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追兵的天宇,收劍歸鞘遁入前面的森林。

「快追!」一名將領以身作則,帶頭沖向森林。

「啾啾!」幾隻強勁的弩箭飛來,毫無防備的將領直接被射中腦袋。「噗通!」武師初期的十夫長,就這麼凄慘的倒在手下面前。

躁動的燼木士兵紛紛停住腳步,生怕自己跟十夫長一樣的結局。猶豫之間,天宇已經徹底跑遠。

帥帳,午睡的時陽也被這連續不斷的鈴聲驚醒。

「士兵!」時陽顧不得更衣,張口便喊帳外的親軍。

兩名守帳親兵立即進賬,雙手抱拳單膝跪在時陽的面前:「大人,請吩咐!」

時陽整理一下鬢角,神色嚴肅的說:「外面發生了什麼?」

「啟稟大人,好像是一個笨賊觸發了警戒鈴!」

「笨賊?」時陽眼睛瞬間咪了起來,他可不相信親兵所說的笨賊。這警報,時陽料定是川風派過來的眼睛。

「傳我命令,窮寇莫追!」

時陽從懷中取出一枚兵符,丟到左邊親兵的膝蓋前面。

「遵命!」親兵抱拳一禮,拿起兵符便跑出了帥帳。 密林。

川風自信的收起追魂奪命弩,優雅自若的魅力十分迷人,旁邊狼狽不堪的天宇與他成了鮮明對比。

「天宇,我們回去吧!」

川風收回遠眺的目光,燼木士兵已經被他唬住,再耽擱一會兒來的可就不只這些小嘍啰了!

「切!」天宇露出一絲不屑之色,微翹的嘴角好像很不服。要不是突然響起鈴鐺聲,他怎麼會落的如此田地。

青龍寨。

「川風,山下的情況怎麼樣了?」一看見川風,陌山便滿臉關心的走了過來。

「不太好,燼木軍已經駐紮在山下!」川風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他也沒什麼主意了。

「我早就說過,你們下山毫無作用!」伍月取出兔八哥劍,不舍的在劍身上來回撫摸。

「哼,無用?」天宇冰冷的看了伍月一眼,緩緩從懷裡掏出一張帛書。

「這是什麼?」川風一臉迷糊的湊了上來。

隨著川風的話語,伍月目光落到這張帛書上。帛書上寫著一串黑體大字,它們分別就是青龍寨兵防布陣圖!

「青龍寨兵防布控圖!」伍月眼中閃過一絲驚喜,急忙奪過天宇手中的帛書仔細參考。

兵防布控圖上,所有通往山下的路,全讓紅色的叉給封住。不難理解,這些路上都有燼木軍團設立的關卡。除了後山的懸崖,青龍寨被圍的水泄不通。

「看來只有這一個選擇了!」伍月一臉沮喪之色,兵防布控圖被她隨手丟給川風。

「什麼選擇?」川風一臉茫然的接過兵防布控圖。

伍月舉著兔八哥劍挽了一朵劍花,滿臉遺憾的將劍遞給天宇:「調虎離山!」

「嗯?」川風頓時間有了興趣,難道伍月有什麼好主意?

「一會,本姑娘先去引開關卡守軍,你們趁機帶人突圍出去!」

「你?」聽到伍月的話,川風目光里滿是懷疑。不是看不起她,以伍月現在的傷勢,別說去引開燼木守軍,能不能活著走到關卡處都是個問題!她那狼狽的模樣,是個人都看得出來。

「怎麼,你不相信我?」伍月眉頭一皺,神色十分的不爽。川風的語氣真令人氣憤,她好歹也是一個蛻凡強者。

「不,我怎麼會看不起,你可是大高手!」川風病不傻,這種無異於送死的行動,他才不會去打頭陣。

「哼,算你識相!」伍月眼睛一閉,盤坐下來運功療傷。大戰在即,她必須儘可能的恢復實力。

「滴,隨機任務激活!」

川風感覺眼前一暗,意識沉入腦海之中。

茫茫識海,除了高掛中央的系統顯示屏,再無其他東西。

(力挽狂瀾):一、宿主需憑藉自己的力量,引開圍困青龍寨的燼木軍團。

二,任務成功獎勵玄級極品武器(丁蘭尺)

三、隨機圖鑑一張。

四、凡階黃級極品悟道丹一枚。

伍、本次任務難度是S級,失敗無懲罰!

六、本任務沒有時間限制,非強制性接取任務!

「S級?」川風輕嘆一聲,看來自己要走一回了。SS級任務他都完成過,這S級的還真不算恐怖,至少它沒有失敗懲罰?

