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套操作重複二十多次,全程無失誤,這份耐心和穩定性就值得肯定。

黑風寨主剩餘10%血量后無意外的進行狂化,瀟瀟雨歇在此刻動了,影襲繞至boss身後躲開第一次「震蕩一擊」,之後boss便再也沒有施放第二次震蕩一擊的機會了,土豪的攻擊力高得你難以想象。

boss掉落一紫一綠,瀟瀟雨歇率先開口道:

「ROLL點決定歸屬吧。」

歐陽凡卻搖了搖頭表示不服。

瀟瀟雨歇俏臉一寒,咬著銀牙道:「難不成你想獨吞?」

歐陽凡再度搖了搖頭道:「紫的歸你,綠的歸我。」

瀟瀟雨歇頓時汗顏,扶著額頭暗道這是遇到個哪門子的奇葩啊。

本著有便宜不佔非君子的原則,瀟瀟雨歇「勉為其難」地點頭同意。

歐陽凡卻被她的「勉為其難」誤導了,繼續開口說道:「你看上去好像很缺裝備,我這裡有大量白裝藍裝你要不要?」

瀟瀟雨歇確實很缺裝備,準確的說是她堂姐的公會很缺裝備,當下又是「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

「5級白裝一件10塊,5級藍裝一件20,只收現金怎麼樣?」歐陽凡試探性問道。

瀟瀟雨歇第三次「勉為其難」地點頭,把歐陽梵谷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當下歐陽凡連忙把背包里幾乎已經塞滿的藍天白雲全部取了出來擺在少女眼前。

「卧槽,你哪來的這麼多裝備!」瀟瀟雨歇驚得捂住小嘴,片刻后又繼續出聲道:

「咳咳,雖然你提出的價格不太公道,但咱們是朋友嘛,以後打到裝備儘管找我,有多少我收多少。」

歐陽凡被少女的誠懇感動到了,當即加了好友千恩萬謝,這讓瀟瀟雨歇一陣臉紅,歐陽凡提出的價格確實不太公道,比市場價低了快一倍了……

給歐陽凡銀行卡轉去100,瀟瀟雨歇便和歐陽凡道了別,她怕再和這個二傻子待下去心裡的罪惡感會越來越深。

嘿嘿,又賺到100生活費,開服24小時賺了整整300,還差29700就能賺回買頭盔的成本了。

歐陽凡心中如是想著,又回憶了下剛才和少女的交易是賺是虧,誠然在價格上他虧了不少,但是省下了擺攤和掛寄賣行的時間啊,最重要的是讓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心懷愧疚,這一點可是無價的。

要不怎麼會有這麼一句老話呢,讓女人虧欠於你,是讓她們以身相許的第一步。

流了一陣口水后歐陽凡想起了剛剛爆出的綠色套裝件,連忙調好屬性后查看一番:

黑風衣(套裝)

裝備等級:LV5

裝備種類:布甲

物防:+5

魔防:+4

敏捷:+2

套裝屬性:

攻速+3%,移速+3%,暴擊+3%(3件)

全屬性+5(5件)

只差一件就能湊齊了,歐陽凡心癢難耐如同百爪撓心。

如果是網游新人此時肯定會選擇繼續刷副本直到爆出缺少的那件鞋子。

但是高手不會這樣做,繼續刷副本浪費時間不說,爆出來的極有可能是重複的套裝件,得不償失,畢竟四等一必須人品逆天才能爆的出來。

躊躇了一陣后,歐陽凡滿臉肉疼之色的從寄賣行里拍下一件黑風鞋,好在套裝並非玩家裝備主流,只花了1金幣,但對於歐陽凡這個財迷來說,那也是整整一百塊啊。

這都是前期投資,後期能夠賺回來的。歐陽凡一邊這樣安慰自己一邊點開拍到的黑風靴屬性:

各項屬性和其餘四件類似,不過作為鞋子裝備附帶有10%的移速加成,整整是身上裝備的虎骨長靴的兩倍,這正是歐陽凡最需要的。

加上這趟副本經驗讓他重新升回7級,「萬劍一」的人物屬性已經變成:

ID:萬劍一LV:7

力量:20敏捷:29

體質:12精神:12

生命:120法力:60

物攻:55~59物防:34

魔防:29攻速:+38%

暴擊:+8%移速:+43%

如今的生命值和防禦力總算趕上正常玩家水平,全敏劍士的辛酸只有歐陽凡自己知道。

點開新手村等級排行榜一看,前二十都沒他的份了,不不由地讓他對笑傲江湖眾人的怨恨更重幾分。

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不過轉念一想,現在自己的移速高達43%的加成,怕他個鳥啊,此仇不報,煙都抽不下了。

