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怕政府軍轟炸?”幽靈問。

“總統府下面有一個很大的地下掩體,有完備的指揮和生活系統,是蘇俄時期援建的,完全可以躲避任何轟炸,除非用核彈,否則別想威脅到下面的人。”老闆說。

“怪不得。”幽靈這才明白。

“白天休息,晚上活動,先把基本情況弄清再說,然後考慮行動。”本?艾倫說,“反政府武裝的頭目都在什麼地方?”

“幾支實力較強的反政府武裝已經進城,他們的首領也跟着進來了,分別住在不同的城區。”摩洛克夫打開地圖,指着上面的標記說,“較爲分散,最近的裏我們這八公里,這是獨立陣營的首腦所在的位置,防守嚴密,幾乎很難靠近,這棟建築是原來的市長官邸。”

“都着急上位,真是一羣官迷。”幽靈看着地圖說。

“他們只是選擇最好的地方居住而已。”山狼說,“對了,市長呢?”

“在由恩斯發動政變的時候被打死了,屍體還掛在城市廣場上。”摩洛克夫說。

“好,先休息,細節稍後談,反正白天也不方便四處活動。”說完本?艾倫轉向幽靈,“你和重拳去探查一下下水道,估計今後我們可能會用到這條通道。”

“我們有下水系統的結構圖,但只有不到百分之四十的圖紙,整個下水系統太龐大了,我們也只能弄到這麼多。(s.?)”老闆說。

本?艾倫點了點頭:“好,拿來作爲參考,但探查是必需的,我們必須自己熟悉起來。”

老闆立即激昂圖紙拿來,幽靈看了之後就皺起了眉:“這裏沒有總統府附近的下水道結構。



“那裏是被封鎖的,只有幾根主管道,剩下的全都繞開走其他方向,這就是設計的時候爲了保證總統府地下掩體的安全性。”老闆解釋說,“另外那邊的下水系統是有士兵站崗的,所以很難靠近。”

“我靠,下水道里設置哨兵,這還真是不多見。”重拳仔細看着圖紙說。

“走吧,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幽靈拿起下水系統結構圖,“帶我們去地窖。”

“跟我來。”老闆在前面引路。

等他們進入下水系統之後才發覺裏面有多糟糕,他們的身高只能低頭走,很多地方都已經被堵死,繞路繞的他們暈頭轉向,三個小時他們也只是探明瞭其中一小部分,下水道里最多的不是垃圾和老鼠,而是大量已經開始腐敗的屍體,有軍人也有平民,但大多數都是平民的屍體,看來不管是反叛軍還是反政府武裝都已經將這裏當作了拋屍地點,空氣中瀰漫着屍體腐爛散發的惡臭,腳下是污水加屍水橫流的褐色混合物,裏面爬滿了渾身溼漉漉的老鼠,更噁心的是很多屍體已經被老鼠吃得殘缺不全,甚至有些老鼠直接從屍體裏鑽出來渾身沾滿了污血和碎肉。

“這裏比***地獄都恐怖。”重拳被惡臭薰得一陣頭痛。

“所以這裏纔會沒人願意來。”幽靈辨認了一下方向,“這邊。”

兩人在裏面一直轉到天黑纔出來,當他回到店鋪的時候所有人都被薰得從屋裏跑出去,那味道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你們兩個是不是掉進腐屍堆裏了?”山狼遠遠的問。

“差不多,下面的屍體比你想像的要多。”重拳說。

“老闆,那裏能洗澡?”幽靈問。

“後面,廁所外面有抽水機,沒有熱水。”老闆差點吐了,他在戰爭發生之後從沒進入過下水道,在看了兩人的狀態之後他有種就算被打死也不進去的想法。

兩人匆匆洗漱一番之後回來將下水道里面的情況報告本?艾倫,並且附上了結構圖,下水系統在的結構圖在原有的基礎上擴大了不少,但很多地方已經不能走了,不是被屍體堵住就是發生了坍塌。