這聲嘆息引起伍月的不滿。自己在這療養半天,川風怎麼還不走。她睜開禁閉到雙眼,一臉嚴肅的質問:「你怎麼還不走?」

川風飛起一掌,拍中伍月的昏穴:「秀兒,帶你小姐下去養傷吧!」

「你——!」伍月感覺腦袋一沉,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秀兒強忍內心的怒火,扶起伍月一言不發的離開了這裡。

青龍寨門前,川風揮手與陌山幾人告別。

「陌大哥,我走了以後你要多留意伍月!」

「放心,我會留意她們!」哭鬧的土豆被陌山拉住,防止他控住不住情緒去追川風。

「川風,此去兇險萬分,何不從長計議?」天宇手抱兔八哥劍,閃身擋在川風面前。

「時不待我!」川風拍了拍天宇的肩膀,縱身跳到花花牛的背上。

川風即將駕馬離開時,天宇一把拉住花花牛:「既然如此,何不讓我助你一臂之力?」

「保護好土豆,我們在鐵劍城匯合!」川風一把推開天宇的手,驅動花花牛往前走。

路過臣浮生身邊時,川風掏出一把手弩丟了過去:「臣浮生,看在這段時間你一直為我鞍前馬後,這柄追魂手弩就送給你了!」

「謝謝三一大人!」臣浮生接過追魂手弩,激動之情無法言語。右手輕輕撫摸弩身,生怕刮傷了它。

雖然他不太懂武器的級別,但是以三一大人的身份,這柄手弩絕對是一件珍品。

「快收起來!」川風一臉好笑的表情,臣浮生那貪婪的樣子真市儈。

「好!」聽了川風的話,臣浮生才戀戀不捨的將追魂送進懷裡。

「駕~!」川風輕揮手上的韁繩,準備驅馬離開青龍寨。

「川風,且慢!」陌山閃身擋在川風面前,伸手拉住花花牛的韁繩,制止住馬蹄前進的步伐。

川風疑惑的回過頭來,一臉不解的說:「怎麼?」

「前途未卜,你還是帶上我這匹千里馬吧!」陌山就跟變戲法一樣,一匹通體雪白的寶馬被他牽了過來。

川風目光撇了白馬一眼,隨後興緻索然的回過頭去:「陌大哥,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走咯!」川風拍了拍花花牛的腦袋,後者馬蹄一蹬瞬間消失不見。

「嘶——!」

眾人齊齊吸了一口冷氣,眼前這一幕也忒嚇人。

原本陌山還想讓川風丟掉禿馬,換上這匹踏雪尋梅千里馬,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這匹禿馬的動作,以他的目力竟然捕抓不到。

川風不是什麼英雄,更不會拿拯救世界來自我標榜。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因為他想得很清楚。

伍月已無戰鬥力,天宇跟陌山雖然都是武宗修為的高手,他們對上燼木軍團卻還不夠看。還不如讓他們保護好土豆,這樣川風也會放心施展。

青龍寨眾人想要平安,只有川風一人可以勝任。隨機任務,也只不過是錦上添花。 青龍寨山下主道,一匹禿馬絕塵而來。

燼木軍第一道關卡,一名守衛正昏昏欲睡,燥熱的天氣令人士氣低迷。

「噠噠!」突然出現的馬蹄聲,嚇得他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士兵瞪大眼睛極目遠眺,發現遠方一人單騎沖向關卡。

「敵襲!」

冷傲影帝嗜寵妻 士兵大喝一聲,急忙撿起木棒砸向身後的戰鼓。

「咚咚—咚咚—咚!」

附近駐紮的軍帳瞬間熱鬧起來,休息的士兵紛紛提著武器盔甲跑了出來。他們的動作十分嫻熟,奔跑途中就把制式盔甲穿戴整齊。不一會兒,士兵就把這座關卡圍城了鐵壁。

看到士兵犀利迅捷的布防,遠處騎士放慢了腳步,等他們徹底就位后才不急不慢的走了過來。

「哈哈哈哈!」士兵全都捧腹大笑。他們還以為來的是什麼武力高強的騎士,結果竟然是一個馬術菜鳥。

這名菜鳥騎士不是別人,正是離開青龍寨的川風。一道繩子在他腰間捆了幾圈,牢牢綁在花花牛的馬背上。

「駕!」

川風臉上神色自若,右手揮舞韁繩驅使花花牛向關卡狂奔。

一群孤陋寡聞的人,真當自己是什麼菜鳥。等著,這就讓你們大吃一驚!

