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隸對她四姐,永遠是冰冷的一張臉,比她三哥還冷的一張臉。是真正的沒血沒情。她三哥的冷,不過是裝的門面。朱隸可不是。

“隸王不在這兒。”對於這點,朱琪可以打保票。

如果是朱隸和李敏一起來,駕車的人肯定是朱隸的人,不會是王德勝了。

又有車隊的聲音,從迎着他們馬車方向的道路駛來。朱琪和朱永樂趕緊把腦袋鑽回到馬車裏。福子是躲到了馬車背側的陰影裏面,手指有些哆嗦地抓着自己頭頂上的瓜皮帽,一個勁兒地按着自己頭頂。

他們欲躲避的人,正騎着宛如雪峯女神一樣漂亮高貴的白駒,帶着幾個護衛,沿途經過的地方,百姓和貴族都不由自主地閃避到街邊上,垂目而立,面露景仰之情。

朱琪的眼睛,從被風颳起的車簾縫隙裏望出去,能偷窺到一點那人的身影。

她身邊的小胖妞,戰戰兢兢地說:“是小理王爺——”

“你怕他?”朱琪聽見朱永樂的聲音裏含着一抹懼色,不由驚奇。

“你不知道嗎?李瑩臉上那鞭子,就是他打出來的。”朱永樂摸住胸口的衣服。對她來說,敢打女人,並且把女人打到破相的男人,無疑是最可怕的。因爲這個男人,對女人一點憐惜的心都沒有,能不可怕嗎。

朱琪的嘴角彎彎的,眉毛向上飛揚着。他把李瑩打到破相算得了啥,上次,他差點一箭射穿她胸口呢。

要她說,她偏偏愛死了他這股狠勁,心狠手辣的男人,她最喜歡了。

朱理騎着馬,到達了飯館前面。

站在門口的王德勝,上前抱拳道:“奴才見過二少爺。”

“我嫂子在裏面嗎?”朱理下了馬,說。

“是的。大少奶奶在裏面等着二少爺。”

藥廠裏這些人,有一部分,是當時奉了朱理的命令,護送藥隊從京師逃亡到北燕,後來,就此融進了徐三舅的隊伍裏幫忙。今兒李敏犒賞所有的人,作爲這裏部分人的主子,朱理來這裏露個臉,可以給大嫂撐撐腰。

朱理照常不把手上的玉鞭扔給底下的人,還是插在了腰間上,負手進了門口,顯出一副少年老成的姿態。

福子把馬車牽進了巷道里。朱琪從馬車上下來了。小胖妞畏懼朱理,不是很想下車。朱琪開始誘惑小郡主說:“隸王妃都到這裏來了,說不定你的徐狀元也在這裏。”

“他在這嗎?”朱永樂半信半疑的,被朱琪拉着手下了馬車。

朱琪對福子說:“我們繞到後面的廚房去。後院裏肯定有狗洞。你馬上去找。”

又是鑽狗洞。福子無奈地抓抓瓜皮帽。

護着兩個女主子,從飯館的後牆翻進了後院。朱琪幾乎是把朱永樂給抱着上牆下牆的。主要是朱永樂說是減肥減了不少斤,但是相比那個狗洞的容積,還是大了點,鑽不過去。

朱永樂被朱琪一抱,因爲朱琪是自己的堂哥嗎,沒有什麼顧忌,卻是挨在朱琪身上時,聞到隸朱琪身上的味兒,覺得哪兒怪怪的。落到院子裏時,小胖妞用力吸着自己袖管上自己的味道,想來想去,還是想不明白,爲什麼朱琪身上的味兒比她身上的味兒更香呢?

