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銀星衣!!」

「竟然是白銀星衣!!」

「神色白銀星衣,武皇,雲如風已經是武皇!」

「怎麼可能,雲如風居然是武皇?」

「比田虎還要可怕,雲如風竟隱藏得如此之深!」

「……」

震驚!

好深的城府!

原本以為田虎逼近武皇之境,且有一身青銅專屬岩甲星衣已經夠強大了,沒想到跟雲如風比起來,根本只是小巫見大巫。

而至尊榜上的排名,分明雲如風在田虎之後。

便也是這樣一個現實,原本還有許多人不相信,現在大抵都信了,這雲如風的的確確是個城府極深、極度虛偽之人。

此刻葉箐曲欣二人也陷入極大的震撼中。

面對那強過田虎不止一籌的武皇威壓,曲欣焦急道:「箐姐你下去,你不是對手,讓我來吧!」

葉箐堅持不讓:「不行,此事因我而起,便當因我而終,我不能連累你們。」

曲欣急了:「你根本不是對手,你那麼弱小,根本就是送菜。」

葉箐也高興了:「那又怎樣?面對武皇,你又比我好到那裡去,還不是一樣的送菜?」

「那也比你強!」

「結果是一樣!」

「……」

大敵當前,就這麼吵上了。

某一刻,林昊問道:「你們能不能稍微安靜一下?」

「不能!」這次倒是心有靈犀,兩個人同時回頭。

林昊沒出聲。

很快曲欣道:「林昊,你讓箐姐下去,她真幫不上什麼忙!」

葉箐這時也懶得爭辯了,歉然道:「對不起,連累你了。

我知道我擋不住他,但此事因我而起,我不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一樣袖手旁觀。」

態度很明確,誰都不肯退讓。

這樣的一幕讓不少人嫉妒,也讓不少人羨慕,畢竟這也是兩個嬌滴滴的大美女。

冷哼一聲,雲如風譏諷道:「林昊,你倒是好福氣,總是有這些蠢女人為你賣命。

可作為一個男人,你不覺得羞恥嗎?

明知她們擋不住我,你確定還要讓她們頂在前面,你在後面當縮頭烏龜?」

「縮頭烏龜?」林昊搖頭:「或許吧,不過你很快就會後悔,因為你會發現其實我老老實實當你眼中的縮頭烏龜會更好。」

這話有點繞。

不過很快還是被聽明白了。

葉箐勸,曲欣勸,台下北野雄也在喊,讓不要衝動。

雲如風冷笑道:「膽子倒是不小,聽你的意思,似乎對自己很有信心?」

「想多了,你在我眼中不過是螻蟻,何須信心?」林昊一臉淡然。

服了!

就沒見過這麼能裝的!

台下不少人倒吸涼氣。

北野雄高聲叫好,江明遠等不少編外團成員心裡也悄悄多了一份認同。

曲欣嘟著嘴道:「不吹能死啊?」

葉箐也無奈:「一會被打斷骨頭了別哭!」

便這麼說著,心知無法阻攔,二女帶著紅線無奈下台。

寶寶太囂張:腹黑總裁狠狠愛 終於只剩兩個人了!

人群注視下,雲如風長吸一口氣:「林昊,直到現在,你在我眼中依然什麼都不是。

你此刻站在我面前,不是因為你有資格作為我的對手,而是因為,神箭營覆滅之恨,橫刀奪愛之仇,必須血洗。」

聲音沉穩之中透著一股大氣蒼茫,那絕對的自信,使得許多人下意識都覺得這一戰沒有懸念了。

說罷語氣一緩,雲如風又道:「放心,我不會殺你。

學院裡面,我可能動手殺人,更何況,那兩位太強,即便我已經是武皇,對上亦沒有絲毫勝算……」

果斷還是忌憚。

哪怕柳夏墨彤現在都不在,依舊沒人敢於太過分。

林昊不以為然。

待雲如風話音落盡,他淡然道:「可還有什麼要說?」

該說的都說完了,雲如風並無更多的話要說。

林昊點了點頭:「那就開始吧!

千萬不要忌憚什麼,儘管用你最強的實力來,很快你會發現,其實你們都錯了,我林昊從不需要任何人庇護。」

很直接。

說完也沒有要動手的樣子,依舊平常打扮風輕雲淡站在原地。

雲如風目光一凜,面色狐疑。

終究也沒看出個所以然,是以短暫的凝視后,他象徵性射出一箭試探。

武皇的實力,哪怕隨意一箭也是不可小覷,偏偏林昊赤手空拳隨手就抓住了。

見箭矢被扔到一邊,雲如風瞳孔一縮:「難怪楊林被你毀去一臂,果然有些實力。

可若是以為這樣就能小覷於我,那就太天真了。」

言罷,以極致射速快速射出數十支寒冰箭作為壓制,隨後一股凌厲銳氣沖霄而起,白銀長弓星芒爆閃中,他開始潛心準備必殺之箭。

結果林昊也沒有任何動作。

彷彿都嚇傻了一樣,面對那數十支寒冰箭矢,以及隨時有可能到來的必殺一箭,他根本動都沒動。

而後眾目睽睽之下,那數十支寒冰箭矢悉數命中。

也就這個時候,氣溫驟降,天地間浮現朵朵冰花…… 數十支箭矢命中,林昊卻絲毫無損。

隨著那一支支寒冰箭矢墜地,箭矢之中充盈的寒冰之力爆發出來,瞬間以他所立之地為中心,「滋滋滋滋」,肉眼可見的,巴掌厚的冰層朝著四面八方生長蔓延。

「噝——」

「這就是武皇的力量嗎,真的好強!」

「……」

看著冰層一直蔓延到比武台沿上,人群齊齊驚呼,倒吸涼氣。

然而這還不是最厲害的!