「律——!」花花牛興奮的搖了搖頭,後足一蹬甩出最大的馬力跑了出去。

眾士兵只見花花牛身影一晃,從原地消失不見。

「這——!」幾乎瞬間,他們便感覺頭頂有異,抬頭一看眾人頓時傻了眼。

禿馬帶著川風飛舞在空中,丈許的拒馬竟然毫無作用。

「快,放箭!」燼木軍,一名百夫長急吼。

這時,眾士兵才緩過神來,紛紛搭弓準備射擊。沒等他們射出手上的箭矢,川風已經越過關卡從山腳下消失不見。

百夫長氣急敗壞的丟掉弓箭,一臉憋屈的看著下屬:「還愣著幹什麼,都給我去追呀!」

「是!」燼木士兵立即跑回馬圈,牽上戰馬追隨川風而去。

倉促之間,他們只得輕裝上陣,鍋碗瓢盆、營帳軍糧全都被拋棄。通緝犯川風已經闖關而去,再不進行補救任務,總督大人定會軍法處置。

「嗚呼!」川風一路狂嘯製造動靜,聲勢浩大之極。

他按照燼木軍防布控圖,把天宇等人逃生路上的關卡全部突破,領著窮追不捨的士兵沖向山下總營。

燼木軍團帥帳。

時陽正聚精會神的讀書,桌子上的茶杯突然晃動。些許茶水,都被這股力量甩落在桌面。他臉色一寒,放下書籍走出了營帳。

「嗯?」時陽目光自覺的撇向山上,一股滔天狼煙引起他的注意力。

忽然、一人單騎率先衝出狼煙,緊接著呼嘯而出的是燼木軍團。他們一路追逐,朝著燼木軍團總營奔襲而來。

不足一刻,那個單槍匹馬的人便出現在時陽的視線里。

「是他?」時陽神情一愣,有點出乎意料。

竟然會是川風,金家耗盡心血想要抓捕的人,就這麼的送上了門?

臨近燼木軍團總營,緊跟川風的追兵果斷的停下了腳步,再往前走的話會衝撞到帥帳。

身後沒有追兵的窮追不捨,川風驅使著花花牛放緩腳步,向著帥帳悠然自得的走去。

燼木軍團帥帳,川風停下花花牛,撇著腦袋一臉好奇的打量時陽:「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哈哈!」時陽雙手抱肩,一臉的不屑一顧。

雖然不知道川風的如意算盤,可時陽卻將川風的實力修為看的一清二楚。

一個小小的武士,竟敢隻身獨闖龍潭虎穴。真不知道他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

「笑什麼?快去通知你們將軍,就說我要揍他!」川風臉色一板,語氣囂張至極。

「揍我?」時陽笑容瞬間消失,那不可一世的樣子真令人生氣。

「嗯?」川風聽到時陽的話,目光再度落到他的身上。

此人天庭飽滿,身上散發一股上位者的氣質,金色絲質的長袍難掩偉岸的身軀。

如此明顯的特點,十有八九,此人就是燼木軍團的管理層。

川風眼珠子靈活一轉,擺出一副傲世無雙的姿態:「想必你就是他們的將軍!」

「不錯!」時陽鬆開緊握的拳頭,神色好奇的看著川風。

自覺閱人無數時陽,竟然看不透川風的想法。難不成,他真的有恃無恐?

「我要跟你們單挑!」川風伸出右手中指,朝著時陽惡狠狠的比了一下。

「哈,單挑?」

時陽怒極反笑,他竟然被一個小小的武士鄙視了。

時陽身形一扭,朝著川風極速奔去。一瞬間,他便閃到了川風面前。

時陽即將抓住川風時,卻不料川風竟憑空消失。在他疑惑不解之際,川風竟出現在時陽身後:「不,不!我是要單挑你們所有人!」

「狂妄!」時陽怒吼一聲,雙拳扣手成爪抓向身後。

「嗯?」感覺身後一爪抓空,時陽惱怒的回頭觀望,川風的蹤影早已消失。

川風再次出現在時陽背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拍了他肩膀一下:「你的速度太慢了!」

時陽猛的一回頭,如同見了鬼一樣詫異:「你是怎麼做到的?」

他堂堂一個武王巔峰,竟然抓不住一個小小的武士,傳出去定會讓別人笑掉大牙。

「你不行,還是叫上幫手吧」川風沒有理會時陽,拍了拍花花牛徑直從他身邊掠過。

「欺人太甚!」望著即將遠去的川風,時陽臉色變的陰沉。

「啾!」時陽張嘴吹出一道奇異的哨聲。

哨聲響起的瞬間,五道身影從軍營里彈射而出。他們不是別人,正是燼木軍另外五名武王後期的統領。

「快,給我攔住川風!」時陽急忙抽出鐵胎弓,朝著川風射出兩支蘊含真氣的箭矢。

兩隻真氣箭矢破空而去,瞬間飛到川風的後背。眼看箭矢就要擊他,川風身體卻一閃躲過攻擊。

「哼!」時陽不依不饒,取出箭矢再次射向川風。

這時,幾名燼木統領也反應過來,紛紛取出武器撲向川風。

「不好!」川風心中暗道一聲,急忙抽出腰間奪命手弩射擊。

「啾啾!」幾根箭矢迅速射出,朝著五名擋路的武王飛去。

五名武王卻毫不閃躲,紛紛聚起真氣罡衣抵擋。「叮叮!」昔日犀利無比的箭矢,全被他們擋了下來。

「咻!」背後一根真氣箭矢飛來,花花牛身影一閃,川風順利的躲了過去。

五名武王慌亂起來,川風躲過的真氣箭矢正飛向他們。這可是時陽全力射出的一箭,以他們武王後期的實力絕對抵擋不住。

命懸一線,位於箭矢前方的那名武王閃身躲到一旁。

「唰!」恐怖的箭矢從一邊飛出,徑直武王身後的一塊盾牌擊碎。

「駕!」包圍圈露出一道缺口,川風立即驅使花花牛沖了出去。

另外四名武王臉色一變,急忙閃身堵截川風。可惜,他們還是慢了一步,讓川風在面前逃脫。

「結陣!」五名武王聚集起來站成一排,伸出右手搭在前一個人的肩膀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