“還是有些地方可以通過的,但要從屍體山上爬過去,那種感覺真是……”重拳搖了搖頭,又不自覺的聞了聞自己的手,大家一下就想到他幹了什麼,爬腐爛屍體山,我靠,太刺激了。

“總統府那邊有什麼發現?”山狼問。

“裏面沒有守衛,但很多地方被封死,痕跡很新,估計是最近才做的,只有排污系統與裏面相連,但我們只到了外圍,裏面有很多鋼條封死,過不去。”

“嗯,晚上你們兩個休息,其他人負責地上和地下的偵查,把路摸清,把敵人的行動規律摸清。”本?艾倫說。

“那我們呢?”摩洛克夫問。

“你們負責搞到兩方首腦的相關情報,越詳細越好,住宿地點的防禦,結構,出行計劃,守衛數量……總你們能做多詳細就做多詳細。”本?艾倫說,“你們人說多,應該比我們能容易得到這些東西。”

“好,我們馬上去做。”摩洛克夫點了點頭。

“給我們弄點吃點。”重拳懶散的躺在牀鋪上說。

“馬上來。”老闆退了出去,很快就弄來了一些麪包和果漿。

“有肉嗎?”幽靈問。

“有豬排,但還沒好,要等一下。”老闆說。

“嗯,你們這裏生活還不錯。”重拳咬了口麪包,味道實在是不怎麼樣。

“怎麼說呢,東西多的時候吃不完,東西少的時候麪包都得省着吃。”老闆說,“最近停戰了我們也能弄到一些好東西囤起來,一旦開戰估計要好長時間沒有供應。”

“聽他們說你們的戰士只能吃馬拉松充飢?”幽靈問。

“是的,食物匱乏的時候只有那些東西。”老闆點了點頭。

“看來我們還算幸運。”重拳說。

沒多久肉排送過來了兩人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在下水道薰太久了,他們的鼻子已經聞不到什麼味道,以至吃東西也吃不出味道。

不過填飽肚子是首要任務,所以兩人還是風捲殘雲的將東西吃光,然後倒頭就睡。

本?艾倫他們在外面活動了一夜,直到天亮前纔回來,城裏的環境很複雜,各方勢力的防線衆多,甚至有些地方一條街的左右兩側的建築物都屬於不同的派別,特別的混亂。

白天睡覺,晚上活動,他們整整花了一週的時間纔將大致情況摸清,主要是活動起來太困難了,所以進度纔會如此的緩慢。

但這也只是在停戰的情況下摸到的情況,一旦各方開始戰鬥,那他們這些工作半數基本上白做了,唯一有用的就是城市結構圖,其他的佈防、巡邏、防線會隨着戰鬥展開而派不上用場。

“工作很繁重。”本?艾倫鬧着腦門說,“幾個具體地點的情況已經磨得差不多,剩下的就等摩洛克夫嗎的情報了。”

“這個城市的街道實在是太混亂了,真不知道當初是哪個白癡規劃的。”埃克斯在一邊罵道。

“俄國人規劃的城市,後來各種改建和違建將全局打亂,變成了現在的樣子。”老闆在一邊無奈地說,“這裏的巷戰打起來比任何地方都難。”

“要是北約來一次地毯式轟炸那就解決大問題了。”幽靈說。

“別忘了,俄國人是不會允許北約出兵的,維和部隊進來都費了老大的力氣。”山狼說,“這件事聯大表決了幾次才定下來,俄國人一直投反對票,他們就怕北約藉此搞事情。”

“那還不是最終同意了?”重拳把標註完畢的圖紙遞給本?艾倫,“這是所有我們偵查到情況的彙總。”

本?艾倫看了一遍又還給他:“可以,掃入電腦。”

“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巴祖卡問。

“現在計劃都沒確定動個屁手。”軍醫說,“目前的情況來看動由恩斯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只能從反政府武裝頭目身上做文章。”

“目標的問題稍後再說,等摩洛克夫他們的情報送過來在討論。”本?艾倫說,“該坐的我們基本上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後面我們只需要盯着他們的動向。”

