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員成分近乎等同於英國人的兩院。

шшш ¸Tтkд n ¸¢ ○

世襲貴族、官員和納稅多者,這全都握在滿清皇室手心裏。剩下的纔是各省諮議局推選的民選議員。

陳鳴擺弄出的資政院則與之完全不同。

之前老早就說過,這諮議局就是一個消弱版的人大,除了在邊疆地區,比如朝鮮施行,內地裏這是纔剛剛興起的。

雖然這東西一旦被上頭決定要鋪展開來,不管是縣諮議局、府諮議局,還是省諮議局,那都被人爭奪的打破腦殼了。

國內的輿論報紙上,還真的有記者把之評價爲中國的‘國會’了。

針對這個噱頭,兩派人還引經論典的在報紙上大戰了一番。

反對派最拿得出手的證據就是‘國會’非善類,不管是在英國,還是在美國,國會議員的影響力都大的驚人。掉了腦袋的查理一世,在酒泉之下死不瞑目。

資政院的權益與諮議局的權限差不離兒。

但總比工商聯要強多了。工商聯的代表名額都有人搶的不可開交,這諮議局議員的身份更是在全國範圍內成爲了香饃饃。

可中國國內鬧了這麼大的事兒,卻跟緊鑼密鼓的進行的三邊談判,彷彿是兩條永遠平行的直線,永遠沒有相交的那一刻。

作爲蘇丹領導下的奧斯曼帝國,皿煮這個詞彙與之是毫無半點重合的。而俄羅斯也是歐洲範圍內君權最強盛的帝國之一,兩邊的人對於諮議局完全不感興趣。

瑞典人倒是有點自知之明,這陣子也不黏糊外交部了。很多時候,那使團內的幾個主要人士就待在瑞典駐南京使館內,靜靜地等候着會談的消息。

“……從高大人發來的外交備忘錄內容來看,奧斯曼帝國方面接受我們在保持中立的同時對波斯王國開放若干經濟和軍事援助的立場。”西海的事兒,波斯王國真的是幫了大忙了。

雖然當初中國承諾了絕對不同波斯王國有任何的官方接觸,但奧斯曼帝國所面臨的嚴峻形勢,讓伊斯坦布爾不得不默認了中波交集的產生。

在對俄戰爭上,波斯還是奧斯曼帝國的音樂同盟。

當初爲了拉中國軍隊進入裏海的西海岸,伊斯坦布爾什麼都能答應。只不過是現在他們的局勢好轉,於是奧斯曼人就覺得有點小不甘了。

可是如今的奧斯曼帝國沒有對中國反悔的能力。

現在的他們就也只能看着中國與波斯王國走進,並且雙方的感覺迅速升溫。

“停戰協議簽署之後,俄羅斯希望我方儘可能快的釋放戰爭中的戰俘和平民。另外,他們希望我方能夠立刻交還魯緬採夫爲首的一干俄軍高級將官的遺體。”

“俄羅斯人堅決不同意以烏拉爾河~烏拉爾山爲分界線,他們認爲這樣做會太多的損害掉俄國的利益,他們位於烏拉爾山一線的鋼鐵生產基地將完全喪失。這是聖彼得堡絕對不能接受的條件。

俄國人反覆強調了鄂畢河。

高大人認爲就此問題,我方也必須表現出適當的強硬態度。”

陳鳴聽完彙報後,沉默了良久。

俄國人咬着牙不認同烏拉爾河~烏拉爾山分界的提議,這說明這個提議真的是傷到了他們的根基了。但是高彥明這傢伙就以爲陳皇帝他就不需要強硬麼?

如果前線的部隊能夠有足夠的戰爭物資儲備,他現在就能給西北軍區下命令,讓陳啓、鄭宏宇帶兵繼續西進,越過烏拉爾山,去進攻喀山。

只是這談何容易啊。

烏拉爾山綿延兩千多公里,雖然山勢不高,山的對面就是東歐平原的東部,但在軍事上也是難上加難。國防軍現在連烏拉爾山以西的俄軍城市都還沒有徹底掃蕩乾淨。

幾個大城市是攻佔了,但還有很多的小城鎮和流竄於當地的反抗軍,還沒有肅清。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承天十八年,?這是陳漢的‘建軍節’!

