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遠,足足快一個小時后,車子才來到一個別墅小區。在男子引領下,很快到了別墅門口。

看這別墅位置條件等,加上裝修估計得千萬以上。

有男子引領,林不凡很容易就走了進去。

進入裡面,林不凡一眼望去,只見一個五十來歲的老者躺在沙發上面,眼睛微微地閉著。

正是六爺,他見過相片。

隱息術一用,立刻看出了實力。

先天二品!

確實不錯,難怪能有如此成就。

在周圍,有足足三個女子再為他按摩伺候。

三個女子個個身穿粉絲睡衣,幾乎透明的衣衫暴露出不少動人風景,模樣身材都相當不錯。

只能說,很會享受。

而且,其中一個竟然是艾美麗。

這一下,林不凡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了。沒想到,艾美麗這種貨色也能靠上六爺這樣的人物。

艾美麗抬頭看見林不凡,眼中閃過冷笑跟嘲諷。這小子敢跟自己作對,今天就讓他知道什麼叫著生不如死。

她會去往公司工作,本就是六爺安排的,接近胡少也達到了,更慢慢地要爬上更高的位置。

可現在,卻被一個年輕人毀了,六爺非常生氣。

至於艾美麗所謂乾爹,只是六爺的朋友,故意拋出去給艾美麗撐腰的。

同時,除了他們還有一個不到三十歲的男子。

他身體極其健碩,就那麼站在一旁位置,卻給人一種隨時要擇人而噬的感覺。

看起來,應該是練外功之人,實力差不多堪比後天九品的樣子。

好苗子啊,修鍊傀儡煉體術的好苗子。這種好苗子不同於林破天,是看得到的修鍊條件。

而林破天,是天生的特殊,至少林不凡看不出來。

根據仙女姐姐意思,林破天只要一直修鍊下去,實力能一直進步,未來實力堪比宗師,甚至更高級別都是完全可能的。

「人帶來了?」六爺沒有睜眼,淡淡開口問道。

「帶,帶來了!」男子趕緊回答,對六爺他有著發自內心的恐懼。

別看六爺一臉和顏悅色,和藹長輩的樣子,可收拾起人來,眼睛眨都不眨的,異常兇狠。

「好,你下去吧。」六爺擺了擺手,自己坐了起來,看了一眼對面的林不凡,沒想到是這麼秀氣年輕的一個小夥子,淡淡道:「你就是林不凡?」

「如假包換。」林不凡神色平靜。

「不錯,見到我能有這種表現的年輕人,可絕對不多。」六爺齜牙一笑,莫名地一下子變得無比陰森:「不過越是這樣,你只會死的越慘。」

「就為了這麼一個低賤的女人?」林不凡嘲諷問。

「林不凡……」

六爺擺了擺手,把艾美麗的話直接噎了回去,淡淡道:「她是低賤,甚至不值一提。但是,打狗也要看主人。」

這話說的,明顯帶著羞辱,艾美麗臉色難堪,卻不敢吭一聲。

其實她也知道,六爺只是把她當一條狗來利用。可是她甘願,再說了現在也沒能力抗拒。

「有道理,不過現在狗已經打了,看來你這個主人不會善罷甘休了。」

「你說呢?」六爺陰冷笑問。

旁邊的年輕男子也是眼神銳利,緊緊地盯著林不凡。猶如一頭獵豹一般,隨時要把林不凡撕裂。

艾美麗更是無比得意,林不凡啊林不凡,等一下看我怎麼狠狠地折磨你,我要讓你知道,得罪我是你這輩子犯的最大錯誤。

看著幾人掃來的目光,林不凡不但沒有懼怕,反而微微一笑,語出驚人:「沒完就沒完吧,正好我也想把你收拾了。」 這話一出,伺候的幾女包括艾美麗都驚呆了。見過不知多少面對六爺戰戰兢兢的人,還沒見過如此狂妄無知的。

六爺是誰,那可絕對是天海市霸主級別的牛人,這小子竟然敢說要收拾六爺,那不是找死嗎?

「找死!」果然,六爺身邊的男子目光銳利,身上有著一種極其霸道的氣勢,直接就撲了出去。

男子右手伸得筆直,拳頭帶著一道嚇人勁風,霸道砸了過去。

艾美麗冷笑,小子,接下來就等著被虐吧。她可是知道,這個人叫黑熊,絕對是一個可怕的打手。

林不凡神情平靜,穩穩立於原地。

在幾乎就要被拳頭擊中的時候,身子猛地一偏避讓開來,右手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抬起,一下子拿捏著對方的手腕。

反手一扭!