金牌前妻 歐陽凡當即點了根虛擬煙開始琢磨該怎麼找回場子。

一根煙抽完,歐陽凡得出結論,貧民就該有貧民的覺悟,還是打金搬磚最在理。

出了副本,歐陽凡走向高級怪物盤踞地,如今已然7級,屬性也不賴,越級打怪應該不過分吧。

想到就做,翻山越嶺之後,一道隱秘山谷出現在眼前。 「咦,剛好有怪物刷新,看來已經有人來過了。」

歐陽凡重回等級排行榜的念頭更甚,當下啐了口唾沫就朝谷中的怪物懟了上去。

食人花(高級怪物)LV9

生命:150物攻:50~56

物防:20魔防:30

介紹:喜歡吃動物的植物,偶爾也會吃一兩個人。

典型的高攻低防怪物,歐陽凡如今的屬性絲毫不懼,掏出長劍便是對著花苞一陣亂捅。

「-35」

「-39」

兩劍下去食人花便成了殘血,歐陽凡正自得之際,卻見花苞陡然咧開一張巨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他像棒棒糖一樣含了進去。

「-36」

還好,咬一口掉四分之一血,並不致命。歐陽凡如是想著,不料那食人花卻沒有半點把他吐出來的意思,反而收縮著花苞把他一頓亂嚼。

「-10」

「-10」

「-10」

……

要死要死,歐陽凡嚇的趕緊吞下新手治療藥劑。

「+5」

「+5」

……

饒是如此,歐陽凡仍是以每秒5點的氣血在降低血線。

花苞把歐陽凡的頭含了足有10秒才吐了出來,裡面悶熱騷癢難耐不說,還給他蒙了一臉透明的不知名液體。

設計師出來一下,本人保證不打死你。太特么邪惡了吧,歐陽凡真想罵娘。

看來不能硬碰,只可智取,那***里的滋味歐陽凡可不想再試了。

回憶了一下剛才食人花把他含住的距離,歐陽凡突地眼睛一亮,有戲!

伸手握住劍柄末端,歐陽凡以劍尖挑逗花苞。

若即若離地捅了幾下過後,花苞留著涎水再度砰然洞開,只是這一次食人花只吞沒至劍把處,沒有傷到歐陽凡分毫。

就著那不知名液體當潤滑液,歐陽凡眉飛色舞地用手中長劍在花苞里捅來捅去,臉上神情說不出的猥瑣。

更讓人意外的是,花苞深處居然是食人花的弱點所在,一時間一個個雙倍傷害數字飄起,食人花很快就掉光血線萎了下去。

掌握了技巧的歐陽凡刷起食人花來那叫一個快,遊戲世界里天色將黑之際歐陽凡已然升至8級,堪堪排在新手村等級排行榜第98名。

升至8級后食人花的經驗便不那麼明顯了,歐陽凡只好意猶未盡地朝峽谷深處走去,不料前方卻傳來一陣騷動,從對話上判斷貌似是遇到野外boss了。

「來兩個操作好的騎士和我一起分擔仇恨,牧師注意回藍,法師弓箭手控制好輸出,誰要是拉偏了仇恨別怪老子翻臉不認人。」

老練的指揮讓歐陽凡心中暗贊,那人的嗓音也是低沉且沙啞,性感之中又似乎夾雜著稍許的憂傷。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人正是之前砍翻了他不說還無情嘲笑他是垃圾的笑紅塵。

嘿嘿,除了冤家路窄我還能說什麼呢,這次不搶的你們頭皮發麻我就不叫萬劍一!呃,貌似本來就不叫萬劍一。

歐陽凡借著夜色貓手貓腳地向笑傲江湖眾人靠近,boss才開了半分鐘不到,血量就已不足一半,笑傲江湖的人數之眾可見一斑。

看到這一畫面,歐陽凡倒是自己先頭皮發麻了起來,冷靜,要冷靜,搶了boss梁子就徹底結下來了,不過是殺你一次而已,你這條賤命又不值錢。

歐陽凡在心裡不斷說服著自己,躍躍欲試的心魔終於被他壓了下去。

離婚議嫁 「全TM停火」

笑紅塵一聲令下,留下boss最後一絲血線打算自己打掉分到更多的經驗,這在大公會裡面再常見不過,是以每個公會的高層根本不愁等級。

一個新加入的弓箭手玩家收手慢了一些差點帶走boss的最後一絲血量,直接被笑紅塵一巴掌扇上面門。

「滾你M的死垃圾!」

這一刻,笑紅塵臉上再度露出了不可一世的輕蔑和不屑,而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正欲退去的歐陽凡自尊。

就在上午,他也是這麼侮辱自己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無可忍,那便無需再忍。

現實中已是混成了個鱉孫子,難道玩個遊戲也要繼續裝孫子嗎?

