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沒有回覆他,而是拿出手機放在了肩膀上用耳朵夾着。

“那個,扁鵲啊,停止天絲蠱的心咒我記住了,操控它們的法咒是什麼來着?你趕緊告訴我,不然我就被動了,當心我回頭給你差評。”

此言一出,許長根和許如風均是大眼瞪小眼。

什麼情況?!

操控天絲蠱居然能用心咒?!

知道你能開外掛,但你特麼也不能這麼開啊!

許長根的心臟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他體內滿是天絲蠱,姜超真要是能做到這一點,那麼直接操控着天絲蠱破出自己的身體,那自己瞬間就廢了啊!

許如風也嚇得嚥了口口水。

難道姜超僅憑一個小手機,就能顛覆我整個許家?

恐怖如斯,還有誰!?

“額……姜老闆你別生氣,我,我想不起來了,你容我想想,我想想……”

“媽的廢物!我發現你這人是一點責任心都沒有,你知道你撰寫的《毒王大典》坑害了多少人嗎?! 我的神捕小師弟 我要向秦廣……”

“姜超小心!”許如風大喊一聲後,雙手向外推出了一隻巨大的蜘蛛網,剛好擋住了許長根飛過來的三把鋼刀。

許長根的六識已經比普通人強大很多倍了,一聽連扁鵲也忘了心咒,那麼現在不動手,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等到扁鵲想起來嗎?

那麼到時候被動的可就是自己了。

在這種事情上,許長根從來不婆婆媽媽,畢竟這不是寫小說,不能水字數,不能墨跡,一旦囉嗦了,下場將會是萬劫不復。

好,接下來我們就網文作者水字數一事,談談我個人的看法,內容約兩萬字左右,我簡要說明一下。

關於……

好了,收起刀片吧,咱們言歸正傳。

有許如風給自己擋刀,姜超安心的退到後面打起了電話。

他坐在地上,從口袋裏摸出半把瓜子磕了起來。

“扁鵲,不是我不給你機會,我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我身手敏捷,英明神武,器宇軒昂,氣度不凡,剛纔我就慘遭毒手了。”

的確,扁鵲是開着免提的,許家叔用金剛蠱凝結的兵器叮叮噹噹的對打,扁鵲也都聽得到。

“姜老闆,你看,我年事已高,很多事情都記不住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也沒有想到當初的一個行爲,會引發現在凡間如此動盪,我……”

姜超打斷道:“你能不能別墨跡了?你比言大牛都能墨跡你好意思嗎?我這邊形式有多危機你知道嗎?!”

“不要囉嗦了,操控天絲蠱的心咒你忘了,那金剛蠱的總記得嗎?你要是一個都記不住我直接實名舉報了。”

扁鵲知道,姜超從來就不是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

別說自己了,就連一手把他養大,傳他武藝,授他絕學的宮三元,都被姜超舉報過。

這狼心狗肺的人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呢?

“姜老闆!千萬不要啊!我,我,我是真的想不起來了!你,你寬限我兩天吧要不?就兩天!我把整本《毒王大典》都默寫下來發給你!”

姜超氣得把嘴裏的瓜子殼吐到了一邊,也顧不上保護環境了。

“兩天?!兩天我屍體都涼透了!我老丈人還能撐一會兒,我頂多給你六個時辰!”

許如風是有苦難言。

六個時辰,那就是12個小時。

別鬧了好嗎……

你老丈人我快扛不住了……

“姜超!別嗑瓜子了!過來幫忙!”許如風怒吼道。

老子在一線充分,你特麼溜到後面嗑瓜子,要不要再給你泡壺茶啊?

其實姜超這麼做,也是有說法的。

這麼說吧,就算扁鵲想起來了,姜超也不會用。

因爲一旦心中默唸了停止金剛蠱的法咒,那麼不僅是許長根,就連許如風體內的金剛蠱也無法使用了。

到時候自己這老丈人就真的成了累贅。

雖然姜超在來的路上就有了必勝的把握,但多了一個累贅始終是個麻煩。

況且,不讓許如風走到絕境怎麼行呢?

