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青的書法、繪畫,都臻至極高的境界。

「恭喜李兄!」,顏回從竹林里走出來對李長青道。

「顏兄可是來頒發新獎勵的?」,李長青道。

「自然是的!」,顏回道。

「請顏兄指教!」,李長青道。

「儒家六藝禮、樂、御、數、書、射,李兄已精通數、樂、書。」

「完成洗硯池的任務,可以開始新的學習!」

顏回見證李長青的成長進步,欣慰地道。

「是禮、御、射中的一種嗎?」,李長青道。

「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躟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顏回道。

「射不但是一種體育活動,也是一種修身養性培養君子風度的方法。」

顏回引用《論語》中孔聖對射的闡述,李長青懂得其中的道理點頭道。

「李兄請隨我來,獎勵比你想象的要精彩!」,顏回神秘地道。

「嗯!」,李長青跟著顏回出一扇門。

門上左邊寫著崇文,右邊寫著尚武。

「李兄,這就是文武堂!」,顏回道。

「看著有靶場、弓箭,怎麼還有劍室?」

李長青見木架子上陳列著一排排寒光閃閃的劍,疑惑地道。

「哈哈,箭法是孔聖親傳,但琴、劍、書、箱也是儒家弟子的標準配置!」

顏回說著操起一把強弓,抓住一把箭羽拉弓上弦。

箭矢如流星墜落,一連九發都釘在百步之外箭靶的紅心上。

接著到劍室的牆壁上,取下一把劍起舞。

翩若驚鴻,矯若游龍,如行雲流水。

「好、好、好!」,李長青驚訝得連連稱讚。

「微不足道的伎倆而已,儒門中如李太白、辛棄疾、王陽明等對此頗有心得!」

「每一柄劍都對應著儒門先賢的感悟,你若是有興趣,以後可以自己學一下!」

「但舞劍、射箭都只是強身健體的方法,切不可沉迷其中!」

顏回演示完畢,擔憂李長青誤入歧途告誡道。

「感謝顏兄提醒!」,李長青道。

兩人交談幾句后,顏回自行離開。

李長青在靶場練習拉弓,身體、毅力都得到良好的鍛煉。

堅持到極限后,李長青到劍室轉悠。

劍室西面的柱子上,寫著一首詩。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出自李白《俠客行》中的兩句,柱子上掛著一把劍,劍上刻著『青蓮』兩個字。

貪多嚼不爛,李長青暫時沒有練習的想法。

退出諸子百家,李長青感到渾身酸痛,骨頭就像散架一般。

喝一杯靈茶后,整個人就輕鬆許多,準備看會兒書。

在六經中,李長青已經讀過《樂經》、《詩經》、《尚書》、《禮》、《春秋》,只剩最後一本《易經》。

《易經》又稱《周易》,分為經部和傳部。

《經部》主要包含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是對四百五十卦易卦典型象義的揭示和相應吉凶的判斷。

《傳部》含《文言》、《彖傳》上下、《象傳》上下、《繫辭傳》上下、《說卦傳》、《序卦傳》、《雜卦傳》,共七種十篇,稱之為「十翼」,是孔門弟子對《周易》經文的註解和對筮占原理、功用等方面的論述。

