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眼看有人要跑,秦毅默念縛靈訣,那人身形一頓,下一刻就被火焰席捲帶走。

此法對付同境界武者幾乎沒有效果,畢竟是他凝海境學習的法術,可用來對付境界遠低於自己的武者,簡直百試百靈。

若是普通人,他現在可以將對方定死在原地,永遠都沒法動彈。

凌空一斬,火焰長刀捲起狂風,直接將躍上二層樓的幾人攔腰斬斷。

秦毅目光如電,在他的鎖定之下,沒有一人能夠逃跑。

「賊子!我們七玄閣跟你不死不休!」

一名外閣長老面露血光,他口中念動咒法,一道血色紋路從空中直朝著秦毅射去。

「哼,我與你們七玄閣,在你們動手的那一刻起,便已經是不死不休,輪不到你來強調。」

秦毅長袖一卷,一道焰風卷了過去,凌空將那血線燃燒了起來,徑直射過後者胸口,他的身子直挺挺的倒下。

外閣長老會五長老,大真人巔峰強者,隕!

至此,在場七玄閣長老們死了超過九成,那名一直跟在焰傑旁邊的青年,從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也沒有反抗過一次,他有幸躲過一劫,此刻正乖乖的匍匐在地上,可能是秦毅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解決了這些煩人的蒼蠅,秦毅這才朝著焰姬走了過去。

薄情首席:調包夫人難馴服 「許晴告訴我了,她讓我不要殺你,說要不是你,她已經被糟蹋了。」

秦毅淡淡的聲音傳來。

焰姬緊緊咬嘴唇。

「你這是在憐憫我么?你乾脆連我一次殺了,我也不用背負那麼多。」

一滴清淚從焰姬眼角滴落了下來。

「憐憫?我不會憐憫任何人,你若是想死我不會攔著你。」

「我雖然抓了你,卻沒有對你做任何過分的事情,甚至我離開的時候告訴了你,你想離開隨便你,只要我的朋友沒事,我不會對你動手,可你並沒有保證他們的安全。」

「你們七玄閣終究是動手了,趕盡殺絕!」

被秦毅咄咄逼人的盯著,焰姬終於也是爆發了出來。

「我若是想要殺你那兩個小女人,我早就可以讓她們死無全屍!」

「我知道,所以我沒一開始就殺掉你。」

「否則你以為你能活到現在?」秦毅露出輕笑。

焰姬啞然,是啊,他沒有直接引爆火焰種子,想來是想到了這一點才決定饒她一命。

「那你現在高興了?我們七玄閣此次行動的人全都死在了你的手上,你高興了?」焰姬眯著眼問道,這次事情真的是惹大了,甚至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以七玄閣的作風,這種情況絕對是不可能容忍的。

「不,我怎麼會高興了呢?」秦毅忽然嘴角彎起一抹弧度,這抹弧度讓焰姬心臟狂跳。

這個瘋子……他…… 「沒有讓你們七玄閣徹底臣服,沒有讓你們七玄閣所有人都心驚膽戰的匍匐在地上,知道我秦毅的力量,知道招惹我會有怎樣的後果,我怎麼會高興?」

秦毅眯著眼說道。

「你這個瘋子!」

焰姬無法形容她的心情,這個瘋子竟然真的要跟他們七玄閣不死不休?

現在似乎不是他們七玄閣找他麻煩,而是秦毅找對方的麻煩。

「呵呵,姑且覺得我是瘋子吧,我也想安安靜靜,只是上學而已。」秦毅笑了一聲。

美漫世界的武者 「可是沒有多少人給我這個機會,滿足我這個願望。」

秦毅邁步走開。

焰姬抿了抿嘴,經過激烈的思想掙扎,還是在後面跟了上去。

「秦毅……」許晴面色焦急的站在外面的路口,看到秦毅后驚喜的叫了一聲。

「阿姨現在恢復的怎麼樣了?」秦毅問道。

「媽媽已經好多了,醫生說過幾天就能出院回家。」

秦毅點了點頭,「替我跟阿姨問個好。」

「你……你不親自去么……」許晴紅著臉說道。

秦毅愣了愣,旋即無奈笑了笑,「好吧,我抽個時間過去看看阿姨。」

他知道許晴的期待。

可是現在……他已經有了小小,這種事情許晴肯定是沒有辦法接受的。

而即便是對方接受了,鄭小小也接受不了,任何一個女孩子都不會同意把自己的愛人分享出去。

秦毅正是因為理解這一點,才不敢逾越雷池半步,這種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焰姬跟在後面,一言不發。

