇,但姬狄和拓跋雪玉都是識貨的,兩人一眼就看出了那指環的來歷。

在下界時,他們都聽驚鴻不止一次提起過她頗爲敬愛的師傅妘羲,自然,驚鴻也曾透露過妘羲送她的幾樣東西,而這枚指環則正是其中的一種。

據他們所知,這指環原本應是一對兒,因是妘羲所贈,所以在驚鴻的心裏地位非比尋常,而它們連接着的兩方小世界也比一般的小世界要好許多。

任誰見了都不得不承認,驚鴻的這個指環確實是一份厚禮。

拓跋雪玉一接過來眼眶就紅了,姬狄的心情則頗爲複雜。

他統領狐族多年,在其他人眼中早已是一方梟雄,就算來到大羅天,他也有自信能憑自己的智慧和實力站穩腳跟,然而在驚鴻眼裏,他卻一直都是那個被區區兩頭牛妖欺負到生不如死的姬狄。

她一如繼往的關心他、愛護他,事事處處爲他打算,沒有任何猶豫的站在他身後,無言地表達着她對他的支持和信重。

這份關懷讓他嚐盡世間人情冷暖的心始終保留着一個溫暖柔軟的角落,可這份關懷卻也同樣讓他患得患失、彷徨痛苦。

他悄悄喜歡了她多少年,她就把他當成子侄晚輩呵護了多少年。

他每每衝動的想要說穿,可一對她純淨、澄澈、真摯的目光,他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勇氣就會倏地一下煙消雲散。

他不敢,不敢打破他好不容易得來的溫馨和安寧,比起沒有被當作獨一無二的那個人,他更怕從她眼裏看到失望和鄙夷。

看一眼影子一樣跟着驚鴻的雲祁,姬狄心下暗暗嘆息。

說到底,他還是不如雲祁那樣豁的出去,他承受不起哪怕一絲一毫被她厭棄的風險,而云祁卻下得了決心直面這場風險極大的豪賭。

不同的選擇帶來了不同的結果,如今,雲祁成功讓驚鴻對他另眼看待了,而他自己則依然是驚鴻最重要的人之一。

她對他一如繼往的掏心掏肺,可這掏心掏肺卻無關情愛。

再看一眼身着大紅嫁衣的拓跋雪玉和正好奇地四處張望的姬晟,姬狄忍不住想他們這樣,到底算不算是各得其所呢?

雲祁敏感的察覺到了姬狄的百感交集,雖然知道他不會突然做出當衆表白、順便悔婚的事來,但云祁卻依然不想他繼續感慨下去。

他送了姬狄和拓跋雪玉一人一件下品防禦神器,這兩件東西的價值比之驚鴻的一個小世界也不遑多讓。

羽靈也緊跟着送了她的禮物一對被譽爲“不死之草”的萬年車馬芝。

那對車馬芝有云氣覆之,一看就是已經有了靈性的好東西,當然最難得的還是這對車馬芝大小、形狀全都一樣,而且就連芝身的紋路也如出一轍。

姬狄眸中神光湛然,略帶了幾分喜意和感動的視線先後對了雲祁和羽靈含笑的眼眸,而幾乎沒怎麼跟雲祁和羽靈來往的拓跋雪玉則又是感激又是羞澀,站在姬狄身邊對着兩人道謝不迭。

蓮華、蓮仲、陶章、梅無雙也各自有雙份的賀禮送,不過他們的禮物卻都有意比驚鴻、雲祁和羽靈的略遜了一籌,這也是他們的體貼和細緻之處。

至於姬三哥、姬四哥並他家的一窩大小狐狸,除了爲姬狄和拓跋雪玉的婚禮出力之外,他們還送了一座與自家隔着兩條街的大院子給姬狄一家作爲新婚賀禮。

這份禮物貴重的並不是院子以及院子裏的亭臺樓閣、傢俬擺設,而是那塊與姬三哥、姬三哥一家只隔了兩條街的地皮。

姬家爹孃和姬大哥、姬二哥都是實力高深、驍勇善戰、常駐天外天的有名武神,姬三哥、姬四哥又分別掌管着自家爲數衆多的人手和生意,再加他們都是狐族的嫡系血脈,娶的妻子也都各有來歷、實力強悍,所以這一家子在九尾狐狸一族那可是妥妥的核心人物。

這樣的一大家子住的地方自然也是狐族領地的核心區域,那麼僅與他們家隔了兩條街的地方自然也不是什麼偏僻地點,以姬狄初來乍到、寸功未立的身份來說,這樣的地皮他是絕對拿不到的。 如果不是借了姬三哥和姬四哥的光,他和拓跋雪玉就只能搬到與姬家兄弟隔了大約二十條街甚至更遠的地方去。

雖然以後他也不是不能再憑自己的實力和功績慢慢搬到核心區域來,但這個所謂的以後,毫無疑問會是實打實的很久以後。

而在這之前,他人類出身的妻子和他身爲半妖的兒子將會被怎樣捧高踩低,他就是用膝蓋想都能想得出來。

所以,姬家的這份禮物簡直可以說是恰好送到了姬狄心裏去有了姬家爲他和拓跋雪玉張羅的婚禮和姬家送他們一家三口的宅子,他再也不必擔心自己妻兒在狐族領地的地位。

姬狄不是那種死板的人,所以他絲毫不覺得自己向姬家借勢有什麼可恥的。

驚鴻對他恩同再造,對拓跋雪玉也同樣恩重如山,所以他這輩子都不會做出傷害驚鴻的事情來。

這就意味着就算姬家現在不關照他,他日後也一樣會維護姬家。

反正都已經掰扯不開,那他又何必矯情巴拉的非要去表現自己的“氣節”呢?

