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是不是在你們這裡住下了?」

少星主在面前半空虛劃一面水鏡,上面馬上出現一名婀娜的身影。

葉雄目光落到水鏡上面,眉頭一皺。

上面的女人,赫然是白素素。

「她確實在本店住下。」掌柜恭敬地回道。

「在她隔壁給我安排一房間。」少星主吩咐。

「少星主,這姑娘住在最角落的房間,只靠一個房間,已經有人住下……」

「有人就讓他滾蛋。」少星主喝道。

「是,我這就去安排。」

掌柜上樓,匆匆安排去了。 很快,樓上就傳來一陣吵鬧聲,聽聲音,平常在跟掌柜吵。

片刻之後,平常從樓上下來,一臉的憤怒。

「那個混蛋要強佔我的房間?」平常怒道。

「是我。」少星主昂首看著他。

兩人目光對視在一起。

相互用鏡界窺探對方的修為,一樣,都是大乘後期。

「你是誰?」平常問。

「連本少爺都不認識,不愧是邊遠星域的鄉巴佬。」少星主雙手環胸,對身邊兩名隨從吩咐:「告訴這鄉巴佬,本小爺是誰。」

「小子,你聽清楚了,這位就是星主獨孤群的大公子,獨孤昊天,少星主。」那名手下大聲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平常臉色一變。

顯然,他沒想到對方會有如此顯赫的身份。

這裡是冥皇星的地盤,冥皇星在混沌文明也是赫赫有名的地方。獨孤昊天在這裡,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以平常的實力跟地位,根本就惹不起。

看到平常臉上難看的表情,孤獨昊天非常得意,豎起兩根手指:「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讓出你的房間,滾得遠遠的,第二,滾出冥皇星,別妄想參加五百年一度的遠古遺址,尋找火種的消息。」

「少星主,這裡雖然是你父親的地盤,但是也是有法規的地方,你身為少星主,用這樣的手段強佔別人的東西,會不會太過份了?」平常希望能動之以理。

「在這裡,老子的話就是王法,我就問你,房間是讓還是不讓?」

獨孤昊天聲音咄咄逼人,目光緊緊盯著平常,殺氣大盛。

平常臉色十分難看,但是他知道,一旦拒絕,對方肯定不會放過自己。

讓出房間,被素素知道,他以後怎麼在她面前抬頭。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樓上一道人影走了下來,正是白素素。

「平常,咱們換個地方住。」白素素說道。

見白素素為自己解圍,平常連忙笑道:「好,咱們就把房間讓出來,不是讓一間,還讓給你兩間。少星主,給你兩間房,你自己慢慢住吧,最好住個十天八天的。」

平常哈哈大笑,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這下輪到獨孤昊天臉色難看了,他沒想到自己喜歡的女人,居然這樣對待自己。

「白姑娘,你雖然是一方文明的公主,但那是個下等文明,我堂堂冥皇星的少星主,未來冥皇星星主,哪一點配不你了?」孤獨昊天聲音中帶著憤怒。

「少星主,不是你配不上我,而是小女人這鄉下人配不上你。」白素素聲音一如既往的平淡,扭頭對平常說:「平常,咱們走吧!」

平常向獨孤昊天拋下一個嘲笑的目光,這才跟在白素素後面,準備離開。

「站住。」獨孤昊天突然大喝。

兩人停了下來。

「你們若是敢離開,別想進入上古文明遺址,這輩子也別想找到火種的消息。」

白素素轉身,一臉冰冷地看著他:「少星主,我們是星衛。咱們星衛使大人,已經跟你們星主大人說清楚了,得到他的允許,有資格進入上古文明遺址查探火種的消息,你沒資格阻攔我們。」

「你覺得,在我父親眼中,是你們這些自詡除魔衛道的星衛重要,還是我這個兒子重要。如果我在父親耳邊說上那麼幾句話,你覺得我父親會不會取消你們進入上古文明遺址的資格?」獨孤昊天冷笑。

「你到底想怎麼樣?」白素素問。天涯微

「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白姑娘今晚能陪我喝喝酒,看看戲,什麼都好商量。噢對了,父親好像也答應了毀滅魔衛,讓他們進去,只要我出聲,父親可以不讓他們進去,你覺得這頓酒價值高不高?」