咔擦!

男子慘哼一聲,驚怒不已。右腳立刻第一時間抬起,兇猛地踢向林不凡襠下。這一腳力道十足。

只是太慢了,林不凡后發先至一腳把他踹飛出去。

男子只覺五臟六腑都一陣翻江倒海,但落地之後,立刻一躍而起,就要撲上去繼續戰鬥。

剛剛的疼痛好像根本不算什麼,他從小練習外家功夫,這點傷確實不算啥。

「黑熊,住手!」

六爺喊了一句,制止了黑熊。

黑熊停了下來,一臉兇狠地看著林不凡。

這一次,六爺站了起來,淡淡道:「小子,身手確實不錯,難怪敢這麼猖狂。」

「猖狂不敢,但誰要跟我過不去,我保證讓他過的更凄慘。」林不凡悠然道。

聽著這話,六爺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條縫:「小子,你是第一個敢在我面前如此肆無忌憚的年輕人。」

這小子完了!

艾美麗雖然震驚林不凡的身手,但卻非常確信,林不凡死定了。

了解六爺的人都知道,六爺笑得越這樣,越發憤怒。這下子不動手則以,一旦動手恐怕會折磨的對方後悔來到這世上。

「是嗎,那隻能說明你以前見到的優秀年輕人太少了。」林不凡並沒有得罪了牛人的覺悟。

「不是少,是他們有自知之明。不像有些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染年華兩世月 六爺冷哼一聲,右手一揮。

偌大的地方一下子闖進來四個人,每人手中都有一把手槍,從四個方向瞄準了林不凡。

簡直避無可避。

艾美麗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暗竊喜。小子,讓你裝逼,現在傻了吧,死定了吧。

可讓她不解的是,哪怕被四槍環繞,林不凡依然平靜,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

該死的,這小子到時候竟然還在裝逼。行,看他能裝到幾時。對於林不凡,她是真的恨啊。

破壞自己完成任務的機會,最重要是破壞她繼續跟胡少結交下去的機會。繼續下去,說不定他都有機會勾引到胡少呢。

「你不害怕?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你可知道,只要我一聲令下,子彈就會呼嘯著一顆顆射進你的身體當中。」六爺冷聲開口。

「你說的對,但前提得他們有機會開槍。」林不凡話音剛落,右手突然瞬間甩出了數根細小銀針,瞬間飛了出去。

銀針飛出來速度太快了,四人一下子根本來不及。更何況,六爺沒有下令開槍,他們有那麼一瞬間的猶豫。

啊!

四人慘哼一聲,手中槍都不由自主地落地。

六爺呆了一下,眼中閃過一道異樣。不但沒有為手下失利而生氣,甚至制止了撿槍要動手的手下,說道:「有意思,我發現我開始有些喜歡你了。」

「有沒有興趣跟我干?跟著我,我保你富貴榮華,權勢地位。」接著,六爺甚至許出這樣的條件。

幾女呆了一下,這畫風是不是轉變的太快了。

不過,剛剛那一下確實非常帥!

艾美麗更是臉色變了,他沒想到六爺不但不收拾林不凡,甚至反而要邀請他加入,還許諾如此條件。

完了,若是他加入。自己這個利用價值不大的廢物,反而要倒霉了。

她可是知道,六爺向來無情,翻臉比翻書還快呢。

六爺見過不知多少人,有青年才俊,更有一方大佬,對看人這方面自認為還是有幾分本事的。

眼前這個年輕人,不但身手好。最關鍵的是冷靜有頭腦,更有膽識。他不缺打手,最缺這樣有頭腦的幫手。

若是有他幫助自己打理,自己定然如虎添翼。若不是看對方有用,也不會就這麼放過破壞自己好事的人。

林不凡也楞了一下,搖了搖頭,淡淡道:「我這個人喜歡自己做主,不喜歡跟著別人干。要不這樣,你以後跟我吧。」

這話一出,幾女傻眼。

歡喜記事 黑熊也是無語。

這小子,是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啊。

「哈哈……」

六爺再也忍不住地大笑出聲,他還從未碰到過如此膽大包天的年輕人。看來,有膽識是真,可不一定有頭腦。

「無知小子,你可知道六爺是什麼身份,就憑你也敢在這如此放肆。」黑熊冷冷道,這小子身手確實強,但在六爺這裡,是絕對不夠的。

「我當然知道,縱橫西山跟北林兩區的大佬,我怎麼會不知道,可那又如何?」林不凡淡淡反問。

「好,好一個那又如何。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我王小六是憑藉著什麼走到今時今日的。」