早在承天元年的時候,這個節日就徹底的被內閣敲定了。

當時在野的舊儒派和在朝爲官的舊儒中人,還紛紛上書陳鳴,懇求陳鳴收回這一決策。因爲在他們的眼中,這樣的政策對陳漢朝一直來文輕武重的現況沒有半點好處,反而會更加增強軍隊的影響力。

但事實證明,十八年過去了,建軍節的影響力經過了高峯,也落入過低谷,如今熱度平平,在社會上的影響力也一樣平平。

不要說跟清明節、端午節、乞巧節、中秋節、重陽節、春節這些傳統節日相比,就連陳鳴的萬壽節,還有國慶節,那都遠是不及。

也就是軍隊裏真正的把它當做一回事兒。對於全體官兵來說,這一天就是他們共同的‘生日’。

已經晚上1o點了。新加坡軍港碼頭,火光的照耀下,秦始皇號和漢武帝號兩艘西式一級風帆戰列艦並排停泊着,在它們的外側則停靠着王翦號、司馬錯號、和李廣號、霍去病號四艘三級風帆戰列艦。

六艘戰列艦的外圍是一大波護衛艦,以及夜間依舊巡邏中的小型飛剪艏戰船。

距離軍港不遠的港口區,一家酒店還在營業當中。來過新加坡的人都知道這家如家酒店,九州商會參與控股的全國連鎖酒店之一,另一個大老闆是赫赫有名的瘸腿國舅爺李琨所創立的李氏財團。

這些年來這家酒店的連鎖店開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酒店門楣掛着‘如家’的招牌,字寫的很平常,但據說那是當今皇帝的御筆題名,就連‘如家’這個名字,那都是當今聖上起的。

酒店門面裝飾簡單直撲,可配上了兩個當今皇帝的親筆提名之後,一下子就給人感覺質樸大氣,檔次一下子上來了。

新加坡如家酒店在港口區開張了這麼些年,至今這裏的大廚水準也是新加坡其他酒店的掌勺師傅所不能及的。雖然他們這兒的大師傅每隔兩年就會換一茬,但那水準卻從沒有見有掉落。

放開那個漢子,讓我來 口碑樹立起來了,又因爲酒店那乎尋常的靠山背景,這兒就成爲了陳漢海6軍官休假和請客時最喜歡的聚居地。當然了,鑑於水6軍之間一些莫名其妙的互相看着不順眼的現象,爲了防止出現意外,這裏的服務員許多時候都會十分善意地引導着6軍軍官和水師軍官分開就座,拉遠距離。

今日,如家酒店的三樓被水師給包層了,二樓則是被6軍給包層了,給他人留下了一個一層。

當初爲了在’排位’上分出一個高下,海6軍的代表險些在酒店經理的辦公室裏大打出手。

最後是兩邊各退一步。

你6軍牛,佔了第二層,但一樣被水師壓在腳下。

而你水師也不要牛逼哄哄,在排位上你們依舊拉6軍一個數。

反正不是一樓,如家酒店早早就打定主意,不將一樓的場地許給水6軍中的任意一個。

此時的三樓擠滿了年輕的水師軍官,這些年紀普遍在4o歲以下的軍官們,一個個臉色泛紅、舉着酒杯高談闊論,在慶祝這個屬於他們的節日。這裏的大多數人,都是正在軍港休整的南洋水師軍官,尤其以兩艘一級風帆戰列艦爲主導的兩個分艦隊上的軍官爲多。

“……哈哈,知道嗎,那些英國人看到我們的艦隊後,眼睛瞪大了,就如同看見了他們的上帝!”