“十一爺。”朱永樂貓在朱琪身後,一起向前緩慢潛伏着前進時,問了,“十一爺身上是帶了什麼香囊,那個味兒比本郡主身上的更好聞。”

“香囊?我從不帶香囊。”朱琪頭也不回地說。

不帶香囊怎麼有香味兒?還是說,男子身上的味兒就是這樣的。朱永樂腦子裏成了一團漿糊似的,快被搞混了。

福子在前頭給她們兩個探路,像是看到了什麼,高興地從前面跑回來對她們兩個像哈巴狗似地點頭說:“是徐狀元,徐狀元在。”

朱永樂像是被箭擊中,腦袋裏轟,變的空白。

琢磨着的朱琪,把朱永樂一塊按在了後院裏的灌木叢裏說:“在這兒等着。這裏有茅廁,他遲早要過來蹲廁的。”

屋子裏,等到了朱理來的衆人,紛紛站起身行過禮以後,開始坐下吃飯。酒席上一番觥籌交錯,李敏不能喝酒,都由自己家人,小叔,三舅和表哥徐有貞等,給代替了。

由於李敏本意就是讓大家吃的高興喝的高興,並不禁酒。冬天裏,喝酒的男人益發喜歡暢飲,幾杯入肚,酒勁一來,滿臉通紅,三三兩兩玩起了行酒令。

就是年紀最小的朱理,都頗有點醉意了,歪斜的臉枕在一條臂上,白皙的臉蛋兒浮現出了兩朵桃花一樣的紅暈,另一隻手玩着手裏的酒杯兒。

這樣一看,李敏覺得小叔和自己老公還真是像。前幾天,老公在山上喝醉酒的時候,和小叔這會兒一樣,都是似醉非醉的。只有那些不知死活的人,才真的會把這對兄弟當成真醉了。

相比之下,李敏可以清楚看見,自己表哥徐有貞徐狀元,真的是不大會喝酒的,幾杯之後,徐有貞那張臉,不是紅的,是略顯出青色。

李敏立馬吩咐人把徐有貞扶了下去。

徐有貞剛從酒席上下去喝了一杯解酒茶,就吐了,吐的有些七暈八素的,而且想上茅廁。王德勝親自扶着徐有貞到了飯館的後院,找茅廁。

機會就這樣,被兩個守株待兔的女子等到了。

話說北燕真是冷,冷死了。朱永樂兩隻手抱着自己的身子,在灌木叢裏打着哆嗦。

這幾天都宅在有地炕的屋子裏,在中午陽光最好的時段纔出來戶外活動,所以不覺得冷。現在夜裏出來,在冰天雪地裏的後院裏貓着,四處都是寒嗖嗖的冷風。朱永樂才發覺,這個北燕的冷,和京師裏的冷是不能相比的。

京師裏的冬天,都可以相當北燕的春天了。就此可以想象到北燕的冬天該有多可怕。朱永樂忽然心裏冒出了個念頭,在這樣冰冷的冬天裏成長出來的人,會是什麼樣的人。

猛的,打了個寒噤時,沒能控制住,一聲噴嚏直射而出。

朱琪猛然回身,想捂住她鼻子都來不及。

屋裏,一雙銳利的眸子,瞬間往後院裏射出去。

王德勝扶着徐有貞走到院子中間,聽見這一聲噴嚏,同樣停住了步子。只有醉醺醺的徐有貞,好像渾然不知所覺,問:“什麼聲音?貓叫嗎?”

還狗吠呢!朱琪心頭着火似地罵道。

“徐狀元,奴才先扶着你到茅廁。”王德勝轉回頭,對徐有貞說。

徐有貞迷迷糊糊的眼睛,這會兒藉着院子裏吊着的燈籠的光,望到了黑影重重的灌木叢,喊:“我看見了,是貓——”

福子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纔沒有因爲徐有貞這句話噴出一口鼻涕。

辣妹也純情 李敏在屋裏能聽見後院裏自己表哥叫着貓的聲音,吃了口水,對身邊的蘭燕說:“你到後院看看。”

蘭燕點頭,即轉身出去。

見屋子裏又走出一個人,福子要哭的心思都有了。這來的人,分明是那個護國公府赫赫有名的女俠蘭燕。照蘭燕那功夫,隨時可以像抓耗子一樣把他們幾個拎出來。

朱琪掌心裏焦急地冒出層汗,考慮着是不是該先撤了。

誘寵傻妃:呆萌王爺很腹黑 蘭燕是站在後院的門口,往黑漆漆的院子裏瀏覽一圈,接着,什麼動作都沒有,返身回了屋子。

福子這時候已經爬到朱琪身邊了,問:“十一爺,我們回去嗎?”

