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句話說,技術你給皇室了,也不影響你自己在民間製藥賣藥不是?

就好比你司徒清和給製藥局的藥方,製藥局也沒限制司徒清和自己賣藥不是?

閒親王心說,這不是大事情啊,怎麼清心寡慾,不管閒事的自家大侄女兒就上了心了?

長公主看着自家皇叔這無所謂的德行,心裏也急啊,她算是皇室中最知道司徒清和深淺人了,可是她卻不能亂說不是?

好歹是她兒子的救命恩人啊!

長公主知道不給皇叔一些祕密知道,皇叔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就招呼皇叔先去宮裏等着,她們母子到了皇宮,當面和皇上說! 司徒清和不知道,因爲長公主感念她的恩情,選擇把兒子賣出去,保全了他!

皇宮內,皇帝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大侄子一腳把御書房的地面踩碎了!

曲昊笑的一臉淡然,這段時間,他不停的在適應自己的力量,現在頗具成效,不說完全的收發自如,可是比以前一腳一個坑的情況好多了!

閒親王伸手撓了撓自己的後鬧勺。

“哎呀呀,這是要化身大力金剛了嗎?這一腳下去,踩死幾個人那就是玩兒啊!”閒親王說話不靠譜,可這話高度表達他對曲昊這一把子力氣的稀罕啊!

皇帝也稀罕啊,可這不是反應不如閒親王快嗎?

皇帝雙目有些溼潤,長公主這妹子,基本上是他養大的,當年的薛太后倒是想養,可是先帝不同意,說薛太后沒腦子,教導不出來好公主,先帝一輩子臨死前纔有長公主這一個老閨女,可不是萬事都安排的很妥當嗎?

故此,長公主說是皇帝的妹子,倒不如說是女兒啊。反正也大了個二十歲呢!

“青鸞啊,這回你可算是熬出頭了。昊兒這腳因禍得福,你以後可不能在苦着你自己了!”皇帝是真心爲長公主母子開心啊!

閒親王也點頭稱是。

曲昊低眉順眼的,心裏卻發誓一定要讓自己母親擡頭挺胸的活着。自己一定要給母親掙回來殊榮不可!

長公主紅着眼眶笑了笑!

“皇兄,皇叔,昊兒這還沒完全適應這一把子力氣呢。司徒小姑娘說了,這種能力是可遇不可求的,是老天爺恩賜的。昊兒是一把子力氣,而那小姑娘的能力就是治病救人。可這最終能走到哪一步,只能靠他們自己。”長公主說道這裏,停頓了一下,看着自己的皇叔閒親王繼續說道!

“皇叔,你想要人家的技術,老天爺只怕都不樂意啊!”長公主這解釋夠到位了!

閒親王就尷尬起來了!

可不是嗎?這種奇怪的能力,那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

故此,閒親王在知道實情後,徹底熄火了。

想爲皇室劃拉好東西,那也不能惹怒了老天爺不是?

大齊的人對於老天爺還是很敬畏的。

皇帝點頭,隨後嚴肅的說道!

“老十這熊孩子連個兒子都不會教導,居然就這麼放走了司徒清和這麼好的兒媳婦了?今日你們也說說看,司徒清和指給朕的哪個孫子好一些!”皇帝這話說的那叫一個恨鐵不成鋼啊!

十個成年的兒子,就閩南王老能出岔子。

長公主詫異的看着自己皇兄,無恥啊,不能得到人家的技術,這就要自己孫子娶司徒清和?

長公主自己是皇室長大的,別人不知道,她很清楚,皇室的人也就是面子上看光鮮亮麗的,其實就是一羣活土匪啊。

長公主不吭氣了,她個人心思,司徒清和不嫁入皇室纔是幸福。

閒親王坐在一邊喝了口茶水,隨後舔着臉說道!

“我看那林氏和司徒烈也過不到頭,還是想個招的讓他倆和離,讓林氏帶着孩子嫁給我得了,這樣那小姑娘就是皇室的郡主了!”閒親王這老不要臉的,一席話說的其他三人都噁心的慌!

林氏雖說當初差點兒成了閒親王的填房,可不是沒嫁給你嗎?

哪裏有你這樣沒出息的惦記別人老婆的?

還沒和離呢。

這好在是一家人在一起啊,這要傳說去,皇室丟不起這人啊!