「你跟著我幹什麼?我沒有殺你你不應該趕緊逃走嗎?」秦毅轉過頭,有些納悶的看著焰姬。

「我……我希望能夠跟你好好談談……」焰姬動了動乾澀的嘴唇說道。

「我們沒有什麼好談的,你們七玄閣喜歡把事情做絕,我也不會給你們留下什麼情面。」

「如果我真的死了,怕是我的朋友全部都已經遭殃,我的愛人,她們的下場會是怎樣,相信你心中最是清楚的吧?」

「你現在還覺得,他們死的冤枉么?說句心裡話,便是將你們七玄閣焚燒殆盡,都不足以平我心頭之恨。」

秦毅淡淡的看著她,說出的話讓人如同感覺是萬古冰川吹來的寒風,將人從頭冰凍到腳。

索性他沒有真的死在風雲峽。

想到那些後果,秦毅心中除了自責沒有其他。

他身邊朋友的這些災難,大部分不都是他帶來的么?

然而秦毅只顧著自責,他沒有想到,如果不是他,龍堂進攻金衡市的計劃也不會改變,如果沒有他,現在的吳震功下場會很慘,吳夢雪跟鄭小小的境遇也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她們都會成為鬥爭的犧牲品。

然而即便是秦毅這麼說,焰姬仍舊是跟在後面。

她不想看到秦毅跟七玄閣徹底對上的那一天。

她阻止不了七玄閣的決定,只能試著阻止秦毅的決定。

言天神算 只要秦毅退讓一步,他就能回去做七玄閣的工作。

秦毅也沒再管她。

將許晴給送到了小區門口,秦毅這才折身回到了平安小區。

平安小區中鄭小小的別墅、吳震功的住宅、鄭雲傅的四合院,全都被一把大火燒了。

見到這一幕秦毅臉色很黑。

不過那些人殺也都殺了,現在生氣也沒處泄火。

「少爺……」

站在鄭小小的別墅廢墟前,忽然鬼真人出現在身後。

「小小跟夢雪狀態怎樣?」秦毅問道。

兩人受到驚嚇,又連夜逃到碼頭,後來又遭到戰鬥餘波,她們只是普通人,現在定是疲憊不堪。

「她們已經睡過去了,現在吳震功他們得到消息,也在趕回來的路上,可能馬上就要抵達民安區。」鬼真人說道。

「少爺,這個女人要不要……」鬼真人看著焰姬,眼中露出一抹殺機。

「隨她吧,我自有處理辦法。」秦毅擺了擺手。

鬼真人點了點頭退到一邊。

深夜,嗶啵嗶啵的聲音響起,無數警車大概是接到了命令,開始進行收尾工作。

秦毅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看不清是諷刺還是什麼的笑意。

能保護他朋友、愛人、親人的,只有他自己,別人誰都靠不住。

宋欣玉帶著一大票警察抵達案發現場。

此時此刻的她已經恢復了職位,為第一大隊的副隊,僅次於王中漢。

「隊長說這次事件遠遠不是他們警察能管得,上面已經下了命令,讓他們採取觀望的態度,到底是什麼原因?」

宋欣玉百思不得其解,就連王中漢都沒辦法給他解釋。

因為這件事上面也是模糊不清,只是說了個大概。

超出了他們警察的執法範圍,去了也是白去,說不定還會搭上很多警力。

七玄閣在武道界影響力遠大,怕是連焱龍部都得重視。

畢竟中州第一煉丹武道勢力,無數武者垂涎他們的丹藥。

七玄閣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大幅度提升華國武者的整體素質。

所以不是非常大的事情,焱龍部也不願意跟七玄閣鬧僵。

在他們眼中秦毅已經死了,沒有價值。

那麼秦毅的朋友也自然沒有了保護的價值。

「副隊,咱們怎麼辦?這種事貌似應該是消防大隊做的吧?」望著漫天火焰,他們有些犯難。

最後還是叫來了消防大隊,才把事情解決掉。

愛妻霸道:煮夫情深 「秦毅……又是你。」宋欣玉面色複雜。

不管是什麼事,貌似都能跟這個小子扯上關係。

「你別以為你會幾手功夫就能為所欲為,要是被我抓到你犯法的證據,我一樣逮捕你!」宋欣玉丟下一句警告的話。

「你還是先干好你的本職工作吧。」秦毅淡淡回應。

重建工作不算太難,只是需要時間罷了。

深夜的時候吳震功他們全都回來了。

見到秦毅的時候每一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

秦毅的死無疑是對他們最大的打擊。

可以說秦毅現在就是金衡市的支柱、金衡市的主人,金衡市的神,沒有了他,他們這些人朝不保夕。

「活著就好,活著就好……」吳震功充滿感嘆,僅僅一夜似乎蒼老了幾歲。

