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很喜歡這些嗎?這段時間你沒辦法去花園看花了,我想放一些在你的房間,你或許會喜歡,所以就讓人把花園的花移過來了。”

是啊……那爲什麼是把她自己種的全給弄過來了啊!不要以爲她看不到就不知道這些花都被剪下來插在花瓶裏了!系統君可是告訴她了!

系統的儲存任務物品的空間可是不帶保鮮功能的!

天!那她辛苦種的花豈不是活不過一個星期?!

不行!得趕緊至少今天送出去一枝!

“我不能出來太久,明天再來看你。”托爾琢磨時間差不多了,起身剛打算要走,就被艾麗婭給拽住了。

明明看不見,但拽他卻拽的特別準,托爾差點沒站穩。

“托爾,給你。”艾麗婭順手就從她附近最近的花瓶裏拿了一朵,她的身體對植物的感知力似乎特別的強烈,但對別的東西就不太行,這導致她去拿花的時候還順手弄倒了一個杯子。

托爾幫她把倒在地上的杯子撿了起來,這才接過艾麗婭遞給他的花。

“謝謝。”托爾似乎想再揉揉她腦袋,但手伸到一半突然頓了一下,最終還是收了回來,“好好休息,艾麗婭。”

“恩。”

一直等到托爾離開,系統都沒有提示她任務完成。

“系統,你終於壞掉了嗎?”

【並沒有。】

“好吧……托爾竟然會那麼貼心,是因爲怕我覺得無聊才把那些我種的花都挪過來的嗎?”雖然需要重新種了,不過她也挺感動的。

【也許是因爲他聽您說這些花可以帶來幸運。】

“拜託!我又沒有和托爾說……”艾麗婭說到一半自己愣了愣。

她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洛基?!”

二蛋的地雷!抱住蹭~

花了一個下午+一個晚上把文案重新整頓了一下!

感覺神清氣爽!

插入書籤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六)

艾麗婭的課程這次是徹底被停下了,連獨自走路都成問題,他們當然不可能放着她去上一些劍術甚至是騎術課。

不過這也只是他們認爲。

在熟悉了一下這個身體自帶的對於生命力的感知之後,她已經能獨自前往花園了,走廊邊緣都有花壇,這讓她能非常方便的找到路。

生物身上的生命力和植物是完全不同的,植物的生命力非常的強盛,透過生命力艾麗婭現在甚至可以看到它的每一片花瓣的形狀,但是人卻不行,她只能模糊的感覺到他們每個人的生命氣息,知道他們的位置。

每個人身上的生命力都是不一樣的,艾麗婭可以清晰的分辨出一些熟悉的人,就比如在她去見被關禁閉的托爾時,托爾身上溫暖的如同太陽一般的生命力就格外強烈。

洛基應該是擁有可以變成他人的能力,只不過艾麗婭不知道他是身體也能變成其他人,還是僅僅改變了聲音,她也沒有機會去問他,因爲從那一天之後,艾麗婭就再也沒有見過洛基了。

而現在她正站在托爾房間的門前,即便是閉着眼睛她都能感受到守着大門的侍衛的存在。

“辛苦了,請問可以讓我見一下托爾嗎?” 最強兵王闖三國 知道自己已經看不見了,艾麗婭乾脆就閉上了眼睛。她手裏拿着現在她房裏最後的一朵鮮花,小心翼翼的詢問着那名侍衛。

侍衛並沒有要攔着她的意思,側了側身,便替她打開了門,“艾麗婭小姐,請小心些。”

他指的是小心不要摔倒。

“謝謝。”艾麗婭扶着門框走了進去,剛踏進門內就被扶住了。

回眸1991 她聽到了托爾的聲音,“艾麗婭!你怎麼來了?”

托爾雖然這麼問,但他的語氣卻暴露着他的心情,不用看她都能想象此時托爾的笑容,艾麗婭也不由跟着笑了,“我怕你一個人太無聊。”

這段時間艾麗婭每天都會來找托爾聊天,托爾也已經習慣了,只不過今天卻是仙宮舉辦舞會的日子,托爾被關禁閉自然不能去,但是艾麗婭卻可以和希芙一起去玩。

托爾將艾麗婭帶來的花□□花瓶裏,不知不覺他房間的花瓶裏已經快插滿了,雖然他是對這種看上去就很嬌弱的植物沒有什麼興趣,但是艾麗婭喜歡,他也就不討厭。

“你怎麼不去舞會?那可好玩了,有不少好吃的,舞會結束之後還會有對決賽。”托爾越說越興奮,但很快情緒低落了下來,“這次的確是我的錯,我得乖乖在這裏呆三個月,但是艾麗婭你可以和希芙一起。”

艾麗婭伸出手,揉亂了托爾的一頭金髮。

她頓時覺得神清氣爽,笑容也不由的真誠了許多,“做妹妹的怎麼能丟下哥哥一個人?”