曲昊也有自己的小心思,這幾天除了興奮自己的腳好了之外,他每天夜裏做夢都是司徒清和那嫩滑的小手啊!

曲昊身邊沒有女人伺候,身邊伺候的都是小太監呢。

曲昊心說,小太監也麪皮白嫩的很,可那手就不如司徒清和嫩滑啊!

孩子,司徒清和要知道你拿她和太監比,抽不死你啊!

曲昊每天夜裏做夢都是那雙玉手。還有司徒清和當初看着他激動的發紅的雙頰!

不行了,不能想了,想想就覺得鼻子都發熱了!

“皇舅舅,司徒小姐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可不能隨便就指婚。再說了,她有喜歡的人了,您也不能棒打鴛鴦不是?要不然就不是結怨而是結仇了!”曲昊說着還自以爲是的點點頭!

曲昊是個誠實的孩子啊,這番話一出,皇帝不能不多想啊!

長公主這會兒就目瞪口呆了,這孩子也就見過一次司徒清和,怎麼就知道司徒清和有心上人了?

長公主的疑惑也是閒親王的疑惑!

“昊兒啊,你放心,等叔爺爺娶了林氏之後,那小丫頭一定能自己選婿,絕對不委屈了他。”閒親王這還做白日夢呢。

皇帝覺得有意思極了,司徒清和有能耐,這連帶着林氏都水漲船高了?那是不是司徒清然以後也能尚公主了?

這簡直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道道啊!

長公主感念司徒清和的恩德,自問對林氏也瞭解一二,林氏對她家皇叔那是絕對看不上眼的,相差二十歲呢,人家犯得着找個爹?

“皇叔啊,這事情你還是別惦記了,林家雖然還沒回來,可是林氏那人的性子,咱都是一個皇宮長大的,誰還能不知道啊?不是大侄女不看好您,您啊,真的是沒戲!”長公主挖苦打擊閒親王,不等閒親王反駁就轉移話題詢問自家兒子!

“昊兒,你是怎麼知道司徒清和有心上人的?”皇帝不會逼迫司徒清和長公主就放心了,這就趕緊問問內心的八卦啊!

自己兒子對外是個清冷的性子,可是對內那可是相當赤誠,不耍心眼兒的孩子。

能這麼說一定是知道什麼,否則不會亂忽悠的,可是你說兩人就見了一面,難道還能知心到知道人家姑娘的心上人是誰?

長公主急切啊,兒子該不會會錯了什麼意思吧?要知道今年薛太后給兒子挑選了兩個通房,自家兒子愣是會錯意了,當着薛太后的面說自己身邊不缺丫鬟啊!

當時給薛太后氣的。故此長公主擔心自家兒子會錯了司徒清和的意思,可別害人家姑娘啊!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后 曲昊紅着臉,看看自己的母親,看看皇帝,在看看被自家母親打擊不輕還沒回過神的閒親王,隨後羞澀的開口—— 曲昊的臉紅的好似蘋果,看着稀罕人。

長公主就越發的納悶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旁觀者清啊,皇帝挑眉,心裏有數兒了。

“皇舅舅,那司徒七小姐喜歡的人是我。你沒看見那天她看見我臉紅的樣子,還緊緊的抓住我的手不放,滿眼都是興奮。”曲昊這話說的音調很輕,卻炸的長公主想來個屁股蹲啊!

皇帝滿眼含笑的看着自己這個外甥。

這孩子身邊伺候的人都是太監,一個宮女都不要啊,這是開竅了?

以前姑且是這孩子腿瘸,自卑,心思不在女人身上吧。這才腿腳好利索了,就開始想女人了?

皇帝自己也是從這個年紀走過來的。

第一次動心的女人總是特別的!

不管曲昊說的是真是假,曲昊自己看上那姑娘是一定的,他作爲舅舅的,成全!

長公主腦子有些昏。

財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兩人都有神奇的能力,司徒清和看見你興奮是常理啊。

不抓着你的手怎麼把脈?

自家兒子顯然是再次會錯了意了。她吃了三十年的鹹鹽,壓根就沒看出來司徒清和對自家兒子有意思啊!

