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場

Lestrade看着案件報告,覺得自己有些花白的頭髮遲早要全白了。從昨天上午開始,倫敦一共發生了五起槍擊案。除了警局門口的那一宗是狙擊手乾的以外,其餘四起看上去更像是黑幫尋仇。

死者在死前都曾經遭受過拷問,家裏也被翻得連七八糟。受害人階級不同,性別不同,年齡不同……更糟糕的是,最後一起槍殺案的受害者更是國籍不同!

那是一對情侶,男人是FBI倫敦辦事處的外勤探員,女人是從美國來特意探望他的戀人。

美國大使館已經向警方高層施壓了。

————————————————————————————————

在Reid嘗試訂機票,船票,任何票都不成功的時候,Issac再想不到有人不想讓自己離開他就傻了。

就在這時,他收到了一條短信——

別急着走嘛,倫敦狂歡夜就要開始了~

Issac試着回撥號碼,卻發現這條消息是從網絡上發來的。

“Reid,你還記得那位——Jim名片上的電話號碼嗎?”Issac捏着手機,問道。

Reid流利的報出一串號碼,有些疑惑的問,“我以爲你不喜歡和他聯繫。”

“相信我,如果可以的話,有生之年我恨不得從沒見過他。”Issac也有些鬱悶。在他的印象裏,不同於在美國接觸的那些變態殺手,也許走在街上只因爲路人穿着一條紅裙子就會痛下殺手,倫敦的罪犯們有追求多了。他們爲錢爲名爲利爲權爲勢,所作所爲都有一個明確的動機。

這樣的人Issac只稱他們爲罪犯。可惜,這樣循規蹈矩的孩子裏總有幾個異類。一個是Sherlock,也許他的確有反社會人格,但他的助手卻是一個正義感爆棚,道德感極高的軍人;而另一個異類,就是無視金錢權勢隨心所欲的moriarty。

這種高智商的精神變態纔是最讓人頭疼的。

“哦,晚上好,Agent Costa!”Jim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你真讓我傷心,居然想要帶着Spencer靜悄悄的離開我的遊樂場~”

“我們只是遊人過客。”Issac說,“我以爲,你對Sherlock是一心一意的。”

“當然!他是我的甜心,摯愛!……在他死之前~”Jim的聲音帶着熱切,“這裏是倫敦,罪犯的天堂,就這麼走了你真的甘心嗎?”

“我以爲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Issac打開揚聲器,示意Reid一起聽。

“我知道,你是一個天才,喜歡自編自導自演的天才~”Jim的聲音居然都帶上了一絲哽咽,“你知道我在數據庫裏知道你的事蹟之後有多開心嗎?就算隔着大西洋,我也知道,我們是一類人~在這個蠢材遍地的世界裏,這簡直太讓人……情難自已了!”

“你黑了FBI的數據庫?”Issac微微睜大了眼睛,在Garcia的加持下,他們的個人信息資料可都被保存的好好的……等等!Issac的嘴角忽然泛起奇怪的笑意,他想起來了一件事。

“在網絡裏,我就是王!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Jim狂妄的開口。

“這與我無關,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倫敦。”Issac戳了戳Reid的臉,通過幾句對話,Reid已經能夠清楚的瞭解電話另一邊曾經和他相談甚歡的Jim是哪類人了。

“浪費!你覺得這是浪費!”Jim忽然暴怒,“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一槍爆頭了!是我!是我保護了你!”

“哦,謝謝。”Issac輕飄飄的說。

電話的另一邊一陣靜默,然後是劇烈的碰撞聲,最後,通話結束。

“昨天,我完全看不出他有什麼問題?我還是個側寫師!”Reid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放鬆,我們是來度假的,本來就沒必要想在工作的時候一樣警惕。”Issac轉着手裏的電話,“我就不信找不到一條離開的路……”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依舊來自Jim。

“沒有我的允許,你別想離開!來到我的遊樂場,就要遵守我的規則!”Jim惡狠狠的說,“你敢上飛機,我就來一次九一一;你坐輪船,我就讓泰坦尼克重現人間!”