獨孤昊天對白素素說話的聲音很平淡,甚至說是溫柔,但是語氣中的威脅,傻子也能聽得出來。

「素素,別答應他,咱們找星衛使大人解決。」平常連忙道。

「只是喝酒看戲嗎?」白素素目光炯炯地看著他,繼續道:「如果你能保證,我們之間只是喝酒看戲,保證不會發生別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你。」

為了進入上古文明遺址,陪一個噁心的人喝酒,她忍了。

「喝酒看戲,聊著風花雪月,萬一聊點什麼情緒出來,接下來發生什麼誰能保證啊,你們說是不是?」獨孤昊天對著身邊的隨從,得意笑了起來。

「少星主說得沒錯,風花雪月,花前月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男才女貌,不做點什麼,太對不起人生了。」

「姑娘,少星主看得起你才讓你陪的,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排著隊等少星主邀請他們呢!」

一行隨從哈哈大笑起來,看向白素素的目光,都帶著淫穢。

白素素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非常難看。

「姑娘,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獨孤昊天繼續威脅。

白素素頓時就猶豫了,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答應了,她真不知道這喝頓酒會發生什麼事情。

如果不答應,萬一對方真的拒絕不讓星衛進遠古文明遺址,到時候被星衛使知道,責怪下來,就顯得自己非常沒有能力。

真是進步維谷啊!

「這就是冥皇星所謂的法規嗎,狗屁的法規。」

突然,一道粗重的聲音傳來,旁邊的葉雄發話了。

害怕被平常跟白素素聽到自己的聲音,他聲音輕過元氣變頻處理。

「你是誰,敢管本少星主的事情,活得不耐煩了嗎?」

見一名境界只有大乘初期的傢伙敢管自己的事情,獨孤昊天頓時就怒了,這傢伙簡直就是找死。

「我還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你咬我?」葉雄冷哼。

「找死,給我好好教訓他。」獨孤昊天大喝。

「少星主,在這裡動手,不好太吧!」一名隨從提醒。

法規規定,城內不得動武,否則會受到嚴懲。

「給我弄死他,出了事情,我負責。」獨孤昊天怒吼。

有少主出聲,兩名隨當下出手,一左一右,閃電般朝葉雄抓去,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將對方擒住。

啾!

面前人影一閃,對方的身體已然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在酒樓外面。

這兩人只是大乘初期,想抓他,不異於天荒夜談。

「就這種實力還想抓我,回家喝奶吧!」葉雄冷嘲。 這句話,徹底引爆了兩名隨從。

所謂打狗也看主人面,作為少星主的貼身侍衛,他們何曾被如此羞辱過。

當下,兩人一左一右,暴風出手。

一人握刀,一人出拳。

拳芒與刀芒,化成暴風,帶著毀滅之勢朝葉雄攻去。

轟隆隆!

地動山搖的聲音響了起來,面前數百公里瞬間變成一片廢墟。

無數可憐的人類,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弄得屍骨無存。

大乘修士全力一擊,威力何等恐怖!

「少星主,那廝已經被殺。」握刀的隨從彙報。

「很好,我回去會跟父親彙報的。」獨孤昊天滿意地點了點頭。

得罪自己,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就這點實力,也想殺我?」

背後,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眾人轉身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那人已經出現在後面。

哪怕是獨孤昊天、白素素,跟平常,三名大乘後期的修士,都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到了背後。

「素素,這人不是大乘初期。」平常小聲道。

「看出來了,這人實力深不可測。」白素素點了點頭。

「你到底是誰?」

獨孤昊天也看出來,對方絕對是隱藏境界,不然的話,自己不可能捕捉不到對方的行蹤。

「我只不過是邊遠星系一個鄉巴佬而已,怎比得上少星主身份尊貴。本以為像冥皇星這麼高大上的地方,能當上少星主,實力肯定很厲害,現在看來,不過如此。」葉雄繼續嘲諷。

「我就讓你看看,本少星主的厲害。」

獨孤昊天頓時就怒了,化成一道流光,親自出手,帶著滂沱的氣勢,暴風出手。

葉雄閃身躲過,並不出手。

接下來,他不斷地躲著,獨孤昊天不斷地出手,但是,無奈獨孤昊天怎麼出手,都擊不中他。

整個過程,葉雄都沒還手,就是躲。

地面上早就千瘡百孔,面目全非,慘叫一片。

多少人在攻擊中死亡,不得而知。

「這個傢伙,為什麼不還手,一直都躲著。」平常很不明白。

「這才是他的聰明之處,獨孤昊天麻煩大了。」白素素回道。

她目光炯炯地盯著那名陌生的男人,暗暗猜測他的身份。

此人實力如此之強,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他的名號。

他說是鄉下文明,所謂的鄉下文明,不就是六道文明、八荒文明,九洲文明這些嗎,六道文明跟八荒文明沒聽過這號人物,難不成來自九洲文明?