六爺話音剛落,身上氣勢暴漲,整個人更有一種霸道的煞氣,也有一些陰冷氣息,目光緊緊地鎖定著林不凡。

這一下,先天二品的實力展露無疑。

看著這一幕,黑熊暗暗搖頭,只怪這小子自己找死。只是可惜了,這麼年輕實力竟然這麼強。

雖然剛剛被林不凡教訓,但他還是佩服林不凡的實力。

艾美麗當然是最開心的,幸虧這小子不知死活,竟然不接受。這下好了,六爺親自動手了。

她可是聽說了六爺的實力,簡直如電視劇中的武俠高手一樣,超級厲害。更何況,只是此時的威壓都已經相當嚇人。

她想好了,等六爺廢了林不凡。她要讓六爺把林不凡讓給她,讓她狠狠地折磨,以報心頭只恨。 “信息存放器?”艾麗左右地轉頭看着,“那麼小的東西會是信息存放器?不可能吧!不過就是小孩子玩意了,也不一定是那個‘女’人的,利維你檢查那麼仔細幹什麼?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就是呀,一個小孩子玩意了。”別西卜也附和道。“大家不要在這種東西上面‘浪’費時間了。”

“不,這可不是小孩子的玩意,它裏面的構架可非常的複雜,讓人稱奇。”利維一碰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就會一下子變得熱情如火起來。“做這個的人,一定是個天才,絕對沒錯的。”

“什麼天才,不過就是‘女’人的首飾而已。”

“這裏面會是什麼?”肖莫迪和路西弗卻沒有理會別西卜的話,只是異口同聲地問。他們關心的不是爲什麼這東西做的如此小巧,如此地掩人耳目,他們關心的只是這個所謂的信息存放器中會放了什麼。那樣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戒指之上,不會沒有理由的。就算不是納託絲的東西,也一定帶着某種傳遞信息的意義,就像是項鍊中的照片一樣。

“你們都想知道嗎?”利維問他們的意思。

“當然了。”肖莫迪理所當然地回答,“你能夠解開嗎?”

“不難。”利維自信地挑眉,“不過前提是,我破譯的設備,例如電腦。”

“我知道哪裏有,一樓視頻室就有。”路西弗眼睛一亮,幾乎是迫切地,她一把拉住了利維的手,“你跟我來。”

“這樣一個小東西里面能有什麼呀?真是的。”跟在最後的別西卜無法勸住大家,只是一副不甘願的‘摸’樣跟隨在後頭。

利維跟着路西弗匆匆出‘門’,從暗黑的長廊,一路‘摸’壁前行。或許真的是因爲心急如焚,想要從裏面找出真實的線索,所以路西弗只是毫無顧忌的朝前走。別的人走在黑暗中,多少會有些恐慌,會小心翼翼,會謹小慎微,而她卻是絲毫沒有任何的顧慮。

等到利維和其他人也來到了一樓的小視頻室的時候,路西弗已經打開了設備,等待着利維了。

利維也不耽擱,他在坐定之後,便開始研究起那個小小的“水珠”。而事實也證明,他是對的,那個‘精’工細作的小珠子就是一個容量不小的信息載體。唯一可惜的是,信息的內容是加了密的。

“我早說了,‘弄’這個東西就是‘浪’費時間了。”艾麗不滿的說,“有這個時間,我們還不如一層一層地搜索這個古堡了,這還比較有意義一點了。”

“這點東西,難不倒我,不過就是時間問題了。”利維的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跳躍着,最後他嚴肅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屏幕上一連串白‘色’字體變成了粉末,利維已經打開了那扇‘門’了。

只是畫面有些古怪,而且是越來越詭異了,屏幕上是紅‘色’和白‘色’相間的各種‘色’塊組合,慢慢地這些‘色’塊拼湊起來,最後竟成了一扇滴着紅‘色’水滴的‘門’,‘門’的邊緣cha着各種各樣形態不一的白‘色’罌粟‘花’,而在‘花’朵的周圍卻有好幾排的字符。

“這是什麼鬼畫符!?”戴斯坦眼看着屏幕上各種詭異的組合,雖說他是看慣了血腥場面的人,但是這種詭異的東西還真是頭一次看到了。

“不是鬼畫符,而是文字,是希伯來語。”‘肥’胖的別西卜擠身過來,他研究各種文字,其中也包括了這種古老的文字,所以只是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黑‘色’封底之上的字符。

“希伯來文字?是什麼意思?”

