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擔心他的員工?」艾麗莎眼睛一亮。

「還沒笨死。」伊芙白了她一眼,這才繼續:「像他那樣的男人,估計已經把他的員工當朋友了,你現在最大的入手機會,就是他的朋友。」

「我明白了,謝謝你伊芙,我真是愛死你了。」

艾麗莎飛快地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下。

「天啊,你的嘴還吃著東西呢!」伊芙驚叫起來。

葉雄回到醫院,進病房的時候,發現凌戰不在裡面,頓時有些奇怪,用英文詢問旁邊兩名受傷的保鏢,得知凌戰剛剛被轉到高級護理病房,享受vip服務。

找到那個病房之後,剛走進去,凌戰就激動地道:「老闆,你不需要花這些冤枉錢,我住昨天那裡就好,這裡還不太習慣。」

「不是我轉的,應該是艾麗莎讓人轉的。」葉雄笑了笑,道:「反正是她出的錢,你安心養傷吧,這裡有二十四時護工,我也放心一。」

既然是僱主花的錢,凌戰心理就沒那麼內疚。

兩人正閑聊著,房間門被敲了一下,艾麗莎走了進來。

「凌戰先生,你受傷之後,都沒來看過你,我向你道歉。」

艾麗莎剛進來,就向凌戰鞠躬表示歉意。

「艾麗莎姐,你千萬別客氣。」凌戰急道。

當艾麗莎保鏢也有一段時間,對於這個富家公主的脾性,凌戰非常了解。她可是個傲慢到骨子裡的少女,別自己一個保鏢,就是對一些追求她的富家弟子,她也一如既往的驕傲,像個白天鵝一樣,現在怎麼可能向自己道歉?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除了主人,誰有這麼大的能耐?

「凌戰,你渴不渴,我幫你倒杯水。」

葉雄嘴上著,身體卻沒有動。

「我來。」

艾麗莎飛快地跑過去,舉起水壺,給凌戰倒了一杯水,心翼翼地端過去。

「艾麗莎姐,你真是太客氣了。」

凌戰有些不適應地接過水,受寵若驚地喝了一口。

「你還沒吃早餐吧?」

「還沒有,不過護士已經去打了,很快就回來了。」凌戰。

「醫院能有什麼好吃的,我幫你打個營養早餐回來。」

葉雄著,身體還是站著沒動。

「我去打,你們慢慢聊。」 獵愛偷心萌妻 艾麗莎明白葉雄的意思,跑了出去。 艾麗莎剛跑出去,凌戰就向葉雄豎起拇指。

「老闆,不服不行。艾麗莎沙平時就像個公主一樣,誰也不願搭理,沒想到現在像個丫鬟一樣被被你呼來呼去,屁顛屁顛的。」凌戰笑道。

「為了自己命,她不低頭不行,誰讓她目空一切。」

半個時之後,艾麗莎回來了,手裡拎著一個大袋子。

「凌先生,我買了很多早餐,你喜歡吃哪些?」

「放那,我隨便就行。」凌戰道。

很快,凌戰就吃完早餐。

「凌戰,我幫你削個水果。」

「我來,我來。」

艾麗莎搶過刀,拿起桌面上一個水果,吃力地削起來。

這妞不知道有沒有削過水果,一般人一分鐘就能削好的蘋果,她愣是用了四五分鐘,那蘋果削掉的比用來吃的還多。

突然,她發生一聲疼叫,手指不心被割了一刀,血涌而出。

「艾麗莎姐,還是讓我來吧?」凌戰看在眼裡,於心不忍。

這個嬌滴滴的富家姐,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苦頭?

艾麗莎看了葉雄一眼,見他什麼話也沒,咬咬牙,用紙巾胡亂包了下手指,繼續把蘋果削好。

好不容易,她將蘋果削好,遞過去給凌戰。

凌戰正想接過,葉雄突然將蘋果接過,直接扔到垃圾桶里。

「蘋果上染了你的血,你不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行為嗎,萬一你染上什麼病,讓我的朋友也染上嗎?」葉雄怒道。

「我身體健健康康,每隔一個月,我就會去醫院做一次身體檢查,我會患什麼病?」艾麗莎委屈地叫起來。

「無論有沒有病,把弄髒的蘋果給別人吃,就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葉雄厲聲道。

艾麗莎氣得胸口激烈起伏,眼睛里一汪淚水在打轉。此刻她真恨不得馬上衝出去,離開這裡,離開這個混蛋,永遠也不會理這個混蛋。

但是,如果這樣,就沒有人能救自己了。

「我要忍,我一定要忍。」

暗暗念了幾遍之後,艾麗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凌戰:「對不起,我包紮好傷口之後,馬上給你再削一個。」

