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人既然被吩咐在此盯梢,說不定知道這五指堂發生了什麼事情。

「要什麼?」

上去坐了很久,掌柜才慢幽幽地走過來,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來點招牌菜,隨便就行了。」葉雄吩咐。

掌柜的正眼也沒有瞧他一下,回去吩咐廚房下單了。

酒樓上,加上自己,只有三桌人,除了那兩名負責盯梢的魔修之外,還有一名女子,窩在牆角吃著飯。

空氣中的氣氛非常壓抑,給人的感覺,跟仙界完全不一樣。

每一個人,都感覺怪怪的,讓人有種不寒而悚的感覺。

葉雄剛坐下,那兩名盯梢著五指堂的男魔修,跟牆邊那名女魔修,目光有意無意,掃落到他的身上。

葉雄雲淡風輕,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依然在喝著茶,等著上菜。

片刻,菜上了,葉雄拿起筷子,若無旁人地吃起來。

剛吃到一半,突然,其一名男魔修朝他走了過來。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哪來的?」那魔修走到葉雄面前,傲慢地問。

葉雄抬頭看了他一眼,只見他穿著魔披風,臉上劃得花花綠綠的,修為是元嬰初期。

葉雄把自己的修為壓到了元嬰初期,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

「跟你有關係嗎?」葉雄冷冷地問。

那魔修從身上掏出一張黑色的令牌,在他面前揚了一下。

令牌上面有特殊的紋路,中間有一個圓圈,圈裡面寫著一個魔字。

「知道這是什麼嗎?」魔修在他面前顯耀著自己的令牌。

葉雄沉默,他不認識這令牌,但是可以猜測,這令牌是一種地位的象徵。

如果說話,肯定會暴露,既然這樣,那不如不說。

見葉雄不說話,那魔修以為他害怕,所以不敢說話,得意地將令牌收了起來。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從什麼地方來了吧?」魔修冷哼著。

「從地魔天脈來的。」葉雄裝成不太情願地回道。

地魔山脈在小魔界邊遠一顆行星上,知道的人很多,是一個出名的山脈,但是去的人少。

「地魔山脈什麼地方?」那魔修繼續問。

「問那麼清楚幹什麼?」葉雄冷冷地反問。

「你身上沒有修鍊魔功的氣息,你是道修,既然是道修,我就有資格查你。」男魔修大聲喝道。

「小魔界道修多得是,你要全都查一遍嗎,有本事去查百里風雲啊!」葉雄道。

「百里風雲是什麼人,憑你也想跟你相比,你算哪顆蔥?」

男魔修見葉雄不配合,更加囂張,從身上掏出一把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葉雄一直在忍著,沒想到對方越來越囂張,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透過窗外,他看到到半空中,魔修跟黑甲蟲的大戰已經進入白熱化,但是魔族並沒有阻止黑甲蟲的進攻。

眺望天魔界方向,並沒有看到有人出來支援。

難道魔淵不在小魔界?

葉雄回想著百里圖的話,他的線人很長時間沒在小魔界發現魔淵的蹤跡,極有可能,他真的不在小魔界。

「把刀放開。」葉雄冷冷道。

「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男魔修拿著刀,敲了敲葉雄的腦袋。

下一刻,一道白光閃過。

周圍的人還沒反應過來,男魔修的腦袋骨碌地掉到地上,血噴而出。

一個黑色元嬰從男魔修的身體裡面出來,奪路而逃。

葉雄一手抓出,不偏不倚,正好將那黑色元嬰抓住,用力一捏。

黑色元嬰慘叫一聲,化為虛無。

剩下那名男魔修,瞬間就驚呆了,他這才發現,葉雄的實力恐怖之極。

他化成一道流光,準備逃走。

一隻金色大手脫手而出,后發先至,在半空之中,生生將那男魔修抓住。

葉雄掃了眼角落之中那名女子,只見她一直都沒有說話,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葉雄沒有理會他,抓住那名魔修,瞬間就在原地消失了。

