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的第一屁是真屁,他要這些鬼魂放鬆對他的防範之意,給他們來個屁出不意。

就是在這個時候,就是在衆魂魂防範意識最薄弱的時候,大虎的靈識,巧無聲息的覆蓋了方圓十幾米。

大虎沒有猶豫,眼裏閃過一絲狠辣,立刻運轉《屁神訣》,嘴裏還在小聲的唸叨一些不知名的口訣,就在他口訣唸完的那啥那,大虎體內形成了一道由靈氣組成的氣團,氣團並不大,也只有玻璃球大小。

那氣團在大虎丹田內,遊走了數圈,然後直接從大虎的下體而出。

“砰……轟……”

那氣團從大虎的下體出來以後,分成了無數小氣團,帶着不可估量的能量,超着大虎靈識範圍之內的鬼魂一轟而去。(。) “啊……”

在大虎靈識範圍內的鬼魂,沒有想到屁也能傷人,並且也能傷鬼。所以他們這些嘲笑過,鄙視過大虎鬼魂,在感受到大虎那屁……帶給他們威脅時,都不住的心生退意。

只不過爲時已晚,他們看不不到,摸不到,唯有能感覺到的屁,已經朝着他們襲來,他們不知屁在何方,屁在那裏,所以也不知要往那裏退去,只能不斷紛紛倒退,且不料,他們做法,恰恰迎上那屁攻擊的方向,有不少鬼魂被屁崩到。

有的是崩到了肩部,胳膊直接被炸了一個口子。

還有是被崩斷了腿,腿上黑血直流。

更有的是崩到了臉上,面目全非。

最好笑的是有鬼竟然崩到了嘴,兩口裏的牙齒都崩掉了,包括那兩顆大門牙。

雖然大虎的這一屁,沒有給這些鬼魂帶來致命的傷害,但是也讓這些鬼魂疼的慘叫不止。

這些說來話長,實則只是一瞬而已。

老陸在羣鬼魂之中威望最高,也算是老大級別了鬼物了,所以他的實力在羣魂之中,是最高的一個。

所以他感覺到危險後,是第一個逃的最快的,所以呢!這屁也就沒有崩到他。

大虎見羣鬼魂已亂,所以不再猶豫,直接提起褲子就忘來時的通道內逃去。

“小子……別跑……”

老陸眼見大虎再次逃離,不由得七竅生煙,怒意大盛。

“砰……”

就在大虎欲要到達通道口之時,前方不知怎麼就出現了一團黑霧,黑霧化成一道士模樣。看到這裏大虎那裏還不知怎麼回事,這鐵定是那個莊老道,使用斗轉星移的功法,先他一步搶在了前面。

大虎現在是離弦之箭,那裏有回頭之路,於是運氣體內靈力朝着莊老道,一掌轟了過去。

莊老道原本是在一旁觀戰,他認對付一名只是修煉過他的,一些術法的大虎而言,隨便的出來兩個鬼魂就可以擺平大虎的,那成想這小子竟然搞出這麼一處來,使得莊老道有些不悅,所以他再次出手,爲衆多鬼魂挽回一點面子。

眼見大虎就要逃走,莊老道這才毫不猶豫的,再次使用斗轉星移,搶先一步大虎,出現在了通道口處。只是另莊老道沒有想到的是,大虎竟然敢對自己出手,這豈不是不想活的。當然了,剛纔大虎的出其不意,他可是見到了,所以他沒有輕視,而且還使出了渾身的力氣朝着大虎一掌打去。

這一掌大虎沒有討到好處,而是直接被莊老道一掌擊飛。

“噗……”

大虎感覺自己體內氣血翻涌的厲害,直接喉嚨一甜,大虎噴出了一口鮮血。

這莊老道也不好受啊!雖然沒有土血,但是大虎的那一掌是有備而發,而自己是倉促間纔打出的,所以原本修爲要高出大虎不少的莊老道,在擊飛大虎後,體內的氣血也是翻騰的厲害,難受至極。

“好……,老莊真有你的……”

老陸見狀不由的稱讚了老莊幾句。

“呵呵……見笑了,對付一名晚輩,老夫有些慚愧啊!”