「不用了,蘋果我自己削。」對於艾麗莎的表情,葉雄熟視無睹,冷漠道:「護士搬床的時候,忘記把我朋友的尿壺拿過去,你過去幫他拿過來。」

「我現在去拿。」艾麗莎剛走出兩步,猛然回頭,震驚地問:「你剛才什麼?」

「尿壺,拉尿用的。」葉雄重複一遍。

艾麗莎拳頭緊緊握了起來,滿臉漲得通紅,氣得差要爆發。

她一雙藍色的眼珠里,充滿屈辱的淚水,差要出眶了。

倒開水,買早餐,削水果,她都可以忍受,畢竟這是作為朋友都能幫的事情。但是拿尿壺,那可是下等僕人才做的事情,她怎麼能做,而且還是一個男人的尿壺。

「老闆……」凌戰不忍心了。

葉雄伸手打斷他的話,不讓他繼續下去。

艾麗莎心裡生起無數情感,憤怒,委屈,屈辱,傷心,各種各樣的情緒一下子湧上心頭,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下來。

她憤然轉身,甩門出去。

看著她憤怒之下暴走的樣子,凌戰嘆了口氣:「老闆,你這樣做是不是太狠了?」

「這羞辱都受不了,她以後怎麼繼承羅斯家族的大業。不破不立,以她現在的心境,差得遠了。」葉雄哼了一聲。

艾麗莎走出病房,如同行屍走肉一樣離開。

正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是媽咪的電話。

艾麗莎連忙擦乾眼淚,深吸呼一口氣,道:「媽咪,有什麼事?」

哥哥去世了,媽咪跟爹地已經很難過了,她不想再讓他們為自己的事情擔心,更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哭了。

「麗莎,葉先生那邊,你商量得怎麼樣了?」

「媽咪,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他答應幫我們的。」

「這樣最好,麗莎,我跟你,你一定要好好對葉先生。你爹地剛剛派人查過,這個葉雄在華夏非常了不得,國安局都想求他進去,他都不肯進去。華夏獸組織,還有很多大組織都是他幹掉了,很多懸案都是他查出來的,他就是個超級英雄。麗莎,如果他能幫我們家族,我們就有救了。」

「媽咪,你放心,我會服他的。我還有事,先掛了,再見媽咪,我愛你。」

掛掉電話之後,艾麗莎站在凌戰先前的病房門口,獃獃站立著。

想起剛才媽咪的話,她的心境似乎一下子清明起來。

相比起家族事業,全家安全,拎一個尿壺算得了什麼?

別人只會看她輝煌的一面,誰會在乎她的落泊時候,如果羅斯家族沒落,那時候的她,才真的會被別人嘲笑。

想到這裡,艾麗莎大步走了進去。

「姐。」

「姐。」

兩名受傷的保鏢看到艾麗莎進來,以為是來探望他們的,頓時非常激動,想要站起來。

「真抱歉,這兩天沒時間來看你們。」艾麗莎有歉意地。

「沒事,姐的安全最重要。」中東保鏢急忙。

「是的,姐,你以後要心。」島國保鏢。

「你們好好休息,安心養傷,好了再出院。」

艾麗莎跟他們簡單地了一通,這才走到凌戰的床邊,將地上的尿壺拿起來。

她正準備忍受那噁心的臭味,但是目光落到尿壺上,頓時就呆住了。

這是個全新的尿壺,被一張板子擋住,如果不是拿開塑料板,根本就看不到。

很顯然,這尿壺是葉雄試探她用的,那傢伙在來醫院之前已經買好一個新尿壺,再放到這裡來用板子擋住,然後來試探自己的誠心。如果自己不拿,那他肯定是不會幫自己的。

原來,他早就有計劃來試探自己了。

艾麗莎鬆了口氣,突然之間覺得,那個傢伙也並非那麼討厭。

拿著尿壺,回到凌戰的病房之中,艾麗莎將尿壺放到洗手間裡面,這才走出來,對葉雄愧疚地道:「葉先生,謝謝你。」

「謝我什麼?」葉雄明知故問。

「沒什麼,就是謝謝你。」艾麗莎笑道。

她的臉上露出一抹春花般的笑容,那是一種頓悟般的笑容。

這時候,葉雄站了起來道:「凌戰,你好好休息,等我處理好羅斯家族的事情,再回來接你。」

「葉先生,你答應幫我了?」艾麗莎頓時非常激動。

「可以幫你們,但是,我有兩個要求。」 「葉先生,你請。」

「第一,十倍雇金,你們要支付給我一億美元。當然,你們支付這筆錢的前提是,我把你們羅斯家族的威脅處理掉,如果完成不了,我一分錢不會收。」葉雄出第一個要求。

「我答應你。」艾麗莎不加思索就同意了。

一億美元雖然不少,但是對於羅斯家族這種大財團來,並不是很大一筆費用,就當家族半年不賺錢好了。而且,對方是在保證家族的危險消除之後才支付的,一億美元換一條命,值了。

