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別妄動,等到雷雲散去了,我們再過去看看情況。”羅老師表情嚴肅地喊道。

對於羅老師的話,其餘的老師們還是聽的。雖然他是才加入學校的老師,但沒有一個人敢小看這位老人。

羅老師正是南玄武學院曾經的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院長。不久前他退了下來,但他捨不得離開學院,故而換了一個身份。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從天而降的銀蛟開始減少,雷霆的威力也慢慢減弱。一炷香的時間過後,籠罩在**上空的雷雲是消散而去,伴隨着它的離開,**也是名副其實的不存在了。

妙俊風看着一地的粉末,心裏也是感慨良多。不知道爲什麼,在見到這麼多的粉末後,心中竟然泛起了酸楚之感。

“俊風,你別又感情氾濫了,快看那,似乎還有半個能活動的鬼物。”

妙俊風一聽,一下子是進入了警戒狀態。鬼物不可怕,可怕的就是這種將死不死的鬼物。

妙俊風慢慢的走了過去,從腰間摸出一張炎蛇符,做好隨時發起攻擊的準備。

“我要吃人蔘!我要吃人蔘…”

靠近那裏,聽到這個鬼物的聲音,妙俊風的心裏一下子覺得倍爽。

終於讓我逮住你了,看你這回往哪跑!這就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炎蛇術!”

熾熱的炎蛇向着它席捲而去,本就只剩下一口氣的它,在炎蛇術的強力進攻下,不到片刻功夫就化作了一堆粉末。

“搞定,收工!我得去找個藥師治療一下,怎麼最近總是老受傷呢?幸好我聰明,懂得一些急救包紮措施,不然這血就要流乾了。”

**外圍,羅老師捋着長鬚說道:“毫無疑問,他拔得了頭籌,還創造了我們學院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

“是啊!他破紀錄了,把以往的天才狠狠地踩在了腳下。”徐老師也是輕聲的附和了一聲。 “今晚的選拔由於出現了突發狀況,導致選拔不能正常進行。學院考慮到大家忙了一夜,在衆多鬼物的包圍下,還能夠突出重圍,實屬不易。

經過商量,我們決定凡是在今晚的除災行動中,沒有死亡和退出的人,一律算是通過選拔。進入下一輪。”

在**消失後,學院的老師在羅老師的授意下,沒有讓報考的學生們再進去。而是圍在一起商量今晚的選拔結果。

徐老師宣佈的這個結果無疑讓全場的報考學生雀躍起來,一些實力低的報考生甚至是留下了激動的淚水。

“好了,請大家安靜一下。下面我說的話很重要,請你們一定要記牢。”

全場立刻鴉雀無聲,每一名報考生都將自己的耳朵豎了起來,生怕錯過重要的環節。

“咳咳,明天一早請諸位同學還是到這裏來報道,我們將進行現場分班。分班的規則和往年不同,我們會有新的變化。

再將所有的人分過班後,我們會在分好的班級中實行淘汰制。具體怎麼做,在明天等大家分好班後,我會再宣佈的。

下面,解散!”

“羅老師,我們就先走了,學院還有一些事等我們去處理。”一些老師在考生們離去後,是主動上來向羅老師打招呼。

合租屋:寵你沒商量! “那我們就明天見了,你們回去後可要記得好好休息啊!”羅老師也是客氣的向他們回道。

很快,這裏再度恢復安靜。除了極個別的幾個老師和羅老師在這裏外,就再也沒有多餘的人了。

“羅院長,需不需要我去接應他一下。先前在天上我可是看的很清楚,他身上的傷很重。”徐老師有些急迫的說道。

“不用,我相信他過一會就要走出來了。我很好奇,這個小傢伙在見到我們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不用想,一定很精彩,還會說一大堆的理由,解釋半天。”王老師是笑呵呵地說道。

“也許吧!趁他還沒出來,我們還是先商量一下明天分班的事吧!這個小傢伙雖然給我們添了不少麻煩,但也增加了不少樂趣。我們學院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麼鬧騰的小傢伙了。”

留在這裏的都是羅院長的追隨者,他們自然明白羅院長話中的含義。有的人就是這麼幸運,會得到強者的眷顧。

時間一晃,太陽的光輝撒滿林間,妙俊風是一步一瘸的從**中走了出來。

由於沒有灰霧的遮擋,再加上陽光的照耀,妙俊風遠遠地就看到了站在那的幾個人。

“他們不會是來抓我的吧!應該不會,再怎麼說我也算是淨化了這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相信身爲強者的他們應該不會亂來的。”

“羅院長,你看那邊,他出來了。”徐老師一直留意着妙俊風的出現,他這一出現徐老師是高興的不得了。

等到妙俊風走近,徐老師是一個箭步竄了上去,把他一扶,上下打量着問道:“傷的重不重?需不要我們把你擡回去?”

