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Kiven心裏升起不好的預感。

“與其讓那些傢伙找我,爲什麼我不能主動去找他們?”Issac輕聲說,“在東方,有一句話叫做事不過三。而我已經遇到不止三次了,忍無可忍之後,就沒有必要去忍了。”

“決定了?”Kiven問,“那也許會遇到很多危險……”

“Dad,雖然我現在平安無事,但誰也不能保證下一次還會不會這麼好運。至少,我想掌握主動權。”Issac陳述着自己的理由,“而且,如果我加入了聯邦調查局,我就會有高薪水,高福利,不用擔心失業,可以配槍……”越說Issac越覺得自己應該早就想到這一點的。

“可是,就算是聯邦調查局下屬也有很多其他部門,你想要加入的可以和連環殺手打交道的BAU不會隨意允許一個菜鳥探員的加入。他們需要的是精英,工作經驗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你要有卓越的表現讓他們覺得需要你,知道有你的存在可以補充他們的不足。”Kiven鎮定的潑着冷水,“當然,也許是我想多了。 重生娛樂圈女王 更可能的是在你國家學院經過20周的學習後被分配到基層部門去巡街。”

“我纔沒那麼差勁!”Issac果斷炸毛,“我也是有很多優點的!”

“你打算用自己的法律知識讓犯罪分子知道他們的罪孽該如何量刑?還是利用自己的心理學知識做他們的知心哥哥?又或者,用你的五國語言把他們繞暈好束手就擒?”Kiven絲毫沒有口下留情,“也許還有你編故事的天賦,可以把他們騙到外星去?”

“……”這麼打擊我的自信心,真以爲我不敢回家告狀嗎?

“所以,你現在還想加入FBI嗎?”Kiven的語氣該死的冷靜。

“Yes。”Issac回答,“不過,在這之前,我會找專業人士做個諮詢的。”

——————————————————

想要加入FBI,或者更具體一點,想要加入BAU並不是Issac一時衝動。早在一開始Issac就有了這樣一種感覺,感覺自己是被設定好的任務NPC,BAU的組員是玩家,那些連環殺手是任務對象小BOSS。

NPC總是知道小BOSS的線索,而玩家會和NPC對話,得到啓示然後順利推倒BOSS。

而遊戲和現實不同之處在於,一個已經設定好,而另一個卻極易受到外來因素的干擾。Issac不可能每次都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就像這一次,如果不是意外收到了來自FisherKing的包裹,Issac可以想象的到,自己現在一定已經在警局喝咖啡了。

我需要一個身份,讓我可以名正言順的參與,而不是做一個總被牽連其中的路人甲。

Issac登陸了FBI的官方網站,上面的公告明確的寫着本次招新報名截止到月末。

時間還很充裕。

———————————————————

正如Gideon所猜測,Reid夫人剛剛收到一張照片。當地辦事處的探員把照片拍了下來發送給了Garcia。

照片的正面是一棟房子,黑夜裏,暈黃色的燈光從窗子透出。而背面,則是一個地址。

Gideon果斷帶着一隊特警前往目標地址。

當那棟和照片上一模一樣的房子被找到後,所有人都沒有放鬆警惕。面對這樣一個兇殘狡猾智計多端的精神病兇手,即使是擅長行爲分析的BAU都感覺到了幾分棘手。

那個男人就在客廳裏,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裏昏暗的圖像。

“FBI!舉起手來!”Gideon舉着槍,小心翼翼的靠近。

男人沒有回頭,依舊在看着電視,“看到了嗎?她多漂亮!你們是屬於現在的圓桌騎士,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棒。你們已經離聖盃非常近了……”

“舉起手!”四個特警從不同角度把男人圍了起來,只要他稍有異動就會被擊斃。

“騎士可不會這麼無禮。”男人有些不滿,但他沒有浪費時間,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好吧,問我一個問題。如果是正確的問題,那麼,你們就可以帶走聖盃了。”

“沒有騎士,沒有聖盃。”Gideon繞過沙發,直面男人,“這都是中世紀的神話傳說,一切都是你的臆想,幻覺,並不存在的。”

“不是你!”男人把玩着手裏的控制器,“能夠得到聖盃的人具有一切美好品質,純潔,高尚,無私……不是你,

作者有話要說:好睏……GNs晚安,麼麼噠

插入書籤 “當時Gideon是什麼表情?”Issac端着一杯咖啡,上身微傾,做出一副聆聽着的姿勢。

“Gideon試圖干預他的思想。”Reid抿了抿脣,“不過那個人相當固執,只要求我來提一個正確的問題。可我根本不知道正確的問題是什麼。Gideon想要激怒他,讓他的行動出現破綻,而我則站在後面進行安撫,不過這毫無用處。如果不是Gideon細心發現了綁在男人身上的引線,也許你就看不到我了。”

“他……死了?”