……

五分鐘之事,一處幽暗的角落之中。

葉雄將魔修扔到地上,冷冷地說道:「我問,你答,假說一個字,我讓你死得很痛苦。」

「你得殺我,就不怕魔淵大人殺了你嗎?」那魔修色厲內荏地說道。

「你是什麼人?」葉雄目光炯炯地望著他問道。

「我是天魔堡的魔侍衛。」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我們奉命在此,盯梢著五指堂,殿主大人說,如果有人進入五指堂,馬上用水鏡彙報……」

「五指堂裡面是什麼人?」

「不知道。」

葉雄劍尖一挑,魔修的手臂被斬了下來。

那魔修捂住手臂,疼得大叫起來。

「五指堂裡面是什麼人?」葉雄又問了一句。

「據說是個仙界的姦細,被魔淵大人發現,抓走了……魔淵大人說,如果有人找他,一定要提前告訴他,找他的人一定是仙界的姦細……我就知道這麼多,什麼都不知道了。」魔修痛得大叫起來。

接下來,葉雄不停地盤問,但是都沒有盤問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你別再問他了,再問也不會有結果的。」突然,一道陌生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雄轉身一看,剛才在酒樓牆角坐著的那名黑袍女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過來了。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他剛才很小心地帶著魔修前來,不應該有人能跟蹤自己,這女子是如何發現自己的?

他沉思片刻,突然掌心一團火焰祭出,將男魔修身上的衣服燒得乾乾淨淨。

咣!

一根細小,如同針狀的東西落到地上。

針很小,是透明色,能在裡面看到一縷元氣。

看來是這個女子在男魔修身上裝了追蹤儀,難怪這麼快就找到自己。

「你是什麼人?」葉雄望著她問。

黑袍女子走過來,手指一彈,一道寒芒激射而來。

噗!

男魔修胸口炸開一個洞,瞬間死翹翹。

「你是誰?」葉雄皺著眉頭問。

「認識一下,我叫楚紅,是天空之城的人,也是仙界派來的吧?」黑袍女子問。

葉雄知道大秦帝國,百花仙域,都有人派過來小魔界,查探魔界的入口,沒想到天空之城也派人過來了。

但是他並沒有完全相信對方,畢竟對方沒有證明她的身份。

「怎麼證明?」葉雄問。

「說出你的身份,我會證明給你看。」黑袍女子說道。

「我是正道派來的人,只能跟你說這麼多。」剛才他殺了那名魔侍衛,已經是證明了。

在不清楚對方的真實身份之前,他不會將自己的底細交出去。

「不說也行,我相信你是盟友。」楚紅沒有強求,反問:「你來這裡,是想打探燕北書的下落吧?」

葉雄點了點頭。

「經過我的查探,燕北書極有可能被關在天魔殿之中,但是此殿有魔淵手下的幾大弟子把守,還有一頭十二階的魔獸守護,想進去救人,非常困難。 豪門絕愛:暖婚襲人 不過,現在突然有蟲族入侵,天魔殿之中有很多高手前去支援,對於咱們來說,是一個機會。」楚紅說道。

腹黑男神,別心急 「魔淵呢,他不在天魔殿嗎?」葉雄問。

「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他有很大概率不在天魔殿。」

如果魔淵不在天魔殿,葉雄不懼任何人,哪怕普通的化神修士,他也有一戰之力。

「魔淵在不在小魔界,咱們很快就知道了。」葉雄說完,衝天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

楚紅不知道他想幹什麼,跟在她後面。 此時,黑甲蟲跟魔族修士的大戰已經進入白熱化。

魔修有多名半步化神修士在迎擊黑甲蟲,但黑甲蟲的體表防禦力實在是太強了,特別是幾隻小山似的黑甲蟲五,幾名半步化神魔修怎麼都沒辦法破掉。

「看到那為首的魔修沒有,他就是二魔王,魔仙王的第二個弟子,實力非常強悍,得到魔仙王的真傳,現在大魔王死了,他就是魔仙王最強的弟子,咱們不能跟他正面衝突。」楚紅指著為首的魔修說道。