“不用,這點小傷不算啥,謝謝老師。”妙俊風很感激老師的關懷。

“妙俊風,學院爲了感謝你這次做出的貢獻,決定將你分到甲班,不知道你意下如何?”羅老師笑着走過來說道。

“可以不去甲班嗎?丙班或者丁班都可以。只要不是墊底的班就行。”妙俊風想都沒想就直接回話了。

“爲什麼?”

“做人要低調,做事要高調。我本就出身平凡,太高調了,會成爲衆矢之的。今晚的事的確是我做的,但我絕不是爲了什麼榮譽或者是分到好的班級。

我只求順心意,心念暢,則道法自然。”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好一個道法自然!妙俊風,不僅是我,在場的幾位老師都很看好你哦!你一定要在學院裏好好努力,爲學院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新紀錄,以此來激勵後面的學弟學妹們!

今晚的事,除了我們知道,其他的老師和考生們都不知道,我們會爲你保密的。

只是你身上的傷勢讓我感到很擔憂,明天就要分班了,這會影響到你分班的成績。”

“應該不會吧!既然羅老師您這麼擔心我,那不妨先透漏一下,明天分班後考試的具體內容是什麼,我也好回去準備一下。”

“小娃娃,腦筋轉的到挺快。我可不會因爲擔心你而對你單獨放水,這對其他考生來說是不公平的。所以,要想證明自己還得靠自己!”

“額,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擾你們在這裏商量明天分班的事了。”

“嗯,你走吧!”

妙俊風是個正直的人,不會陰奉陽違。他說走是真的走了,一步一蹣跚的向着森林的外面走去了。

他在南玄武府沒有家,就算進入城中也沒有住的地方。

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先去煉器師公會找凱強,先問他借點靈幣,然後去藥師那治一下胳膊上和腿上的傷。

“凱強!”站在煉器師公會的石階下,妙俊風對着上面就大喊起來。

沒過一會,凱強是在守衛的提醒下,急匆匆的跑了下來。

“大人,您怎麼傷成這樣?走走走,到我房間來,我給您治療一下。”

“你會看病?”妙俊風眨着眼,滿臉不可思議的問道。

“不怕大人您笑話,雖然成不了武者也成不了文者,但是在醫道上,我還是挺自豪的。至少我敢拍着胸膛說,在這南玄武府還沒有誰的醫術能超過我。”

“好,我信你。”

在凱強的攙扶下,妙俊風來到了他的房間。

他住的房間不大,但很整潔,書架上的書籍也都是和醫藥有關的。

“大人,要不我先給你上麻醉草吧!不然,一會縫針的時候會很疼。”

“不用,直接縫吧!”

凱強楞了一下,擔心自己聽錯了,於是又問一遍,“大人,您確定不上麻醉草嗎?”

“不用,開始吧!”

凱強深吸一口氣,沒有再多說什麼。

他取出一個錦盒,在裏面拿出一根銀針,之後放在蠟燭的火焰上稍微烤了一下。

“大人,我要開始了。”

“嗯!”

“噗”的一聲,銀針刺破了大腿的肌肉。爲了能夠讓大人的傷口早日癒合,凱強根據大人傷口的具體情況,決定給他縫十二針。

妙俊風爲了不影響凱強的治療,他是強忍着疼痛,將牙咬得緊緊地,額頭上的冷汗也是一點點的滴了出來。 專心致志的凱強等到將大腿上的傷口縫合完畢,是立刻灑了一些自己研製的藥粉,然後迅速的用繃帶將大腿縫合處包紮好。

他沒有去看妙俊風,也沒有說話,而是將目光轉向了胳膊處的傷口。

在觀察了半天后,凱強擡頭望着妙俊風說道:“大人,這傷口就不能用針縫了。我必須先用銀刀將腐肉剔除,再將被感染的露骨處颳去一層,然後直接在傷口內填滿草藥,最後進行包紮。

相對於腿上的傷勢來說,胳膊上的傷口癒合的可能要慢一點。最重要的是在傷口沒有徹底癒合前,您不能再煉器了。”

“好,開始吧!”