正在他猜測之間,三道人影從天而降。

「敢在冥皇星撤野,活得不耐煩了嗎,全都給我住手。」

聲音如同響雷,響徹九天,彷彿天上落雷。

一名赤著肩膀,身穿黑色背心鎧甲的男人,突然從天而降,落到人群之中。

來人身上氣勢極盛,境界雖然還是大乘後期,但是身上的氣勢,絕對不是白素素獨孤昊天一眾人的氣勢能相比的。

這是一個半隻腳邁進了大乘巔峰的強者。三九中文網

「陸劍鋒,你來得正好,快把這個擾亂治安的傢伙拿下。」獨孤昊天喝道。

「少星主,怎麼是你?」陸劍鋒有些意外。

「沒錯,是我,快把他拿下。」

獨孤昊天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想用境界查探對方的修為,哪知道對方面前像是有一層雲霧狀的東西,隔住他的靈識窺探,讓他查探不清。

「閣下何人,為何在冥皇星撤野?」陸劍鋒問。

「我這人最尊重法律法規,怎會在冥皇星撤野,是這個假裝少星主的人,像瘋狗一樣咬著我不放。」葉雄指著獨孤昊天道。

「胡鬧,他就是少星主。」陸劍鋒道。

「什麼,他真是少星主?」葉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獨孤昊天:「星主大人英明神武,治理有方,才讓冥皇星治安這麼好,他貴為少星主,為何明知故犯?難不成作為皇城之人,就有特權嗎?」

這一番話,直接把陸劍鋒問住了,回答不出來。

法規規定任何人都不得有特權,但是他不能說出來,萬一這話說出去之後,事情真因少星主引起的呢?

「不會吧,你一個護衛統領,連這些法規都不知道,怎麼當官的?」葉雄鄙視了一番之後,這才對場外圍觀的人喊道:「你們知道,這裡的法則有特權嗎?」

「沒有。」

場外一群圍觀者,異口同聲地回道。

「連這些普通民眾都知道,你這個護衛統領都不知道,怎麼當官的?」葉雄冷嘲。

「陸劍鋒,你別聽這個傢伙妖言惑眾,先把他抓起來,慢慢審問。」獨孤昊天命令。

「誰是誰非,要經過調查,來人,把人帶走。」獨孤昊天命令。

馬上,就有護衛上去,要捉捕葉雄。

「慢著。」

葉雄把手一揮,大聲道:「抓人要有證據,我至始至終都沒有動過手,你們憑什麼抓人?」

「有沒有動手,不是你說的算的。」

「剛才的大戰,這周圍無數人用水鏡記錄,你若是能找到我動手的影像,我可以跟你們回去。但是你們若是沒有證據,就強帶我回去,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到不客氣三個字,葉雄殺氣騰騰,頓時周圍的人,為之一驚。

「你若不束手就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陸劍鋒身上也湧起騰騰殺氣。

殺氣衝天而起,形成九天之勢,化成龍狀,威武無比。

「我本不欲動手,但是你們偏要動手,有本事的話就來抓我。」

葉雄衝天而起,直衝雲霄,來到萬米高空,停了下來。

另一邊,陸劍峰也跟著衝天而起,來到他對面,兩人相隔數萬公里,迎面相對。

獨孤敗天、白素素、平常等等一群圍觀的修士,也跟著來看戲。

他們很想知道,兩人之間,誰勝誰負。

「你是何人,報上名來,能死在我陸劍峰手中,也能名留冥皇星的歷冊了。」陸劍峰傲然道。

「冥皇星史冊,不留也罷,出手吧!」葉雄背手而立。

對方雖然只是大乘後期,但是半隻腳邁入了大乘巔峰,這麼看來,還有一點點資格讓自己出手。

「接招吧!」

陸劍峰一腳踏出,腳下空間崩塌,像玻璃碎掉一樣。

下一刻,他的身體已經虛化,消失在半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