“你以爲你是誰?”

電話再次被掛斷。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看完了攢着的第九季的前七集,R寶美CRY我了~

R寶無所不能,他不會生孩子,但他會接生233333333333

——————————————————————————

關於莫莫怎麼會盯上小I,只能說他和Garcia有點玩脫了…… “要聯繫大使館嗎?”Reid被moriarty的豪言壯語弄的一呆,對於這樣的恐怖分子,聯繫政府是最好的作法。而且,因爲他們兩人的身份,他們所說的話不會被無視。

Issac搖搖頭,“先和倫敦辦事處的人聯繫……”Issac忽然想起一件事,他打了個手勢讓Reid把手機遞給他,非常利落的把兩人的手機全都拆了。還好,moriarty還沒有神通廣大到在他倆的手機上裝竊聽器。

“Issac!”Reid無語的看了一眼Issac,然後動手把被拆的手機重新裝起來。

“你去給辦事處打電話,我來聯繫John。”Issac做了決定。

“只是個醫生。”Reid恍然大悟,有些好笑的看着Issac,“爲什麼不直接詢問Sherlock呢?”儘管只和Sherlock認識了不久,可Reid已經知道了那位特立獨行的天才有着自己的消息網。

“給他一個再次嘲笑我智商的機會?”Issac挑眉,電話另一端,John溫和的聲音傳來。

“Issac?”

“嘿,John。”Issac開門見山,“可以幫一個忙嗎?我想委託你幫我查一個人。”

“哦,當然,我們是朋友。”John知道Sherlock對於這樣類似於狗仔的委託並不感興趣,但是,他想,只是幫一個小忙,根本不用Sherlock出馬,他一個人就可以搞定。

“James moriarty,他威脅我不許離開倫敦。”Issac嘴角掛着惡作劇般的笑容,他倒是想知道,Sherlock會對這個名字有什麼反應。“雖然他的威脅很孩子氣,不過……”

當然,首先有反映的是John。

“你說,moriarty?James moriarty?”John似乎打翻了什麼,“你確定是這個名字?”

“嗯啊,應該沒有錯,名片上的名字的確是這個。”Issac說,“先前他自稱是Jim。聽你的語氣,你似乎認識他?”

“你現在在哪?我們見面談!”John對那個在自己身上綁炸彈無視道德的混蛋自然印象深刻,更何況,moriarty一直想要Sherlock的性命。可惜,自從上次游泳館事件結束後,moriarty人間蒸發,再也找不到他的蹤跡。

“……John!我們該出發了!”Sherlock的聲音順着話筒傳了過來,他似乎急着出門。

John急着解釋什麼,只是他才說出了Issac的名字就被Sherlock搶過了電話,“晚上好,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

電話被掛斷了。

Issac無可奈何的看着通話結束,不過他並不着急,他相信,如果SHerlock聽到了moriarty的名字,一定會比John更加的急不可耐。

“Issac。”另一邊的Reid也打完了電話,“辦事處那邊說會留意,不過,他們提出了另一項請求。” 霸婚總裁小蠻妻 Reid的臉色變得有些奇怪,“倫敦發生了入室槍擊案,受害者有一名FBI探員和一位美國公民。辦事處希望我們能夠擔任特別顧問,協助倫敦警方把兇手早日緝拿歸案。”

死了一名探員,FBI會善罷甘休纔怪。正在他們集體抓狂想要報復的時候,一個自稱並且通過了驗證的來自匡提科行爲分析科的探員就這樣主動送上了門。每一名聯邦探員都是在位於匡提科的國家學院畢業的,對於那些位於總部的精英小組雖然瞭解不多,但一些傳奇還是有所耳聞。

BAU,專門和美國最兇殘的犯罪分子打交道的部門!

至於怎麼把兩名美國FBI探員塞進蘇格蘭場警視廳……美國大使館可不是擺設,你們當地警方沒本事破案,還不許我們自帶精英加入嗎?

