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瑤立刻撲了過來,可是她卻沒有拉扯雲天。

反倒是幫着雲天一起對付起唐曦來了。

“姐姐,你怎麼幫他不幫我!”

沒想到潘瑤竟然幫雲天,唐曦急忙大聲的喊道。

“我是在幫你啊,不過我也想欺負你,怎麼辦?”

潘瑤一臉壞笑,那小手也向着唐曦的腋窩抓了過去。

“姐姐,你騙我!啊!我不敢了!”

原本商量好一起對付雲天的,卻沒想到潘瑤竟然把槍口對準自己。

唐曦急忙求饒,可是潘瑤卻不肯放過她。

有了潘瑤的幫忙,雲天這邊可更是得逞,而此時他的目光,卻落在潘瑤的臉上。

這個丫頭很明顯的表露出,她竟然要撮合自己和唐曦。

難道說牛博宇真的說中了嘛。

雖然到現在,雲天都有些無法相信,但云天更不會忘記在那山洪中的時候,唐曦說過的話。

兩個人的牽絆,遠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所以早就不是祕密了。

但是,兩個人卻一直都恪守着,從未越過雷池一步。

“美女,你濺到我身上水了!”

就在三個人嬉鬧成一團的時候,突然岸邊傳來了幾個聲音。

一臉冷笑的幾個人,就站在泳池邊,看着那猶如美人魚的潘瑤和唐曦。

“游泳池邊濺到水不是很正常嗎?”

潘瑤轉過身來,看着站在那裏的幾個男的。

很明顯,他們就是故意找茬,所以鳳眉一挑的說道。

“可是我們覺得就不怎麼正常,你說應該怎麼辦啊?”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爲首的傢伙,蹲在岸邊,一臉冷笑的說道。

而其他幾個傢伙,也都搓着下巴,那色迷迷的眼睛一直都停留在兩女的身上。

“那你想怎麼辦啊?”

潘瑤一把推開準備上前的雲天,冷笑的看着那幾個傢伙。

找別人黴頭或許可以,想找她的,這些人還不夠格。

“你覺得應該怎麼樣啊?”

看着向着自己走來的潘瑤,那男的嬉皮笑臉的說道。

完全不把水裏的雲天放在眼裏。

“那不如我陪你們玩玩好不好啊?”

潘瑤划着水,來到了泳池旁邊,仰着頭的她,一臉微笑的看着那個傢伙。

“好啊,這就對了嘛,讓你姐妹陪我們一起玩玩,絕對的舒服!”

那爲首的傢伙,卻不知道死神即將降臨。

一臉色迷迷的看着潘瑤那水靈的臉龐。

同時還不忘遠處的唐曦,真是色膽包天。

“好啊!”

潘瑤一扶泳池旁,整個人如箭般竄出水面。

還不等對方明白過來,她一手揪住對方的頭髮,右拳直接打在了他的面門上。

“啊!”

誰會想到如此美女竟然有着不凡的身手。

一聲慘叫下,他直接被潘瑤丟進了泳池之中。

一口水嗆了進去,他急忙掙扎着站起來。

可還不等看清楚周圍,原本一臉微笑的唐曦,卻已經走了過來。

右拳一揮,直接打在他的咽喉上,這致命一擊讓這小子頓時無法呼吸了。

“大哥!”

其他幾個人一看眼前發生的事情,立刻紛紛跳進水裏想要幫忙。

而此時的潘瑤和唐曦,卻一臉冷笑的遊了過來。

“你們真是找死啊!”

看着好似下餃子一般跳進水裏的幾個人,雲天不由得搖了搖頭。

這些傢伙不會知道,他們將面對什麼。

==拼命存稿,下週爆發,具體時間會提前通知喲== 泳池之中,水花四濺。

爬上岸的雲天,卻一臉冷笑的看着那些哀嚎連天的傢伙。

水中作戰的潘瑤和唐曦,猶如游魚一般。

再加上精準攻擊,七八個大漢很快就人仰馬翻了。

“怎麼樣?玩的開不開心啊?”

此時,那個爲首的黑鬼,好不容易喘過氣來。

而潘瑤和唐曦,正把他圍在中間。

“你們要做什麼?”

看着自己的手下人仰馬翻的倒在泳池裏。

這小子只感覺頭皮發麻。

這美女現在在他眼中,就是魔鬼一樣。

“你不是說要好好陪你玩玩嗎?”

潘瑤冷笑着,一伸手,扣住了這個傢伙的右手。

“是啊,還要我們兩個人陪你玩,不是嗎?”

唐曦默契的扣住了他的左手。

雙手被扣住的他,立刻疼的臉都扭曲了。

“我可是格里夫的人,你們敢動我就死定了!”

那傢伙還想威脅,可潘瑤和唐曦當然不會慣着他了。

同時用力,那傢伙頓時被摁在了水中。

還想憋氣的他,小腹卻被潘瑤的膝蓋踢中。

一口水嗆進肺部,他試圖努力掙扎。

但是雙手被擒,他又怎麼能夠逃脫潘瑤和唐曦的鉗制呢。

幾口水下去之後,他的動作越來越慢了。

“下次我在陪你玩!”