“是的,他引爆了綁在自己身上的炸彈。幸好客廳裏有不少擺設可以躲避,否則這種情況下我們很難逃脫。”Reid點頭,“Gideon的手臂被炸傷了,我好一點,但衣服也着火了,這讓我不得不在地上滾了好幾圈,直到特警們衝過來用掛毯才把身上的火撲滅。”

“那麼,你們最後找到聖盃……不,是那個女孩的下落了嗎?”

“在地下室裏,照片上有提示。”Reid不自在的挪了挪身體,“話說回來,Issac你的推測真是準確,他們的確是親生父女。”

“我也覺得我在這方面似乎有着非常人的天賦。”做戲要做全套,Issac沒有一點要否認的意思,“所以,我研究了一下,打算報名加入這一期的FBI招新。”

Reid眼中露出驚喜。

“以及,如果想要加入BAU,需要什麼條件。”Issac把杯子放在一邊,認真的看着Reid。

“要高級探員,經驗豐富,能夠獨當一面……”看着Issac的眼神變得黯淡,Reid補救着,“當然這只是一般模式,像我就是被破格錄取的。而且Gideon很看好你的談判審訊天賦,我覺得,你加入BAU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Issac點點頭,因爲之前已經被Kiven打擊過一輪了,Reid的話還不足以讓他低落。“BAU是我的終極目標,Kiven已經提醒過我也許要從最基層開始奮鬥,我有心理準備。”

“我以爲你很討厭那些連環殺手。”

“別用那麼溫和的形容詞,我對於那個人羣向來是憎惡的。”Issac說,“本來可以避而不見,不過,他們一直來招惹我。你玩過網遊嗎我是BOSS,而他們是可惡的玩家,攻擊我破我防禦讓我掉血。如他們所願,他們拉夠了足夠的仇恨值,我盯上他們了!”

“……不明白。”Reid誠實的發表了看法。

“去問Garcia吧,我倆前天才聯手坑了一個騙錢的人妖玩家。”

“難怪Garcia這兩天看起來心情好了不少。”Reid恍然大悟,“之前Garcia一直因爲Elle的事情情緒低落,Morgan一直很擔心她。沒想到你讓她振作起來了。”

“沒那麼誇張。”Issac擺了擺手,“她只是把心裏的不痛快發泄出來了,嗯,網絡世界,總是可以肆無忌憚一點。”

身爲一個反電子科技者,Reid表示,這個世界離自己太遠。

“話說回來,你的那些資料呢?”Reid想起之前他答應Issac的事,“難道你存在移動硬盤裏了?”

“拜託,我今天主要是去醫院看望Elle。”Issac看着Reid,“你覺得我會帶幾箱子資料嗎?”

Reid摸了摸鼻子,“好吧,我是說,你完成多少了。”

“三分之一。”

“Well,剩下的在哪,我們還有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時間。”Reid站了起來,拿起掛在椅子上的外套。

真是求之不得!Issac從錢包裏拿出零錢壓在咖啡杯下面留作小費,和Reid一起走出咖啡屋,“我都拿回家了,你不知道看那些材料簡直是一種折磨。理智告訴我應該客觀,可有時候情緒並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

“那你可真該學習該怎麼控制自己的情緒了,身爲一個FBI,客觀,冷靜,公平是行事準則。”Reid很認真的說。

本來只是隨口抱怨的Issac默了。

書呆Reid!你要不要這麼認真!