莊老道的臉皮不知到多厚,可能有他媽前峯那麼厚吧!聽了老陸的稱讚後,還一臉不知羞恥的對老陸說道。

大虎捂着自己的胸口,那裏有陣陣疼痛感傳來。兩眼掃了下四周的鬼魂,尤其是那個莊老道,心裏的怒意更

濃了幾分。

“莊兄,下面就有我來吧……”

老陸說完就面色一正,直接朝着大虎而去。

大虎此時正注意莊老道,見老陸飛速的像自己靠近,心裏咯噔一下,完了,這老傢伙親自出手,這此空怕是不會留手了。大虎想到這裏,也不再疼惜那幾張符錄,直接取出了一張雷符,朝着老陸來的方向拋了過去。

“爆……”

大虎眼見符錄與老陸不遠,也不待他們再次靠近直接喊了一聲爆。符錄爆開,無數雷電瞬間佈滿了方圓十米範圍。

老陸見狀心裏又是一陣憋屈,今日是不是沒有看黃曆就出來了,怎麼事事不順我意呢?還有就是這小子,分明就是一凡人,他那裏來的那麼多符錄,而且是張張怪異的很,雖然對我等沒有致命之力,但被碰觸到了也是不小的損傷。

老陸見雷符炸開,將自己攻擊大虎的線路給掐斷了,所以就選擇繞路而去。

這時大虎也沒有閒着,見到雷符起了作用,當下又是當地一屁。

“噗……”

這次的屁,不存在什麼能量,而是放出了無數的霧氣,使得以大虎爲中心,方圓十幾米的地方,根本看不清內裏的情況。並且氣臭無比。聞着作嘔。

“大虎家將這些臭氣圍起來,以防那小子逃脫……”

老陸見狀又下達了命令。

衆鬼聞言,一一將那臭氣圍了起來。

臭氣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只是片刻後那臭氣自動散去,在剛纔大虎站立的地方,卻是空空如也,別說人了!就是連一個人毛也沒有。

“人呢?”

老陸見狀不由得大吼起來。

衆鬼聞言紛紛四下尋找起來,只是這麼多的鬼魂,不管往那裏看,往那裏找,都沒有絲毫大虎的痕跡,好似大虎就沒有來過這裏一般。

“老陸,我看不如算了,現在他對我們依然沒有什麼大作用。我們還是以解救鬼王爲主,你看……”

莊老道見老陸有些發狂似得大吼,不由的在一旁勸說道。

“唉……到嘴的肥肉就這樣沒有了……”

老陸聽了莊老道的話後,只是重重的嘆了口氣,然後像是考慮到什麼,撇下一句話就甩手離開。

“好了,如今那小子不知到跑到那裏去了,我們不要管他了。我們還是以解救鬼王爲主,現在我們就從這扇門進入。”

說話間衆鬼不約而同的朝着老陸這裏靠近。

老陸看了一眼衆鬼魂,發現並沒有什麼鬼魂,因爲大虎的那些奇異符錄,而導致喪命的。

“好了,既然大虎已經不知去向,那我們也沒有必要再這裏乾等,所以大家做好準備,我打開這善門,然後大家隨我一通前往地府營救鬼王。

老陸說道最後,聲音慷慨飛揚。(。 老陸看了一眼衆鬼魂,發現並沒有什麼鬼魂,因爲大虎的那些奇異符錄,而導致喪命的。

“好了,既然大虎已經不知去向,那我們也沒有必要再這裏乾等,所以大家做好準備,我打開這扇門,然後大家隨我一通前往地府營救鬼王。”

老陸說道最後,聲音慷慨飛揚。

大虎就在使用了那張雷符之後,崩了一個煙霧屁,立刻取出了一張隱身符,貼在身上,隱去身形,然後悄悄的躲避在一處,直到老陸那羣鬼魂遠離了他,這才放下心來。

不遠處,老陸正看着那扇門猶豫,表情有些難看。

“莊兄,方纔我們爲了抓那小子……竟然觸動了這門的一些禁止,你看……”

莊老道聞言,兩眼一眯,看向了那扇石門,少傾片刻,莊老道才緩緩開口道:“嗯,禁止雖然開啓了,但是沒有完全開啓,讓我來試試吧……”

“好,那就有勞莊兄了……”

老陸聞言心裏一喜,連忙拱手對莊老道說道。

“嗯……”

莊老道點了下頭。然後繼續道:“請大家讓一讓,我要研究一下這禁止的破解之法。”

衆鬼魂聞言,紛紛後退起來,將石門的丈許範圍留給了莊老道。

莊老道看了眼石門,然後摸了摸下吧,又撇了眼那塊鎮魂石,“嗯,就這麼辦”

