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才不是,想把葉雄吃掉嗎,好好把握機會。」羅薇薇壞笑。

芸羞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她悄悄看了葉雄一眼,紅暈從臉上一直漫延到脖子上,還呼吸都急速起來。

剛才在樓下,她只是跟羅薇薇開玩笑,根本沒想到羅薇薇會當著葉雄的面出這些話。

「薇薇,我什麼時候過這樣的樣,你別血口噴人。」芸打死也不敢承認,連忙從葉雄懷中出來。

「**一刻值千金,好好把握。」

羅薇薇快速打開房間,砰的一聲把門關上,將兩人擋在外面。

「薇薇,快開門,別鬧了。」

「開門,你這個神經病。」

「再不開門,我可翻臉了。」

芸不停地在外面拍打房門,羅薇薇愣是不開。

葉雄被羅薇薇雷倒了,她這是發什麼神經,醉又不像醉,怎麼做事這麼變態?

難不成,她真想自己跟芸之間發生什麼?

這個念頭剛生起,他就趕快甩掉。

如果他真敢跟芸發生什麼,他敢保證,羅薇薇非切了他不可。

羅薇薇這樣做,不過是她發脾氣的一種表現而已,現在的女人,不都是這樣子嗎?

「薇薇,開門,別鬧了。」

「薇薇……」

葉雄敲了很久,羅薇薇還是沒有開門,無奈之下,他只好打開隔壁房間,進去考慮。

葉雄走進去,芸卻在門口站著,不敢進去。

「進來吧。」葉雄怕吵到別人,吩咐道。

芸機械地走進去,雙手緊緊搓著,不敢抬頭望著葉雄,緊張得心都快跳出胸口。

她感覺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前一刻她還是別人的新娘,準備今晚成為陸江真正的女人,開始無奈的一生。下一刻居然跟一個只見面兩個時的男人在酒店的房間里,孤男寡女。

這個男人雖然只是見面兩個時,但是明顯在她心裡,印象比陸江好一百倍。

「雄哥,我剛才跟薇薇笑,故意激她的,我沒想著吃掉你……哦,不,我沒想過跟你發生什麼,我就是想刺激薇薇。」芸緊張得話都不利索。

她還是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面前這麼緊張。

「我明白,薇薇性格我了解,她故意氣我。」

見她還愣在門口不敢進來,葉雄招招手:「你別緊張,我要是真敢跟你發生什麼,薇薇非砍死我不可。」

笑容可以化解很多東西,特別是緊張。

芸開始很緊張,被他笑容感染,很快就不緊張了,走到他旁邊坐下來。

人家都不緊張,自己有什麼好緊張。 紅顏亂:狂妃傾天下 最壞的打算,就是跟他發生了什麼,自己也不吃虧啊?

芸被自己的念頭嚇一跳。

自己這是怎麼了?

怎麼有種走火入魔的節奏?

葉雄看了芸一眼,見她像乖乖女一樣坐在旁邊,如同古代的家碧玉一樣安靜羞澀,配合身上的新娘裝,讓她看起來有種處子的美。

她時不時偷看向自己,被發現之後連忙躲開那種羞澀的眼神,對男人來,簡直是一種致命地誘惑。

葉雄心裡湧起一鼓邪念,他本來就不是意志力堅定的人,加上喝了些酒,邪念更重。

害怕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葉雄連忙站起來,走到芸身邊。

見葉雄走過來,芸嚇了一跳,緊張得心都快跳出胸膛。

怎麼辦,怎麼辦?

如果他有要求,自己答不答應?

不答應的話,他幫了自己那麼大的忙,自己除了這乾淨的身體,沒什麼可報答他的。

可是,他是薇薇的男人,要是被薇薇知道,她肯定會恨死自己。

芸的心像被幾百隻螞蟻在心裡爬,大腦一片空白,完全失去思考能力。

「芸,你今晚就在這裡住下,我先走了。」

葉雄從身上掏出銀行卡,遞了過去,剛才在酒吧的時候,他忘記還了。

芸這才知道自己想歪了,對方只是想還銀行卡給她而已。

葉雄將卡放她手上,正準備離開,芸突然喊道:「等一下。」(未完待續。) 照航等三個和尚見此情形不無驚奇,不免紛紛雙掌合十低頭默念:「阿彌陀佛。」口中不斷誦經。

幾分鐘后那一團墨綠色的光點便盡數融入許玉揚體內,許玉揚神清氣爽,精神矍鑠,小腹之中溫熱之感更勝從前,心中歡喜:自己每一次將神石融入體內都倍感舒爽,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

照航則再次口誦佛語:「阿彌陀佛如此看來玉揚神君與這神石當真頗多淵源,小僧也大師高興不已。」

許玉揚學著照航的樣子身施一禮:「多謝大師成全,玉揚感激不盡。」

照航道:「神君嚴重了。」

妙覺、妙渡也上前施禮表示祝賀,一番寒暄之後妙覺告辭返回前殿主張一應事物,而妙渡再次道禪房外守候,照航則再次問起昨日之事。

許玉揚見照航心甘情願的將啟照寺的神石送給了自己心中感激不已,因而也不再提防便將昨日之事盡數與照航大師說了。最後說道:「之前玉揚加以隱瞞就是因為已經答應了東方城主絕不與其他人說起這神石之事。」

