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澄於是把外殼給光腦重新裝回去,把它捧出來,但是對着這一顆球,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這東西非常高端,葉澄這樣的平民看到它,就像北京西站裏面拎着大包小包的普通百姓看到中科院的精密研究設備,第一反應是很好很強大,第二反應就是趕緊遠離,隔岸圍觀。

儘管葉澄不是沒在學校裏見過,但單獨面對它們,葉澄仍是有些無措。

“嗯,你是他女兒葉澄,好像不傻了。”

“……謝謝。”葉澄想了想問,“你能幫我嗎?”

“讓我看看……知秋現在……恢復得還可以?”

葉澄一怔,蓋亞在她手心蹦了蹦:“我入侵了你的亞空間環。知秋情況越來越好了,嘻嘻。”

這輕飄飄的一句話讓葉澄猛然激動起來,蓋亞的智能非常高!她肯定了解很多內情!這麼想着,葉澄說:“蓋亞,我有些事情想知道。”

“嗯?”

“我的母親是誰?”

“阿特萊娜。”

這個名字葉澄非常陌生:“能介紹一下嗎?”

“她是初代人類的皇帝。” 這個消息太過令人震驚,如果不手一鬆摔個光腦什麼的簡直有違生物學常識。

在被葉澄滑出手之前,蓋亞一口氣說:“同盟的人已經被驚動了你想被抓住嗎還有五秒開門拿住我我能幫你!”

被驚動了?什麼時候?葉澄下意識穩住手裏差點掉下去的圓球:“怎麼辦?!”

“桌子下面。”

現在已經來不及輸入什麼座標開什麼空間裂縫了,葉澄把光腦放回原處立即轉身一蹲。幾乎就在她整個人堪堪縮進葉知秋辦公桌下面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倏然開啓:“‘地球’又怎麼了?!”

……它不是說它叫蓋亞嗎!

整個辦公室被瑩藍色的光芒填滿,毫無感情的機械音響起:“種子……種子……種子……”

外頭的工作人員連門都懶得進:“又是這個詞,走吧走吧。”

另一個工作人員擺擺手:“上面說過要記錄最少五分鐘的,‘地球’抽風的時候會泄露一些情報,萬一很重要呢?”

之前的工作人員不耐煩道:“我們聽了有好幾年了行吧……翻來覆去就說這幾個詞,這光腦瘋了。”

後一個工作人員堅持聽完五分鐘,辦公室內的瑩藍色光芒漸漸黯淡下去。無感情機械音果然從頭到尾都在重複這個詞,跟葉澄那個時代的淘汰電腦在聽歌的時候突然死機一個效果。

“煩死了,拆又怕弄壞,放監控設備又會被它入侵……這破光腦搞得人都要神經衰弱了。”

“你記錄好沒有?下週就要把這些都拿給大領主看了……”

辦公室的門關上,葉澄從桌下爬出來,發現之前的圓球表面浮現一些她十分熟悉的版塊,整顆平滑的圓球變成一顆精緻的地球儀。

“……蓋亞?還是地球?”

圓球表面突起的幾個版塊重新縮回去,之前細細的聲音響起:“我是叫蓋亞啦。”

這位光腦……您是不是有點腦格分裂?

蓋亞就算再聰明也不可能知道葉澄在想什麼,它在桌上蹦了兩下,驕傲地閃了閃光:“我是阿特萊娜的所有物,葉知秋幫我重新設定了一套僞裝系統起名叫‘地球’。同盟只見過地球,沒見過我。不過我只能在這裏和你說話,離開這裏我會被其他初代給找到的。”

原來如此!既然是她母親的光腦,那更要好好聊聊了。葉澄拉過葉知秋的辦公椅坐下:“你跟在阿特萊娜……我媽身邊很久了嗎?可以跟我說說她……和我爸爸的事情嗎?”

蓋亞多年未和人說過話,語氣簡直有點迫不及待了:“好的!”