四天後科夫斯基和摩洛克夫總算是帶來了一些情報,只是情報少得可憐。

“對方封鎖的很嚴,根本搞不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我們只弄到住在北城的夢鄉旅的領導者圖森納斯上校的詳細住址,所以……非常抱歉。”科夫斯基略帶尷尬地說。

“嗯……”本?艾倫點了點頭,並沒有表現出有多意外。

“繼續吧,這種工作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的。”山狼說,“挫敗感是經常會有的。”

“那我們繼續搞情報,只是要你們久等了。”摩洛克夫說。

“嗯,繼續吧。”本?艾倫說。

兩人走後大家都看着本?艾倫,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好。

“偵查一下圖森納斯上校駐紮地點的情況。”本?艾倫對山狼說,“給你三天時間,人手你自己選。”

“是,幽靈、獅鷲,我們走。”山狼起身帶着兩人出去。

本?艾倫又說:“重拳,查查由恩斯將軍住的總統府,看看有沒有什麼漏洞可以利用的。”

“是,軍醫跟我一組,毒藥你也來吧。”重拳點了點頭。

“剩下的人,盯住街道。”本?艾倫轉頭看着電腦,“可惜這幾次沒有衛星資源。”

偵查,繼續偵查,的確很浪費時間的,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畢竟這裏是戰區,蒐集情報相對比較困難,有沒有現代化的偵查手段,馬丁他們爲了避嫌連衛星圖片都不給他們,更別提實時圖像了。

“我們可以借用布魯斯的資源。”鐵拳說。

“嗯,我怎麼把這個忘了?”本?艾倫一拍腦門。

布魯斯那邊很爽快,只是表面並不是實時衛星監控,因爲他們是和別的組織合租的衛星,所以使用上有一定的限制,但這對本?艾倫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

第二天晚上布魯斯那邊的衛星圖片傳了過來,從高出很只管的觀察整個城市和區域的細節,並且提供了一段目標住宅區的監控視頻。

“防禦很嚴密,這崗哨佈置得簡直是風雨不透。”鐵拳看着視頻資料說。

“嗯,的確夠牛,但他們這種佈防太浪費人手了,要是我們做估計連三分之一的人都用不上,所以這直接體現了他們並不專業。”本?艾倫說,“也就是說我們還是有機可乘的。”

“只是他們一動手就會有更多的人趕過來。”鐵拳說,“打起來我們可是沒什麼逃跑的機會。”

“這個需要好好計劃一下,不急,我們有的是時間。”本?艾倫說。

“可是cia那邊一直在催促我們動手。”鐵拳說。

“去***的cia,任務交給我們就由不得他們指手畫腳。”本?艾倫哼了一聲,“這件事我們自己說了算。他們知道個屁。” 十幾天後他們總算是等到了合適的機會,經過這段時間的偵查與情報彙總,他們制定了詳細具體的行動計劃,哦,忘了‘交’代,這次他們的行動目標就是圖森納斯上校,這位老兄可是個風雲人物,曾經是國防軍的上校軍官,但在軍隊犯了嚴重的錯誤,直接被除名,離開軍隊之後他參加了僱傭軍,雖然說是不入流的小型僱傭兵組織,但他在裏面‘混’的還不錯,在政變發生之後他明白自己的機會來了,於是帶着一票兄弟回來打天下,之前在軍隊裏的屬下響應他的照管帶着一批人跟着他東征西討,最終確立了在**武裝中的地位,成爲一支讓人不可小噓的作戰力量,這次他爲了搶頭功先一步進攻首都,並且佔領了很重要的街區,其實他是個不願屈居人下的傢伙,目前因爲羽翼未豐所以只能加入**武裝聯盟,這是一條必走的生路,如果不加入他們肯定會迅速被別的派別吞併,在攻打首都這一路上他通過各種途徑招兵買馬,手下的軍隊已經翻了好幾倍,儘管士兵素質參差不齊,但至少可以壯大聲勢。