眼看這傢伙就要活活淹死,潘瑤冷笑着放開了手。

唐曦不忘直接又給了他一腳後,這才向着泳池旁遊了過去。

“歡迎英雄凱旋!”

岸邊的雲天,拿着浴巾,一臉微笑的對着潘瑤說道。

“怎麼樣?有沒有後悔把我變的這麼厲害啊?”

潘瑤微笑着接過浴巾披在肩上,同時甩了甩頭髮說道。

“我很開心,如果我下手的話,他們死的更慘。”

雲天看着潘瑤,誰會想到幾年前她還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呢。

時過境遷,她已經蛻變成爲了優秀的女戰士。

“格里夫是誰?”

跟在身後的唐曦,接過雲天手中的浴巾,擦了擦那溼了的頭髮。

剛纔那小子不是說,他是格里夫的人嘛。

那格里夫又是何許人也呢。

“管他是誰,如果他想死的話,我可以免費送他!”

雲天微微一笑,剛纔水中的甜蜜他可是心領神會了。

眼前潘瑤和唐曦這樣的美女可近在咫尺,他纔不管什麼格里夫是誰呢。

“我餓了,要吃東西!”

潘瑤也同樣的點了點頭,內心有了決定的她,微笑着轉過頭來。

或許不合時宜,但有的時候,時間對於她們可是相當的珍貴。

因爲沒有人知道,明天他們是否還會活着。

“好啊!”

對於潘瑤的要求,雲天當然要滿足了。

不過要去餐廳,可不能就這樣穿着泳衣去啊。

於是三個人轉身向着樓上走去。

今天可是採購了不少的東西,尤其是新衣服更是讓兩女心馳神往。

很快,穿着隨意的雲天,就走出了房間。

寬鬆的運動服很舒服,這也是潘瑤幫他選的。

潘瑤和唐曦的房間門,遲遲都沒有打開,女孩子換衣服,可是非常的慢。

“準備去哪?”

就在這時,牛博宇他們也走了回來。

三個人在街上轉了一圈,也買了一些東西。

“準備去吃點東西,你們要不要一起?”

雲天看着三人,不是號稱去泡妞嘛,怎麼都單獨回來了。

“我們纔不要呢,不過剛纔上樓的時候,看着幾個小子渾身溼漉漉的被人擡出去,不會是你乾的吧?”

李清揚本能的搖了搖頭說道。

“絕對不是我乾的,但是他們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女人。”

雲天聳了聳肩,又看了看潘瑤和唐曦的房門,大家立刻明白了過來。

“好吧,這些傢伙真不長眼睛,我都不敢惹她們。”

牛博宇真是替他們趕到倒黴,惹誰不好非要惹這兩個女人。

“對了,這些傢伙提到了一個叫格里夫的人,什麼來頭?”

性命攸關的時候,那傢伙還提這樣的人,雲天好奇的問道。

“不用理那些雜碎,格里夫可是整個小鎮的擁有者,這些雜碎和他沾不上邊的。”

李清揚冷笑着搖了搖頭,這種拉大旗作虎皮的小砸碎他見多了。

格里夫是什麼人,可以讓自己所住的小鎮免於戰火,這就足以證明的他關係了。

黑白兩道在國際上都有名頭,否則這個小鎮恐怕一夜之間就會化爲烏有了。

“這麼厲害?”

說起格里夫,這讓雲天不由得想起了另一個人,也不知道百靈鳳最近過的怎麼樣。

“你就慢慢甜蜜吧,要是等到神祕人找上來的話,恐怕就沒的甜蜜嘍。”

牛博宇拍了拍雲天的肩膀,壞笑着說道。

“你們說什麼呢?”

就在這時,換好衣服的潘瑤和唐曦,已經手拉着手走了出來。

換上了同樣的綠色連衣裙,兩女現在顯得是那麼的清新。

頭髮隨意的飄散,不需要任何的妝容,脣紅齒白天生麗質的美人胚子。

“沒事沒事,我們喝酒嘍!”

李清揚一臉壞笑的推開了自己的房門。

牛博宇和紅龍立刻也鑽了進去。

“看起來你是被他們拋棄了的可憐蟲喲。”

潘瑤看着他們神神祕祕的壞笑,不以爲然的說道。

“那就讓單身漢們集體哭泣吧。”

雲天無所謂的對着即將關門的三人說道。

而三個人,同時豎起了拇指。

“看起來還真是心有靈犀。”

唐曦的話,頓時讓雲天和潘瑤笑的前仰後合。

這神補刀一樣的話語,也讓李清揚他們無言已對。

只能無奈的關上房門,這年頭單身狗橫行,人家雲天就然都有兩個美女陪伴了。

就這樣,雲天帶着潘瑤和唐曦,來到了酒店的西餐廳中。

這裏有上好的牛排和紅酒,一起提這件事情,雲天就想到了在學校裏的事情。

那時候的潘瑤,可是對他進行過各種各樣的訓練。

不過現在看起來,他暫時是用不到了。

叢林野戰,能夠吃上飯的時候就算是幸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