托爾來了精神,“艾麗婭,你好久沒有喊我哥哥了!喊一次好不好~就一次!”

艾麗婭有時候覺得托爾真的就像是一隻大型犬,對朋友永遠抱有毫無保留的熱情。

她剛打算開口說點什麼,門就被推開了。

“弟弟?”托爾驚喜的起身,向着推門走進來的洛基張開雙臂,“你怎麼來了?”

洛基擁抱了一下托爾,看了一眼被插在花瓶裏的鮮花後,才轉向安靜的坐在一邊的艾麗婭。他有一段日子沒有見到艾麗婭了,不過現在看來,她的眼睛似乎還並沒有恢復。

“舞會就要開始了,父親讓我來找艾麗婭。”洛基努力掩飾着他的幸災樂禍,他的視線在托爾亂糟糟的頭髮上停留了一會,“哥哥,如果讓父親看到你現在的樣子,恐怕他又要生氣了。”

托爾的頭髮不久之前被艾麗婭揉的亂七八糟的,他到鏡子前看到自己這慘狀,這才怒氣衝衝的喊了罪魁禍首的名字,“……艾麗婭!”

“恩?”被點到名的艾麗婭迷茫的轉向托爾。

托爾一下沒了脾氣,他覺得他可愛的妹妹一定不是故意的,畢竟她看不到不是嗎?

“哥哥。”洛基打斷兄妹兩人的深情對望,“我該帶艾麗婭離開了。”

“哦……”托爾沮喪的將艾麗婭扶了起來,“艾麗婭,父親一定是沒見到你,才讓洛基來找你。儘管我不能陪你去,但你要相信這會是一場絕妙的舞會。”

艾麗婭被托爾扶了起來,她還沒站穩就被交給了洛基。靠的如此之近,艾麗婭更加確定上一次自稱是‘托爾’來找她的人就是洛基沒跑了。

“那麼我們先走了。”洛基拉着艾麗婭走到門口,又停了下來,“一會或許霍根他們會來,或許哥哥需要我給你們帶一些吃的?”

“你們去吧,這些讓侍從去準備就行。”托爾擺擺手,他衝着艾麗婭一笑,“玩的開心點,艾麗婭。”

“……恩,明天見,托爾。”

重生麻雀變鳳凰 艾麗婭被洛基牽着,落後他半步左右。她一直以爲洛基算的上是話比較多的,雖然和托爾那種大咧咧的熱情不同,但他總能明白她想說什麼,並且順着她的意思將話題進行下去,所以艾麗婭一直覺得洛基是很擅長交際的類型。

雖然從未見過他和範達爾他們相談甚歡的樣子,但像現在這樣兩人一路無語,氣氛僵硬的讓她感到拘束,這還是第一次。

洛基這是不願意和她說話嗎?

當然不是。

身爲艾麗婭失明的罪魁禍首,洛基只是有些不知所措。

雖說他歉也道了(以托爾的名義),據說能帶來幸運的花也送了(以托爾的名義),但是隻要艾麗婭的眼睛一天沒好,他就不知道該和艾麗婭說些什麼。

如果現在換個人,比如說範達爾、霍根甚至是希芙失明瞭,那麼他不會有一點心裏負擔,因爲他原本就看那些傢伙不順眼。但是艾麗婭是父親讓他照顧的人,即便她和那些傢伙一樣整天圍着哥哥轉,他也沒有特別討厭她。

洛基在想什麼艾麗婭一概不知,她發現洛基正在把她往大廳的方向帶,忍不住開口。

“……洛基,我想我需要回房間換一條裙子?”

等洛基帶着艾麗婭回房間換好裙子再去大廳的時候舞會已經開始了。

艾麗婭被洛基拉着穿過舞會,她不時會撞上一些人,一路上她都在對那些被撞的人道歉,直到洛基看不下去把她拉近了些,這樣的情況才被改善。

“謝謝你,洛基。”她覺得洛基應該不至於特別討厭她。

沒等她聽到洛基的迴應,她就突然被人按住了肩膀,耳邊響起的是範達爾熟悉的聲音。

Wшw_t t k a n_co

“艾麗婭!你好些了嗎?我是說……”範達爾有些語無倫次,尤其是在明顯對方眼睛依舊看不見的情況下,他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能不傷害到對方。

洛基冷哼了一聲,語氣裏的嘲諷顯而易見,“多虧了你的自以爲是,她現在很好。”

“洛基!”希芙不敢置信到了現在洛基竟然還能出口諷刺範達爾,“如果不是你慫恿托爾,托爾怎麼會想到去那個洞穴!”