“回去,當然回去。”朱琪可不信,那個蘭燕什麼都沒有看見。

這對主僕於是往後撤,結果走了幾步發現小胖妞沒有跟來。朱琪焦急地回頭拉人。一拉朱永樂的手,只覺冰涼冰涼的。天,這個小郡主是被嚇到快暈倒了嗎?

二話不說,朱琪抱起朱永樂,和福子一塊越過後牆,跑了。

蘭燕回到屋裏以後,貼着李敏的耳朵說了句話。李敏眸子眯成了條縫,不動聲色地先望到了身邊好像醉酒的朱理那兒。

朱理好像在琢磨自己手裏拿的那隻玉杯,對四周的動靜宛若毫不知情的樣子。

徐有貞在茅廁裏蹲着,被四面寒風吹過以後,醉醺醺的腦子裏灌進了寒冷的北風,頓時清醒了不少。不,簡直是當頭一盆冷水澆了下來。

他走出茅廁的時候,看着面無表情的王德勝,低聲道:“剛纔是誰來了,你看清楚了沒有?”

王德勝回頭望了眼他暗藏在黑夜裏的表情,見他應該是意識清醒了,悄聲說:“如少爺親眼所見的。” 196 混亂

見到徐有貞沒有說話,王德勝問:“要不要奴才跟去看看,是不是看錯了?”

“不用。徐有貞擰巴起來的眉頭並沒有鬆開。他是狀元,受邀出席過皇家的宴會,比如上次萬壽園的中秋宴,對於皇家人的面孔,是能認出一二的。沒有看錯,不可能看錯。要是真看錯了,那兩個人何必逃。

他想不明白的,或許是隻有一點。一個爺和一個郡主,怎麼跑到燕都來的,跑來燕都做什麼。後者更加令人費解。如果萬曆爺想讓自己的兒子到燕都來做間諜,也該派三爺八爺這樣重量級的,能幹的,哪怕派個十爺,絕對是好過派一個孩子似的十一爺和郡主?

十一爺生性好動,好玩,這是京師裏誰都知道的事。萬曆爺從來都不把十一爺當男子漢,只當十一是個沒有長大的孩子,更不可能把重大的事情交給十一爺來做。郡主,更不用說了,一個女孩子,能做什麼大事?

好吧,即便這兩人是萬曆爺派來的,要來燕都當間諜的,那這兩個人是不是太小孩子兒戲了,跑到人家喝酒的地方,還鑽在後院裏守株待兔,想做什麼?搞襲擊?搞綁架?僅十一爺和手無寸鐵不會武功的郡主,能綁架到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嗎?

不對,都不對,怎麼想這個邏輯都不對。

徐有貞越想越覺得這裏頭有蹊蹺。

帶着王德勝走回到屋裏。屋裏的人,好像都沒有察覺到剛纔有人來過的異常,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他那三舅和堂弟,都喝得滿臉通紅,興致高昂地與其他人勾搭胸背,手裏抓着行酒令,高聲吆喝着。

反正是看不出來有人察覺異常了。

徐有貞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擡頭的時候,望到了坐在自己斜對面的表妹。李敏拿筷子夾着一塊東坡肉,像是很有滋味地嚼着。見此,徐有貞不由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滿意的微笑。他這個表妹有了身孕,最怕吃不下飯,現在吃得下,說明身子好。

王德勝護送完徐有貞回來,見主子身邊有蘭燕看着,而且主子在專心吃飯,就此走到了門口打理馬車。等主子吃的差不多要走的時候,可以隨叫隨走。

看到王德勝走出去時,蘭燕心裏都不禁想:真是個老實巴交忠心耿耿的漢子。說真的,現在要找這樣的家奴很不容易。據說這個人,跟隨李敏是從小跟到大的,更不容易了。更多的家奴,更像小李子這樣,油嘴滑舌的,見風使舵的。

小李子擡起袖管打個噴嚏,是坐在飯館門口的一邊角落裏,拿着把凳子架着條長腿。王德勝走出門口的時候他看的一清二楚。也就是說,什麼人經過門口,他都知道。

王德勝嘛,現在看他和徐家那些人在一塊兒,好像也不是十分親密。姓王,不姓徐,真讓人都有些疑惑了,究竟這個老實巴交的漢子,是怎麼隨徐娘子做起事來的?