一個年輕的水師中士似乎喝多了,一邊敲着桌子,一邊故意模仿出瞪眼睛的傻樣,四周的同僚都應和着出大笑。與此同時,幾個喝多了的水師軍官們還基情地抱在一起,用手敲打着桌子面,高聲唱着水師軍歌。

兩艘一級風帆戰列艦分別屬於兩支機動分艦隊,一支剛剛從檀香山返回來,高大的戰艦也將當地的土著震懾的五體投地,但檀香山的土著都只是一羣剛剛開化的野人,就是把他們震懾的再多,也激不起艦隊官兵們內心的驕傲。

倒是英國人,另外一支打印度海域剛剛返回的機動艦隊,中國海軍次對外亮相的一級風帆戰列艦,那真心不比歐洲人的遜色分毫。

一百一十二門的載炮數量,其中16門35斤短身管火炮,48門2o斤炮,門15斤炮磅炮,18門1o斤炮。

這數量對比英國人的一級風帆戰列艦,只高不低。火力似乎還更強大一些。

太古星辰訣 雖然火箭彈的威脅讓海軍戰艦間的戰鬥很難再拉近到一二百米的距離上,列隊對轟。而是普遍將彼此的間距擴大到5oo米以上,這樣一來艦炮的射重要性下降,精準度的重要性卻大大增強。

而威力巨大,但射程不遠的短身管火炮的作用在大大降低。

所以,秦始皇號與漢武帝號爲代表的中國海軍一級風帆戰列艦,所裝備的短身管火炮普遍都從巔峯時的二三十門下降到如今的2o門以下。

只不過這個時代,一級風帆戰列艦就代表着海軍的最高戰鬥力,數量稀少的好比後世的航母。象徵意義更強過現實意義。

一艘一級風帆戰列艦爲的分艦隊出現在了印度海岸,這對英國人的震撼可想而知。

當然,在一些個角落裏,也有不少軍官彼此平靜的面對面,身上的桌子上放着低度的勾兌果酒,或乾脆就是啤酒,與世隔絕一樣,保持着和四周的其他水師官兵截然不同的平靜。

不是所有人都充滿激情的,也不是所有人都對高談闊論有着無可抑制的興趣。比如說石易陽和張宇。

這倆人都出身權貴,石家在官場上和軍隊裏都沒有太出色的人才,但人家在皇帝的後宮裏有個娘娘,一二十年來還都相當的受寵,底蘊自然不差。

張宇的表姑姑也在後宮,他的父親是第一人東南水師提督張球,石易陽的老爹、叔伯甚至是爺爺輩,當年都在張家手下混飯吃。

也就是石氏進宮後受了寵愛,石家人這才慢慢脫離了張家的束縛,但兩邊始終沒有撕破臉。

在石氏的兒子早早的脫離了皇位的爭奪範疇後,石家與張家的聯繫就更緊密了。 半島酒館 誰讓張家的閨女只生了個女兒呢?

兩家人抱團取暖,而陳鳴後宮裏的女人們背後的家族,又起止他們倆家人在抱團取暖呢?

那出身灣灣的姚氏,也早早就打定主意,讓兒子不看着奉天殿裏的那把椅子了。

作爲外戚子弟,同時也是東南水師的子弟,石易陽和張宇都是福建水師學院的畢業生,兩人甚至還是同班同學,在同一艘訓練船上實習。

但分配的時候,倆人都不由自主的給分到了南洋艦隊,因爲要避嫌。

這兩個傢伙的背景絕對不低,可惜倆人全都沒有什麼天分。他們都缺乏他們的祖父輩骨子裏對大海的親睞和親近,對比葉煥和朱世福那種學院裏公認的天才,他們倆畢業時候的評價只是一般般。

兩人還曾經羨慕過葉煥和朱世福,尤其是葉煥,葉廷洋的小兒子。他老子只不過是在山窮水盡的時候才棄暗投明的,可一二十年過去了,不僅葉廷洋成爲了被皇帝信賴的水師大將,連他的兒子也是天才了。