“慫恿?我可什麼都沒有做,還是你覺得奧丁之子沒有自己的判斷力?”希芙的話讓洛基沉了臉色,他上下打量着她一身便於行動的裝束,“你這是要參加晚上的對決?看來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成爲女戰士了。”

希芙漲紅了臉,她當然並不是要參加那只有成年戰士才能參與的對決賽,這麼久以來她早就忘記那種輕飄飄質感的長裙是什麼感覺了。

艾麗婭也覺得洛基的話有些過分了,而且洛基今晚的心情似乎特別的糟糕,如果繼續下去恐怕他還會說出什麼更傷人的話。

“洛基!”她拉住了洛基的手臂,制止了他還想脫口而出的話,“範達爾,我沒事的。”

“……艾麗婭。”範達爾一直沒有反駁洛基,是因爲他就和洛基說的一樣,認爲艾麗婭之所以失明完全是他的錯,“我很抱歉……”

洛基是煩透了他那親愛的哥哥的這些夥伴們了,特別是把他的計劃攪的一團糟的範達爾,“父親正在等我們,我想我們現在得走了。”

艾麗婭只來得及和希芙還有範達爾揮了揮手,就被洛基給拽走了。

她從來沒見過洛基和範達爾他們這麼針鋒相對的情況,雖然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彼此印象都不太好,但平時或許有托爾在的緣故,他們從未表現出互相厭惡的一面。

只是她來到這個世界也才一個多月,根本沒有立場讓他們之中的任何一方改變態度。

奧丁顯然已經等候他們多時了,在艾麗婭看來奧丁更多的時候是慈祥的,無論是對待洛基還是對待托爾,即便是懲罰了托爾,那也是因爲托爾帶了一身的傷回來。

這也意味着奧丁的生命力除了擁有托爾那般溫暖的感覺以外,還有彷彿能容納一切的包容。

當奧丁的大手撫摸上她的腦袋時,艾麗婭的表情都差點沒繃住。

她的頭是有什麼特別的魔力嗎?!

奧丁對待她這個摯友之女還是相當溫和的,“艾麗婭,在這裏還住的習慣嗎?”

除了看不見以外沒什麼不習慣的。

艾麗婭笑着回答:“這裏很好,托爾和洛基會陪着我。”

聽了她的話,奧丁倒是欣慰的看了看站在一旁難得不發一語的洛基,“我的兒子從不會讓我失望。”

人的情緒和生命力是緊緊相連的,艾麗婭能夠感受到洛基因爲奧丁的一句讚美而喜悅的心情。

“聽說你這幾天都有去看托爾?”

“是的。”艾麗婭想了想還是添了句,“這件事也有我的不對,而且托爾也已經知道錯了,還向我道歉……”

奧丁的心情看起來也不錯,“既然他以及知道錯了,那麼……讓侍衛把托爾帶來!我想他不願錯過這場舞會,以及夜晚的對決賽的。”

洛基不敢置信的擡起頭。

在那之前他犯錯的時候哪一次父親有像對托爾一樣那麼寬容?一句知道錯了就能抵消之前所犯的過錯,甚至連禁閉都取消了?

洛基有些不甘心,父親從小對托爾有着格外的偏愛。

就連艾麗婭也總是向着他。

發現洛基的心情因爲奧丁的這一句話而瞬間低落,艾麗婭不由的注意了一下,誰知道奧丁馬上說出了一句讓艾麗婭無法淡定的話。

“你的父母告訴我,也許會在近期接你回去。”

每天都能看到二蛋的地雷!把我寵壞了的話你打算對我負責嗎3

給了艾麗婭一個不大不小的金手指,爲以後做準備~

爲了後面的情節需要,仙宮就設定成[幼年期成長速度和人類一樣]。

插入書籤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七)

艾麗婭被嚇懵了。

一邊跟着洛基重新回到舞會,她一邊詢問系統。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她被接回去,那豈不是意味着她無法進行任務了,誰知道她這個世界的父母到底住在哪啊!

【請放心,系統不會發布您無法完成的任務,另外阿薩神域的人對於時間的概念與人類不同,請您不必驚慌。】

意思是,奧丁指的近期有可能是一年也有可能是一百年?