莊老道自語了一句,心裏有了決定。然後回頭對着老陸道;“陸兄,我需要七星連珠陣破開此門,請你爲我找上五男一女,按照我指定的方位站好……”

老陸聞言心裏一喜,然後豪不客氣的道“一空大師,孔思哲老先生,張振仁老弟,還有黃兄弟,你們四個過來幫一下忙,還有孽緣,你也過來……”

“是……”

凡是被老陸提到名字的都回應了一句。

“嗯……”

莊老道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道“我的這個七星連珠陣,是有龍頭鳳尾組成,下面我開始將詳細的方法給大家說上一說,希望大家認真的聽,不要在佈陣時有所遺漏。”

莊老道說到這頓了一頓,然後繼續道;“這七星連珠陣是這樣分佈的,首先,由龍頭站立與石門前,而後再由龍頸站在龍頭的後方,其次是龍三,也就是龍三寸,站立在龍頸的身後。”

莊老道說完想了想又道,“在往後就是龍身,龍腹,最後是龍尾,不,應該說是鳳尾纔對。”

莊老道說道最後,連忙改口道。

“呵呵……敢問莊老,何爲鳳尾?”

孽緣聽到這裏有些疑惑,便開始詢問道。

“哈哈……鳳尾就是你了。”

莊老道哈哈一笑的解釋了一下。

“呵呵……,莊老,你真會開玩笑,我怎麼就成了鳳尾?”

孽緣呵呵一笑繼續問道。

“嗯,這樣說吧,龍一般都代表這雄性,而你站在了龍尾的位置,這樣一來就將原來的雄性改成了雌性。而雌性一般對稱的是鳳凰,所以這龍尾就變成了鳳尾。”

莊老道說完便哈哈一笑。

“哦……”

孽緣聽完便沒有多問,只是哦了一聲便不在多言。

“好了,諸位,請按你各自的實力一一按一字排開站好,那個我雖然實力在這不是最高,但是我需要破開陣法,所以你等除了孽緣外,其餘就按實力的大小來站好吧。”

莊老道看了看其他鬼魂都已準備妥當,這才吩咐開來。、

片刻後,莊老道站在石門前,而後依次是,老陸,他在這裏實力是最高的一個。這第三個便是一空,他只是稍稍的遜色老陸一籌而已。第四個是張真仁,雖然他的修爲不咋滴,但是他的太極拳也不是吃素的。

這第五位便是孔思哲,雖然對修來沒有興趣,但是對道的領悟卻是極深。第六便是黃紫光,修爲一般,不過他的廚藝可並非一般,在世間,有廚神的稱號。

至於這最後一名,當然就是孽緣了,也是這七星連珠的最後一步,也是最爲重要的一個,因爲她是陰魂,也是女性。可以好不誇張的說,沒有孽緣,這七星連珠陣根本就成不了。

“待會有喊到起,大家就開始往我的體內輸入靈氣,當我喊道停的時候,大家方纔能停止,否則不僅是石門打不開,我們還會受到反饋,弄不好會受傷的。”

莊老道見狀很是正經的提醒道。、

“好了莊老,我們都聽明白了,你就快開始吧……”

孽緣聞言心說,這老傢伙怎麼比老孃們還囉嗦。不過她沒有讓莊老道繼續說下去,而是出口阻止道。

莊老道聞言不再多語,而是開始用手掌貼於石門,然後道“起……”

衆人按照方纔莊老道所言,開始運轉體內靈力,向自己前方的鬼魂身上度入,最後那些靈力竟然全部到莊老道的體內。

莊老道這一刻的修爲,很明顯的要不剛纔高出了不少,甚至有一倍之多。

莊老道很是舒暢的感覺自己實力的提升,不過他也知道,這只是暫時的而已,畢竟這是通過陣法來提高的。

當莊老道在七人合力的情況下,將他的修爲再次提升到了三倍之時,莊老道這才大吼一聲,“破……”

隨着莊老道的吼聲,有一種餘波突然的衝擊到了那石門之上,石門顫立不聞,緊着着轟然化成了齏粉。

莊老道眼看石門已破,當下也不再猶豫,又是一聲大吼“破……破……破……”一連三道吼聲直接轟擊在那已經破開的石門上。

結果奇怪的一幕出現了,那已破開的石門,竟然再次出現,不過並非是石門,而是一道虛門。虛門被那吼聲震碎,這時第二道吼聲直接穿過虛門,又轟到了第二道虛門之上,同樣的毫無意外,虛門破裂,出現第三道虛門。

第三道虛門剛一出現,就給那第三聲直接鎮開,屆時裏面的一切情況,方纔能看到的清楚。

“收……”

莊老道眼看石門已經破,當下對身後之鬼魂喊道。

衆鬼魂聞言,開始慢慢的停止了往對方體內輸入靈氣。、 “收……”

莊老道眼看石門已經破,當下對身後之鬼魂喊道。

衆鬼魂聞言,開始慢慢的停止了往對方體內輸入靈氣。

“你等是何人?爲何打破的我們地府的後門?”