尤其這所謂的“氣節”還要以他妻兒的苦難爲代價。

因着姬家的面子,姬狄和拓跋雪玉這兩個“外來戶”的婚禮辦得十分熱鬧,雖然外客不多,但狐族領地內的大小狐狸卻都很給面子的來捧場了。

自然,這些狐狸裏輩分最大的也不過就是與姬三哥和姬四哥同輩,其他的一大半狐族來客則全都是比他們小一輩、兩輩甚至更多輩的。

姬狄對此沒有任何不平之氣他自己比姬三哥、姬四哥小一輩,而且又是個才從下界飛昇來,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不來纔是正理。

所以,他始終掛着淺淺的笑容和姬三哥、姬四哥一起招待客人,絲毫不見懊惱之色。

姬三哥和姬四哥看在眼裏不由暗暗點頭,原本只是因爲自家妹妹的緣故纔對這個晚輩百般關照的兩個人自此卻對姬狄發自內心的欣賞起來。

流水席一連擺了十天才宣告結束,第二天一早,驚鴻、姬狄和拓跋雪玉就一起送走了羽靈、蓮華、蓮仲和梅無雙。

羽靈其實是很想就此留在驚鴻身邊的,不過卻被驚鴻給婉拒了。

她不久之後就要跟雲祁一起再去一趟龍尾峽,這次她是打定了主意要走青雲天梯、進洗心潭的,她可不想到時候連累羽靈無辜受難。

她堅持不肯帶着羽靈一起,羽靈的父母又一天發十幾條訊息催着她回去羽族的領地,兩邊一起努力,最終羽靈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辭別了驚鴻等人,然後含淚帶着蓮華、蓮仲、梅無雙三人踏了歸途。

在離開之前,驚鴻偷偷央求姬三哥在機會合適的時候弄一滴純血狐族的精血給姬狄和拓跋雪玉的寶貝兒子姬晟。

姬三哥當即就拿了一滴他之前得來的其他純血狐族凝出的精血給她,驚鴻大喜過望,忙拿了許多珍貴的符籙、法陣、丹藥並一件雲祁親手爲她煉製的中品防禦神器與姬三哥交換。

因姬晟年紀還小,還受不住換血的痛苦,所以驚鴻就將裝着那滴精血的玉瓶暫且交給了姬狄保管。

雲祁見她送了自己專門爲她煉製的防禦法器,不由又是生氣又是心疼。

意外拿到精血的姬狄則又是慚愧又是感動,感動的是驚鴻自己都已經變成了人類的身體竟然還不忘操心他兒子換血的事情,慚愧的則是他一直在欠她人情。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推拒驚鴻的好意,因爲作爲父親,他不得不爲姬晟考慮。

他不能讓自己的兒子一輩子遭人白眼,他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再去找到另外一個願意給他一滴精血的純血狐族。

這也正是雲祁雖然心疼驚鴻送去的他的最高傑作,但卻沒有強硬的阻止她這麼做的原因。

不過,不曾阻止卻並不代表他就不生氣。

兩人離開狐族領地前往龍尾峽的路,雲祁全程都黑着臉,一副心情極度欠佳的模樣。

驚鴻自知理虧,說不得要夾起尾巴好好逢迎對方。

雲祁被她可憐巴巴、小心翼翼的覷了兩次之後就已經忍不住心軟了,但爲了避免這丫頭以後還這樣隨隨便便對待他送她的東西,雲祁卻又不得不努力讓自己硬起心腸來繼續冷着臉面對她。

驚鴻哪裏知道雲祁是有意要給她個教訓,她一心只以爲雲祁是真的惱了她。

一開始她還小心翼翼跟雲祁解釋說她三哥正好在給她小侄女尋個合適的防禦器具,所以她纔會拿了自己手品質最好的那件防禦神器去交換純血狐族的精血。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她越說雲祁的臉越黑,所以到後來她也就悻悻然的閉了嘴。

兩人保持着一種奇怪的氛圍一路來到了龍尾峽,驚鴻卻再也提不起跟之前那次一樣的興致來。

雲祁已經好幾天不理她了,就算她主動跟他說話,他也只是用一兩個字來應付她,這種反常的相處模式讓驚鴻渾身都不自在。

可她卻又不是那種會一哭二鬧三吊的女子,所以最終她也只能跟着雲祁一樣沉默了下來。

雲祁見火候差不多了,便在進入龍尾峽之前主動跟驚鴻談起了這件事,“驚鴻,你知不知道我爲什麼生氣?”

