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推薦: 蘇雨菲眉頭皺起,她一心做題,還真沒注意這個。可據她所知林不凡單詞量已經特別大。而且學習認真,沒必要啊。

所以哪怕有疑慮,口中卻說:「林不凡,別理他們,我信你。」

「嗯,謝謝!」林不凡滿滿的感動,有蘇雨菲這話,其他的誤解算個屁,甚至嘲諷地看向王亮。

王亮等人氣壞了,一個個都無語。這多明顯的事情,蘇雨菲竟然還相信林不凡,林不凡到底給她灌了什麼迷魂湯啊。

侯飛也是注意過來,聽到蘇雨菲的話更是暗點大拇指。

我的凡哥,真是越來越牛叉了。

隨著第三節自習下課鈴聲響起,林不凡走出教室前往老師辦公室。到了門口,見門開著裡面就舒老師一個人,直接走了進去。

「咦,舒老師竟然在玩鬥地主。」林不凡驚訝地走近。

看了一會,發現老師這水平真不是一般的菜啊,四個2兩個王竟然都能快打輸。

林不凡實在看不下去,就提醒說:「現在只能把大小王拆了,要不輸定了。」

「拆了王,他們萬一有炸怎麼辦?」

「每張牌都有出過,哪來的炸啊。」

舒雅還想回話,突然反應過來,轉頭一看,羞惱道:「林不凡!」

「到!」林不凡立刻回道。

舒雅臉都有些紅,竟然被學生看到自己在辦公室打牌。而且聽他話中意思,估計看了整整一局,生氣道:「進來怎麼不敲門?」

「我這不是怕打擾老師你工作啊。」林不凡嘿嘿笑說,尤其是『工作』兩個字咬的比較重。

「哼,你什麼意思,真以為我在玩啊。」舒雅冷哼道:「我只是看你們老喜歡用手機玩鬥地主,想看看這有什麼好玩的,以後好管理你們。」

「原來是這樣,老師你以身試毒,真是太偉大了。」林不凡誇張地恭維。

「別以為說好話,就可以沒事!」舒雅拿出林不凡的卷子,放在桌上問:「自己交代吧,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啊?」林不凡一臉茫然不解。

「還裝!」舒雅冷哼一聲,直接問:「為什麼要抄襲?」

「我沒抄啊。」美女老師以前還挺關心自己學習,所以對她的誤會,林不凡倒沒怪罪。

「還敢狡辯!」舒雅這下更生氣,她最討厭的就是學生抄襲跟說謊。

林不凡也很無辜,真沒抄啊。低頭之間看老師動怒之下,白色襯衣最上面的一顆紐扣都開了。

這下子居高臨下,通過微張的領口,隱隱能看到一抹亮色。不由暗暗吞咽了下口水,眼睛都差點挪不開。

不過腦海中很快傳來聲音,那可是自己老師。哪怕只大幾歲也是老師啊,不能亂瞅。

舒雅一直覺得自己是老師,林不凡就一小屁孩,沒有太在意。可剛剛被他火辣辣目光盯著,感覺有些不自在。

低頭一看,自己襯衣最上面的紐扣不知何時開了,臉色不由羞惱,趕緊扣上。

林不凡獃獃地看著舒雅扣扣子。

舒雅扣好之後,臉頰越發緋紅,都怪這林不凡,又羞又氣道:「不承認是吧,明天把你媽媽叫來。」

林不凡臉色微變,有點不高興:「舒老師,你事情還沒搞清楚,就讓人請家長來是不是不太好?」

「看來不徹底揭穿你,你是不會死心。仔細看看你的試卷,證據就在上面。」

林不凡楞了下,拿起試卷瞅了瞅,沒啥問題啊。不過很快,他發現問題所在了。

我擦,自己卷子上名字怎麼寫的蘇雨菲?

「你可別告訴我,這是你走神,一不小心寫錯了名字。」舒雅冷冷說。

「這,老師你真聰明,我確實是走神寫錯了名字。」林不凡說的是實話。

舒雅一聽這話,氣得火冒三丈:「好,既然你堅持,我一會給你媽媽電話,讓她親自過來分辨。」

太過分了,以前覺得他雖然學習比較差,但還算老實。現在不但抄襲說謊,還敢把老師當傻子。

「叮,難得有極品美女老師如此關懷宿主學習,請宿主向老師證明自己的實力,並獲得老師主動的鼓勵擁抱。時間,一個小時內。」

「任務若是未完成,則說明宿主不懂尊師重道,活在世上也將為禍一方,系統將對你進行人道毀滅。」

林不凡呆了一下,擦,這個任務不能早點來嗎。自己現在把舒老師快氣哭了,怎麼會擁抱鼓勵自己。

完了!

又被坑了!