再說,被朱琪帶着回到馬車內的朱永樂,是抱着自己的身子打起了擺子,一陣一陣的哆嗦,很顯然,不是受到驚嚇而已了。

朱琪緊張地把手心摸到她額頭上,仔細摸了下,好像沒有發燒。但是,朱永樂是在發抖,很怕冷的樣子。

“哎,你怎麼像我九哥一樣打哆嗦呢?”朱琪伸手拿了車上一條毯子,嚴嚴實實裹到小胖妞身上,“我九哥經常說他是因爲胖,所以怕冷。”

朱永樂鼻孔裏抽了抽,好像有些喘不過氣。

福子走了過來,是上附近人家裏借了點熱水,拿進車裏面,給小胖妞喝點。

朱琪讓福子給朱永樂喂一口水,心裏琢磨了起來:“福子,燕都裏,聽說沒有什麼大夫,你記得嗎?”

“記得。”福子點頭,像鄭老頭子會到燕都來,就是因爲燕都裏的大夫都被司馬文瑞一批人打擊的太慘紛紛逃離了燕都。

“郡主要是病了,你說我們上哪兒找大夫?”朱琪問。

福子想,找鄭老頭子。找了鄭老頭子的話,難免都得穿幫,一旦穿幫,主子她們需要被迫回京了。

朱永樂那張發青的嘴脣張了張,好像說了句什麼。朱琪靠近去聽,只聽見她好像說的不要。

“這樣,我們先回去吧。”朱琪把她身上的毯子再拉一拉,小聲說,“這事兒是我不好,我忘了,郡主不像我,郡主的身子比我的金貴多了,一不小心容易傷寒。”

說着,朱琪命令福子趕緊駕車回去。

可是他們要回去卻不容易了。只見,飯館裏飯局是結束了。考慮到明日大夥兒還要工作。李敏見酒喝的差不多,馬上喊停,適可而止。一羣人只是都喝個半醉,這樣回家是沒有問題的。三三兩兩向主人告別以後,分別坐車騎馬回去了。

戀戀月亮 李敏把自己的車,讓給了徐三舅等人。囑咐王德勝:“把三舅他們先送回去,安全地送回去之後,你再回來。”

“大少奶奶在這裏等着。”王德勝說着,同樣看了下飯館裏面,見蘭燕在,而且朱理也沒有走,心裏稍微踏實些,纔拿着馬鞭子走了出去。

小李子衝他那幅背影隨手抹了把鼻子。

徐有貞把徐三舅和堂弟扶上馬車,徐三舅見他要下馬車,問:“你這是要隨敏兒去見王爺嗎?”

“是的,三叔。”徐有貞沒有否認。

徐三舅點了頭,認爲他是時候去見朱隸了。

眼看,李敏的大藥莊子都要建起來了,靠李敏一個人管理肯定不行。李敏也有這個意思,讓徐有貞來幫着她管。但是,這個藥莊子,不止是治病救人那麼簡單,只看公孫有參進來的意思,說明朱隸對其的重視。再有,朱隸之前對他們徐家放過話,希望徐有貞能在護國公的陣營裏有一席之位。

王德勝駕着馬車離開之後,徐有貞轉身要回屋裏時,好像聽見了什麼,回過身,瞅到了一條像是馬車的餘影在隔壁巷道里斜射了出來。想到剛纔在後院裏的動靜,徐有貞多了個心眼兒,踩着步子往馬車的影子走過去。

爲此,馬車裏的人早就哆嗦地抱在一塊兒了。朱琪對着福子猛擺手:你還不趕緊想辦法!