到了這一步姜超再出手,那可是救命之恩。

正統的江湖中人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這裏面的學問大了去了。

許如風在求救的時候胸口就已經被砍傷一刀了,這全都歸功於姜超的那“六個時辰”。

原本只是想幫着姜超硬撐一下的,怎料姜超讓自己再頂12個小時。

這誰能受得了啊?

正是因爲這一走神,才讓許長根有機可乘了。

“許家主,你這條命值多少錢啊?”姜超扯着嗓子問道。

看到破綻的許長根快速發起攻勢,打得許如風是節節敗退,僅幾秒鐘的工夫,許如風身上又多了兩道傷口。

“殺了他!整個許家我都給你!”

恰逢我愛你,秦少請自重 姜超聽聞後整個人瞬間就豎了起來,二話不說,操着桃木劍就衝了過去。

“媽的,對我老丈人客氣點!”姜超怒吼着劈過去一劍。

許是速度太快,一道紅色的劍氣一下子就來到了許長根的面前。

許長根瞳孔一聚,猛地往後推開。

姜超趁機補刀,和許長根纏鬥了起來,許如風終於鬆了口氣下來。

所幸金剛蠱也是無毒的,不然此時的許如風可就要和他兩個兄弟下去喝大酒了。

鏡頭撞向許長根,突如其來的姜超令他措手不及。

雖說姜超的修爲沒他高,但那千年桃木劍可不是開玩笑的。

姜超看準時機後猛地刺出一劍。

“死吧!”

[本章完] 一道火紅在許長根眼中從小,變大。

許長根蹲下身來了一記旋風掃膛腿。

姜超早就料到他會這麼做,擡腿就是一腳。

“咔嚓”一聲!

許長根的那條腿呈現出了一個詭異的角度。

屍妖的肉身,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被踩折了!

劇痛cì jī着許長根的大腦,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必須保持冷靜。

他將全部的力氣都用在往後跳躍這個動作上。

權少的重生嫌妻 “刺啦!”一聲,那小半截腿就硬生生地被他扯了下來。

姜超踩住那條腿後,用腳後跟將其踢到了身後。

“撿回去燉了,大補。”

許如風也是無語的很,就算他這個叔叔再禽獸,再天理不容,自己也沒理由燉他的腿吃吧……

兩秒鐘的工夫,許長根那斷腿處,忽然伸出了一截用金剛蠱形成的腿,黑漆漆的,看上去還有些噁心。

姜超可顧不了那麼多,再次提劍而上,反正這個人自己殺定了,反正自己有千年桃木劍。

不怕!

面對姜超的桃木劍,許長根完全不敢怠慢,他張口噴出一股濃重的妖氣,卻被姜超耍了個劍花給打散了。

牛逼!

許如風心中也是暗暗稱讚,別看姜超歲數小,修爲低,這一手是真沒的說。

那可不,咱們的姜董事長在耍賤上,也是一把好手。

許長根手結劍指豎於胸前,僅僅一個意念閃過,身邊便“砰”的一聲,多出了一個分身。

很好理解,妖物嘛,會個分身術不是很正常的事?

姜超纔不管他是什麼鬼魅傳說,什麼魑魅魍魎妖魔,衝上去就是一個字——幹!