別西卜又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然後開始順着文字的方向,讀了出來。

“若無法掩藏心中的xing‘欲’,而自由進行釋放,應該在硫磺和火焰中焚燒而死。若無法控制自己的食‘欲’,而過度地囤積,這樣的人就應該讓他吃下蛇鼠蟾蜍。若是貪婪,而無法抑制,渴望獲得更多,那就應該在油鍋中煎熬。若是因爲懶惰,而‘浪’費了珍貴的時間,那就應該被丟入蛇坑,永世不得超生。若是因爲暴虐而傷害他人,在‘精’神上‘肉’體上折磨着他人,那就應該被活活的——”讀到了這裏,別西卜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彷彿是一股寒氣從腳底一直鑽入了心臟,他張開了嘴,狠狠地吸了一口氣,這才把自己的聲音重新找了回來。“肢解。若是因爲嫉妒而心懷怨怒,心中生出了歹意,那麼這種人就應該被投入到冰水之中,洗淨骯髒之靈魂。若是有人因爲過度的驕傲而無法證實身邊的一切,理所當然地以爲自己就是一切的主宰,那麼他就應該遭受最大的酷刑——輪裂。”

“我的上帝,這是什麼?!”鄭‘蒙’驚恐異常,甚至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連兩位來自黑道的大人物也不禁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這東西還真是噁心的要命。”利維的手繼續在上面敲擊着,那紅‘色’的液體一滴滴的滴下,就如同人類被殺之後滴下的血液一樣。當他手下的動作越快,而血滴滴落的速度也是越快,最後卻變成了一排紅‘色’的水幕,水幕匯聚成爲了一個對話框。“SHIT!居然是雙重密碼!好呀,你越是不讓我打開,我就越是要打開了給你看看。”

他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讓人有種眼‘花’繚‘亂’的錯‘亂’感。一開始大家還有興趣圍觀看着,可是越到後來,大家也就覺得越無聊,所以他們便不再看他,或者休息着,或者彼此商量着。只有路西弗和肖莫迪還不爲所動,不顧疲倦地站在利維的背後,路西弗的眼睛始終盯着屏幕,而肖莫迪的視線則在屏幕和路西弗之間來回轉着。

一句“好了!”讓大家的心再次振奮起來。

“好了嗎?”

“解開了嗎?”

利維‘精’神奕奕地點點頭,“恩,都解開了。”他一邊說着,一邊將一連串的字符打到了空白之處。

“A——N——G——E——L,然後是,30010403,最後是D——E——A——T——H——S——I——N——S。”

當他把最後一個字母“S”鍵入的時候,屏幕被打開了,就像是一扇‘門’被打開了一樣。裏面是一個文件夾,起着一個讓人不太舒服的名字“罪惡檔案”,而打開了之後,裏面卻是一些視頻,還有一個文檔。 「先天二品,很強嗎?」林不凡嘴角浮現一抹諷刺,一句話直接點名了六爺的真正實力。

六爺微微一震,不知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實力,但立刻冷笑道:「林不凡,別以為我看不透你,你不過是先天一品而已。而我,七年前就是先天二品了。」

「整整七年,竟然一點長進都沒有,還好意思說出來,不嫌丟人?」林不凡言語中更是透出了不屑。

「小子,不得不說,你徹底激怒我了!今天,我要一寸一寸地捏碎你身上每一根骨頭。」

六爺這下子暴怒了,當場發飆,腳尖一點,以一種驚人速度直接衝到了林不凡面前。

一掌直劈下去,威勢逼人。

林不凡冷哼一聲,微微往後後撤一步,右手就那麼一探竟然就精準地抓住了六爺的手腕。

身子再往前依靠,手肘重重地撞擊上六爺胸膛位置。

非常簡單的格鬥招式。

但是,他速度夠快,力量夠強,更能夠讓六爺防不勝防。

六爺一下子都根本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胸口一陣沉悶,痛哼一聲,身子不由地往後退連退。

他眼中露出一些不敢相信,更可怕的是對方又一波攻擊接踵而至。

該死的。

怎麼可能,六爺雙腿一沉,雙掌立刻迎了上去。他就不信了,自己先天二品速度會不如對方,力量會不如對方。

可事實證明,他就是不如人家。

林不凡身法無比精妙,不但速度快,還巧妙避開六爺的攻擊,恐怖一腳重重踹中了六爺的胸膛。

可憐六爺一把老骨頭,慘哼一聲身子飛出去足足七八米遠,最後撞擊在牆壁旁邊重重摔落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