隨着蓋亞的講述,葉澄漸漸瞭解了她父母的過去和兩個人與三方的牽絆。

初代的皇族沒有姓,只有名,天生空茫級,是世界樹的守護者,也就是整個初代人類的守護者。上一代的皇族一共就兩個人,姐姐阿特萊娜和弟弟阿特雷亞,姐姐誕生之時即被世界樹賜予守護者烙印,隨後被立爲下任皇帝。

阿特萊娜出生的時候,剛剛趕上新人類跟初代開始友好交往。她從小就喜歡接觸新人類和混血們,對新人類那邊豐富多樣的歷史和文化興趣濃厚,同時還喜歡搗鼓一些新式機甲。在她的主持下,初代製造出了一臺神奇的機甲——蓋亞。這臺以新人類歷史中希臘神話裏大地女神的名字命名的機甲竟然可以開啓空間裂縫!唯一的遺憾就是,這臺機甲開啓空間裂縫的能力不大穩定,而且冷卻時間過長,好幾年才能開一次。

現在這臺光腦蓋亞就是阿特萊娜從她的機甲蓋亞上拆下來的,它之所以不能離開同盟,就是因爲同盟有強屏蔽,一旦出去會被機甲本體召喚,它就不得不回到機甲蓋亞當中了。

順帶一提,阿特萊娜本人也是個人形武器,經常沒事幹扛着機甲零部件爬上爬下組裝——注意,是扛着,不借助機械和元素能量。有些機甲的零部件重得三個成年男人去擡都紋絲不動,阿特萊娜一隻手就可以搞定。

還未接過皇帝職責的時候,阿特萊娜完全是無憂無慮的,喜歡開着機甲蓋亞到處溜達,只要能打開空間裂縫,就隨便挑個地方跳過去玩,反正大不了在外面待幾年,到時候再跳回來。

後來新人類與初代開始惡交,甚至爆發了流血衝突,阿特萊娜感到萬分憂慮,不再四處遊玩,轉而開始進行各項研究。可惜沒過多久,世界樹的狀況就已經惡化到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態,正值盛年的皇帝和皇后以及一衆大貴族站出來,爲了挽救飛速死亡的世界樹而獻身。

阿特萊娜準備即位,然而她的理念跟弟弟阿特雷亞完全相背離,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只有初代人類帝國最上層的一批大貴族才知道的事情——阿特雷亞用祕製毒藥讓姐姐沉睡,謊稱她被刺殺,隨後自己接掌了皇位!

葉澄聽到這裏覺得自己一家都十分之倒黴,每個人都由於不同原因虛度了很長一段光陰……

總之,姐姐阿特萊娜“被刺殺了”,弟弟阿特雷亞統領初代,在阿特雷亞一手操縱下,初代人類帝國直接奪取了雙方共同研究的神蹟艦羣,隨後發動了深紅第九星系戰役,並大獲全勝。至此,雙方徹底決裂。

阿特萊娜一睡就是幾十年,因爲阿特雷亞一次疏忽而醒過來。她的記憶出了點問題,但實力還在,眼看形勢已然這樣,乾脆把蓋亞開出去,獨自前往混血和新人類的地盤,試圖尋找別的方法自救並幫助水深火熱的混血們。

阿特萊娜是正統的皇帝,她的能力極爲特殊,可以直接從世界樹那裏取得元素能量,並且受到世界樹的加護,不會因爲離開初代領地就衰弱死亡,仗着這些特殊能力,阿特萊娜在其他兩個勢力當中待了很長時間。就在這期間,她遇見了中二中年葉知秋。

雖然聽一個光腦這樣描述自己的親爸有點不爽,但葉澄看過葉知秋那麼多筆記,不得不承認它沒有誇大,葉知秋在跟她媽相遇之前一直就是個大齡中二。

此人年紀已經接近成仙了,後來一個人被莫名其妙關在神蹟艦羣裏,獨處時間太長,都忘記怎麼跟人交流,一心只埋頭研究,當高級技術宅。再後來他成爲同盟的研究人員,貢獻自然不少,但情商簡直低得葉澄都看不過去。

總之,葉知秋第一次單獨外出的時候就被阿特萊娜遇到了,收拾了。

說到這裏重點來了,因爲葉澄出生了。

一般初代和混血幼兒的元素能量在六歲左右開始甦醒,所以混血們五歲之前必須佩帶元素鎖,可是葉澄不同,她一出生元素能量就甦醒了,空茫級。

起初葉澄並不是個傻子,能哭能笑,只是身體狀況非常糟糕,以她稚嫩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了空茫級的能量!阿特萊娜只有時刻將她帶在身旁,用自己的元素能量壓制她的,從不敢讓葉澄遠離,生怕搞不好這小倒黴就一命嗚呼了。