照航大師微微一笑,「看來日後也需玉揚神君為我啟照寺保守這個秘密了。」

許玉揚雙掌合十:「大師高義,玉揚不敢不從。」

胡慧娘隨即問起:「大師您見多識廣,不知大師您可知玉揚與三爺這兩天所見的那片島嶼是否就是連海玄門中所傳說的流雲島那?」

照航沉吟片刻,「當日聽三爺說起之時小僧就曾起疑,這連海城附近的玄門大家就只有那個流雲島孤懸海外,但是那都只是傳說而已,沒有人真正見過,也沒有人真正去過,故而小僧不敢妄加斷言。」

照航雖然如是之說然而其中寓意已然言明,許玉揚道:「沒想到的是馮琦竟然與付青雲、於清風他們是一夥的,最後竟然逃到了一個地方。」

照航雙掌合十,「阿彌陀佛,世事難料就像小僧今日能夠見到幾位神君也是意想不到。」

許玉揚與胡慧娘微微一笑,沒想到這位不苟言笑的照航大和尚竟然還能如此幽默,照航卻是臉色一怔接著說道:「其實小僧請二位前來還有一件事情,想請神君幫忙參詳。」

「大師言重了,有什麼儘管吩咐便是。」許玉揚答道。

「阿彌陀佛,這連海城中的諸位真修大德兩位神君也都已經見過了,以二位神君之見覺得誰能有此修為將那張藏寶圖嵌入牆壁之中?」

許玉揚自然不知所以,雲舒則在其心頭開口說道:「照航大師果然機警。」

胡慧娘稍作思索道:「以我們見過諸人中,恐怕也就只有付青雲、於清風、二人有此修為。」

「阿彌陀佛,神君所言極是。」

許玉揚也恍然大悟:「既然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搬到這件事也就是說三年前是這兩個人送來的藏寶圖,將大師您與瞿姥姥還有五環城寨的徐大師誘騙到了那所謂的藏寶之地,而且三年後又將連海城中諸人再次誘騙到了那裡。」

照航大師微微點頭,許玉揚眉頭微皺,「這麼說來所有的事都應該是付青雲、於清風他們兩個人幹得了。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恐怕為的就是引各位大師去往那個山洞裡為他們打前站,他們好司機謀取山洞中的天降神石。」

照航道:「以他們的修為若要搶奪連海城中各家玄門之中的神石想來自然不是什麼難事,但是他們這些人為什麼偏偏要對藏在深山之中的神石下手那?竟然挑了一個最難對付的人打主意,這一點小僧實在想不明白。」

許玉揚轉頭看了看胡慧娘,但見這位神仙姐姐對著自己微微點頭,許玉揚自然知曉其之心意,於是道:「大師實不相瞞他們之所以一隻抓著藏寶之地的神石不放也是有原因的,其實我們在山洞之中不僅得到了一塊神石,同時我們還找到了半具龍骨。」

照航和尚聞聽此言為之一驚:「什麼在那山洞之中竟然還有半具龍骨?」許玉揚點頭稱是。

「阿彌陀佛難怪在山洞之中小僧覺得自己的修行精進神快,比之在寺廟之中猶勝,原來在那山洞之中竟然還有此等奇珍異寶。只是小僧未能有緣一見,失之交臂未免可惜。不過機緣巧合之下能的得其相助提升修為已是三生有幸。」

照航微微頓了一頓,而後接著說道:「如此說來也就不再難以解釋這兩個人為什麼不在連海玄門之中打主意二十要將眾人引去山洞中了。」

許玉揚與胡慧娘微微點頭,照航道:「既然他們與馮琦是一夥的那麼也就難免連海玄門的其他門戶之中也有他們的同夥。」

許玉揚眉頭一挑:「不會真的想大師說的那麼嚴重吧。」

照航微微搖頭,「此事事關重大,我們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許玉揚道:「依大師的意思又當如何那?」

恃婚而驕 照航沉吟片刻,「與其我們繼續這樣坐以待斃,不如先發制人。」

胡慧娘道:「沒想到照航師傅竟是此等厲雷風行。」

照航雙掌合十:「阿彌陀佛,神君玩笑,只是我等雖然尚且不知付青雲、於清風二人底細,但是竟有尋寶之役以及昨日之事不難看出,他們想來已經是謀划依舊,負責昨日也不會暴露馮琦這枚重要的棋子。」

許玉揚連連點頭,照航接著說道:「而且從昨天馮琦的言語之中也已經能夠聽出來,他昨天已經對於連海城中的諸位玄修動了殺心,若非玉揚大師、胡大師在場只怕昨日連同小僧在內的諸位玄修恐將盡數為人屠戮。」