而諸子百家出品的《易經》附註的內容遠非市面流傳的能比,一本書起三本《辭海》都要厚,內容極其複雜難懂。

李長青沒有直接看《易經》的原文,而是先看歷代聖賢對《易經》的闡述,做到一個初步了解。

晚霞燒紅天空,遠處的山巒染上一層金黃色。

鍾南山上尋訪李長青未果的媒體記者們都陸續下山,開車回到谷陽縣城的住處。

第二峰跟第三峰之間的山腳下,環球時報的瑪麗、大衛、艾倫緊緊地挨在一起。

在他們前方的灌木叢中,有一雙綠幽幽的眼睛正清冷地盯著他們,是一條灰狼。

「該死的,這山上怎麼會有狼?」,艾倫扛著攝像機驚恐地道。

「別怕,只是一條脫離隊伍的孤狼!」,大衛鎮靜后道。

「但附近可能還有其他的狼,我們趕快走吧!」,瑪麗聲音有些顫抖地道。

「嗯,都小心點!」,大衛道。

三個人背靠背,緩緩地移動。

但灰狼就在不遠處跟著,慢慢消耗獵物的體力。

翻越到最外圍一座山峰的時候,天色昏暗下來,三人基本都精疲力盡了。

「大衛,我走不動了!」,瑪麗的兩條腿就像是灌了鉛一般。

「不能停下來,一旦停下來狼就會認為我們輸了,立即發動進攻!」

大衛的野外生存知識比較豐富,分析道。

「等等,好像有人的聲音!」

艾倫隱隱約約聽到,不太確定地說到。

「在那邊,是李長青的讀書聲!」

瑪麗的中文非常好,而且對李長青的讀書聲影響非常深刻。

「瑪麗,確定嗎?」,大衛問道。

「以上帝的名義保證是的,我們趕快過去吧!」

瑪麗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突然來精神激動地道。

艾倫攙扶著瑪麗,大衛手持一根樹枝戒備。

灰狼一直保持三米左右的距離,機謹地盯著瑪麗、艾倫、大衛。

「瑪麗,看來你是對的,真地有人在山裡讀書!」

走一段路之後,大衛也聽到了讀書聲。

「看,在那邊,那裡有火光!」,艾倫興奮地道。 深山裡的一點火光,就像是一盞指路明燈。

在漆黑的夜裡,照亮瑪麗、大衛、艾倫的求生之路。

草棚之下乾柴噼里啪啦地燃燒,紅色的火焰宛若靈精起舞。

李長青抱著一卷《孟子》,如蒼松般站立在火堆旁朗聲讀著。

「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

「孩提之童無不知愛其親者,及其長也,無不知敬其兄也。」

「親親,仁也;敬長,義也;無他,達之天下也。」

書中聲宣揚上孝下悌是人的天性,同時又是君子仁德的根本。

但李長青刻意沒有用浩然正氣,書聲只是能使人心神安定。

瑪麗、大衛、艾倫聽著情緒逐漸平穩下來,循著書聲找到小木屋。

灰狼的眼神中殘酷的獸性漸漸地褪去,但是難以察覺。

李長青自顧地讀著《孟子》,好像沒有見到瑪麗、大衛、艾倫一般。

灰狼站在距木屋百米之外停住腳步,靜靜地望著李長青。

「李先生,我們是環球時報的記者,請救救我們!」

艾倫神色苦楚,用蹩腳地中文地道。

「上帝啊,總算得救了!」,瑪麗懸著地心終於放下來。

「嘿,你這裡有什麼工具嗎?那匹該死的狼還沒走!」

大衛的中文比艾倫要強上那一些,跟李長青打招呼道。

「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惡。」

「胸中正則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則眸子眊焉。」

「聽其言也,觀其眸子,人焉瘦哉。」

李長青淡定自若地讀著,將浩然正氣渲染在書聲中。

瑪麗、艾倫、大衛都立即沉浸在書聲里,暫時忘記灰狼的威脅。

灰狼則前腳撐地後腿盤卧著,神情專註,猶如小學生上課聽講。

李長青讀完《孟子》的最後一句話,負手而立瞧著瑪麗、艾倫、大衛。

「為什麼聽你的讀書聲,總是會不自居地會入迷呢?」,瑪麗疑惑地問道。

「大概是華夏文化比較有魅力吧!」,李長青淡淡地道。

「不不不,你這肯定是魔術!」

艾倫明顯不相信李長青的說辭,搖頭道。

「見鬼,那條狼還沒走!」

大衛知道山裡孤狼極其兇殘、狡詐,一直非常警惕。

「天吶,它走過來了!」,瑪麗驚慌地站起來躲到後面去。

「還愣著做什麼,趕緊找傢伙!」,大衛對艾倫喊道。

灰狼一步步地靠近小木屋,大衛、艾倫手裡都緊緊地握長木棍。

「嚯!不要過來,走開!」,艾倫揮舞著木棍大叫著恐嚇道。

但灰狼繼續一步步地逼近小木屋,相隔只有三米的距離。

「艾倫,看我的手勢,我們一起行動!」,大衛神情嚴肅地對艾倫道。

「嗯嗯!」,艾倫握住木棍的手都是汗,緊張地點頭道。

當大衛、艾倫正打算動手的時候,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灰狼竟然主動地趴在地上,低著腦袋。

大衛、艾倫震驚得面面相覷,相互對視一眼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衛,我們還行動嗎?」,艾倫問道。

「廢話,當然要行動!」

大衛只是片刻猶豫,眼神堅定地道。

「等一下,狼是我們華夏的二級保護動物!」

「在沒有威脅到人身安全的情況下,殺狼是觸發華夏法律的!」

李長青站在大衛前面,阻攔道。

「你幹什麼?它是在引誘我們過去,然後發動攻擊,已經威脅到我們的人生安全!」

大衛很清楚孤狼陰險狡詐的性格,憤憤地道。

李長青能感受到孤狼的眼神里沒有任何惡意,在身上凝聚一層浩然正氣,慢慢地走過去。

但為保險起見,李長青將右手縮到衣袖裡。

手腕上戴著一款袖裡箭,只要李長青右手按一下按鈕,箭矢就會發射出去,是李長青將諸葛連弩簡化后的產物。

以李長青的身體反應速度,加上浩然正氣對灰狼的影響,即便是灰狼真的發起攻擊,應該也可以在受傷前將袖裡箭發射出去。

況且如《孟子》中講述「存乎人者,莫良於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惡。」,人都作為一種高智商的複雜生物,尚不能掩蓋住眼睛里的邪惡。

孤狼再狡詐,還能比人更善於偽裝?

「不要過去,你不要命了嗎?」

大衛焦急地吼道,李長青可是他們上山的主要目的。

而且李長青可是證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數學家,在國際上有一定影響力。

如果跟一群外國人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出現事故,到時候很難講清楚。

「李先生,危險!」,瑪麗擔心地道。

大衛想衝上去將李長青攔住,但又害怕激怒灰狼。

艾倫在一旁拿著根棍子,手足無措。

李長青蹲下身子,先將右手扣著袖裡箭,搭在灰狼的背上,以防萬一,然後用左手撫摸著灰狼的腦袋上的毛髮。

灰狼溫順得像一條家犬,用腦門蹭著李長青的手掌。

「上帝啊,我看見了什麼?」,艾倫驚訝得丟連手中的木棍掉了都不知道。

「天吶,這真地是一條荒野里的孤狼嗎?該不會是一條長得像狼的狗吧?」

瑪麗見李長青跟灰狼非常友愛的互動,吃驚地道。

「難道說我們三個人,被一條狗攆著在山上到處逃跑?」,大衛竟也忍不住產生一絲懷疑。

李長青身上的浩然正氣,讓孤狼覺得非常舒服溫暖。

「嗷~」,灰狼仰起頭,對月長嘯。

「狼!真地是狼!他在摸一條孤狼的額頭!」

艾倫被灰狼的一聲長嘯嚇一跳,慌張地道。

「呼!」 總裁爹地請小心 ,大衛本能地舉起木棍,提防著灰狼。

「艾倫,趕緊用攝像機拍下來!」

瑪麗見李長青甚至在玩弄灰狼的耳朵,立即提醒艾倫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