對比起來,早年就跟隨着陳繼功入夥的朱家人,這些年來雖然攀爬驚人,但並沒有葉廷洋葉家那般收人‘另眼相待’。

人家朱家背後還有着宋王在呢。

別看老相國隱退已經八年了,可年年宮廷內的大宴和賞賜的時候,第一等的人中永遠就有這位皇帝的親二叔。

石易陽和張宇但這些年來還是一步一個腳印地晉升爲了上士,並在不久前受到了廣州水師學院艦長班的培訓通知,明年秋季結業,然後就擁有擔任小型戰艦代理管帶的資格了。

如今兩個人一個在南洋水師的第三機動分艦隊服役,去了印度;另一個在第二機動分艦隊服役,去了檀香山。

兩人面對面已經坐了很久,石易陽仰頭越過玻璃窗,看着外頭天空的月亮,而張宇卻慢條斯理地端着酒杯,在觀看酒店深處水師同僚們的嬉戲。

喧鬧聲中,一行人慢慢走向二人,張宇眼睛亮了亮,用手輕輕地敲了一下桌面,提醒着石易陽,然後臉上浮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站起身整理着軍裝。

來者不是朱世福,也不是葉煥,當頭的乃是楊棟。內河水師提督楊世金的二兒子。

雖然陳漢的軍隊和官場還遠沒有‘淪落到’階層固化的地步,但不可否認,不管在任何年代,階層都是確實存在的。

如楊棟、石易陽和張宇這樣的二代,在陳漢的各大水師艦隊當中,還有很多很多。

他們或許在軍隊裏做不到出類拔萃,但只要是和平的年代裏,這些人的升官晉級,比不上有背景又有能力的天之驕子,卻也絕對比只有能力沒有背景的平民草根出身的精英,要快上許多。

戰爭是人才進步的催化劑,這句話絕對不假。

只有在戰爭的大環境大背景下,如楊棟這般背景的二代們,背後的靠山的影響力纔會減弱到最低。

否則就完全相反。

這一點上,陳皇帝再是三令五申的嚴令禁止,也不可能完全做到。

“哈哈,你小子是長胖啦?臉都圓了。真看不出來哦,你們當兵的日子也過得蠻滋潤的嘛!”跟在楊棟身後的一個小年輕,一邊向石易陽和張宇散着煙,一邊笑嘻嘻地調笑着真的長胖了的石易陽。

“人家老石這會可是去了印度了啊,那還不是掉進福窩裏啊?性福死了。長點肉算什麼。”

石易陽被人接連調戲,也不惱怒。他們這些人如此的小玩笑是經常開的,“我是真奇怪了,這建軍節的,你們這羣人跑來新加坡幹嘛?”

“我可不相信你們是真的歡迎我和張宇的。”

楊棟借火點了一根菸,長吸了一口吐了出來,“老石,我們真的是來歡迎你們倆的啊。這一去都半年多了,咱們老朋友麼,搞一個小小的歡迎儀式,有什麼不對的?你這樣說,真的是傷兄弟們的心了。”

校花的貼身高手 旁邊的張宇一臉的嫌棄道:“得了吧。快別說了,說的我都要吐了。”

“說真的,什麼事兒需要你們幾個都跑過來?”

“就檀香木的事兒。”

“檀香木的事兒?”石易陽和張宇彼此對視了一眼,眼神中全都是紅果果的不相信。“檀香木的事,說一聲還不行麼?有必要讓你們親自跑來?”

“有必要,很有必要。”楊棟和一同來的幾個人,齊聲喊道。

幾個人入座,楊棟壓低了聲音對張宇和石易陽道。

“我跟你倆說啊,這檀香木接下來的幾年裏,價格一定會飆升的。”

“甘肅敦煌的莫高窟你總該知道吧?”

“皇帝親口說的,一定要保護的民族瑰寶。前些日子在整理修復,清理積沙的時候,現了一個大大的藏經洞。挖出了南北朝到北宋年間的的佛教經卷、社會文書、刺繡、絹畫、法器等文物數萬件。”

佛教在眼下時代的中國,影響力還是很大的。就算道家這些年有所起色,民間的基礎,佛家還是勝過道教的。

吳承恩的《西遊記》影響力太大,以至於很多老百姓都以爲天上的如來佛祖最牛逼,天庭的一干神仙都是吃乾飯的,他們只會瞭解那最表面的一層意思。

而相對的《封神演義》裏的很多橋段,是不是對佛家的反擊,對《西遊記》的反擊,那就說不清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封神演義》在民間的流傳程度和影響力是及不上《西遊記》的。

孫大聖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大的生意咱們是沒那個本事去分一杯羹的,咱們就從小處着手。只要策劃得當,也能收穫不小。”楊棟分析了一下佛教在當今社會的影響力,莫高窟藏經洞的寶貝如果被公佈了出來,那不知道會在民間引一場什麼樣的燒香拜佛的熱潮呢。

張宇、石易陽還是不信,就這麼點響動,至於他們這羣人如此的大動干戈麼?