驚鴻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的神色,“因爲我把你送我的東西轉手送人?”

雲祁微微點頭,“這當然也是一個方面,但更讓我生氣的是你竟然是爲了姬狄。”

驚鴻呆了片刻才喃喃道:“不是,我是爲了晟兒。”

雲祁擡手將她攬進懷裏,“你這是愛屋及烏。”

他的聲音悶悶的,聽在驚鴻耳裏就像是個討不到糖的小孩子在撒嬌耍賴一樣。

她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愛屋及烏又如何?你別忘了,晟兒的爹孃可都是我的至親。”

雲祁這下是真的生氣了,有心發作,可轉念卻又想到驚鴻根本不知道姬狄曾經是喜歡她的。

她所謂的“愛”,跟他說的根本不是一種。

他一口老血憋在心頭,吐不出來也咽不下去,險些生生將自己憋成內傷。 驚鴻雖然不知道雲祁到底在鬱悶些什麼,不過她到底不忍雲祁一直苦着臉。

她主動擡手拍了拍雲祁的背,“好了,好了,別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了。這次是我錯了,下次我一定不會再把你的東西隨便拿去交易。”

雲祁心下一喜,遂趁機要求道:“也不許隨便送人。”

驚鴻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好,好,好,也不隨便送人。”

雲祁頓時眉開眼笑,“那這次你打算怎麼賠禮?”

驚鴻眉梢一挑就要發作。

這傢伙,怎麼還得寸進尺起來了?

雲祁見勢不妙,乾脆直接在她左邊臉頰上輕輕親了一下。

驚鴻徹底呆住了。

雲祁怕她回過神來跟他算賬,忙不動聲色的躲遠了一點才摩挲着自己的脣瓣道:“這個就當是你給的賠禮,所以你不能跟我生氣。”

驚鴻被他的歪理給氣笑了,毫不猶豫送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然後就率先進了龍尾峽裏面。

只是她卻不知自己因爲害羞反而雙眸瀲灩,嬌態橫生。

雲祁被她一眼瞥得渾身酥麻,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追了進去。

好在驚鴻也不敢託大亂跑,一進到裏面就找了個視野好的地方等着雲祁。

兩人碰了面,彼此都稍微有點兒不自在,雲祁臉上雖是一派鎮靜,好似十分理直氣壯似的,但微紅的耳根卻泄露了他的真實心情。

驚鴻一邊走一邊時不時蹲下來挖些年份足夠的靈草,雲祁則默默跟在她身後,小心注意着周圍動靜。

兩人的修爲如今已經有了質的提升,無論是盤踞在龍尾峽內的黑花大蟒和大型亞種龍,還是他們偶然遇到的少數幾名跟他們一樣進來龍尾峽歷練的修士,其戰鬥力全都在驚鴻和雲祁之下,所以他們這一路走來再也不像上次一樣提心吊膽、如履薄冰。

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他們越過龍神廟,來到龍尾峽的最深處。

因之前他們已經進過夢龍幻境,所以這一次他們就選擇了過龍神廟而不入,兩人隱藏行跡,避開大鳥“希有”,直接前往青雲天梯所在之處。

龍神廟後面的山林地形十分複雜、花草樹木也異常茂盛,再加上林間又時常有蛇蟲鼠蟻出沒,十分難走,如果不是因爲頭頂還有大鳥“希有”時不時飛過,兩人都忍不住要凌空飛行了。

雲祁心疼驚鴻,一路上一直在她前後左右奔忙,一會兒是開路、一會兒是斷後、一會兒是滅殺蛇蟲鼠蟻、一會兒是清除荊棘灌木。

驚鴻見整個林子都被他折騰的鳥飛獸走,不由又是無奈又是好笑。

她溫聲勸了好幾次,雲祁這才勉強聽了她的話,一心只在前面開路。

驚鴻鬆了口氣,默默跟在雲祁身後,負責左面、右面和後面的警戒防衛工作。

兩人一直走了足足十天,這才總算找到了藏在密林深處的青雲天梯。

他們視線所及之處是一大片連綿起伏的山巒,其間千巖競秀,萬壑爭流,草木蒙籠其上,若雲興霞蔚,實在是美不勝收。

而他們此行的目的地通往洗心潭的青雲天梯則正處於這片山巒之中。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手牽着手同時邁步踏上了青雲天梯的第一級石階。

緊接着,他們的身影就被濃霧完全淹沒,外間的眼睛再也尋不到兩人的一絲行蹤。

驚鴻被雲祁拉着,一階一階的往上走着根本看不到盡頭的石階,兩人誰都沒有說話,他們將全副心神都用在了小心突發狀況上。

然而事情卻並未如同他們預料的那樣發展,兩人沿着石階走了整整三個月後,依然沒有任何明刀暗箭或者陰謀詭計找上他們。

面對這樣的情形,他們不僅沒有鬆一口氣,精神反倒愈發緊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