【是這樣沒錯,但是請您不要忘記,您的任務期限爲十五年。】

有了系統的警告,艾麗婭是馬虎不得了。

原本她是想,這一次任務是長期任務,需要執行整整十年,不如先在開始的前幾年把身體鍛鍊好。仙宮的訓練非常的規範,而且比起瑪迦來說更溫和,她應該是可以撐住的。

萬萬沒想到的是任務纔開始一個月她就突然看不見了,訓練也因此被耽擱了,然後現在系統又告訴她,如果不抓緊時間完成任務,有可能隨時會被接走,然後任務失敗。

艾麗婭實在淡定不下來。

更奇怪的是,從舞會結束後的第二天開始,洛基似乎突然對和她聯絡感情有了興趣,原本每天她是和希芙坐在一起進餐的,但從那一天之後,洛基就坐到了她的旁邊。

邪王寵妃 她去找托爾,他也會跟着一起去,就連對範達爾的態度也溫和了不少,甚至洛基還親自爲他先前的言論道了歉,弄得希芙他們都有些不知所措。

艾麗婭不明白洛基在想什麼,她偷偷問過希芙,但是希芙顯然也和她一樣的迷茫,不過希芙卻說覺得現在的洛基挺好的,至少沒有以前那麼討人厭了。

雖然奧丁放托爾參加了那一次的舞會,但卻還是關了他整整三個月。這三個月裏艾麗婭每天都會去看望托爾,順帶着洛基也會一路陪同。

這導致托爾三個月時限一到,一出來就擁抱了他們。

他覺得有這麼關心自己的兄弟,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

儘管好不容易能從房間出來,但托爾還是沒敢在剛刑滿釋放的當頭逃課,當他老老實實的上完課已經是下午了,托爾叫上了他們幾個開了個小型的慶祝派對。

當一個人看不見的時候,她的感官會變得特別敏銳。此時此刻,艾麗婭才充分明白這個道理,比如經過三個月的努力,她已經能從腳步聲分辨主人是誰了。

她詢問過系統,系統的解釋一律是體質關係。

時間一長,艾麗婭徹底習慣了洛基在她身邊了,她甚至有些可惜任務目標不是洛基,托爾太過活潑,有的時候她根本找不到他人。如果不是知道托爾的房間的話,她的任務說不定在什麼時候就中斷了,不過托爾也經常會有徹夜不貴的例子,她能堅持到現在也實屬不易。

艾麗婭習慣早晨澆完花後將新鮮摘下的鮮花送到托爾的手裏,這樣可以很好的避免早餐過後逮不到托爾人的情況。

“早安,艾麗婭。”看着艾麗婭提起裙襬彎腰摘下一支新鮮的花朵,洛基舉步走到了她的身邊。

七年的時間讓原本還只是個小女孩的艾麗婭褪去了稚嫩,烏黑的長髮垂至腰肌,軟糯的嗓音也變成了少女甜美的聲音。

艾麗婭站直了身子,她伸出手搭在了洛基的肩膀,順勢比劃了一下。

“洛基你是不是比去年更高了?”她雖然能夠感受到洛基的存在,但是每一次比劃下來,對方的身高和她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這讓她覺得有些沮喪。

七年了,她的眼睛還是沒有恢復。

艾麗婭已經開始懷疑係統當時是不是爲了讓她淡定下來而瞎說來唬她的。

洛基勾起嘴角,他拉過艾麗婭拿着鮮花的手,行了一個禮,“那麼,今天晚上我是不是有幸能請艾麗婭小姐跳一支舞?”

雖然看不見,但這不妨礙艾麗婭猜到此時洛基的行爲,她噗的一聲笑了起來,“我有拒絕的餘地嗎?洛基先生。”

“我很遺憾,你恐怕沒有。”

“假如我哪一天能看見東西了,你說我能認得出你嗎?”畢竟是相處了整整七年的人,艾麗婭挺好奇洛基還有托爾以及希芙他們到底長什麼樣子。

我就是開外掛了 七年過去,就連托爾和洛基小時候的樣子她都記得有些模糊了,隱約只記得托爾擁有着一頭像陽光般奪目的金髮,洛基的話,現在應該是個纖細溫柔的少年吧?

至少希芙告訴她,洛基和托爾長得一點都不像。

洛基盯着艾麗婭看了一會,並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我想希芙找你已經很久了,你不去看看嗎?”

“希芙?”

“似乎是關於晚上舞會的禮服,要和你討論一下。”

艾麗婭恍然,今晚希芙應該是想要和托爾跳舞的,“那麼我先走了~!回頭見,洛基!”

“嗯,晚上見。”

洛基目送艾麗婭順着花壇小徑摸索着離開後,看着手上從艾麗婭手裏拿過來的花。

他手一鬆,花便掉落在了地上。

如果艾麗婭不每天都送托爾一些花的話,她會看上去更可愛。他已經徹底讓艾麗婭與他親近了起來,那麼接下來就是要讓艾麗婭改掉這該死的習慣。

艾麗婭剛走出花園沒多久就被迎面而來的希芙給逮住了,她不由分說的拉着艾麗婭去了她的房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