“大人,我們要不先抹點麻醉草吧!這真的很疼,要比縫針疼上幾倍。”

“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這一點痛算什麼,比這更疼的痛我都經歷過。”

看到妙俊風臉上堅毅的神色,凱強沒有再勸說,而是取出銀刀,烤火消毒,隨後麻利的動起手來。

妙俊風額頭上的青筋伴隨着他每一刀的落下而不斷鼓起,雙眼也是開始佈滿血絲。

他的身體再也不受意志的控制,出現了輕微的抖動。可就算是這樣,他也沒有吭一聲,喊一聲。

當最後的動作完成後,凱強是用敬佩,崇拜的目光看向了妙俊風。

之前的他對妙俊風只是一個概念上的認知,認爲他是一個少年天才。但經過這一次對他的治療,他對妙俊風有了直觀上的認識,從心底裏仰慕他。

“大人,我可以成爲您的家僕嗎?”凱強猶豫了半天,還是將心底的念頭問了出來。

高冷大叔求放過 “好啊!”

“噗通”一聲,妙俊風說完就趴到了桌子上。他不僅是身體上的疲憊,精神上更是疲憊的不得了。

縫針,割肉,刮骨療傷,這都是常人不能忍受的。但他硬是沒有上麻醉藥,憑藉頑強的意志力挺了過來。

爲了能夠讓妙俊風更好的休息,凱強從外面請進來兩個人,三人合力將妙俊風給擡到了他的牀上。

今晚是關鍵期,只要他不發燒,那接下來傷勢的癒合就會很快。

凱強將凳子搬到了牀邊,準備晚上下了班就回來守護他。好男兒一諾千金,既然開口了,他也答應了,那從現在開始,他就是自己的少爺了。

在凱強的精心治療和守護下,妙俊風一覺到天亮,身體沒有出現任何異常情況。

“嗯,好舒服啊!”妙俊風伸着懶腰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少爺,你醒啦!我去給您準備洗漱用具。”凱強立刻站起身來,笑着行禮道。

妙俊風起初還沒有明白過來,等自己反應過來後,凱強已經準備好了洗漱用具。

“這煉器師公會和我的緣分很深哪!每到一個地方總會有一份收穫。”

妙俊風沒有拒絕凱強的好意,在他的攙扶和幫助下,早上的洗漱很順利。

吃好早點,妙俊風對凱強說道:“你還要上班吧!就不用管我了,我白天還有事,晚上再回來。”

“少爺,要不我去請個假,陪您一塊出去,您身上的傷我不放心。”

“你就放心吧!你家少爺是那樣金貴的人嗎?再說今天白天要做的事很簡單,既不要煉器也不需要強體力的活動,就是一個聚會而已。”

“那就好,但要少喝酒,少吃油葷。”

“哎!我走了。”妙俊風沒有多做解釋,他若理解成這樣便這樣吧!至少能讓他安心。

走出煉器師公會,妙俊風試着大範圍的活動了一下手和腳。

“還行,可以支撐今天一天的活動。反正只要不墊底就行,應該不會讓傷口撕裂的。”

城外林間的老地方,報考學生一一到齊了,妙俊風也是氣喘吁吁的趕到了。爲了不影響傷口,他這一趟來得可是很受罪啊!

“好,既然大家已經到齊了,那麼我就開始進行分班。此次分班不再按照甲乙丙丁的順序分班,而是依據每個人的特長來分班。這是一種新嘗試,也是未來教學的新模式。

咳咳,請諸位報考生聽好了,在我身後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的區域,凡是被我點到的人就請走入相應的區域。

我一次我只說一遍,若是沒聽到那等到最後要麼就直接出局,要麼就進入自己最不擅長的班級,然後被人打出局。

下面我就開始了,請有制符天賦的同學走入赤色區域,請有煉器天賦的同學走入橙色區域,請一星以上三星以下包含三星的文者同學進入黃色區域,請一星以上三星以下包含三星的武者同學進入綠色區域。

咳咳,請三星以上五星以下包含五星的文者同學進入青色區域,請三星以上五星以下包含五星的武者同學進入藍色區域。

其餘的人全部進入紫色區域。進入紫色區域的同學請注意,若是你沒有達到月境或是想投機取巧,我勸你不要進入紫色區域,這一區域是留給妖孽的。”

徐老師似乎很渴,在他說完後,是拿起早已準備好的大茶壺,把頭一仰。“咕咚咕咚”的開始灌起水來。

“啊! 獨寵妖嬈妃 真解渴。”

徐老師將大茶壺放下,突然間身上的氣息一變,一股浩瀚的威壓化作一道無形的氣牆,以他爲界限,將考生給隔了開來。

“凡是在我背面並進入顏色區域的,你們通過了第二輪篩選;在我背面卻沒有進入顏色區域的,你們可以留下來。剩下的人可以離開了,你們被淘汰了。”

“憑什麼!”當即就有一個報考生站出來,大聲的責問道。

“憑什麼?就憑我是主考官。小子,若是你對自己有信心,對自己的實力相當瞭解,你會猶豫半天嗎?你會站在原地不動嗎?