「以後盡量不會讓這種事再發生了。」秦毅目光落在眾人身上,淡淡說道。

遣散了眾人,場中僅剩吳震功他們幾個核心人物。

「龍堂已經幾乎不復存在,剩下得小魚小蝦不足以掀起大風大浪,至少數年甚至十幾年之內都不會受到來自龍堂的威脅。」秦毅說道。

即便是早有預料,可是聽到秦毅這般說,他們還是震驚說不出話來。

龍堂這種存在在他們這些人眼中就像是神話。

十幾年前在華國地下世界鬧得沸沸揚揚,幾乎無人能夠制衡,最後還是武道界組織出面,將他們轟了出去。

當他們謀划著再次進入華國境內並且以金衡市作為第一道突破口的時候,可以說吳震功是沒有絲毫辦法的。

然而秦毅這支異軍突起,卻是拯救了金衡市,並且快刀斬亂麻,直接將龍堂連根拔起,現在再也沒有辦法構成威脅。

「以後我們金衡市……唯您稱尊。」吳震功低下了頭。

「現在叫你小毅恐怕是不合適了……」鄭雲傅乾笑了兩聲。

他只是個普通的老頭,他不知道秦毅乾的事意味著什麼,只是看到吳震功這般姿態,知道肯定不一般。

修真強者在都市 吳震功是什麼身份,即便是金衡市的四大家族,也比不上吳震功的地位。

可是在秦毅面前,卻是低下了高貴的頭顱。

「就叫我小毅吧,別的我也聽不習慣。」秦毅笑著說道。

「那可不行!」

吳震功面色一肅。

「老鄭,這件事不是開玩笑的,在正式場合必須稱呼其為尊者,秦尊者!」

「私底下我們就隨秦尊者吧,他喜歡什麼我們就叫什麼!」

鄭雲傅被吳震功的這種嚴肅搞得哭笑不得。

不過他心中也清楚,這是一個他未曾接觸到的領域,禮儀不能丟。

第二天,天亮了,整個金衡市才真正的震動了起來。 昨晚的震動畢竟太大了,七玄閣也不懂什麼叫做掩飾,大張旗鼓的來到之後就是一頓破壞,普通人哪裡見到那種陣勢?幾乎都一溜煙的跑的沒影了。

就連吳震功他們都提前做好了逃命的準備。

只是害怕被一網打盡,才跟吳夢雪她們分了開。

本以為吳夢雪跟著鬼真人會更加安全,哪料到差點全軍覆滅,若不是因為秦毅,恐怕現在他跟孫女已經陰陽兩隔了。

狼爺的別墅似乎成了他們的大本營,吳夢雪的花園別墅還在修建之中,加班加點也得十多天才能完成。

雖然吳震功他們在金衡市還有很多其他的房子,不過都沒有狼爺家這麼方便,正好也就在這別墅區附近。

「秦尊者,這一次估計金衡市稍有些臉面並且跟武道界掛鉤的都會過來,秦尊者現在就是金衡市的主人,包括以後的發展方向還有金衡市地下世界的走向,還希望秦尊者多多操心啊。」吳震功一套一套的說道。

「我說了我對這些事情沒什麼興趣,而且不用叫我秦尊者,叫我小毅就行了,至於金衡市,能幫的我不會袖手旁觀,地下世界的主人依舊是你,吳老爺子。」秦毅認真的說道。

吳震功連說是是。

可是明眼人都清楚,即便是吳震功仍舊是地下世界扛把子,實則秦毅才是第一人,吳震功現在幾乎是無條件聽從秦毅的話,秦毅讓他往東他是決然不會往西的。

這麼說雖然有點誇張,卻也代表了吳震功自己的想法。

吳震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把吳夢雪跟秦毅撮合到一起,如此一來就可以牢牢把他拴住了。

雖說秦毅這種境界的武者註定了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可從他性格看得出來,他絕對不是一個無情無義之人。

如此,便足夠了。

「吳老爺子,秦尊者,唐家的人來了……」

狼爺快速從外面跑了進來,他目光小心翼翼的落在秦毅身上,露出敬畏與尊重等等交織的目光。

狼爺也是無法想到,那個曾經與他發生矛盾,他還揚言要幹掉的小子,居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或許當初他就已經高高在上,是金衡市第一高手了吧?

狼爺是看著秦毅坐上這個位置的,雖然時間很短,可給他的感覺卻是異常強烈。

吳震功看向秦毅,似乎是在徵求他的意見。

秦毅點了點頭,「讓他們進來吧。」

狼爺小跑出去,不一會功夫唐家唐河唐老爺子帶領下,唐韻跟唐城都出現在了這裡。

唐河是唐家老家主,而唐韻跟唐城是唐家的希望,年輕一輩最出色的兩個子弟,自然去哪都會帶著。

唐河此刻面露榮光,有些掩飾不住的興奮,他總算是做對了一次選擇,這次沒有跟秦毅背馳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