在進入首都之後他首先想到的是還不是挑大樑單幹,而是儘量表現的“溫順”以建功立業爲目的勇往直前。

現在他住在首都繁華區的一棟別墅裏,別墅在城裏並不多,但這一片是富人區,很多政要和富商全都住在這裏,佔領這裏之後他就霸佔了其中的一整個別墅區,並用鐵絲網圍起來,他就住在其中的某一棟,居住地點每天更換,就連他的親信也無法提前知道晚上他睡哪。

當了僱傭兵這麼久他深知安全的重要‘性’,所以守衛他別墅的全都是他從僱傭軍中帶回來的兄弟,戰鬥經驗豐富,兇狠,殘暴。

整個別墅區有十幾棟別墅,附近都是二十幾米高的參天大樹,環境非常的好,他把這些別墅變成了他和親信的住所以及作戰指揮中心。

他的軍隊以此爲核心向其他城區輻‘射’,搶地盤,搶商鋪,搶‘女’人,總之鞏固實力是他目前最想做的。

別墅周圍的建築物裏住的都是他的軍隊,他的近衛軍,一個營的兵力,這些士兵都是從反叛到他手下的政fǔ軍中‘精’挑細選的,不但槍法好,而且非常的強壯。

“……以上是這次行動的細節,大家分頭準備。”本·艾倫說。

“會不會有點冒險,一旦被包圍我們恐怕連突圍的機會都沒有。”山狼有點擔心。

“我們在進城之後就已經被包圍了,所以這個問題已經再也沒有考慮的價值。”本·艾倫揮了揮手,“這肯定有難度,但成功的機率非常高。”

“好吧,你是隊長,你吩咐,我們幹活。”山狼點了點頭。

“行動現在開始。”本·艾倫下達行動命令。

“借刀殺人,這的確是個不錯的辦法。”幽靈低聲說。

“只可惜沒搞到其他首腦的詳細情報,否則我們真的可以一網打盡了。”重拳的口氣中充滿了惋惜。

“知足吧,哪有那麼多好事?” 重生之嫡女傾城 幽靈說。

兩人趁着夜‘色’一路向北,在幾支不同**武裝的控制區來回的穿梭,最後到達城北的一個很偏僻的街巷,幽靈拉開下水道的蓋子。

重拳搖了搖頭:“再也不想有這種經歷了。”

“走吧,那那麼多廢話。”幽靈扣上防毒面具率先下去,重拳嘆了口氣也跟了下去。

這個方向的下水道和之前他們探查的那些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區別,要說有也只能說更復雜,屍體更多,就算隔着防毒面具他們也彷彿能聞到那股令人窒息的屍臭。

看着一具具面目猙獰的屍體,就算是久經沙場的老兵兩人也有一種反胃的感覺。

“該死的地方。”重拳低聲罵了一句。

兩人端着槍一前一後地向前走,突然前面有動靜,兩人迅速停下,靠在‘洞’壁上仔細分辨聲音的距離和準確方向,聲音聽起來是有間歇‘性’的“噗通……噗通……”的聲音。

兩人小心的向前推,很快發現聲音就在前面不遠處的一個岔路口,等靠近了他們才發現,上面的一個井蓋開着,正有人將一具具屍體丟下來,這麼大的下水系統真是他們理想的拋屍場。

由於這是必經之路,所以他們只能耐心地等着,大約過了十幾分鍾拋屍工作總算是結束了,但有一個問題就是下水道已經被屍體堵住,要過去只能從屍體上面不到半米高的縫隙爬過去。

沒有其他路可選,兩人只能踩着成堆的屍體往上爬,近了之後他們才發現,這些屍體大半都是平民,只有少部分是軍人,有很多平民都是背後中槍,應該是在逃跑的時候被‘射’殺的,這裏的身體幾乎涵蓋了所有的年齡段,在**武裝真是一支軍紀渙散的隊伍,這樣的一羣人怎麼能打天下呢?