這一刻,歐陽凡胸中僅有的一點男兒血性徹底爆發,活像個快意恩仇的江湖俠客,三步踏出,突刺技能快若疾風。

啪嚓,「-33」

食人花王砰然倒地,爆出滿天各色光輝。

歐陽凡一邊撿著掉落一邊尷尬笑道:「我說我沒忍住你們信嗎?」

包括笑紅塵在內的笑傲江湖眾人一時間都有些發愣,搶boss的不是沒見過,但搶了boss后還這麼明目張胆撿裝備的還真是頭一回碰著。

「秒了這狗娘養的!」笑紅塵第一時間發號施令。

撿完裝備的歐陽凡卻仗著自己43%的移速加成很快閃入夜色,只留給眾人一個略顯瀟洒,呃,只留給眾人一個略顯猥瑣的背影。

逃到幾里地外,歐陽凡確認背後沒人追來,這才打開背包查看剛才的boss掉落,不出意外的藍天白雲,唯有一件紫色的小可愛靜靜地躲在背包角落。

猛毒花王戒(稀有)

裝備等級:LV10

力量+3

特效:物理攻擊附帶10%的毒液傷害,持續3秒。

卧槽,身上剛好還缺一個戒指,系統主神這麼快給了也就算了,還非要給個極品,叫人情何以堪。

歐陽凡正嘚瑟之際,一條伺服器公告差點讓他臉都綠了。

「叮,玩家笑無塵通過伺服器喊話:懸賞ID萬劍一,殺一次轉賬500,此通告永久有效。」

娘咧,你把買伺服器喇叭的五千塊直接給我我在你面前自殺都行,有錢人真TM的任性。

苦笑過後歐陽凡抬手給了自己一巴掌,叫你手賤,黎明生涯怕是要就此終結了。

「你就是萬劍一么。」身後一道俏生生的嗓音傳來,嚇得歐陽凡虎軀一震。

「謝謝你剛才為我出頭。」那人繼續說道。

歐陽凡這才發現出聲這人竟是剛才被笑紅塵掌摑的那個玩家,而且居然還是個妹子玩家。

歐陽凡心中的後悔頓時淡了幾分,打女人的人渣,如果上天再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這個boss我還是要搶。

「其實我並不是為你出頭,只是為了報仇而已。」

歐陽凡本想道出實情,話到嘴邊卻又變成了: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都是我等俠義之士應該做的。」 其實那妹子長的並不漂亮,只能算中等偏上,但那唯唯諾諾的神情卻讓歐陽凡一陣生憐。

「以後跟著我吧。」歐陽凡拍著胸脯大言不慚道,渾然不覺自已經快在遊戲中混不下去了。

妹子玩家臉色一紅,微帶羞澀卻又堅定地說道:「謝謝大哥好意,我自己可以的。」

說罷便和歐陽凡道別俏生生地離去,歐陽凡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話中的歧義,不由地老臉一紅,真是羞恥啊。

不過那妹子還真是有意思,ID居然叫小強,人也像小強一樣堅強。

身旁路過的玩家越來越多,偶爾有還一兩個露出不懷好意的眼光,應該是注意到自己就是笑傲江湖公會懸賞的萬劍一了,歐陽凡當機立斷立馬下線,他得抽根煙冷靜冷靜,好好思考一番今後的對策。

下線后的歐陽凡先是去樓下快餐店點了份十塊的青椒炒肉填飽肚子,然後買了包五塊的白沙煙又重新上樓,卻見房門前正站著一個俏生生的少女在敲門。

我好像沒叫什麼服務吧?

呸呸呸,人家這年紀最多16,這想法也太羞恥了點吧。

歐陽凡再三確認后,才敢走上前去搭話:

「小妹妹,今天不用上學嗎?」

少女轉過身來,一張似曾相識的萌萌臉蛋映入眼帘。

七十年代喜當娘 卧槽,這世界是有多小,這不是昨晚被他搶了第一個boss的找個嫂子么。

少女聽著歐陽凡略顯猥瑣的嗓音一臉不悅地道:「大叔,該交房租了。」

你才是大叔,你全家都是大叔。

心裡這樣想,歐陽凡嘴上卻很老實:「原來是包租婆大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不過憑咱倆的交情,房租寬限個幾日不過分吧?」

買了遊戲頭盔后,歐陽凡已是窮的叮噹響,銀行卡里只有之前在遊戲里賺的兩百大洋。

少女聞言盯著歐陽凡一陣猛瞧,滿臉狐疑之色地問道:

「大叔我們認識嗎?」

「……」

應該是我的髮型太亂了擋住了帥氣的臉龐,小丫頭一時沒認出來也情有可原。

當下歐陽凡將額前的髮絲一捋,湊過滿是鬍渣子的臉龐到少女眼前賤賤說道:

「你再仔細瞅瞅。」

少女望著歐陽凡幾乎要湊到她嘴上的一張怪臉呆了一呆,片刻后一聲尖叫響徹樓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