長公主想開口反駁兒子,想讓兒子腦子清醒一些。那是救命恩人,你以身相許沒關係,可你也要鬧明白你的恩人需不需要你以身相許啊。

長公主準備開口呢,皇帝一個眼神就制止了。

“昊兒,你先回去吧,好好的適應你的能力,以後絕對會成爲我大齊的一員虎將啊!”這把子力氣,不去戰場都遭禁了。

曲昊激動的不行,他打小就想做個威風八面的將軍。因爲曲家的勢力不在軍中。

曲家是文臣,不是武將世家,只有在軍中,他得到的榮耀纔不會有曲傢什麼事情。

曲昊激動的點頭,然後就告辭離開了!

長公主這才急切的說道!

“皇兄怎麼就不讓我說清楚呢?那天看病的時候,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那孩子壓根就不喜歡昊兒啊,昊兒這是看岔了。”長公主急切的不行,皇帝卻是展顏一笑!

“青鸞,昊兒今年都滿十四歲了,哪家的孩子這個年歲了還不開竅的?可是昊兒打小就因爲腿腳的問題,從不想這方面的問題。這孩子對男女之事比較單純,難得的喜歡一個姑娘,也不是立刻的就要成親,可以等幾年不是嗎?有我們在,給孩子們製造一些相處的機會,這感情會慢慢培養出來的!”皇帝這是以舅舅和男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的!

長公主皺眉,心裏覺得對不住司徒清和。自己兒子會錯意了,人家姑娘就要嫁給自己兒子了,這算是什麼事情?

皇帝還要批改奏摺呢,就打發走了長公主和閒親王。

長公主是憂心忡忡的走了,閒親王是鬱悶的走了,自己娶林氏無人贊同,怎麼曲昊這小子娶林氏的女兒就可以?

那自己娶了林氏,曲昊作爲那丫頭的表哥也不影響兩人成婚不是嗎?

閒親王真心鬱悶啊!

御書房的消息自然不是隨便就能傳出去的。故此司徒清和壓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皇帝心目中,曲昊的心上人啊!

司徒清和這會兒正在給林坤趨毒呢。

法華寺的時候,她準備用加入了茶花的新藥來爲林坤驅第二次毒的,可是長公主找上門了!

司徒清和的異能就用乾淨了,這不是又過去了一個多月?

司徒清和積攢了異能,這才準備爲林坤驅毒的。

新藥的藥效的確不錯,林坤承受第一次一樣的痛苦,可驅毒效果卻是第一次的兩倍啊!

這成績是喜人的。

但是不代表驅毒的時間能提前。

林坤身體虛的厲害。

這要好好的養一段時間才能繼續第三次!

司徒清和估摸着,再來兩次,林坤就能痊癒了!

林坤昏迷前得知自己還要遭兩次罪,果斷翻白眼昏過去了!

艾瑪,誰遭受誰知道啊,這想要活下來真心不容易啊!

林氏幫司徒清和擦汗,司徒清然揹着林坤回去他的院子。

“不管怎麼說,能治好這小子也不錯,瞧你哥高興的!”感情林氏對林坤這麼上心,不只是因爲這證明了女兒的醫術,還有圖兒子開心的目的呢!

司徒清和點點頭!

“可不是嗎?娘,你是不知道,哥對他這幾個兄弟那是真心好!娘,一會兒我們去布莊看看吧。紫雪說掌櫃的請我們去看看呢。”司徒清和可不是研究狂。

勞逸結合的重要性,司徒清和很明白。

林氏笑着點頭!

“掌櫃的這是把陳年舊貨都處理完了?別說你的那些辦法還真心不錯,雖然可惜了那些成衣的樣式送給了買布料的人,可是你這辦法給布莊帶來了不少的新客戶呢!”林氏本想着布莊給女兒練手,賠了賺了都無所謂。

哪成想自家女兒的那些點子還真把那些舊貨都處理掉了!

那些衣服花樣雖然沒賺錢,可是布莊積壓的舊貨處理完了,可比賣幾個衣服花樣賺錢,幾十倍的賺錢啊!

司徒清和得了林氏的肯定,心裏也高興。

她其實算是紙上談兵了,當初看的那些銷售策略,末日裏還真沒用到過,沒機會啊!

她高等級的木系異能者,隨便賣幾瓶自己配置的藥都足夠一年的花銷了,壓根就不需要什麼銷售手段啊!

一般都是貨不應求的!

司徒清和休息了一會兒,母女倆就去了布莊,這一出了莉香坊,母女倆就被人給跟上了!

司徒清和一早就發現了,大白天的,也沒什麼好怕的,故此想看看這跟蹤她們的人要做什麼!