這批隨手射出的箭矢,原本就只是用於封鎖牽制,為後續真正的殺招爭取時間。

這是一種常規戰鬥策略,若能有效造成殺傷更好,若不能,問題也不大。

雲如風根本沒有關注這數十支箭矢的成果。

戰鬥狀態下的他極度冷靜,幾乎就在那數十支箭矢落地的同時,在他身周十米方圓,白雪天降,冰花浮空。

這是苦心修鍊卻一直隱藏的皇級箭技!

憑藉著武皇對周遭天地的掌控,而今施展出來,頗有種驚艷時光令人神魂俱震之感。

便是這樣一支箭,晶瑩蔚藍,帶著人心無法承受之寒,帶著冰雪呼嘯肆虐之威,於人群驚駭的目光中離弦破空,直取林昊。

「小心!」

「快閃開啊!」

「好強的箭,一旦命中,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別開玩笑了,武皇之箭豈是那般容易躲的?」

「……」

台下葉箐曲欣等人驚呼,惶急不已。

但更多的人還是樂於見到林昊被教訓,是以十分不以為然。

林昊依然未動!

如同此前一樣,這一箭依然無比精準的命中,區別在於,這一箭蘊含的力量要強大得多,百倍乃至千倍於此前那些箭矢。

此外,這一箭的力量爆發起來更加兇猛,更加集中。

人群尚未看清怎麼一回事,隨著「嘭」的一聲巨響傳出,便見林昊所立之地冰爆驚天,繼而洶湧的寒冰之力攜大量利刃般的碎冰四面八方席捲肆虐。

林昊就這麼被淹沒了!

等到一切平靜,視線再次恢復清晰,比武台上,林昊已經被活生生冰封。

冰層很厚,厚度不下五米!

冰層很高,高度不低於兩層樓!

林昊便在冰層最中央,隔著透明而堅硬的冰層,看上去活靈活現。

便是這樣的一幕,短暫的安靜后,下方人群高呼。

「雲如風!」

「雲如風!」

「……」

氣勢雄壯,聲入雲霄。

一開始也沒多少人,但慢慢的參與的人越來越多,到最後,儼然整個天地都被「雲如風」三個字佔據。

雲如風也笑了!

儘管今天有些狀況超出掌控,讓他丟了不少人,但最終還是他笑到了最後。

只是就在他抬手讓場面安靜,準備說兩句的時候,忽然「咔咔咔咔」,有聲音清晰傳來。

一開始也沒人知道怎麼回事,直到某一刻有人驚呼:「冰層在開裂!」

「冰層在開裂?」人群一愣,繼而側目望去,頓時就驚呆了。

冰層果然在開裂!

原本十分透明通透性極好沒有絲毫雜質的冰層,此刻看去,卻彷彿被注入了千絲萬縷的頭髮,又好似憑空在裡面編製了一張巨大的蛛網,裂的十分明顯。

而隨著時間的延續,這種開裂現象肉眼可見的變得厲害起來。

某一刻,人群獃滯的目光中,「轟」,直接爆了,冰屑漫天。

林昊依然站在原地沒動,只淡然道:「這就是你的最強實力?」

口吻平靜,卻給人一種極度不屑的感覺。

這時葉箐曲欣等人懸著的心總算放下,對於林昊,心底也多了幾分好奇。

雲如風面色陰沉:「你怎麼辦到的?」

農門典妻 心裡有點震驚,也不可避免多了一絲忌憚。

雖然方才那一箭他並未竭盡全力,卻也用了六成力量。

在他看來,那一箭下去,林昊即便不死,也必定會被嚴重凍傷。

至於林昊憑藉自己的力量脫困,更是斷然沒有可能之事。

可眼下,偏偏林昊輕易掙脫出來,看上去毫髮無損。

這讓他不得不對林昊的實力做出新的評估。

好就好在,他並未失去信心,恰恰相反,他相信只要使出全力,最後的贏家依然是他。

是以根本不等林昊回話,說完他便又冷冷道:「看來還是小看你了。

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比我想象中更強,楊林敗在你手並不冤。

不過也只能是如此了!

方才那一箭我並未出盡全力,接下來的一箭,我將全力以赴。

而這一次,你將在劫難逃……」

語畢,距離拉開,再次張弓。

這一次動靜沒那麼大,但是十分詭異的,雲如風一雙瞳孔變成幽藍色。

便在那冷寂的幽藍之中,點點白色漂浮,那是一片片菱形雪花。

好冷!

與那目光一觸,人群只覺得渾身凍僵,連動一下都不能。

這個時候,陸陸續續也有人發現雲如風身周出現了菱形雪花飄墜的異象。

那不是實像,而是虛像!

那虛像的產生意味著雲如風已經將一門冰雪屬性的武技修鍊到了登峰造極進無可進的地步。

便是這樣一個事實,明悟的瞬間,人群心中更冷。

這雲如風,隱藏得好深!

以他此刻展現出來的實力,或許學院有些導師都不是對手!

也是因為這樣一個事實,葉箐曲欣等人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一次高高懸在半空。

林昊卻還是老樣子。

彷彿根本不知道厲害,他依舊安靜站在原地。

直到雲如風厲喝一聲,將那全力而為的一箭射出,他才點頭道:「不錯,快要摸到意境的門檻了,可惜還不夠……」

語速聽起來並不快,吐詞也十分清晰,偏偏這話就在那光速射來的一箭抵達前說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