人仙武帝 「左邊那名,是魔淵的徒弟,叫魔度,還有那名,叫紫姑娘,是魔仙女王的弟子……」

楚紅指著那邊的修士,一遍遍地介紹著。

這三個是魔族軍團之中,實力最強的三個人,就是由於他們三個人的存在,蟲族才被抵禦住。

葉雄看了一下,感覺黑甲蟲被殺得越來越多,再這樣下去,新蟲王遲早會被三輪聯手幹掉。

他身影一閃,已經朝場而去。

「你幹什麼,瘋了嗎。」楚紅大叫。

葉雄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瞬間已經來到了戰場之中。

人剛到,身上就湧起了滔天的火焰,如同地獄火神一樣。

「這位朋友來得正好,助我斬殺這蟲王,我定當感激不盡。」二魔王說道。

「好。」

葉雄將菩提神劍抽出來,火焰籠罩在劍上,這樣才能將菩提神劍本來模樣隱藏起來。

多年征戰,魔族肯定已經將他研究得通透,如果此刻被看到菩提神劍的樣子,身份肯定敗露了。

下一刻,一道滔天劍芒,直接朝二魔王頭頂斬落。

沒有絲毫意外,二魔頭瞬間被秒殺,連元嬰都沒有逃出來。

「你是什麼人,敢膽殺我們魔族的人?」魔度臉色大變。

「去問閻王吧!」

葉雄沙著嗓子,如同火神降世一般,朝魔度氣勢洶洶地撲過去。

不到一分鐘,魔度也被斬殺了。

連大魔王都遠遠不是葉雄的對手,何況是他們這些。

剩下的紫姑娘臉色大變,正準備逃跑,葉雄根本就不給她機會,在背後緊緊追趕。

很快,她也被斬殺了。

從葉雄出現,到第三名半步化神被斬殺,用時不到十分鐘。

「他是蟲王,是魔鬼,快逃啊!」

魔族的人徹底崩潰了,全都擇路而逃,全線崩潰。

蟲王,或許這是一個不錯的掩蓋身份的辦法。

葉雄嘴裡突然伊呀伊呀地尖叫起來,聲音就像自己殺掉那隻蟲王的聲音一樣。

黑甲蟲群就像受到刺激一樣,戰意大起,瘋狂地進攻。

還有一部份黑甲蟲,居然在圍在葉雄身邊,久久不去,伊伊呀呀地叫個不停,似乎很崇拜的樣子。

「難不成它們真將自己當蟲王了?」葉雄忍不住笑了,然後又伊伊呀呀叫個不停,指著下面的天魔殿。

見鬼的事情發生了,那些蟲群似乎明白他的意思一樣,瘋狂地朝天魔殿而去。

場下,楚紅直接蒙逼了,半晌沒反應過來。

身影一閃,她落到了葉雄的身邊,顫聲問:「這些蟲群真的是你的傀儡,他們是你帶來的?」

「我說不是,你相信嗎?」葉雄問。

「不信。」

「那還問。」

楚紅直接無語。

葉雄看著下面的天魔殿,如果魔淵還在天魔殿的話,他肯定會出現。

總裁的天國愛戀 可是,過了很長時間,魔淵都沒有出現。

天魔殿外,有一個天雷大陣,無數黑甲蟲落到陣上,馬上就被天雷轟頂,死傷無數。

「好可怕的陣法,不破此陣,根本就沒辦法進去。」楚紅道。

葉雄身影一閃,落到天雷大陣上面,目光閃爍,尋找天雷陣的弱點。

下一刻,他馬上發現,在天雷陣之中有一根參天的雷塔,就像天線一樣,引導著天雷降落。

只要將此雷塔破掉,天雷陣必破無疑!

「別衝動,這天雷陣不是容易破……」楚紅剛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她已經看到一道流光穿越天雷陣,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雷塔毀掉。

天雷大陣,破!

密密麻麻的黑甲蟲,朝城堡攻落,瞬間毀壞。

楚紅,瞬間驚呆。

「這裡是天魔殿,魔淵的大本營,很有可能有傳送陣直達魔界的。這裡發生的事情一旦被魔淵知道,他肯定會以最快的時間趕過來,留給咱們的時間不多。」葉雄說完,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其中一座殿頂上。

楚紅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落到他身邊。

「你可知道燕北書被關在什麼地方?」葉雄問。

「不知道,此地地方太大了,守衛森嚴……」

「我用自己的方法去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