————————————————————

Reid沒有食言,在Issac眼裏不難整理但絕對繁瑣的資料在Reid看來平平常常,他甚至還抽出其中幾分建議Issac說服紐約權益組織對其重點觀察——

“調查研究表明,童年的經歷至關重要,大部分被暴力對待的兒童即使長大後依舊會有心理陰影,剩下一部分會投身公職幫助曾經和他們一樣受到暴力行爲的人,而另一部分,當他們長大之後會通過傷害更弱小者達到心理的滿足。剩下的最小一部分,他們會是未來的殺手。”

“這些……”Issac看着那幾張表格上面貼着的一寸照片,有些不敢相信。其中一個女孩還是他認識的,害羞膽小,他不大相信Reid的判斷。

這太武斷了,Reid甚至還沒有見過她。

“當然,我並不是說他們一定會變成什麼樣。但很明顯,他們需要心理治療。”Reid表情很認真。

最後,Issac點了點頭。Reid比他見識廣,不會說無的放矢的話。而且,權益組織還會定期請人對受救助的婦女兒童進行心理疏導,自己提交一份名單請那邊的人重點關注。

“聽說過微表情嗎?我最近在研究那個,而且,照片的主角還是孩子,因爲心智閱歷等因素,他們還不會很好的掩飾自己。”Reid給Issac解釋了一下自己的判斷依據,然後重新和一堆資料奮鬥。

Issac有那麼一瞬間的小愧疚,然後原地滿血復活,“我去拿飲料,你要什麼?冰箱裏有牛奶,果汁,紅茶,綠茶,啤酒……”

“咖啡,謝謝。”Reid頭也不擡的說。

電音時代 “多少糖多少奶?”

“我喜歡純咖啡。”Reid看了一眼Issac,“那可以幫助我頭腦清醒,思維敏捷。”

“不會晚上睡不着嗎?”Issac打開冰箱,“你的黑眼圈很嚴重。”

“習慣了。”Reid一臉無辜。

“……”最後,Issac給Reid提供的是一杯蘋果汁。

墨色生香 “有些酸,不過可以提神。”Reid很給面子的做出了評價,然後繼續低頭奮鬥。

Issac羞愧極了,可他完全跟不上Reid的處理速度,分類整合歸檔,他唯一的功能就是在Reid身邊給他遞資料。

等到Reid宣佈完工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變得昏暗,狂風大作烏雲滾滾,一場暴雨即將來臨。

Issac揉了揉眼睛,後知後覺的發現肩膀痠痛。自己都這樣了,那麼一直伏案的Reid豈不是更辛苦?這個念頭忽然出現在Issac腦海中,他直接跳了起來,非常殷勤的把雙手按在Reid的肩膀上,試圖幫他放鬆肌肉。

Reid被嚇了一跳,然後感覺到肩部以及後頸被有力而又不失柔和的按摩着。“哦,謝謝。”

“應該的。”Issac扭頭看向落地窗,“外面估計很快就要下一場大雨了,你今晚留下來吧。”

“啊,額,哦,會不會太麻煩?”Reid有些無措,僵直的坐在椅子上,耳尖不受控制的發熱。

“怎麼會?你幫了我大忙,難道我要在這樣的天氣裏趕你回去嗎?”Issac語氣誠摯,“更何況,我們是朋友,如果換一種情況,你會這麼對我嗎?”

“哦,當然,當然……我是說我一定會讓你留宿的!”經驗極度匱乏的年輕博士語不達意,眼神亂飄,“你什麼時候開的燈?我完全沒印象。”

“這裏安裝的是光源感應燈,如果自然光低於某個亮度之後,客廳裏的主燈會自動亮起……”Issac的話還沒有說完,外面響起汽車的引擎聲。“哦,是我媽媽回來了!她的手藝非常棒,我們有大餐吃了!”

正如Issac所說,和家庭主婦一點都不沾邊的Costa夫人有一手好廚藝。她對Reid的到來表示了歡迎,然後在Issac的撒嬌抱怨聲中走進了廚房。

“去陪你的朋友,別在廚房搗亂。”Costa夫人拒絕Issac來給她打下手,利索的從冰箱裏翻出各種半加工的食材,心裏盤算着菜色。

“我被趕出來了。”Issac看着有些呆愣的Reid,笑着上前,“被我媽媽嚇到了?其實她只是看起來比較嚴肅而已。你知道,作爲一個律師,她得讓自己看起來可靠一些。”

“我只是沒想到,看起來那麼強勢的女士,額,她的事業和家庭似乎兼顧的很好。”

Issac得意而又矜持的點了點頭。雖然父母因爲工作繁忙無法兼顧家庭,但一旦有了空閒,他們就會變身最好的父母。

Issac深愛他們,並以他們爲豪。

半個小時候,Kiven也到家了。

狂風初歇,暴雨驟降。室內暖意融融,廚房裏食物的香氣瀰漫在整個屋子,誘人極了。

然後就是猝不及防的黑暗。

Kiven翻出手電,“大概是電路出現了問題,我去看看。”

“外面下着雨,這很危險。”Reid很不贊同。他和Kiven相談甚歡,對於Kiven目前這算得上莽撞的行爲給予了堅決的制止。

“Well,偶爾來一次燭光晚餐也不錯。”Issac一手一個燭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插入書籤 沒有電就沒有光,吃過非主觀性的燭光晚餐後,Costa夫婦都早早的休息了。Issac盯着洗碗機,再一次感受到了電氣時代的偉大。

“需要幫忙嗎?”Reid舉着蠟燭走過來。

“幫忙照明吧,我恨洗碗!”Issac做了個鬼臉,“博士,你能不能發明一種無論有沒有電都可以使用的洗碗機?”