「第二,入住羅斯家族之後,我要求所有保鏢都聽從我的指揮,任何一個不服從的保鏢,我都有資格將他們開除,我需要絕對的領導權。」

「這個要求,我也答應你。」

一名出色的幹將,這要求很正常。

「如果艾麗莎姐同意,那咱們先回去訂立合同。」

艾麗莎頭,連忙打電話給自己的父親,讓他找秘書準備合同,將葉雄兩個要求加進去。

接下來,兩人離開醫院。

「艾麗莎姐,我希望你別讓保鏢跟著,他們的跟蹤水平實在太爛了,對你的保護沒有一作用。」葉雄上車之後道。

「你知道我有保鏢在暗自保護。」艾麗莎震驚地問。

除了明地里幾名保鏢之後,父親還派了四名尖的保鏢在暗地裡保護自己,這些都是各國最尖的保鏢,經驗豐富,潛伏和跟蹤能力數一數二,沒想到會被葉雄輕易發現。

「兩個媒國人,一外俄國人,還有一個韓國人,實國最強的應該是那個韓國人,會忍術。」葉雄繼續道。

艾麗莎震驚得無法形容,如果不是她知道這些保鏢是爹地親自雇傭的,只有她父女兩人知道,他還以為消息已經泄露出去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發現的?

面前有紅綠燈,車子停了下來。

愛上離婚女人 艾麗莎掏出手機玩,正在這時候,她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被撲倒,葉雄身體緊緊壓在她身上。

這傢伙想幹什麼?

艾麗莎正想什麼,突然玻璃炸開,散落在她頭上。

「有狙擊手,別冒頭,快開車。」葉雄大吼。

只惜,開車的人像沒聽見一樣。

葉雄看了一眼,司機的額頭上被射出一個大洞,已經死翹翹了。

砰砰,子彈不停地穿透車窗,朝兩人射擊。

葉雄一腳將門踢開,抱著艾麗莎跑下車,躲在車後面。

一時之間,馬路大亂。

狙擊手失去目標,停止射擊。

一分鐘之後,葉雄確定狙擊手已經不在了,這才將艾麗莎塞回車子里,自己坐到駕使座上,將死去的司機推到副駕使座,這才開車呼嘯而去。

半個時之後,車子開進羅斯家族大別墅,艾麗莎這才鬆了口氣。

「爹地。」

下車之後,艾麗莎馬上撲到老邦尼懷裡,嗚嗚地哭起來。

如果不是葉雄在,她今天又死了一次。

在沒有成為她的正式保鏢之前,葉雄已經救她兩次了。

「寶貝別哭,安全就好。」老邦尼摸著她的頭髮安慰。「你到一邊去,我要跟葉先生談正事。」

「不,我要聽。」艾麗莎急道。

「邦尼先生,讓她聽,對她有好處。」葉雄道。

老邦尼頭,跟葉雄寒磣片刻,這才將他帶進家族會議室。

「葉先生,合同已經訂好,要不咱們先簽合同吧?」老邦尼拿出合同,遞了過去。

「不急,邦尼先生,我們還是先談問題。」葉雄接過合同,並沒有細看,而是放到一邊。「我需要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只有這樣,我才知道怎麼保護艾麗莎姐,怎麼幫你們羅斯家族。」

「我也不知道這些是什麼人,你也知道我們做生意的,在商場上有很多對手,他們想報復我也不定。」老邦尼道。

「邦尼先生,如果你不老實跟我,我是不會幫你了,就算我幫你,履行合同,保護艾麗莎姐一個月安全,等一個月之後,艾麗莎姐還是會有危險。」

「葉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誰想對付艾麗莎。」老邦尼急道。

「邦尼先生,既然你不知道是誰想對付你們,那你怎麼知道一個月之後,艾麗莎姐不會有危險?如果對方是你生意場上的對手,他們對付的只能是你,為什麼會對付無辜的艾麗莎?要知道她對你生意上的事情,可是一竅不通,她是一個根本就沒有任何威脅的人。」葉雄聲音嚴肅起來,咄咄逼人。

老邦尼沉默了,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葉先生,你只需要保護女一個月,我相信……」

葉雄刷地站了起來,大步離開。

對方連真相都不想出來,他連對手都不知道,還幫個屁。

「葉先生,等等。」

老邦尼連忙站起來,跑到葉雄前面,將他擋住。

「葉先生再坐會,我們再聊聊。」

葉雄這才轉身,回到桌子前,淡淡道:「既然你不好意思,那我就幫你好了。邦尼先生,你不只是艾麗莎跟邦尼兩個兒女吧?」

艾麗莎一直沒有話,聽到這裡,目光頓時露出震驚之色,她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的父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