混血在這個宇宙中誕生,到葉澄這裏也不過六七代人,還從未有人一生下來便是空茫級的,她這種情況獨一無二,連可以借鑑的處理方法也沒有。

葉知秋和阿特萊娜爲女兒的事情憂慮萬分,彼時初代那邊又遇到了大麻煩,即使是被親弟弟篡位,阿特萊娜也絕對無法坐視不管。

帶着葉澄回去是不現實的,阿特雷亞極度厭惡混血,敢讓葉澄出現在他面前,阿特萊娜就必須得在他跟葉澄之間做單選,有她沒他,反之亦然。

到這個時候,葉知秋也無法再糾結什麼機密不機密了,將神蹟艦羣的座標告知了阿特萊娜。只有讓葉澄待在神蹟艦羣內,阿特萊娜才能離開她。

機甲蓋亞之前打開過空間裂縫,還未冷卻,葉知秋提出潛回同盟借個宇宙之匙出來。阿特萊娜知道這非常危險,便將光腦蓋亞拆下來交給葉知秋,用以破解同盟的各種防禦系統。

葉知秋成功帶走了蒼暮級內核的那顆宇宙之匙,阿特萊娜也成功帶着葉澄去了神蹟艦羣。後續情況光腦蓋亞並未親眼見過,只是從葉知秋的表現中推測了當時的情形。

阿特萊娜在神蹟艦羣見到了喜歡四處遊蕩的女媧,女媧知道阿特萊娜雖然是初代,但並不厭惡混血,希望她能夠成爲自己的駕駛員。

女媧找到契約者之前無法跟人交流,阿特萊娜又不知道女媧的意圖,便順着它的意思進了駕駛艙。

後來阿特萊娜終於明白了,但她的立場決不允許她幫着混血對抗她自己的同胞,便堅決拒絕。女媧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契約者,怎麼能就這麼放她跑了?再說認了主的生物機甲也不可能再認第二個,阿特萊娜如果不肯用女媧,也沒有人能夠再使用它!

雙方都不妥協,阿特萊娜只好清除了女媧上面殘留的個人生物信息,把女媧關機,跑了。

可諸神機甲跟一般生物機甲不同,它並非只認生物信息,還認力量信息。它被重啓過後,把它和阿特萊娜過去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由於無法自行清除跟阿特萊娜融合過後的力量信息,本能地滿世界追阿特萊娜。

很不幸,阿特萊娜在帶着閨女逃跑的時候遇到了羣星墓場的襲擊。

初代人類的皇帝直接受到帝星的庇護,正常情況下別說一般襲擊了,就算把軍艦主武器對着阿特萊娜轟也別想動她分毫。但那時女媧恰好追到,爲了保護它的前預備駕駛員,出手跟羣星墓場的那些傢伙們對轟,阿特萊娜夾在中間,又恰好打開宇宙之匙準備再次逃跑……

三股力量交匯,不僅空間產生扭曲,連時間也扭曲了。阿特萊娜徹底失去蹤跡,她的力量和來自世界樹的加護四散,力量全數灌輸給了葉澄,世界樹的加護則不知所蹤。

葉澄自身的力量被她母親的力量完全壓制,居然不再產生任何不良反應。可是女媧憤怒了——這麼弱小的人類,根本無法駕駛它,要之何用?!

神的怒火之下,葉澄的意識被扯出身體,扔進了翻騰不休的時空裂縫。

於是乎,這個時代的原生土著葉小澄同學因爲她/媽/的(不是爆粗口)一系列行動,悲催地去了她爸的年代,進入了一個本來要死的倒黴小孩的身體,然後更加倒黴的爹不疼娘不愛地長大,身體還因爲和意識不相容,非常脆弱。要不是那輛車,她指不定就在葉知秋的年代過下去了,人死燈滅。

是葉知秋在受到襲擊瀕死時的呼喚讓神農收容了長大的白癡葉澄,順便把她的意識拉回到她原本的時代和身體內。

其實……這說白了就是一個因爲溝通出現問題而引發的杯具,葉澄純屬躺槍。

聽完前因後果,葉澄好一陣恍惚,任蓋亞在她頭頂和肩膀上蹦來蹦去也沒有迴應。

蹦了一會兒,蓋亞有點無聊:“葉澄葉澄,你來這裏要幹什麼?”