“這很難。”Reid表情認真,“市面上的洗碗機通常都是先高溫洗煮,去除油污;然後進行超聲波震盪,清除附着在盤子上看不見的顆粒;最後烘乾並進行紫外線消毒。 撒旦老婆冷冰冰 這些步驟裏除了第一步可以用人工完成,其他的都要靠電力驅動。不過可以在洗碗機上裝一塊蓄電池,但也要好好設計,避免漏電或者其他意外。”

“再次讚美偉大的電氣時代。”Issac手裏全是泡沫,非常迅速的搞定了所有用過的餐盤。“先這樣吧,等明天找人修好了電路再消毒。”

就在這時,一道閃電從天際降落,一瞬間的光亮讓大廳亮如白晝。Issac被嚇了一跳,然後震耳的雷鳴隨後響起。

“回房間回房間,這種天氣總讓我有不好的預感。”Issac把Reid帶進自己房間,“今晚和我擠一下吧,沒有燈客房不方便收拾。”

Reid呆呆的站在原地,心裏在尖叫。

怎麼辦怎麼辦,完全沒有同類經驗無法產生對比分析!

這麼一會兒工夫,Issac又從浴室裏蹦了出來,然後從櫃子裏翻出一件他沒穿過的內褲和一套睡衣,“運氣不錯,裏面還有熱水,給你手電,快進去吧。”

“啊,好的,那你呢?”Reid呆呆的問。

“我去其他浴室看看,熱水器之前應該都是開着的……”Issac拿了幾件自己的換洗衣服,走掉了。

Reid覺得之前窒息的感覺好了很多。

而當他洗完澡穿着睡袍走出來的時候,看見Issac已經趴在牀上玩着遊戲機的時候,忽然想起那次通話的時候從Issac口中說出的‘我愛你’。年輕的博士再一次的感覺到了那種窒息感。

這可真不科學。Reid想。

“Spencer,快點,愣着做什麼?”Issac眼角的餘光發現一團黑影站在浴室門口,一開始還被嚇了一跳,結果卻是一場虛驚,“我的心臟都快被你刺激的暫停了。”

“額,我只是有些不習慣……”

不習慣?Issac愣了一下,然後坐了起來,歉意的看着Reid,“抱歉,我不知道你不習慣和別人同住。我去收拾客房!”

“不不不。”Reid急忙拉住Issac,“我的意思是說,嗯,這很新奇,感覺很新奇,我以前從來沒去別人家上門做客甚至留宿……”

Issac十分善解人意的跳過了這個話題,“我這裏還有一個充好電的遊戲機,要不要玩一局?”

“我不是很擅長電子產品。”Reid爬上牀,Issac手裏遊戲機發出的光照在Issac的臉上,有一種奇異的詭譎感。Reid清了清嗓子,“我有其他的發現,Issac,你不好奇FisherKing爲什麼給你那份奇怪的手稿嗎?”

Issac知道Reid在轉移話題,不過,這個話題是他喜歡的。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他必須要搞清楚,他身上到底哪裏吸引變態了!

——————————————————

“你知道,儘管Garner,也就是FisherKing已經死去,但他留下的謎題卻並沒有解開。”Reid躺在牀上,“Haley Hotchner收到的那張寫滿數字的紙條我已經通過之前FisherKing送給BAU的禮物推測出來,因爲你也收到了一份,所以我推測和我們關係接近的人也許會收到相同的線索。然後,我們知道,我媽媽收到一張照片,上面有FisherKing寫下的地址。救人是第一位的,所以當時儘管我們並沒有解開所有謎題,但依舊趕了過去。”

Reid並沒有講故事的天賦,一點烘托氣氛的技巧都沒有。但他勝在思維縝密有邏輯,Issac倒是聽得津津有味。

“Garner自爆,我們救出了女孩。因爲Hotch要寫結案報告,所以他要求我把其中的謎題儘量解開。BAU的組員們收到的禮物都是他們內心深處不爲衆人所知的,而關係緊密的局外人收到的是線索。你收到的手稿雖然也能當做是線索,還不如說是一整份寫成小說的計劃。”Reid扭頭看Issac,“你是不一樣的。”

“啊哈?”Issac做了個怪響,“他暗戀我?”

