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王也隨便吃了一些,雖然還是一張大黑臉,但表情並不嚴肅。

楚凡吃得差不多了,才停下筷子。

在座的都是閻羅殿內有身份的人,這些人介於人和鬼之間,不過他們吃飯的時候倒是和人一樣的。

這些人早就得到了閻王的暗示,現在都一個個輪番向楚凡敬酒。

而楚凡也是來者不拒,不管是誰向他敬酒,都是一口喝乾。

而這些酒也的確是好酒,既香又醇。

楚凡喝了一杯又一杯,這些酒也是高度的狠酒,有些人和楚凡喝過幾杯後就有些暈乎了。

而楚凡還是一點醉態也沒有,同樣口到杯乾,結果那些向楚凡不停敬酒的人一個個喝趴下了,有的人直接鑽進了桌子底下。

閻王見狀,不由得暗暗心驚,對楚凡越發另眼相看,接着四公主又向楚凡敬酒。

楚凡還是酒到杯乾,一連和四公主喝了幾十杯,四公主的酒量也是沒說的,居然也越喝越起勁。 楚凡和四公主喝了一杯又一杯,兩人一直喝了二十多杯,還是不分勝負。

四公主的酒量也是大得驚人,幾十杯高度白酒下肚,還是面不紅氣不喘。

不過,四公主還是十分佩服楚凡的酒量,畢竟楚凡剛纔和幾十個人輪番喝了一圈,至少也喝了一罈子酒了。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閻王一直面帶微笑地看着四公主和楚凡拼酒,他對四公主的酒量也很放心,當即讓人轍下酒杯,又拿了大碗過來。

四公主滿滿地倒上兩大碗酒,隨即對楚凡說道:“公子可敢用大碗麼?”

“有何不敢?”楚凡一邊說,一邊端起一碗酒,隨即一飲而盡。

四公主也揚起脖子幹了一大碗,接着又倒滿兩碗,兩人又幹了。

小金豬現在也吃得精飽,兀自坐在那張小桌子上面打盹。

女鬼一直坐在楚凡的旁邊,膽顫心驚地看着楚凡和這些人拼酒。

的確,女鬼雖然生前貴爲皇室公主,但也沒有見過如此海量之人。

楚凡和四公主一連對幹了二十大碗,喝掉了好幾壇醇香白酒,四公主雖然沒有醉倒,但卻微有醉意,臉上一片酡紅,更添幾分姿色。

不過,四公主在接連喝了三十碗後終於堅持不住,一下子倒在桌面上,隨即呼呼睡着了。

而楚凡還象沒事人一樣坐在那裏,閻王見狀,不由得大爲吃驚,他也是沒有想到楚凡竟然這麼厲害,不但連闖九大關,連破十八大陣,而且還這麼能喝,就象酒仙一樣。

閻王突然想起幾千年前,齊天大聖孫悟空來到閻羅殿內,也是喝倒了一大羣人,最後還是他親自出馬,才與齊天大聖喝了個平手,因此與齊天大聖特別投緣,結爲兄弟。

閻王想到這裏,不由心裏一動,覺得楚凡的本事與齊天大聖相比,也不相上下,孫悟空當年來到地府,並沒有闖關,也沒有破陣,九大關十八大陣還是第一次有人闖過。

更難得的是,楚凡闖關的過程竟然還是如此輕鬆,居然一邊闖關,一邊唱歌,一邊跳舞,這就厲害了,因此使得閻王大爲吃驚。

值得一提的是,楚凡闖過地府大關,破開大陣後,不僅驚動了閻王,還驚動了地獄十王。

地獄分爲十殿,共有十個地獄王,分別是:

一殿秦廣王,

二殿楚江王,

三殿宋帝王,

四殿五官王,

五殿森羅王,

六殿玄靈王,

七殿泰山王,

八殿都市王,

九殿平等王,

十殿轉輪王。

地獄十王聽到消息後,也是大爲震驚,他們也在陸續向閻羅殿趕來,都想見一見史無前例的闖冥關,破冥陣的人。

而現在,閻王看到楚凡喝倒一大批人,又將四公主喝得人事不醒,隨即親自向楚凡敬酒。

閻王敬酒也是非同小可,他都沒有用酒杯,直接用大海碗開幹。

楚凡更是來者不拒,不管是那些不人不鬼的人,還是四公主,還是閻王親自敬酒,他都是口到杯乾,喝了一碗又一碗。

閻王越喝越是心驚,他也是沒有想到,楚凡竟然這麼能喝,要知道他對自己的酒量素來十分的自信,連齊天大聖都只是和他喝了個平手。

而現在,閻王已與楚凡連幹了四十碗,幾壇酒已經見底了,但楚凡還是面不改色。

於是,閻王又讓人去搬了一百罈子酒來,他倒是要看看楚凡到底能喝下多少,就算他喝不醉,肚子又如何可以裝得下這麼多的酒?