蓋亞的提問讓葉澄回過神,木已成舟,想什麼也改變不了事實。緩了緩,葉澄提出自己最早的問題:“女媧只認我媽?我不行嗎?確定沒辦法讓它重新認駕駛員?”

“在前駕駛員的力量散盡之前,不行。但是在阿特萊娜的力量完全壓制你的這個狀態下,她的力量散盡,你也會沒命的。”

兜兜轉轉一圈下來,一切仍然是那麼簡單直白:只要葉澄死了,問題就解決了。現在誰都不再是她的後盾,一旦被人知道她和阿特萊娜的關係,等待她的就是無盡的追殺。

“話說回來,也不是完全沒辦法。”蓋亞語出驚人,“第一,如果你的力量能夠比阿特萊娜強,她壓制不了你,你自然就可以擊散她的力量,女媧也就能重新尋找預備駕駛員。”

葉澄沒說話,這種天方夜譚還是不要想了。她是個混血,這就已經註定她的元素能量絕不可能比她媽這樣的初代更高,這是定理,誰也無法改變。

“第二,你找到阿特萊娜,讓她把自己的力量收回去。”

葉澄嘆了口氣,把頭上的蓋亞拿下來:“你能說點靠譜的嗎?女媧找了這麼多年都沒找到,我怎麼在十幾天之內找出來?拖太久的話,土豆豆搞不好就要動手‘處理’掉米斯爾和凜冬了。”

“第三,你自己主動去初代國立皇家研究院和羣星墓場內部一些研究所看看。阿特萊娜離開初代領地之前一直在研究讓元素能量穩定循環的方法,羣星墓場那邊的人也確實可以做到抽取並注入元素能量。如果能把你這裏的元素能量抽出去投入世界樹的元素能量循環也不錯,起碼可以延長世界樹的壽命,至於阿特萊娜的能量用盡和你的能量回流的時間差問題,不是有神蹟艦羣可以緩衝嗎?”

這個方法可行!葉澄眼睛一亮,霍然站起:“我這去試試!”

“等下,給你個東西。”蓋亞蹦回去,在最早的底座上穩定下來,繼而整個球體表面都亮起來,過了沒一會兒,光芒消失,“好了,打開抽屜。”

葉澄應言打開葉知秋的抽屜,他抽屜裏有一堆連着線的黑色立方體,其中一個正在一閃一閃。

“這個是同盟核心行動人員的必備萬能處理器,功能很多,你自己慢慢琢磨。有些你可能用得着的情報我也給你放進去了,需要就看看吧。”

“好的,謝謝你蓋亞。”葉澄拿起閃光的黑色立方體,抽掉上面的線,“有什麼問題我還能來找你嗎?”

“儘管來,好久沒人跟我說話了!”

葉澄摸了摸光腦的外殼,不再多說,用宇宙之匙打開不透明光幕,轉身穿過去。

第一站,初代國立皇家研究院。

初代的國立皇家研究院位於他們的首府純白第一星上,緊靠着皇城,這是一種無聲的榮耀象徵。這裏是所有熱衷於研究機甲和元素能量的人的天堂,集中了大量的先進設備和精密儀器,爲了成爲這裏的一份子,不知道多少初代人擠破了頭。

葉澄到達的時候正是清晨。她一路小心翼翼利用蓋亞交給她的黑色立方體,把即時監控信息替換成更早錄好的毫無異狀的監控信息,成功潛入皇家研究院大樓。

這個點已經有幾個勤奮的研究員開始幹活了,但是避過這些普通人實在太容易。葉澄趁沒人掃過今日的安排表,爲上面的熟悉名字和報告會討論主題一愣,想了想,提前溜進會議室。

皇家研究院進入條件十分嚴苛,內部倒是基本暢通無阻。偌大的會議室內還沒有人,葉澄將這裏進行全方位掃描之後,貓着腰爬進了通風和輸送元素能量的管道。

趁趴着等開會的功夫,她吃了點東西,又小睡片刻調整時差。

一個多小時後,人聲驚醒了葉澄:“亞薩大人,全員到齊,會議可以開始了。”