林不凡腦子轉的很快,趕緊好生說道:「別啊,舒老師,剛剛是我不太會說話,您千萬別介意啊。」

「哼,你現在承認了?」舒雅看林不凡服軟,稍微舒服一些。

雖然她剛剛那麼說,但並不喜歡學生一有事就非得找家長。只是有些學生,無可救藥沒辦法。

「不是,我知道老師不相信我的實力。所以,我想在老師面前證明一下。」林不凡有了主意。

舒雅楞了,怒道:「你還不承認?」

「我沒做過,沒法承認啊。」

「還嘴硬,行,你準備怎麼證明?」

「時間有些晚,再做一張卷子會比較麻煩。要不這樣,我給老師翻譯一下今晚的整張試卷。」

「你確定?」舒雅一臉不信。

「非常確定,不過老師說我抄襲,這讓我精神上特別的受傷,畢竟您在我心目中是最美最優秀的老師…」

「我不想聽你恭維,說正事。」女人嘛,哪有真不喜歡聽人誇的,舒雅也就是口是心非。

「行,那我直說了。如果能證明我是被冤枉的,希望老師給我一個鼓勵的擁抱,補償一下我的精神損失。」林不凡大著膽子說。

擁抱?

雖然掛著鼓勵兩字,舒雅還是非常羞惱,覺得林不凡動機不純,尤其是想到他之前邪惡的目光,冷冷問:「林不凡,你到底想做什麼?」

「證明我的實力啊。」林不凡無奈地說,暗暗心想當然順便再要個擁抱。

這是系統要求的,沒轍啊。

「好,我給你這個機會。但你要是無法證明,以後我的所有課,你每天站著上。」在舒雅看來,林不凡根本沒法做到,所以什麼擁抱不擁抱,根本不存在。

「沒問題!」林不凡趕緊答應下來。

「那行,現在開始吧。」 舒雅根本不信林不凡,但是很快越來越吃驚,完全呆立當場。

因為接下來林不凡的翻譯除了個別單詞,基本都到位了,而且他每道題的選擇都有自己準確的解釋。

至少可以百分百肯定,這一張卷子絕對沒有抄襲。

自己真冤枉了他。

可是,這怎麼可能?

林不凡收工之後,雙手微微張開,做出一個擁抱的姿勢,嘿嘿笑說:「老師,我證明完了,該輪到你了?」

舒雅終於回過神來,臉色微紅,狠狠瞪了林不凡一眼:「你是有預謀的?」

「沒有啊,只是希望老師補償我一個擁抱而已。」林不凡很真誠地說。

「哼,擁抱會給你。但是,你先給我把這個翻譯出來。」舒雅特意隨便找了另外一張新卷子上面的閱讀理解,避免他是正好碰上了。

林不凡沒有含糊,很快就翻譯出來。

舒雅終於確信,林不凡英語是真的好,忍不住地問:「既然你英語這麼好,為什麼以前成績那麼差?」

「要不還是先擁抱吧!」系統要求一個小時內,現在都過去不少時間啊。

舒雅掃了下時間,不知不覺中都過去半個多小時,學校老師恐怕全走了。更何況只是擁抱一下,不會有人看到的。

馬甲個個是大佬 只要沒人看到,給學生一個鼓勵擁抱算什麼。

不過畢竟是跟一個男人,還是自己的學生,所以舒雅有點緊張地看了下周圍,才上前一步。

林不凡很快感覺到一個火辣身子貼近,人都不由微微一顫。長這麼大,還從未跟這樣一個魅惑眾生般的女子擁抱。

一下子有點激動,不由自主就用力抱緊了。

這時系統也給出了豐厚的獎勵:「恭喜宿主,任務完成的非常漂亮,特獎勵道具語言大禮包。」

語言大禮包,一旦使用之後,立刻就能夠從對各種語言一無所知,變成精通多國語言。

最簡單的例子,以後英語根本不用學,他就能說一口最純正的英語。

林不凡越發興奮,手上力不由自主變大。

舒雅本來覺得一個擁抱沒什麼,可很快感覺全身莫名異樣。而且感到林不凡身體明顯有反應,還那麼用力,羞怒道:「鼓勵夠了吧,還不鬆開。」

「啊!」林不凡回過神來,趕緊鬆開:「不好意思,有些情不自禁啊。」

舒雅臉色一紅,瞪道:「你一個小屁孩,有什麼情不自禁的。」

「這我哪裡小啊,老師你可不能又冤枉我。萬一傳出去,弄得我找不到女朋友可怎麼辦。」

「你…」舒雅一下子嗆的話都說不出來,甚至連帶著走路都不小心磕到什麼,身子傾斜倒下去

林不凡趕緊一個健步往前摟住,不讓她摔倒在地。但由於太突然,竟然不小心跟舒雅一起往地上摔。

是不小心,還是別的原因,著實無法考證。

舒雅嚇了一跳,很快發現自己跟林不凡是以擁抱的姿態一起躺在地上。

這大晚上的,自己跟一個學生這樣躺地上算什麼。要是被人看到的話,還不知道會說什麼呢。

所以立刻急了,臉都紅的不行正要讓他趕緊走開,偏偏這時竟然有推門聲傳來。

她嚇了一跳,看林不凡要說話趕緊用手封住林不凡的嘴巴。

林不凡嘴上感覺手指的溫度,呆了一下。

舒雅臉色一紅,趕緊收回了手,同時示意他別說話。畢竟這個樣子要被人看到,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買個金手指吧 只是兩人這樣,春夏的衣服又穿的非常單薄。可真是苦了林不凡,他心中不停地默念非禮勿視。