的確,閻王之所以酒量大,能喝很多,那是因爲他有一種幽冥功,喝到肚子的酒都轉化成了水,又用功法將酒水從腳底逼了出來。

因此閻王雖然喝了幾大壇酒,但並沒有醉,腳下更是溼溼的一大片,都流向了一條水溝。

閻王也暗中觀察楚凡,他本以爲楚凡也是和他一樣將酒水逼出體外化成水流出,但他卻看到楚凡的腳下很乾淨,一點水漬也沒有。

當然了,閻王並不知道楚凡修煉的靈異功和他的幽冥功比起來一點都不差,甚至還要高級一些。

這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楚凡還有兩朵花,一朵太陽花,一朵藍蓮花,這兩朵花早就將楚凡喝下的酒水煉化成了能量,就連水也化成氣體揮發了。

因此,楚凡不僅沒有喝醉,而且還一邊喝酒一邊修煉,這些酒的確是好酒,其中蘊含的能量也相當可觀。

閻王越喝越驚異,同時越發佩服,而且他們自從喝第一碗開始,就沒有停,根本就停不下來。

大約一個時辰左右,一百多壇酒也所剩不多,他們已經喝下了七八十壇。

閻王都有些微醉了,雖然他用功法將酒逼出了體外,但還是有些酒精無法排除。

至於楚凡,他還是口到杯乾,臉上從來沒有變過顏色。

閻王有些醉意之後,更加的放開了,本來他還端着閻王的架子,現在越喝越來神,越喝越興起,不時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不僅如此,閻王還不時輕拍楚凡的肩膀,接着開始稱兄道弟,楚凡也不以爲意,閻王叫他兄弟,他也應着。

漸漸地,楚凡也放開了,他和閻王一邊喝酒,一邊划拳,閻王喝到興頭上,全身一陣發熱,隨即將上衣脫了下來,露出胸前一大溜黑乎乎的胸毛。

很快地,一百壇酒又已喝乾,閻王又命人搬來一百多壇。

不過,閻王不愧是閻王,他雖然有些醉意,但始終沒有倒下,還是和楚凡接連對幹。

女鬼早已震驚得不行,兩隻美麗的大眼睛睜得大大的,她也是沒有想到閻王竟會和楚凡拼酒,而且還拼不過。

她也沒有想到,閻王喝醉之後,竟然一點也不顧形象,連上衣都脫了,露出那麼多的胸毛,不由得一陣莽逼,連忙將眼神移開了。

她更沒有想到,閻王竟然還和楚凡勾肩搭背的,不僅稱兄道弟,更想多年沒見的老朋友一樣。

閻王漸漸地醉得深了,但還在繼續喝,楚凡更是喝了一碗又一碗,雖然閻王有時候少喝一碗半碗的,他也沒有在意。

就在閻王將醉未醉的時候,突然有一個鬼進來彙報道:“閻君,地獄十王來了。” 楚凡和閻王喝得正來神,突然有一個鬼來彙報道:“閻君,地獄十王來了。”

“來得正好,快快有請十王。”閻王隨即大着舌頭說道。

的確,閻王確實喝得差不多了,雖然沒有醉倒,但說話不再那麼利索。

工夫不大,大約三五分鐘的樣子,就有十個人走了進來。

這十個人就是地獄十王,他們和閻王都是好朋友,平日裏沒少在一起喝酒。

現在,十王看到閻王醉意朦朧的樣子,不由得很是奇怪。

真的好奇怪,因爲他們還從來沒有看到閻王喝醉過,而現在居然醉得說話都大舌頭了。

只見閻王大着舌頭說道:“來來,老兄弟們,本座給你們介紹一個小兄弟,包你們滿意。”

十王聽到這話,又是一愣,是呀,閻王什麼時候又多了個小兄弟了呢?

