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親手滅掉一個弟子,在他們看來,那個弟子就是該死,竟然敢指責家主。

要搞清楚,就算是龍軒厲害,這裡也還是龍華仙府,他還沒當上家主。

就算是他當上家主,大家相信龍軒也不會允許有這樣的人站出來指責他。

顧銘嘴角一揚,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徑直下了擂台,等待下一場戰鬥。

這一場與龍嬌的戰鬥,徹底洗刷了顧銘是卑鄙小人的說法,而其他的龍華仙府的弟子,也對顧銘有了新的認識。

第十三分支的人!

在整個龍華仙府,只有第十三分支的人最少,但是卻沒有人敢得罪他們,因為十三分支有一位極其護犢子的長老龍經武。

時間一點點過去,第十三組的決賽終於來了。

「最後一場了嗎?」

顧銘此刻抬起頭,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下一場的對手,便是十分關注顧銘的龍海。

龍海此刻已經上了擂台,一雙眼睛直接向著那邊的顧銘看了過去,臉上卻帶著一絲別樣的色彩。

「沒到這小子竟然能夠闖到這一步!」

顧銘向著龍海看了過去,眼中閃過一道殺機。

龍濤的哥哥龍海!

真是有意思,顧銘自然清楚龍海看向自己的眼神代表著什麼。

「你認識我?」

顧銘明知故問,眼睛漸漸的眯了著。

「當然,我的弟弟找過我,讓我將你幹掉!」龍海哈哈大笑,此刻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笑聲突然停止,龍海的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今天你不得好死,我要為我心愛的女人報仇!」

「心愛的女人?」

顧銘一怔,臉色也直接一變,看著龍海冷笑,「你指的是龍嬌嗎?」

「那你以為是誰?」龍海咆哮道。

顧銘淡淡一笑,搖了搖頭,「她就是一隻破鞋,根本不值得你這樣對他,如果你為你自己弟弟報仇的話,我還能瞧得起你。」

聽了顧銘的話,龍海一怔,儘管不明白破鞋是什麼意思,但一定不是什麼好話。

瞬間臉色陰冷,憤怒無比,怒吼:「顧銘,過來受死吧!」

龍海指著顧銘一把仙劍指向了顧銘。

因為是第十三組,也是最後一組的決賽,同樣也是天才之戰的最後一戰,自然引起了眾多人的關注。

與你戀愛甜如蜜 「經武,那個小傢伙實力很強呀!」

龍傲輕聲問向坐在一旁的龍經武。

「華夏城的城主,能夠越境一戰,自然要有些實力。其實我在想,如果把他留在龍華仙府,未來對我們龍華仙府會有很大的幫助。」龍經武說道。

「你是這麼想的,可是那個小傢伙願意留下嗎?他來龍華仙府的目的就是為了龍軒來的,所以,等到他殺死龍軒之時,就是他離開之日。」

顧銘的背景和身份,一切都已經被調查清楚。

「也不是沒有辦法,他是從下界飛升上來的,而且是從我們東方的升仙台飛升的,所以我猜想他應該和那個地方有聯繫!難道你沒有感覺到一種血脈聯繫嗎?」龍經武輕聲說道。

「我可沒有你的實力高,你隱藏這麼久,到底想幹什麼?這是我這個當哥哥的最不明白的地方!」龍傲扭頭看向龍經武。

龍經武微微一笑,「先看比賽吧,答案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龍家也是時候恢復原本的名字了!」

龍傲看著龍經武微微點頭,「是呀!這件事應該告訴老祖一聲,我想他聽了一定會非常開心的。顧銘的血脈很純正!華夏,這個名字太久沒有聽到過了!」 顧銘並不知道龍傲和龍經武兩人正議論他,就算是知道,也不會多麼驚訝。

顧銘並不是菜鳥,他相信自己的底子早就被龍華仙府調查清查了,只是他不知道龍華仙府背後的秘密罷了。

馬上進入戰鬥,顧銘並不會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上。

「你是龍濤的哥哥,你和你弟弟一樣,都是那麼的自負,而且你比他還要自負!」

顧銘眼神冰冷,戰鬥開始,他也沒有任何的遲疑,仙劍出現在手中,直接攻擊過去。

顧銘不喜歡被動,能先出手,為什麼不先出手,反要給敵人機會呢?