就當桃木劍要砍到許長根本尊時。

他忽然和分身往兩邊跳開,同時兩人相互伸出手,激射出一道鋒利無比的金剛蠱。

金剛蠱到達對方手上時,又相互融進了對方的手中。

姜超再一次陷入了困境,因爲這不是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一開始的兩條線把姜超困住後,許長根和那分身身上的各個部位都激射出了金剛蠱,像是要把姜超絞死一般。

“卑鄙!” 都市之神級宗師 許如風怒吼一聲後,提着用金剛蠱凝結成的長槍衝了上去。

他知道許長根的想法是什麼,利用自己和分身,這樣就算不能殺了姜超,好歹也能困住他。

已經負傷在身的許如風,對許長根幾乎是沒有半點威脅。

許長根轉過頭吐出的陣陣妖氣,就足以許如風忙活一陣了。

姜超陷入困境後並沒有坐以待斃。

這些金剛蠱,自己是破不了了,但桃木劍可是許長根的剋星啊。

姜超挑起桃木劍刺向許長根本尊,這一劍有多凌厲已經是無法用文字描繪出來的了。

可就是這樣的一劍,在許長根看來卻像是個笑話一樣。

他微微勾起嘴角,胸前忽然多出了一隻用金剛蠱凝結成的圓盤。

“叮!”的一聲,桃木劍紮在圓盤上居然無法前進半分!

許長根笑道:“姜超,你以爲你拿着這把破劍就能贏我了?就算這再厲害,說到底,這還是用木頭製成的,金剛蠱無毒,不屬邪道,你的桃木劍沒用了吧?哈哈哈哈!”

“你知道我最擅長的兵器是什麼嗎?”姜超冷聲問道。

這一刻的姜超,出奇的冷靜,這才許長根眼中並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什麼?”許長根謹慎道。

一睡成癮:邪性總裁太難纏 WWW● Tтkд n● co

這桃木劍能破開我的肉身,居然不是姜超最擅長的兵器。

莫非姜超還有底牌?

“我的拳頭!”

姜超將桃木劍丟給了許如風,緊接着猛地往前衝去,擡手就是一拳。

全身的真氣夾雜着猛烈的陽火,擱凡人身上當場就能把人打穿。

“轟!”的一聲炸響,只見那圓盤瞬間被打變了形,這一拳也打了個解釋,穩穩地落在了許長庚的胸口上。

許長根瞬間就倒飛了出去,在一旁觀戰的許如風也是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

姜超哪兒那麼大的力氣?!

那,那可是屍妖啊!並且身前還有金剛蠱化作的盾牌。

開玩笑呢吧?!

許長根在倒飛出去的那一刻,並沒有放鬆了金剛蠱。

那長長的鋼絲一下子就延長了七八米。

姜超就像是被困在這個通道里似的,完全沒法出去。

許長根很快就穩住了身形,嘴角流下的綠色血液代表着他受了重傷。

“拳頭厲害是麼?那我就廢了你整條胳膊!”

說完,許長歌和分身同時擡起右手,右邊的鋼絲便迅速移向了姜超的右臂。

那些鋼絲雖然纖細,但這也造成了它的鋒利。

許如風是最爲了解金剛蠱的。

這招數若是讓姜超吃了個解釋,別說胳膊了,姜超半個身子都得毀了!

鋼絲移動的那一瞬間,許長根不僅沒有看到姜超驚慌,反而發現他淡定得很。

鋼絲停止了下來。

“你爲什麼不害怕?!”許長根怒吼道。

姜超越是鎮定,在許長根看來就越是不正常。

“還是那句話,等等你就知道了。”姜超冷漠道。

這話姜超已經重複了第二遍,許長根是真的想不通,姜超究竟還能有什麼保命底牌。

“找死!”

許長根眼中閃過一道兇光,他硬逼着自己認爲姜超不過是在故弄玄虛罷了。

他究竟有什麼底牌,當他面臨死亡時,大家就都能知道了。

既然如此。

死吧!

鬆開一些的鋼絲再次聚攏,許長根暗下決心,要把姜超一塊兒一塊兒地切下來。

只有這樣才能消除他的心頭只恨!

“姜超快跑!”許如風大喊道。

可姜超還是沒有要跑了樣子。

忽然。

一道紅色的激光從天際落下。

悄無聲息間,許長根的一條胳膊居然落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