“你答應了?”Issac問。

“有探員犧牲了。”Reid看着Issac,眼中帶着堅持,“我想,也許我們能爲他們做點什麼。”

“只有我們還是整個小組?”

“只有我們兩個,只是顧問,提供一些意見而已。具體行動的還是倫敦警方。”

“他們要給誰打申請,我可不想破壞Hotch的假期。”Issac想了想,又補充道,“雖然Hotch學聰明瞭,把度假地點改在新西蘭。”

“是Strauss主任,我把她的名字交給了辦事處的負責人員。”

Issac想了想,沒有異議。moriarty再瘋狂,也不會同時挑釁兩國政府,自己和警方行動反而更安全。

“那我就跟着你了,Reid長官~”

“Issac!”Reid一臉譴責的看着Issac,“難道你打算讓我和那些人打交道嗎?”

“咳,行政上,你比我高一級。所以,”Issac攤了攤手,“你覺得做決定的會是誰?”

“我不在乎,但我只是一個博士!”

“相信我,和我們打交道的人會很在乎。”

————————————————————————————

“Sherlock,你不能掛斷我的電話!”遠在貝克街的Watson看着任性的Sherlock,頭疼極了。

“案子!新案子!我已經無聊的快要發黴了,這是最好的禮物!”Sherlock滿不在乎的穿着風衣,“Lestrade的大麻煩!別把時間浪費在無聊的通話上!”

“Issac帶來了moriarty的消息。”Watson只是靜靜地說了一句。

Sherlock像是被人忽然按下了靜止鍵,一分鐘後,他出聲了,聲音幾近耳語,“他怎麼會知道moriarty?”

“他說他被moriarty威脅了,我正想問下去,但是你掛斷了電話。”Watson看着Sherlock,“moriarty回來了。”

“什麼威脅?”Sherlock冷不丁的問。

“我還沒問出來!”Watson說,“但Issac的形容,他說的是孩子氣的威脅……”

事實上,Watson想象不出什麼是孩子氣的威脅。moriarty的威脅可一直都是伴隨着炸彈和狙擊槍,而Issac的語氣,卻並沒有什麼緊迫感。

而這時,Lestrade的人出現在了221B。

“Sherlock,又一件新的槍擊案。”Lestrade的神色有些疲倦,案件一直沒有進展,高層的逼迫讓他壓力很大。身爲一個英國人,破不了案要兩個美國人來幫忙,這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這一次兇手留下了一條信息。”

Lestrade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Sherlock能在那兩名美國探員來之前找到線索,把案子破了。

Sherlock還在猶豫,一邊是新鮮出爐的烤脆餅,另一邊卻是發酵許久的特級紅茶。兩種都是他的摯愛。

“Sherlock,你和Lestrade探長先走,我去和Issac談談。”Watson提出了最佳解決辦法。

“我會很快解決的。”Sherlock鬥志昂揚。

————————————————————————————

FBI倫敦辦事處的效率很高,沒過多久就派人開車來接Issac和Reid前往蘇格蘭場。開車的人是幾個小時前才告別的Edward先生。

這一次,Edward不是Ann的追求者,而是一個果決堅毅的FBI。

“Parker是一個挺可愛的小夥子,他女友這一次來他非常高興,我們都知道他要做爸爸了。”Edward的聲音有些低沉,“所以,無論如何,請幫忙找出兇手。”

“關於具體情況我們現在還不瞭解,一切在瞭解案情之後再做結論。”Issac沒有輕易承諾。

在蘇格蘭場,招待他們的是一個女警探——Sally Donovan。

“這位是FBISSA Reid,這是FBISA Issac Costa。”Edward介紹着,“多曼局長應該提起過。”

“是的,局長下達了命令,讓我們全力配合FBI探員。又出現了一件新的槍擊案,Lestrade探長帶着人手過去了。我是Sally Donovan,有什麼需要可以和我說。”

雖然話很客氣,但Issac還是從裏面聽到了一絲敵意。不過這也正常,就算是在美國的地方警局他們也不是全然受歡迎的。哪怕是在BAU內部,忽然空降一個人來指手畫腳也會受到排斥。