躺平_(:3」∠)_昨天只睡了三個多小時好睏…… 迪恩微微點頭:“那開始吧。”

葉澄不敢直接探頭去看,怕驚動外面的人,便凝神細聽。

“至今爲止零界自由同盟獲得的諸神機甲是01號女媧和04號蚩尤,均沒有承認預備駕駛員。02號神農以及03號並未由同盟掌管,但據我們推測應該在傾向同盟的人手裏,我們無法瞭解它們有沒有承認預備駕駛員。05號該隱、06號米迦勒、07號路西法都由新人類聯合國掌管,三臺機甲都已經承認了他們的預備駕駛員。”

葉澄趴在管道里,記下這些難得的情報,同時忍不住想她竟然知道國家級情報機構都不知道的事情——03號是伏羲,已經認了楊御爲預備駕駛員,02號是神農,也已經認了桫欏爲預備駕駛員。

“我們已經盡力去調查新人類成功召喚諸神機甲的事情了。先後一共有三十多位密探在新人類聯合國活動,包括十六位誓死效忠我們的新人類。可是這次聯合國也加大力度,讓我們的密探……就連已經在聯合國機甲科研部擔任研究員二十多年的布爾達研究員也……”說到這裏,報告者有點哽咽,“但是很抱歉,亞薩大人……進展非常小……只調查到了最基本的流程……”

“照顧好這些英雄的家人們。”迪恩淡淡道,“把他們已經調查到的情報告訴在座各位研究員吧。”

“是。”報告者收拾了一下情緒,“首先,05號該隱的降臨純屬意外。它是在一隻巨型異獸襲擊方舟宇宙樂園的時候,由新人類聯合國中央集團軍機甲特種部隊尼雅中校獨自召喚降臨的。該隱自身攜帶一種使人體產生異變的病毒,據說非常霸道。尼雅中校原本被異獸攜帶的病毒入侵,瀕死之時被該隱注入的病毒挽救回來。新人類醫院的研究報告表明,該隱攜帶的病毒會使人體溫大幅降低並且嗜睡,然而在某一段時間之內,病毒受體的能力會大幅度爆發。此前我們也組織過醫學專家研討,專家們的意見是這個特例不具有廣泛性,無法被我們採用。”

迪恩沉吟片刻:“明白,該隱的事情暫時放下。米迦勒和路西法的呢?”

“米迦勒以及路西法是被同一個人召喚出來的,這個人正是聯合國的戰神雷斯特。有情報表明他在尼雅召喚該隱之前就已經開始配合科研部進行召喚了,該隱降臨後,這兩臺機甲才同時降臨。關於召喚它們的具體流程和內容我們實在無法得知。很抱歉亞薩大人。”

“雷斯特獨自召喚了兩臺諸神機甲?”

“是的,他曾經是新人類聯合國的研究實驗體,被送入過深紅第九星系內部那些研究所。在幾十年間,那些陸續被送進去的數萬個優秀的實驗體當中,僅僅存活了十幾個人,只有他一個人最後回到聯合**部效力。”

外面傳來好幾聲倒抽涼氣聲。這些研究員有一部分聽說過新人類祕密研究所的事情,對裏面的情況比較瞭解,從那裏出來的人一個兩個都已經失去人的本質了,出來之後就算當街屠殺上百個無辜民衆他們都能理解,反而是雷斯特這樣出來之後還繼續爲聯合國效力的人會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葉澄沒管外頭的人怎麼想,自己反正是震驚到完全失語。她跟這位大名鼎鼎的戰神見過好幾次面了,雷斯特對聯合國的忠誠絕不是作假,以他的精神力,任何記憶修改手術都絕不可能有作用!這代表什麼?曾經被聯合國當做實驗品,遭受過難以想象的對待的這個人,竟然還是心甘情願爲聯合國賣命?