“別急啊,我還聽了一個消息。有人說,皇帝他老人家準備挖法門寺的地宮了。”

“法門寺在當年打仗的時候捱過炮轟,那前陣兒,法門寺的真身寶塔因連日陰雨而倒塌,塔內所藏的造像和經卷跌落。經過清理,現有宋刻《毗盧藏》2o殘卷,元刻《晉寧藏》579卷,元刻《祕密藏》33殘卷,清抄《妙法蓮花經》7卷。這其中《晉寧藏》和《毗盧藏》是現今已十分罕見的珍本經卷,價值很高的。”

“接着那法門寺因爲要修建新塔,在清理殘塔基時,現了距地表約一米多的塔下地宮。看那外露的雕刻手法,據說很有可能是唐朝的。唐代皇室多次迎送的佛指舍利去往法門寺,那地宮要真是唐朝的,裏頭就不知道會供奉了多少寶貝了。這些東西要是全都原封不動地置於地宮裏,那可真的非同小可。”

楊棟臉上全是羨豔,因爲不知道的纔是最‘好’的,那法門寺在唐朝是多麼的顯赫,看看史書就能知道了。那要真的是唐朝皇室供奉的寶貝,最主要的是那佛祖的真身舍利,那真真是無敵了。

“佛祖的真身舍利啊。”

“現在咱們正在經營錫蘭,還拿下了緬甸,暹羅也是小弟弟。這些地盤裏,佛教的影響力都是很大很大的。如果咱們能挖出佛祖的真身舍利,呵呵,這誘惑是皇帝絕對不會抵擋的。”

法門寺地宮最大的意義不是唐代皇室供奉的那些寶貝,而是佛祖的真身舍利,這對於暹羅、緬甸和錫蘭具有太大太大的政治意義了。

對了,還有藏地。

石易陽和張宇已經不再去問檀香木的價值了,這兩項現如果公佈於世,那可真真的是佛門的盛世。光是滿天下的佛寺都不知道要用去多少檀香木。

“這種生意有一定的風險,要是沒有挖出真身舍利,效用就減了一半了。而且麻煩,用時長久,賺的還不多,資金週轉期很長。

那些個巨頭都看不進眼裏,就只有咱們這種人能分上一杯羹。你們兄弟倆可是咱們一夥人裏的重中之重,可不能掉鏈子。”

“放心。我四叔現在是檀香山的市長。這點小事還搞不定嗎?”

“錫蘭總督是我爹的老關係,只要咱們別丟份,不會出差的。”8 北半球正在逐步向一年中最寒冷的冬季走近,可是在南半球,在南洋與南明州之間的帝汶島上,這兒依舊炎熱如盛夏,還處於一年中乾溼兩季的雨季,基本上每天下午必然會下一場雨。』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

這個地方在後世可以說是世界上最不達的地區之一,可這座面積比瓊州島略大,比灣灣又略小的島嶼,卻真真的是物產豐富。

這裏出產紅木、青龍木【紫檀】、檀木、桉樹木、柚木等珍貴木材,生長有大片的竹海;礦藏已探明的有砂金、銅、鐵、石膏、鹽和硫磺,狹窄的海濱平原有泥火山和地裂縫,多溫泉。

可以種植玉米、稻米、番薯、西谷、椰子、咖啡、橡膠、菸草、甘蔗、豆類等多種農作物,漁業還可以捕撈海蔘、玳瑁和珍珠。

這個在後世被淪落爲世界上最貧窮國度的地方,最主要的原因不是這裏資源貧瘠,而是戰爭和混亂。

國防軍解決了荷蘭人和葡萄牙人(協商)之後,就佔據了這裏。將之當做南洋到南明州運輸線上至關重要的一環。

所以,當地的生番土著部落很多都被‘心狠手辣’的挺身隊和治安隊給料理了。

這兒的人口還不少,足足有三四十萬,印尼和巴布亞人種與文化在此交匯,是以這裏的民族和語言翡翠複雜,當地人信奉萬物有靈論及祖先崇拜。很多土著部族都保持着獵取人頭的習俗,這也成爲了國防軍對當地生番土著大殺特殺的一大藉口。