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些事的時候。

“請給我們一張空桌子,以及這幾起案件的全部資料,還有倫敦地理地圖,以及一個可以張貼資料的白板。”Issac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已經準備好了,請和我來。”

桌子上擺滿了資料,Issac和Reid分工合作。Reid通過快速閱讀整理出主要脈絡,而Issac則根據他的要求把這些弄到白板上。

“受害者之間看起來並沒有直接聯繫,年齡,膚色,工作,階級,體貌形態,受教育水平……是無差別隨機作案嗎?”Issac問。“Donovan警探,受害者的個人信息有交叉對比嗎?”

“什麼?”Donovan還沒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不過一刻鐘的時間,這兩個美國探員居然弄好了需要幾個小時才能看完的資料。這無意識的一手讓她收起了自己的小覷之心。

“個人信息對比,醫療記錄,信用卡記錄,也許這裏面有潛在的聯繫。”Issac說。

“這需要申請……”

“Issac,有些不對勁。”Reid盯着白板,“他們死之前都受過拷打,也許是什麼祕密或者其他東西。但他們的信息資料很乾淨,最嚴重的控訴也不過是酒駕。兇手不是我們平時常見的模式,更像是被僱傭的。”

“他們當然是被僱傭的,職業的。”Sherlock的聲音傳來。

Issac循聲望去,Shredder和一個頭發花白的男人一起走了進來。

“你們一定就是大使館派來的特別顧問了。我是Lestrade,這件案子的負責人。”Lestrade走上前,主動和Issac握手。

“Issac Costa,這位是 Reid。”Issac簡短的介紹着。Reid擺了擺手,算是打招呼,然後重新研究他的地圖去了。

看着Lestrade有些不解的神色,Issac解釋道,“擅長地理側寫,他在研究行兇者的犯罪區間。”

“哦哦,側寫,這個我知道。”Lestrade點頭,“當我還是一個普通警員的時候,一位叫做Jason Gideon的FBI就是這樣做的。他甚至連兇手的穿着還有家庭狀況都推測,哦不,是側寫出來了。”

“Gideon一直很優秀。”Issac客氣了兩句,然後想起新發生的案件,“聽說又有一起槍擊案,現場有什麼不同嗎?”

“這一次,多了一條信息。”Lestrade嘆了一口氣。現在不是排斥鬥氣的時候,如果能早日抓到兇手,他不介意和FBI合作。“Anderson,把現場照片給Costa探員。”

新的受害者情況和之前幾位並無不同,唯一有變化的,就是牆上多了一行用熒光筆寫的字——

我保護了你

Reid的眉頭緊鎖,看向Issac的目光帶着緊張。

“這是……”以Reid的記憶力和邏輯能力,自然把這句話和幾個小時前moriarty的話聯繫到了一起。

“moriarty說他保護了我。”Issac輕聲說。

Lestrade倒吸一口氣。距離moriarty上一次發瘋才過了幾個月,他對這個犯罪天才可謂記憶尤深。

“不,不是你。”Sherlock看了一眼Issac,“是Spencer!”

“什麼?”

“你們倆是一起的!如果動了你Spencer也逃不過!”Sherlock一臉熱切的看着Issac,“你是在哪裏遇到moriarty的?”

“大英博物館。他對Reid的解說很讚賞……”Issac看着Reid。他怎麼忘了,Reid吸引變態的本事絕不比自己小。

“他對Spencer很感興趣?成功的吸引了你們的注意力?留下了聯繫方式?”Sherlock自顧自的說道,“當然,他當然會這麼做!這是他的伎倆!”

“能說的明白一些嗎?”

