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個也是被逗的,想笑了。

我是知道的,我自己也是在瞪眼珠子,估計也差不多。

只是沒有展清那麼明顯誇張吧了,但是也好不到那裡去。

五十步笑百步。

強忍著笑。

「想笑就笑嘛。」

三班長在邊上點火,很高興的在煽風。。。

噗臧啟運沒憋住。

「笑什麼笑,誰讓你笑了,隊列里能笑嗎?」

班長等這一刻好久了。。。

班長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在笑的,沒有那種嚴肅。

「報告。」

臧啟運笑了,沒有忍住。

「一群騾子,我還能說你們什麼?就在這裡定,什麼時候定出淚了,什麼時候休息。」

「好笑吧,展清,好笑吧,臧啟運。」

「報告,班長,三班長逗我笑。」

展清很理直氣壯的打著報告。

「騾子。」

班長回了一句。

「你們就是四大金剛,四大金剛,四大金剛,四大金剛,瞪,使勁蹬,呵呵。」

三班長一直在那裡調戲我們。

絕對要憋出內傷。。。

不能笑,不能笑,使勁蹬,使勁憋。

整個臉都綳著,看著前方,準確的說是瞪著前方。

遠方的紅旗迎風飄著,晃啊晃啊。

嘟~

「集合,開飯」

「四大金剛,吃飯了,解散。」

今天竟然站了一個早上,這不奇怪,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一點疲倦感。

按照平常,腿早就僵直了,麻了。

而這次,卻一點事都沒有。

部隊是苦的嗎?

大家都說苦。

部隊是嚴肅的嗎?

大家都說是嚴肅的。

部隊真的苦嗎?

真的。

部隊真的嚴肅嗎?

真的。

那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在苦難中成長,在痛苦中變強,在嘻哈中練的嚴肅,在嚴肅中穿插著歡樂。

歡樂。或許就是意外的嘻哈。

鬼醫神農 痛並快樂著,或許也包含著這一種吧。

四大金剛,周俊飛,展清,臧啟運,星河就這樣誕生了。

只是各自又誕生了各自的外號。

周俊飛,周俊黑,皮膚有點黑,大家都稱他為小黑。

展清,性格爽朗,思想直白,可愛,大家都稱他為小白。

臧啟運,五大三粗,人高馬大,大家都喊他大藏。

而星河,什麼也沒有,嚴肅而又認真活著的人,真的缺少很多樂趣。。。

這四大金剛,外號起的,也是奇葩。

一起叫出來,總感覺是一群汪汪的奇怪聯想。

其實挺感謝班長們的特殊照顧的。

因為這些特殊照顧,我經常被加訓!

而且我也是追求極致,就在各種加訓中,我不斷的提升著。

相同的時間,他們去休息了,我在訓練。同樣的時間過去了。別人沒有得到提升,而我卻不斷的被強化了。

直到以後,四大金剛都是最強的,在整個單位里,我們承擔的都是最辛苦的工作。

同樣我們也是活的最瀟洒的人!

周俊飛最後一個到達的兄弟,但是訓練一點也不比別人差,很快就和大家融合到一起去了。

這個時候,大家都是很純潔的,所以,也沒有那麼多的不適應。

主要同時周俊飛也很努力。

很快也跟上了我們的節奏。

軍少住隔壁:丫頭,晚安 四大金剛叫的響亮,幹事情更漂亮!

這就是軍人!

頑強,堅強,迎難而上,有條件的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內心上進的人,到哪裡都會很努力。

努力適應,努力學習,努力生存,努力至強大!

前夫,愛你不休 有的時候,訓練手底下的人,也是看機緣的。適當的增加訓練難度,也是提升的捷徑。

這樣的狀態提升是非常驚訝的。

定軍姿,控制表情。

不是誰說做到就做到的,控制情緒,在這一塊是最明顯的體現。

這個對於我們以後的生活也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

不會笑場,在任何場合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

在面對任何情況都能夠保持自己的樣子。

這對於對敵,對於談判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也有缺點,就是活的有點不自然了,不像二十多歲的孩子了。

但是我們總不能一直當個孩子吧。

成長過程中,不就是一直在承擔責任,而且越來越多。

孩子只是一個階段,誰都要長大的,不是嗎! 第一百七十二節、標兵

四大金剛從誕生開始,我們似乎更是受關注了。

只因為我們都很強大,在這個集體里,我們更努力,我們相互之間更多的是比拼。

訓練上,比拼,生活上互相幫助。

就在今天,我們頒發了榮譽。

「星河。」

班長喊我

「到。」

「這個給你。」

什麼?

「理論學習標兵。」

什麼東西?

一個牌子,紅色的小牌子,黃色的字體。

啊,驚訝。

還有這個東西?

「把這個帶在胸前,會帶吧。」

我竟然傻了。

這個是什麼鬼?

「展清。」

班長又喊著。

「到。」

展清回復著。

「這個是你的。」

「臧啟運這個是你的。」

接著班長又說了一句。

「到。」

臧啟運連忙回復。

「看看,你們的是什麼。」

好奇心驅使下,我問著他們。

「軍事訓練標兵,你的呢?」

「我的是理論學習標兵。」

「展清的呢。」

「我的也是軍事訓練標兵。」

我想要軍事訓練標兵。。。

當兵的不都是軍事訓練嗎,我想要軍事訓練標兵。

人生啊,或許就是這樣吧。

想要的不一定能得到。。。

瞬間,其他人看我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也是一瞬間,我們自己也感覺不一樣了。

胸前掛著一個牌子,標兵。

理論學習標兵,平常我理論學的比較突出,理論知識考核,總是能夠回答別人回答不了的問題。

可是我還是想要軍事訓練標兵。。。

這人啊,或許就是這樣。

沒有得到標兵的人,想要一個牌子,隨便一個都行。。。

得到牌子的人,想要自己想要的那個。

理論學習標兵,實在是有點看不上。。。

但是好歹也是標兵啊。

掛著吧,總比沒有好吧。

但是我還是想要軍事訓練標兵!

說了這麼多遍就是因為我想要這個名稱。

然而事實是,是什麼,我就不說了,免得以過來人的身份打擊了還想進取的人。

怎麼辦,以前沒有見過這個東西,也不會去想。

現在好了。。。

理論學習標兵,我要捍衛這個榮譽!

我要不斷的學習理論知識,軍人條令條例,內務條令,軍人職責,保密守則,各種裝備器械的參數,作用,使用。。。全給學了一個遍!

知道別人都知道的,不算什麼,知道別人不知道的才能算突出。

所以我為了捍衛這個理論學習標兵的榮譽,也是夠拼的。。。

可是我想要軍事訓練標兵啊。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沒有什麼可說的,好好訓練,使勁訓練,在訓練場上,誰掛著軍事訓練標兵,我就和誰干!

一個也不放過!

幹什麼都要超過他!

跑步,其他人,我不在意,我只在乎有沒有把軍事訓練標兵甩在後面!

器械,我只在乎我有沒有超過軍事訓練標兵。

總之,只要有訓練,只要有比拼,我就要超過訓練標兵!

理論學習標兵的牌子被我掛的穩穩的,沒有任何人敢過來和我爭。

可是我卻在意軍事訓練標兵。。。

直到一件事的發生。。。。

「全營新兵疊被子比賽,誰上。」

Leave a comment