不過閻王並沒有理會十分吃驚的表情,而是拍着楚凡的肩膀說道:“我這個小兄弟可厲害了。”

十王也打量着楚凡,而且每人都瞪大眼睛看了又看,但並沒有看到楚凡的身上有何出其之處,就是一個平平常常的人嘛。

因此,十王還是一臉詫異的表情,也是,他們並沒有將楚凡和那個闖關破陣的英雄聯繫在一起。

在他們以爲那個破陣闖關者要麼就是生了一身猴毛,就象當年的孫悟空一樣。

要麼就是長有三頭六臂,就象哪吒一樣。

而楚凡這樣一個看起來很平常,還有些帥氣的年輕人,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那裏去。

閻王看到十王還是一臉不解的樣子,不由得生氣了,隨即說道:“你們這些老傢伙是怎麼啦,敢看不起俺的小兄弟麼?”

楚凡聽到閻王和十王的對話,也是有些無語,的確,他也沒有想到閻王竟真的當着十王的面認下他這個兄弟,因此,楚凡在無語了一小會之後,又頗有些感動,覺得閻王還是不錯的。

十王看到閻王吹鬍子瞪眼的樣子,還脫了上衣,露出許多黑黑的胸毛,完全不顧形象,看來是醉得不輕。

不過,古話說得好,酒後吐真言,看來閻王剛纔也不全是胡說,看樣子這個年輕人是真的有些本事了。

突然一殿秦廣王象想起了什麼,隨即大聲地說道:“莫非,莫非這位小兄弟就是破陣闖關的英雄?”

其他九王聽到秦廣王的說話,又看了看面不改色端起大碗喝酒,還和閻王勾肩搭背的楚凡,當即暗自點了點頭。

也是,楚凡能夠和閻王肩挨肩在一起喝酒,而且還面不改色,不說別的,就衝這膽量,就異於常人。

的確,要是一般人,哪敢和閻王靠得這麼近,而且還大碗大碗的喝酒呢?

閻王看到他們瞬間轉變的神情,不由得一陣快意,覺得非常的受用,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

閻王笑過之後,馬上十分牛逼地說道:“怎麼樣?老夥計們,看出我這小兄弟的不凡之處了?”

十王當即點了點頭,楚江王趕緊問道:“閻老哥,你這個小兄弟就是闖關破陣的英雄吧?”

“沒錯,算你還有些眼力,哈哈。”

閻王又得意地大笑了幾聲,隨即說道:“老夥計們,和小兄弟喝幾杯,怎麼樣?”

“好,好得很,正要叨擾幾杯。”十王齊聲說道。

霸佔諸天 的確,十王和閻王一樣,平日裏最喜歡的就是杯中之物,也是酒量大得驚人,都沒有醉酒的記錄,可以說是從來喝不醉的人。

因此,十王看到閻王現在醉意朦朧的樣子,都是十分的羨慕。

的確,對於一個從來都喝不醉的人,要是能夠喝醉一次,那是何其幸福的事情。

這就好比一個武林高手,超級無敵的高手,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真正的對手,全部都是手下敗將,那將是何等的寂寞呀。

腹黑天后惹不起 因此,十王隨即興奮了起來,趕緊坐到圓桌子上,每人倒了一大碗,隨即端起酒碗敬楚凡。

不過,楚凡卻沒有喝,只是拿眼瞧着十王,也不說話。

十王一下子愣了,楚江王隨即說道:“小兄弟,不,大英雄,怎麼啦? 互金巨子 喝醉了?”

“我沒醉。”楚凡隨即說道,說得很自然,就象他的神情一樣自然。

“那是爲何?”十王同時問道。

“沒意思。”楚凡又說。

“爲何沒意思?”

“就是沒意思。”

愛已涼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大英雄,爲何和閻老哥可以喝到盡興,爲何不與我等一齊痛飲呢?”

十王都是有些不解的樣子。

閻王聽到楚凡剛纔的說話,也是一愣,接着又十分的高興,覺得楚凡很來神,剛纔可是讓他賺足了面子。

沒錯,楚凡和閻王喝了兩百多壇酒,現在不僅沒醉,還不願意和十王一起喝,那明顯是那什麼嘛。

十王現在都用一種很不解的眼神看着楚凡,覺得心裏十分不甘,楚凡越是不想和他們喝酒,他們就越要喝。

沒錯,現在已經不光是喝不喝酒的事情,而是關乎十王臉面的事情。

如果楚凡真的不和十王喝酒的話,那麼肯定會在他們的心裏留下陰影,覺得十分的失敗。

因此,十王現在是無論如何都要和楚凡喝上幾杯,而且幾杯不夠,幾大碗也不夠,至少得有幾百罈子酒才行。

十王看到楚凡還是無動於衷,還是不肯舉杯,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還是秦廣王最先開口說道:“大英雄,要怎樣才肯與我等共謀一醉呢?”