“咳咳……”可憐的Reid被Issac的話嚇住了。

“我開玩笑的。”Issac撐起上身,“請繼續。”

“其實,這麼說有些怪,但Garner對你的感情的確是類似於仰慕之類……”Reid做了幾個深呼吸,讓自己的聲音再次平穩起來。

“你在開玩笑……吧?”這次輪到Issac目瞪口呆了。

“我一開始還以爲是我的錯覺,但拿給Gideon鑑定之後他同意了我的看法。老實說,這很無法理解。然後我想起和那沓手稿一起寄來的你的短篇故事集,其中有一篇小說被用紅色墨水筆做了標記。”

“他是我書迷?”Issac儘量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這不是沒有可能,我的許多讀者都喜歡把他們自己寫的小說寄給我交流。”

“所以,一開始你並沒有意識到這份手稿的怪異之處,只把它當做讀者與作者的交流?”Reid點了點頭,明白了爲什麼之前Issac沒有在第一時間警惕起來。

“這算是死忠粉還是腦殘粉啊。”Issac這次覺得自己真心無辜,自己只是應哥們兒需求寫幾篇恐怖小說嚇嚇女孩,滿足他那些哥兒們的保護欲,爲了達到這一目的,自然是怎麼驚悚怎麼來,而且爲了不落俗套,基本上沒有什麼血腥描寫,清一水的心理暗示,讓人越想越怕的那種。不過不是所有的妹紙都是膽小的,其中一文學社的妹紙成爲了Issac的第一個粉絲,並徵求了Issac的同意之後把小說投給了雜誌社,從此以後一發不可收拾。Issac在全校男生羨慕的目光中苦逼的被一羣軟妹追逐,不是爲了風花雪月,而是被催稿。

“是宗教狂熱者。”Reid冷靜的下了結論,“被Garner做標記的那篇小說是和基督、聖盃有關。”

“那個,是那篇基督血脈的小說?”

“沒錯,在你的小說裏,聖盃不是基督最後使用的杯子,而是承裝他的鮮血的容器,並引申爲基督血脈。”Reid眼睛發光,“很有趣的說法。”

“……”Issac想起了當初寫這篇小說的初衷,似乎是在圖書館裏看到一本名爲《聖血與聖盃》的出版書,然後想起曾經風靡全球的小說《達芬奇密碼》,一時手癢,這篇小說就誕生了。

因爲這個,他沒少受到譴責,一些原本的粉絲直接寫信告訴他粉轉黑。雖然,他又收穫了一些非主流粉絲。

“Garner在精神病院中被確診有妄想症和偏執症,伴隨人格紊亂症狀。他把自己當做FisherKing,聖盃的守護者。Issac,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你的小說裏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在裏面,沒有你的存在,但所有人都在你的股掌中被肆意擺弄。這對Garner影響很大,讓他認可了你高他一級的身份。”Reid皺起眉,“但這還不夠,每年發表的以宗教爲題材的各類小說數不勝數,他沒必要盯着一篇幾年前發表的。然後,我看到了你的筆名——C·Issac。”

“隨手取的。”Issac無語極了。“只是把姓和名顛倒一下。”

“也許。”Reid輕笑,想起那段Issac一定要把自己名字改成Conan的時間,“我們以前談論過你的名字的含義,出自舊約聖經。而在教廷中有一種說法,那就是以撒是基督的預表。他和基督都是上帝的應允和能力成就的。基督會成爲以撒的後代,以撒的後裔會使基督誕生。他們血脈相成。”

“……”

“在Garner心裏,Issac代表着以撒毋庸置疑,而C也許被他看成了Christ。既然他認爲自己是FisherKing的化身,那麼,爲什麼你不會是以撒呢?”Reid興致勃勃,不過一想起自己的猜測無從證實,就變得有些低落,“當然,這是我的猜測。”

“我要被繞暈了。”Issac打了個哈欠,“總之,找個時間改名字是沒錯了。”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作者有話要說:先扔半章,晚上補齊~

補齊啦~

以及,感謝一下童鞋的霸王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