許玉揚道:「所以大師您是想先人一步。」

照航點頭:「是呀如若不然,於清風一伙人的同黨若是先行出手,只怕不妙,因為畢竟連海城中諸位同道在明,而那一眾宵小在暗。」

許玉揚點頭稱是,照航道:「既然馮琦能夠混入映日城並且給城中所有的人下了蠱毒,那麼其他玄門之中會不會也有人混了進去那?會不會也都被人下了蠱毒那?」

許玉揚聞聽此言心中不禁越想越怕,眉頭緊鎖,「大師所言極是,如今敵暗我明當真不可不防。不知大師有何高見?」

照航眉頭微皺,「這個小僧一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胡慧娘卻盈盈一笑:「這個實在容易。照航師傅大可放心這是不日不日便可促成。」

燈筆 葉雄轉身,目光落到芸身上,問:「怎麼了?」

「我爸用不了那麼多錢,剩下的錢我一定會還給你。」芸認真地。

她從就受到非常嚴格的家教,不能隨便拿男人的錢,這些錢是葉雄給她救命的,她不能佔為己有。

「用剩的,到時候轉給薇薇。」

就當作是對她的補償吧,葉雄嘆了口氣,轉身離開房間。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芸突然覺得非常失落。

突然,她發現自己忘記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忘記問他拿電話號碼了。

「我怎麼這麼沒腦子。」芸非常自責。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多麼優秀的一個男人,可惜自己沒福份擁有。

……

羅薇薇在床上翻來覆去,想入非非。

「這個混蛋,不會真的跟芸進房間吧?」

「大色狼,如果你敢碰芸一下,我一定切了你。」

「這麼久了,這混蛋怎麼還不來敲門。」

羅薇薇只是在發脾氣,氣這個混蛋這麼久都沒聯繫自己,氣他把自己扔下來,一失蹤就是兩三個月。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他把自己當什麼了?

回酒店的時候,她的氣已經消了很多,因為葉雄在酒吧給足了她面子。

不但頻頻幫她擋酒,保護她,不讓她喝那麼多,還給她轉了一個億過來,眼睛也不眨一下。這充份明,自己在他心裡是有地位的。

那可是一億塊啊,如果他願意,這一億塊可以找到幾十個不遜色於她的女人。

為什麼要花在她身上,原因只有一個,他是真的喜歡她。

羅薇薇鼻子有些酸,回想起來,心裡挺苦的。

為什麼他偏偏這麼溫柔,為什麼他不是個大壞蛋,如果那樣的話,她就可以死心踏地離開他。

正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她急忙抓過去電話,是芸打來的。

「薇薇,葉雄他走了。」芸道。

「走了?」

「他把銀行卡留下來,自己就走了。」

「我是絕對不會開門的,他那些騙人的手段我見得多了。」羅薇薇哼了一聲。

「我騙你幹什麼?」

羅薇薇有些擔心,這個混蛋不會真的走了吧?

兩個多月沒見,這才見一面,還沒幹上就走?

「他敢走,老娘切了他。」

羅薇薇怒氣沖沖地跑出去,芸一個人站在外面,葉雄根本不在。

她跑進芸的房間,四下看了一遍,果然沒人。

「這個混蛋,還真敢跑,我絕對饒不了他。」

羅薇薇連忙朝樓下跑去,落在房間里的外套都忘記拿了。

葉雄將車子從停車場裡面開出來,正準備離開。突然斜地里衝出一個人影,差撞了。

「薇薇,你發什麼神病。」

看清楚衝出來的人模樣之後,葉雄頓時臉黑了,如果不是他剎車快,羅薇薇早就被撞飛出去了。

等車子停下來之後,羅薇薇走過去,一把拉開車門,將葉雄從車上拉下來。

「姓葉的,今晚如果你敢離開,老娘這輩子都不會原涼你。」羅薇薇吐著酒氣,怒氣沖沖。

葉雄不知道應該怎麼她好,羅薇薇是不是有神病質了。

不讓自己進房間的是她,現在自己要離開,不讓自己走的也是她,她到底想鬧哪樣啊?

「我不離開,行了吧!」

葉雄見她處於暴走邊沿,只好順著她的意,她讓自己幹什麼都行。

「五分鐘之內回房間,咱們好好算賬。」

羅薇薇怒氣沖沖地跑上樓。

葉雄將車子開回停車場,保安見他將車子開來開去,用奇怪的目光望著他。

停好車之後,葉雄回到房間,敲羅薇薇的房間。

片刻之後,房間門開了,一張房卡扔了出來,然後門砰地關上了。

葉雄撿起地上的房卡,哭笑不得地開門進去。

果然,芸並不在裡面,顯然跟羅薇薇睡到一塊。

還以為回來,可以有艷福享受,哪知道還是獨守空房。

既然這樣,羅薇薇這個神病質還攔自己不讓走幹嘛?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女人就是一種不可理喻的動物。

喝了酒的女人,是一種患了神病質的動物。

回到房間,葉雄累得不要不要,正要睡去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開門。」

簡單兩個字,讓睡意朦朧的葉雄,像打了雞血一樣。

他整個人從床上跳起來,跑出去開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