“亞薩大人,我們也在皇家騎士學院徵集了一批志願者,準備嘗試用目前已知的新人類的實驗方式來嘗試召喚諸神機甲。”

迪恩的聲音微微提高了一點:“……誰允許你們用這些初代未來的優秀戰士去做實驗?”

“這、這是、他們……”說話的人顯然沒料到迪恩的脾氣,急忙解釋,“就連韓翎長官和貝奧格長官都同意了、他們都、都是自願的……”

“皇家騎士學院同意了?而且韓鋒將軍想必還被矇在鼓裏吧。小韓遇刺後韓鋒將軍可從沒有允許過韓翎再去冒險,另外貝奧格是陛下欽點的新任皇家騎士團副團長,萬一實驗出現任何狀況,你們打算讓陛下的騎士團缺一個副團長?”

“這、我們也想到了,準備先讓申報的普通學員來嘗試……”

“平民支撐貴族們,是爲了戰時能夠得到貴族的庇護,不是爲了時刻代替他們去犧牲的。這種侮辱他們品格的事情,我不想再聽到了。實驗停止,換別的方式嘗試召喚諸神機甲。坐下。”

那人不敢再說,趕忙噤聲坐好,其他人陸續開始發言。

接下來的討論主要圍繞如何召喚諸神機甲進行。葉澄從頭聽到尾,也沒發現他們討論出什麼實質進展。而且就算如那個準備用初代人做實驗的研究員所說,真的去做什麼人體實驗,他們也未必能玩出什麼花樣。因爲實驗詳細內容他們一無所知,盲目嘗試除了白白害人之外沒有任何作用。

一上午過去,這羣人爭得面紅耳赤,倒是迪恩沒再開過口。中午時分,迪恩宣佈散會,改天再聚,並且讓大家都離場。

“給你10秒,自己出來,否則讓我動手請就不一定能保證安全了。”

發現所有人走光而迪恩留下來的時候,葉澄就隱隱覺得不對勁了,現在一看果然如此!

花了一秒鐘用來糾結,葉澄果斷選擇放棄抵抗,敲了敲管道壁告知迪恩自己不打算跑,從裏面爬出來,順便抹了一把灰在臉上。

看到正宗灰頭土臉的葉澄,迪恩啞了片刻,失笑道,“那位森羅族女孩還好嗎?”

“……”葉澄轉過去,用亞空間環裏的萬用毛巾把臉擦乾淨,“應該還好。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

“我有檢查周圍元素能量流動的習慣,一開始我就知道有人在了。”迪恩坦白,“你們其他人呢?”

他怎麼連這都知道?!葉澄瞠目結舌。

她的表情實在太好讀懂,迪恩說:“女媧的動向我們一直在留意。聽說它送走了七臺機甲,其中還有一臺特種部隊戰機,我們就一直在尋找你們的消息。你們既不在同盟,又沒有聯絡聯合國,只可能留在初代的領地上……女媧應該是察覺到初代的危機了吧。”

葉澄一怔,迪恩卻一反之前的隨和,起身走向葉澄:“我不能放任新人類在我的國家出沒,希望你配合我,讓我找到他們。這樣我至少可以保證連你在內六位普通學員的平安。”他在葉澄面前站定,金銀雙色的元素能量具現爲十二把炫目的能量刃,完全封鎖住葉澄再移動的路線,“否則,我只能說抱歉了。”

他的神情肅然如鑿刻在石壁之上千年不變的法典,明確讓葉澄瞬間領悟他的態度:坦白者生,反抗者死!

“亞薩……先生。”迪恩的氣勢和葉澄往常見過的人都不一樣,葉澄嚥了咽口水,艱難地說,“我們……走散了。”

“欺騙在你看來是理所應當,在我看來是不可原諒。希望你記住今天的話。”迪恩擡手,“請接受我對一位聯合國英雄的敬意……”

說時遲那時快,葉澄也釋放出純粹的元素能量,瞬間她周身的十二把能量刃碎裂成粉末!迪恩的格鬥技巧當然不弱,然而這種情形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僅是片刻的愕然後,他眉心就被一把槍口死死對準!