因為有辦公桌阻擋,所以來人一下子沒注意到兩人,主要是進來的兩人注意力都在對方身上。

「都這麼晚了,燈怎麼會還亮著?」女聲問。

「可能是哪個老師走的時候忘記關吧。」男的回答:「好了,不管那些,我都想死你了。」

「死鬼,一刻都離不開人家。」一百八十斤的麻臉女說。

「誰叫你這麼美呢,看到你我就心痒痒。」

「便宜你了……」

「嘿嘿!」

就這樣兩人連燈都不關,開始悉悉率率地脫著衣衫,很快傳來一陣陣聲音。

舒雅聽著都面紅耳赤,尤其是她現在還跟林不凡這樣躺在這一起聽,偏偏還不敢動分毫。

畢竟小小的辦公室,一旦發出聲音,對方只要稍微低頭就能看見他們。

林不凡哪裡經歷過這種陣狀,血脈噴張。幸好意志力不錯,始終保持著冷靜。

男的也不知是不是嗑藥了,折騰了足足半小時,兩人終於一起起身離開。

兩人一走,舒雅羞惱道:「還不趕緊起來。」

林不凡趕緊起身,忙說道:「舒老師,我不是有意的,剛剛…」

「好了,我又沒怪你。不過今天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舒雅狠狠瞪著林不凡,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這半個小時,她緊張的後背都濕了,完全不知道怎麼過來的。

不過看著林不凡窘迫的樣子,心中也是理解,他能一直保持不亂動已經相當的不容易。

「好的。」林不凡趕緊點頭,就走到門口去開門,用力一拉,打不開。

他再試了一下,苦笑道:「門鎖了!」

「什麼!」

舒雅嚇了一跳,趕緊上前去一拉,真的鎖了。

該死的,她氣的不行:「林不凡,都怪你!」

林不凡一臉無辜鬱悶:「舒老師,明明是你冤枉我抄襲,非得把我拉來這裡,怎麼能怪我啊。而且我這麼晚還沒回家,家裡肯定擔心了。」

舒雅一想好像是這樣,不過依然說:「那還不怪你,要不是你成績突然變化這麼大,還寫蘇雨菲名字,我怎麼會懷疑你?」

「這,好吧,是我錯了。」林不凡發現老師也是女人,跟女人是沒法講道理的。

「別錯了錯了,趕緊想辦法啊。」舒雅有些慌。

總不能讓她跟林不凡在這裡過一夜吧。先不說這一夜怎麼辦,明天早上被人發現了更是洗不清了。

此時在她眼中,林不凡已經從學生變成了依靠,畢竟是一個男的。 看舒雅那麼著急,林不凡也是趕緊想辦法。很快有了主意,說道:「舒老師別急,看我的。」

說完他走到窗口打開了窗戶。

「你幹什麼?」舒雅不解。

「爬出去啊。」林不凡邊回答邊兩隻手放在兩根鋼筋上面,直接生生地把窗口掰開了一個大口子。

舒雅都看呆了,林不凡力氣竟然這麼大。

林不凡感覺空間差不多,要不然一會不好還原,忙說道:「好了,舒老師,咱們趕緊出去吧。」

舒雅顧不得那麼多,忙上前。只不過窗口雖然不算高,但對穿著套裙的她還是有不小的難度。

林不凡看舒雅費勁的樣子,猶豫道:「老師,要不我幫你吧。」

庭院深深春欲晚 「能幫忙你還不快點。」舒雅沒好氣地說,她現在只想儘快離開這裡。

林不凡忙上前,右手直接搭在了舒雅腰上。

她身子豐腴,這腰偏偏細如柳條。接著左手一撐,竟然帶著舒雅一躍而起站在了窗口上。

舒雅被林不凡摟著,正有些羞惱。但就在這時,身子騰空而起。嚇了一跳,雙手不由主動摟住了林不凡,差點驚呼出聲。

很快發現自己在窗口了。

「我先放你出去,你自己小心一些。」林不凡一臉正色,一隻手把舒雅從口子往外放出去。

舒雅終於靈活了起來,腳尖很快落地。等她抬頭的時候,林不凡都已經跳了出來,正在把窗口復原。

沒一會窗口就恢復了原樣,除非特別仔細看,否則根本看不出什麼端倪。

舒雅呆了一下,忍不住驚訝問道:「林不凡,你竟然會功夫?」這一下子,她完全忘記緊張跟羞怯。

「嗯,會一些。」林不凡說:「老師,時間有些晚,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騎電動車的。」舒雅是跟一個朋友在附近合租了一套房子,挺近的。

「哦,那好吧。」林不凡點頭。

就在這時他手機響起,聽到媽媽擔憂的問詢忙回答:「媽,我沒事呢。放心吧,我很快就到家了。」

舒雅正要離開,聽到林不凡這話,覺得都是自己讓他太晚,讓人家家裡擔心,有些過意不去,問道:「你家在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