一個對自己信心都沒有的人,在將來又會有什麼成就呢?南玄武學院不招收廢物,只招收精英!”

徐老師的一番話,把那位報考生說的是面紅耳赤。他深深地一嘆後,是低着頭轉身離開了。

有一個人帶頭,那剩下的人也是個個垂頭喪氣有氣無力的離開了。他們恨,可又能如何?這世上沒有後悔藥可以吃啊!

妙俊風雖然通過了第二輪選拔,可他的運氣也不算多好,是沒有進入顏色區域大軍中的一員。

他也想走快點,可腿上的傷真的不允許自己用力太猛,沒看到繃帶外面都有血漬了嗎? 見到報考生直接淘汰了一半,徐老師的心裏也是鬆了一口氣。

自己之前那強硬的做派是羅老師逼着自己這麼做的,要真按照自己的路子來,一定會一個流程一個流程的走下去。

收起散發出的威壓,徐老師帶着笑容轉過身來。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是立馬僵住了。

“他一定是故意的,憑他的實力怎麼可能才走到那!好,我到要看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一會不怕你不使出全力。”

“各位同學,很高興你們通過了第二輪選拔。接下來的的第三輪選拔將由我來爲大家主持。”

考生們很詫異,他們原以爲徐老師會一直將考試主考到底的。怎麼會半途站出來個羅老師呢?

“從同學們臉上的表情和驚訝的目光中,我知道你們對於我主持的下一輪考試存在疑慮。不過,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不是所有的事都會按照我們心中的計劃進行,世事無常說變就變。

你們當中是不是有人開始後悔,沒有收集關於我的資料呢?若你們當中真有人冒出了這個想法,那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

好了,長話短說。我們接下來考試的內容是比實力。比賽的規則只有一條,不許殺死對方,其它的你們看着辦吧!

由於我才接任徐老師考官的身份,就送給大家一點小福利吧!當每個區域的人數只剩下五十人時,比賽視爲終止。”

考生們的表情很精彩,這個福利不等同於沒送嗎?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剩下五十人比試就會終止,難道就不能真的送點福利給大家嗎?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比試已經開始啦!”羅老師對着他們眨了眨眼說道。

短暫的寂靜後,七塊色彩區域是相當精彩。

吆喝聲此起彼伏,符光五彩繽紛,器鳴聲鏗將有力,每一個人都卯足了勁將自己最強的實力展現出來。

沒有站在色彩區域的考生們,在見到了眼前的情景後,是稱讚不已,評價不斷。畢竟能來南玄武府報名的都不是弱者。

在這些人中,有一個人拖着受傷的腿,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坐了下來。對他來說,色彩區域的比試完全是考官挖的坑。

這個人的舉動也引起了羅老師和徐老師的注意,他們彼此相視一眼,點了點頭。

經過小半天的比試,色彩區域當中的人數達到了三百五十人的要求。只是這達標的三百五十人看起來是相當狼狽,身上的明傷和暗傷留下不少。

“恭喜仍然站在色彩區域內的考生們,你們幸運的通過了第三輪篩選。”

羅老師此話一出,那些通過的考生們心裏瞬間一涼,這第三輪不應該是最後一輪嗎?怎麼會還有篩選呢?

不等通過的考生髮問,羅老師就對着淘汰的以及站在色彩區域外圍的考生們說道:“我們南玄武學院招生是公平公正的,機會是均等。

下面進行的第四輪篩選,在被淘汰者和之前未參加比試的考生間進行。請收起你們的小心思,按照你們之前所選擇的區域方向站好。

你們的比試會有學院的老師在一旁監督,你們之前的選擇也已被學院老師記錄在案。下面就開始吧!”

“等一下,羅老師,我有話要說。”妙俊風的聲音很響亮,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嗯?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羅老師,我是一名煉器師,文鬥和武鬥都不行啊!您能不能破例讓我直接進入赤色區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