身爲大6向南移民路線上很重要的一環,帝汶島的華裔很多是原身體病弱的移民,半途下船,在國防軍控制區內修養着修養着,人就走不了了。他們在這兒有了土地、房屋,自然的就地入籍落戶的較多了。

帝麗港的正式定居人口已經過1oooo人,另有不少於5ooo人的‘勞務人員’分佈在帝麗港周邊的廣袤農業墾殖區,他們包括前來勞務的日本人、呂宋和安南的順服土著,以及南洋各地那些不馴服的戰俘們,雖然被統稱爲勞務人員,可勞務人員當中也分了很多種。

帝麗港本來的翻譯名是帝力,是葡萄牙人在東帝汶的殖民地府,被陳漢接受以後就換了個新名字。

它位於帝汶島東北海岸,臨翁拜海峽,遙對阿陶羅島,三面環山,北瀕海洋。氣候炎熱,終年高溫,卻又是一個深水良港。

雖然周邊海域中隱藏着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可這些東西顯然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所需要的。帝麗港周邊除了少量的砂金、銅、錫和石灰石資源外,周邊的礦產資源較爲匱乏,至少缺少煤炭。所以這裏別看人口挺不少的,但製造業相當薄弱。

大部分的居民從事的都是伐木業、農業和捕魚業,主要的農產品有玉米、稻穀、薯類,經濟作物有咖啡、橡膠、椰子等,這其中咖啡種植和橡膠種植纔剛剛興起。可以說帝麗港這裏,除了能供應往來的船隊飲水、食物和基本的船舶維修之外,就連鐵器製造、布匹、食鹽等絕大多數工業品和生活用品,都完全依賴本土的輸入。

由此一來,經濟的單一化使林農產品出口成爲了帝麗港最爲倚重的經濟支柱,特別是伐木業,其價值佔據了這兒年經濟出口的7o%以上。

帝麗港也始終是日本挺身隊和治安隊留守的重地,每到乾季來臨,他們就會從帝麗港出動,向周邊地區進行掃蕩,這裏的移民必須擁有足夠的土地來進行耕種,更多的種植糧食,南明州這些年了,始終是缺糧不是?還有畜牧業,這樣能展皮革,尋找煤炭資源,找不到煤炭,就不可能展采礦冶金業。

只不過帝麗港居民們的人均收入並不低,因爲他們這裏還可以從事轉口貿易,這裏是南洋通往南明州的必經之道,至少在眼下這個時代是這樣的。

而南明州經過這些年的辛苦開墾之後,農業上有了一定的展,雖然糧食依舊無法做到徹底滿足,但這主要是因爲這裏有太多的人從事着採礦業了,還有那源源不斷的移民遷入。

但是畜牧業在這兒真的有了很大的展。

南明州當地不僅出現了一個個的食品加工廠,還出現了皮革製品和毛紡行業,每年都能向大6運出不少的皮革和毛紡織品。

更大規模地使用外籍勞工,伐木業和轉口貿易,構成了帝麗港的基本的經濟運行模式。 不愛成婚,薄情老公請讓開 雖然更高比例的經濟成果被本土拿走,但目前來看,繁榮依然是帝麗港的主基調,尤其是對於多年來生活就很貧困的移民家庭來說,只要不去和‘有錢人’對比,這裏就是他們心目中的幸福天堂。

要吃的有吃的,要喝的有喝的,教育事業也在慢慢展開,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

承天十八年九月。

帝麗港停泊地,一艘三級風帆戰列艦小心翼翼地駛入幹船塢,準備接受船底污垢清理。

船員們在軍營裏養精蓄銳,但戰船上的6戰隊士兵已經披着雨具在操場上聚合了起來,他們身邊是一個隊的挺身隊和三個隊的治安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