“單純喝酒一點意思也沒有,最好是來點彩頭,要不這酒沒法喝。”楚凡隨即說道。

“原來是這樣呀,大英雄,早說就是了,你要什麼彩頭,儘管開口。”

十王隨即異口同聲地說道,的確,他們平日裏最喜歡的就是喝酒帶彩了,最近一次森羅王划拳喝酒輸給秦廣王,還鑽了一次桌子,還幫他洗了一個月的嗅襪子。

因此,十王聽說要帶彩,當即來了精神,隨即異口同聲地說道:“英雄,要帶什麼彩,是鑽桌子,還是貼紙?”

“太幼稚了,鑽桌子,那是小孩子玩的把戲,要來就來點刺激的。”楚凡又說。 “刺激的,好呀,英雄要玩什麼刺激的儘管說。”十王隨即異口同聲地說道。

閻王也是興奮不已,他也喜歡刺激的,沒想到這個剛認下的小兄弟也喜歡這口,真是同道中人呀。

楚凡看到閻王和十王都是興奮得不行,不由有些無語,不知道他們認爲刺激的又是怎樣的一種刺激。

不過,楚凡也沒有說什麼,而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似乎若有所思。

十王看到楚凡這樣,也沒有催問,而是端着酒碗十分期待地看着楚凡,等他說出怎樣的一種刺激來。

楚凡想了一會,隨即說道:“我們就來比賽喝酒。”

“好呀,好呀,比賽喝酒好,我們要是喝醉了任憑英雄提出什麼樣的條件,不管是怎樣刺激的都行,我們都依你。”

十王還是異口同聲地說道,還是那麼興奮,還是那麼期待地看着楚凡。

“當真,當真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嗎?”楚凡隨即說道。

“那是自然,我們可是說話絕對算數。”十王當即拍着胸脯說道。

的確,十王根本就不相信楚凡能夠喝贏他們十人,他們可是和閻王一樣從來都沒有過醉酒的記錄,而且楚凡還和閻王喝了這麼長的時間,光是空酒罈子就擺了一地。

而且就算楚凡能夠將他們喝醉,他們也是求之不得,畢竟他們幾千年來從來沒有嘗過喝醉酒的滋味,心裏實在是癢癢得難受。

不過,十王在開始比賽之前,還是向楚凡問道:“英雄要提什麼條件,能否先說出來?”

“不能,現在不說,等我贏了再說,你們一個個都不許反悔。”楚凡隨即說道,而且還狡狡地笑了笑。

“絕不反悔。”十王又異口同聲地說道。

的確,他們說出的話就不會反悔。

楚凡隨即笑了笑,馬上端起酒碗一口喝乾了。

十王看到楚凡終於開喝,不由得高興得一陣大笑,於是一齊舉杯,一齊飲盡碗裏的白酒,喝完之後,還將酒碗倒了過來,果然一滴不剩。

閻王現在已經喝得差不多了,現在有十王替陣,他就沒有再喝,不過他還是饒有興趣地看着楚凡和十王拼酒。

至於女鬼,她早就震驚得不行,現在都有些麻木了,不過她看楚凡的眼神卻是越來越溫柔,溫柔如水。

而小金豬吃飽喝足之後,先是趴在桌子上打盹,接着竟睡着了,還不時打出呼嚕聲。

至於那些喝得東倒西歪,鑽到桌子底下的鬼將們,都被人擡走了,現在這個大廳沒有別人,就只有十王,只有楚凡,只有小金豬,只有女鬼,只有閻王,還有兩個聽差的鬼。

楚凡喝酒還是那樣,喝完一碗又一碗,而且還是面不紅氣不喘。

至於十王也是一樣,他們同樣喝了一碗又一碗。

如此一來,一百多壇酒很快就喝乾了,閻王又命人搬來一百壇。

楚凡和十王又繼續對幹,喝得咕咕作響,十王越喝越來神,越喝越起勁。

的確,他們幾千年來還沒有這麼盡興過,雖然他們平日裏也沒有少喝,但這樣拼酒的勁頭,還是平生第一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