福子急得滿頭大汗,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徐有貞應該是認得他福子的,誰讓他福子是十一的走狗,整天跟在十一身邊,誰會不認得。早知道帶兩撇假鬍子粘嘴巴上糊弄人也行。

在這會兒馬車裏的三個人想着這下該完了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飯館裏忽然傳出一聲大喊:“哪裏人?!”

徐有貞猛地剎住了步子,轉回身,接着,急急忙忙往飯館裏跑。

朱琪眼珠子同樣猛地一睜,把朱永樂交到福子手裏說:“看好郡主。”說罷,單手掀開馬車的棉帳跳了出去。

福子一看她在這個節骨眼上跑了,哭爹爹拜奶奶的心都有了,壓着聲音哭着喊:“十一爺,你這是上哪啊?奴才和郡主怎麼辦?”

“在馬車裏呆着,沒你們的事兒。”朱琪甩下這一句話。

福子着急:“十一爺,你別到危險的的地方去,福子不跟去,你一個人怎麼辦?”

“你這張狗嘴怎麼像我老孃那麼囉嗦,小心是隸王妃說的更年期提前了。還能怎麼辦,涼拌唄,反正你十一爺涼拌不是一回兩回了。你只要小心在這裏給我看着郡主,郡主有個好歹的話,我回頭割你皮!”朱琪丟完這話,真的走了。

福子只見她一陣風似地消失在黑夜裏,整顆心涼了一大半。

前腳剛邁過門檻的徐有貞,一道涼颼颼的疾風忽然從高到低向他迎面斬下,以徐有貞那手無縛雞之力的本能,肯定是反應不來。倘若不是身旁一隻手眼疾手快把他拽了一把,他這會兒肯定是鼻子連臉被那砍下來的大刀削去了大半。

踉蹌兩步,徐有貞直接跌進了一把椅子後面,差點兒摔了個大跟頭。站在他前面的小李子一隻手拉着扇門擋住對方的大刀,另一條腿踹出去,擊中了對方的肚子。

對方往後直退一尺,小李子剛要追上去時,被背後的徐有貞一拉,拉住了袖管。

“怎麼了,徐公子?”小李子只好轉回頭問。

徐有貞可以聽見院子裏傳出冰冰邦邦刀劍相擊的聲音,眼見後院應該是打得活人,反問:“怎麼回事?”

“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一羣人,不知道想幹什麼?”小李子說,甩開他抓的手,想去後院支援。

幾個主子全在後院。

徐有貞腦袋卻是很清楚的,抓住他的手沒有放,說:“我剛纔見到一輛馬車,而且,猜測馬車裏有人。”

“什麼?”小李子一時沒有聽清楚他話裏的意思,以爲他是在說那是襲擊者的馬車。徐有貞這是要他繞到後面去攻擊對方的大本營?

“不。”徐有貞切斷他的錯念,道,“我認爲,馬車裏坐的是十一爺和郡主。”

小李子肺底裏頓時抽了口冷氣,那雙烏溜溜滾動的眼珠子在徐有貞臉上掃了一眼過去:這個徐狀元不簡單,把這事兒告訴他,豈不是分明知道他是八爺的人了?

李敏告訴這人的?不,李敏不是這種多嘴的,而且李敏比誰都知道,這種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李敏身邊知道他是八爺的人的,除了蘭燕,或許只有徐掌櫃和王德勝。蘭燕不會說,其他兩人有沒有告訴徐有貞不得而知。如果這些人告訴了徐有貞,只能益發說明徐有貞在徐家裏的地位。

小李子定了神:“如果我過去,大少奶奶怎麼辦?”