仙劍之中凝出無數的劍氣,極品劍意繚繞全身,向著龍海斬殺過去。

那些劍氣在顧銘的控制之下,就好像活了一般,相互配合,讓人眼花繚亂。

面對這樣的攻擊,那邊的龍海臉角色瞬變,內心之中產生了退意。

撲面而來的強大威壓,讓他感覺窒息。

可是讓他認輸,那是不可能的。

下一刻,一道磅礴的仙力從龍海的身體之中湧出,他的實力在不斷的攀升著。

直到一品絕仙境才停了下來。

面對生死,龍海只能使出秘術提升自己的境界,哪怕他知道這樣做的後果,也不得不這麼去做。

沒有什麼比活著重要。

「死吧!」

龍海大喝一聲,那恐怖的仙力排山倒海般的向顧銘攻擊過去。

顧銘臉色平靜,淡淡的瞥了龍海一眼。

弱,太弱了!

面對龍海,顧銘根本不需要使用全力,就算他提升為一品絕仙又如何,死的還是龍海。

顧銘感覺自己之前太仁慈了,而且自從來到仙界以後,他的行事風格已對變了。

變的有些懦弱了!

回想起當初和夜尊一起斬殺至尊分身時,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顧銘,已經早以不在。

此時,顧銘醒悟了!

他就是顧銘,身上有著重任,就算所有人死了,他也不會輕易死去的。

那麼他還怕什麼意思。

一瞬間,天地變色,無邊的戰意匯聚,瞬間湧向顧銘。

「這,這是頓悟了嗎?」龍傲猛然站起。

那無邊的戰意,讓他心中感覺發怵。

龍經武微微皺眉,隨後露出一抹笑意。

擂台上,龍海一怔,因為那無邊的戰意已經侵入他的仙體,正破壞著。

「不行,必須殺了他,否則死的就是我!」

龍海暴吼一聲,身上的仙力再次湧現,繼續向顧銘斬去。

「天真!」

顧銘睜開眼睛,兩道金光射出,直接將龍海籠罩。

在金光的照射下,龍海直接被定住,同時他的身體正在慢慢的消融著。

「老夥計,我以為你已經消失了,沒想到你一直都在陪著我!」

顧銘微微一笑。

龍火金瞳!

顧銘沒想到自己剛才的頓悟,再一次的激發了龍火金瞳。

而現在的龍火金瞳,已經變異,可以說是升級版了,萬米內的一切都能盡收識海,比之神識還要強大。

不管是否有陣法,都無法逃脫他的雙眼,他能看到所有的一切。

「不……」

龍海喊出他這一生中的最後一個字,隨後徹底從仙界之中消失。

遠處的龍濤此時已經徹底懵逼,渾身顫抖,眼中滿是驚恐。

他親眼著自己的哥哥被顧銘殺死,而且僅僅是兩眼目光。

顧銘的強大再一次震撼全場。

咕嚕!

周圍所有的人,都在此刻咽著口水,臉上掛著驚駭之色。

一品絕仙竟然都無法斬殺顧銘,甚至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就這麼死了。

龍嬌至少還有個屍體,可是龍海呢,連屍體都沒有了。

「經武,剛才那兩道目光是不是……」龍傲激動的看向龍經武。

龍經武點了點頭,「雖然我沒見過,不過和根據記載的一樣!」

「哈哈……」

龍傲聽后大笑起來,「如果老祖知道的話,一定會更加激動的。我們龍家要崛起了!」

「獲勝者,顧銘!」

這時,一個管事直接大聲宣布。

就在顧銘剛要下擂台的時候,一道身影向著顧銘沖了過去,身體之上仙力比之龍海強大的數倍,整個人彷彿化為了一道紫色有殘陽,向著顧銘的後背,狠狠的砸了過去。

「你殺我兒龍海,我要你死!」

此刻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那帶著龐大仙力的仙劍,距離顧銘越來越近。

「小心!」

眾人頓時大聲叫喊,心中無比震驚,竟然有人這個時候出手。

而那邊的龍經武,身體之上也立刻爆發出一股仙力,同樣向著顧銘這邊沖了過來。

「找死!」

顧銘臉色一冷,整個人的氣勢直接一變,一道恐怖的仙力從身上湧出。

轉身一劍斬下。

只見劍芒數十丈,強大的威力讓周圍的空氣發出異樣的聲響。

轟!