“moriarty喜歡把真正的目的明晃晃的擺在最開始的地方,然後用其他看起來非常真實的線索誤導你。”Watson說。他之前打算聯絡Issac,但在得知Issac已經動身去了蘇格蘭場後改變了路線。而現在,他剛剛趕到。

“但是,爲什麼目標是Reid?”Issac還是不解。Reid吸引的變態可都是人格分裂型的,moriarty雖然看起來很神經,但離這個還差點。

“因爲他聰明。”Sherlock毫不留情地開口,“moriarty喜歡聰明人。所以,你不是他的目標。最多,只是一枚棋子。而這樣的棋子,他有成千上萬。”

作者有話要說:R寶似乎有一段關於接吻比握手更安全的言論,忘記是哪集的了……然後,似乎真的沒怎麼見過他和誰握手…… “老實說,我覺得這根本不是一個問題。Issac提出疑議,“moriarty能夠讓殺手放過我,你覺得這件事和殺了我的同時放過Reid的難度有區別嗎?”

“Issac!”Reid不悅的看了一眼Issac,他非常不喜歡Issac的假設。

“啊,難以置信,你的智商水平居然沒有比Anderson低一個層次。”Sherlock誇張的揮着手,然後他看見了站在一邊的Anderson,“恭喜你,你不再是一個人了!”

“Sherlock!”Watson無奈又無力的警告着自己的同居人。

Issac直覺這句評價的背後不是什麼好事。

“Costa探員,你說moriarty那條信息是留給你的。那麼,你能回憶一下,你做過什麼,或者遇到什麼特別的事嗎?這讓你走進了moriarty的視線……”Lestrade問。

“我不確定。”Issac表情嚴肅,“我是來倫敦度假的,不過前幾天一直呆在酒店裏。唯一算得上特別的事……前天我出去轉了轉,遇見了,在郵局買了明信片寄給朋友,後來想買些東西卻發現錢包丟了。不過很快就有警察聯繫我,說是找到了我的錢包。我去領了錢包,然後在門口,嗯,那起狙擊案,我想你們都知道。我是最後一個和死者有身體接觸的人。”

“和死者有身體接觸是什麼意思?”

“他撞到了我,還想把我扯到某個地方。不過,我躲過了。”Issac對這個場景已經回憶過很多次了。“這是唯一算是特別的經歷了。然後,我對倫敦的治安產生了懷疑,撇開了所有室外活動,第二天和去了博物館。在那裏,我們遇見了Jim,不,是moriarty。他看起來有些神經質,其他的沒什麼特別。”

“除了,對很有好感。”想了想,Issac補充。

“所以,這一系列槍擊可能都和moriarty有關?”Reid皺起眉頭。“探長,能夠把這個人的資料調出來嗎?生長環境,求學狀況,醫療記錄,犯罪記錄……所有一切相關的資料,我需要全面的瞭解他。”

Lestrade一臉爲難。

“探長,調取數據庫資料需要申請很久嗎?我們可以先查找紙質資料。”Issac第一次感覺到了Garcia的無可或缺,這種在BAU從來不是問題的事在這裏居然還要走程序!

“我們沒有moriarty的資料,無論在數據庫裏還是……在程序上,世界上並沒有這個人。事實上,幾個月前我們才知道moriarty的存在。”Lestrade看着Issac臉上難以掩飾的錯愕,忍不住苦笑。

“一年前,我一年前就知道他的存在了。”Sherlock糾正。

“能描述一下你所瞭解的moriarty嗎?”Reid問。

“他是一個天才,無與倫比的犯罪天才。”Sherlock眼中燃起火花,“他是一個諮詢罪犯,接受僱傭,主要業務是炸彈、暗殺,一切和犯罪有關的活動。他就像是一隻蜘蛛,蟄伏在蛛網中心,蛛網的每一絲震顫都逃不過他的感應。倫敦有一半的犯罪都是由他主導的,但警方對此卻一無所知,哦,截止到三個月前。”

“所以,他的活動範圍被限制在倫敦?”Reid沉吟。

“不,他的觸角遍佈全世界,犯罪集團,恐怖分子,一切政府打擊的勢力。”Sherlock糾正強調,“他每個領域都會插一腳,下至普通的犯罪,毒殺、槍殺、藝術品的僞造,上至國家機密的販賣。他的犯罪網絡遍佈全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