“有蘭燕在,二少爺也在。”徐有貞想,現場那麼多高手在,敵方想得逞沒有那麼快。而且,這裏是燕都,是隸王的地盤,這些人哪怕吃了豹子膽,很快會嚐到得罪隸王的苦頭。

小李子很快明白了他的想法,這樣的動靜,很快會驚動燕都裏的部隊,朱隸的人肯定反應的更快。到時候朱隸的人一來,不止襲擊者遭殃,十一爺和郡主恐怕要一塊遭殃了。

話說那兩個人,千交代萬交代,不要自己私自行動,結果沒到幾天舊病復發,還以爲她們是在自己京師裏有萬曆爺和八爺護着的嗎。 一念起 這裏是燕都,是朱隸的地盤。朱隸,可不是萬曆爺和八爺。

徐有貞的話,言到即止。小李子抽出自己腰間的一把短刀給他用着防身,自己從窗戶裏跳了出去找對方說的那輛馬車。

同時間,後院的激戰出乎衆人的意料。

先說一開始,李敏和朱理在飯後喝着茶等王德勝把人送回去再回來,突然從後院的一排窗口跳進來三個黑衣人。

蘭燕當即爲了保護兩個主子,第一個率先抽出長劍攻進對方陣營,打破對方聯盟在一起的陣勢。三個黑衣人被蘭燕一劍破壞了陣局以後,其中一個,可能是最弱的,衝到了飯館門口意圖把門先關上阻攔隨之有可能過來的第一批援兵。結果,遭遇到了小李子和徐有貞。

被小李子擊退的黑衣人,緊接是迅速退回到了後院的黑夜裏,卻沒有加入混戰。

另外兩個黑衣人,一個額頭上有道鮮紅疤印的,蒙着黑麪,不見其真實面孔,手持的是兩把新月狀的彎刀。蘭燕衝過去之後,即與這個人對打。不到三次來回,蘭燕被逼到了牆角。

朱理見狀出手一揮,身邊幾個近身護衛全部衝了出去。

兩個幫着蘭燕解圍,另外兩個則跟另一個黑衣人糾纏起來。

李敏站在朱理身後,眯緊眸子觀察着這羣不速之客。

一場混亂的對打之中,可以清楚地看見兩道明亮的刀鋒,一刀一劃,都儼如蝴蝶飛舞,漂亮的驚人。

李敏只聽站在自己跟前的小叔喃了一聲:什麼人,沒有見過。

此種雙把彎刀的武藝,是朱理前所未見前所未聞的。

李敏瞬間想起了,之前聽丈夫說的,在太白寺無論哪個假裝和尚的弘忍,以及後來被抓到的麻子臉猿類人,他們身上的武藝都是十分詭異,連中原武俠通的許飛雲,都沒有辦法探知一二。

這些人究竟從哪裏來的?想做什麼?是萬曆爺派來的話,莫非是想——

念頭剛閃過腦海,她背後忽襲來一陣寒風。朱理掉頭轉身抓住她時,迎面向他們兩人來的一掌,兇狠無比,直抓到朱理的鼻子和臉。

李敏心生一計,伸手即抓住對方發掌的手臂。

她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朱理都大吃一驚,閃避對方掌風的時候,不由同時驚喊:“大嫂!”

這一聲,不止是驚動到了蘭燕等自己人,還有,對方的人。

只見趁着小李子那腳撤退之後找地方藏了起來,同時找準了這個機會的黑衣人,一掌劈過去剛要抓到了護國公府二少爺的門面,哪裏知道手臂突然被一個女子的手抓住。更可怕的是,當他以爲這個女子手無寸金之力,必定被他這一掌劈過去之後隨之重重摔落到地上的結局,並沒有在他自己和他人眼前出現。代替之的是,他那掌過去之後劈了個空,想收回掌心的時候卻發現不着力。

如此奇怪的反應,讓他腦子一空,不知道如何是好時,他整個身子卻是完全不由自己控制了,是砰的一下,向前直飛了出去,一頭狠狠地撞在了對面的朱樑上,當場把腦袋撞出了個大窟窿。

本來打得火熱的場面,瞬間進入了一片死寂。

在空中糾結的刀和劍,都像是電影裏按了停止鍵的畫面,全部停頓在了半空,彷彿被冰冷的空氣凝結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