一道響亮的爆炸之聲響了起來,隨即一道波動向著四周散發。

強大的衝擊波,瞬間將剛才的那個管事震飛。

那道身影在恐怖的碰撞這下,搖晃了幾下,臉色也是大變,還沒有說話,顧銘的攻擊再次來到。

噗!

顧銘的仙劍在龍德業的瞳孔中放大,直接斬斷了他的一條胳膊。

「啊……」

一聲慘叫從龍德業的嗓子之中喊出。

「休傷我脈之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爆喝直接響了起來,同時龍經武的身影也來到了顧銘身邊。

「龍軒,你想幹什麼?」

看到來人的身影之後,龍經武臉色陰冷的問道。

顧銘這時看見,一個年輕的男子站在面前,長相英俊,不過身上帶著一股煞氣。

給人的感覺十分陰冷。

這種煞氣只有那些手上沾滿太多鮮血的人才會有,看來這個龍軒沒少殺人呀!

「我想問問經武長老想要幹什麼?這小子殺我分脈族人,難道不該死嗎?我勸你馬上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龍軒絲毫不給龍經武面子。

龍經武雙眼眯著,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而顧銘死死的盯著龍軒,九品仙君境,顧銘根本沒有把握能夠殺死他。

「夠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狂暴的仙力,快速的掃過全場,全場瞬間安靜下來。

龍傲開口,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

就連龍軒也微微躬身,可是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龍傲從座位上面站了起來。

他的目光向著龍軒和龍經武看了過去,冷哼道:「要不要你們也打一場?」

龍傲的聲音十分平靜,但是在龍軒聽來,卻是異樣的信息。

今日的龍傲和往日的龍傲,總感覺上有些不同。

「屬下不敢!」龍軒輕聲說了一句,聲音中帶著不屑與傲慢。

龍傲並沒有理會他,目光直接看向顧銘。

家有農女初長成 目光如炬,顧銘感覺自己好像是被看穿了一樣。

這種感覺他曾經在龍經武的身上體驗過。

「擂台之戰,龍海戰敗,而你龍德業偷襲,你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嗎?還是說你們第一分支不把龍華仙府的規矩放在眼裡了?」

聽到龍傲的聲音,在場的人心中一顫,沒想到顧銘竟然會偏袒顧銘,都不由的向顧銘瞥了一眼。

龍軒聽后,臉色微變,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他殺了我哥哥,而且還斬傷了我的父親,難道他就沒有任何處罰嗎?」

此時台下的龍濤,臉色陰冷,直接大聲喊道。

龍軒的到來,給他帶來了勇氣,他相信只要有龍軒在,就算是家主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他本來想靠著龍海除掉顧銘,卻沒想到顧銘殺死了他哥哥,而且還斬傷了他的父親。

可是一想到家主如此庇護顧銘,心中的升起無邊的憤怒。

龍濤經過一陣糾結之後,咬牙做出了這個決定,而且他的勇氣來源於龍軒。

「家主,就算你庇護他,也不用這麼明顯吧!你了解他嗎?他殺害族人,兇狠殘暴!」

接著,龍濤跳上擂台之上,直接對著龍傲跪下,激動的大聲叫喊起來。

聽到龍濤的話,原本寂靜的場面,再一次的熱鬧起來,就連龍傲身後的那些長老也都相互看了一眼,眼中滿是驚訝之色。

龍軒看到這一幕,嘴角不由上揚,冰冷的目光不由的看向顧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