就在老陸與莊老道暗自高興之時,從門內出來了兩名小鬼似得鬼魂,一名肥胖無比,頭頂有數多小辮。而另一名恰恰與之相反,奇瘦無比,他的頭髮很多,幾乎掩蓋了他的臉,讓人看不出任何模樣。

說話就是那個胖子,說完之後還將手裏的一件兵器往地上一戳,頓時地面出現了一絲裂痕。

“啊……鬼卒。”

老陸見到兩個傢伙不由得脫口而出。

鬼卒其實就是在地府服役的一些鬼魂而已,他們自從被地府收編以後,就有專業的鬼將對其訓練,在訓練完之後,在經過考覈,考覈達標以後,方可上崗。

說起他們的實力大都一般在練起一二層左右,最高的也沒有超過三層,所以他們的任務一般都是看看大門,或者尋巡邏,再或者就是燒火的,做飯的,再有就是負責到下十八看域門,送域飯等等。

他們一般的服務週期是三百年義務鬼卒,在義務滿期後,他們可以優先選擇去投胎,並且可以挑選,比如說,他們要投那家的有錢人,或者是高官的嫡系子孫,還有就是什麼王侯將相之類的,他們都可以隨意挑選。

有這樣的優於條件,所以鬼卒便成了,一門火熱的爭搶職業之一。

老陸不但見過鬼卒,甚至還與他們交過手,不過當時的老陸只是練起一層而已,也就剛好與那些鬼卒打個平手,不過現在嗎,他是練起六層的高手了,這樣的小卒他一個手指頭就能夠搞定。

老陸見到兩名鬼卒問話,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上去就兩掌,這兩掌直接拍在了那鬼卒的天靈蓋上,就這樣鬼卒連哀嚎之聲都沒有發出,直接魂飛魄散。

解決兩名鬼卒後,老陸拍了拍自己的雙手,好似手上有什麼不乾淨的東四。然後一臉嘲諷的道;“不堪一擊……”

“好了,我們的計劃現在開始,莊兄,孽緣,你們兩個各帶一路隊,按照我們事先商量好的去做,其他的全都跟我去下十九,鬼王就被關押在那裏,我現在通過特殊術法與鬼王聯繫一下,你等做好準備……”

老陸說完就取出了一個類似於小鏡子的東西,然後在上面唸了些不知名的法決,突然,這小鏡子光芒一閃,裏面出現了一張有些褶皺的老臉。

“哈哈……小通通,你來的正是時候,地府的主事人已經離開了多天,所以你不必顧及什麼,大膽的帶着你的手下,直接來下十九就行,快點啊!我可是在這裏憋了好多年,現在都快鬱悶死了。”

老陸看着鏡子裏說話的老臉,不時的有些激動。

“師傅……弟子來完了,讓你老受委屈了,弟子這就殺到下十九,將師傅你救出來。”

老陸說完,還不經意的眼角處流下了一點精光,原來是老陸這傢伙哭了。

“唉……你不是小孩了,怎麼還哭鼻子啊!不哭了,不哭了,快,帶着你的手下過來吧!我要出去……”

鏡子裏的老臉見老陸哭鼻子,就在裏面安慰道。之後還有些催促的命令道。

“唉……好,弟子馬上就去……”

老陸擦了擦眼角的餘淚說道。

“好……我等你……”

鏡子裏的老臉慢慢的隱去,聲音也慢慢的消失。

老陸收起鏡子,然後小心的放好。

“原先計劃取消,現在……我們直接去下十九,去迎接鬼王的到來……”

老陸對着羣魂衆鬼慷慨激昂的下達命令道。

“是……”

衆鬼聞言都不約而同的齊口同聲道。

老陸看了眼自己的手下,起身朝着地府深處而去,身後的衆鬼也尾隨而去。

這時在一塊石頭的旁邊,一道淡淡的影子慢慢的清晰起來,這影子不是別人,他正是用隱身符藏藏匿的大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