司徒清和的異能很靈敏,雖然等級低,可近距離的探查還是能做到的!

這人只是不遠不近的跟着,氣息比較危險,至於長什麼樣子還真不知道!

司徒清和在馬車裏小聲的告訴林氏她們被跟蹤了,林氏憂心的皺着眉頭!

“娘,名氣大了就是有這樣的煩惱。”司徒清和不想林氏擔心,打趣被跟蹤是因爲自己名氣大的緣故,惹的林氏點着她的額頭,笑罵她沒心沒肺!

到了布莊,林氏和司徒清和下了馬車,這纔看清楚這跟蹤的人是誰。

------題外話------

新的一個月了,收藏多來點兒,留言也來點兒啊! 林氏看到此人就皺眉了。這是一個跑商,還是和皇室的諸位王爺都有關係的跑商!

林氏也是去賢郡王府和閩南王府偶然見到過幾面而已!

當時林氏還以爲此人是殺手呢,滿身的煞氣,可惜了那張絕豔的臉。後來聽賢君王妃說起才知道這人是個商人!

來往諸多國家的商人,大齊的人叫這種商人爲跑商。別看臉嫩,此人至少也四十歲了!

而且此人藝高人膽大,喜歡招惹京都貴人,在京都還獨來獨往,你壓根就看不着此人的手下!

林氏皺眉,司徒清和臉色也不好看。

末日裏死亡之後,她是第一次感受到被變異獸盯上的緊迫感。

跟着她們母女的是一個男生女相,長相陰柔妖豔的男人。那雙眼睛顯示這男人的滄桑、霸道。 逍遙章 那勾起的嘴角,顯示這男人的狂傲與勢在必得!

這人是誰?

面對閒親王和長公主的時候,司徒清和都沒感覺到緊迫的感覺,可這個男人很危險。不亞於面對八級的變異獸啊!

而那男人目光一閃一閃的,看着林氏興味盎然的。

“司徒三夫人別來無恙,自前年閩南王府一別,我們也三年沒見了!”男人那張臉嫩的比林氏還要年輕個幾歲。

林氏抽動嘴角。這人還真是自來熟,三年前那一面也是她看到此人的背影罷了,說起來,她除了知道這個男人姓君之外,知道這男人的生意遍佈天下之外,啥都不瞭解啊!

司徒清和皺眉,擋在了林氏的面前!

“你是誰?跟蹤我們孤兒寡母的可不是君子所爲!”司徒清和這話不算客氣。要點兒臉面此刻都該臉紅解釋了,這面前的男人卻是爽朗的笑了!

“司徒七小姐這話說的,鄙人可不是君子,鄙人向來是真小人。君子那一套用在鄙人身上,那都糟蹋了鄙人了!”狂傲的不得了,讓人看着手心刺癢啊,想揍人啊!

司徒清和的臉瞬間就黑了,沒好氣的反駁!

“可不是遭禁了嗎?只怕這世界上也沒什麼詞彙能讚揚您這位真小人了!”司徒清和這話更顯刻薄了,卻引的那人笑聲更加的爽朗了!

“哈哈哈,痛快,果然不愧是鄙人看上的人!”這男人的話讓林氏害怕了。這人是盯上她女兒了?

別人不知道,可林氏知道啊,這姓君的不是好惹的。十年前京都不少世家閨秀可都被這人給擄走了。

那些世家還敢怒不敢言的,這可不只是這人和皇室關係匪淺的原因,而是這男人真心狠辣有手段讓人閉嘴啊!

雖然林氏也只知道個皮毛,可是架不住趙側妃、何氏、賢君王妃這三個閨蜜不停的提醒她要小心此人啊!

林氏臉色青白的想要擋住自己的女兒,可司徒清和卻是巍峨不動,讓林氏一時間着急不知道做什麼好!

“承蒙您看得起了,可是我不稀罕。您這麼不要麪皮跟蹤我們,就爲了說這些廢話?您還是說說你的來意吧,總不至於是真的好奇我的醫術纔跟蹤的吧?”能讓別人惦記的也就是她的醫術了!

這男人的笑容終於是收斂了,面無表情,那目光有些寒。

“有意思,真有意思,多少年了,這京都的閨秀居然再次有人敢這麼的擠兌鄙人。”那男人的話聽着好似自嘲,可司徒清和就感覺到心底一片冰涼。

好比生死一線間的緊迫,多少年沒這個感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