爬過屍體山的時候兩人幾乎是和屍體面對面,屍體臉上還保留在死亡一刻猙獰恐怖的表情,甚至有一些根本就死不瞑目。

真不知道他們要這座城裏殺多少人,太慘了,兩人‘花’了數分鐘才從這座屍體山上爬過去,等到了另一本他們菜發現,因爲擁堵的原因這裏的水位已經升高,並且還有繼續漲的趨,如果不緊靠在他們恐怕難以通過。

他們下去的時候水位已經到了腹部,這邊無一例外的也飄滿了屍體,與剛纔不同的是很多已經嚴重腐爛,血‘肉’模糊,兩人加快了前進是速度,但這條下水道非常的難走,很快污水就到了‘胸’口,一具具的屍體就在眼前,而且是腐爛的嚴重變形的,內臟外流、半張臉見骨、眼珠吊在外面那種……想起來就讓人不寒而慄。

水位越來越高,很快就到了脖子,但這條路卻依然看不到盡頭,怪不得水位長得這麼快,就是因爲這裏沒有分流的岔口,所以才導致這種情況的出現。

就在他發現出口的時候污水已經完全沒頂,兩人幾乎是憋了一口氣游出去的,在這種水裏游泳的感覺這真是讓人想都不敢想。

爬出污水區的時候重拳直接就吐了,太噁心了,就算再久經沙場也無法而難受這種感覺。

“你大爺的,我真想宰了你。”重拳抹了一把臉上油乎乎的東西說,不用想就知道那是一層厚厚的人油……

“想像一下掉進涼油鍋裏的感覺,你會舒服很多。”幽靈很無所謂的摘下防毒面具到處裏面的滲入物。

“你大爺的,再選這種路我真的要宰了你。”重拳乾嘔了幾下,“呸……走,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我寧願下地獄也再也不想來這個地方。”

“地獄也不過如此吧。”幽靈將已經看不出本‘色’的步槍端起來繼續向前走。

如果換了別人估計他們不太可能順利的通過這“河流”,不怕死人算不得什麼,但在滿是腐屍的河裏游泳的勇氣可不是誰都有的。

兩個人在下面跋涉了四個多小時纔算走出下水道。

出口在城外的河‘牀’上,能在這種地方跋涉四個小時不‘迷’路全靠幽靈,這個變態在下水道里像老鼠一樣靈活。而且清楚要走的方向。

“終於出城了。”重拳深吸了一口氣,“去河道里衝一下,這味道真是太的讓人受不了了。”

“味道不對,不能洗澡!”幽靈看着四周說。

“爲什麼?”重拳除了自己身上的個臭根本就聞不到其他的味道。

“河道里的情況和下水道差不多。”幽靈辨了一下方向,“走。”

重拳愣了一下沒說話,小心的跟蹤幽靈後面向前走,大約五十米之後他們就到了河‘牀’的另一側,整條河的主道,黑暗中裏面飄滿了密密麻麻的屍體。

“我靠……”重拳簡直無語了。

“在戰爭中殺人比殺‘雞’容易,沒節制的殺戮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幽靈看着水面上堆積在以前的屍體搖了搖頭,“看來這裏的人更喜歡殺戮。”

“戰爭本來就是殺戮遊戲,不要用人‘性’的標準來衡量,這個你應該深有體會纔對。”重拳說。

幽靈點了點頭沒說話,他在緬甸的經歷完全改變了他的人生,那時候有人會經常‘性’的殺人殺紅了眼,幾乎是見人就殺,完全沒有把人命放在眼裏,殺一個人比碾死一個臭蟲還容易,所以那時緬甸的軍閥控制區經常有整村的人被屠殺的事情出現,這裏只是同一場景的翻版,只是這裏的人要比那邊多罷了。