“你……”

“請安靜,亞薩先生。”葉澄持槍的手很穩,“我不想傷害你,但是很遺憾,我也不能讓你離開了。”

不難想象初代們發現他們空茫級的大貴族、堂堂初代御前雙星之一迪恩亞薩在保衛嚴密的皇家研究院內失蹤之後會有什麼反應,當然葉澄管不着也不想管,拖着動彈不得昏迷不醒的迪恩回到了暫居的禁區內那個地下研究室裏。

葉知秋那兒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東西,其中就有一種專門限制初代元素力量的手銬。這種手銬原本是初代一種古老的刑具,被它銬住,就算再強大也只能使得出單純元素能量,而無法再驅使元素能量去隨心所欲地辦事。這種手銬造價昂貴材料堅硬,而且只受持鑰匙的人控制,其他人誰都取不下,除非有斷腕的勇氣,畢竟它本來就是用於禁錮高階初代的東西。

一個不能用元素能量又行動不自由的初代人就像被鐵鏈捆住還拔了牙的老虎,在葉澄面前不足畏懼。

趁迪恩還在昏迷,葉澄對着迪恩戴的空間墜和他本人拿宇宙之匙試了試,大喜:宇宙之匙果真是神器,注入相應元素能量之後就能拿走對方一級和二級儲存空間裏的東西!

不過這種事情絕不能讓迪恩知道,否則葉澄就算逃走也會被初代追殺到死——迪恩這裏的機密情報實在太多了。

匆匆掃過迪恩的一二級儲存空間,葉澄沒發現什麼特殊情報。她要找的諸如“羣星墓場”和“能量抽離”這樣的情報根本就沒有,倒是無意中發現一張畫作,看環境是在草坪上,畫面中央是個神情淡漠孤傲的青年男子,旁邊站着金髮藍眼的少年迪恩,另一邊是個黑髮黑瞳的可愛男孩。

能夠讓迪恩陪着入畫的男人,毫無疑問是初代的現任皇帝阿特雷亞,按血緣來說,也就是葉澄的舅舅。

此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線索!很重要!捂緊口袋跑走~ 記住阿特雷亞的長相,提醒自己當心這個人,葉澄把迪恩的東西放回去,坐在一旁思考目前面臨的問題。

把迪恩綁回來並不是葉澄最初的目標,可惜那種情況之下她除了綁走迪恩就只有殺了他了,現在把迪恩再放回去不但來不及,而且容易暴露他們這羣人,想想還真是騎虎難下。

但迪恩也是葉澄手頭最好的一張牌,別的不說,拿他要挾除了皇帝之外的人絕不會遇到任何阻力,他的地位太高了。只是葉澄並不想鬧得這麼僵,迪恩跟她立場不同,目的卻是一樣的。初代們搶奪了神蹟艦羣,新人類必定不會善罷甘休。一旦新人類聯合國確認初代沒有諸神機甲,已經擁有三臺承認了預備駕駛員的諸神機甲的他們會怎麼做?

試想一下如果兩國要交戰,夾在中間的小國將會有怎樣的結局?沒有承認預備駕駛員,也就意味着諸神機甲連最基本的威力也發揮不出來,聯合國要打新人類,肯定要將同盟這個眼中釘解決掉,要麼籤合約,打完了初代再收拾同盟,要麼首先收拾同盟,再專心對付初代。

無論聯合國選擇哪條路,同盟都會遭殃!

跟聯合國相比,同盟實在太弱小,就像站在獅子面前的公雞,同盟就算傾盡全力,也不可能滅了聯合國,可聯合國想滅掉同盟,代價也並非承擔不起。

在沒有頭緒之前,葉澄知道自己最好不要跟迪恩正面交鋒,也不能把迪恩就這麼扔着。暗道了聲抱歉,葉澄把迪恩身上的東西都搜出來,尤其是空間墜也拿走,確認他沒有辦法向初代軍示警之後,留下水和口糧便鎖上門離開了。

回到工坊,葉澄想好好休息一下,順便研究研究迪恩的那些東西。剛坐下,門口傳來一聲巨響!葉澄一驚,迅速拔出槍小心地貼在門上聽。

工坊是全封閉環境,且地下通風口完全鑽不進一個人,只有從大門才能進入,所以最原始的示警方法最有效果:葉澄原本靠在門邊的幾塊大零件受到門的推力散落下來,及時提醒了葉澄有人到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