“走吧,不能洗澡真可惜,只能頂着一身的屍臭向前推進了。” 婚不守舍 重拳無奈地搖了搖頭。兩人趁着夜‘色’沿河繼續向前推進,在天明的時候到達上游的一個河灣,這裏水質清澈了很多,兩人這纔算是清洗了一下,總算是把粘在身上的那些黏糊糊的東西衝掉,但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根本無法去除,彷彿直接進入了他們的大腦。稍作休整之後他們就像前進,在晚上穿過了政fǔ軍的防線,進入政fǔ軍的防禦區域,幽靈想辦法搞了一輛車,在第二天黃昏的時候到達了目的地,政fǔ軍的駐地…… 政府軍的軍營駐紮着一個山谷裏,兩翼佈置了放空武器和衆多的防禦陣地,完全可以稱之爲一個山丘要塞,山谷的中心是一個新修建的機場,四周駐紮着裝甲部隊,防禦做得非常嚴密,用易守難攻來形容毫不爲過。

“佈設房改的的有個屁用,反政府武裝和叛軍又沒有空軍。”幽靈一邊舉着望遠鏡觀察整個營地的情況一邊低聲罵道。

“這是標準防禦部署,防空導彈是以防萬一的。”重拳說。

“總統大人還是有一定實力的,雖然在人數上沒什麼優勢,但在裝備上反政府武裝和叛軍完全比不了。”趙幽靈低頭將觀察到的情況標註在地圖上。

“這就是他們牛逼的地方,優勢所在,只是他們的彈藥消耗也非常的巨大,越是現代化的東西越是如此,否則他們早已平叛成功了,何必搞什麼停火協議來爭取時間?”重拳說。

“可是這次停火協議還算成功,至少各方都有所響應,並且開始取得成果,如果他們不想打很有可能借此機會達成共識,所以老美才會着急。”幽靈說,“他們是抱着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心態來搞這件事,所有才有了我們這次的任務。”

“政治利益,我最討厭的就是這個東西,如果停火,和談本就是一件好事,妥協讓步也好,屈從他人也罷,至少不用在繼續戰爭,老百姓不用繼續經受戰火的折磨,可他們卻非得要戰爭繼續下去,直到他們支持的組織掌權,雖然從長久來說這完全符合美國利益,但他們就置這個國家的民衆生死於不顧,這真***的操蛋。”重拳憤憤不平。

“政治這東西是沒有人性的,套着人道的光環去殺戮。”兩人回到車裏,幽靈取出電子設備開始幹活。

“狗屁……”也不知道重拳是在罵幽靈的歪理,還是罵政治陰謀。

“好了,幹活吧。”幽靈調試這設備說,“把天線給我架好。”

重拳從後備箱搬出天下架設在空地上,然後用植被進行了僞裝,沒多久幽靈就已經和衛星相連接。

“好,完全介入,不得不說一下政府軍的系統有多落後,這套指揮系統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旬西方世界就淘汰了,可他們居然還在用。”

“本身這就是個落後的國家,你還指望他有什麼先進的東西?你看他們的坦克、裝甲車、飛機、放空導彈,哪一個不是老掉牙產品?”重拳帶上耳機,“試音,123。”

“收到,清晰。”幽靈說。

“我上山,隨時聯繫。”重拳背起設備提着槍藉着林木的掩護向山上走去。

“注意安全。”幽靈開啓預警系統,將這兩週圍的情況完全監控起來,這邊只有他們兩個人,所以沒足夠的人手建立防禦,只能要現代化的電子設備,在這個國家他們不擔心繫統遭受干擾,更不擔心被發現,他們的設備比政府軍的高出至少三代以上,以政府軍的設備來說發現的可能性幾乎無限接近於零,但該做的防禦工作還是要做的,畢竟兩公里外就是政府軍的軍營,萬一有人誤打誤撞跑到這邊了,他們也不至於措手不及。

超自然事物調查組 重拳蹲在山坡上,藉助林木的掩護盯着下面的軍營:“我看到了好多t62,而且還是沒升級版,真不知道他們如何保證這些東西這麼多年還能繼續運轉。”

“這不難,我只是懷疑他們把錢都弄哪去了,升級裝備雖然很燒錢,但一點點的升級換代也不至於像現在一樣完全是老舊貨色。”幽靈一邊敲着電腦一邊說。

“估計是被總統拿去買金馬桶之類的奢侈品了。”重拳開着玩笑說,“獨裁者最注重的只是自己的地位和生活,至於其他都處於次要地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